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百姓正关注于黄金价格的高低时,中央银行、山西银行、交通银行三家银行各自派出了代表和张国纪一起抵达了扬州。

    这些代表显然不是来欣赏扬州风月和扬州瘦马的,8月30日他们乘坐的船只抵达了位于扬州天宁寺下的码头。这座码头是扬州城外东南最大的民用码头,从东北面高邮湖引出的水道往南同大运河相连,在扬州这里向东拐了一圈才进入运河,也因此造就了此处码头。

    虽说扬州城还不算真正的江南地区,但是此地河流湖泊密布,却已经同江南风景相差无几了。张国纪等人上了码头之后,便有一群人迎了上来。

    张近泉和王显文、王显声兄弟,还有本地银行分行的管事,早在几日前便得到了消息,一早就在码头等候了。

    在内府的支持下,这一年来在盐业中大展拳脚,在扬州盐商中声望仅次于八大总商的张近泉,在这一行人的面前却乖巧的像个学童。中央银行此行的代表是汪逢元的长子汪春元,他这一年来因为内府的请求,数次向张近泉放贷,因此同张近泉颇为熟悉。

    虽然他不知道张近泉有社会调查所的身份,但是他却知道张近泉是自己人,也是此行配合他们的本地盐商代表。两人微微寒暄了一阵,就招呼了一行人坐上了张近泉准备的数顶凉轿,向着天宁寺西面的张府别院而去了。

    三家银行虽然各自派出了代表,但是汪春云却是此次的主事者。一直在父亲手下做事的汪春云,并不是第一次出来单独主事了。不过和过去自家的那点生意相比,这次他出行的任务可是决定着大多数扬州盐商的生死,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让他显得格外的精神亢奋。

    抵达张氏别院之后,汪春云匆匆洗漱了一次,便让下人把各家银行的代表及其他相关人员找了过来。

    在别院的一处花厅内,不待主人开口,汪春云便把不相干的人员打发了出去,他这种喧宾夺主的气势,却并没有引起张近泉的任何反应。

    汪春云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七、八人后,便随意的抱拳行礼后说道:“客套话我也不说了,大家都应当知道咱们来扬州是为了做什么。现在就让近泉兄说说,现在扬州盐商是个什么态度,八大总商又是个什么说法。”

    看着汪春云对自己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后,坐在众人之末的张近泉赶紧起身说道:“自从得到了京中的通知后,我和两位王家兄弟便四处奔走,同八大总商和住在扬州的各家中小盐商都有所接触。

    刚开始,在黄总商的说合下,各家盐商都答应会考虑纸币代银进行买卖食盐的事务,不过江都郑家跳出来诋毁说,纸币同宝钞一样不过是一张纸,要是今后朝廷滥发纸币,他们这些盐商岂不是要血本无归,因此许多盐商又反口不认帐了。

    现在八大总商只有3人愿意支持我等的主张,其他五人皆持反对意见,两淮盐业贸易以纸币代银一事,恐怕难以成功。”

    汪春云脸色平静的问道:“这江都郑家是什么来历?是不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操纵他们?”

    张近泉马上回道:“江都郑家现在的家主郑子彦就是八总商之一,他有四个儿子,长子郑元勋一向同士人交好,今年4、5月间张溥、张采两人在吴江郭巷尹山召开大会组建复社,据说郑家从中出力不少。

    这复社以承继东林之志自居,参与大会的士人多为江、浙、皖地区的名彦,据说会议后期到场的人数几乎达到了700人。朝廷对于东林党早有定论,这些文人结社宣称要承继东林之志,这不是明摆着要同朝廷作对么。

    以某看来,这郑家煽动盐商反对纸币代银之议,未必不是同这些文人无关。”

    听到张溥、张采和数名江浙地区有名的文人之后,汪春云马上制止了张近泉说道:“我等此来,只办盐商之事,这文人结社一事同我等此行无关,你就不要节外生枝了。既然如此,你且安排一下,从明日开始我们分头去拜见各位总商,3日后召集各家盐商商议纸币通行盐务之事。各位可还有什么补充么?”

