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崇祯的问题,陆澄源、钱士升等官员顿时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些官员一向不喜欢翻阅钱粮的账本。

    他们视亲民官为俗吏,把自己看做是维护朝廷大义的清流。他们虽然喜爱钱财,但是却又把钱财视为阿堵物,羞于把钱财账目挂在嘴边。

    他们大概知道,一座园林、一副字画、一块好墨价值多少,但是他们很少会去关注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到底是怎么过的。

    他们也许会因为同情小民的苦痛,念上两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但是绝不会凑到平民的身边,问他日子过的如何,一年的辛劳可能吃饱饭。

    在这些官员的心里,民就应该是一个虚幻的概念,而不应该是活生生的生活在他身边的奴婢和佃农。

    就比如他们可以站在皇极殿内,对着崇祯指责他与民争利,但是回过头去,他们不会为了自己的道德,释放一个奴婢,和免去一亩田的地租。

    如果向他们询问这个问题的不是皇帝,恐怕这些官员早就跳起来对崇祯喝骂上两句,“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然后就要同他这个小人割袍断交了。

    而即便年初时被崇祯用《宛署杂记》教育了一番,也许京城有些官员的确会去了解物价,以便应对崇祯有可能的询问,从而得到一个平步青云的机会。

    但是,这些自诩为清流的官员是不屑于干这种事的,比起崇祯的赏识,他们更渴望能够通过向皇帝或是执政大臣发难,竖立起自己刚直敢言的清誉。

    而事实上,关于大明百姓的收入问题,除了户部的几位官员外,殿上的其他人也一样不怎么清楚。

    也许工部和一些低阶官员能够了解市面上的物价,但是在无法得到户部的数据下,他们同样无法了解大明百姓平均一年收入大概有多少。

    崇祯等待了一会,看着下方跪在那里的官员没人出声,于是便开口继续说道:“京城一名普通男工的工资,每天大约是一角五分,一个月工资4元2角,一年收入是50元4角钱。

    而一名普通女工的工资,每天大约是一角二分,一个月工资3元4角,一年收入是40元8角。

    根据大明时报的调查,今年京城每户人家平均年收入应当为56元,而顺天府每户人家平均年收入是44元。

    而过去三年里,京城每户人家平均年收入是40元,而顺天府每户人家平均年收入是32元。这就是你们说的,内府搜刮民财?”

    皇极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跪在大殿正中的官员固然没有声音,站在两旁的官员们也有许多人低着头,想要躲避皇帝的视线。

    “这,这个收入上去了,未必也就代表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跪在最前面的钱士升,终于张嘴硬着头皮顶撞了崇祯一句。事已至此,作为发起此事的主要人物,他也不能坐视自己发动的群体劝谏事件虎头蛇尾,成为世人眼中的笑柄。

    在钱士升的两侧,跪着陆澄源、王守履、钱元慤三人,虽然他们没有出声应和钱士升,但是原本弯下去的腰却不由直了几分。

    三人心中倒是转起了相同的心思,如果崇祯的问题能被钱士升就这么抗过去,那么说不得他们还有翻身的机会。

    不过还没等三人想好要怎么接应钱士升的话语,崇祯已经略带嘲讽的对着钱士升说道:“说的好,收入提升未必能够带来生活水准的上升,看来你还不算不识人间烟火的木像泥塑。

    那么朕就再问问你,你且说说看,我大明一户五口之家,一年的支出需要花费多少,才能解决温饱问题?”

