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安德烈坐的驿站马车刚刚出了京城,就意外的被一辆停在官道中间的马车拦了下来。心中有事的安德烈不由把头伸出了车窗,用生硬的中文对着前方的车夫问道:“前面的马车出了什么事?他们是不是需要帮助?”

    坐在他身边的李伯安表情却有些古怪的拉住了他说道:“安德烈先生不必如此,我们稍稍等待一下,也许就知道分晓了。”

    安德烈转回了头略为诧异的看了同伴一眼,便安静的坐了回来。他知道在这个国家,他还有许多事情并不了解。面对这种情况,他还是接受同伴的劝告为好。

    果然不过一会,前方马车上的马车夫便走了过来,敲了敲车厢的门,恭敬的请求两人去前方马车上坐一坐,他的主人想要同两位谈谈。

    李伯安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安德烈自然跟着这位同伴前往了前面的马车。安德烈上了马车之后,便发觉外表看起来朴素的马车,内部不仅宽敞,还装饰的非常华丽。除了座位上柔软的锦缎垫子之外,车厢内还有一个小小的可以折叠的桌子,桌子打开之后便是一个小型酒柜。显然这是一部让人可以舒适的长途旅行的马车。

    他稍稍打量了下车厢内的布置后,便向着邀请自己过来谈话的主人看去。在京城待了快3个月的安德烈立刻便发觉了,也许这位穿着华丽的年轻男子是一位有钱人,但绝不会是一位贵族。

    而马车中就坐主人的自我介绍,也证实了他的猜测,“…如此冒昧的邀请安德烈先生在这里见面,实在是在下的失礼,不过考虑到安德烈先生归心似箭,余也就当做顺便为先生送行了…”

    这位年轻男子自我介绍叫做苏越,是四海贸易公司一位董事的侄子。四海贸易公司这个名字,在京城可谓是家喻户晓,就连安德烈这样的外来者,也常常前往四海贸易公司名下的超市购物过。

    比起京城其他商铺逼仄的空间,昏暗的光线,和品种单一的商品,名为超市的新型商场不仅提供了大量可供挑选对比的商品,其宽阔的场地和充足供暖,成了没什么娱乐的普通市民在冬日里集中取暖和闲聊的公共场所。

    据说在皇帝的命令之下,某些商场在停业之后还保持着一些区域内的供暖,以提供给无家可归的乞丐,或是窘迫到没有取暖费用的贫寒家庭用以度过这个冬天。因此四海贸易公司在京城之内的名声,一向很好。

    当然对于安德烈这样的外国人来说,是不太会在意四海贸易公司的好名声的。他所在意的是,这间贸易公司有皇帝陛下的股份,而这间贸易公司的资本据说已经超过了700万元。

    因此这样一间公司的董事,必然是在大明皇帝面前说得上话的人,而这位自称某位公司董事亲属的年轻人拦住自己,显然不是想要认识他这么简单。

    同荷兰东印度公司不同,此时的英国东印度公司虽然号称是一个公司,但实质上并不算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公司组织。

    因为按照英国东印度公司制度的规定,合伙人投资的资本是以一次航行作为对象的,每次航行归去之后便将利润和本金分给投资人,然后下次航行时再继续认购股份。

    由于采取了这种组织形式,因此英国东印度公司此时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贸易发展计划,只是一群追逐利润的商人和新贵族的松散联合体。而这样的贸易方式,也决定了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海外扩展的速度,远远不及集中了大量资本的荷兰东印度公司。

    而即便是现在在东南亚势力发展最为迅速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一年前在这个国家的京城也是默默无闻,就算是少数知道一些海外事务的人员,也常常把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混为一谈,更别提他们这些本来就没有什么名气的英国人和丹麦人了。

    同英国东印度公司不同,四海贸易公司则是一间真正的贸易公司,不仅有董事会,公司行政管理层,还有固定的资本和产业。光是四海贸易公司去年在证券交易报上颁发的年报,已经表明这家公司的资产已经超过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数倍了。

