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罚款的数目么?世伯出250万两白银就是了。”汪春云看着脸色涨的通红的黄万裕,马上又补充道:“这不是世伯一家的的罚款,而是包括了跟着世伯这个总商的盐商们的罚款。”

    黄万裕倒是不着急了,但也还是肉疼的说道:“250万两,也未免太多了些,难道就不能少上一些?那些商人个个都精明的很,那里愿意出这银子。”

    汪春云笑了笑说道:“不愿意出罚款的人,世伯就不必操心了,就让察院去找他们问话吧。

    事到如今,小侄也不妨说句实话。这八大总商今后是不会存在了,现在的八大总商,除了世伯之外,还会保3人下来,剩下的四位总商,和跟着他们的盐商,都将会被赶出两淮盐业。

    今后两淮盐场将按照长芦盐场为例,设立盐业公司。四位总商及附属盐商占公司四分之一的股份,朝廷占四分之一的股份,内府、四海商行和我们三家银行占四分之一的股份,另外四分之一股份则对外发行。

    世伯你缴纳的罚款,实际上就是将要组建的盐业公司股份的认购资格。剩下的三家总商名额,除了林世叔有一个之外,还有两个名额并没有定下来。

    世伯你要缴纳250万两,林世叔那里却要缴纳300万两。而剩下的两个名额,每一个价值500万两。那六位总商,谁先开出这个价格,谁就算上了岸。

    剩下的4位,就算他们终于幡然醒悟,想要缴纳罚款,也没有这个机会了。世伯现在还觉得,这个罚款很高么?”

    黄万裕顿时沉默了下去,250万两白银的罚款,如果让他一个人出,就算是倾家荡产也是拿不出来的。但是如果分摊到,他这个“盐策祭酒”名下该管的盐商身上,不过是一笔额外的负担罢了。

    只要把今年原本要支付给盐运司上下官吏的贿赂拿出来,然后再额外付出一些,就算是把这个账目给抹平了。

    八位“盐策祭酒”名下该管的盐商,少的4、50人,多的6、70人,即便是按500万两的罚款计算,也不过最多是每人10万两的支出。

    能够被“盐策祭酒”该管的盐商,资本少说也要20万两以上。那些几万两的小商人,甚至都没有资格被叫做盐商。

    当然一下子拿出10万两的罚款,对于中、小盐商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负担。但是如果这能够保住他们行销食盐的权力,就算他们再不情愿,最终还是会捏着鼻子忍受下来的。

    比如这位黄万裕,虽然表面上还是肉疼不已,但是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分配这份罚款的份额了。

    汪春云轻轻的抿着茶水,等待着这位世伯的盘算。四名总商缴纳出的1550万两的罚款,其中750万两罚款将会成为朝廷入股盐业公司的股份。

    剩下的800万两,一半交给户部用于补充粮食局的收购资金。剩下的一半,200万两将会用于设立扬州义仓、学校、道路和水利设施的修建,另外200万两则用于今年朝廷的救灾专项资金。

    这些罚款的去处都同内府无关,就算是民间舆论也不会过多批评。不过对于三家银行来说,这些银两最终都将会成为银行发行纸币的存款保证金,也是目前击垮黄金市场上,支撑黄金价格的最后一根稻草。

    看起来内府没有得到明显的好处,但是在银行和四海贸易公司内都有股份的内府,却是事实上最大的得利着。更不必提,那些被抄家流放的盐商,他们被没收的家产是不会被公布出来的。

    汪春云同黄万裕在察院内喝茶谈心的时候,外面的盐商们在经过了初期的混乱之后,终于开始有了一些组织。

    一些商人终于想起来,盐运司的官吏还有一位尚没有被察院拿了去,便是盐运使大人。他们急忙赶到了盐运司,想要求见门陈新,希望这位盐运使大人能够给个主意。

    不过门陈新显然早有预备,从运司衙门上下官吏被带走之后,他便下令关闭了运司衙门的门户,然后让衙门里尚未被带走的几个小吏,把衙门内储藏的各式账簿,拿出来进行了全面的检查。

    几位盐商自然是吃了一个闭门羹,带头的吴、汪两位盐商心急如焚,干脆带着越来越多的同行去了扬州府衙,想要扬州知府出面,探探察院究竟想要干什么?

