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木丁正想向后退上几步,背靠矮墙对抗这些明军时,突然他耳中听到了身后土地上的震动声,这让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达木丁所在的第一排骑兵虽然差不多伤亡殆尽,但是也成功的破坏了,明军壕沟加上矮墙的防线。

    特别是第一道壕沟,因为死伤的骑士直接冲进了壕沟内,导致明军的长矛手失去了自己的阵地,纷纷逃回了矮墙后方,而这些蒙古武士的人马尸体,也在壕沟内填出了一条通道。

    这使得后续的金帐武士直接踩着同伴的尸体,通过了明军的第一道防线。

    这些蒙古骑兵一旦突破了明军的防线,在平地上顿时显出了巨大的威力。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站在达木丁身边的五、六名骑兵,已经杀散了围上来的二、三十名明军。

    转危为安的达木丁并没有在原地同这些明军纠缠,他立刻指挥着身边的骑兵让开了通道,向着北面的明军防线冲杀了过去。对于这些披甲武士,除了成列的长矛手还能阻挡下,不管是弓箭手还是火器兵都毫无还手之力。

    位于高台上的茅元仪观察着战场前方的防御阵线,在他眼中,达木丁这队人马,就像是往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石头,溅起的涟漪迅速波及到了整个湖面。

    明军原本井然有序的阵线,很快就变的混乱了,而敌军的骑兵在山岗上出现的数目也越来越多,明军的前沿很快便陷入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果不是还有一些小队级别的长矛手主动上前,挡住了这些蒙古骑兵继续扩大战果,恐怕整条防线已经彻底失去控制了。

    茅元仪放下了望远镜,转头对着身边的参谋吩咐道:“让前方防线上的军士按计划撤下来,所有预备队全部进入第二道防线,准备应对敌军骑兵的突击。让14号炮垒做好准备…”

    茅元仪正吩咐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刚刚看到的情形,便强调了一句:“射击位置优先让给火枪兵,弓箭手作为辅助兵力。”

    在刚刚他所看到的交战过程中,他发现那些蒙古披甲兵即便是身上中了七、八箭,依然可以挥刀作战,但凡是中了火枪弹的,往往就立刻失去了行动能力,特别是重型火绳枪的子弹,连铁甲都防不住。

    不过可惜的是,京城火器工坊制作的两款火绳枪,即便是皇帝以战场检验的目的,调拨给了前线500支一型重火绳枪,还有2000支二型轻火绳枪。

    但是列装营中的还不到半数,大多数士兵似乎更信任老式的火器和弓箭。

    “挨过这一仗,必须要强制让这些士兵们接受,使用这些火绳枪了。”茅元仪重新布置了防御阵地后,心中如此想到。

    当达木丁感觉周边的厮杀声开始减弱之后,才有余暇抬头观望四周的战场情况。

    在他身边,明军的尸体和同袍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不过明军的尸体显然更多一些。

    随着一阵尖刻刺耳的声调,周边似乎怎么也杀不完的明军,也开始向后方有序的撤去了。

    附近残存的蒙古骑士,开始聚集在了达木丁的身边。达木丁这才发觉,作为先锋部队的300金帐武士,完好无损的还不到100骑。其他骑士,除了5、60名轻重伤员外,都已经躺在了地上,毫无生命的迹象了。

    虽然这些金帐武士损失惨重,但是明军却丢下了3倍于此的尸体,同样也可谓战果辉煌。

    不过达木丁心里知道,这笔账并不能如此计算。相比起这些明军士兵,每一名金帐武士都是大汗的心头肉,都是经历了10年以上的武艺和骑术训练,才能从各部落脱颖而出,成为一名不事生产的金帐武士。