    陆澄源、王守履、钱元慤原本直起的上身顿时僵住了,就算是想要强拗崇祯的钱士升,也被崇祯的追问给问呆住了。

    作为一个皇帝,崇祯不修德行,不读圣贤书,居然整天琢磨着这些鸡毛蒜皮的小民过日子的事,这让一干清流官员感觉很是绝望。

    朱由检盯着满脸沮丧说不出话来的钱士升许久,才面无表情的说道:“民间有谚:不饥不饱一年三石。以一户五口人计算,则一年消耗粮食15石,方才算是解决了吃饭问题。

    今年京城小麦和粟米都是一元一石,稻米是一元五毛一石。15石小麦是15元,而15石稻米则是225元。

    说完了吃饭问题,我们再谈谈这个穿衣问题。每人一身衣服,从里到外置办上一身,松江标布约2匹,京城标布约1匹。前者4角5分一匹,后者9角一匹。

    也就是说每人置办一身衣服,就是4元5角钱。加上之前的吃饭花销,就分别是19元5角钱和27元。

    一户人家除了吃饭穿衣之外,总还是要些其他的必要支出,不管是油、盐、醋、茶,还是锅、碗、瓢、盆,总是要花钱的。这部分的支出算它4元。

    那么这两个数字就变成了23元5角和31元,再加上有可能生病需要支出的药费,那就是25元和32元5角。

    也就是说,维持一个五口之家生存的最低需求,便是年收入不低于25元。而想要稍稍过的宽裕一些,年收入起码要在32元以上。

    过去三年里,京城以内的百姓是在温饱线以上,但是京城以外的顺天府百姓不过就是勉强维持生存罢了。

    现在你们说说看,内府究竟从那里搜刮了民财?”

    随着崇祯口中缓缓述说着各项民生数据,跪在殿内的一干清流的腰终于又弯下去了,就连钱士升此时也没有底气同皇帝对视下去了。

    崇祯的问题自然也没人出声回答,殿内的气氛似乎变得越来越凝重了,不少官员连咳嗽声都忍住了。

    刘宗周看了看殿上的崇祯,又看了看面前的清流官员们,不由想要出来为这些人辩解一二。

    但是他脚步刚刚挪了挪,崇祯已经再次向这些官员发问道:“既然你们说不出内府究竟从那里搜刮了民财,那么就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百姓,被内府争了利去?”

    听到这个问题,钱士升不由心下一横,抬头对着崇祯辩解道:“这内府插手江南生丝收购,组建了一个什么生丝市场,非要逼迫江南丝农进场交易,江南丝商大受其害。

    这个生丝市场压价收购丝农的丝价,又抬高丝价出售给丝商,难道不是与民争利么?”

    钱士升的声音悲愤莫名,顿时让他身后的同僚大起同仇敌忾的心理。他们这些官员大都出身江南,家中不是种桑养蚕的大户,便是有着经营绸缎织造的铺子。

    这生丝市场一开办,往昔他们身后家族在家乡做中人赚取生丝差价的地位,顿时就被动摇了。

    这也是今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官员跳出来,要劝谏崇祯多读圣贤书,多修行自身的德行,不要沉迷于金钱中。

    他们听着钱士升的话语,顿时觉得皇帝在事实面前总应该稍稍退让一二了,但是事情似乎并没有朝着他们想象中的方向发展。

    朱由检侧着头看着左侧的郭允厚问道:“户部不是有派员监管生丝市场,这生丝市场可有强买强卖的现象?”

    郭允厚毫不迟疑的回道:“回陛下,绝无此事。生丝贸易一向金额巨大,又是江南民户的主要收入。

    因此得陛下之诏令后,臣不敢怠慢,特意挑选了2名官吏前往湖州,看护生丝市场的建立。

    据臣所知,生丝市场没有建立之前,江南各地生丝皆是丝商上门收购,各地中人为丝商奔走,前往民户中收取生丝。

    若是丝商迟迟不至,而民户又要急着出丝完税的,便不得不把自家生丝抵押给中人,或是借钱完税,或是低价售出。

    在往年,除湖丝外,江南各处民户卖出的生丝价格,按照生丝的质量,从30两每担到36两每担不等,而湖丝价格则比平常的生丝高三分之一。

    而丝商贩丝去外地出售,一般为每斤生丝0506两。可见这生丝虽然利大,但是多半为丝商和中人赚了去。

    生丝市场成立之后,正逢杭嘉湖地区水灾。为了帮助灾民重建家园,生丝市场决定抬高丝价、茧价收购。

    按照送入市场的生丝质量,湖丝分为特等和一等,其他生丝则是二、三、四等。

    二、三、四等普通生丝的价格,分别是每斤06、055、05两。而湖丝则是每斤09、1两。这是生丝市场面对农户的收购保底价。

    如果农户不愿意以这个价格出售,也可以出售给生丝市场内收购生丝的商人。根据臣得到的数据,今年普通生丝成交价最高是70两,而湖丝最高是110两。

    生丝市场内如果是强买强卖的话,如何能够高出往日如许多的价格?那些丝商大多都是从农户手中收购的生丝,如何成了生丝市场的强卖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86章 数据说话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86章 数据说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86章 数据说话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86章 数据说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86章 数据说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贵女三嫁最新章节

        寄养贵女安初萦,经历过三次订婚退婚的风波后,终嫁给苏玄秋,打理后宅,调教姨娘,终得一生圆满。

  • 不可能的系列《变态》最新章节

        在冰雪之镜的暗黑纪元真的很值得看看唷
        因为第一个被恶搞的是黑死神,作者有很多变态的点子,想看杰亚修斯被一条银龙给推倒在床吗?想看黑死神跟一条龙生下的孩子多麽稀奇古怪吗?
        还有,罕见的shemale文章,黑死神牌多功能的插头插座组合...
        只有冰雪之镜才有唷!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fantasy/100016154/
        冰雪之镜的旧文,属於色文
        BL跟一般的都有
        多给点鼓励(点)或建议(书评留言)吧!

