朱由检对着他摆了摆手说道:“粉身碎骨?没那么夸张。日本承平的时日虽然也快15年了,但是国内还没有真正的完成大一统的局面。西日本的领主和德川幕府之间的关系,还是相当微妙的。

    只要德川幕府露出颓势,日本的乱世必然将会重现。所以想要对付日本,只要动摇了德川幕府的统治基础就可以了。

    但是把日本搞乱了,对我大明有好处吗?一个混乱的日本,显然是不可能再向我们购买各种生活消费品,而日本国内的金银矿也将会被各地领主所把持,想要让他们将金银交给我们,也会增添很多麻烦。

    所以,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一个混乱的日本。事实上,只要现在的德川幕府继续维持和我大明的自由贸易政策,朕还是很愿意支持德川幕府对日本列岛的统治权的。

    我们只所以同德川忠长接触,不过是希望做一个防备而已。现在看来这个防备还是很有必要的,虽然现在的德川幕府实际掌权者前代将军德川秀忠对我大明一向友好,也愿意和我大明进行自由贸易。

    可他的儿子德川家光,也就是所谓的三代将军,却是一个完全的排外主义者。去年之前,我们大明的商船可以在日本列岛任何港口停靠,我大明商人也能在日本列岛的任何地方进行交易。

    但是今年3月之后,这位三代将军就想要限制我国商船的停靠港口、交易地点和限制我国同日本的贸易额度,这显然是一种极不友好的姿态。

    虽然在我们驻日人员的斡旋下,说服德川秀忠出来干涉了德川家光的对外政策,取消了限定贸易额度的条件。但是限定大明商船停靠港口,和严厉执行丝割符制的政策却依然颁布了下来。今后我大明向日本出口的白丝,必须在长崎、大阪两地统一发卖给日本幕府指定的中间商,不得直接向其他日本商人出售。

    光是在生丝这一块,我们一年的损失就高达上百万两,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海商协会已经决定加大对于德川忠长的支持。

    海商协会那边已经派人同德川忠长接触,准备向他提供贷款用于扩编,你现在训练的那只日本军队。军队人数将会扩张到6000人,军费按照每年120万元支出。

    钱和装备的事情都好解决,但是人员的问题,只能派人去日本招募。不过德川忠长一直被其兄长派人监视着,很难继续招募人手,所以你需要挑选一些人员出来,让他们回日本招募士兵。”

    李晨芳立刻答应道:“招募人员应当没有问题,据臣了解,日本人多地狭,加上各地领主武士数量极多,因此农民负担极重。很有一些活不下去的农民落草为盗匪,或是在各地流浪乞讨。

    而德川幕府建立以来,一直在对外系大名进行削封改易,导致很多武士失去了土地,成为了浪人。想要招募士兵反对幕府的话,倒是不用担心人员。臣回去后,便挑选几名口齿灵活的,到时便让他们回日本去招募人手。”

    朱由检点了点头,便接着说道:“我们做事也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德川忠长现在虽然因为嫉恨,所以想要反对他的兄长。

    但德川秀忠毕竟还没有死,他们兄弟未必不会和解。如果失去了德川忠长这块招牌,我们就变成师出无名了。光凭这6000日本人,去对抗德川幕府和附庸他的领主,显然是没什么成功可能的。

    以大明现在的国力,想要劳师远征,也同样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分化日本内部的政治力量,必须要有一块可以号召反抗德川幕府的旗帜。

    德川幕府建立之前,日本的统治者先是织田氏,其后是发动了朝鲜战争的丰臣氏。织田氏败亡的时间太久,在日本已经没有多少号召力了。

    不过丰臣氏灭亡还不到15年,想来那些丰臣旧臣还没有彻底消亡,而对于德川幕府有所不满的浪人武士,也会聚集在这面旗帜之下。

    丰臣氏还留有一女,现在是东庆寺的住持,法名天秀尼。许心素在日本活动了半年,终于和她身边人搭上了关系。我们曾经试图通过她身边的人说服她,让她主动离开东庆寺,但都被其拒绝了。

    既然德川幕府已经流露出了对于大明的恶意,那么我们就必须将这枚筹码抓到手上。不过东庆寺毕竟距离江户不远,这座寺庙也在幕府的控制之下。如果我们强行将她带离,就必须派出足够的人手。

    但是这么多中国人出现在东庆寺附近,就等于是明摆着告诉德川幕府,是我们带走了天秀尼,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利的。