    300名金帐武士,在平原上足可以击败上千普通骑兵。区区一座小山岗,就能让他们损失三分之二的战斗力,这简直有些让他无法想象。

    达木丁的茫然并没有持续多久,虎鲁克寨桑已经带着后续部队赶到山顶。他对于这么快突破了明军的防线大为惊喜,因此亲自带着人马上了前线。

    军中的各个百户没人提到达木丁和他的部下的功劳,而是围绕在虎鲁克寨桑身边,颂扬他英明神武的谋划,才是攻破明军防线的重点。

    达木丁和先头攻上山顶的低阶军官们,迅速被支开,带着自己的部下去填平壕沟,搬运尸体的苦力活计去了。

    在后方督战的蒙古贵族们,簇拥这虎鲁克寨桑站立在战场的边缘,似乎他们才是攻下这山岗的功臣们。他们之间互相吹捧着,似乎自己已经占领了整个山岗一般。

    达木丁跟在自己的百户罗布桑身边,正向他汇报着,明军第二道防线的诡异之处。

    距离矮墙防线以西50步的地方,明军竖立起了一道歪斜不平的木栅栏。这些木栅栏都是碗口粗的白杨,截成了两米左右长度,然后一头削尖打到了地面以下约四分之一,树干之间还用绳索牢牢的绑定在了一起。

    从达木丁的方向看去,这些木栅栏就没有一处平坦之处,倒像是一个个漏斗连接在了一起。宽大的一面面对着他们,而漏斗底部指向着明军自己。

    入口处大约可容纳20匹马并行,但是在漏斗底部则不会超过3、4匹马并行。且这些通道的底部并不是缺口,而是又曲折的拐了个弯,才能看到出口。

    整个木栅栏防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急就章赶出来应急之作,但是达木丁却不这么看,不管是那些处理过的白杨树桩,还是连接树桩的绳索,显然不可能是才准备的物资。

    达木丁向自己的百户罗布桑汇报着,认为这道单薄的木栅栏也许是个陷阱。除了他说怀疑的那些疑点之外,明军给他们留出来的50步间距,使得马匹不能把速度提到最高,且木栅栏的尖角,也无法让马匹跳跃过去。

    罗布桑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又看了看数十步之外意气风发的虎鲁克寨桑,他实在毫无兴趣去提点这位主将。

    虽然作为大总官,虎鲁克寨桑也算是大汗的亲信。但是这位大总官今日如此使用金帐武士,简直就是拿金帐武士当做了填城壕的奴隶营了。

    这让罗布桑非常的恼火,更让他恼火的是,攻下了山岗后,这位大总官就想过河拆桥,让基本失去了战斗力的金帐武士退下山去。

    和达木丁这种一无所知的蛮夫不同,作为百户的罗布桑还是能够觉察到察哈尔部内部的政治斗争的。

    最起码他清楚的知道,大汗一直想要削弱各部落首领对于部落武力的控制。他一直想要建立一个,真正能够对各部落事务进行干涉的汗庭,就如同他的先祖成吉思汗一般。

    而察哈尔部的各部落首领们,却始终抗拒着大汗收缴他们手上权力的政策,甚至不惜同女真人暗中勾搭。

    作为蒙古帝国的大汗,大元的继承人,真正能够让林丹汗如臂使指的,唯有他帐下的这些金帐武士。

    因此不管虎鲁克寨桑之前是出于什么想法,他这种让金帐武士损失惨重的指挥,已经让罗布桑把他视为不可靠的对象了。

    他无意去提醒虎鲁克寨桑,也不认为这位大总官会听他一个小小的百户的警告。他现在只是想要把剩下的金帐武士带回去,给大汗保存实力。

    罗布桑吩咐自己的部下抬着同僚的尸体下山去,一边装作要提醒虎鲁克寨桑,向他那边走去,同这位大总官交谈了几句,便不欢而散的走了回来。

    “我们现在就走,就让大总官和他身边的马屁精,去享受他们的胜利吧…”罗布桑返回后,怒气冲冲的对着部下吼了一嗓子,就头也不回的带头向山下走去了。

    另一边的虎鲁克寨桑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沉下脸来对着身边人说了些什么,就不再关注这些死伤惨重的金帐武士了。

    对于明军在山顶上设立的第二道防线,虎鲁克寨桑并不认为是设计好的,应该是明军迫于无奈的临时之举。还有近三分之一地区没有建立起木栅栏,似乎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虽然金帐武士因为损失惨重退却了,但是他认为现在这个状况,光靠他手下的部队也能解决了。在山下,还有三个千人队,正轮番的牵制着那个明军车阵,使得他们无法侧击自己的后路,援助山岗上的明军。

