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木丁正想向后退上几步,背靠矮墙对抗这些明军时,突然他耳中听到了身后土地上的震动声,这让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达木丁所在的第一排骑兵虽然差不多伤亡殆尽,但是也成功的破坏了,明军壕沟加上矮墙的防线。

    特别是第一道壕沟,因为死伤的骑士直接冲进了壕沟内,导致明军的长矛手失去了自己的阵地,纷纷逃回了矮墙后方,而这些蒙古武士的人马尸体,也在壕沟内填出了一条通道。

    这使得后续的金帐武士直接踩着同伴的尸体,通过了明军的第一道防线。

    这些蒙古骑兵一旦突破了明军的防线,在平地上顿时显出了巨大的威力。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站在达木丁身边的五、六名骑兵,已经杀散了围上来的二、三十名明军。

    转危为安的达木丁并没有在原地同这些明军纠缠,他立刻指挥着身边的骑兵让开了通道,向着北面的明军防线冲杀了过去。对于这些披甲武士,除了成列的长矛手还能阻挡下,不管是弓箭手还是火器兵都毫无还手之力。

    位于高台上的茅元仪观察着战场前方的防御阵线,在他眼中,达木丁这队人马,就像是往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石头,溅起的涟漪迅速波及到了整个湖面。

    明军原本井然有序的阵线,很快就变的混乱了,而敌军的骑兵在山岗上出现的数目也越来越多,明军的前沿很快便陷入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果不是还有一些小队级别的长矛手主动上前,挡住了这些蒙古骑兵继续扩大战果,恐怕整条防线已经彻底失去控制了。

    茅元仪放下了望远镜,转头对着身边的参谋吩咐道:“让前方防线上的军士按计划撤下来,所有预备队全部进入第二道防线,准备应对敌军骑兵的突击。让14号炮垒做好准备…”

    茅元仪正吩咐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刚刚看到的情形,便强调了一句:“射击位置优先让给火枪兵,弓箭手作为辅助兵力。”

    在刚刚他所看到的交战过程中,他发现那些蒙古披甲兵即便是身上中了七、八箭,依然可以挥刀作战,但凡是中了火枪弹的,往往就立刻失去了行动能力,特别是重型火绳枪的子弹,连铁甲都防不住。

    不过可惜的是,京城火器工坊制作的两款火绳枪,即便是皇帝以战场检验的目的,调拨给了前线500支一型重火绳枪,还有2000支二型轻火绳枪。

    但是列装营中的还不到半数,大多数士兵似乎更信任老式的火器和弓箭。

    “挨过这一仗,必须要强制让这些士兵们接受,使用这些火绳枪了。”茅元仪重新布置了防御阵地后,心中如此想到。

    当达木丁感觉周边的厮杀声开始减弱之后,才有余暇抬头观望四周的战场情况。

    在他身边,明军的尸体和同袍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不过明军的尸体显然更多一些。

    随着一阵尖刻刺耳的声调,周边似乎怎么也杀不完的明军,也开始向后方有序的撤去了。

    附近残存的蒙古骑士,开始聚集在了达木丁的身边。达木丁这才发觉,作为先锋部队的300金帐武士,完好无损的还不到100骑。其他骑士,除了5、60名轻重伤员外,都已经躺在了地上,毫无生命的迹象了。

    虽然这些金帐武士损失惨重,但是明军却丢下了3倍于此的尸体,同样也可谓战果辉煌。

    不过达木丁心里知道,这笔账并不能如此计算。相比起这些明军士兵,每一名金帐武士都是大汗的心头肉,都是经历了10年以上的武艺和骑术训练,才能从各部落脱颖而出,成为一名不事生产的金帐武士。

