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商人的话刚刚说完,坐在他不远处的另一位商人就有些迟疑的回道:“宫中这些公公们如此行事,难道不是在与民争利么?难道我们就不能够找一找那些言官,给内府施加一些压力,让那些公公稍稍限制下纺织工坊的规模么?”

    孙佐伯看着那位商人摇着头说道:“这里是京城不是苏松,北方一向强于植棉,而短于纺织。从来都是从北方运棉花南下,然后再贩运布匹回北方销售。

    从前也有很多前辈商人试过,想要在北方就近开办纺织工坊,但是一直都解决不了在北方纺纱会出现断裂的现象,因此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也就是说,在内府解决了北方纺纱问题之前,北方除了棉农之外根本就没有织户的存在。

    所以所谓与民争利,争的不过是南方织户之利。朝廷难道会为了远在苏松的织户闹事,就砸了京城织工的饭碗么?

    要是京城的织工也闹将了起来,要求朝廷今后禁止南方的布匹运到北方来销售。诸位觉得,这互相扯皮下去,最后得利的会是谁呢?”

    孙佐伯的话语顿时让一些别有心思的商人安分了下来,看着大家都沉默了下来,把这些布商招揽来的黄仁范咳嗽了一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说道。

    “咱们都是正经商人,商业上的事情还是商业上解决为好。找那些言官出面,不管能不能解决问题,都要开销一大笔钱财,这又是何必呢?

    再说了,这京城新标布的流行,受损失的也不仅仅是咱们这些平民商人。大家都知道,以往这京城一半的布匹供应,都是来自于那些江南大族名下的商号。

    那些商号仗着有族中高官撑腰,做生意一向喜欢欺行霸市。不是拖欠货款,便是向织户放高利贷,不把人家连皮带骨吞下去,就不算完。

    但凡是手艺好又有些积蓄的织户,都不愿意同他们打交道。也因此他们虽然夸自己的布是松江大布,但是咱们这些行业内的人都知道,他们不过是从松江周边收上来的伪品。

    因此这京城新标布一出来,最先挤占的便是这些伪品,和其他小地方出产的非标布匹的市场。

    这些江南大族一向同气连枝,又同东林党人交好,如今被宫内的公公白白的占去了一个地方,他们总是会想办法报复的,我们不必主动去招惹公公们,免得最后自己变成宫内的出气筒。”

    厅内的商人们商议了一阵后,便有人站起来对着黄仁范问道:“既然黄东家把我们召集到京城来,想必总是有一个想法了,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参详一二,也好拿出一个决议来,”

    站在他边上的商人纷纷点头,其他人则观望着,想要看看这位飞云布庄的东家怎么说。

    黄仁范沉默了一下,便开口说道:“根据我从大明时报上看到的数据,到11月中为止,京城已经建成了的纺织工坊,含有纱锭50万个,织布机器1万5千张。

    今年京城各纺织工坊共纺纱3600万斤棉纱,织布约289万匹。其中约有三分之二的棉纱销往了朝鲜、日本和苏松地区。

    而明年据说京城还有再增加100万个纱锭,织布机器5万张。现在江南的纱价是每斤0.23元,但是京城出产的棉纱却从原来的0.2元跌到了0.18元。

    每个纱锭一年约能纺出一包240斤的棉纱,现在京城最新的一种脚踏纺纱机,上面有18个纱锭。也就是说,100万个纱锭大约是5万5千张脚踏纺纱机。

    这种脚踏纺纱机采用铁和木头制作,据说结构并不复杂,文思院一天可以生产120张以上,所以明年京城增加100万个纱锭,并不是一句空话。

    但是京城纺织工坊如果真的发展到150万个纱锭,那么全大明的棉花都不够它一年消耗的。

    京城纺织工坊出产的棉纱价格,不出三年,苏松也好,江南其他地方也好,都将会成为替京城纺织工坊加工布匹的雇工。我们这些布商,根本就没办法再插足这个行业了。

    而且我还听说,京城三年内开设的棉纺织工坊都会获得免税的待遇,但是这个待遇只给予了内府、勋贵和几家四海商行的董事身上。”

    大厅内除了黄仁范的话语声外,安静的几乎可以听到在座人的呼吸声。这位飞云布庄东家的话语,终于让在座的布商意识到,这不是他们可以退让的事情。

    如果他们不能联合起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那么只能回去考虑结束布匹的生意,找找别的行当去做了。不过在座的商人都是在这一行干了多年的老手,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做这种冒险的打算。

    看着厅内一干商人终于都慎重了起来,黄仁范才接着说道:“我比各位早到了一个月,所以这些天同包掌柜四下走动,想要找找有没有什么挽回的办法。

    最后我琢磨出了一个想法,还请大家一起商议商议。据我所知,京城这些纺织工坊的机器,都是文思院制作出来的。

    而且文思院并不禁止对外出售这些机器,京城这些纺织工坊虽然占据了京城的地利,但是在南方他们可就是鞭长莫及了。

    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些机器搬运到南方苏松一带设厂,凭借着南方织户的手艺,和大家在南方的本地优势,未必不能同京城的纺织工坊进行竞争。那样的话,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厅内的商人顿时有些狐疑的问道:“现在大明的棉花种植,十分之六、七在北方,我们即便在苏松置办了工坊,但是不能从北方拿到棉花,岂不还是要受制于人?

