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军将领在马伸桥镇墙头上观察淋河对岸的后金哨探时,这一队后金哨探也有人坐在马背上注视着马伸桥墙头上的明军将领。

    这些蒙古骑兵手中可没有单筒望远镜,在他们眼中一里余外的那些明军,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人影而已。

    看着河对岸那些龟缩在简陋木寨内如临大敌的明军士兵,一名蒙古骑手温尔都对着身边的分得拨什库巴图扎彦说道:“巴图扎彦大兄,这些南蛮子都快吓破胆了,我们何不从上游绕过此处,去他们后面看看?

    这条河的东面现在连一个活人都看不到了,兄弟们在这里想要找点乐子都难。就这些南蛮子,难道还敢出来拦截我们不成?说不定绕过了这个镇子,还能找到几户没跑路的人家,我们也可以弄顿热乎的饭食。”

    巴图扎彦身边的几名蒙古人也纷纷附和着,“温尔都说的不错,这些南蛮子只会龟缩在堡寨里,胆小的紧,一定不敢出寨拦截我们。

    看到我们绕到他们后面去,说不定他们连寨子都不敢守了。要是他们就这么向西跑回蓟州城去,我们还能白捡一个夺城的功劳。南蛮子打仗的本事差劲,不过整治产业倒是利害,这么大一个镇子,里面肯定有不少好东西。我们这些人也算没有白出来一趟。”

    “是啊,是啊。要是破了这镇子,有什么好衣裳,和漂亮的小娘,都让大人你先挑…”

    几名蒙古骑手毫不遮掩的表露出了,对面前这所镇子的贪婪之心,但是带领他们出来哨探的小首领巴图扎彦,一个胡子拉渣,30出头的蒙古人,却懒洋洋的说道:“好了,别做什么美梦了。

    就算那些南蛮子真的丢下镇子跑了,里面的东西还轮得到我们?你们别忘了,现在带领我们的是巴约特部的首领,不是我们乌鲁特部的明安首领。

    这一路上,最辛苦的哨探、前锋工作,那次不是落在我们这些乌鲁特部人头上。分战利品的时候,那次我们不是等人家挑剩下不要的,才让我们去挑。

    巴约特部的人现在舒舒服服的躲在石门寨里喝酒吃肉,我们却还要冒险抵进到这些明军面前,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着这些明人究竟有没有意思东进。

    这上前拼命的时候有我们,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还不是都归了巴约特部。咱们又何必为了恩格德尔下死力气卖命,要是兄弟们折损在这里,老子回去怎么和你们的娘老子交代?那恩格德尔难道还会帮明安首领抚恤咱们不成?”

    听了巴图扎彦的一番话语,他身边原本跃跃欲试的蒙古骑士,都有些垂头丧气的感觉。温尔都也有些懊恼的说道:“明安首领这次为何不出征?年初讨伐察哈尔的时候,首领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到了出征明国的时候就病了?那恩格德尔一向只会拍女真贵人的马屁,他什么时候带兵上阵过。

    早知道,咱们还不如找找关系划分到右营去。武讷格大人做事公正,作战又勇猛,跟着他不比跟着恩格德尔强多了…”

    身边的部属在讨论,自家待在蒙古左营好,还是待在蒙古右营好时,巴图扎彦却有些走神了。自家首领明安托病不出征,自然不是真病了,而是心病啊。

    作为兀鲁特部首领的明安,在天命七年率3000户投奔后金之后,就被天命汗授三等总兵官,于八旗之外别立兀鲁特蒙古一旗。

    虽说是兀鲁特蒙古一旗,实质上是除了那些被直接拨入女真八旗的蒙古牛录之外,其他投降后金的左翼蒙古各小部族都纳入了这一旗。

    在林丹汗西迁之后,察哈尔留守的各部族或是被后金击败,或是归顺了后金,最终大部分人口都汇入了这一蒙古旗下。

    于是在女真八旗之外,陡然出现了一个以察哈尔部降人为主的蒙古旗。以察哈尔图门所属的兀鲁特部和喀尔喀部为领导的兀鲁特蒙古一旗,在实力上来说已经不弱于女真八旗任何一旗。