    因此安德烈并不会错误的认为,这样一间公司的董事亲属会主动想要认识自己,显然对方是有所图谋的。

    他绞尽脑汁的回忆着,关于自己脑子里那点可怜的四海贸易公司的资料,想要推敲出一位董事派出自己的侄子拦住自己是为了什么。

    不过很快对方就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苏越替两人倒了一杯酒之后,便热忱的看着安德烈说道:“安德烈先生也许会很奇怪,在下在这里拦住你是为了什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下听说了安德烈先生向陛下提出的,关于马拉半岛的铁路修建计划,我对此很有兴趣,想要同安德烈先生聊聊这个计划。”

    安德烈顿时放下了快到唇边的酒杯,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年轻人说道:“这个计划不是已经被贵国皇帝陛下搁置了吗?为什么你会对这个计划感兴趣?”

    苏越保持着温和的笑容,依旧平静的说道:“陛下搁置这个计划,有陛下考虑的缘由,但是陛下并没有阻止民间人士不能参与这个计划。公司有一部分董事听到这个计划之后,相当的感兴趣,因此委派在下作为代表同安德烈先生商谈一二…”

    原本已经对马拉半岛铁路计划不保希望的安德烈,自然不会拒绝这个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更何况,几乎在一瞬间他便想到,如果能同这些皇帝身边亲近的商人合作,即便今后他假冒英王特使的身份被拆穿,好歹还有些回旋余地。

    于是安德烈便正式的向苏越介绍起了,他所设想的这个铁路计划。其实这个铁路计划是他在当地同人闲聊时,从某个商人口中听来的。而那位商人则是从他一个穿越了马拉半岛的冒险家朋友那里听来的设想。

    那位不知名的冒险家在马拉半岛的丛林里探索了半年后,认为在马拉半岛最为狭窄的地方可以开凿一条运河,联通安达曼海和暹罗海,从而避开被葡萄牙人控制的马六甲海峡。

    这个疯狂的逃税计划,被那位商人当做了一个奇谈,在茶余饭后同安德烈谈起了这个开挖运河的计划。安德烈原本也只是当做了一个笑话,但是到了中国的京城看到了铁路之后,他发觉如果把耗资惊人的运河改成铁路,那就不是一个笑话了。

    由于风向的缘故,大帆船经过马六甲海峡时必须要进行停留等候,否则这些帆船在狭窄的马六甲海峡中航行很容易触礁出事。而马六甲城的位置,决定了船只在这座港口等候风向的变更是最好的选择。

    这也是为什么,当葡萄牙人占据了马六甲城对过往船只横征暴敛的时候,这些往来印度洋和东南亚的各国船只,还是默默忍受了葡萄牙人的剥削。而不管是失去了马六甲城的柔佛王国还是对面的亚齐王国,都想要夺取马六甲城,而不是另外修建一个新的港口。

    但是如果把吉打港和宋卡湖用铁路联系起来,不仅会繁荣了两座新港,还能减少船只航运的风险和运输的距离。毕竟现在的帆船装货量并不大,足够以铁路进行运输。

    安德烈讲的很是细致,而苏越同样也听的非常认真。一年前四海贸易公司成立时,一干被迫入股的商人,最大的期望也不过是收回皇帝的欠债。

    不过当四海商行垄断了京城、北直隶、辽西地区的流通业,并插手边军和新军的军需物资生意之后,这些商人顿时起了认真的心思,把四海贸易公司当做了一项真正的产业来经营。

    老实说,如果不是被海外贸易的高额利润所刺激到,四海贸易公司的董事们,还是非常满足于225的年收益的。虽然看起来这门生意的利润不及以前替皇室采办强,但是这门生意的规模同样不是以前皇室采办的规模可比的,此外也不必担心会被官员勒索和收不回欠款。

    但是在去年对日本贸易船队256的收益面前,四海贸易公司主业的利润顿时就算不上什么了。把大明的货物贩卖到日本,商品的利润大约在100300之间,而把日本的货物运到国内,同样也有2590的利润。

