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永斗说了这么多理由,反倒是让范文程有些慌乱的心重新冷静了下来。他站在原地,目光凌厉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范永斗,语气冷冽的对他说道:“我相信,你把我请到这里,不是想要告诉我,你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

    如果你真要这样说的话,我会很失望。我相信,大汗也会很失望。我想你应该清楚,如果你让大汗失望了,你会有什么下场。”

    同范文程相识近三年,范永斗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个有点书呆子气的文人,身上居然有着一种令人慑服的压迫感。

    他颇为不安的扭动了下身体,才有些讪笑的说道:“范文书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请你过来,主要是想要告诉你,这件事虽然并不是无法解决,但是解决问题的方法,风险会很大。我无法替大汗做主,所以只能请你过来商议一下。”

    重新掌握了谈话主动权的范文程,收回了注视着对方的目光,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说道:“范掌柜,我想我们的谈话还是坦诚一些,不要再绕来绕去了。我想听听,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范永斗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范文书,我需要事先告诉你,我所想到的解决办法,恐怕都将会减少大汗未来在人参生意上的收益。但我能够向你保证,我并没有从中渔利的意思。”

    范文程只是稍稍思考了一会,便脸色平静的说道:“如果你说的是事实,那么我会如实向大汗汇报,以大汗的宽厚胸怀,想来应该不会怪罪你的,你现在便请直说吧。”

    范永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才开口说道:“第一种方式,便是把我们手上的人参交给晋商的大商号,以他们在各地的分号,应当可以把这些人参悄无声息的销售出去。

    但是,这些大商号并不会畏惧于大汗的权威,他们一定会借机压价,甚至还有可能拿一部分货物来抵押参价。”

    范永斗边说便注意着范文程的眼神,想要了解他对于自己建议的反应,范文程的脸色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他毫不在意的说道:“这倒是一个方法,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又何必送货到张家口,便是在沈阳就有这些商号的分号。你接着说下一个主意吧。”

    “第二个方法便是,我明日亲自前往北京沙口场,看看现在的人参交易是怎么回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找到医疗防疫卫生署的门路。

    如果我们能够弄到这个人参防伪标志,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北京出售,又或者干脆运到苏州、汉口的市场去销售。

    但是,我需要范文书为我做个证明,这人参防伪标志可不是我弄出来糊弄大汗的。而且这一趟运来的人参,恐怕收益要大大的缩水了。”

    范文程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才拍着面前的小几说道:“好,我也正想去京畿附近游览一番,就干脆陪你往京城走一趟好了。

    至于马护军那里,我要拜托你一件事,你找个可靠的人,带着他在宣府附近转转,这事应该没有问题吧?”

    没有选择余地的范永斗,只有硬着头皮回道:“这也是应该的,出发之前,大汗也托付过我打听下,左近长城关口、堡寨的守军将领。我会交代永福,带着马护军在附近转一圈,完成大汗的交代…”

    翌日下午,范文程同马国柱挥手告别,跟着范永斗紧急招募来的驼队,带着一批辽东带回来的人参、皮货等物品继续南下,前往了京城。

    张家口到北京约400里地,但是中间有200里是难行的山道。再加上这天气灰蒙蒙的,似乎很快就要下大雪了,因此范永斗放弃了缓慢的大车,只安排了7连近50匹骆驼的驼队赶赴京城。

    张家口经宣化到怀来,这一路地势较为缓和,因此可以顺着洋河开辟出来的宽敞河谷行走。

    但是过了怀来鸡鸣驿之后,商队就不得不同汇入了桑干河的永定河告别,折向东南。在燕山陡峭的山峰之间,和险峻的深沟边上行走。

    燕山山脉在此陡然高耸了起来,层层叠叠的山峦上,基本被森林所覆盖,行走其间或能听到虎啸狼嚎的声音。

    在这阴森的丛山中走了整整一天半,驼队终于看到了八达岭上雄伟的长城。一时之间,众人都有了逃出森林囚笼的感觉。

    在离开这条林间小道,准备进入长城之内时,范文程不经意的发现,一群色黄、面赤、长尾的猕猴,正从山谷对面的丛林中跳跃而过。让他觉得,这倒是一个好兆头,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穿过长城后,他们便在附近的小村休息了一晚,然后从居庸关出了燕山。

