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程、马国柱牵着坐骑,跟在车队后方缓缓而行,不住的打量着街道两侧的商铺,和进出商铺的人员。

    生怕在家门口再出事的范永斗,这次干脆走在了车队最前方照应着,直到他看到了留守商号的兄弟和掌柜前来迎接自己,这才想起了还有两名得罪不起的贵客跟在身后。

    想起了这两人的范永斗,同过来迎接的掌柜吩咐了几句,便带着弟弟返身,想要把范文程、马国柱两人先请回他在张家堡内的家宅中去。

    从沈阳至张家口,历经40余日,行程2000里,一路上风尘仆仆,范文程、马国柱两人身上都已经是灰头土脸了。一脚踏进繁华的张家口堡后,看着路上远避自己的行人,到真是有些想要找个地方沐浴一番的想法了。

    看到两人点头同意,范永斗便让弟弟范永福带着两人先回家中去,他则先去同商铺掌柜把车队安顿好了,再回府中去。

    范永斗离去前对着弟弟好一顿交代,让他要好好招待这两名贵客,不要怠慢了他的客人。看着范永福不住的答应点头,范永斗才有些放心的向两人告别,然后回到了停在自家商铺门口的车队中去。

    范文程、马国柱本来就对经商不怎么感兴趣,他们这次来的任务也不是真的来做生意的。因此范永斗只是这么一提,两人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范永福随即带路向着街道东面的一个巷口走了过去,他一边走着,一边热情的问道道:“两位贵客都是哪里人啊?这是第一次来张家口吗?”

    似乎生怕马国柱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范文程抢先说道:“在下是沈阳人,边上这位兄弟是辽阳人。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张家口啊,想不到这里居然有这么繁华。

    难怪我在沈阳的时候,那些从张家口来的商人都要同我说,这里是坝下江南啊。天南海北的客商云集于此,据说这里马市的交易资金要超过大同和宣化?我来之前,还真以为这不过是一句大话呢。”

    范永福心无城府的迎合了范文程一句说道:“跟你说的那个人,算是没有蒙你。这张家口虽然地位上不如大同、宣化,但是在贸易的数量上,大同和宣化就算是绑成一对也未必能赢张家口…”

    马国柱在边上听着两人开始互相吹捧起对方的学识来了,他心中顿时大骂这两人还真是臭不要脸,一个不过是生员身份,另外一个也同样是举业不顺,才蹲在张家口开始学起了经商。就这水准,也好意思互相吹捧到这种程度。

    马国柱心里腹诽的时候,他实际忘记了一件事,虽然这两人做诗的本事极差,但在这张家口倒也算是难得的知己了,这里的大多数人连自己的名字都认不全呢。在这种环境下,能遇到一个能和自己聊诗词的人,那也的确是一个奇迹了。

    马国柱正有心想要离他们远点,免得两人的谈话把他给催眠了。但是他此时却听到了几个有用的消息,让他顿时心思活动了起来。

    “…这张家口堡还有出色的女妓?你是说真的么?”心里突然有些痕痒的马国柱赶紧出声询问了一声。

    范永福对着马国柱热情的说道:“是啊,这曼云、倩红两位女娘,是被人从大同请过来参加总兵大人寿辰的,虽然不是顶尖的花魁,但也算是大同出名的女娘了。曼云善曲、倩红善乐器,一会我便去下帖子,请两位女娘过府一叙…”

    范永福同马国柱交谈的正入巷时,范文程突然停下了脚步,这让范永福顿时停口,向着他小心的问道:“范公子可有什么不妥吗?”

    范文程的目光注视着这条街道的某个方向,然后微微抬了抬下巴说道:“那里是做什么的?怎么排了这么许多人在外面?”

    范永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着某个宅院外排着数十米长的两列队伍,他顿时轻松的说道:“这是张家口堡新开设的惠民医院啊,那些人都是来接种牛痘的。”

    范文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重复了一声,“牛豆?”

