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允彝站在窗口侧耳静听,若有若无的轰鸣声似乎从北面隐隐传来,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季节,他一定会以为这是行云布雨的雷霆之声。

    “哐当。”杏花阁的门被人猛的打开了,夏允彝迅速的返身望去。

    “瑗公,陛下要亲征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发呆啊?大家都在真理堂内讨论这件事呢?”周钟正手中抓着一份报纸,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陛下出征?你是怎么知道的?”夏允彝赶紧从窗口走了回来,急急的向周钟正发问道。

    周钟正随手把手中的报纸递了过去,“今日的大明时报上都写着呢?奴酋黄台吉向京畿各州县发了一封公开信,说此番犯边是为了讨要一个公道。

    陛下直接回了六个字,并决定御驾亲征,解救遵化地区的军民,把建奴赶出长城去。”

    夏允彝取过报纸之后,便一目十行的起了报上的内容。周钟正这时才有暇看了一眼房间的情形,正中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一叠文稿,有一张墨迹都还未干,显然是刚刚才写就的。

    周钟正好奇的扫了一眼文稿的题目,文稿上写的是:驳复兴古学说,他扫了几眼内容,顿时脸色有些发白。

    “瑗公,你写的这篇文章会不会太过得罪乾度兄了?复社现在在南方声势浩大,乾度兄更是被视为复社领袖,你这篇文章传播出去,下次见面须不好看了。”

    夏允彝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口中随意的回道:“乾度兄的学问、人品,余都是极为钦佩的。

    但是他主张兴复古学以救当世的观点,余是怎么也认同不了的。古人尚知刻舟求剑的道理,我等今人怎么还能再做这样的傻事?

    古人所处的时代和现在所处的时代早就已经天差地别,古人所面对的问题同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也相去甚远,如果还要再照搬古人的经验去解决当代的问题,那岂不是缘木求鱼?

    西哲赫拉氏曾经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中去。余对此话深以为然。古人之学用于陶冶性情,增广学识是不错的,但是亦步亦趋的学习古人解决当代问题,余以为是不妥的。

    乾度兄自己走了弯路,余等从旁规劝倒也无需写文反驳。但乾度兄现在是复社之首,我辈士人之楷模,他的主张足以影响江南年轻士人的观点。

    因此余不得不同他争论,免得更多人因此误入歧途。余以为,当代之事,必须由当代之人来解决。

    我们应当依靠实学的研究发展,去了解脚下这个真实的世界,然后通过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方式,来解决实际的问题。

    埋头于故纸堆中,是解决不了大明现在所面临的诸多问题的。陛下要亲征的话,大家聚集在真理堂讨论什么?”

    周钟正的心思立刻被夏允彝的问题给拉了回来,他之所以劝说夏允彝,不过是出于想要维护几人之间的友谊,并不代表他对夏允彝这篇文章有什么反对意见。

    周钟正起初加入几社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结交友人,切磋制艺,砥砺学问,增广见闻而已。不过到现在,倒是为了未来仕途上能够有所臂助的心思倒更重一些。

    身为复社领袖的张溥不仅文名卓著,在江南文人这个群体中更是威望颇高。不少士人都把张溥视为未来阁相之选,周钟正自然不愿意同这位旧友交恶。

    但是他身边的夏允彝,现在在京城士人中的声望还要高过张溥。自从去年被崇祯亲口称赞其有同学友爱之仁后,夏允彝这个在京城默默无闻的江南士人,便一举成为了京城士人中的后起之秀了。

    有着崇祯的关注,主持燕京大学的学监自然会积极的给予夏允彝以发挥才能的机会。燕京大学年初成立的学生会,副会长便选上了夏允彝。

    如果说此前夏允彝不过是一个有点热血的读书人,那么进入学生会之后,他便算是初步踏入了一个组织中去了。燕京大学现在拥有上千学子,去除了国子监原本的严厉规则之后,便主要依靠新成立的学生会自己管理。

