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丹汗的面前,这位虎鲁克寨桑派来的亲卫,单膝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继续说道:“…大人对于自己有负大汗的重托,深感羞愧难当,因此决定重整人马,准备亲自带队冲击山岗。

    大人说了,虽然剩下的残兵未必是人多势重的明军的对手,但是他宁可战死在面向敌人的冲锋路上,也绝不忍辱偷生,丢了大汗的脸面。”

    林丹汗扫视了一眼身边的部落首领们,看到他们似乎深深的被虎鲁克寨桑派人传来的话所感动了,一个劲的点头称赞着这位大总官的勇气,好像刚刚那场大败重来没发生过一样,这让他心里颇为恼怒。

    “既然如此,虎鲁克寨桑让你过来,还想同本汗说些什么?是不是,还要本汗给他擂鼓助威不成?”林丹汗不由嘲讽的对着那名亲卫问道。

    亲卫硬着头皮说道:“大人只是请大汗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待他身亡之后,多多照拂大人留下的几个子女。”

    左翼大总官塔什海突然站了出来,对着林丹汗单膝跪下请求道:“大汗,虎鲁克寨桑虽然作战不力,还请看在他往日对大汗一片忠心的份上,再给他一个机会吧。”

    有了塔什海带头,一群部落首领也纷纷上前,开始替虎鲁克寨桑求情道。粆图台吉、额哲见此情景,也不由替虎鲁克寨桑分说了几句。

    年少气盛的额哲更是主动请缨,想要替代那位倒霉的虎鲁克寨桑,去同明军交手。

    看着跃跃欲试的儿子,和一脸憨直的兄弟,林丹汗不得不按捺下心中的怒火,他走到那名虎鲁克寨桑的亲卫身边,脸色严峻的询问道。

    “说,虎鲁克寨桑究竟想要什么,才能替本汗攻下那座山岗,洗刷他的耻辱。”

    那名亲卫紧紧抓着草地的手终于放松了些,他赶紧回道:“如果大汗能够再给大人3个千人队,和500金帐武士,那么大人一定会替大汗夺下那座山头。”

    “3个千人队,500金帐武士,他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林丹汗听了这个要求,顿时显得有些发怒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怒火彻底的宣泄出来,就住了嘴。

    4万察哈尔骑兵加上4千金帐武士,是他赖以维系大汗权威的保证。而相对于前者,唯有4千金帐武士才是真正效忠于他的嫡系部队,而不会被那些部落首领们拉拢左右。

    正因为金帐武士压制着察哈尔骑兵,而这两者组成的武力又压制着,部落内外的异心者,他才能是察哈尔部落的大汗,也是威慑蒙古各部的蒙古帝国的大汗。

    对于金帐武士的损失,每一个都会让他感觉非常心疼。这次出征,他留下了1000金帐武士护卫着归化城的汗庭,再加上给予几个亲信大将的护卫,在他身边的金帐武士也不过就是1600余人。

    虎鲁克寨桑一次失败的攻击,就让他损失了100多金帐武士,间接让三个金帐武士百人队失去了战力,已经让他心疼不已了。现在如果再给他500人,他身边的金帐武士就不到千人了。

    如果这场战争让金帐武士和察哈尔部落的骑兵损失惨重,那么就算取得了这场胜利又有什么意义。

    据他所了解的,明朝在宣府、大同的军队超过20万人,骑兵就超过了7万余人。但是现在出现在草原上的明军,也就3万余人。

    也就是说,即便是全歼了面前这只明军,如果大同关内的明军也是这么难缠,那么他还有什么余力去攻破大同边塞,迫使明朝拿出赏银和物资来。

    他想要击败对面的明蒙联军,一个目的是,让右翼蒙古再无反抗他的势力和能力;另一个目的则是,必须要从明朝手中榨出足够的物资和银两,好让察哈尔部的牧民舒服的度过这个冬天,也让那些一直抵触西迁的部落首领们少发出点声音。

