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外山川坛左侧,便是祭祀大明军旗的京城旗纛庙。按照礼制,崇祯在前一晚沐浴斋戒后,于清晨前往旗纛庙亲祭旗纛诸神。

    作为供奉军伍之神的旗纛庙,在国初时最为重视。洪武三年七月之前有每月朔望日祭祀旗纛之制,后改为每年春秋两次祭祀。永乐时期则每年霜降遣官祭祀,宣宗朝每岁秋八月和岁暮遣官祭祀旗纛,这个惯例一直沿用至武宗时期。

    武宗之后,随着文臣地位完全压制住了武臣之后,这每岁两次遣官祭祀旗纛神的惯例也已不复存在了。至于皇帝亲自前往祭祀,更是上百年没有的事了。

    旗手卫的官兵早就忘记了如何祭祀旗纛的流程,不少人昨晚熬夜恶补了一阵皇帝亲祭的礼仪,今日才好歹没有出错。天色刚刚发白时,崇祯穿着一身红如烈火的武弁服,手中紧紧握住“讨罪安民”篆文的玉圭,在导驾官和太常卿的带领下,从左南门走入了神庙内。

    旗纛庙并无塑像,只有一排神位。而今日在神位之后,又摆放了出征所用的军牙六纛,以待皇帝祭祀。在太常卿一板一眼的指示下,崇祯亦步亦趋的进行着繁琐的祭祀流程。

    完成了祭祀之后,从神庙中走出的崇祯抬头看了一眼东面已经升起的朝阳,便对着身边随行护卫的连善祥说道:“备马,去北郊大校场检阅三军,誓师出征。”

    崇祯的话语让连善祥楞了一下,站在一边的太常卿赶紧说道:“陛下此时应当乘坐大驾卤簿,方合礼制。”

    朱由检却不以为意的说道:“天色已经不早,检阅之后将士们就要立即出发,乘坐车驾岂不是要让将士们在校场上站上半天?朕以为些许小节,不必过于讲究,孙先生以为如何?”

    孙承宗看了看天色,便面色不变的说道:“陛下说的不错,此次出征要力抗强敌,不可慢待军心。让将士在校场枯站久候,不是好事。臣请陛下从权,乘马速行。”

    皇帝亲自祭祀旗纛自然有着大批的官员随行,如果崇祯乘坐车驾,他们到还能慢慢跟上。但是现在崇祯丢下了车驾卤簿,骑马轻身而去,顿时把一顿官员给丢在了身后,只有孙承宗等几位大臣和一队侍卫随行在崇祯的身边,向着北郊大营快速而去。

    出了德胜门之后,崇祯稍稍加快了些马速。此时的天色已经大亮,但是城外大道上却没有多少行人。一直被拘束在皇城内的崇祯坐骑赤风,在这片空旷的大道上倒是跑出了性子。虽然赤风奔跑的速度看起来还不及后世的摩托车快,但马匹奔跑时的上下颠簸,倒是比开摩托车刺激多了。

    这还是崇祯第一次这么放纵赤风奔跑,赤风很是兴奋。而崇祯也很是享受这种奔驰的速度,一种跃跃欲试,对一切都无所畏惧的情绪在他心里慢慢的滋生着。当他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其实一直都有一种焦虑不安的感觉。

    不管是谁,如果知道了17年之后自己就要国破家亡,吊死在一棵老槐树上。都不能够老神在在的玩什么按部就班的改良主义,总是会急切的想要做些什么。

    崇祯这两年来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全这个国家,也是为了保全自己。如果他不是穿越到崇祯身上,以他的个性大约都不会想着要去挽救这个国家的命运,只会为保住自己的小命努力。因为他很有自知之明,拯救这个国家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前世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历史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能够拯救这个衰亡之世,那他前世也就不会是一个普通的项目经理,早就是党国不可或缺的精英了。

    然而时运不济,当他醒来之时,才发觉自己竟然成了崇祯。在这个时代其他人或许还有退路,但是作为大明天子,崇祯却是真正的无路可退。

    既然无路可退,朱由检也只有迎难而上,试图挣扎出一条保全家国的生路来。然而国事刚刚有所起色,黄台吉又绕道破关而入,让他无法继续安坐京城蓄积力量。

    放下一切算计,不再考虑自己和大明将来的命运,下决心同黄台吉决一胜负的朱由检,反而觉得原本背负在身上的那些负担尽去,心情也变得舒畅宁静起来,再无之前那种每日战战兢兢,事事忧虑的束缚之感。