    范永福继续解释道:“就是用来防范天花的接种方式。”

    范永福的解释让马国柱、范文程都很惊讶,马国柱甚至抢在了范文程之前紧张的问道:“这牛豆真能防范天花?”

    范永福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真的,这接种了牛痘之后,就不会再染上天花了,据说是京城太医院研制出来的法子,宫内和京城勋贵豪门现在都已经接种了牛痘。

    陛下认为此法比人痘安全,因此责令在各地建立惠民医院对14岁以下儿童进行免费接种,以消除天花恶疾。

    我们张家堡各家商号听说了这事,就一起集资成立了牛痘推广接种会,请了朝廷派出人员前来张家堡进行接种牛痘的事务。这惠民医院的宅子,还是田老爷捐出来的呢。”

    范文程同马国柱互相对望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小小兴奋。他们没想到,刚刚进入张家口堡,居然就捡到了一件大功。

    女真人最为害怕的就是天花恶疾,同那些汉人相比,女真人染上天花的死亡率要高出一倍左右。也因此,后金国一旦发现天花恶疾,就实施封闭灭绝政策。

    城内的就把你封锁在家中,让你全家自生自灭。而要是城外的村子里发现了恶疾,那就干脆屠村并进行焚烧,以断绝传染源。当然,能够被用上这些手段的,说明得了天花的就是汉人。

    而关内人口众多,这天花恶疾不时爆发,因此有部分女真亲贵甚至以此为由,认为后金的国境应当止步于山海关,而不应该进入关内。

    范文程想了想,便再次对范永福询问道:“这接种了牛痘后,有没有百姓出事死亡的?还有,接种牛痘需要什么身份?”

    范永福有些恍然大悟的说道:“范公子是不是也想接种牛痘,没问题,我同惠民医院的医生很熟悉,只要我同他说一声就可以了。到现在为止,似乎还没听说接种了牛痘的人出过事,起码张家堡这边接种过的人没有。”

    范文程看了看排队的人流,便转头对着范永福认真的说道:“不如这样,你替我安排下,我现在便想要接种这牛痘试试。”

    一边的马国柱楞了一下,也开口做了这个请求。虽然不知道两人为什么这么着急,但是得到了兄长交代的范永福,并不敢违逆两人。

    正如范永福所说,有他出面,两人都没有排队,很轻松的便接受了牛痘的接种。当三人走进了堡东的范家大宅时,范文程还有些不相信,这接种牛痘会这么轻松安全。

    在范家家奴的伺候下,范文程足足洗了一个时辰,才神清气爽的从房间内走了出来,他洗完澡的时候,发觉接种牛痘的地方不痛不痒,根本没有什么感觉。这令他颇为怀疑,这牛痘的功效。

    当范家的家仆带着他走到客厅时,他才发觉范永斗已经返回了府内,客厅内已经置办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似乎正等着他过来开宴。

    当他被引导着坐下之后,马国柱也终于姗姗来迟的出现了,替他带路的那名范家侍女看起来衣衫不整,显然这位仁兄刚刚不止是洗澡了。

    待到马国柱也坐下之后,范永斗才微笑着对两人说道:“今日一时忙碌来不及操办,还请两位贵客将就下这粗茶淡饭。至于曼云、倩红两位小姐,早上刚刚去了宣府,今晚就无法延请来为两位助兴解闷了。这招待不周,我便先自罚三杯可好…”

    虽然范永斗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但是眉目间却带着几丝焦虑。范文程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但是他可没把两个女人的事放在心上。

    在范永斗兄弟的小意交接下,范文程和马国柱两人很快便放开了怀抱,大快朵颐了起来。

    酒过三巡,客厅内也点上了蜡烛,脸色不变只是额头微微沁汗的范文程,撇了一眼已经醉眼迷离的马国柱,不由笑着说道:“今天的酒我看就喝到这里吧,马公子旅途劳顿,不胜酒力,还是先让他回去休息。”

    范永斗看了看马国柱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微笑着说道:“也好,永福你替马公子安排一下,弄个人晚上照顾他。范公子,不如去我书房内喝杯茶,醒醒酒?”