    如果打了这一仗,只赢得了一个胜利的名声,其他什么也得不到的话,损失惨重的察哈尔部,接下来的冬天可就难熬了。

    虽然他是大元的正统继承人,也是蒙古人公认的蒙古帝国的大汗。但是在辽东他有后金和科尔沁两个敌人,在蒙古右翼有土默特等不愿意奉命的部落。

    而漠西蒙古不认同察哈尔部执掌汗庭的历史,由来已久。至于漠北蒙古,除了一个车臣汗之外,其他部落同样不服气他担任蒙古帝国的大汗。

    他举目四望,居然发觉身边四周,居然没有不是敌人的存在。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察哈尔部力量的削弱,金帐武士的削弱,对于他来说,都有可能是走向不归之路的开始。

    思来想去了许久,林丹汗终于决断道:“滚回去告诉虎鲁克寨桑,没有什么金帐武士,本汗再给他两个千人队。他能攻则攻,攻不下就给本汗把那些明军钉死在山上,不要让他们顺着山坡攻下来。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他就先抹了脖子再来见我。”

    这名亲兵不敢再多言,答应了一声,便低头退出了一段距离,然后迅速转身上马狂奔而去了。

    林丹汗似乎还有余怒未笑的说道:“塔什海你派两个千人队给虎鲁克寨桑,顺便再派两人去左、右两翼打探下战况如何。

    替本汗问问贵英恰,他究竟还要多久才能击溃明人的左翼,包抄明人的中军…”

    当林丹汗对着身边的大臣们发号施令时,站在山岗边缘的茅元仪,观察了向山下逃亡的蒙古骑兵许久,才确定这些骑兵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在向山顶作出反击了。

    他对着跟着身边的参谋说道:“可以下令让宣府三旅二营上来换防了,一营留下三连驻守外,其他人返回后方修整。

    让那些民夫把这些伤员也带下去,至于尸体都堆放到南面通道上去。二营上来之后,把这道防线重新恢复一下。

    接着把军法官给我找过来。”

    站在他身边的参谋低着头记录着命令,但是对于他最后一个要求却迟疑了一下,这么参谋抬起头,有些担忧的对茅元仪说道:“大人,您的职责虽然是守卫这座山岗,但是惩治临阵脱逃的武官,完全可以交给孙总长和袁大人啊。”

    茅元仪回头白了他一眼,脸上带着严厉的神情说道:“难道本官还不能处置了这几个败类?就算那个百户是大同姜家的人,敢临阵脱逃,本官就敢斩他。

    你快去传令,在二营和一营交接阵地的时候,本官要用他们的脑袋严肃军纪,看下次谁还敢抛弃同袍和阵地,私自逃亡。”

    这名参谋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劝说茅元仪。对于这位军队条例的编制者,任何触犯了条例的行为,都会被他所厌恶。更别提,这几位武官丢下自己部下不管不顾的逃亡,导致整条防线出现了缺口,让几队弓箭手和火枪兵白白的死亡了。

    在战场中间,用垒土和木排搭建的台子上,茅元仪先是公布了四位武官临阵逃亡的事实,再让军法官当众宣布了对这四位武官的判决,并直接当众行刑了。

    四颗血淋淋的头颅,被挂在了竖起旗木上,下方经过的士兵无不感到了震撼。

    茅元仪也不是一个只懂的惩罚的将领,他处罚了逃亡的军官之后,便下令嘉奖提升了十多位普通士兵和低阶武官,以表彰他们在之前战斗中表现出来的英勇举止。

    在这一罚一赏之间,茅元仪终于抓住了这些士兵的心灵。军队是一种奇怪的组织,在平时没人会喜欢一位严格操练管束他们的将领。但是到了战时,士兵们却又希望能在一位强悍的将领指挥下作战。