    而山岗上的明军似乎也就3、4千人,这样的人数是无法同2个千人骑兵队相抗衡的,虎鲁克寨桑如此坚信着。

    他随即颁下了命令,把自己的部队主要集中在东南面,因为明军的木栅栏防线主要还是在东北面,南方还有三分之一的区域没有来得及设立防线。

    南面半里多的空档,足够他绕过木栅栏从侧面攻击明军的阵线了。

    他随即下令3个百人队在东北方牵制攻击,另外5个百人队从南面绕过明军防线,由南至北侧击明军的阵地。其余人在东南方等待,准备随时支援进攻部队。

    虎鲁克寨桑的计划很好,但是他下令绕道南面侧击明军的部队,却完全成了明军的靶子。

    同东北方用木栅栏围成的一个个漏斗不同,明军防线南面差不多修了一道200多米的直线木栅栏,这些木栅栏并不是连续的,还有许多小的缺口。

    但是这些缺口上,都有明军的长矛手堵在了那里。而其他木栅栏的后面则是明军的火枪手和弓箭手,当这些蒙古骑兵绕道南面,速度又没提起来的时候,完全就成了明军练习射击的靶子。

    敢开始还有些骑兵想要直接冲击这些看似低矮的木栅栏,但是很快他们便发觉,在这种状况下转向,不但阻碍了整个部队的前进速度,还让自己和身边的同伴都陷入了危机之中。

    在损失了半只百人队之后,终于有人醒悟了过来,叫喊着继续向前,避开这些明军的射击手,从山岗顶面的西南部绕过去。

    200多米的明军射击路线,很快就跑了过去,但是速度刚刚提升起来的马匹却不断的摔倒了。很快就有人发现,看似平坦的地面上,卑鄙的明军挖了不少陷马坑,还有很多四棱钉。

    由于为了躲避之前那段路线的明军射击,导致许多骑士鞭策坐骑的速度高了些。这让他们明明知道,这块区域布满了陷阱,也无法停留了下来。

    有些骑手只顾着躲避前方的陷阱,却忘记了南面是一个陡崖,就这么连人带马的冲刺了下去,只来得及留下一声惨叫。

    因为这个突入其来的打击而停顿下来的骑士们,不仅要担心身后还搞不清状况的同伴的撞击,还有忍受面向南面列阵的明军射手的齐射。

    在这种猛烈的打击下,还没有提速的骑兵,不顾侧面明军的射击,就这么原地转身跑了回去。

    第一次5个百人队的侧面攻击,几乎损失了一半人手。而负责北面佯攻的3个百人队,看到这个情况,在丢下了3、40人之后,也退了回去。

    这样的败退,让围绕在虎鲁克寨桑身边的蒙古贵族们噤若寒蝉,而虎鲁克寨桑也无法接受这个局面,变得怒不可遏起来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59章 山岗争夺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钱妻当道:闲王不好惹最新章节

        现代小白领穿越至莫名朝代,成了无父无母、无家族庇佑的孤儿。在饥寒交迫之际,当朝闲王收留了她。从此陪着闲王破破案,救救人,牵牵红线,顺便学学古代生存技能,馨宁表示很满足。然而,某人的一句话,却束缚了她的自由。“贵妾,多贵还是个妾,你以为的莫大恩典,可曾想过对别人却是灭顶之灾。”馨宁留下书,从此天高海阔,过自己小日子去。两年后,江南品酒大会上,她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他。“不许再跑了,你喜欢算账,以后你就是王府女管家,王府的账全部都由你管。”端木超然笑了笑,紧拥着她道。馨宁皱皱眉,一脸嫌弃:“谁喜欢管账了?你才……喂喂喂,干嘛绑我!”

  • 压寨夫人是美男最新章节

        金家三姐妹各个奇葩,一个看起来是男人,一个奇丑无比,一个自称外星人的蛇精病。让这三只找到对象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化腐朽为神奇,化绝望为奇迹,一个个浪漫故事,拉开帷幕!