  • 美女的透视神医最新章节

        周小坏,小小实习医生,无意中窥探到从灵界落入凡尘的灵体,他的一生从此改变。天眼突开,不论神鬼皆可透视,各色美女一览无遗,桃花萦绕暧昧不断,游走于各色美女之间,逍遥花都。

  • 第一柔妃最新章节

        &#;&#;她,前世是一名普通的心理咨询师,今生是右相之女,却因皇权更迭,一纸诏书让她嫁给国之耻辱,人人厌弃唾弃的王爷……
        &#;&#;他,有个对权力极度贪婪的母妃,因为她,他成了国耻!世人厌弃唾骂他,他便弃这天下!他要将他所受的耻辱通通还给世人,你们欺辱践踏我,我便屠尽天下!
        &#;&#;当温柔温暖的她遇到冰冷无情又残酷的他,她能否软化他?
        &#;&#;当内心脆弱渴望关怀的他遇到温柔温暖的她,他是否愿意为她放下屠刀,亦或为她开辟山河?
        &#;&#;这是一个关于穿越女改造杀人狂魔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杀人狂魔为心爱的女子改变自己的故事。
        &#;&#;这是一个男主强大到变态,女主温柔到驯服强大男主的故事。
        &#;&#;这是一个一对一的宠文。
        &#;&#;这是一个温暖慢热,小小闹心大大欢喜的故事。
        &#;&#;加《第一柔妃》Q群:和小仙一起讨论小说,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

  •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最新章节

        在现代,她只是一个大龄未婚青年。在古代,她却变成了他!生在农家,他不想一辈子种田,没有一技之长,不会发家致富,那就只能尽力往读书方面发展了。至于是男是女?在生存面前还需要矫情吗?PS:本文女穿男,主角会娶妻,一对一,像一般人一样生活,不搞基,基本上没有什么金手指,现实流。此外,本文的科举制度和流程参照明清时期。

  •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最新章节

        【军门宠文!双强双洁1V1,酸爽无虐,欢迎跳坑!】  制毒玩毒研究毒,这是她的兴趣加爱好。  救人杀人折磨人,却是她的优良与美德。  不错,她是一个大夫,现代语简称…医生!  有医德却无医心,瞧病纯纯属看心情。  一次受伤,天作之缘,让两个天南地北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人见面了。  再后来,当女人成为了一军之医之后……  ……  第一次见面。  “脱裤子。”女人俏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男人那地,丝毫无视男人那已经喷火的眼神。  “你说什么?”男人咬牙切齿,面色已彻底全黑。  “你们不是要治病吗?”清澈的双眸微抬,男人冷哼还未说话,扶着男人的俩二货却刹那间点头点的像是个拨浪鼓。  “老大,您别在意,在...

  • 总统男仆:绝宠特工狂妻最新章节

        初见,针锋相对,初吻被夺,胸部被袭。再见,他从天而降,救她性命,却强迫她做贴身保镖。直到被被他当众求婚,彻底吃干抹净。她已经被他宠的无法无天,狂傲令人发指。但是俊美的他却依然笑对天下“我的女人,我来宠着。”

  • 穿越之最强武松最新章节

        大一新生田小七,穿越到北宋,忽然成了武松。  潘金莲:“叔叔...........”  武松:“金莲嫂嫂,你还是叫我哥哥吧!”  潘金莲:“你…你这个登徒浪子!”  武松:“嫂嫂啊,哥哥像登徒浪子么,我平日里提的是大棒,啊呸,什么大棒,你的样子真好看!”  鲁智深:“义弟,你说我们要上梁山么?”  武松:“当然,我想让你喝花酒,还想顺便让你这个花和尚当皇帝哩!”  宋江:“贤弟,你是来辅佐我的吗?”  武松:“宋黑…老哥,你想多了,俺是来搞破坏滴,顺便撂翻你!”  不一样的江湖,且看武松如何来捣乱,渐渐步入人生巅峰!