    从层岚叠嶂的燕山山脉下到了河北平原,看着面前收获完毕的田野和远处时时出现的村子,大家都感觉自己似乎重新回到了人间一般。

    出了燕山,往北京去的路上,那可真是一路平坦的很。范文程有些惊讶的发现,从燕山脚下的出口开始,往北京方向的道路显然是刚刚修缮完成。

    不同于他在宣府和辽东看到的土路,这里的道路路面上全部铺设了碎石,宽度足以容纳4辆大车并行。更为难得的是,道路两侧还栽种一些树木,把道路同边上的田地给分隔了开来。

    范文程觉得,这些树木想来是为了保护,这条道路不被田主所侵占。他不由有些感慨道:“大明天子为了能方便往来祭奠先祖,修建这样的道路是不是太过于耗费民力了。”

    在他身边经过的一名驼夫刚好听到了他说的话,不由接口说道:“这位相公可就说错了,你要是进了北京城,你才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好路。

    现在这条路还不算完成呢?据说,今后这条路会修的同京城里一样好,那样的话,从燕山出来往京城可以节约小半天时间呢。”

    从这位有些话痨的驼夫口中,范文程倒是打听到了,现今北京出现的不少新事物。

    除了如同整块青石制作的水泥道路外,在京城引起轰动的钟鼓楼大摆,还有被相公老爷们津津乐道的京城大图书馆。

    而这位驼夫谈的最多的,还是京城新出现的铁路,这种拿着两条铁轨铺设在地上的新事物,特别的让这位驼夫心向往之。

    特别是坐在铁路马车上驾驭马车的车夫,穿着特别制作的制服,看起来格外的威风。这位驼夫最为期望的,便是能攒够学费,然后去报考铁路马车司机的培训班。

    零零碎碎的听着这位驼夫说完了这些新鲜事,范文程还了解到,这一年京城大兴土木的修建了许多工坊,京畿附近还在大肆整修河道兴修水利。

    他大为惊异的说道:“朝廷如此大兴土木,是不是太过劳民伤财了,这么繁重的劳役,京畿附近的百姓难道没有怨言吗?”

    那名驼夫楞了下,才回道:“怨言什么的肯定会有,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心甘情愿的。听说这次朝廷并不是免费征发徭役,而是给了钱的,朝廷说是什么以工代赈…”

    范文程颇为奇怪的问道:“既然有钱拿,为什么还会有怨言?”

    驼夫仔细回想了下才说道:“朝廷虽说给了钱了,但是下面管事的老爷们三克两扣的,也就不剩下什么了,最多也就能混个肚子圆罢了…”

    直到商队看到了西直门的高大门楼后,范文程才结束了同这位年轻驼夫的谈话,作为奖励他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情报,范文程还赏了他一钱银子。

    进入了西直门之后,应付完城门官的范永斗才走到他身边拉着近乎说道:“范相公今日的兴致不错,那个下人没有在言谈中冲撞你吧。”

    范文程收回了打量着脚下道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会,不过是听些乡野传闻,有什么冲撞不冲撞的。

    我在辽东时,就听说京师出了一种叫做水泥的新事物,能够化泥为石。我原本以为,这不过是那些人夸大其词,想不到今天见了实物,却真的是坚硬如石啊。”

