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朱由检坐上马车之前,为了保密他放弃了一直坚持的骑马习惯,他依然有些不放心的回头对前来送行的茅元仪叮嘱道:“茅参谋长,在孙先生没有抵达之前,这里的所有事情就全部交付给你了。

    你现在的任务可不轻,我希望你可以承担起责任来。其他事情我是不担心的,我只担心一件事,虽然朕已经决定你们这边以防御作战为主,不过我希望你记住,即便是防御作战,也绝不是困守大营,任由敌军自由的选择进攻方向和进攻规模。

    一旦让鞑子判断出你们没有出战的勇气,他们就多出了许多可以选择的选项,这对我们肯定是不利的。而且没有安排军队出击的计划,就会让我们的军队失去对胜利的信念,即便是鞑子露出了可趁之机,我们也一样抓不住。”

    茅元仪拱手行礼之后,便脸色凝重的对着皇帝回道:“臣一定会谨记陛下的嘱咐,必然不会让鞑子在我军面前为所欲为的。”

    朱由检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便直起身子,同茅元仪及他身后的参谋本部的参谋们挥手作别,便转身登上了马车。

    出了石门寨不久,朱由检便让人把夏允彝叫到了自己乘坐的马车内。自夏允彝带着那些燕京大学的志愿者抵达前线之后,崇祯就把他们安排去采访各作战部队,然后把这些部队中士兵和军官的临战情绪收集反应上来。

    虽然皇帝对这些燕京学生们的安排,让他们感觉有些和自己想象的工作不太一样,不少人以为他们会在皇帝身边担任一些有关文书的工作。但是在曾经前往地方进行过社会调查工作的夏允彝几人的安抚下,这些学生们终于还是接受了皇帝交给他们的任务。

    对于自愿前往前线的燕京大学学生们的表现,朱由检觉得还算不错,因此当他准备前往迁安时,便带上了夏允彝等几位燕京大学的学生们。

    随着车辆“吱吖”“吱吖”的向前行去,朱由检便同夏允彝聊起了这些天来,他们这些学生在下面部队里的见闻起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夏允彝还想保持着正襟危坐的样子同皇帝对话,但是在摇摇晃晃的马车内,他越是用力保持这种正经的姿势,便越容易被车辆的晃动所影响,在几次差点完全摔倒在马车内后,他也终于接受了崇祯的建议,依靠着车厢坐了下来。

    看着夏允彝终于屈服于地球物理的力量之后,朱由检突然转换了话题对着他问道:“瑗公去年去了地方,见过了山、陕百姓是怎么生活的;这些日子又下了部队,听取了那些底层将士们的心声。

    朕倒是想要问一问你,你觉得我大明想要振作复兴,究竟应当从何处入手,又应当依靠谁的支持呢?”

    夏允彝一时哑然失声,难以回答崇祯这个意外的提问。若是在一年半前,他必定会认为大明想要重新振作的关键,便是皇帝要亲近贤人君子远离小人,当正人君子执掌朝政,澄清吏制之后,天下自然就会恢复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大治之世。

    不过在这一年来,不管是亲身前往地方调查山西、陕西的百姓生活,还是从大明时报上观看那些新闻,他都已经不再是那个对世情一无所知的愤青文人了。

    对于大明的现实状况了解的越是清楚,无法找到改变现实方法的他便越是感觉自己力量实在是太过卑微,常有对于如此世道实在是无能为力的感觉。

    同南方还有些太平盛世的景象不同,北方的百姓完全处于一种没有未来的生活之中,他们没有土地,没有家园,却要负担着国家的大部分税收和向地主缴纳沉重的田租。在这种生活的重负之下,只要再增加一根稻草,都有可能让大部分家庭典妻卖儿,从此家破人亡。

    而北方这些年来的天灾,加上后金鞑子势力的兴起,驱使蒙古部族不断向大明西北边境迁移,这些都是加诸于大明北方百姓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北方百姓所面临的这种生存危机,已经不是原先大明乡间存在的士绅自治体系可以处理的问题了。少数士绅地主的善心,是无法解决蔓延至整个西北地区的百姓生存问题的。更别提,其中的大部分士绅地主还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夺取那些受灾百姓手中的最后一点土地,扩展自己的家业。

    北方受灾百姓和士绅之间的激烈矛盾,同夏允彝在南方看到的还有些温情脉脉的乡村生活,完全是两个世界。虽然他自家也拥有着大量的良田,但是也依然对于一些北方士绅地主在大荒之年表现出的贪婪和愚蠢感到难以理解。

    作为一名年轻的儒家学子,他还没有世故到把圣贤的经典当做一块掩盖自己欲望的遮羞布,此刻的夏允彝是真正的想要身体力行的,去实践夫子所言的仁。因此对于这些百姓,他还是持有着深刻的同情态度。