    在没有强制权力的支持下,依靠几十人的学生会组织去管理上千学生,可以说是一件相当锻炼人的任务,毕竟这个时代可没有组织严密的党团可以依靠。

    当然这对于某些人来说,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不管是出身官绅富户的学生,还是家境贫寒的学生,都不可能获得一个管理如许多人的机会。

    在以往,科举入仕的进士们择官上任时,首先就要寻觅两个幕府师爷,一个管钱粮,一个管刑名。如果没有这两个人,这些刚刚踏入仕途的进士就连官也不会做了。

    而现在,燕京大学学生会的设置,无疑是给了这些有志于仕途的学生们,一个学习如何做官的锻炼机会。

    夏允彝性格过于刚强,以他的个性其实不太适合在明末的官场厮混,不过他做事的才能却并不差。有了学校方面的支持,加上学生们毕竟不是圆滑的官僚,倒是让他切实的作出了几件大事。

    而不少学生倾慕他的为人,最终聚集在他身边成立了一个文社,曰讲谈社。作为讲谈社的一员,周钟正自然更亲近一些夏允彝,而不是复社领袖张溥。

    他看到文章就想要劝阻,也是从夏允彝的角度出发。在他看来,夏允彝进入仕途后,迟早都是要入阁的。他们和张溥都属于南方士人,大家互相援引,怎么也比互相拆台好。

    不过既然夏允彝不介意,周钟正也就把这个问题先抛之脑后了,“有些人说陛下之安危乃是国本,是以不可轻移。建奴虽然凶恶,不过也只是一边鄙小胡,选一朝廷重臣领兵出征已经足够了。

    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京畿附近都是平原地形,利奴兵不利于我。如果放任奴兵突破蓟州,奴兵倒时可以一直打到北京城下,以京城多年未经战火的京营军士守城,倒不如陛下亲自率军前往蓟州城。

    蓟州城北依燕山,南临州河,依山带水算是畿东的形胜之地。因此,守蓟州城反倒是比守北京城更安全一些。瑗公,你觉得我们应当支持还是反对陛下亲征?”

    夏允彝卷起了报纸,冷静的说道:“我们先去真理堂,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我燕京大学的学生们都不能在这个时候闹分裂…”

    目送第三、五师出营前往蓟州后,崇祯便带着一干官员大臣返回了城内。到了宫门之前,孙承宗等人便向皇帝拜辞,各自返回官署,抓紧准备明日皇帝出征的各项事务。

    孙承宗回到武英殿内的总参谋部后,就对着下面的参谋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在北郊大营、通州、三岔口三地设立集合点,令山西、保定、山东援兵放弃辎重,轻装急行。

    抵达这三处集合点后,着后勤部补充所需军需辎重,山西兵限30日内抵达京城,保定兵限10日内抵达蓟州,山东兵限18日内抵达三岔口…

    再次发令催促辽西镇,请王本兵督促关外兵尽快入关,守住迁安、永平、丰润三地,同蓟州大本营连成一道完整的防线…”

    而在另一边,返回乾清宫的崇祯换掉了笨重的武弁服之后,便叫来了连善祥,吩咐他准备关于御营出征的安排。

    连善祥拜见了崇祯之后,立刻便汇报到:“御前侍卫马军总共有1028人,旗手卫1760人,步军…”

    朱由检飞快的打断了他,“你且说说,能上阵的有多少人就是了。”

    连善祥沉默了片刻说道:“除了御前侍卫马军训练经年,勉强可以上阵之外,其他人守一守宫禁到可,拉出去作战恐怕…”

    对于连善祥的实话,朱由检倒是没有生气,他思考了一会便吩咐道:“马军那里挑出500人,旗手卫挑出50人,另外从锦衣卫中再挑选出300人来,组成御营就够了。

    另外,从锦衣卫干部学校、陆、海军军官学校,各抽选10士官,作为朕身边的预备士官队。要求三所学校提供学习成绩最优秀的学员,不可选择滥竽充数之辈。”

    连善祥楞了一下,随即说道:“陛下这还不到一千人,是不是再多挑上一些?要不然还是把马军都带上吧,这1千马军训练了一年多。臣敢担保,他们并不会比第一骑兵师差多少。”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朕宁可带几百头猛虎上阵,也不要上万头绵羊,这次出征同后金作战,京畿左近的军队都会到场。