    茅元仪在战场上的举动,终于让这些士兵们认可了,这位将军正是他们所需要的统帅。

    两次挫败蒙古人的经历,也让这些士兵们开始对这场战争的结局,有了一些好的预感。

    看着这些士兵们有序的交接着阵地,并没有闹出什么乱子之后,茅元仪便同身边的几位参谋,开始研究起北面8座炮垒的修筑位置起来了。

    吉达从昏迷中醒来时,发觉自己正躺在一辆奇怪的独轮车上,不,应该说是绑在了这辆独轮车的一边,而在另一边则是一位同样受了伤的明人。

    他努力的想了想,才明白了发生什么事。他祈祷自己的同伴们尽快击溃明军,好把他从马尸下解救出来,也许还能挽救自己的腿。

    但是随着一声又一声的雷鸣,他身后的蒙古骑兵们不仅没有继续前进,反而彻底混乱了起来。被压着不能动弹的吉达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很快他便发现,已经跨越了木栅栏的同袍居然慌乱了起来。

    这些同袍不向着前方的明军攻击,反而如无头苍蝇一般,在明军的阵线前来回奔驰着,而他正是如此倒霉的被一名骑兵坐骑生生踢晕了过去。

    昏迷前最后的场景,和现在的处境,让吉达意识到他们进攻山岗的行动已经失败了,而他也成了明军的俘虏。

    但是明军把他绑在车上是想要做什么,吉达挣扎了一下,想要仰起头看看周围的环境。

    “嘿,别动,这下山呢。你要是不老实一点,车就要翻了。”吉达身后立刻传来了车夫训斥的声音。

    听着这名车夫娴熟的蒙古语言,吉达抱着一点期待的问道:“你也是蒙古人吗?”

    “别多想了,我可不是蒙古人,不过是跑到塞外讨生活的汉人。要不是你们这些从东面来的蛮子,我可还好好的在归化城附近种地呢。”从车夫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显然对他们这些察哈尔人怨气很大。

    吉达顿时说不出话来了,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说明自己部落西迁的理由,这让他心里非常的惶恐。

    如果换做了是他,面对侵占了自己家园的敌军俘虏,难道还会有什么好对待不成。

    吉达心里七上八下了许久,终于还是被未知的恐惧所逼迫,他硬着头皮向着不友善的车夫低声下气的询问道:“这是要带我去哪?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牧民,其他的什么事都不清楚啊。”

    努力平衡着车辆的车夫显然无心和他攀谈,只是恶言恶语的辱骂了他一句,让他闭嘴。

    倒是独轮车另一边,一直抬头望着天空的明军,突然转过头来对他轻轻说道:“不用太担心,对你来说,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只要老实的呆着,等打完仗就能回家了。”

    虽然不知这位明军话语的真假,但是吉达却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心里顿时安定了下来。他转头向这位明军道谢,但是这位明军又再次恢复到了看着天空不语的状况中去了。

    吉达略有些好奇的伸长脖子看了一眼隔壁的明军,想要看看他伤在何处,却看到明军的右手短了一截。

    这个发现顿时让他心头一惊,吉达不再试图同这位明军攀谈,而是学着明军的样子,往天空望去。他这才发觉,今天的天空显得格外的湛蓝。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62章 某些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62章 某些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62章 某些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62章 某些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62章 某些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生存系统最新章节

        2015年的12月31日,人们照着往常的轨迹生活,纵然是天空下着淡红色的雨,大家也只是以为环境污染又严重了。除了有些闲人上网发发牢骚,仿佛整个世界都没有多大变化。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这场红雨中,所有的生物都开始发生了变化。作为世界主宰的人类对此毫不知晓,就像是被上天遗弃的种族。
        当潜在的基因被激活,当嗜血的暴虐被暴力充斥,杀戮便由此开始。
        这是一场食物链的清洗,无论你参不参与,所有的生物都被加入。这是一场种族的战争,非我族类,其肉可食!
        末日,在玛雅预言的三年后正式开启!而人类面对的,除了变大强悍的各种变异兽,还有同为人族的人类!
        李逸,本是一个普通学生,竟意外获得一套系统,末日开启,他的人生也开启上映!!