    对于那些士绅地主在灾荒之年表现出的恶劣行径,他也为之深恶痛绝,但是这种痛恨只局限于,这些人的行径玷污了其他士绅的名声的程度。对于百姓的痛苦遭遇他深感同情,但是又厌恶于那些敢于起来反抗士绅的乱民。

    夏允彝心中的矛盾心态,使得他在皇帝面前久久不能出声,过了好半天才艰难的对着崇祯说道:“陛下,大明的百姓真苦。臣以为,想要振兴大明,就应当先让百姓能够看到活下去的希望。

    能让陛下依赖振兴大明的人,臣现在实在是想不出来。但是臣以为本朝依赖科举取士的方式选拔治国人才,恐怕有所偏废。以今日大明之局势,臣以为陛下应当不必拘泥于形式,唯才录用,方能有益于国事。”

    朱由检看着低头向自己诉说的夏允彝,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果然在没有经过唯物主义历史观洗礼的旧文人,最能接受新观念的年轻人,也只能达到夏允彝这个程度了。在他们眼中,人民依然是需要被拯救的对象,而不是可以依靠的力量。

    或者说,在见识了农民起义军的破坏力之后,他们畏惧于人民力量的想法要远远过于利用这股力量的想法,也许这就是历史的局限性。

    朱由检甩去了脑子里的一些杂念,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他不由掀开了车帘向外张望去,不一会连善祥便匆匆跑过来,对他说道:“前面有一只往石门寨运输辎重的队伍,臣正下令让他们让开道路,请陛下稍候一会。”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大多是骑兵,要让也应该是我们让路方便一些。更何况,石门寨那里驻扎着数万将士,后勤补给乃是重中之重。传令下去,让本军让开道路,让这只辎重部队先走,不要让他们耽搁了时间。”

    连善祥赶紧答应了一声,便对着身边几名亲兵下了命令,让他们去队伍前后传达让路的命令。在骑兵队伍前面正努力把大车拖到路边去的辅兵们,突然看到拦在他们前面的那些骑兵纷纷下马让出了大半条官道的路面,都不由迟疑的停下了动作。

    一名骑兵匆匆跑了过来,对着领队的军官说道:“我军奉命让开了道路,你们赶快过去吧,不必再继续让路了。”

    这名军官稍稍楞了片刻,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一边吆喝着手下赶紧组织车队过路,一边对着这名骑兵不住的感谢着。

    坐在马车内的朱由检看着这列辎重车队从自己马车身边经过,不由心中一动,他伸手指着窗外的一两马车说道:“我大明就如同这辆负重前行的大车,光有人在前面掌握车子的方向是不能够让它前进的,还需要后面那些推着车子前进的人员,在马车前面铺垫道路坑洞的人员等等。

    今日想要振兴大明,光指望朝堂出几个清官,和民间涌现几个热血文人袖手空谈大道理也是不成的。要想让大明重新振作起来,向着正确的方向的前进,不仅仅需要朝堂上的官员作出正确的决策,更为重要的是,需要有人去执行这些政策。

    朕听说燕京大学的学生们有意统合京城各个文社,效仿南方新近成立的复社,建立一个容纳京城学子文人的文社,以研究学问和探讨治国道理,是有这回事么?”

    夏允彝顿时有些不安的解释道:“这只是燕京大学学生们的一点热忱,并非有意组建文社以干涉朝政,还请陛下明察。”

    朱由检看着窗外悠悠的说道:“太祖之所以不愿意让生员妄议国事,主要还是担心生员们年轻气盛,生活阅历不足,虽然有着热忱但未必能够做好事情,最后反倒是被有心人利用,最终变成朝中的党争。

    不过朕以为,现在的大明已经不是国初时的大明,这暮气沉沉的局面,总是需要一些拥有热忱的年轻人来打破。所以朕不认为,一味的禁止生员议论政治是一件好事。

    朕以为,朝廷应当禁止的是,生员们脱离实际空言大义,或是打着大义的旗帜建立小团体党同伐异。所以,朕想要建立一个引导大明青年正确的参与政治生活的组织。

    这个组织的宗旨就是用科学和文化武装大明青年的思想,引导他们参与建设大明的实践事业中去,从而为建设大明提供合格的后备人才。

    不管是乡村、工坊还是在学校内,都应当拥有组织的成员,从而最大限度的把大明的青年组织起来,为建设大明而奋斗。朕以为,这个组织可以取名为中国青年学会,除了领导者之外,普通成员的年龄不要超过30岁。”

    夏允彝有些患得患失的看着皇帝,不知道应当如何回应这个提议。皇帝的提议建立的这个中国青年学会固然是极大的扩张了他们这些燕京学生们想要成立的文社力量,但是这个中国青年学会招募对象的条件,却超过了大多数学生能够接受的底线,这个条件实在是太低了些。

    朱由检转过头来看着夏允彝说道:“俗话说的好,一个好汉尚且需要三个帮。你们成立文社的目标既然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实现自己的治国理想,现在却把大多数的大明青年排除在外,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和你们相去太远,你觉得你们建立文社的目的能够达成么?