    要是让这些外军小瞧了朕的御前侍卫亲军,朕的颜面扫地倒是小事,要是助长了某些人的野心,那就麻烦大了。

    至于剩下的御前侍卫马军就交给王承恩和吕琦共同掌管,让他们护卫宫廷,监视京城。不要朕在前方拼命,有人在后方给朕放火,那就不妙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9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9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9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9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9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全能超人最新章节

        无论做什么,我都是最强的,我是所有领域的王者。踢球、赛车、催眠、看风水,特工、杀手、治病救人,我用我的超级能力征服世界,能征服我的只有形形色色的美女。我有无限技能,所以我无所不能。

  • 买个男神混六道最新章节

        第一次遇见他,她觉得此生会被这个饭桶吃成穷光蛋。第一次爱上他,她觉得此生跟他站一块都无论喝多少心灵鸡汤都弥补不上自己颜值上的伤感值的。第一次了解他的所有人和事,她此生都觉得这丫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堪比单身狗不受虐的可能性。第一次我们睁开双眼,满城花朵随着凉风跳舞,天空之中有白鸽飞翔,从此不愿悲伤。

  • 红衣修罗白医仙最新章节

        人人都以为,她穿上红衣,便是令人生畏的修罗!
        人人都以为,她穿上白衣,便是救死扶伤的医仙!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不管穿上什么衣服,她都只是冷琳琅!
        就如她第一次听说:红衣飘,性命遥,言笑晏晏,千里乌鹊未敢叫!之后,沉吟半晌道:下次我不穿红衣去了!。众人绝倒,这是重点么?

  • 萌妻已备好:腹黑总裁欺上身最新章节

        裴安桀心底藏了一个人,这一藏便是五年,一见钟情,经久难忘。rn一纸闪婚后,桀爷带着夏海棠撕白莲,斗父母,虐桃花,一路高调秀恩爱。rn记者采访问,“裴太太,您对桀爷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rn要说什么不满意,平日高冷矜贵的男人,夜晚化身为狼,身体力行地履行夫妻义务!rn于是,她爆红了脸,“没有,桀爷甚好,肾太好!”rn当晚,裴腹黑皮带一抽,带着邪魅的笑朝着她压下来,“棠儿,我还能对你更好点!”

  • 不信人间有白头最新章节

        遇上晏庭筠的那一年,我视他为汪洋大海中的一块浮木,我拼命的抱着这一块浮木飘到了上海。他养我,宠我。最后却把我送给了一个变态玩弄,那一次,我们失去了此生的第一个孩子。很多年后,医生告诉我,那也是最后一个。走进监狱的那一天,晏庭筠说,等你出来,我们就可以结婚了。我说一言为定。可我出来了,依旧是他的情妇。那些年,从北京到拉萨再到上海,晏庭筠问我,最喜欢哪儿?我说北京。他一个巴掌扇过来,打掉了我一颗牙齿,我硬生生的把血和牙齿都咽了下去。后来他说,下次记得说上海,我在上海。辗转到乌斯怀亚的时候,我接到了晏庭筠的电话。他说:“阿芷,若是在世界尽头不快乐,那么就回来。”我告诉他:“我很快乐,只是再也不信人间有白头。”——那个我,或许就在你身边

  • 都市逍遥神医最新章节

        军医方明对戎马生涯暗生厌倦,决意回到都市,将师父和医道发扬光大,但没想到祸从天上来,斩不断那恶途命运,终究是卷入了浩荡风波……

  • 狂妻太招摇:总裁叔叔求不撩最新章节

        叔叔,你节操掉了,要捡吗?