    扬州知府刘维鼎虽然不愿意踏这趟浑水,但是聚集在府衙的盐商越来越多,使得他不得不勉为其难的跑了一堂察院。

    当他抵达察院门口时,才发觉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察院门口,今日倒是人山人海的。那些被抓捕的运司官吏家属,在得到消息之后,便跑到了察院门口来哭闹,非要见见被抓的家人不可。

    但是往日门前只有几个有气无力军士站岗的察院,今日却站着一排气势汹汹的官兵。刘维鼎稍稍驻足听了听官兵们说话的语气,便听出了这些官兵大约来自于京畿一带。

    这个发现顿时让他心里感到大悔,他感觉自己这趟察院,真的不应该来。有了这个觉悟之后,刘维鼎见到韩一良时,只是稍稍表现出了一个地方官员对于治下百姓的关心,而绝没有对察院办案有什么想法。

    看到刘维鼎如此本分,韩一良也就不为己甚了。巡盐御史虽然专管盐政事务,但是对于地方不法之事同样有纠举之权,更别提他现在的本职是廉政公署总长,而巡盐是兼任。

    扬州知府在韩一良面前,同样要行下官之礼。当然如果是一个莽撞之辈担任扬州知府,拿着地方上的治权同巡盐察院相顶撞,那也是一件比较难看的事情。

    巡盐御史毕竟不是巡按御史,对于地方事务并没有直接的管辖权力。不过对于今天这件案子,韩一良却完全胸有成竹,因为伪造盐引,正是他的管辖权力之内。

    刘维鼎只是稍稍听韩一良透了些风声,就不敢再询问下去了。把整个运司衙门和八大总商都牵连进入的伪造盐引案,不问可知必然是开国以来未曾有过的大案。

    他上任扬州知府不过一年零4个月,实在是没必要同这些盐商和运司官吏绑在一起受死。地方府、县两级甚至是应天巡抚府衙,大约都同这桩盐引案有关联。

    刘维鼎觉得自己要是沾了这个案子的边,日后可真就说不清楚了。因此他明白了这件案子的严重性之后,便干脆利落的向韩一良告辞离去了。

    回到府衙的刘维鼎,叫过了盐商中的几位主脑人物,转告了他从察院听来的消息之后,便把一干盐商请离了自己的府衙,完全是一副不愿理会这件案子的态度。

    被硬生生从府衙赶出来的盐商们,顿时陷入了茫然和畏惧。在扬州城内,盐商们以往呼风唤雨,似乎感觉自己好像无所不能一般。

    毕竟朝廷需要两淮盐税填补空缺,而运司官员和地方官员需要盐商们的三节四贡,而湘鄂赣皖四地百姓的食盐更是完全仰赖于两淮。

    两淮盐商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便是牵涉到了四地百姓上千万人口的食盐匮乏问题。正因为两淮盐业如此重要,因此这些盐商们已经习惯了,那些巡盐官员在盐务上向他们妥协的例子。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一个人,敢冒着朝廷盐税的亏空,同僚的愤怒,直接和他们翻桌子的。

    特别是这位巡盐御史完全不讲道理的,把盐运司上下官吏和八总商都关了起来,使得他们完全不知道应当怎么应对这个局面。

    但凡巡盐御史想要整顿两淮盐政,也没有来个一网打尽的,总是要留下些人来做事的。

    而能调任两淮盐运司的官员,身后总不会是一片空白。一旦巡盐御史想要对付他们中的一个,必然会遭到一群人的攻击,而势单力薄的巡盐御史,在朝中未必能抵挡得住这么多官员的反击。

    至于下面的盐商,在八总商的组织下,或是拖延盐税的交付,或是干脆停市,让湘鄂赣皖等地盐价暴涨,百姓怨声四起,这巡盐御史的案子还如何能够查下去。

    更何况,巡盐御史的权力虽然极大,但是巡盐察院的人手却是不多,且都是扬州本地的差役。光凭巡盐御史赴任时带来的几个亲信,怎么可能对付得了,扬州盐商从察院小吏到应天巡抚衙门建立起来的关系网。

    但是现在这位巡盐御史查案根本不动用本地的差役,而运司上下官吏更是直接被带出了扬州城,据说关押在北门外半日路程的一座军营之中。使得失去了总商带领的盐商们,都无法找到这些官吏通个气。

    更让这些盐商们为难的是,事情发生之后,他们才发觉,两淮盐运使、扬州知府、应天巡抚居然在去年统统换人了。他们同新上任的这些官员尚没有建立起一种亲密的关系,自然也不能指望这些官员为他们火中取栗。

