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永斗收到他安插在宣府镇总兵府内的内线传回来的消息时,正安坐在张家堡外的别院内。他在总兵府内安插这个内线,原本是想要试着能不能多了解一些总兵府内的情报。

    既然他已经上了后金这条船,他便想着是否能够从明军那里多弄些情报,也好在后金大汗那边邀些功劳。他可没想到,这个内线还没给他传递什么有用的情报,却传来了这么一个让他胆颤心惊的消息。

    听完了宣化城商号掌柜带回来的消息之后,范永斗顿时感觉两眼发黑,整个人差点都瘫软到地上去了。幸亏他身边还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信管家,手疾眼快的搀扶住了他,才没让他摔倒在地。

    被身边管家和来报信的掌柜扶到一边的椅子坐下,两人又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缓了缓精神。范永斗稍稍恢复了些精神,便强撑着站了起来,对着两名亲信说道:“这里是待不下去,小四你去准备马匹,一刻钟咱们就出关。

    吴掌柜,等我们离开之后,你再去通知联号的其他股东。告诉他们事发了,赶紧出关投靠大汗去。我在野狐岭等他们一天,一天之后,那就在沈阳会合了。

    通知完他们之后,你就赶紧回介休老家,通知我夫人赶紧带着家人南下,去汉口投奔我跟她说过的那家人。别带太多东西,带些随身细软就行,也别去理会族人。等过了这阵子,我自然会去找她们的…”

    一刻钟后,范永斗已经换下了刚刚在家穿着的貂皮外套,穿着一件老羊皮袄,脸上还抹了烟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伙计。

    他身边的亲随管家小四,已经换上了一套外出的掌柜服饰,脸上还粘了两撇胡子。他在上马车之前,对着身边打扮成伙计的范永斗问道:“东家,我们是不是直接从小北门出关?”

    范永斗在其他家丁的帮助下上了马,才恢复了些往日的气度说道:“不,我们从北面的刘家口走…”

    范永斗一行人离去之后,吴掌柜也背着一个包裹上了已经准备好的马车,他先进了张家口来远堡一趟,不到一刻钟后便乘着马车出了西门而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锦衣百户林栋也带着一队人马赶到了来远堡。很快堡内就开始混乱了起来,一队队士兵从堡内跑到了四门,用拒马拦截了大道。一名赶到北门的锦衣校尉对着被拦截下来的商队喊道:“自即日起,张家口封关,一切商队许进不许出。要出关的商队现在都给我调头,不许堵住大道。”

    虽然现在已经快到冬季,出关的商队几乎不多,但是现在张家口长城外安顿了不少被察哈尔部西迁打散部族的牧民,因此即便是这个时候,还是有一些短途的商队要出关。

    一些商人虽然不敢同锦衣卫叫板,但还是鼓起勇气问了问,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关。那位锦衣卫校尉看了他们一眼,才冷冷的说道:“那要待后建奴出关再说,难不成,你们现在急着出关给建奴送给养不成?”

    “那能呢,那能呢?”问话的商人赶紧缩着脖子退了回去,吆喝着自家的伙计向后调转车队。

    在来远堡的八家联号内,锦衣百户林栋看着商号后院内蹲了一地的伙计和苦力,不由皱了皱眉头问道:“那八家股东呢?不是说起码有4家还在来远堡的么?”

    他身后的一个总旗赶紧回道:“一刻钟之前,住在堡内的那三家人突然带着家人出关跑路了,卑职已经令人去追赶。

    他们乘坐着马车,应当走不远。还有一家在来远堡外置办了一所别业,卑职也安排人去缉拿了。等缉拿他们回来之后,卑职一定会拷问清楚,究竟是谁还敢在这个时候给他们通风报信。”

    林栋却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个必要,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无非就是不想让我们抓到他们,免得牵连到自己而已。

    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这次办这个案子,该抓什么人,其实一早就确定了。不管抓不抓的到这些同后金私通的商人,我们都不会多抓一个,也不会少抓一个人。

    不过是几个商人,抓不抓得到都无损大局。这一次我们的目标是宣化镇,把宣化镇清洗一遍,完全纳入陛下的控制,这才是大局。

    传令下去,商号和那几家的宅院内,不管是只言片纸都要给我收集起来。跑了人不要紧,账本可不能消失了,咱们还需要这些账本去向那些山西老扣们要账呢…”