    所以我需要你在这只军队中挑选出绝对忠诚我大明的日本士兵,明年开春后前往日本,配合许心素将天秀尼带回来。如果德川忠长出了意外,那么她就是我们的备案…”

    经过了天花事件之后,在第二日的谈判中,多尔衮显得主动和积极了起来。他一边放弃了许多不切实际的条件,对于明军对蒙古俘虏和女真俘虏分开赎回的要求,也没有之前那么坚持拒绝了,不过他还是坚持主张科尔沁部属于后金国的一部分,因此不会让明人同科尔沁部单独交谈。

    而和两白旗的俘虏见面之后,多尔衮也终于向李宏元表示,他会竭力促成以逃人家属和孙得功家族交换女真被俘将士的行动。为了避免谈判陷入僵局和担心被明人提出不可能的交换条件,他还故意没有提到武纳格和杜度两人的存在。

    多尔衮的积极合作,使得双方很快达成了一个初步的协定。于是在这日谈判结束之时,多尔衮便对李宏元客气的说道:“我能够决定的几个条件已经谈妥了,剩下的几条必须要送回军中,交给汗主和大小贝勒们共议。

    我回去之后,会通知遵化大营,先释放两白旗名下的明国百姓,以此来回报贵方送归伤员,并对两白旗将士进行治疗的善意。不过我希望,剩下的伤员等待协定正式签署之后再行交接,到时我们也好派人前来迎接这些伤员。

    为了尽快让两国之间停息战火,我打算明日一早返回大营,不知贵方会派遣何人同我前去?”

    李宏元一边起身,一边放松的对多尔衮说道:“也好,正好还有一些伤员还没抵达三屯营城,到时你们一起接走,我们倒也省事了。至于和你一起前往的谈判使者,我还需要同陛下进行汇报,明日出发之前会及时通知你的。”

    多尔衮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有些不死心的问道:“皇帝陛下依旧还是身体不适,无法接见我吗?我奉后金国汗主之命递上书信,陛下可有什么回复么?”

    李宏元楞了一下,终于变得严肃了些回道:“陛下的身体是好了些,但是城内现在出现了天花,这个时候陛下想要接见外人,恐怕是不太可能了。至于对贵汗主的回复,也是明日出发之前,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多尔衮便也死心,不再争取什么,他对着李宏元欠了欠身,便转身走出了谈判的房间。站在堂前台阶上的李宏元,看着多尔衮被人带出了院门之后,便转身走上了左边的游廊,向着崇祯所在的花厅走去了。

    而听完了李宏元的汇报之后,朱由检便向他问道:“你觉得多尔衮如此急切的想要达成谈判,是出于什么缘由?”

    李宏宇显然之前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此刻听到崇祯的询问,便将自己的猜测一一说了出来。

    “…根据以上这些迹象,臣以为,后金军大约已经决定撤兵了。而库尔缠便是派来告知多尔衮,让他设法尽快回去的人。”

    朱由检静下心想了想,才有些迟疑的问道:“你说的也许是对的,那么如果我们现在发起对后金军的袭击,你觉得会有多少胜算?”

    李宏元沉默了许久,才摇着头说道:“臣觉得没什么胜算,我军的哨探至今无法接近后金军的大营,所以我们根本不清楚后金军究竟什么时候撤兵。

    由3屯营城到后金大营之间足有60里路程,其中更有河流、山谷等地形,骑兵也许一日可到,但是步兵最少也要一日半。而且这条路上,现在也基本被后金哨探所控制。

    也就是说,我军想要进攻后金军队,只能正面进攻而无法突袭。我军可用骑兵不过数千,失去了步兵的保护,很容易就会被以逸待劳的后金军所击败。

    若是全军进攻,则后金军既可以选择在路途中迎战我军,也可以选择向遵化撤退。如果西路友军没有动静,后金军完全可以在遵化城下集结主力,全力同我军野战。

    失去了坚城保护,兵力上也不占据优势,我军单独同后金主力野战,恐怕失败的结果就不可避免。更何况,东路军的军心士气不过刚刚被陛下所激励出来,同后金军激战一时,大约还能撑住,但是指望他们死战到底,恐怕…”

    李宏元虽然没有把自己的臆断说出来,不过朱由检也知道指望那些辽西将门关键时刻不逃跑,这和后世买彩票中头奖一样,几乎都是妄想。

    就算他亲自坐镇军中,估计也不过是让他们多坚持片刻而已。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的局面,估计他就成了第二个武纳格了。

    朱由检叹了口气,便有些意兴索然的对着李宏元说道:“也罢,朕也不和黄台吉争一时胜负,参谋本部重新制定一个计划,内容是如何监视后金军撤出关内,防止后金军设置陷阱杀一个回马枪。