  • 彼岸有神君最新章节

        她前世本是妖族王白夜珩的王妃,却在神妖大战之后死去,被白夜珩拼死送入轮回,转世变成文沐染。文沐染因一双红瞳受尽歧视,在爹娘死去后前往无极派拜师,在其中遇到了呆萌男主凤祈言,两人产生感情,后来却发现凤祈言竟是当年毁掉妖族的上古神君……
        他本是高高在上的上古第一神君,在神妖大战为护神界身陨,半魄转世成凤祈言,在残魂寻得恢复前世记忆成为神君后,性格冷漠起来,一神一妖,注定对立,他又该如何抉择……
        1V1,暖虐结合,是个主线男女主爱恨情仇,支线穿插各种阴谋诡计,收集仙器的故事。
        最禁忌的神妖恋,且看两人如何两世纠缠,相爱相杀……
        --------------------------------------------------
        本书交流群~欢迎催稿~

  • 无上剑尊最新章节

        苏阳,本是苏家最低微的外门弟子,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他的体内,出现了九柄上古魔剑,每一柄魔剑,都具有鬼神莫测的能力。在这九柄魔剑的帮助下,苏阳从此实力猛进,剑道通达,走上了一条传奇的武道之路!

  • 夜鹰血箭最新章节

        这小说可说是我的第一个作品,还请各位大大别客气,多多评击。^^(我的防弹衣可随时穿在身的。)

  • 草包嫡女:王爷盛宠大小姐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豪门弃妇,每日被拳打脚踢,眼看丈夫情人上门欺辱。今生,她魂穿古代将门,成为人人践踏的痴傻嫡女,差点被陷害致死,成为无人问津的孤苦魂魄。两世为人,她发誓要改天逆命,绝不再受人半点欺凌。重生任务一,闷不吭声虐姨娘。重生任务二,低调奢华打庶妹。重生任务三,废掉渣男三条腿。重生任务四,赚钱、打怪、嫁首富!他是星月的闲散王爷,自小收敛光芒,躲开暗箭,只为等待利剑出鞘,夺这天下霸主之位!自小撞见,他发现她的狡黠,欣赏她的聪慧,恨不得将自己的心都掏出来摆在她的面前,只为有一天,能在取得天下之时,许她并肩治理天下的尊荣!

  • 蜜爱成宠最新章节

        离婚后,我遇上了三个男人。一个外表冰冷,但内心暖和得照暖了我的人生,丰富了我多姿多彩的生活。一个有严重家暴倾向,让我卷入一场具有阴谋的陷害之中。一个放荡不羁,玩世不恭,心里对我充满憎恨,将我送进永无天日的监狱。这一生,纷乱复杂,到最后,我究竟要到哪里去?还有没有人,能许我一个美满幸福?

  • 海贼之最强附身最新章节

        穿越海贼世界,居然成为了罗杰的弟弟。    无法想象五十多岁的罗杰,居然还会有一个十几岁的弟弟,但就是有了。    但是哥哥成为海贼王,弟弟却毫无才能。    好在十六岁的时候,他居然现自己身上带着一个附身系统。    面对十个小喽啰群起攻之,罗辰冷笑一声:“叶问附身!”    “我要打十个!”js330

  • 信仰诸天最新章节

        凡人世界,他是韩跑跑手中一具诡异的傀儡;一念永恒中,他是白小纯又敬又怕的师叔;仙逆世界,他是与王林把酒言欢的生死之交;盘龙世界,他是挽狂澜于既倒的光明教皇;遮天世界,他是狠人女帝不愿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他归来的哥哥......穿越诸天位面,吸收信仰,点燃神火,凝聚神格,托举神国,成为诸天中那永恒的剑之君主!p.s.已有百万字完本老书《无限之史上最强主神》,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js330