    原本把崇祯紧紧包围在中间的队伍,在赤风跑出了性子,一骑绝尘而去之后,顿时把整个队伍扯的七零八落了。连善祥带着御前侍卫紧紧的跟在了皇帝的身后,把孙承宗等几位大臣丢在了后面。

    这些侍卫策马奔驰带起的尘土,让韩爌等骑术不精的官员纷纷避之不及。咳嗽了好一会才停下的韩爌,忍住不快对着身边的孙承宗说道:“陛下今日是不是过于轻佻了?誓师出征乃是军国大事,还是应当遵照礼仪而行为好,万不可轻慢了军心。余以为,陛下亲征还是再考虑考虑为好。置陛下于险地,不是臣子应该做的啊。”

    孙承宗看了一眼这位老友,略有踌躇的回道:“再看一看,陛下毕竟正值年少,有些青春激扬也不足为奇。

    陛下此行出征其实并无多大危险,蓟州城加上数万新军,不是后金一只偏师可以拿下的。而且只要十天半个月,保定、山东官军抵达京畿后,我就会第一时间赶去蓟州,陛下到时便可以安然返回京城了。

    如果不能把建奴的军队挡在蓟州以东,京畿左近可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用来阻挡建奴军队的有利地点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韩爌还在思考孙承宗的回答时,孙承宗已经轻轻的提了提缰绳,催动马匹加速了。他口中还不忘对韩爌交代道:“前方不远便是大营,我先走一步,不能让陛下和诸军将士久候我等啊。”

    韩爌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抓孙承宗的缰绳,却一把捞了个空,不得不苦笑着继续让自己的马匹小步向前了。

    孙承宗策马加速时,已经距离北郊大营不足一里。4、5分钟之后,他便出现在了大营门外。当他赶到营门时,才发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校阅三军,必然有军鼓演奏乐曲,而军士组成的队列中也会不时的发出噪音来。

    但是现在营内却比往日还安静,只听得风中传来一个人隐约在大吼些什么。孙承宗急忙甩镫下马,把坐骑丢给了看守门户的军士照料,自己就匆匆向着左侧的大校场赶去了,想要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京畿新军就被召集到了大校场内,等候皇帝祭祀完军旗后,授旗出征。京畿都督府名下的新军成员,一是来自于卫所军余,一是来自于皇庄的释放庄客,一部分则是来自于京畿各地的农夫,还有一小半则是京营留用的人员。

    不管是曾经的皇庄庄客还是各地的农夫,在经过了一年到两年时间的脱产训练之后,对于上官命令的遵照实行已经深入到骨子里去了。从寒风刺骨的清晨六点,一直站到了快九点,依然保持着沉默,毫无怨言。

    但是卫所军余和原本京营的留用军士,就有些不耐烦起来了。这些人数辈在军营中讨生活,对军营中的规则和上官的脾气都熟悉的很。虽然同样经过了近两年的整训,但是比起那些庄客、农夫出身的新军将士要圆滑的多。

    今日虽然是个阴天,但是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是日上三竿左右了,见到皇帝依旧还没出现,一些军士们就有些耐不住性子,小声的抱怨了起来。

    “陛下亲祭旗纛,要先往城南再返回北郊,起码也得要正午才到。营将也太不知体恤我等了,这么早就让我等在校场上当木头,生生是要让我等站上一个上午啊。”

    “正午能到就不错了,陛下又不是一个人来回跑,带着仪仗和百官乘坐车驾往返,不要误了中午的饭点就好。”

    “听说今日中午有红烧鲸肉啊,这第一师和第三师的兄弟,可是要错过这顿美食了。检阅过后,他们就要立即开拔了。不过据说这次开拔费和安家费要等到返回时才发放,后勤部的那些官吏不会是想要吞没了我等的卖命钱吧。”

    “他们要是敢这么做?那我等就拒不力战,到时看陛下怎么惩罚他们。”

    “陈大、白脸你们还是少说两句吧,营官刚刚盯了我们这边一眼。要是陛下突然而至,我们这队人可都要受罚了。”

    “受罚就受罚,不就是去挖臭水沟么?总比去同那些女真蛮子拼命好。据说那些蛮子个个膀大腰圆,穿着三重甲还能健步如飞,一个人就能打我们一队人。”

    “胡吹什么牛,刘老爷我才不信那些蛮子有这么牲口,都是那些辽人没用,所以给蛮子脸上贴金。这次出征,刘老爷我必然要砍下一个蛮子的首级,进献给陛…陛下?”