  • 一个人的宗门最新章节

        鸿宇大6八大宗门之一,最为神秘的罗天宗所有门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而罗天宗内只剩下刚入宗门的外门弟子罗小天一人……他要如何在这陌生的世界生存?    罗小天扛着一杆带有“不准成精”的固有结界的五颗红星的金色旗帜,一手拿着一根重一万三千五百斤的生锈的铁棒子在路上独自一人迈步前行。js330

  • 幻蓝星之歌最新章节

        林朗,一个普通到扔进人堆就找不到的普通人。这样的人却影响着整个星球的命运。究竟是造化弄人,还是人为因素作祟?修士,斗士与魔法师,谁能在这动荡的时代占据主导地位?学院,魔神与联邦,哪伙势力又能在战后统领整个地球?过去,现在,未来以及平行时空林朗在哪个空间才能解开自己心中所有的疑惑?“变强吧!只有站在顶端才有资格知道一切!”js330

  • 蜜宠萌妻:忠犬总裁别乱来最新章节

        车祸失忆醒来,竟然被颜高钱多的总裁大人捡回家!“我们是包办婚姻吗?还是谁强迫你娶我的?”“是不是我对你死缠烂以死相逼,结果被车撞了,你可怜我才对我负责决定娶我?”“难道是……”某女源源不断的脑洞被总裁大人的一个拥抱打断了。他说:“是我对你死缠烂打。”如此深情的表白,恐怕没有一个女孩能把持得住吧,于是某女就被这个从天而降的未婚夫捡回了家。【双洁欢脱甜宠文前方高能!美男来袭!】

  • 情深缘浅:总裁霸道上线最新章节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又像是只过了那么一瞬间,他薄唇轻启:“好看么?”“好好看。”我茫然点头,简直太好看了!当职场小白遇上腹黑的霸道总裁,惹不起还躲不起,开启她的斗智斗勇之旅

  • 将军倾国又倾城最新章节

        一只被颜值掰弯的将军,遇到一个不拘一格的大户小姐。“将军,你长得好美啊,不如和我回家成亲好不好?”

  • 大劫主最新章节

        黑山老鬼新书

  • 钢铁的名义最新章节

        他毕业后进入国企,一路坎坷,美好的工作丢掉,漂亮的女友被人抢走,从江湖小贩到公司领导,无论多么艰难的时刻,他心中都有个坚定的答案,他承受着社会转型的阵痛,煎熬和苦难,他以自己的努力和野心,记录了一个时代所有的光荣和梦想。

  • 三杯侠最新章节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非人。 一杯盛月色,徒手摘星辰。二杯美人笑,侠气满朱唇。三杯英雄醉,长剑颤乾坤。

  •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他以为她是天真无邪的单纯少女第二次见面,他以为她是一心想嫁入豪门的拜金女。他说:乔伊,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你自己他说:乔伊,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他说:你不就是为了钱吗?他没我年轻,没我有钱,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他步步紧逼,她避之不及却无路可退。贺流风,帝都贺家长孙,贺氏集团的继承人。他却将所有的深情都给了她。生生世世,任她索取。她是他命中的劫数,是他心头上的刺,是他无法跨过的坎。

  • 冰山娇妻妖孽总裁哪里逃最新章节

        曾经,我参加你的葬礼;现在,你参加我的婚礼。

  • 光照人间最新章节

        五年前,我站在国旗下宣誓: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保卫国家安全,保障人民生命……
        五年后,我退伍回乡穿上警服,看透了人间的黑暗。
        “你叔叔的死不是你的错,是那群欺负你的人该死!”
        “你生我的恩情我报答给你了,杀了你,咱俩就算扯平了!”
        “有钱我可以夜夜笙歌,山珍海味。没钱你吃什么?吃屎吧你!”
        “警察同志,酒店闹……闹鬼了!”
        “呵呵,年轻人,鬼有什么可怕的?走,我带你去看看人心……”

    本章内容提要:
    ...    夏允彝站在窗口侧耳静听,若有若无的轰鸣声似乎从北面隐隐传来,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季节,他一定会以为这是行云布雨的雷霆之声。     “哐当。”杏花阁的门被人猛的打开了,夏允彝迅速的返身望去。     “瑗公,陛下要亲征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发呆啊?大家都在真理堂内讨论这件事呢?”周钟正手中抓着一份报纸,急匆匆的闯了进......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