    而且,你刚刚也说了,京城纺织工坊有三年的免税期,我们怎么和它们竞争啊?再说了,这么一个工坊要投入多少钱?居然要我等一起出资?”

    孙佐伯若有所思的看着黄仁范,他觉得这位飞云布庄的东家一定是打听到了什么消息,才急急忙忙的把他们这些布商们召集到京城来。

    果然黄仁范下一刻便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没有棉花,我们可以自己购地种啊。”

    一干商人顿时大失所望,有人不满的抱怨道:“如今苏松一带田价高昂,且赋税高企。

    我等买田种植棉花本钱太高,岂能跟山东、河南这些地方的棉花相比。

    更何况,想要降低种植棉花的成本,就需要相邻的大片平坦土地,现在哪有这等好地会发卖出来?”

    孙佐伯看着面不改色的黄仁范,心中更是狐疑了起来,他不由起身喝止了其他人,然后对着黄仁范说道:“仁范兄究竟有什么打算,还是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吧,在座的都是好朋友,何必如此遮遮掩掩。”

    见到孙佐伯发话,黄仁范终于诚恳的说道:“其实我从一位同乡友人那里打听到一个消息,朝廷决定对发源于鲁山和沂山的沂沭两河进行治理。

    这两条河流经过鲁南、苏北平原地区,因为年年泛滥导致鲁南、苏北平原都成了一片荒野。

    如果这两条河流能够治理完成,起码能够开辟出7、800万亩的耕地出来。

    据说朝廷准备把河道两边的荒地收归国有,然后以10万亩土地为一个单位,先出租20个单位。每亩地30年租金3元,押金5元,每单位缴纳80万元。

    据我所知,现在这个消息知道的人还不多。不过我那位朋友告诉我,北直隶、山东的缙绅,还有京城的勋贵已经打算把这些出租单位全部吃下来了,如果没有外人出手的话。”

    北方的一亩土地一年很少超过0.3元,但是以现在的籽棉价格种植棉花的话,每年最少也不会少于0.6元。30年的租期,只要有一半时间是盈利的,那么收益也就达到了9元。

    只要朝廷真的能够完成这个治水的蓝图,这些靠近水边的荒地立刻就能变成水浇地,显然盈利是没有问题的。而种植出来的棉花,又会成为纺织工厂的原料,他们明显可以双重获利。

    厅内的商人显然是意识到了这点,不过有些商人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为什么不是直接发卖?我等苦心经营了三十年,难不成最后还要便宜了其他人不成?”

    立刻有人附和道:“正是,正是,这些荒地也不可能全部都是水浇地,我等接手后必然要修缮沟渠,到时候这些投入算谁的?而且押金要押上30年,岂不是同购地没什么区别了?”

    孙佐伯再次站出来说道:“你们就别想这种美事了,没听到仁范兄说么,人家压根就不想宣布出来,就想要自己瓜分了这些土地。

    你们自己想想吧,这些土地要是落在他们手上,现在又有大批的陕西难民可以耕种,不出3、5年,朝廷的水利设施修完了,那里岂不是成了新的鱼米之乡了?

    仁范兄,你接着往下说,我先声明,这个什么公司,你可要算上我一份。”

    厅内众人的议论声顿时小了下去,黄仁范对着孙佐伯点了点头后,继续往下说道:“我刚刚还没有说完,对于这出租的20个土地单位,前十年朝廷不征税,中间十年征半税,后十年才收全税。

    我还打听过,一家1万纱锭,500织布机器的纺织工坊,全部机器的投资大约在10万元,加上厂房和招募人手,大约为20万元。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如募股250万元,设立2万纱锭,1000织布机器的纺织工坊,另外再投1-2个土地单位…”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8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8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8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8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80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龙纹战神最新章节

        天下第一圣重生百年后,修无上神功,争霸天下。
        别跟我比炼丹,十成丹随手就来。
        别跟我比晋级度,羞死你我可不负责。
        别跟我比修炼经验,我是老祖。
        江尘的存在,注定要羞煞万千天才……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龙纹战神》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浪子升迁最新章节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踏实、一心为民,这是他为官的初衷,可往往现实总是事与愿违,金钱、女人、权力无时无刻的在?惑、腐蚀着他。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向着仕途的最高峰走去,这一路必定是千难万险,可他还是义无反顾。