    锦衣卫在紧张的追查宣化镇通敌案时,石门寨这边也终于从兵荒马乱中恢复了正常。吃过了晚饭之后,朱由检正想早些休息,骑在马背上大半天,他也确实是累了。毕竟他可是实打实的第一次上战场,精神压力上还是很有负担的。

    不过他还没正式休息下去,连善祥就过来向他汇报,分开关押的恩格德尔、绰尔济和一些蒙古左营的首领都已经开口,愿意同大明合作。而女真俘虏那边,也有3人开口说话了。

    朱由检顿时翻身起来走出了卧室,他重新整理了下衣服,便对着门外的连善祥说道:“那些蒙古人不过是见风使舵罢了。后金强,他们便靠向后金;大明强,他们就会投向我大明。

    估计他们见了朕,也就是说些空头大话而已,他们的部族都在后金的控制之下,怎么敢真的投靠我们。既然只是说些废话,明日再见也来得及。

    你说一说,那些女真俘虏中都有谁开口了?他们把每个人的身份都指认出来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开口了,朕还以为他们起码要撑到明天呢。”

    连善祥恭敬的回道:“吴怀的手下与其说是审问,倒不如说是在这些女真人身上用刑,以发泄怒气而已。

    这些女真人起兵之后,在辽东对我明人杀戮过甚,加上此次又是侵入了关内,因此他们觉得自己被大明俘虏后未必有活下去的机会,加上吴怀的手下一上来就用刑,因此自然没有人肯开口。

    现在我们给他们疗伤洗漱,还供给饮食,加上又分开了他们。因此有人就想要活下去,也就开口了,反正认一认尸体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只要他们肯开口,锦衣卫自然有办法让他们一步步说下去。

    根据三人的指证,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些死人的部分名字和身份。他们并不是蒙古左营的援军,而是来蒙古左营督战的。恩格德尔得知了我军援军抵达马伸桥,有攻打石门寨的意图,就派了自己的弟弟莽果尔代向后金大汗黄台吉作了汇报。

    黄台吉昨晚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便让广略贝勒褚英长子杜度贝勒领镶红旗一个牛录,计45人前来蒙古左营督战,此外还安排了汉人副将鲍承先作为他的副手。这杜度贝勒是努尔哈赤的长子长孙,虽然褚英被老奴所杀,但是褚英当年带领的部属还是被留给了杜度。

    不过老奴去世之后,即任的后金大汗黄台吉夺了杜度所领的镶白旗,给了自己的儿子豪格带领,现在两白旗和两黄旗旗号互换之后,镶白旗又变成了镶黄旗。

    杜度名下的一旗武力虽然被黄台吉所夺去,但还是有不少家丁依旧愿意跟随在他身边。因此杜度出征之时,还带了20多名家丁出阵。这些家丁也就是女真人所谓的摆牙喇精兵,当年跟着褚英征伐女真各部,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褚英被努尔哈赤赐死后,这些人或是投靠了其他女真亲贵,或是逃亡于后金,也有一些人就守在了杜度身边,保护杜度的安全。

    褚英被处死时,这些亲卫大约也就2、30岁的样子,到今日刚好在40上下,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这些人算是女真第二代兵马中的精锐,都是在褚英手下打老了仗的人。

    率领小队人马同大队敌军厮杀的经验甚为丰富,而这也是建州女真起兵时的常态。因此遇到了失去速度和队列的明军骑兵时,就依仗着丰富的战场经验打了第三骑兵营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原本是想把蒙古左营的主要首领接应出来,就退回到石门峡外去。但是他们没有料到,第三骑兵营遭遇到突袭后,居然没有落荒而逃,而是死死拖住了他们。加上来援的明军骑兵速度太快,数量又极多,倒是把自己一行人都陷进来了。

    开口的三人是鲍承先身边的一个亲卫,还有蒙古台吉莽果尔代和他的一个随从。另外,根据他们的口供,遵化城尚未陷落,遵化军民还在同后金拼死作战。”