    300名金帐武士,在平原上足可以击败上千普通骑兵。区区一座小山岗,就能让他们损失三分之二的战斗力,这简直有些让他无法想象。

    达木丁的茫然并没有持续多久,虎鲁克寨桑已经带着后续部队赶到山顶。他对于这么快突破了明军的防线大为惊喜,因此亲自带着人马上了前线。

    军中的各个百户没人提到达木丁和他的部下的功劳,而是围绕在虎鲁克寨桑身边,颂扬他英明神武的谋划,才是攻破明军防线的重点。

    达木丁和先头攻上山顶的低阶军官们,迅速被支开,带着自己的部下去填平壕沟,搬运尸体的苦力活计去了。

    在后方督战的蒙古贵族们,簇拥这虎鲁克寨桑站立在战场的边缘,似乎他们才是攻下这山岗的功臣们。他们之间互相吹捧着,似乎自己已经占领了整个山岗一般。

    达木丁跟在自己的百户罗布桑身边,正向他汇报着,明军第二道防线的诡异之处。

    距离矮墙防线以西50步的地方,明军竖立起了一道歪斜不平的木栅栏。这些木栅栏都是碗口粗的白杨,截成了两米左右长度,然后一头削尖打到了地面以下约四分之一,树干之间还用绳索牢牢的绑定在了一起。

    从达木丁的方向看去,这些木栅栏就没有一处平坦之处,倒像是一个个漏斗连接在了一起。宽大的一面面对着他们,而漏斗底部指向着明军自己。

    入口处大约可容纳20匹马并行,但是在漏斗底部则不会超过3、4匹马并行。且这些通道的底部并不是缺口,而是又曲折的拐了个弯,才能看到出口。

    整个木栅栏防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急就章赶出来应急之作,但是达木丁却不这么看,不管是那些处理过的白杨树桩,还是连接树桩的绳索,显然不可能是才准备的物资。

    达木丁向自己的百户罗布桑汇报着,认为这道单薄的木栅栏也许是个陷阱。除了他说怀疑的那些疑点之外,明军给他们留出来的50步间距,使得马匹不能把速度提到最高,且木栅栏的尖角,也无法让马匹跳跃过去。

    罗布桑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又看了看数十步之外意气风发的虎鲁克寨桑,他实在毫无兴趣去提点这位主将。

    虽然作为大总官,虎鲁克寨桑也算是大汗的亲信。但是这位大总官今日如此使用金帐武士,简直就是拿金帐武士当做了填城壕的奴隶营了。

    这让罗布桑非常的恼火,更让他恼火的是,攻下了山岗后,这位大总官就想过河拆桥,让基本失去了战斗力的金帐武士退下山去。

    和达木丁这种一无所知的蛮夫不同,作为百户的罗布桑还是能够觉察到察哈尔部内部的政治斗争的。

    最起码他清楚的知道,大汗一直想要削弱各部落首领对于部落武力的控制。他一直想要建立一个,真正能够对各部落事务进行干涉的汗庭,就如同他的先祖成吉思汗一般。

    而察哈尔部的各部落首领们,却始终抗拒着大汗收缴他们手上权力的政策,甚至不惜同女真人暗中勾搭。

    作为蒙古帝国的大汗,大元的继承人,真正能够让林丹汗如臂使指的,唯有他帐下的这些金帐武士。

    因此不管虎鲁克寨桑之前是出于什么想法,他这种让金帐武士损失惨重的指挥,已经让罗布桑把他视为不可靠的对象了。

    他无意去提醒虎鲁克寨桑,也不认为这位大总官会听他一个小小的百户的警告。他现在只是想要把剩下的金帐武士带回去,给大汗保存实力。

    罗布桑吩咐自己的部下抬着同僚的尸体下山去,一边装作要提醒虎鲁克寨桑,向他那边走去,同这位大总官交谈了几句,便不欢而散的走了回来。

    “我们现在就走,就让大总官和他身边的马屁精,去享受他们的胜利吧…”罗布桑返回后,怒气冲冲的对着部下吼了一嗓子,就头也不回的带头向山下走去了。

    另一边的虎鲁克寨桑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沉下脸来对着身边人说了些什么,就不再关注这些死伤惨重的金帐武士了。

