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贤正思索着,忍不住又是一阵激烈的咳嗽,原本跪在他面前的张之极赶紧起身上前,替他轻轻的抚拍背部,才让张维贤慢慢的平静下来。

    喝了一口茶汤润了润仿佛要撕裂开来的喉咙,张维贤才发觉自己确实已经老了,有些事情他已经无能无力了。

    张维贤转头看了一眼紧张不已的儿子,才慢吞吞的说道:“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年泰昌帝同福王争位的时候,同那些东林党人牵涉的太深。

    我英国公府一向效忠于大明皇帝,实在是没必要去干涉帝位之归属。当年老夫被那些东林党人说动,硬是去掺和了一把,结果到了现在,还是同他们分割不清。”

    张之极小心的回道:“这也不能怪父亲,谁会想到泰昌帝会这么快山陵崩呢?”

    张维贤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谁也没想到啊。”说完这一句,张维贤便再次沉默了下去。

    房间内安静了许久,英国公又出声突兀的问道:“这次跟随陛下出征的,有多少勋家子弟?世泽为何没去?”

    张之极楞了一下,才小心的说道:“只有怀远侯家、定远侯、永昌侯、镇远侯、豊城侯几家的子侄,大约9人而已。

    陛下说,此次兵凶战危,没有在军校学习过的勋家子弟就不必跟随了。不光是世泽没去,西宁侯等几家子弟,也同样被留下了。”

    张维贤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兵凶战危?陛下万金之躯都上阵去拼命了,难道他们的性命比陛下还金贵?

    就算陛下拒绝了,难道你们就不能再次恳请?发生了这样的事,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须知,我还没死。”

    张立极噗通一下就跪下了,口中急忙为自己辩解道:“陛下决定亲征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此前大家都不知道陛下会亲征啊。

    大家觉得建奴此次来势汹汹,京畿诸军又只能调拨一半,想要守住蓟州城就已经艰难无比了,还要挡住建奴西进京畿,实在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计,也就没有再次请求上阵了。

    再说了,不管是世泽还是其他勋家子弟,那里是能够上阵的?儿子就算不顾惜这些子弟的性命,也要顾及下那些上阵将士们的士气啊。”

    张维贤盯着儿子看了许久,才摇着头说道:“也罢,也罢。身为勋家子弟,居然连跟随陛下上阵的资格都没有了,这家业还能存在多久呢?

    我这日子也没几天了,今日便叮嘱你最后几件事,你可千万莫要忘记了。”

    “父亲请说。”张立极赶紧小心的回道。

    “第一,从今日起,就闭门谢客吧,家中子弟谁也不许出门,除了宫中来人,其他人都打发了回去。”

    “这?父亲,陛下现在出征在外,京城勋戚可都看着咱们家,要是闭门谢客,岂不是伤了大家的心?而且京中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也好有个准备啊。”

    “准备?准备什么。陛下要是安然返回,那就什么准备也用不上。陛下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谁还能绕过我家不成?现在你要做什么准备?给陛下准备敲打英国公府的把柄吗?愚蠢。”

    在父亲的训斥下,张之极顿时住了嘴,张维贤咳嗽了一阵再次说道:“要是陛下能够安然回返京城,就从族内挑选子弟去那个陆、海军军官学校学习吧。去之前告诉他们,要是不能从军校毕业,也就不用回来了。

    让世泽同世杰多多亲近一些,他们毕竟还是亲兄弟,不要弄得和陌生人一样。今后,英国公府就需要他们兄弟支撑下去了。

    另外,把万历25年以后,在保定置办的庄田都整理出来,待陛下凯旋归来,便献给陛下去。”

    张之极的眼睛霍的睁大了:“父亲,这是为什么?保定的田宅我们也是用真金白银买回来,凭什么交出去?陛下也没有这个要求啊。”

    张维贤鄙夷的看了一眼这个儿子,不客气的训斥道:“为什么?要不是凭借着英国公府这个名头,这些田宅会是我们家的产业吗?

    现在京城各家勋戚大多被削减封田,征收田宅,唯我英国公府一直毫发无损,你可知是为什么?”