  • 秀才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初遇时他不过是微末的小秀才,再转身他已经是前程似锦的天子重臣。rn他是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她不过是粗鄙无知的乡下女人。rn所以重来一世,她还是不要去搭这趟东风沾这份光了。咱不稀罕!上辈子你对我爱理不理,这辈子我让你刮目相看!rn

  • 盛宠小医妃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人利用,遭人陷害,刽子手的大刀一落,身首异处。rn这一世白莲花化身腹黑女,复仇,雪耻。高墙深院里,她步步为营。面对幕后真凶,她毫不心慈手软。rn她一心快意复仇,纵然万劫不复。只是前世那个炮灰皇子,为何要死皮赖脸的护她周全,炮灰之间是没有结果的!"

  • 吸血鬼同桌最新章节

        注意:前方高能来袭,上课看不顺眼,下课就使坏。
        同桌什么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坑的生物。
        梵妮和夏又谦成为同桌之后,梵妮对夏又谦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去擦黑板,而她得到的只是一个阴冷的眼神,
        夏又谦眼神仿佛带有寒气,盯得人有些发毛。
        梵妮却无惧他的眼神,反而狠狠的瞪了回去,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
        对此,夏又谦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淡定的收回目光,低头看书,直接无视了梵妮。
        从这之后,两人就这样杠上了,但除了针锋相对,他们之间还多了一份别样牵绊。
        这是一个猩猩人类大战吸血鬼同桌的故事,你确定不点进去戳一戳吗??

  • 美女总裁的超级秘书最新章节

        【2014星创奖第二季参赛作品】    最强兵王转战都市,成为冷艳美女总裁的贴身秘书,不曾想卷入了无数的是非当中,伴随着这些是非,又有无数的美女蜂拥而来……    狡猾对手?一拳搞定。    诡异高手?强势碾压。    美人攻势?我……我下不了手啊!    ***    ...js330

  • 护花小村医最新章节

        山村小子陈波无意中得到上古巫术传承,医术、占卜、观星、算命无所不能,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只想低调地做一个逍遥小农民。

  • 木樨花飘美人凝最新章节

        初见时,他是白马饰银鞍,飒沓如流星般风华少年。
        再见时,他已成为运筹帷幄,让四方臣服的边关大帅,却得知他是灭杀自己全家的仇人。
        她步步紧逼步步狠,他步步后退步步情。
        终于一日,她跌落在他温柔的陷阱,将与他携手江海寄余生。
        却得知他被设计,死于凌迟。
        她要让山川倒置,海水逆流,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纵然如此,却换不来他洁洁一身。
        几年后,新朝初立,她再入皇宫,想为他洗清污垢,昭雪还魂。
        皇宫那位允她倾世柔情,却独独这条沉默不应。
        她用她腹中孩儿要挟,却赌得了江山,赌得了社稷,赌不了两颗爱恨纠缠的心。
        本书虽是架空,以陈圆圆,袁崇焕,崇祯,皇太极,李自成,吴三桂为原型,以冷浸染和几个有权势男人的爱恨情仇为主基调创作的一部小说。
        希望给您带来全新感受。
        另:喜欢本作品的亲可以加:,我们共同探讨小说下步章结。
        并敬请关注水墨淡染另一部作品《博觅江必燃》

  • 那些年身边的女孩最新章节

        那些年的校园内外充斥着形形色色的混混,这一等混混是黄校哔,弹着吉他泡小妹;二等混混是蓝校哔,系个白围脖装社会;三等混混是军棉袄,骑着大踹把对象搞。。。
        那些年的社会上三等;一等人是老人家,喝着人奶摸大扎,抬抬屁股的就有人擦。
        二等人,省部委,泡个小蜜不付费,三个四个的都不喊累。
        三等人,下两广的混社会,找个小妹要付外汇,大江南北的都不嫌贵。
        袁城一个从青海回来的部队子弟,秉承着军人的坚毅果敢。那些年风雨江湖美女陪伴;那些年黑白纵横红颜相助!