  •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最新章节

        什么待我登基,你你必为后?什么宠妻无度爱妻如命?原来都是假的!当看清楚枕边人的真面目,被迫害到死的时候,懦弱的南灵笙已经死了!在回头,南语兮,你毁我容貌抢我丈夫!断我性命?就被怪我心狠手辣以牙还牙!段屿君,你虚情假意利欲熏心杀我孩儿,就别怪我不留情面用尽心机断你前程!当侯府嫡女重生来过!烦伤我者,必百倍还之。烦拿我者,必千倍还之!真心助我者…唯以身相许之…她一心复仇,却遇上冷酷王爷,初次谋面,助她杀人…再次谋面,见她杀人。同样是不肯屈服步步为营的人,在处心积虑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之下,两人的纠葛是各取所需?是利益趋使?还是其他?他说“谁毁你清誉你找谁去,本王概不负责。”她说“无妨,我毁王爷清誉,会负责到底的

  • 一弦一顾付流年最新章节

        慵懒的躺在床上日光浴,心里确定了一个纠结的问题:这辈子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和心爱的人呆在自己设计的房子里,安静地享受阳光,吃男票煮的饭。掏出手机,拨通:“流年,我想咨询一点法律问题?”“问。”“被监护人饿死,监护人要负怎样的法律责任?”“……”

  • 我家天王天蝎座最新章节

        十八线小明星,杠上娱乐圈天王。敢让绯闻女友抢她好不容易等来的角色,是可忍孰不可忍!上一秒,“我是十八线,可我不是十八贱!让我陪你睡一晚,做梦!”下一秒,“你个混蛋腹黑极品渣男,你丫不是说好不痛吗!”杠上天王,纪小鱼以为自己演艺生涯就此完结,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砸十个亿,把她给我捧红了。”红了半边天,纪小鱼以为自己单身贵族的生活终于到来,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下个月十号结婚,就这么定了。”

  • 异踪最新章节

        环太平洋东海边雁荡山发生的离奇科幻故事。龙召青是外星人留在地底世界的人类的后代,民国之初,他的母亲因不熟悉地面上的人类世界而惨被愚昧的人类埋进地里,他在人类父亲教养下长大,历经百年年来到现代,一直清除地球上的变异者,他遇到了丁小西,从此,他的生活再不是死水一潭。

  • 冷面老公跟上来最新章节

        好不容易争的总经理代理的位置,没想到在我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竟然奇怪事情一大堆。
        先是要合作的老总突然警告我:“离他远一些!”
        后是自己的衣柜里莫名奇妙的多了很多衣服,莫名其妙的成为了S市最出名的“如梦酒坊”的超级VIP……
        一件又一件的离奇事情就这样在我身上发生了……

  • 农门娇妃最新章节

        现代美女特工李小乔,竟然穿越成一个农家少年?还喜欢男的?还好,她只是女扮男装而已。  住牲口屋,喝野菜汤,一家人眼看要饿死?李家长子李小乔袖子一卷,带领全家人发造梯田,挖鱼塘,带领全家致富奔小康。  只是,这捡来的长工总是要掐她的桃花是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撩妹,撩帅哥了?  李小乔:“喂,长工,这是你的工钱。”  “我不要钱。”某腹黑俊美长工深深望着她,声音邪魅而狷狂,“只要人。”

  • 布衣王妃上位记最新章节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成纱。杨紫瑛每天对着一个禁欲系的妖孽男人,总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然而,久而久之,她才发现,此男根本就是“禽兽”,而她却被他外表的假象所蒙蔽,一步步落入他的陷阱,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韩翊宸,你总有种?”“我自然有种,难不成,你有?”

  • 我是光明神最新章节

        穿越成了光明神,从此开启招收信徒,发展神国,称王称霸,为所欲为的羞耻日子

    本章内容提要:
    ...    在林丹汗的面前,这位虎鲁克寨桑派来的亲卫,单膝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继续说道:“…大人对于自己有负大汗的重托,深感羞愧难当,因此决定重整人马,准备亲自带队冲击山岗。     大人说了,虽然剩下的残兵未必是人多势重的明军的对手,但是他宁可战死在面向敌人的冲锋路上,也绝不忍辱偷生,丢了大汗的脸面。”     林丹汗......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