    对于明军在山顶上设立的第二道防线,虎鲁克寨桑并不认为是设计好的,应该是明军迫于无奈的临时之举。还有近三分之一地区没有建立起木栅栏,似乎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虽然金帐武士因为损失惨重退却了,但是他认为现在这个状况,光靠他手下的部队也能解决了。在山下,还有三个千人队,正轮番的牵制着那个明军车阵,使得他们无法侧击自己的后路,援助山岗上的明军。

    而山岗上的明军似乎也就3、4千人,这样的人数是无法同2个千人骑兵队相抗衡的,虎鲁克寨桑如此坚信着。

    他随即颁下了命令,把自己的部队主要集中在东南面,因为明军的木栅栏防线主要还是在东北面,南方还有三分之一的区域没有来得及设立防线。

    南面半里多的空档,足够他绕过木栅栏从侧面攻击明军的阵线了。

    他随即下令3个百人队在东北方牵制攻击,另外5个百人队从南面绕过明军防线,由南至北侧击明军的阵地。其余人在东南方等待,准备随时支援进攻部队。

    虎鲁克寨桑的计划很好,但是他下令绕道南面侧击明军的部队,却完全成了明军的靶子。

    同东北方用木栅栏围成的一个个漏斗不同,明军防线南面差不多修了一道200多米的直线木栅栏,这些木栅栏并不是连续的,还有许多小的缺口。

    但是这些缺口上,都有明军的长矛手堵在了那里。而其他木栅栏的后面则是明军的火枪手和弓箭手,当这些蒙古骑兵绕道南面,速度又没提起来的时候,完全就成了明军练习射击的靶子。

    敢开始还有些骑兵想要直接冲击这些看似低矮的木栅栏,但是很快他们便发觉,在这种状况下转向,不但阻碍了整个部队的前进速度,还让自己和身边的同伴都陷入了危机之中。

    在损失了半只百人队之后,终于有人醒悟了过来,叫喊着继续向前,避开这些明军的射击手,从山岗顶面的西南部绕过去。

    200多米的明军射击路线,很快就跑了过去,但是速度刚刚提升起来的马匹却不断的摔倒了。很快就有人发现,看似平坦的地面上,卑鄙的明军挖了不少陷马坑,还有很多四棱钉。

    由于为了躲避之前那段路线的明军射击,导致许多骑士鞭策坐骑的速度高了些。这让他们明明知道,这块区域布满了陷阱,也无法停留了下来。

    有些骑手只顾着躲避前方的陷阱,却忘记了南面是一个陡崖,就这么连人带马的冲刺了下去,只来得及留下一声惨叫。

    因为这个突入其来的打击而停顿下来的骑士们,不仅要担心身后还搞不清状况的同伴的撞击,还有忍受面向南面列阵的明军射手的齐射。

    在这种猛烈的打击下,还没有提速的骑兵,不顾侧面明军的射击,就这么原地转身跑了回去。

    第一次5个百人队的侧面攻击,几乎损失了一半人手。而负责北面佯攻的3个百人队,看到这个情况,在丢下了3、40人之后,也退了回去。

    这样的败退,让围绕在虎鲁克寨桑身边的蒙古贵族们噤若寒蝉,而虎鲁克寨桑也无法接受这个局面,变得怒不可遏起来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将相最新章节

        &#;&#;为相者,上佐天子,下抚万民。
        &#;&#;为将者,外镇四夷,内安诸侯。
        &#;&#;他们相识年少,相伴经年;后出将入相,共辅君王。
        &#;&#;本应是:
        &#;&#;一将一相相辅相成,朝堂战场将相相和。
        &#;&#;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翻云覆雨权倾天下。
        &#;&#;然而一场变故,一人重伤失忆,一人受辱流放。
        &#;&#;三年后:
        &#;&#;他科考夺魁,一朝闻名天下;登高地,宣麻拜相,万人之上,终究不过为一人。
        &#;&#;他凯旋归来,危境九死一生;飒风姿,战场厮杀,驰骋天下,可曾记起那一人。
        &#;&#;故人重逢,对面不识。朝堂倾轧,旧友相争。
        &#;&#;夺嫡事,通敌案,科举争端,京察风云……
        &#;&#;(本文已完结,欢迎大家多多留言、送花!)