    其他两家银行的代表对于汪春云的说法也无什么异议,交通银行的代表还附和的说道:“汪公子说的极是,我们还是尽快把应该办理的事情办理下去,免得郑家交好的那些文人出声质疑,到时候不仅场面上不好看,也恐多生事端。”

    随后的几日中,汪春云等人便马不停蹄的走访了八大盐总商。盐总商又名盐策祭酒,乃是盐商推举出来同官府打交道的盐商首领,同时也是朝廷管理盐商的一个渠道。

    想要担任盐策祭酒,一是要同官府关系密切;二则是要有雄厚的财力。因为两淮盐税,并不是向单个盐商收取的,而是通过八大盐总商收取的。两淮盐业一年上缴太仓60万两白银,分摊到这八位总商身上,就是一人近8万两。

    而这还不包括,向管理盐政的两淮盐运司、两淮盐运御史和管理盐场的盐课司官员,进行行贿的钱。因此在两淮,八大盐总商才是控制着两淮盐业的主人。没有他们的支持,盐业就不可能有任何变革。

    虽说两淮盐业就在南直隶地面上,而管理盐政的两个主要机构又都在扬州,但是本地出名的盐商却不多。连八大盐总商的职务,也是以外地盐商担任的居多。自近代以来,八大盐总商徽州人总是能占据一半位置。

    中央银行和交通银行的股东都以徽州人居多,原本应当同这些徽州盐商有些共同语言。但是这些银行的股东多以典当业起家,属于徽商中的后起之秀。而那样徽州盐商却大多已经在扬州经营了两、三代人,属于发财较早的徽商富豪。

    中央银行和交通银行的徽州股东还没有丧失创业的奋斗精神,还想着进一步扩大银行的规模,建立一个遍及大明的银行网络。而这些徽州盐商却已经没有了创业时的冒险精神,他们只想着能够安全的把产业交给后人,做着维持现状的美梦。

    由于两淮盐业的发展,扬州盐商豪奢**生活的名声也传入了大明寻常百姓的耳中。而明代发达的文化产业,以扬州盐商作为反面人物的故事比比皆是。在这些文人的笔下,扬州盐商的形象就是贪财好利的奸商。

    汪春云以前对这些故事是不大相信的,毕竟他也是一个徽州商人,他认为这不过是一些落魄文人嫉妒徽州商人经商的手段。不过在拜访了八大总商和在扬州较有名望的徽州盐商之后,他终于认识到,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

    这些徽州盐商不仅坏还很愚蠢,他以一个徽州同乡后辈的名义去上门拜访,结果这些盐商们却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只愿意向中央银行存入几百两银子,来拒绝对食盐贸易中纸币代银一事的支持。

    众人返回张氏别院之后,都对这次南下的任务表现的有些担忧了起来。不过汪春云倒是神色如常,同众人交谈了几句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此后几日,汪春云等人倒是没有再出门拜访,但是扬州城内却掀起了一场大风暴。河南民乱事件定案之前,廉政公署总长韩一良,以巡盐御史的名义被委派到了扬州,对两淮盐运司衙门进行例行巡查。

    二年五月,在河南弄的天怒人怨的许显纯等锦衣卫,带着4千余被河南士绅恨之入骨的陕西新军,调去了凤阳皇陵防汛。八月初,这只部队又被调往上海编为上海警备第二师。不过在8月25日,许显纯等人就停留在仪真县不动了。

    而巧合的是,原本从京营淘汰下来,编制为上海警备第一师的军队,从海上离开天津之后,并没有直接前往上海。而是从连云港上岸,一路慢悠悠向南方行军,此时刚好停留在高邮附近。

    两只军队一南一北,刚好把扬州圈在当中。对于许显纯带着一支军队驻扎在距离南京不远的仪真县,首先感到诡异的便是南京的操江御史,操江御史管理长江防御,手下虽然有3万名额的军队,但不过是一些只能吓唬普通百姓的乌合之众。

    这只军队对付下长江上的匪盗大约还有些作用,但是遇到私盐贩子就要落荒而逃了。而许显纯带来的这只陕西新军,不仅仅以陕西边军中的老军为主力,还在河南真正见过了血。不要说操江御史手下,分散在长江各口岸的三万乌合之众。便是把南京城那十万京军拉出来,也未必是这几千陕西新军的对手。