    而这些小部族原本就同属于察哈尔部的渊源,又很容易让这只兀鲁特蒙古一旗团结起来,形成了一个较为独立的小团体。

    努尔哈赤当初优待这些察哈尔逃亡部族,不过是为了削弱林丹汗对察哈尔各部族的控制,而不是为了养虎为患。现在林丹汗带着察哈尔本部西迁,察哈尔蒙古部失去了对于后金的威胁,黄台吉自然就不愿意看着兀鲁特蒙古一旗继续壮大下去了。

    把兀鲁特蒙古一旗分为蒙古左右两营,抬高非兀鲁特部族的蒙古首领和将领地位,如额驸恩格德尔领蒙古左营,武讷格领蒙古右营,以分明安之权,正是黄台吉这一年来的动作。

    在努尔哈赤手下备受赏识的兀鲁特部首领明安,自然是一个聪明人。而作为率先投靠后金的察哈尔蒙古部族首领,他除了紧紧依靠后金之外,已经没办法再做其他选择了。林丹汗对他恨的咬牙切齿,其他蒙古部族同样不会待见他这个背叛者。

    因此他很识趣的服从了黄台吉的命令,不仅接受了黄台吉对于兀鲁特蒙古一旗进行分化和掺沙子,还主动配合的生病不出,好让黄台吉选择的这些蒙古首领通过这场伐明之战,消化和掌握一部分兀鲁特蒙古旗的力量。

    巴图扎彦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分得拨什库,但是颇为聪慧的他,到也是隐隐看明白了自家首领托病不出的缘由。

    看到自家首领对后金忠心耿耿尚且落到这个下场,他这个兀鲁特部族出身的小首领,对于这场战争就有些应付了事的态度了。更何况,在这场战争中,其他部族出身的蒙古人都能立功,唯有他们这些兀鲁特部族出身的,想立功就等于是在增加大汗对于明安首领的猜忌了。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把自己的部属消耗在一场无意义的战争中去呢?还是给兀鲁特部保存些元气为好。

    巴图扎彦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天色,便回头对着部下们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向后退一退,就去昨日路过的,北面那个小村子里宿夜。

    温尔都你带两人往南面去看看,若是有什么野味或是牲畜就带回来。不要走的太远,日落之前必须要回来,否则我可要抽你鞭子了。”

    温尔都终于提起了一点精神,双腿轻轻一夹便调转了马头,点了两名相熟的骑士,才回头对着巴图扎彦回道:“大兄回去且烧好热水,我们一定会弄上一些新鲜的野味回来…”

    在淋河东岸驰骋的八、九名蒙古鞑子分成两路人马离去之后,弯腰趴在淋河西岸桥头木寨墙上的明军士兵才松了口气,放下了握在手里的弓箭。

    “今天总算又挨过去了,这些蒙古鞑子已经连着两天跑到我们面前来了,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遵化真的已经被鞑子占了?他们打算要跑来攻打蓟州城了么?”一名年轻的明军士兵从寨墙后的平台下来后,不由小声的向同伴嘀咕道。

    “不会这么快吧?遵化城我可去过,那边的城墙有3丈多高,那些鞑子骑马野战是利害,但是攻城就应该不行了吧?否则他们不是早就打到山海关前了。”

    “难说,遵化城的城墙再高,有长城地势这么险要么?长城这些关口连半天都没守住,我看遵化城也悬。我们还是要想想办法,可不能在这里等死啊。”

    “小声些,王参将站在那里盯着我们呢?要是被他听了去,一顿军棍是少不了的。”

    “怕他个鸟,他要不是跑的快,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盯着咱们?我看大哥别说二哥,一旦奴兵真的来了,这王参将说不得早跑路了。我看,咱们还不如盯着他。他大哥跑第一,我们就跑第二,当官的带头跑路了,朝廷总不能拿咱们这些穷军汉算账吧…”

    这些士兵并没有压着声音说话,离这些士兵10余步远的马兰营参将王世强,还是听到了一些声音。不过他阴沉着脸并没有出声,在原地站立了一会之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去了。