    “当是我英国公府圣眷未衰。”想了半天之后,张之极才硬着头皮这么回道。

    张维贤摇头失望的说道:“陛下是想保全同我这个老臣的情谊啊,老夫不管怎么说,也是有三朝拥立之功的,陛下不愿意在老夫生前有所行动,这是不想落下一个凉薄的骂名。

    在老夫故去之后,你既无拥立之功,又不得陛下之信任,守着这么多田产,这是想成为陛下竖起来的靶子么?”

    张之极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口中喃喃说道:“陛下平日待人温和真诚,都城百姓也时时称颂陛下仁慈之名,当不至于如此针对我们张家吧?”

    “仁慈?呵呵,顺义的士绅大户、京营的旧军将、河南士绅、卫所军将,他们也会觉得陛下仁慈么?”

    张之极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些人平日的确是做的过火了些,否则也不会落得人人喊打的局面。就算陛下出手对付他们,也是情有可原吧。”

    张维贤摇着头说道:“一次情有可原倒也罢了,但如果每次陛下出手都是情有可原,那就不是情有可原了。

    我张家在保定收购的那些田宅,难道都是清白的?够不够的上,陛下再次情有可原的出手?

    陛下是一个想要做中兴之主的人,否则就不会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如果我们站错了队伍,祖先传下来的家业,也许就要到此结束了。”

    张之极思考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说道:“父亲不是一向说,我张家要同大明江山共始终,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站在陛下这边么?”

    张维贤看儿子一眼,才说道:“做什么事都需要运道的,陛下想要成为大明的中兴之主,和陛下是大明中兴之主,完全是两回事。

    如泰昌帝,千辛万苦终于继位登基,谁能知道他却只做了一个月的皇帝?当年那些支持泰昌帝继位的大臣们,甚至连一道起复诏书都等不到。

    陛下平日里的言行举止虽然大有明主的气象,但也未必就是陛下的真实面目。俗话说的好:真金不怕火炼。陛下能不能击退建奴,从前线凯旋而归,便是最好的试金石。

    如果陛下过不了这一关,则我大明朝一切如旧,再不必提什么新政。但如果陛下真的过了这一关,挟击败建奴的功勋威望,新政的实施恐怕就要更上一层楼了。

    到了那个时候,我英国公府再不改弦易辙,恐怕就要从陛下身边退场了。”

    张之极迟疑了半天,才小心回道:“向陛下献出土地,难道就是父亲改弦易辙的方式么?”

    “当然不是,那不过是为了取信于陛下,避免陛下继续对张家猜忌下去。我说的改弦易辙,是要让张家重新捡起根本,恢复上阵杀敌的本事,而不是继续在都城做守户之犬…”

    蓟州城北面5里处是无终山,又名崆峒山,相传为黄帝问道于广成子之处,山顶有一处广成子殿,不过已经相当衰败了,只有2名火居道人在此居住。

    此山高度虽然只有300米有余,但是却极为陡峭,站在山顶上可以俯视整个蓟州城。因此茅元仪、左良玉抵达蓟州城之后,就立刻派出了一连士兵占据了山顶,以作为蓟州城的屏护。

    蓟州城九里十三步,以砖石包裹土墙的城墙高达3丈有余。由于城北有山岗阻挡,因此此城只有东、西、南三处开了城门,北面城墙更是砌筑成了圆弧形。

    蓟州城和无终山之间的山岗丘陵地带,此时已经布下了一道高低错落的军寨,以应对从东北方而来的后金骑兵。

    而蓟州城以南,同洲河相邻的近4里空地,还在紧张的施工。数千民夫正忙着挖掘壕沟,打下木墙,试图以蓟州城为核心,北连无终山,南连州河,建立一道阻挡后金军队的防线。

    如果在以往,这道防线是无效的。后金可以穿过州河,绕道东面的十百户出州河山谷,直接绕蓟州城而过。

    但是从去年开始修建的州河水库,距离县城以东大约8里,南依翠屏山,截淋河、沙河和黎河,在州河上游的山谷蓄积起了一个东西宽达70里的大湖,完全遮蔽了蓟州东南的山谷平原。