    范文程说的时候,还用脚跺了跺地面,他的举止倒似乎引起了过路行人的注意,那些行人对他们两人指指点点的,直把两人当做了乡下土包子。

    范永斗也不好再说什么,赶紧拉着范文程跟上了商队。西直门是玉泉山向皇宫送水的水车必经之门,因此有“水门”之称。按照京城街道的旧制,大街二十四步阔,小街十二步阔。

    所以旧西直门大街在外地人眼中已经是宽阔非常,非常气派的形象了。不过以往京城街道除了正阳门大街,即皇帝出行的御道为石砌外,其他都是黄土垫道。

    这种黄土道路一旦使用久了就变得坑坑洼洼让人难以行走,时人谓:天晴则沙深埋足,尘细扑面。阴雨则污泥满地,臭气薰天,如游没底之堑,如行积秽之沟,偶一翻车,即三薰三沐,莫蠲其臭。

    这样的道路弊端是此时天下各地城市的通病,犹以北方最为严重。南方因为雨水太多,不得不在一些主要道路上铺设了石板路以供出行,当然这些都是较为富庶的南方城镇才有。

    范文程在沈阳并不觉得黄土大道有什么问题,但是出了燕山进入华北平原后,他就发觉野外的碎石路要比沈阳城内的黄土大道干净便利的多。

    而进入了西直门之后,他更是觉得北京人实在是太过奢靡了。西直门大街除了把原本的土质道路改成了水泥路面外,道路宽度也明显超过了二十四步阔。以他在心里的估算,起码有三十四、五步阔。

    这水泥道路中间高两侧低,在道路边缘还设置了下水渠道排水。道路的边缘还有一掌高的路缘石,把大街同边上的人行道分离了开来。

    这些人行道虽然没有采用水泥路面,但却烧制了方砖铺设在上方。如此一来,即便是下雨天行人也不用脚染泥泞了。

    人行道靠近街道的一侧,每隔五步便种植了一棵树木,部分地段还砌起了长方形的花坛。虽然现在是冬季,但是范文程能够想象的出来,这条街道在夏天是一个多么舒适的场所。

    如果京城大小街道完全按照这个样式去修建,明国百姓要多承担多少赋税啊,范文程行走在这街道上时,心中如此对自己说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43章 新北京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43章 新北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43章 新北京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43章 新北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43章 新北京】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一宠成婚:妖孽总裁别太坏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竟发现自己走错了房间,睡错了人!她脸颊坨红:“小舅舅,我可是你的甥媳妇!”男人邪媚勾起嘴角:“小舅舅再好听,能有老公叫的勾人?”从此过上一段她逃他追的婚后生活,可是再遇,她却宣布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他说:“听说你要结婚了,既然这样,那么就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女人强势堵住门口:“该还的都还了。我不记得还欠你什么?”男人轻笑不以为然,淡定从容的从身后拉出一个小包子。小包子满脸憋屈:“妈妈,抱歉,我腿短没跑赢。”某女:“……”

  • 桃运色医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绝世神医,但他却有着流氓的潜质,比如偷看隔壁王寡妇洗澡,爱嗅女人小可爱。他有着万世罕见的体质,极阳之体,修炼极速,却只能活到二十岁。想要打破这个禁忌,必须凑齐世间的二十四种天阴之体,于是他毅然决然的冲向了浩瀚的大都市寻找他的二十四个属于他的女人。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军二代,统统踩之。黑道铁娘子,富豪女总裁,刁蛮小萝莉,美丽小护士,青春校花,特工龙女,性感女杀手,异国公主…应有尽有。装逼?错了,老子叫庄碧!

  • 丑王难娶:王妃请上轿最新章节

        顾云思三岁丧母,有了后母便有了后爹,四岁被强行送离京城,送往“后”爹老家乡下贱养着。当她再次站在京城城门口仰头看着那高大中带着几分肃穆的城墙的时候,她告诉自己。顾云思,你要记住,血债,就要拿血来偿!只是……最大的金大腿怎么稀里糊涂的就被她抱住了?