    对于许显纯的诡异停留,现任的操江御史一边派人前去质问,一边则迅速向了南京兵部做了报告。许显纯对于操江御史的回复是,这些陕西人不适应江南的气候,不少人得了疾病,因此军队在此稍作休整。

    而南京兵部对于操江御史的答复也很诡异,让这位操江御史守好江防即可,不要关心长江北岸的事务。

    就在许显纯同操江御史往来回复之际,在扬州城内悠闲了两个多月的韩一良,突然下令拘捕了两淮盐运司的一位副使,这让一干盐运司的官吏大感震惊,纷纷求见新任盐运使门陈新,想要知道巡盐御史抓捕这位副使的理由。

    上任以来,一直不务正业的门陈新好生劝慰了,这些运同、运副、运判、提举等盐运司的官员,让他们先回去等候消息。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45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45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45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45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545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丑妃乱君心最新章节

        她又黑又胖又丑又笨,还力大如牛又怎样?先设定一个小目标:把七皇子,休了!

  • 乡村种田高手最新章节

        毕业回乡创业,偶得灵泉,种草药,建生态农场,带领村民一起致富,成为前所未有的乡村种田高手。无数美女想追求他!无数权贵想招揽他!无数商家想结交他……纷纷向着村子涌入,终成就他的乡村神话!

  • 最强狂少最新章节

        嚣张不是错,狂妄不是罪,我本最强,何须在意……校花,名模,御姐,我既喜欢,取来便是……

  • 女相·苏离传最新章节

        传言,影墨尘生得惊才绝艳,是北辕不可多得的男神,然而,只有苏离知道,传言不可信,因为她认识的影墨尘,霸道无赖。就好比,明明识破她的女儿身,却偏不点破,还夜夜缠绵,翌日朝堂相见,又一本正经的唤她为:“苏大人!”天下四分,新帝登基,一道圣旨,医术盛行。  影墨尘,为医者之首,被誉为“医圣”,效忠先帝。  苏离,自小女扮男装为大理寺卿,效忠新帝。  先皇之臣,新帝心腹,两者相撞,必然天雷地火。  所以外界传言他们不合,实际上——  绵绵细雨,比如,他喜欢她在他身下的样子,他说,他想要个女儿,要长得像苏离!

  • 一窝狐狸精最新章节

        简介:人常说:动物有兽性,勿近!那麽你们人类所谓的人性又是怎样?带著对人类生活的美好希冀,妈妈、姐姐、我和小妹由狐狸幻变成人,居住在人类居住的地方,体味著人情冷暖┅┅
        如果您喜欢华丽的辞藻,那麽一定会失望;如果您期望沸腾的热血,那麽还是会失望。我所希望能带给您的,只是如夏日傍晚淡淡拂过脸庞的一缕微风,只要能让为日复一日琐事烦恼困惑的你感到一点点缓解一点点清新,我就心满意足了。

  • 少年帝国最新章节

        如把整个中国古代史比作一个人的一生的话,我认为可以这样类比:夏商西周是幼年时代、春秋战国是童年时代、秦汉三国是少年时代、两晋南北朝隋唐是青年时代、宋元是中年时代、明清是老年时代……继写完中年帝国的宋史《从陈桥到崖山》之后,我这本书想写的是帝国的少年时代……正如梁启先生在《少年中国说》中所写的那样,“少年”的中华帝国在历史舞台上,将少年那朝气蓬勃、欣欣向上的风貌展现的淋漓尽致。此书取名《少年帝国》js330

  • 重生之二次元抽奖系统最新章节

        被害穿越异界本以为可以凭借实力装逼,可惜革命尚未成功人就先死了,结果重生又获得系统!“哈?二次元道路随便抽随便换?只要积分够!诶呦还可以进入动漫副本?这么刺激!?”入学院如过家家,精灵森林随便闯抓个魔龙还得给它找媳妇?真是厉害了我的哥!外域入侵轻松虐!哈,异世界看我来霍霍你!