    在这座方圆4、50步的木寨内,除了外围一圈木墙,用就地取材的木料和门板作为材料外,寨子内部只有一些帐篷,而没有什么木屋。

    毕竟后金军队来的太快,马伸桥和淋河之间能够建立起,三个品字形的木寨作为第一道防线,还是有赖于京畿新军到来的成果。

    从东面败退下来的明军将士虽然不敢直接逃去蓟州城,但对于离开马伸桥的土墙保护,在东门和淋河之间修建防御工事,同样也不感兴趣。

    如果不是金声桓直接用武力逼迫这些败军出外修筑防线,恐怕后金的哨探就不会是在淋河对面观望了,而是直接跑到马伸桥的土墙面前观察了。

    王世强心里也是犹豫不决,他已经是逃亡过一次了,虽然总参谋部颁发的新条例中,在坚守了一定时间,保护了百姓撤退后,再烧毁军需物资,就能向规定地点撤退。

    作为蓟州镇官军,他应当退往遵化以守护城池,而不是直接跑过石门,往蓟州城逃亡,这和撤退可扯不上关系。要是追究起来,他就算是保住了性命也保不住自己的官职了。

    因此他现在心里同样很犹豫,一方面想要听从金声桓的安排,守在这里击退奴兵的进攻,弄个将功赎罪。

    而另一方面,又担心奴兵此次入侵并不满足于攻下一个遵化城。要是奴兵大队人马继续西进,他守在这里岂不是等死?这正是让人难以选择的难题。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12章 蒙古哨探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12章 蒙古哨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12章 蒙古哨探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12章 蒙古哨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12章 蒙古哨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邪帝狂宠:纨绔大小姐最新章节

        她,唐门唯一的继承人,意外身亡,来到天元大陆。他,北玄国禁欲出名的王爷。这个样

  • 盛婚365天,总裁的秘密新妻最新章节

        有时候,遇见其实就是两个人的夙愿,终成真。  她以为自己可以摈弃一切,只为自己的妈妈讨回公道。后来她遇见他,慢慢的就离自己的本心越来越远。  他以为他的一生只会爱那个女人,后来因为赌气娶了她,就开始变得摇摆不定。  分开的时候,他们两个谁都没有要留下对方的意思,时间的抽丝剥茧才让他们明白,原来对方早已深深烙印在心里。追妻路漫漫,看石靳白如何才能和自己的最爱相守偕老。

  • 惊魂:厂房诡事录最新章节

        当年日本人以长春作为其在外的都会,有其神秘的目的,日本人撤走后到底带走了些什么,神秘的红军坟下面的地洞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是什么人牺牲在了红军坟。我从地洞中千辛万苦带出的《烧香问道》这本风水奇书到底会帮主人公和他的朋友找到什么?!

  • 溺宠娇妻:霍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一纸奸杀令,让她不得不攀附上了那个站在云巅、在龙城呼风唤雨的男人。他让她下海坐台,一脚将她踏进泥里,他亦可以赎她留在身边,双手将她捧入云端。他订婚的那一刻,她终于精疲力尽,决然转身,谁知命运又将他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 驱妖记最新章节

        八荒之地……一个平凡的都市男孩.在二叔的指引下.成为一名驱妖人.开始探索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且看他如何驱妖、除魔、灭鬼、斗仙、争神……js330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

        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结束并不意味着希腊和平的到来。主人公穿越到这个战争频的乱世,他的愿望是:成为一个农夫?商人?雇佣兵?将军?执政官?还是……历史总青睐那些怀着远大理想,并愿为理想付出自己一切的人!“他改变了古代地中海的历史进程……”摘自《新编欧洲古代史》js330

  • 仙窟武尊最新章节

        这里有强悍的异兽,神奇的法术,诡异的种族,黑暗的世界,错综复杂的纠葛,无边的纷争,还有绝世的容颜,无尽的柔情;一个人间少年,携末世武魂闯入异世,然而,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 剑荡天下最新章节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壮,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豪情,有朝一日小人物成了大人物,那江湖便是一幅悲壮又豪情的画卷!且看一名出生草莽的少年如何在乱世之中摸爬滚打,一步一步走向权势的巅峰,威震天下,更另北方异族在百年之内不敢南下半步!