    虽然这个水库只完成了一期工程,又因为是冬季枯水期,蓄水深度还不到设计深度的一半。但是,已经足够形成一个人造天险了。

    如果后金军队想要从蓟州官道西行,就不得不直接冲击依托蓟州城修建的这道土木长城了。

    而原本征发修建州河水库二期工程的农夫,现在正好被拉来修建这道蓟州防线。蓟州的士绅大族,在在乡守制的前兵部尚书崔呈秀的带领下,更是纷纷捐出了大量物资和动员了大批庄客以巩固这道防线。

    这些士绅大族在保卫自家财产的积极性上,比此前修建州河水库要高的多了。当然,这些士绅大族的目标也就是要保住蓟州家乡,再多一点他们也没兴趣了。

    茅元仪、左良玉的人马抵达之后,蓟州士绅便死活不让他们继续前进至马伸桥,生怕这只部队被建奴击溃,导致蓟州人心大坏,连蓟州城都保不住。

    蓟州城内本来有营州卫和蓟州卫两营军马,作为蓟州镇的后方转运基地,城内也有着大批的军需物资。但是,茅元仪、左良玉两人同样发觉,蓟州城内的军民已经被前方败退下来的官军和难民带来的消息吓坏了,让他们守在蓟州大约还能听命,听说要东进就个个摇头。

    如此一来,他们能够依靠的也就是从京城带来的近万人马,这点人马守城尚可,东进解救遵化,显然力量有所不足。茅元仪、左良玉的主要任务,还是稳固蓟州防线,然后打探当面之敌的情况和遵化城的消息。

    因此,两人商议之后,决定还是先稳固蓟州防线,接应后续人马抵达为先。马伸桥那里,只是派出了一连人马和数百名败退下来的明军进行警戒。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60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60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60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60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603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重生之逆袭最新章节

        她虽然出生豪门,可是却在出生的第一天就被人调换成为了一名农家女,农家生活虽然清贫,养母虽然极品,但是架不住自己就是这个家唯一的大孙女啊!哥哥们都是妹控,这生活不要过得太滋润了。“对面的男孩看过来,姐看上你了!”“什么,不过来,那我让我哥哥过来了!”什么?掉包的事情曝光了?亲生爸妈跟兄弟不待见她?没关系,她养父对她可好了,还有好多宠她的哥哥呢!跳级,出书,上名校,脚踢极品,创造幸福,生活就是这么的耍帅!看重生女如何走上事业巅峰,迎娶高富帅,成为人生赢家的故事!

  • 猎爱攻略最新章节

        当前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人气偶像晏林晗于剧场拍戏胃出血住进医院时,经纪人周肃惊奇的发现他家面瘫清冷的大明星私人电话的来电铃声,居然是一个年轻女孩稚嫩的KTV歌声?
        周肃忧愁:你,你不会偷偷生了个女儿我还不知道吧?
        晏林晗黑脸:你觉得我十岁就能当父亲?
        周肃撇嘴:那女孩是谁啊,你不会有恋童癖吧?
        一个水果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砸中周肃的额头,他疼得叫爹唤娘,就听见当事人给出的劲爆答案:那是我初恋。
        ...
        意气风发的低调大明星重遇年少时不告而别的初恋,处心积虑,徐徐诱之,只为勾引小青梅。此时震惊娱乐圈的头条新闻曝出??
        【不开嗓】人气明星晏林晗生日会上首曝歌曲表白初恋,惊艳乐坛,哭碎一片粉丝心。
        闻海光从未敢幻想过,曾经让她魂牵梦萦回忆里的那个人,如今身后披着万千璀璨星光,正缓步向她走来。

  • 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最新章节

        简凝园以为总是看着她的脸发呆的沈凌夜是爱她的,所以她捧着自己的一颗真心嫁给他,心甘情愿为他沉沦。但是当那个跟她有着八分相似的女人从国外回来时,他为了让那个女人开心,甚至不惜给她灌堕胎药……那个时候,简凝园才明白,原来自始至终她都是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的替身。所以,她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黯然离去。四年后,她牵着萌宝凯旋归来,与他形同陌路,这一次,她不会再轻易沦陷。精彩片段:沈凌夜跪在地上,捧着戒指,对坐在沙发上的简凝园说道:“嫁给我。”简凝园端着一杯红酒看着他道:“凭什么?”“凭我爱你。”“是吗?可,我现在对你没兴趣了。”