    对于范永斗的邀请,范文程只是思索了片刻,便点头应允了。在一名提着灯的丫鬟引路下,范文程便跟着范永斗沿着曲折的回廊,走到了一所幽静的小院内。

    一路上范文斗注意到,范文程的目光都放在了丫鬟提的那盏灯上。他不由笑着说道:“这玻璃提灯可是京城出的新鲜事物,比用薄纱制作的灯笼要亮堂许多,还不用害怕会被点燃,唯一的坏处就是容易打碎。”

    范文程抬头看了看他,才笑着说道:“这玻璃大约便是琉璃的变种,不过像这么通透的琉璃恐怕造价不菲吧?看了这两年,范家商号的生意果然是获利不菲啊。府上的用度也如此豪奢了起来。”

    范文程赶紧摆手说道:“这玻璃提灯虽然比薄纱灯笼贵上一倍,但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我只是用个方便罢了,哪里算得上豪奢两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0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时光欠我一个裴弋然最新章节

        安小堇刷网页的时候看到这么一段话,初中欠我一个张小宇,高中欠我一个余淮,大学欠我一个肖奈。
        可对于安小堇的人生来说,应该是时光欠我一个裴弋然。
        十三岁的安小堇很讨厌那个总是让她背黑锅的裴弋然,可长到十五岁,进入锦西四中之后,他们愈演愈烈,从相互斗嘴到彼此关心,他占据了她整整三年的青春光阴。
        安小堇很喜欢写小说,每次她俯身沙沙写字的时候,裴弋然都会凑上一个脑袋:安小堇,下一本小说,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当男主角?
        安小堇嗤之以鼻:你长得这么难看,脾气又不好,动不动还打架,我要是写这样的男主,还不被读者给骂死。
        可事实证明,她以后写的每本书的男主都是照着裴弋然的影子而活在内心世界的。
        这是属于安小堇和裴弋然的爱情故事,她对他的爱还在继续,能走多远,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裴弋然会永远站在原地等着她,这一次,他们不会再担心走散了。

  • 狂妃召唤:邪君乖乖上门最新章节

        穿越有三宝:金手指超级好!运气棒的不得了!男主邪魅易推倒!  什么?你会召唤上古神兽?不好意思,咱会召唤上古神仙!  什么?你一天就突破修炼瓶颈?不好意思,咱修炼就没有瓶颈!  “娘子,能不天天打怪升级吗?”  “不行,不打怪升级我怎么娶你?”  “娘子,我不介意娶你啊!”  “我介意!这辈子你都别想翻身!注定做我身下夫!”  这是一个炫霸拽的女流氓在异世横行霸道、欺女霸男的故事!

  • 倾尽仙华最新章节

        为妖为魔,成神成仙,不过一念之间;
        是恶是邪,念善念正,倾我一世悲欢。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不知道,我是从何时起消失在了那个梦中······

  • 军婚劫:前夫不安分最新章节

        长官高调求婚:“颜颜,嫁给我?”某女冷哼:“高同志,咱两没戏!”本想一拍两散,不想酷帅长官沦为跟屁虫,还处心积虑破坏相亲?!毁清白不算还抹黑?混蛋,看我怎么整治你!