  • boss有疾,娇妻来伺候最新章节

        意外迫使他们在一起,他禁锢她,折磨她,却发现渐渐爱上了她,占有欲不允许她跟别的男人好。她是受害者,却不得不继续被他压迫。老婆,情敌,弟弟,情人,联和起来搞他,看他如何个个击破。

  • 混元道纪最新章节

        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道德经第十四·道纪章》我自道纪走来,见证历史的纪元。洪荒在我眼中见证,神话在我身边发生。描述一篇不一样的洪荒神话。js330

  • 女神的布衣兵王最新章节

        名震世界的兵王回归都市,做起了美女董事长的助理兼司机。又因为各种原因,融入进了一个个美女圈,成为所有男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做做护花使者,捞点零花钱,帮美女们解决点麻烦。唐逍遥说:“我是女神的男闺蜜,你们别打我女神的注意,不然老子抽你们。”    布衣行天下,威名震八方。    少风QQ+微信:25189307。js330

  • 第十一只白鸽最新章节

        人死后都会来到地狱,经过奈何桥的时候,天空盘旋着一只白鸽,那既是死亡,又是重生的象征。一天,36岁的警察林兰带着13岁的女儿玲玲回老家参加丧事,在侦破了一宗诡异的案件后,返回的途中意外遭到车祸,母女不幸双亡。来到地狱之后,奈何桥上的白鸽只看了她们一样,就挥动着翅膀鸣叫着朝她们飞来……

  • 都市神级兵王最新章节

        神级兵王回归都市,肩负神秘任务的同时还不忘到处拈花惹草,和美女总裁花前月下,跟警界一枝花打情骂俏,还不时调戏下邻家大姐姐小妹妹啥的。在花花世界之中,走上了另外一条跟雇佣兵团不一样的酷爽巅峰之路。

  • 王牌校草独家爱最新章节

        逃婚救个奇怪老头,谢礼竟是一个王牌校草外加一个小宝宝?好吧,她是淑女,她忍了!可是,这校草也太得寸进尺了!夺她初吻,还让她负责?阻她追男神,还说她笨蛋?更过分的是,竟在全校广播,让她回家喂奶!?感觉她好欺负是不是……走,外面单挑,胜者为王,败者?撞墙!

  • 冷情总裁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男主腹黑毒舌,女主傲慢无礼,两人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呢?新一代的傲慢与偏见,强势来袭。

  • 霸爱总裁的神秘娇妻最新章节

        他是津城名流权贵,却下身瘫痪。
        她是被人推出来嫁给他的替代品,传言他性情不定,易怒,然而她见到的男人,却如芝兰玉树般温润儒雅。
        她回国只为报仇,却意外和他结合在一起,以治好他双腿为交换,只为让他作为她强有力的后盾,帮她演一场戏。
        然而一不小心,双方都失了心,一场以利益作为交换的婚姻,渐渐脱离轨道。

  • 重生之都市狂尊最新章节

        一代妖尊重生都市,望着眼前一个又一个恨他,更想要踩死的他的人,牧少君嘴角微微扬起,笑道:“想我死的人很多,你们算老几?”

  • 盛宠隐婚妻:爹地,妈咪又怀了最新章节

        小三、婚变、阴谋、屈辱,她被渣夫联合算计,驱逐出门,最狼狈时,重新遇上他。曾经,他是温文如玉的世家少爷,现在,他是残酷无情、手握重权的辛总。她却秒变弃妇,还带着拖油瓶,于他连提鞋都不配。辛景夜步步设陷阱,逼她入局,白天忙公事,晚上忙宠她。“盛若桐,我从不做亏本生意,你顺走我的种,我顺走你的心。”盛若桐,“……”

  • 九转龙帝最新章节

        这个故事是续写人的另外人格之力,打开多重人格,进行多重修炼,以凡人为基,战八荒,斗虚空,与上古神、魔、妖激战苍穹。

    本章内容提要:
    ...    京城百姓正关注于黄金价格的高低时,中央银行、山西银行、交通银行三家银行各自派出了代表和张国纪一起抵达了扬州。     这些代表显然不是来欣赏扬州风月和扬州瘦马的,8月30日他们乘坐的船只抵达了位于扬州天宁寺下的码头。这座码头是扬州城外东南最大的民用码头,从东北面高邮湖引出的水道往南同大运河相连,在扬州这里......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