  • 嚣张特工最新章节

        特工,一个应该低调,应该默默无闻的职业,然而,席天却反其道行之,高调做人,嚣张做事。他暴烈的将敌人踩在脚下,让敌人闻风丧胆,然而,面对女人,他却低调得令人发指,令众美女为之抓狂……

  • 变身咸鱼少女最新章节

        拉倒吧,我的小鸡鸡都没有了,你还跟我谈什么梦想。反正均订已经破三千了,小说一天更新一章就好了呀,更那么多干嘛。反正稿费一页五百块了,漫画一个月更新一集也就很好了呀,更那么多干嘛。反正直播一个小时就有几千块打赏,cosp1ay还能翻倍,那就直播半个小时就好了呀,直播那么久干嘛。反正……这是一个没了小鸡鸡的咸鱼少女的故事。没有了小鸡鸡,你还跟我谈什么梦想啊八嘎!

  • 庶女惊华,一品毒妃最新章节

        穿越成为右相府的庶女,睁眼却发现自己已经是危在旦夕,也许是上天的眷恋,巧遇生命中的贵人,复仇?王朝?统一?只要你想要,我必定送到你的手边。

  • 名门婚谋最新章节

        谁都喜欢不劳而获,谁都喜欢过奢侈的生活,所以他们设计了她父母的死,把她送进了疯人院。可他们都忘了,疯子杀人是不犯法的。  占了她的屋子,控制了集团,甚至还想撺掇她改了遗嘱,再设计点意外?  呵呵,她在疯人院别的没学会,只学会了一个字——疯!  房子玩完了,集团玩完了,现在,我们玩点别的?本以为是自己大展拳脚的时候,可跟在她身后,比她还疯的男人哪儿冒出来的?

  • 变身路人女主最新章节

        赵幽月现在的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她可是变身女啊,这年头变身女怎么可能不是级美少女?当她现自己变成女孩子时,就觉得这波稳了!如果不是级美少女那变身还有什么意义?

  • 一品毒妃,邪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温婉凉薄的鬼手军医一遭穿越成了胸小还没脑的太傅千金!阴差阳错嫁给赫赫有名但却因为一遭战败从此阴郁邪气的战神兰起王,为此缠卷进皇权之中,且看她如何素手乾坤,名扬九州!她说:我愿意放弃自由跟着你守卫黎明百姓,是因为我始终都记得自己是一名军人,也是一位大夫,这是信仰!

  • 桃色生香最新章节

        沉睡了千年的桃花妖,终于在有朝一日厌倦了千年来不变的风景,想要下凡,最后其母树牺牲了千年修为,成全了自己。下凡以后,先是找寻了自己的亲生兄妹,看到了在同恩庙里的姐姐,在深房里的妹妹,报复了杀死自己弟弟的道士。无奈却被男主南归误会,被南归收入了自己的玉佩里面。

  • 山野小农医最新章节

        意外获得黄金鱼三片金鳞,拥有了三种奇异能量,他有了异于常人的能力,也有了透视眼,更有妙手回春的小医术。什么美女,他不稀罕,还被追的到处乱转。什么金钱,对于他来说,简直如探囊取物,招之即来。他在一夜之间乌鸦变凤凰,开始了神奇的一生......