  • 穿越之弃妃很逍遥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顶级杀手,一朝穿越成了人们眼中的蛇蝎弃妇。
        &#;&#;她痛恨了前世的背叛,厌倦了前世的斗争抱着一颗心世无争的心,想在这个异世安稳度过,可惜事不随愿!和亲路上步步惊心。
        &#;&#;他是星月王朝的战神,也是她的港湾,他隐忍腹黑,少言寡语,他心思缜密,气度不凡。一次救命之恩。一场意外邂逅,将他们紧紧缠住。
        &#;&#;她说:“依然自认为没有得罪楚王,可为何楚王却一再为难?”
        &#;&#;他道:“王妃知书达理,自然没有得罪本王,可本王也不知为何,就喜欢为难爱妃!”
        &#;&#;他一贯的云淡风轻,沉着冷静,泰山压顶都能令他不动声色,唯独遇上他心爱的女子,所有的理智情绪总是在不经意间慢慢流露。
        &#;&#;她道:“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他念:“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 暖婚霸爱,首席深情不兽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他误以为她要嫁给他父亲,当他的后妈,于是他毫不怜惜的夺走她宝贵的第一次;第二次见面,她跟她男朋友正在包厢约会,却被他意外撞见,他气急败坏的向她男朋友宣布她已是他的女人;第三次见面,她恶作剧的送了他一份神秘大礼,害他在媒体记者面前颜面尽失;一年后酒店VIP贵宾房内——“顾清颜,你不是对如何伺候男人很有一套吗?那就让我来看看你的技术到底好到了什么程度!”他步步紧逼直到把她逼到墙角,无路可退!她冷然一笑,“好啊陆总,那我就让你好好尝尝!”

  • 魔法归程最新章节

        三个纪元之前,神怒之战,为了这个灵幻大陆,众神陨,帝圣泯。我们外来族人,血洒寰宇,铸成血肉城墙,我们只想有个落脚之所,我们只想找寻回家的路???可为什么要背弃我们,三神惊天一战,五帝血染苍穹,我们只是想生存???宇落大地凄血灿,星碎万古霜骨凝,征战天宇谁泪含,大义空换壮士悲???轩浩,我们的一丝希望,我们一起艰辛万苦,我们一起逆境勇闯,我们一同寻找回家的路!

  • 神变萝莉酱最新章节

        哈?我就转个生,咋还变成小萝莉了?好吧,憋屈点,大不了回到神界把那些个笑自己的神灵挨个揍一顿好了。不过,这气可不能现在就憋着!
        堂堂大力神,现在要来扮萝莉吃猪了。
        黑暗大祭司叫做大佬?那算个屁,看也不看直接一拳抡上去。
        你豪门大少爷有钱任性?不存在的,拳头比钱可会说话多了。
        在天上横着飞的盗贼団?劫富济贫是咱最喜欢做的正经事!
        社会我莉莉,人傻话不多,一切看不爽,不用忍着!

  • 神话帝国最新章节

        秦受莫名进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一个从原始部落到强大的文明帝国并存的世界。在这个恐怖生物横行,连一棵树都可能在下一秒张牙舞爪朝自己扑来的恐怖世界里,秦受唯一依靠的只能是伴随他而来强大到连神灵都能召唤出来的脑神系统。当然还有美丽善解人衣的美丽王后、乖巧妖娆的妃子,以及俏皮可爱的萝莉...
        在秦受怀着万丈雄心想要征服整个世界,建立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国度,建立一座三千佳丽的后宫时...
        “擦!就给我五个农民,俩破烂帐篷能够干毛啊!”秦受披着件破烂麻袍仰天挺脖子破口大骂道。

  • 隋唐之铁血风云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隋末群雄争霸,美人似玉,江山如画。少年高冲携带“黄金系统”穿越而来,却莫名其妙成为大将高琼之孙,他面对强大的突厥大军,李唐的强势兴起,面对六十四路烟尘,他敢与之争夺天下否?

  • 农家小地主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至风雨飘摇时期的秦国做了地主婆。经商种田两不误,最最重要的是同时拥有了人生挚爱小相公。两人携手发家致富建立属于他们的金钱帝国。

  • 妖孽狂妃:王爷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警察变公主,是前朝的亡国公主也就算了,醒来就得罪了当朝贵妃,这梁子结大了……为了报仇,她揭发贵妃丑闻一战成名,踩小人,斗后妃,还勾上了俊美无俦的二皇子,从此逆转人生,在古代混得风声水起!