  • 步步攻心:总裁的劫爱计划最新章节

        旅途中,误认为是流氓的他,被她狠辣掌掴:“滚开!臭流氓!”再相见,他居然是公司的大BOSS。他冷魅一笑,她便六神无主。于是,一场逃跑计划便拉开了序幕……当傻白甜遇见高逼格冷男,事业和爱情会发生怎样的质变?

  • 最后一张符留给我最新章节

        &#;&#;正义?邪恶?
        &#;&#;当冯揍日饮了人血的那一刻起,这两个词变成了无稽之谈。
        &#;&#;符咒师,一个逝去在远古的禁忌,一个普通少年却意外的成为了符咒师的后人。
        &#;&#;“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普通人...”冯揍日哭着说道。
        &#;&#;“尼玛,你骗谁?”妖族的高手指着冯揍日破口大骂,他身上一头三百多米高的怪物骑在他的身上。
        &#;&#;“...”冯揍日沉默了,他挠了挠头一脸茫然。
        &#;&#;“不好意思,我不会打架!”冯揍日不断的后退,他委屈的说道。
        &#;&#;“曹尼玛,你个骗子...”古族的后人一脸的憋屈,他被打的鼻青脸肿。
        &#;&#;“...”冯揍日
        &#;&#;“要是我也变了,最后一张符留给我...”那一年他看着祖父离开的身影。
        &#;&#;.....
        &#;&#;《最后一张符留给我》构思新颖,绝不太监。
        &#;&#;

  • 来自喵星的我最新章节

        变成人之后整只猫都感觉不好……没了小鱼干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吃草。不能睡懒觉也就算了,竟然还要上学。短腿小蠢狗,你丫能不能别追我了!?

  • 灵魂当铺最新章节

        传闻三界之中有一个可以满足人任何要求任何愿望的地方。他偶然间执掌这个地方,发现他所生活着的社会之中,拥有着多不胜数为欲望所驱使的家伙,而这些家伙都会走到他的面前,用着他们的一切,寿命,宝物,甚至是灵魂,来进行交易,购买心仪的东西。  而每一次的成功的交易,所给他带来的都是——力量。“欢迎来到灵魂当铺。”就这样,他开始了在灵魂当铺的老板生涯。

  • 难驭腹黑小娇妻最新章节

        十八岁生日,她把自己装进礼盒,等着给那个每天说爱她的男人一个惊喜。等到的却是他搂着别的女人在床上疯狂翻滚。她在礼盒内掩面痛哭,他在礼盒外挥汗如雨。二十岁生日,他当着整个修阳名流的面,用血钻戒指向她求婚。她笑着拒绝:“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哥哥!”她深知,他所有的虛情假意只为得到她手里的股权。她以为,此生再不会动情!直到遇见他。他是闻名帝都的纨绔少爷,吃喝玩乐样样在行;他是传闻中蛰伏着的恶狼,毒舌邪魅却独宠娇妻。当经历过满城风雨,背后的身份一重重地揭开,他拥她入怀,笑得妖孽邪魅:“老婆,我是行动派。爱这种事情,我不喜欢嘴上说,我喜欢做!”一见为你倾心,再见为你倾情。老婆,你不知道,我比他更早承诺过要娶你!

  • 美食的俘虏之食者无敌最新章节

        不断生长着龙虾肉的树,喷涌着浓醇白兰地的酒泉,壳内包裹着各式各样热乎乎盖饭的奇妙椰子……    这是一个拥有乎想象食材的未知世界,无数食材在等待着人们现,每一个新的现都在打破人们对于美食的理解。    贝洛克穿遇到美食时代来临之前成为了美食神阿卡西亚的弟子,无数未知的美味在他面前敞开了胸怀!js330

  • 修真小主播最新章节

        在天地灵气匮乏的年代。修真者已经隐藏了下去。  而某直播平台上,却出现了一位蒙面男主播。  他将带领网民们,一步步揭开修真界的神秘面纱……  “感谢昆仑山的老铁刷的火箭。”  “感谢崆峒派的飞机。”  “再走一波666,我马上表演肉身扛雷劫。”  “……”