  • 独家影后:首席娇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五年不见,竹马变boss?rnrn从小那个爱欺负她的席牧尘转身变为她娱乐圈道路上的大靠山?rnrn为了追妻,霸道耍赖腹黑卖萌地上打滚求抱抱?rnrn一日起床莫名奇妙躺在他床上?rnrn“你要干嘛?”rnrn“我想睡你!”rnrn“我不介意直接把你踹下去!”rnrn“那我不介意直接帮就地正法!”rnrn慕思迪……boss您最大,您说了算,您老睡吧……rnrn

  • 甜蜜宠婚,厉害了我的林医生最新章节

        从民政局出来叶蓁蓁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和认识没两天的男人结婚了!为了摆脱后妈,为了不出国,叶蓁蓁决定就算是无爱闪婚也要咬牙挺下去。哪知林先生一把揽过她的腰,亲昵说道:“谁说是无爱闪婚,明明是一见钟情……”

  • 蔚蓝之心的魔女最新章节

        sarena!这是一场必须进行下去的游戏。但是,为什么我在游戏中的妹子角色会变成现实中的我啊?!

  • 调香高手最新章节

        天地有香千万种,一朝凝炼筑后宫。一代兵王萧枫回归都市,调香戏美女,装逼抽阔少。萧枫执香指天:“我有万香,可炸山,崩海,收妖,伏魔,熏神,裂阳,断星,明道,泯界,遮天!”

  • 最强特种兵之龙医最新章节

        一柄龙鳞匕,护我华夏国土安;一把手术刀,保我将士故土归。他曾代号龙医,是神出鬼没的战场幽灵,翻手可灭一座城池,覆手可解一国重灾。如今他却龙归于野,摇身一变成了一介乡村大夫,但潜龙终有飞天之日,且看一代龙医再写烽火传奇……

  • 淘金笔记之非洲惊魂最新章节

        淘金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行业,他们供奉的不光是山神爷、财神爷,还有祖师老把头。老把头有言,只有六两二以上的金命之人,才能窥视金脉,赚个盆满钵满!自古以来,但凡有砂金的地方,不光有着发财梦,还有劫匪、黑帮、窑子、警察!小青年洛铁被人廉价的忽悠到非洲,开始了他的喋血淘金路。

  • 盛宠太子妃最新章节

        她是当朝大将军之私生女,相依为命的母亲死后,投奔问仙楼门下,成为招牌艺女。他是堂堂太子殿下,为谋权而接近她。在善妒的将军之妻长公主发现她的真实身份后,对她痛下杀手时,他伸出援助之手,步步为营助她认祖归宗。当她发觉他的爱是以阴谋开始时,她转身离去……后来她懂了爱是旗鼓相当,于是她摒弃前嫌,成为太子妃。她也为他在朝政上出谋划策,后荣升皇后,凤印在侧,至尊无上。

  • 我有一座锻造屋最新章节

        被欧冶子看中,在其威逼、利诱、拐骗下,成其坐下二弟子,并将自己的锻造屋扔给魏文阅,而自己却去云游了魏文阅希望利用其锻造上的天赋,在这个所有世界的交汇点找到自己的妹妹,在这期间不但结实了一群可靠的伙伴,还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但也卷进了一场重置世界的阴谋中。

  • 神经潜入者最新章节

        第七平行宇宙,2037年。
        随着人类的自我进化,诞生了一批可以潜入他人意识世界的人——
        神经潜入者。
        侵入他人大脑,浏览他人的记忆,分享他人的知识,控制他人的意志——
        一门伟大的技术,
        却也是一扇毁灭之门的开启。
        谁能最先觉醒,发现那躲在宇宙深处伺机而动的黑手。
        科幻。高武。悬疑。惊悚。人类危机。
        喜欢请收藏,多推荐。Q群:

    本章内容提要:
    ...    达木丁正想向后退上几步,背靠矮墙对抗这些明军时,突然他耳中听到了身后土地上的震动声,这让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达木丁所在的第一排骑兵虽然差不多伤亡殆尽,但是也成功的破坏了,明军壕沟加上矮墙的防线。     特别是第一道壕沟,因为死伤的骑士直接冲进了壕沟内,导致明军的长矛手失去了自己的阵地,纷纷逃回了矮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