  • 剑神系统最新章节

        云城首屈一指的天才,朝夕沦为废物,偶获剑神系统,从此开启无上虐渣模式。打脸退婚世族,狂虐各路仇敌,魔兽灵药尽收囊中,美人在怀,实力装逼,更有剑指苍天,谁与争锋芒!

  • 九州套路王最新章节

        徐逸超穿越了。  他成了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大家族少爷,父强母贤,还有个可爱的妹妹,家庭和睦美好,简直就是完美开局。  然而刚刚清醒的他却得知最近家里发生了几件奇怪的事情:  和妹妹有婚约的那个人刚刚被妹妹跑上门去退婚,那是一个曾经的天才,可惜后来不知为何天赋全无,家族落败,最终他留下一句莫欺少年穷就流浪天涯去了;  家里有个家奴生下来就痴痴呆呆,直到自己穿越前一段时间突然聪明了起来,然后得罪管家被赶了出去。  隔壁一户人家的二少爷,被穿越重生前的自己打成了植物人,听说前几天醒来就和换了个人一样。  徐逸超顿时觉得自己摊上大事了。  他现在就想知道,自己还有救吗?  **************...

  • 我的校贷那些年最新章节

        班花向我借钱,还给我发了照片,从此我在放贷的路上越走越远……

  • 苍天无上最新章节

        传闻,天道有灵,顺其者昌,逆其者亡,又有言之,天道缺一,善时万般祥和,恶时视苍生为刍狗,喜怒无常,人云,虽覆能复,不失其度,众生逆天而为之,乱世之中谁能挣脱天道之掌丶超脱天道之上?

  • 善恶连连看最新章节

        销售冠军兰蜜柔被客户算计带入酒店,醒来后却发现死对头替她惨死,人血口红和人脂茶蜡不断出现,真相揭开的那一刻,她选择了与男友分手。随后男友离奇死去、邪神降临、时间重置、从未失算的预言家……所有看似离奇的案件背后,都隐藏着一只无形的手。rn善恶从来无法分明,地狱天堂永远一念之差。

  • 灵动九天最新章节

        九神四灵,屠妖弑佛,五鬼诛仙,不灭之图!这是一个以灵气为生的大陆,这是一个以真气为源的世界!生死玄冥,神魔图灵,且看江云墨灵气动九天!

  • 殄官赐福最新章节

        我出生在黄河边的一个小村落,这条河虽说是中华母亲,但是这母亲也有乱发脾气的时候。每年枉死在黄河之中的人是不计其数,所以世居在黄河岸边的村民之中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一种职业——殄官。说起殄官大家可能不是很清楚,但要说捞尸人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吧。没错,所谓的殄官就是捞尸人。黄河岸边的捞尸人也叫“黄河水鬼”,这种职业是既繁琐又危险,而且这捞尸体也不算是什么正经职业,所以人们一般对殄官都会避而远之。因为他们相信天天与尸体打交道的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运的,而我却阴差阳错的从事了这行业,至于原因……还是待我慢慢道来吧!

  • 矩阵游戏最新章节

        柏拉图说:真正的世界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大概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疑问:或许这个世界是为我设计的;或许所有的一切在我所不能感知的时候都不曾存在;或许有一天我会“醒来”。也许世界无穷嵌套,也许真实无法触及。我思故我在,但谁知道呢?也许世俗的幸福,正是来自无知——然而,正是因为是不确定的未知,所以才能够有着如此的魅力。这是一个科学交汇传说,幻想变成现实的故事……大概。

  • 医武透视至尊最新章节

        我从山上来,入世自逍遥。这位小姐姐,我观你面带桃花,眉目含春,和我正是般配。什么,流氓,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当流氓的,小爷长得这么帅,走到哪里都担心被美女给生扑了,何须耍流氓啊?

  • 荣耀归来: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

        女主傅青烟为报血海深仇,与男主生死博弈,斗智斗勇。本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人,经历过种种磨难,以及生死瞬间,才明白心中所爱,究竟是谁。这其中夹杂着国仇家恨,夹杂着情义与背叛。沧海桑田,人心易变。

    本章内容提要:
    ...    对于崇祯的问题,陆澄源、钱士升等官员顿时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些官员一向不喜欢翻阅钱粮的账本。     他们视亲民官为俗吏,把自己看做是维护朝廷大义的清流。他们虽然喜爱钱财,但是却又把钱财视为阿堵物,羞于把钱财账目挂在嘴边。     他们大概知道,一座园林、一副字画、一块好墨价值多少,但是他们很少会去关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