    到了这个时候,盐商们发觉,他们似乎只能找哪位巡盐御史求情,要么就不管不顾的闹将起来,停下两淮盐业的行销系统,让两淮行盐区的地方官员和百姓们,给这位御史施加压力。

    在扬州府衙门外站了半天,这些盐商们也没有讨论出一个可行的主意出来,他们又不甘心就此散去。正在僵持之间,突然一名盐商说道:“不如去郑家看看,郑总商虽然被关在了察院内,但是大公子郑元勋可是一个有主意的,他又同士林交好,说不定能够向那位御史讨个情面。”

    人群中安静了片刻,便有人回应道:“不错,去郑家。”“向郑公子讨个主意…”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9章 扬州风云五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9章 扬州风云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9章 扬州风云五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9章 扬州风云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49章 扬州风云五】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捉鬼的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可以想象当一个人看见了鬼魂时的恐惧,……,但是你绝对不会体会到一个从儿时就能看见那些鬼异恐怖景象的感受。我就是那个不幸的阴阳媒介,一个拥有阴阳眼的人,那种痛苦和恐惧让我几乎无法承受。于是我决定剜瞎我那只给我造成困惑的左眼,可是……。

  • 名门教授抱紧我最新章节

        豪华的大房间,一张双人床,雪白的床单,殷红的血迹,这是什么情况?她揉着酸软无力的腰肢站起来,发现床头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两张大红的结婚证。一夜醉酒而已,难道就这么从少女变成少妇?是谁经手的?当外表倜傥儒雅的男人推门进来,一步步靠近她,她惊慌失措:“我们什么关系?你想做什么?“”我们是夫妻,当然是找你履行夫妻义务。“男人笑起来很好看,眼眸中却透射出难以捉摸的邪魅……”不准过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昨天晚上你不是也很享受吗?“男人步步逼近,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天哪,谁可以帮帮她?

  • 武逆苍澜最新章节

        苍澜大陆,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拥有武力就是主宰。天外之魔纵横大路,人类进入生死存亡时代。铁君义,与天斗,不认命,从一个弱小家走向巅峰,看他如何傲笑风云,颠覆乾坤,逆转苍澜。
        修炼等级:战者、战士、战将、战王、战魂、战宗、战皇、战尊、战帝、战圣、战神
        交流群:

  • 萌妃请入瓮最新章节

        “清欢,执子之手~”“将子拖走?”“子若不走?”“关门放狗!”女侠,你文采风流的好吓人哦!“清欢,本王……好喜欢你~”“兄长说,凡是说喜欢我的男人都是不怀好意的坏人,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剜其舌目,废其手足,碎其筋骨,断其命根,瘫痪其身,行拂乱其所想……”女侠,你哥是不是恋妹?月下眠好不容易求来一只侠士,竟然是个女的!性别与他不一致便算了,竟然还是块木头!安亲王殿下此生唯一的目标,即是将这块木头种进自家的后院!

  • 逆天战界最新章节

        逆了这“天··”我就是“天··”身具“逆天体,传承逆乱八式,生在禁忌家族,天地之心在我眼中只是拿来救那冰棺中的女子的,”世纪破灭之战序幕慢慢开启······rn

  • 洪荒之魔临万古最新章节

        于平凡中崛起,苦修一世,大道难成!纪元之末,天地轮回,万物归墟!一切种种,皆从头再来,因为一座神秘的古棺,在新的纪元再获新生!苍茫混沌,寂寞空渺!我为魔神,纵横无敌!开天劫中,搏杀盘古!洪荒天地,魔临万古!三世之修,吾势成大道!无量劫时,破灭诸天,吾当魔临大道之巅!js330

  • 菲美人最新章节

        唐菲穿越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大云王朝,成为一个并不受宠的侯府千金。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现代女孩,唐菲对古代的生活同样充满了希望和激情。    只是,为什么一切和她在电视上或者小说上看到的都不一样呢?    不小白    作者不弱智,绝不断更js330

  • 天才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

        会点小武功,懂点小医术,有点不要脸,少年秋羽来到大都市充当校花保镖,当寂寞的世界出现清纯小萝莉,娇蛮警花,白领丽人,妩媚大明星等诸多美女,不断的擦出火花,暧昧丛生,他能否守身如玉,继续纯洁……js330

  • 浮醉三生最新章节

        幼年离丧,身世浮沉,她以亡国公主之名抛却前尘,无怨无恨,笑面新生。
        红妆驭马,素手持枪,她以一届臣女之身纵横疆场,心怀天下,傲视群雄。
        原以为与他并肩而立,从此江山如画、盛世繁华。可一朝风云惊变,地狱天堂也不过咫尺之遥。
        陈年的血痂被揭开,新鲜的伤口又淋漓,再难不恨,再难不悔,再难不怨。
        “无论何时,你还有我。”男子温柔低语,默然守护,依稀旧时模样。
        然而受尽磨难、遍体鳞伤,她是否还能一如当年、不改初心?