  • 总裁坏坏:蜜爱萌妻最新章节

        一只灰太狼已经让喜羊羊满头包,那么两只灰太狼出现在喜羊羊面前,结果又会怎样呢?菜鸟兽医田秀瑟,因意外丢掉自己的山寨手袋和老哥的银行卡,被中天集团的大BOSS潘昊辰威胁,迫不得已签订了丧权辱国的“甜品契约”。从此以后,单纯的小菜鸟就落入了精明大BOSS的陷阱,开始一场灰太狼紧追喜羊羊的浪漫爱情游戏。潘大BOSS深情腹黑,表面虽不动声色,背地却坚定执著。然而,千算万算的大BOSS还是遇到了强劲有力的情敌!温雅帅气的年轻建筑师易朗轩,折服于秀瑟对待宠物的专业精神,对她怦然心动,想要牢牢抓住她。可他很快

  • 至尊剑神最新章节

        千叶大陆第一剑仙莫君炎,在成仙最后一步,遭遇真仙围攻,命丧雷劫之下。再睁眼,变成百年后慕家的废材少爷慕晨。昔日废材受尽白眼和欺辱,如今剑仙附体,还有雷劫当小弟,慕晨从家族势利长老,到学院无良老师,再到大陆更多势力,欺我者,杀回去!重生一回,觉醒神魔之体,自带极品功法,还有前世徒弟早为一方枭雄,新的莫君炎自带金光,身后一群狂蜂浪蝶,再也没有谁比他更妖孽肆意了!

  • 人性禁岛:我和美女上司最新章节

        男主出差归来,本想给新婚妻子一个惊喜,不料想竟撞破妻子“出轨”。接受不了现实打击的他,心理逐渐发生扭曲。且看他如何报复女人,如何一步步征服美女上司,如何在职场上平步青云……

  • 仙君大大666最新章节

        后世曾有野史说道,秦穆公爱女名为弄玉,善歌舞吹笙,觅得佳婿萧史,二人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后乘龙飞至仙界,传为人间佳话。萧史本人真是无语望天,都是胡扯,两个妹子怎么搞,百合吗?随即对一旁给他飞眼刀子的荧惑谄媚一笑:“仙君大大,我对你的仰慕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是任何异性和同性都不能阻止的。”荧惑脸红地点点头:“算你识相”

  • 法医娇妻,教授吃不够最新章节

        婚礼上时候竟然撞到新郎和自己的妹妹做那种事情,乔青柠无奈无助。顾止言突然的出现,缓解了一切幽暗。“嫁给我。”“什么?”“我娶你。”

  • 嫡妃三嫁最新章节

        她,是沈家大小姐。他,说是寺庙花匠。宅门内纷争四起,宅门外豺狼不断,穆亦楚的出现,是意外还是巧合?“天下姓穆的人那么多,难不成每一个你都要问一下是不是你朋友的亲人?”“在下穆亦城,见过小姐。”“原来你们穆家,都有要第二次见面才告诉人家姓名的规矩。”“谁说的?这不见到你,都第一次就说了么?”缘起于何时,缘灭于何时。若是来年我种梅花,你还会不会出现在我眼前?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最新章节

        因为被女人陷害,警校成绩第一的我却被分配到了女子监狱,我本想先在那里待上一段再伺机发展,可万万没想到,我却在那里遇到了。。。

  • 重生八零万元户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陷害,麦小芽失去了腹中孩子,害死了最爱的人,被仇人一把火烧成灰烬死不瞑目!重生八零年代,爹死娘改嫁,上有偏心奇葩长辈压榨、下有弟妹嗷嗷待哺,赚学费、考大学、进组织,麦小芽已不是前世的软柿子,而是带头致富的万元户!