    “什么陛下,你魔障了么?营门前的军乐还没响起来呢。”站在此人身边的同伴一边说着,一边顺着同僚有些发愣的目光望去。

    只见从校场东面,穿着一袭红色袍服的人骑着一匹暗红锦缎似的马匹,直直往军前掠阵而过。很快将士们便认出了,这是穿着武弁服的大明天子。

    崇祯骑着赤风由东到西,在校场上面北而站的三军之前疾驰而过,他一边驾驭着坐骑,一边转头注视着路过的新军队列,目光所到之处,将士无不肃然而立,不敢再发一声。

    待他堪堪跑到了军队的尽头,又猛的一拉缰绳,调转马头跑回了三军前方的正中位置,校场上肃立的数万将士,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下去了。自武宗皇帝之后,大明天子再未以如此英姿,出现在诸军之前。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6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6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6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6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96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通灵猎人最新章节

        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意外卷入了一场本不该发生在生人界的百鬼夜行,却误打误撞激活了体内沉眠已久的冥族之血。是巧合,或是命运的使然?
        一脉相承的八大家族,月下狂啸的传说级武器,美丽动人的事务所老板娘,好吧好吧,不一样的人生,不能反抗,那我就只有默默享受咯!
        读者群:,喜欢的朋友可以加进来一起参与本书情节讨论哟~

  • 盛宠黑客新娘最新章节

        他骄傲,冷静,霸道强悍。
        她不输他骄傲,不输他冷静,却输给了对方的忒不要脸。
        因为误会而相遇,她想过逃离,而死亡威胁却像是悬在头顶的剑。她越是挣扎抗拒,心偏偏越陷越深。
        有点萌的甜宠文=w=欢迎来戳~

  • 帝武至尊最新章节

        十五岁少年走逆天之路,前生为虎,配恶刃百鬼夜行,挂善刀悬壶救世,有红颜相伴,背剑匣此生不渝;有黑塔震世,名曰【浮屠】,定神格以夺天路;有妖兽主宰,王道白家饲其左右,侍奉为主;葬世棺、震世碑、一座空坟布下惊天棋局。流芳百世之后,有人独断万古,他的名字,叫周世凉。

  • 七夜宠婚:神秘老公欺上身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她和神秘男滚了床单,领了结婚证却不知道丈夫高矮美丑。  安

  • Milk & Cookies最新章节

        各位大大,我有一件重大的事要宣布.就是.....
        我可能不会在更新了.....我的小说....
        因为我要考高中了
        所以等我把第十一张贴上来的时候可能是明年夏天了
        先对我这篇不怎麽样而且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的小说作一个交代
        就酱子.......

  • 藏锋最新章节

        太子弑父,天降灾祸饿殍遍野。乞儿命苦,数九寒冬家破人亡。是谁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谁说善恶有报因果轮回?尽是荒唐!弱肉强食,何来道义!物竞天择,何来公平!倒不如杀他个天昏地暗!倒不如杀他个天下太平!【书友群:346162676欢迎大家加入】

  • 暗恋你的那些时光最新章节

        “有人说,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上可奈何;西岛的花就要落了,我想我不会在来这里了。”她静静地站在花前,望着即将凋零的花朵,平静的说道。
        “您真的舍得留她一个人在世上吗?”他站在她的身旁,转过头看了一眼,尊敬的问道。
        “不,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你”。
        她转过头看向他,微微一笑,眼中充满了信任与怜爱。
        他也笑了,那一刻他知道,他多了一份使命;一份只属于他的使命。

  • 重生之华夏食圣最新章节

        华夏最年轻的厨王李宇,意外重生到了一个肉类刚刚解禁的平行世界,  什么?全球的菜谱都断了传承?东方菜系最有名的居然是泡菜?  满汉全席的一百零八道菜,存世的仅有二十余道?  八大菜系十不存一,华夏菜系居然靠着‘拔丝’系列苦苦支撑?  我们的美食呢?我们的......历史呢?!  重新拿起厨刀,李宇要让美食复兴,要让华夏美食,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巅峰!

  • 不落昙花最新章节

        一个人具备某种技能而不能有所成就就心痒难忍,就等同浪费,有些智者说未来每个人都是创作者,文艺和精神生活将成为必须。昙花只在夜晚开放,且在一瞬间就凋落,虽然时光短暂,可是她们在那一瞬间绽放毕生的光华。每个聪明的女子都该如此,做最洁净的自己,同时做完美的自己。不会稍纵即逝,而是永恒的留香

  • 山的那一边最新章节

        年轻的师范大学毕业生李振邦跨出大学校园之后,由于恪守父亲的教育,不敢动用自己身后的人脉资源,孤身一人走进了人才市场。没想到刚踏入社会的他经验不足,刚入社会就被一所乡镇初中的校长章雨霖狠狠地坑了一把,一气之下,他选择了一所处于大山深处的学校作为自己的栖身之所。在那里,他亲眼目睹了大山深处孩子们生活的艰辛,所以立志要将一个又一个孩子送出大山······

  • 甜蜜婚令:溺爱小娇妻最新章节

        他宠她,恨不得把自己最好的一切给她!她说慕司晨,你混蛋,我要离婚!要离婚!要离婚!他把她抵在墙上,亲吻她的红唇,邪魅一笑宝贝儿,军婚不能离!