  • 大魔王,你老婆要跑啦最新章节

        “师傅,别人穿越,都是直接见男主,我怎么被人打了个半死啊?”  卿小可被打得怀疑人生,快要歇菜的时候。  帅得惊天动地的师哥冲过来,给她了天极灵根。  天极灵根强加于她身上,使得她成了这异界最抢手的香饽饽。  第一个把她抢了的,就是邪魅狂拽炸的大魔王!  “我要你做我的王后,与我一统这魔域九重天。”某魔王深情道。

  • 婚无止境最新章节

        一朝醉酒,却惹上了不该惹的男人。但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是她的顶头上司?他看着她邪魅一笑,“宁馥雅,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怪不得我。”她欲哭无泪,她举手抗议,“总裁大人,我能辞职不?”“你觉得呢?”他笑看着她。抗议无效,自此她被他吃的死死的。

  • 何求美人折最新章节

        你有没有放弃过一个人?若是你后悔了,该要如何是好?他遍体鳞伤,伤的是这具肉体,也是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他不曾负天下人,却放弃了她。如今,他负了天下人,唯独不愿负她。这一切,都是恕罪。梨花树下梨花雨,她一揽芳华,坐拥王城,曾经的俘虏,今日的权势,流年逝去,回首间,却无一人。

  • 婚婚欲睡:恶魔总裁太凶猛最新章节

        林温祎结婚快两年了,丈夫却一直没有碰过她。丈夫的冷漠,婆婆的刁难,小三登堂入室,她只能默默忍受。结婚纪念日那天,丈夫终于转性要在豪华酒店与她共度良宵了。可是一觉醒来,她惊恐的发现睡在她身边的不是她丈夫,而是一个俊美非凡又邪恶无比的陌生男人!从此,她的世界全部颠倒了。那男人强势的威胁,“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人,必须随叫随到!”“你放开我,我是有夫之妇!”“你已经打上本少的印记,不要妄想逃避本少!”……

  • 宋疆最新章节

        岳飞死了,秦桧故了。高宗禅位,孝宗登基。金国衰落,蒙古崛起,南宋偏安。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正在崛起,一股泥石流叶青却在穿越。宋联蒙亡金,宋战蒙谁胜?

  • 我的唐僧肉最新章节

        有一天,陆江被告知自己是金蝉子的第一千次轮回转世。  还有三个徒弟,没错,就是西游记那三个能毁天灭地的大妖怪。  陆江本来挺乐的,后来发现有点不对劲。  他的身体好像...发生了点变化,他的血能让妖怪功力大增...他的肉吃了能长生不老。  于是三界中各路妖怪,新仇旧恨全部挨个找上门来。  .  “下面,让我们采访一下当事人!”  记者很有礼貌的把话筒对准陆江问道:“您觉得您作为金蝉子转世,三个灭世大妖的师傅,还经常冒着被妖怪吃掉的危险,你有压力吗?”  陆江摊手惊讶道“压力?有吗?”  陆江摇了摇头,“压力不存在的。”  他拔了几根白发悄悄地扔在地上:“你看我年纪轻轻的,对于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压...

  • 世子轻狂,太傅撩人最新章节

        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容光绝代的宁郡王宁芳笙从来没有想过,当年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兔崽子能够“荣归故里”,而且这个当年弱如锦鲤的萧瑾时如今竟脱胎换骨了。而那小子放肆的目光,似乎总在她脖子以下腰以上的部位盘桓,每每让宁芳笙腹诽。看你妈呀看,老子都束这么紧了,你还能看出个球咋地?

  • 农女火辣辣:撩夫种田生个娃最新章节

        李家的小女儿最近非常发愁,怎么才能让家人不饿肚子呢?她数着几个手指头,精打细算地过着日子。可是偏偏还冒出来一个恩人,赖在他们家不走?甚至还想拐骗她去京城溜溜。段云亭:襄铃可否愿意与我一同进京?襄铃:没时间!没时间!母亲要修缮山神庙,大姐要治病,二哥要行侠仗义,四弟要交束脩。

  • 活人祭最新章节

        三公里处翻浆爬出一具女尸来,而我恰好碰了女尸的脚。店里来了一个纳鞋的姑娘,而我恰好补了一双人皮高跟鞋。莫名的快递,意外出现的红色绣花鞋!吃生肉的死驴,喊驴叫爹的姑娘,还有坟前出门的脚印。仅仅因为我摸了一双女尸脚,让我这小小的纳鞋匠卷进了一桩桩离奇事件之中。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竟然是想要我给她做一辈子人皮鞋的女尸。于是,山中惊龙,黑山爬尸,墓穴黑洞,沙漠人偶闯入了我的生命!

    本章内容提要:
    ...    这位商人的话刚刚说完,坐在他不远处的另一位商人就有些迟疑的回道:“宫中这些公公们如此行事,难道不是在与民争利么?难道我们就不能够找一找那些言官,给内府施加一些压力,让那些公公稍稍限制下纺织工坊的规模么?”     孙佐伯看着那位商人摇着头说道:“这里是京城不是苏松,北方一向强于植棉,而短于纺织。从来都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