  • 新婚陌路人最新章节

        为了钱被逼嫁给一位从未谋面、双目失明、传闻性格孤僻暴躁的男人。简单的婚礼上,没有新郎,没有祝福,她不在乎。反正她走她的独木桥,他过他的阳关道。结婚一周,他足不出户,她独守空闺,她甚至连正牌老公的面都不曾见过一回。然而,新婚夜里与她缠绵对视、共度良宵的男人是谁?又是谁总在午夜里悄悄拥她入眠,醒来却不见踪迹。

  • 99亿甜婚:顾少,宠妻如命最新章节

        “顾锦川,你无耻,流氓!”rn  某人腹黑一笑:“你太了解我了,我这个无耻的流氓是不是应该对你再做点别的事情?”rn  安沫兮绝望的看着某上将大人:“顾锦川,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rn  “两个选择,嫁给我,或者让我娶你!”rn  安沫兮不小心招惹了个腹黑上将,每天都在梦想着——甩了他,甩了他,甩了他!rn  某上将大人却每天都在实践着——亲她,宠她,用一生去爱她。rn

  • 与你重逢,好幸运最新章节

        那一年他六岁,我五岁。他蹲在墙角哭鼻子,我气势汹汹地赶走了欺负他的小男生们。那一年他二十六岁,我二十五岁。我陷入了人生低谷,他强势出现替我摆平了所有的困境。最好的相遇,从来都是久别重逢。那么,余生请你指教。

  • 食鬼猎人最新章节

        木云君因为体质特殊,精神上经常极度饥饿,想吃……普通食物?不不不!她要吃鬼!!!  走在夜路遇见鬼?  木云君:吃掉它!  读书学校遇见鬼?  木云君:吃掉它!  亲人朋友遇见鬼?  木云君:吃掉它!  等一下!那个总是抓走她盯上的食物……呸,盯上的鬼的混蛋是怎么肥事?  木云君:那谁,把我的食物……嗯,把我的鬼还给我!  那谁:想要?拿你自己来换吧。  一向淡定如云的木云君开始撸起袖子:……混蛋你有本事抢我鬼,你有本事别跑啊!!!  PS:一大波会各种技能、性格奇葩的小鬼来袭,可萌可软可凶可躁!客官,了解一下?  (不甜不宠,不伤不虐!轻松向!某火的感情戏emmmm……你们懂的!)...

  • 篮坛第一外挂最新章节

        林易先是用Crossover在三分线弧顶晃开了防守人的重心,紧接着用山姆高德过掉了补防的阿里扎,哇靠!不看人传球,队友空了!不,队友选择高抛,漂亮的空中接力!  等等,怎么有点奇怪呢?  因为完成以上动作的是一位七尺大个。  【这是一段热血沸腾的篮球故事。】  书友群:484028022,欢迎大家进群聊天~!

  • 拔枪最新章节

        为国死战,为民拔枪!拔枪拔的是一往无前义无反顾的气势拔的是对祖国对人民的责任拔的是泱泱华夏不屈的军魂我叫祁天,不是齐天大圣的齐天,不会瞬间千里的筋斗云但若有犯我中华者,虽十万八千里亦必追杀到底这是一本热血的书,男人的书

  • 美漫世界的败类最新章节

        在漫威电影世界当个春风荡漾的败类,将坑爹进行到底,让超级英雄们哭去吧。(注:是漫威电影宇宙,非漫画,非融合世界观。书友群:685-542-469)

    本章内容提要:
    ...    范永斗说了这么多理由,反倒是让范文程有些慌乱的心重新冷静了下来。他站在原地,目光凌厉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范永斗,语气冷冽的对他说道:“我相信,你把我请到这里,不是想要告诉我,你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     如果你真要这样说的话,我会很失望。我相信,大汗也会很失望。我想你应该清楚,如果你让大汗失望了,你会有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