    往返一次的船队利润减去船队的支出,就获得了256的超高收益。有了这样高的收益,谁还会在乎四海贸易公司的主业是什么。

    如果不是顾及到,郑芝龙等人海商手中的船队力量,这些商人们早就要建议崇祯召回海外招安的海盗集团,让四海贸易公司垄断大明的海外贸易了。

    在崇祯无暇关注的地方,一部分四海贸易公司的董事们已经开始联合起来,想要扩大公司在海外贸易中的份额了。

    同郑芝龙等了解现在东南亚局势的海商们不同,当然更不能同一个拥有后世视野的崇祯相比,四海贸易公司的董事们对于大明外部的局势并不怎么了解。

    他们对于大明周边国家的认识就是,东北面的后金是东北野人建立的国家,打败了大明好几次,霸占了大半个东北,我们暂时打不过他,对大明威胁很大。不过再怎么能打,他也是一个蛮夷,等大明恢复过来,就能收拾他。

    西北面和西面都是蒙古鞑子,和大明纠缠了几百年,大家谁也奈何不了谁。西南的青藏地区是大明的藩国,一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

    同大明之间隔着一个后金的地方是朝鲜王国,是我大明的恭顺藩国,和朝鲜一海之隔的日本,是个出倭寇的地方,被戚将军打过,也被万历皇爷打过,没什么可怕的。日本下面的海里是琉球,又是一个对大明恭顺的藩国。

    在南方稍稍有些名气的,便是缅甸和安南,虽然常常会在边境上做些手脚,但依然是臣服于大明的藩国。再往南去不管是苏禄、渤泥、柬埔寨、暹罗还是一些不知名的小国,通通都是我大明的藩国。

    因此在这些商人的眼中,只要不去招惹蒙古鞑子和女真鞑子,其他同大明相邻的藩国,就没有一个大明惹不起的国家。至于那些从遥远欧洲来的商人,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些商人能同他们这些背靠大明的商人竞争。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更何况海外贸易的收益居然如此之高,而风险看起来并不大,就使得这些商人们更为心动了。他们此前对于海外贸易的了解是,虽然收益颇高,但是出航的船只有一半会回不了家乡。

    但是去年往返日本的船只,连一艘都没有出事,显然证实了传闻是一个谎言。更何况,以这样的收益,便是损失一半船只都是盈利的。因此他们对于海外贸易的兴趣顿时压倒了,对于其他生意的兴趣。

    对于崇祯因为顾忌到现在插手马拉半岛的局势,会引起荷兰人和葡萄牙人的敌意,因此采取了暂时专心经营东北亚地区的想法不同。四海贸易公司的商人们,显然胆子要大的多,他们显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马来半岛上圈占一块地盘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59章 苏越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59章 苏越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59章 苏越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59章 苏越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59章 苏越】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邪王神妃:医手遮天最新章节

        南越国最毒男子宫凌???杀人如麻,出手便抄全家。rn南越国最蠢女子顾千雪??花枝乱颤,梦想做太子妃。rn为帮口头未婚夫太子铲除异己,草包本尊将修罗厉王推下自家养鱼池,淹死了自己,得罪了厉王,得意了背后黑手。rn可怜现代女医生穿越来便捡烂摊子,为自己性命,妙手回春,诊病无数,终成神话。rn【丫头出品,定是精品,待君赏阅,望君喜欢】rn

  • 光暗逆命轮最新章节

        他的身体来自于光明,灵魂却受雇于黑暗;    他生前是擅长火法的天才,死后竟成为专精冰法的巫妖;    他曾是信仰坚定的神眷者,命运的捉弄终究令他质疑世界的颜色;    位面中一半的人叫他布莱特,另一半人称他为达科。    当黑与白失去界限,混沌的灰色充斥因果。    何去?何从?    是在光明的沐浴下永坠黑暗?抑或自黑暗的笼罩中仰望光明……js330

  • 聊斋大圣人最新章节

        良田万亩,奴仆数百,豪门大宅......李修远穿越成为了地主家的大少爷,毫无志气的他本打算做一回败家子,当一个纨绔弟子,调戏美俾,广收小妾,鲜衣怒马。直到有天他突然现自己家在郭北县,县外有个兰若寺。更致命的是李修远天生七窍玲珑心,鬼怪得他一滴心头血能增百年修为,吃他一片心肝能成千年老妖,把他整个人生吞了,立马羽化成仙。还好不是所有的鬼怪都是这么残暴,偶尔也有几个心怀不轨的艳鬼,狐女,跑过来争抢着要做他的妻妾。