    做任何事情都有一个主次之分,你们建立文社的目的究竟是自娱自乐?还是为了想要辅助朕治理这个国家?难道现在都没弄明白么?”

    夏允彝终于醒悟了过来,有些羞愧的说道:“是,臣之前还是有些误入歧途了。即是要探讨治国的道理,自然是人数越多越好,只有让更多的人理解了我们的理念,我们才能更好的把这些道理传播出去。闭门造车,终究还是过于小家子气了。”

    朱由检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朕曾经听人说过一段话,就作为你们成立中国青年学会的赠言吧。

    愿大明之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说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夏允彝低头咀嚼了这段文字半天,方才有些激动的对着皇帝说道:“敢问陛下,这段文字究竟是谁人所言?听着就让人充满了力量,臣很想见见这位先生。”

    “这个么?朕也是从某个残本上看到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71章 中国青年学会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71章 中国青年学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71章 中国青年学会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71章 中国青年学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71章 中国青年学会】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决战大洋最新章节

        甲午海战,大明帝国和日本打了个不胜不败,日本因此而倍加努力,而明帝国则开始认识到必须进行改革,再不变法维新,否则只能改朝换代,也由此,大明从君主集权走向了君主立宪,这是最好的开端……

  • 情陨江南最新章节

        清乾隆年间国强民富四海臣服,乾隆大帝二十七岁寿诞时收到臧边神僧所进贡的神像。为了避免天地会反贼抢夺神像,御前侍卫副都统将神像安放在西湖边的灵隐寺内。乾隆带领众人前去观看神像,谁料被反贼刺杀。在千钧一发之际神像放出诡异的光芒,将乾隆大帝与两名侍卫还有刺客四人送到了300多年后。乾隆在300多年后化名为钱龙,开始寻找回到清朝的方法。在漫长的寻家之路上与当代的美女发生了感情,又遇到了和他同来的刺客,开始了一段斗智斗勇的旅程。

  • 逆天战神最新章节

        异界的修神与盗术震铄古今,修炼一途,上可毁天灭神,下可屠灭众生、移山填海,凌驾于天地之间!然则上苍无情,视众生为刍狗,以天下为盗局,愚弄世人。但幸宇宙造就盗术,以此留有一线,盗天师的神能,无与伦比,小到偷天换日,大到逆天改命,无所不能,故神秘而强大……少年影风,在故乡地球是一名职业盗贼,拥有超一流的盗术,自认为是天下无敌手,能够盗取天地间任何一物!可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也正是因此,一代与天对抗的绝世天骄正在崛起!!!

  • 一品医道最新章节

        幼父母双亡的村野小子在爷爷手里被抚养成人,命运眷顾让他获得一本古医书。习得神奇医术的他进城坐诊,从而引发了医疗界和官场的大地震。他凭借正者形象,在一场场斗争里,初心不变,坚毅前行,誓要改变医患之伤。rn邪医设局,正医破局,乡村来的小医师正者无敌,领动全城。rn

  • 美人归最新章节

        上一世,李斐的母族李家获罪,流放西南边陲,李斐尚未出世,就失去了公府嫡长女身份,随母在西南边陲长大,十七岁出嫁,十八岁守寡,十九岁以寡妇之身充女官,二十二岁救驾而死。恨不相逢未嫁时,时光回到李斐未嫁的十七岁,赵彦恒匆匆赶往西南,踏上了漫漫追妻路。重生的赵彦恒第一念:擅改李家的命运,或许会失去人间帝王的命格!重生的朱妙华第一念:杀了李斐!

  • 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正大闹前男友的婚礼。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强吻了他。  第二次见面,是在她公司  他说:你要报复,而我正好需要一个妻子,我们各取所需怎么样?  第三次见面,他带着聘礼而来:嫁给我舅舅或者嫁给我,你自己选!  新婚夜,某女悲愤不已:传闻你不是弯的吗?  某男剔着牙意犹未尽:就在刚才不小心被你掰直了!

  • 静守时光,以待流年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真实的青春故事。本文以麦筱和她的闺蜜张丹妮、林碧珊的成长为线索,写出了80后真实美丽的青春,从读书到工作,从恋爱到婚姻,见证了属于“我们”的最真实,最放肆,最炙热的青春。这是一个简单又真实的故事也是一个美好而又残忍的故事,这是属于“我们”的故事,请听筱筱娓娓道来……

  • 神级匠师最新章节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被人陷害,偶获匠心系统!搏杀四方,被各方奉为神级匠师!不一样的爽文,带你走进匠师世界!