  • 蠢萌娘子难调教最新章节

        阴阳颠倒,如何逆转阴阳?十八年前儿女灵魂互换,定下婚约;十八年后爆笑相亲,成亲在即,灵魂再次交换,谁嫁谁娶?谁攻谁受?各类人物浮出水面,试探、利用、陷害,谁才是幕后黑手?风波渐起,欢脱智障的日常生活背后又蕴藏着什么阴谋?朝堂争斗?乱世江湖?错综复杂的关系与他们何关?他们能否躲过?麻花花的欢脱小白文风讲阴谋悬疑武侠烧脑故事哈哈哈哈不要急,先甜后虐最后甜回来,一起烧脑吧

  • 随身牧场最新章节

        得到空间后从此享受起悠闲的山村生活。。利用空间对动植物的加成功能、搞了个小牧场,养养鱼、种种菜、当然也少不了养养动物。。。随后重新回归部队,当了飞行员后又是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了。。。。。。

  • 一梦锦绣香最新章节

        含恨重生,穆轻云只想将那些人亲手送上黄泉。然而半途遇见性子怪癖的世子爷。不得已将他摸光看光,却因此被缠上。有了世子爷的参与,复仇从此变得简单起来。前世渣男来袭,世子前面挡。继母下黑手,世子黑吃黑。嫡妹庶姐全出动,世子闲闲拍蚂蚁。……穆轻云:你把她们都解决了,我要干啥?凤萧然:早日报完仇,娘子才能跟我回家生娃。

  • 护短仙尊:娘子我罩你最新章节

        且看萌妻与忠犬,如何上演追妻戏码。“娘子,外面风大,为夫冷。”“娘亲,你压到我的尾巴了。”“盟主,隔壁山头的又来偷摘地里的玉米了。”“……”转遍六道轮回,倾尽岁月只为寻你;执剑踏血而来,屠尽世人只愿你心无忧。我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便是我很爱你。这么巧,我也是。

  • 咸鱼学霸的黑科技帝国最新章节

        “滴,您的超时代黑科技app已上线,随即赠送核反应堆一座,请选择安放地点,1:家里后院,2:工厂仓库。”    妈妈呀,会不会有辐射呀?    好吧,我可是立志于成为像史塔克一样的男人,玩玩科技,泡泡妞,做一个无忧无虑的超级炮王就好了,这种档次的科技太落伍了,我玩的都是黑科技!

  • 非婚彼婚最新章节

        她是,报社普通小杂工陈安过;她是,拥有绝色容颜的天之娇女殷芸瑾;一场意外,两个人互换身份,麻雀变成了凤凰。她欣喜的以为这是幸福的开头,却不料这不过是噩梦的开始。“你从来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对不对?”她压抑着心痛问道。“对。”他答的果断干脆。血染红了她的身体,她慢慢失去知觉。墨忱亦,你欠我的总会要一一还的。

  • 还你一场青春最新章节

        阳光正好,花再纷繁。单萧易剪了头发,换上一席淡墨清雅中国风,踩着一双粗麻布鞋在花簇下观望。想几个人儿,念一段故事,在这样明媚的日子里,试问,还逃得过那抹苍凉否?曾经少年,你们都说过永远的誓言。如今的现实,却让彼此望而怯步,一句身不由己全部丢给生活,到底,生活要为你们背多少的锅,一切挣扎皆由心生,你说你不敢去爱,怕受伤害,不过是你体无完肤之后难以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如果能重来,本就没有重来。如果爱,请深爱。

    本章内容提要:
    ...    正阳门外山川坛左侧,便是祭祀大明军旗的京城旗纛庙。按照礼制,崇祯在前一晚沐浴斋戒后,于清晨前往旗纛庙亲祭旗纛诸神。     作为供奉军伍之神的旗纛庙,在国初时最为重视。洪武三年七月之前有每月朔望日祭祀旗纛之制,后改为每年春秋两次祭祀。永乐时期则每年霜降遣官祭祀,宣宗朝每岁秋八月和岁暮遣官祭祀旗纛,这个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