    朱由检想了想便说道:“遵化城的消息先别散布出去,等夜不收联系上城内的军民再说。给开口的三人,生活上安顿的好一些,另外对其他人继续询问下去。

    我要知道这个褚英是怎么死的,那个杜度这些年来是这么过的,另外再问清楚这个鲍承先是什么来历,同时向后方查证这个人的资料…

    再把那个莽果尔代叫过来,让我见见。我想问问他,现在遵化城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朱由检这一召见莽果尔代,就足足谈了两个小时,直到夜深之后才放他离去。他只所以要先从蒙古人口中探听遵化城的状况,就是害怕其他俘虏会有所隐瞒。而没有利益关系的蒙古人,倒是能够更为诚实的说出自己见到的实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2章 开口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2章 开口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2章 开口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2章 开口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32章 开口】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拐个状元好种田最新章节

        前有拦路狗,后有白眼狼。没有爹爹,人人都想上门欺辱她们。苏晓晓大吼一声,从今以后,再也不怕你们。因为她好命的拐来一个相公,还是一个状元料相公,紧紧重要的是,这相公宠她如命,爱她入骨。都说傻人有傻福,苏晓晓?瑟的一笑,她这可就傻得太有福了。

  • 农女医香最新章节

        在这穷家里她是多余的,上有两个兄弟,下有大伯家的姐妹,还有虎视眈眈的小姑;养父心狠养母小气,还时常受那老太婆的打。因一秘方被小姑抢去了所谓的“好姻缘”。她却被嫁给了呆猎户,美名其曰:为父报恩。香玉为此呵呵一笑,坐拥残破的药园空间,她钱财、相公两不缺。

  • 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最新章节

        她仰着脸,用发颤的声音说道:“先生,求你,救救我。”他低头,笑容邪魅而诱惑:“救你,有什么好处?”她把心一横:“我有的都给你!”“好,成交。”轻易将她扔在床上,声音沙哑得吓人:“女人,你忘记你说过什么话了,你说,你有的都给我!”她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可是我要的,只有你……”

  • 附庸集最新章节

        想著什麽就写什麽了。
        瞎掰一气

  • 妖孽滚下榻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界的顶尖杀手以及绝世神偷,一次意外穿越成废物少女,冷眸睁开,锋芒乍现。骂她废物,不能修炼,金木水火土雷光暗,吓不死你。骂她有爹生没娘养的野种,骑着上古神兽,踩不死你,只是这个妖孽般的男人,为何一直跟在屁股后面,甩也甩不掉。“你跟着我做什么?滚开”某女咬牙切齿的。“睡你”某妖孽认真的说。“这个梦想太远了,换个”一脚踹飞妖孽。“你睡我。”妖孽不知何时躺在床上。rn“小歌儿,他们说我是受”某男委屈的说。rnrnrn某女揉揉自己的小蛮腰,谁说妖孽是受,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鬼眼道士最新章节

        如果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那么李肃的人生就如同一部部恐怖片!鬼眼道士,左属阴,右属阳;带你看穿这个世界......js330

  • 鬼风吹最新章节

        命运真的很不公平,我不想碌碌无为着天下神秘之事太多,而有些事情说不得翻山越岭只为活好,跋山涉水寻求财宝人心难测几番遇险,怪力乱神也不畏惧我下地入墓搬尸体,我拔刀砍人流热血我不眠不睡数星星,我偷偷流泪咽苦水我是搬尸的男神,我是盗墓的高手我不知辛苦,我不记荣辱,我流血流汗,我苟延残喘千辛万苦,无怨无悔,只是想让你开心而你,却只是让我伤心我决定,将我的一生都奉献给盗墓的事业我愿意,用我手中的砍刀砍向所有的坏人我要清醒的活着,还要清醒的死去一场精彩纷呈,毛骨悚然的饕鬄盛宴即将开始