  • 邪魅总裁专宠迷糊小甜心最新章节

        因为一笔借款两个人被紧紧的绑到了命运的齿轮上。    他是万众瞩目的男神中的神级人物,一句话就有无数女人前仆后继投入他的怀抱,谁知无论使出什么战术男人都坐怀不乱无动于衷,唯独对她,做过几乎着魔的事幼稚的事…    她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为了替父亲还债进入他家,被他无情的夺取第一次的浪漫,她说就算全世界男人都消失了也不会再与他有任何交集,最后先动心的却是自己。    “童雨瑶,我玩一个女人最多三天,而你很荣幸让我想玩一辈子。”    “自以为是的男人最招人厌,方辰浩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和你过?”    最后他们谁也没有逃脱命运的齿轮,既然如此既来之则安之,可是历经重重艰难破镜重圆的两个人,即将面临的是更可怕的家族斗争更可怕...js330

  • 烟罗坊秘闻最新章节

        烟罗坊,形形色色的人与各种妖魔鬼怪齐聚一堂,谈天谈地谈人生,只在烟罗坊发生的秘闻就此诞生。

  • 倾世梨妃最新章节

        沈云梨以为,只要她肯孤独终老,她便能逃离这一族世世代代不得长情的诅咒可是,哪有人会平白无故地孤独终老,就像看淡尘世的人,此前必定要经历一番扒皮抽筋、入血刻骨之痛。
        所以,她遇上了她的劫
        他要她的爱,她给了;他要她信,她信了;他要她等,她也等了
        可是他给她的,是世人无情的嘲笑和羞辱
        一朝在云端,一夕跌入谷
        她没有情了,总可以拖着俱疲的身心终此一生了吧......
        可是,上天捉弄她
        有个人,蛮横地执起她的手
        “既然你已在谷底,又何惧与我共赴深渊?”
        不经历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如果我现在说‘我爱你’,会不会太阿谀奉承了?”
        “呵,那我等你这句阿谀奉承,太久了......不过,幸而等到了。”
        是啊,
        幸而你等到了
        幸而我遇到了

  • 变身魔族少女最新章节

        在双月世界,魔族是狩猎人类为生的高等掠食性生命体;  而魔族狩猎人类的方法就是与其谈恋爱,然后吸收恋爱期间产生的那强烈无比的精神力量:爱!  穿越变身魔族少女的艾莉娅仰天大吼:我饿啊啊啊啊!

  • 真命天子最新章节

        上苍在这宇宙里选中了十五位真命天子,每一人都拥有着上苍赐予的逆天的天赋,俗称主角金手指。地球人穿越到这个宇宙,成为十五位真命天子的其中之一,而他的天赋是“一看就会,一学就精。”神功,绝学,失传已久的绝技,易练难精的神功,看我一眼学会,抵他人一生之功。然而,他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份却是一个被掌控的皇子,看他如何脱出太后掌控,随后搏击长空,迎头而上。而与其他真命天子的对决又是怎样?敬请期待!

  • 嫡女无双:娇俏世子妃最新章节

        睁开眼睛竟然变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自此,她成了宁国相府二小姐,大户人家,总是有不安分的人,姨娘、庶妹,不过,她可不是好惹的,敢算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样一个不好惹的人,却对上了一个霸道横行的他,“你敢打我。”洛言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我就是打你了。”沈绾兮毫不示弱。这下,梁子结大了,洛言发誓要将失去的面子找回来,沈绾兮对他三番四次的挑衅也是来者不拒,一次次的相对,到底是谁的心,先沦陷。

  • 权婚甜蜜蜜:长官娇妻太磨人最新章节

        厉暖暖怀疑,封佑硕定是老天派下来折磨她的冷面唐僧。初见,她被阴相亲,他笔挺坐在隔壁;她求救,他漠视不说,还阴冷一张寡汉脸,沉声让她滚!当天夜里再次相遇,她装醉大胆揩油,那厮有料的体魄令她心猿意马。几次三番的亲密碰撞,惹怒厌女症高冷boss,差点被扭断脖子。偏偏她天生受虐,渐渐丢失一颗芳心。上将召唤,为躲不被撩,封佑硕回T军团。殊不知,厉暖暖从小吃钉子长大的,一路追杀不放!