  • 无限之进化系统最新章节

        身负血仇青年遭系统认主,掌握三大功能,穿梭时空:穿梭电影世界,掠夺一切,主宰异世!吞噬:吞噬宝物,融宝物特质于自身。复制:复制他人异能奇宝,万种异能尽聚其身。(永无止境、超能失控、生化危机、X战警第一战、超人高校、鬼马飞人、异能、美国队长、钢铁侠、复仇者联盟、百变星君、古墓丽影、奇异博士、木乃伊…………)

  • 直男掰弯指南最新章节

        喂,小鬼你成年了吗?
        我说你别别别这么主动啊,脱什么衣服,赶紧给我穿起来!
        喂,你能不能别叫我大叔?我才26好吗?
        小屁孩你别跟过来啦!我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叫我不跟你上床你就不去上课?
        祖宗诶,我求你了!起来,快从我床上麻利地爬起来去上学好吗?
        这是一个宠妻狂魔桃花男和一个小10岁的正太故事。
        【剧情很甜,请带上安全帽,被糖砸死了,喵酱不负责哦,喜欢本文的话求收藏唔喵~每天早上六点钟固定一章。】

  • 全能百科全书最新章节

        大学生林浩获得一本能回答任何问题的百科全书,各种麻烦问题也纷纷而至。考试怎么才能不挂科如何俘获美女校花的芳心?某某女星的三围?这一切的答案,尽在百科全书之中。

  • 极道妖怪少女最新章节

        山腰处遍布着成片成片的楼阁,这些木质建筑物的屋顶上都覆盖着厚实的白雪,檐下悬挂着晶莹的冰锥,看着,就很诗情画意。没错!这!就是许多南方人穷极一生都难以看到的雪景。

  • 重生之盛宠夫人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誉满藜国的才女,亦是声名狼藉的妻子,世人白眼,夫君鄙夷。终孤死在栗山的青芜庵里。重生而来,她并无怨恨,也无从原谅,任凭张士钊死缠烂打,以命相与,苏清蕙心间不曾有半分涟漪!真要孤独终老?咦,那个八品小将好生眼熟!小将,小将,不要光顾着偷看,快快下手啦!简言之,尚书夫人重生,呼啦啦地变为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亲王妃!rn

  • 至尊兵王最新章节

        李浮沉,前“诸神”部队大队长,在“白夜”行动结束后,退伍,回到江南,但诸事却远远没有结束,夹杂在平凡与战斗之间的他,用自己的传奇继续书写着自己的故事。

  • 渔村小农民最新章节

        一年前家乡小村出现海啸,村里大部分男人都死光了,大哥成了植物人,父母因此生病,再加上妹妹考上高中,在城市中打工的楚天被迫回到乡村……

  • 将军的种田攻略最新章节

        论大将军如何种田?答:跟着娘子把活干,跟着娘子把钱赚,跟着娘子把娃带

  • 婚色缠绵:总裁的小新娘最新章节

        她,出身单亲家庭,妈妈是一个夜总会里的女人,没人知道她爸是谁。从最开始的相依为命,到后来的时刻被虐打,她意识不到妈妈的转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却只记得自己活在怎样的黑暗中成长。身上狼籍的伤痕磨不灭所有被虐打的阴影,恶梦的时常纠缠让她只能无意识的拼命让自己活得更好。然而,还没有来得及活好,就被妈妈卖给一个下肢瘫痪且没有性能力的男人,最卑微的婚姻地位,只是另一个悲剧人生的开始。为了生意,无能丈夫将她脱光推到一个业界狠厉的男人房间中,当合作失败,她却只能招来一顿毒打。无助的伤害,绝望的侮辱,让她再一次明白到,只有自己更强,才能让自己真正的活着。而为了活着,她必需比任何人更加拼

    本章内容提要:
    ...    “这罚款的数目么?世伯出250万两白银就是了。”汪春云看着脸色涨的通红的黄万裕,马上又补充道:“这不是世伯一家的的罚款,而是包括了跟着世伯这个总商的盐商们的罚款。”     黄万裕倒是不着急了,但也还是肉疼的说道:“250万两,也未免太多了些,难道就不能少上一些?那些商人个个都精明的很,那里愿意出这银子。”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