    此外便是等后金军撤出关内后,如何肃清作战区域内的残兵盗匪,恢复本地的社会秩序。对投降后金军队的大明官兵,拿出一个处理办法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724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724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724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724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724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我的鬼魂女友最新章节

        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一辆皮卡撞死了一个妙龄女子,手贱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我微信朋友圈。没想到这叫做林夏的女孩,刚离体的魂魄阴差阳错之间被困在了我的微信之中。时刻纠缠着我,将我带入了诡异难言的世界之中,还和我产生了一段姻缘……

  • 新欢旧爱最新章节

        她有她执著爱的人
        爱他已经好多年了
        为他付出再多都不累
        为了他
        她的感情世界都是空白
        他是她爱的人
        但是
        他似乎不爱她
        他是个花花公子
        看上他只是因为他的感情世界都空白
        想在她的感情世界写上第一笔
        然後从容的离去
        想不到他却爱上了她
        但她爱的却不是他

  • 首席前夫,求放过最新章节

        推荐旧文《桃色情劫,大叔滚远点!》四年前,她毫无征兆的向他提出离婚。四年后,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而她却是送外卖的小贩,他将她束缚在身边,在她面前和妻子大秀恩爱,甚至要求她做代理孕母目的只有一个羞辱。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不得已舍弃他们的孩子“苏然,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女儿偿命!”从此,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女儿一张死亡证明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隐忍着眼泪,勾唇一笑“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他指着站在她身旁貌若潘安的男子,满目痛楚的看着她:“你一定非要嫁给他?”“是。”她回答的笃定肯定加坚定。“他可是个傻子!”他急切的提醒道。她笑的极具讽刺:“你作为他妹夫,就这样称呼你的大舅哥吗?”

  • 冷情娇妻太难宠最新章节

        五年的牢狱生活,她再也不是当初大学时代那个天真烂漫,为爱不顾一切的璎璃了;
        在这个世态炎凉的社会里,她没有学历,却带着案底的帽子,为了生活,她不得不学会低头,做着自己都为之厌弃的酒水推销员;
        她以为,自己的一生大概就要这样了……
        没想到,一场意外的偶遇,把她的心又拉回到了五年前,与顾昕阳旧时的回忆与不堪的情景一幕幕的重现眼前;
        从未得知,慕晨枫对自己的爱竟是那样的根深蒂固,七年不变的爱恋,需要多大的信念才能不离不弃……
        下一个明天,他真的还会在那里等着她吗?
        痴情虐恋,来抱大腿滴都请到碗里来

  • 步步为凰最新章节

        恶名远扬的将门孤女,名声尽毁为人唾弃,当边关垂死再度睁眼,从此这命运再也不同】她是卧底中的卧底,站在黑道巅峰通吃黑白两道;一朝穿越,身负灭门家仇,斗恶人,破危局,九龙夺嫡,纤纤素手翻天覆地……纠缠不休的异族王子、身负世仇的少年将军、腹黑俊美的病弱王爷、狠厉霸道的冷面统领、想要争位的各个皇子……她不想招惹,却身陷桃花。

  • 儒道崛起最新章节

        “天下儒生,九流之末,万世当为猪狗!”三百年前,武帝废除儒道,以武为尊。三百年后,儒生方浩偶得天命符诏,觉醒儒道武魂,从此踏上了一条逆天改命之路。且看他如何以三寸笔锋,战出七尺立身之地!

  • 污妃自有妖王磨最新章节

        “爷从不做亏本买卖,你求爷买你,以后你就是爷的人了!”苏糖意外穿越,爹不疼娘不爱前有狼后有虎,为保小命得陪着王爷玩玩潜规则。只是这个王爷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算数。每次他说要一次,结果都要了两次,三次……直到最后还买一送一,附赠了一个王爷款小包子。某王爷:现在才想要巴结爷,门都没有。不过……床倒是有一张。

  • 夜夜缠情:鬼王太生猛最新章节

        二十岁那年中秋,本该是团圆之夜,我却被最信任的家人卖去给鬼王做妻从此以后,夜夜纠缠,再无宁日

  • 不良妖妃最新章节

        &#;&#;前世今生的追随,曾经的誓言,是对你?还是对你?模糊的记忆中终究谁才是那个与她以花为媒定下三生同归的人,一场谎言让三人陷入了痛苦的深渊不可自拔。
        &#;&#;唯一深刻于心的只有那句:一诺为约,以花为媒,定三生殊途同归。