  • 仙雷最新章节

        雷霆至刚至烈,集天地之正气而成,沛然莫能御之。仙资只有二十的李子宇本终身再难踏进仙道之门,一次机缘巧和,得到了一道雷电分身。这道雷电分身妙用无穷,其分裂的混沌雷火是天下底下炼器最好的火焰,再比说,他可以吞噬劫雷……有了这道分身后,李子宇重新踏进了仙道之门。一段淹没在历史禁忌重新掀起滔天的波浪。

  • 不灭剑道最新章节

        【火爆玄幻爽文日更八千】楚云,十年前大夏的三皇子,被楚玄与杨青鱼逼迫投入蛮荒虚流,殊不知,得天大机缘,十年后回归,培养剑侍,以神剑之姿,踏轮回,灭天地,执掌三界!

  • 重生弃妇虐渣手册最新章节

        辛九娘死的那一日里,青梅竹马的“良人”栗华清刚刚升任内阁首辅。  继娶的窈窈公主迎来三十寿辰。  她十月怀胎所生的孩儿尊称着另一位女人为“母亲”。辛九娘觉得人生已无希望,谁想醒来正值韶华。昔日我痴心不悔助你青云直上,如今我心冷如石定要毁你仕途!一双翻云覆手雨,一颗七窍玲珑心,竟意外的成就另一断锦绣良缘。

  • 缱绻三世:魔君来爱最新章节

        魔君赢琞暴戾恣睢,被佛祖降下轮回劫,落入尘世,体验人间百态……历经双生双世的千年轮回劫。rn前一世斗心,后一世斗情,第三世斗智商。rn一世,她为皇,他却只是亡国之徒。喜她的飒爽英姿,愁自己的无能。自认情敌居多,可惜只是被利用玩弄的料。rn一世了,徘徊中过去了千年,魔君也想了那女人千年。rn二世,他称孤,她为敌国和亲公主。清心寡欲的王上,狡黠纯真的她。王一旦用情便一发不可收拾。rn二世了,与佛祖谈心,话了,劫了。rn三世,两世劫难了。无奈前世记忆悠然在,心不定,愿众里寻她千百度。rn魔君他不知道,这第三世已过多个千年,他再步入尘世时,固然已经来到了21世纪……rn缱绻(qianquan)三世之爱,他誓要与她在一起!先古代后现代,魔君能否消受得起呢?

  •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最新章节

        许易穿越到超神学院世界,某一天突然“灵”光一闪。    为了世界核平,人民幸福,总觉得该做点什么,于是乎:    “传授国人无敌国术,围殴众多外星狗狼。”    “双手施展灭妖神火,焚尽诸多邪祟恶魔。”    “丹田一口飞剑,千里之外击毁外星战舰。”    超神学院为主世界,前期副本世界有龙蛇,倚天,古剑,狐妖,阳神,诛仙,秦时明月,画江湖,一人之下,斗破,西游,近年国漫等,后期还会加入漫威系列。    ps:书友群498653619,vip订阅群723333916(需要粉丝值截图)欢迎加入!

  • 深夜出租屋最新章节

        网上说:这个国家现有2亿人在租房,在出租屋里闹鬼的杀人的离家出走的谈恋爱的……什么什么的……说不清,道不尽……    三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男生,共同租住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 在他们的出租屋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可是他们说:躺着都中枪,因为他们三个都不是现实社会里的正常人。    诊断:十六乙,幻想思考型;    万宝路,异能智慧型;    卜太白,疑惑预测型。

  • 笑傲修真录最新章节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所谓“一花一世界”,不正是说世界的奇妙之处吗?在华夏国西北边陲的一个无名小村,一个自幼失去了父亲,在母亲以及爷爷奶奶和太爷爷的艰难拉扯下长大的孩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意外的接触到了我们普通人无法窥探却又真实存在的另一个世界——修真界,从而改变了他已经被上天注定好的平凡的命运,开启了常人无法想象法的传奇之路。

    本章内容提要:
    ...    张维贤正思索着,忍不住又是一阵激烈的咳嗽,原本跪在他面前的张之极赶紧起身上前,替他轻轻的抚拍背部,才让张维贤慢慢的平静下来。     喝了一口茶汤润了润仿佛要撕裂开来的喉咙,张维贤才发觉自己确实已经老了,有些事情他已经无能无力了。     张维贤转头看了一眼紧张不已的儿子,才慢吞吞的说道:“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