  • 我的仙女大老婆最新章节

        被女友劈腿的秦逸的手机植入了一个大千APP,从此,六界法宝、仙药灵丹取之不尽,美女疯狂倒贴。大圣,你的金箍棒借我玩玩呗?铁扇公主,用扇子帮我扇扇风可好?太上老君,我用零食换一炉仙丹好不好?玉帝老儿,你的位置让我来坐坐吧!天界仙女、人间校花、高冷御姐、清纯萝莉,秦逸左拥右抱人生好不得意。秦逸:“我的仙女大老婆们,一起飞升去!”

  •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最新章节

        前世身为公主之尊的顾倾心,为了渣男亲手杀死了一往情深的二婚夫君许木大将军;今生逆袭成了最耀眼的公主,惩罚前世所有仇人,虐渣男千百遍。怀着愧疚补偿许木,怎奈许木别无所求,最后公主殿下只能以身相许,将自己赔给了那块木头。

  • 凌霄武帝最新章节

        九霄大陆,以武为尊。有地魔献祭,跪拜远古的邪神。也有至强者燃我残躯,护我万里山河。还有白发武帝,独守天关,抵御域外天魔!那是自远古流传的战歌,传唱了无数个纪元时代,沉寂了岁月时空……直到……有一滴血,压塌了星域,打破了沉寂,带着生灵的信仰。少年萧辰,自毁灭中新生,自破败中崛起,修我天功,铸我不灭身躯,大道指掌,这四方天域,唯我独尊!

  • 傻女有喜:田里种出个小相公最新章节

        李文茵有点懵逼,她堂堂21世纪S级别的佣兵女王,一夜之间之间居然穿越到了一个要死不活的胖丫头身上。虽说好好弥补了一把童年没有体会到的父慈母爱,但谁能告诉她这个莫名其妙要对她负责的未婚夫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对不起对不起,鄙人只想种点小田,发点小财,过点小日子。诶诶诶,田里那个一窜一窜的黑影是什么?快把他给我按住!

  • 90后少爷最新章节

        少雨只是一个初中生却是幻境主人看准的渡劫之人,迷茫后为了修炼众叛亲离、孤苦伶仃。经历了世间磨难,爬山涉水,翻山越岭终于对世间的一切从新认识创造了神奇的意念冥想,从此他的生活越来越精彩,但有一群红粉知己却不知如何应对这是一个普通少年踏上巅峰之路让我们一起期待他慢慢变强熟悉撑控拯救这个世界……

  • 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瓒:嘿!刘备。  绍:哈!刘备。  术:哼!刘备。  操:呸!刘备。  众美:啊!刘备。  -------------------------------------  正经的简介:魂穿少年刘备,从改变楼桑村自家老宅开始,与十九岁孤母相依为伴,同村刘氏兄弟相帮,千金买马骨,一诺重千金。复爵陆城亭侯,师从卢植,种田养士,数城大建,未来可期。  -------------------------------------  哔!阅读前提示:  ①:这是一簿大汉继承者们的青春修炼手册。  ②:这是一本用减字白话文书写的成长日志。  ③:这大体上是个古装励志言情传记故事会。  PS:你就当是真的吧。

  • 恐怖用品店最新章节

        一间开在公墓的成人用品店、一本砖头厚的成人用品经营指南,我开始经营一家诡异的店铺。而第一单生意,就是我的人皮……

  • 封印成仙最新章节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万物皆有道,道之所在,无有穷尽!古来皆传,仙为道之尽头,而仙之上呢?

    本章内容提要:
    ...    当安德烈坐的驿站马车刚刚出了京城,就意外的被一辆停在官道中间的马车拦了下来。心中有事的安德烈不由把头伸出了车窗,用生硬的中文对着前方的车夫问道:“前面的马车出了什么事?他们是不是需要帮助?”     坐在他身边的李伯安表情却有些古怪的拉住了他说道:“安德烈先生不必如此,我们稍稍等待一下,也许就知道分晓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