  • 有木归南度最新章节

        1999年,她救了浑身伤痕累累的他。犹记得那一日的大雨滂沱,是她背着他走了二十里的山路。
        2000年,流浪在缅甸边界之地的她,被他带回了首都。从此,盲目与肮脏,再不是她的心魔。
        2003年,她被隔绝在郊外的医院里,病毒放肆蔓延的北京天空之下,透过那扇玻璃窗,她看见路灯之下他沉默的身影。那个黑夜里,仿佛有浓郁化不开的温暖。
        2008年,是他离开的第五年,首都迎奥的那个夜里群星璀璨,烟火明灭之间,她浑浑噩噩地瞧见那一瞬的明媚胜似故人。
        万物长生,春秋十载,是他给了她渴望的重生与自由。
        漫漫尘路,御风万里,她爱他,如同他用自己的鲜血与忠诚,誓死于她。

  • 剑之极最新章节

        一个剑修纵横的大陆,少年羽辰却天生不能修剑,更因传家至宝,全家惨遭魔道屠戮!幸得高人重塑筋骨,从此走上了艰难的剑修之路!魔修当道,群妖乱舞,我自一剑杀之,仇敌肆虐,小鬼横行,依然一剑杀之……

  • 妙手神医小布天最新章节

        布天,六岁起跟着爷爷上山采药,辨识百草,十六岁就可以帮爷爷抓药看病,被相亲们公认为‘小神医’。
        一次偶然的机会,爷爷的老友来看爷爷,那位爷爷带着一个漂亮的小女生,老哥俩喝酒谈天,不经意的一句戏言;定下了一生的承诺!
        就是···那个爷爷带来的小丫头,她还嫌我土,不看看她长的那样···
        沧海桑田,时光飞逝,看小布天仙宠金针悬壶,辣手神功除敌······

  • 女主播爱上我最新章节

        三流记者沐天风,意外发现当红女主播的秘密,就在双方谈判之时,他的手机竟变成了古怪任务系统,发布强制任务!完成任务便可以化身运动健将,散打高手,医药专家……一旦失败,以后见到美女就放屁,走路大小便失禁,说话都变成狗叫……为了拯救自己的悲催人生,沐天风只能迎难而上……

  • 有仙则名最新章节

        一名酒楼学徒揣着一个自由快活的江湖梦,无意间捅开了修仙者的大门,但要觅得长生,还是要从底层爬起!

  • Loli萌妻有点甜,冷面Boss乖乖宠最新章节

        他是国际财团雷厉风行的首席Boss,却对路上捡来的小女孩束手无策。她是暮云集团的独女,名门中的名门,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奈老爹自带坑女属性,一瓶药下去,重生在六岁小女孩的身上!好在脑子清醒无奈被黑道追杀,只能向冷面男神卖萌撒娇,求保护。第一个月,她对他说:“顾时荆,我看上了一辆跑车,你给我买下呗!”他无奈:“小孩子要有礼貌,乖,叫叔叔。”第二个月他对她说:“乖,过来叔叔给你洗澡!”她炸毛:“男女有别,你想占我便宜?”“你是小孩!”她越来越闹,他却越来越宠

  • 正牌亡灵法师最新章节

        神域  真实存在的游戏世界。  它能永生……  它能永恒……  它拥有人类所想要的一切。

  • 天才宝贝: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面对记者的追问,夏忆梦坦然的回应,“吊打金融圈和娱乐圈的大佬,并在模特圈立足,我靠的不是背景,我靠的是儿子,儿子是我最大的幸运,是我的命。”宸宸兴奋的开口:“爹地爹地,妈咪说我是她的命。”沈南柯弯了弯唇,“你忘记你妈咪平时叫我什么了?”宸宸表情滞了滞,试探的出声,“大儿砸……”

  • 最强暧昧高手最新章节

        惹事复员回来,江昆当了不到三个月的卧警,因为失手打死了人贩,最终连卧警都没得当。可没想到正因为他一系列的冲动之举,却让他接下来接二连三的遇到一个又一个的美女为他倾心,并辅助他走上了一条王者之路。

    本章内容提要:
    ...    朱由检对着他摆了摆手说道:“粉身碎骨?没那么夸张。日本承平的时日虽然也快15年了,但是国内还没有真正的完成大一统的局面。西日本的领主和德川幕府之间的关系,还是相当微妙的。     只要德川幕府露出颓势,日本的乱世必然将会重现。所以想要对付日本,只要动摇了德川幕府的统治基础就可以了。     但是把日本搞乱了,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