  • 婚谋已久:总裁的心机宠妻最新章节

        为了查处姐妹的真正死因,她潜入他家,然而受尽折磨。为了从他口里得知她的目的,他不择手段。然而她的目的浮出水面,他却为了替哥哥弥补过错而照顾她。可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二人渐渐沦陷于爱河之中。“南熙,我爱你。”看着提着行李的南熙径直的往门口走去,陆希然内心种种不舍的情绪汹涌而来。“什么?”南熙转过头,讶异的看着陆希然,满脸的难以置信。“我爱你,南熙,留下来,好吗?”陆希然的话一字一句说的格外清晰动听,带着撩人心魄的诱惑。“好。”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就这样深深的打动了南熙的心……

  • 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当永夜降临,人类何当自处,黑暗到来之际,大夏皇宫中走来了一位腼腆的少年郎---大夏王侯VIP群:(入群需验证订阅),微信公众号:一夕烟雨

  • 农女要翻身:邪王,慢点最新章节

        重生农家,爹憨厚老实,娘重男轻女,爷奶偏心,极品亲戚一大堆。
        幸好,她会经商,以山野田间为根基,卖茶叶蛋,糖炒板栗,建酒楼,生意蒸蒸日上。
        不料前世的渣男老公也重生在这个时代,并且是当朝太子。
        好吧,那就继续虐渣男,只是渣男太强大,她招来七皇子做帮手。
        虐完太子,她以为大事已了,不料陷入更大的麻烦。
        七皇子对她动手了……

  • 萌妻到货:陆少请签收最新章节

        她,有超乎常人的技艺,却因为私生女的身份,无奈代替姐姐与狼共枕;
        历经百般磨难,爱情花开,她与他彼此心照不宣却又欲言又止;
        遭人算计,她死里逃生,醒来后却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生下孩子,却又不知其生父谁人?
        归属于另一个他的她,是否能最终寻回真爱?

  • 仙神之力最新章节

        【传统玄幻文】破碎的空间,漂浮的躯体,觉醒的神魂。光怪陆离的世界,凶险的秘境,古老的传说,神秘的力量,打破仙与神的界限,震慑远古神魔!

  • 灵武明尊最新章节

        九世重生,寻觅曾经失落在大陆的上古神器,唤醒旧时的记忆……

  • 纨绔小拽妻:霍爷宠上天最新章节

        霍南晔相亲过二十次,订婚过二十次,却被传的满城他克妻!霍南晔眯了眯眼,看着眼前这一脸人畜无害的女人:“听说我克妻?”连北瑾点头:“是!”霍南晔:“为什么?”连北瑾一本正经道:“你的妻子不是我,你都克。”婚前,他唤她小小;婚后,他唤她宝宝。霍南晔最爱的便是不露声色的等着他的女孩儿物尽其用的撩,不择手段的撩,厚颜无耻的撩,然后夸她:宝宝真棒。传言连北瑾恃宠而骄,无法无天?霍南晔:我宠的!传言连北瑾目中无人,太岁头上都敢动土?霍南晔:我惯的!传言连北瑾科科挂科,全校成绩倒数第一,还不补?霍南晔:……我补!连北瑾:我像是不及格的孩子?群众:不是像,你就是。

  • 半粒糖甜到伤最新章节

        成绩平平的女生田菜菜,为了喜欢的男生奇迹般地考入重点学校,谁知道男生却失约了。父母替田菜菜请来了家教老师,希望她能一鼓作进入重点班级。田菜菜对新来的家教老师纪严威逼利诱,希望对方能敷衍了事,谁知道纪严竟然腹黑地扮猪吃老虎,对她进行题海训练……

  • 绝品捉鬼系统最新章节

        阎王让你三更死,谁人敢留到天明!第五名说:呵呵……

  • 妖孽王者最新章节

        八年监狱生涯,他参加过各种比赛,地下黑拳、生死飚速、极限越野,曾多次出国比赛、跨境参演。出狱后,一纸任命,只为了保护三位夫人周全。龙得水必令长江水倒流,虎归山必要血染半边天。

    本章内容提要:
    ...    当朱由检坐上马车之前,为了保密他放弃了一直坚持的骑马习惯,他依然有些不放心的回头对前来送行的茅元仪叮嘱道:“茅参谋长,在孙先生没有抵达之前,这里的所有事情就全部交付给你了。     你现在的任务可不轻,我希望你可以承担起责任来。其他事情我是不担心的,我只担心一件事,虽然朕已经决定你们这边以防御作战为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