  • 一夜欢:夜里睡了个总裁最新章节

        她平时清心寡欲,酒后却释放了自我,把总裁给强了?!将包里仅剩的500块摆在某总裁的面前,谭笙诚惶诚恐:总裁,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不够。到底是总裁,睡一次就是贵某总裁:你睡了我,当然要对我负责,不如你就做我三个月的女朋友,算是还债吧。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位陆总可是传说中的GAY!现在这个GAY总裁要她做女盆友?肿么办,ㄒoㄒ在线等,急

  • 重生八零之极品娇妻最新章节

        “夫人,先生被人勾走了。”“什么?抄家伙,抢人。”前一世,安冉敢爱敢恨,却因错爱他人,含恨而终,重生到十八岁,她怎能再次错过一生挚爱?她告诫自己,重生一世不仅要找回男神,还要把上一世害她的人一一惩治,全家吃香的,喝辣的,那都不是事。“安冉,那生孩子算大事吧?”霍承建把安冉堵在床边,她笑嘻嘻反扑上位:“当然是大事,咱们说干就干。”且看腹黑少女如何拐骗纯情小哥哥回家生娃,顺便虐渣反攻。

  • 禁身囚爱:总裁放过我最新章节

        秦梓叶为了能成功嫁给严子诚,不顾一切代价如了愿,只为履行当初诺言。可婚后,她体验到的不是恩爱,而是无止境的报复,而这背后,竟是从一早就被人策划好了的阴谋。她遭人算计,跌落谷底,竟是被囚禁的错开父亲葬礼。灵堂里,严子诚禁锢住她:“秦梓叶,你不是为了我什么都可以不顾吗,你不是想要拥有我吗,我要你今日在你父亲尸骨未寒之际,满足你的愿望!”秦梓叶:“若是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断然不会再为你奋不顾身。”

  • 骗嫁之权臣有喜最新章节

        当奸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她没想到,重活一世,会成为一位卑鄙无耻丧尽天良的‘奸臣’,当朝一品左相。听说:奸臣顾相,残害忠良,迷惑君王,丧心病狂。权势在手、美人绕膝,金山银山,人人羡煞。可随之而来的还有:半朝文武的憎恨、冷酷暴君的猜忌,隔三差五的暗杀、美男美女的纠缠。她扶额叹息——权臣难当。【片段之告白】“本相是个劣迹斑斑的人,既没前凸后翘,又不温柔贤惠,你说,你看上我哪点?”“胸不在大,不平则行,臀不在翘,有型则灵,卿本巾帼,令吾倾心。琼鼻大眼睛,肤白玉腿莹。束发很俏丽,散发也飘逸。可否抱一抱,亲一亲?无朝堂之乱耳,无公务之劳形。草丛和竹林,浴池或凉亭,来几回:巫山云雨?”“……!”划重点:女...

  • 天煞兵王最新章节

        中国有一支不存在特种部队,没有番号,没有驻地,更没有身份。他们是中国最强的战士,兵中之王,而其中最强的士兵被誉为‘龙首’,人称人间兵器。天煞命格,一生独行,背负潜龙行动远走他乡,为国之刃,撑起中华脊梁。好男儿自当一世忠一国,一生爱一人!

  • 我真的不无敌最新章节

        灵力复苏,人类平静的生活被彻底打破。  是与时俱进,顺应时代。还是拨乱反正,维护原有的生活秩序?  全世界都在迷茫探索。  我叫苏锦川,是这个激流勇进的时代当中,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的老怪。  官方书友群:562808784

    本章内容提要:
    ...    范文程、马国柱牵着坐骑,跟在车队后方缓缓而行,不住的打量着街道两侧的商铺,和进出商铺的人员。     生怕在家门口再出事的范永斗,这次干脆走在了车队最前方照应着,直到他看到了留守商号的兄弟和掌柜前来迎接自己,这才想起了还有两名得罪不起的贵客跟在身后。     想起了这两人的范永斗,同过来迎接的掌柜吩咐了几句,......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