  • 变身绝色女神最新章节

        赵楠遭遇意外身故,获地外智慧生命援手,重生为女生赵星岚,不一样的身份,不一样的命运。(群号:342o94581)js330

  • 策逃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岩帛县宽洪沟因环境遭到破坏引发泥石流灾害,导致公司员工死亡。地方设局让轻率表态的公司老板揽下重责。
        由于深陷困境之中,无力赔付死者家属,老板听人支招把死人要钱与地方欠款捆绑在一起,连发催债信函。
        催债无果,老板写打油诗骂人;四处筹款,最终失败。死者家属拿不到钱,对公司代表无端打骂和纠缠。
        “我”和同事为尽快解决问题脱身,周旋于死者家属、地方政府、老板之间。
        故事展现老板奇葩式的决策和处事策略,以及“我”的艰难处境和非常经历。
        揭示远离中心城市的人们在处事观念、处事方式、人际交往、社会生活、法制观念等方面所出现的社会矛盾。
        展示了某些社会群体应对社会事务的简单与粗暴,法治观念淡薄,更进一步说明依法治国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该作品具有真实性和浓烈的生活气息,对相关事务处理颇具参考价值。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惊险曲折。阅读引人入胜,读后耐人寻味,引人思考,发人深省。

  • 豪门追妻令:陆少,体力好!最新章节

        结婚多年,老公在外艳遇不断。不甘寂寞的她甩下一纸离婚书,便远走他乡。却没想到不管是天涯海角,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苏安安,你跟我睡过那么多次?想要走?得到我同意了吗?”

  • 大先生最新章节

        术道常言:“命可知而不可改,劫可算而不可避”,我爷却在传我三枚鬼钱时告诉我:世上还有一种人,可以把命数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就是玩儿命的人,玩儿别人的命,也玩自己的命。但是,你想跟老天玩儿命,就得先找到一口棺材……

  • 绝品透视仙医最新章节

        胸大腰细美腿长,我能透视就是强!普通学生意外获得玄门传承,逆天崛起,展开一段热血征程。撩校花,泡美人,风流一世!医难病,治绝症,名扬四海!

  • 鬼手巫医:冥王宠上瘾最新章节

        初识,她撩完人就跑,并丢下一句:“大兄弟,你大腿是挺白……但你好像不行啊?”她是鬼手毒心的巫医,订了亲,未婚夫却成了别人的!没关系,再找一个就是。他是威名赫赫的冥王,被她上下其手之后还要惨遭抛弃?想都别想!“长夜漫漫,爱妃要上哪?”正准备翻墙逃跑的她:“我想上哪就上哪,你管不着!”他淡定的把人强抱回房:“哦,既然如此,那上-这吧。”

  • 重生九零小财主最新章节

        俞清清到死才知道,原来父母的死亡不是偶然,而是自己的枕边人一手谋划的!一朝还魂,她竟然重生到了十五年前的小女孩儿身上。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是真的穷到吃土,饿到喝西北风!好在她手握神奇空间,在复仇的路上顺便发发家,致致富,再……撩撩美男?

  • 一藏轮回最新章节

        一个永生,一个轮回。一个纪元结束,一个时空开启。白骨风轮,历千重缘法;香水苦海,尽万古刹那!

  • 魂噬天下最新章节

        这无尽星空下有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然而修道者要晓天道以求长生却又组成怎样一个世界

  • 血色公馆最新章节

        三十年代,在上海读书的林家大小姐林之恩突遭袭击,在侦破中巡捕房的探长钟凯文发现案件另有玄机。回到江城老家之后的林之恩又经历了一次的突然离去,当地警署的肆意妄为,家中长辈各个心怀鬼胎以及自己对警察队长那种模糊又清醒的情感。真相到底如何,之后又该何去何从?一切的真相都要从一次逛庙会开始。

  • 剑道天下最新章节

        剑者,当一往无前,冲破世间一切枷锁。地球宗师王则被禁术召唤到武者世界,以弱者之躯追求剑道,不慕天资,不羡家势,只信手中之剑。斩断天地规则,力压无数天骄,纵横八荒,剑道天下!

    本章内容提要:
    ...    范永斗收到他安插在宣府镇总兵府内的内线传回来的消息时,正安坐在张家堡外的别院内。他在总兵府内安插这个内线,原本是想要试着能不能多了解一些总兵府内的情报。     既然他已经上了后金这条船,他便想着是否能够从明军那里多弄些情报,也好在后金大汗那边邀些功劳。他可没想到,这个内线还没给他传递什么有用的情报,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