  • 恶魔前夫:总裁请放手最新章节

        四年前,他把一纸离婚书扔到她跟前说,“签了,别弄得彼此难堪。”
        四年后身为前夫的他回到她身边,像个恶魔一样无孔不入,她无处可逃,他却冷笑着紧紧扣住她的下巴,倾身压下邪魅说道:“你听好了,我们没离婚呢。你还欠我一个孩子。”
        在他身下,她听到另她胆寒的声音。“这辈子我不可能放过你,就算是彼此折磨。那咱们就折磨一辈子!”

  • 绝品透视最新章节

        他是威震国际的武学宗师,武道神化,十步杀一人;他是温文尔雅的古玩大家,赌石赏画,收藏富可敌国;他是鼎鼎大名的玄门高手,能断风水,善察吉凶,让佛道两教共尊。他更是医道圣手,侦察之王,投资奇才他便是张均,因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佛陀眼珠舍利,从此遍阅世间美人,傲视天下!

  • 一号保镖最新章节

        一名传奇警卫,超凡脱俗的风流史;一位中华英雄,在世界掀起的强烈风暴;一个热血男儿,在花花大都市里的快意纵横。震惊世界的惊世绝技,绝非虚构。多少俏美佳人,为他芳心荡漾;多少英雄骄子,为他两肋插刀,成就一段都市英豪传奇。

  • 主千秋最新章节

        我的妻子是班主任。她竟然被学生...

  • 都市至尊丹神最新章节

        2012,灵气复苏,人类进入全民修仙时代。学校开始教授修行,分科不再是文科理科,而是文科武科,天赋高的同学进入武科开始修行,成为修行者;天赋低的同学只能在文科学习理论知识,几乎只能成为普通人,芸芸众生。且看文科班林尘何如利用“紫阳神火”不断逆袭,成为最强至尊丹神!

  • 香爱最新章节

        如果,爱,是有味道的,那会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如果,梦,是可实现的,要用哪一种感知去交换?  遇见D的第一秒,情窦初开。  遇见D的第二秒,心有所属。  如果,那个帅得让人看一眼就想要“犯罪”的男生已然出现,唯一正确的操作就只剩下——往死里追!  1V1,一个香甜时尚的爱情故事。  (香爱读者群:590118637)  (墨尔粉VIP全订群:454173)

  • 鸿运官途最新章节

        路一鸣出身贫家,从小被亲生父亲遗弃,跟着母亲长大,一路打拼,在步步险境之中,全然不惧、鞠躬尽瘁、执政为民,在宦海之中混得风生水起,一路上升势态。后与当年为了仕途抛妻弃子的亲生父亲路天成狭路相逢……各种恩怨仇结尽显,父子之间的官场大战缓缓拉开帷幕……!

  • 我是超级出马弟子最新章节

        出马弟子拜一家马仙。而我,出马仙五大家首领都是我的师父……

  • 星尊最新章节

        宇宙初开,谁是始神?太古武修,谁降天书?星族入侵,谁振臂一挥?这是一个逆天成神、赢得无数美人心的故事。

  • 绝色毒医,王妃是个豁牙子最新章节

        赫连城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会娶一个敌国的女刺客为妻,而且还是一生只娶了这么一个!他可能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这个豁牙子的蠢女人!脾气掘起来向头驴,又爱财如命……古月看着赫连城给她写过的一摞子为期数十年的欠条,转身僵笑道,:“王爷,我草拟mua”“本王给你一张为期一百年的欠条怎么样?”rn“啥!?”“本王的下辈子。”

    本章内容提要:
    ...    明军将领在马伸桥镇墙头上观察淋河对岸的后金哨探时,这一队后金哨探也有人坐在马背上注视着马伸桥墙头上的明军将领。     这些蒙古骑兵手中可没有单筒望远镜,在他们眼中一里余外的那些明军,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人影而已。     看着河对岸那些龟缩在简陋木寨内如临大敌的明军士兵,一名蒙古骑手温尔都对着身边的分得拨什库......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