  • 神魔十字架最新章节

        希望喜欢的大大可以对我投投票 多谢了^^

  • 龙鳞道传奇最新章节

        中国浩瀚几千的文明史,老祖宗留下的很多东西都被我们渐渐抛弃了,对很多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电脑,网络,肯得基,HIP-HOP等等东西才是当今生活的精髓。我们的祖国也一直沿著我们邓小平主席给我们指出的道路,我们越来越以高科技为荣,越来越用西化的程度来评价一个城市的发展。但是在国外,只要提起中国,很多老外第一个反应就是——武术!就象提起日本人就想起他们的电器,提起德国人就想起他们的汽车,提起埃及就是金字塔加法老一样,武术是中国的荣耀。在武术之外,我们还有著其他的文明,随我一起去探寻这神秘的世界,您愿意吗?

  • 重生最强特种兵最新章节

        华夏最为强大的特种兵,在一次执行神秘任务时被同伴暗下杀手,当他以为自己死了却睁开双眼后,现自己重生回到了三年之前。既然老天又给了咱一次生命,那这一次,老子一定要活得潇潇洒洒,财富,美女,地位...这些一样都不能少,人挡灭人,神挡灭神。(无敌爽文)js330

  • 神奇的相机最新章节

        主角偶然获得了一部将照片可以提取为实物的相机,从此主角走上了与众不同的道路。js330

  • 都市之国术无双最新章节

        “太极、八卦、形意、八极、咏春、谭腿……”苏辰学贯中西,学习对手,击败对手。他自豪的说:“芯片在手,天下我有。”人的身体中隐藏着大秘密。苏辰为了生活,从拳手陪练起步,练国术,破强敌,一点点激生命潜力。无意中现这世界的真正面目,地球所有人类都为了进化而努力,苏辰用一张学习芯片揭露天地奥秘,与世界各国精英争夺进化名额,越众生。ps:求收藏,推荐,订阅,打赏。品质保证,不断更,必完本。js330

  • 我有特别撩叔技巧最新章节

        她卖萌装傻战斗力爆表,上得了军舰,下得了水艇,扛得了大炮,演得了小清新!他腹黑闷骚禁欲式纯情,耍阴险,玩狠戾,控战区,布好棋!他们是史上最强“伪叔侄女”组合,搭配五款精英手下,踏上酣畅征战之旅!且看八岁最萌年龄差,如何玩转十年精心养成计划!“如果我在床上叫你叔叔,你还下得了手吗?”“我会用我的身体代替手。”

  • 辣手嫡妃最新章节

        飞机遭雷劈,灵魂降临新世界。雷劈都不死?还怕啥!废柴、无人爱、遭陷害……能比过雷劈?渣男太子要退婚?很好,一退海阔天空,误撞亲王怀中。看着独宠爱妃改头换面的怪异娇容,某铁血亲王邪魅一笑:撞进了本王的心还想逃?抓回去先关上三天三夜!三天内,谁也不许打扰本王和爱妃!

  • 等一个人的南方最新章节

        那年化学课上他捧着一个装有毒液的容器凑到她跟前,就种下了一颗相恋的种子在心田,从高中到大学,凌简与宿钰用真情虐了不止一个校园。然毕业前夕,两人却分道扬镳,含糊不清的决绝辞别,给所有人一个迷一般的结局,让人措手不及。每逢雨天,她都会想,不知你是否还喜欢在细雨中不撑伞,那个站在地狱看天堂的少年。每逢晴天,他都会想,不知你是否还喜欢在阳光下撒欢,那个处在冬夏盼春秋的女孩。他说,等老了,我带着你,退出红尘,远离冰冷的繁华,只做自己。他说,爱你爱了十几年,就爱不上别人了。她说,自从心里有了你,就再也住不进别人。她说,不管你在哪,我都在南方等你。

  • 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户部大臣抱着厚厚的《经济学》每天研读。  刑部上下每天都在钻研《宪法》。  工部所有人看着主角弄出来的蒸汽机无从下手。  兵部的人拿着合金钢刀耀武扬威。  这是一个地球人在异界培养科技党的故事。  主角拿着火药,看着一群人在那欢快的徒手拆城墙,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 仕途荣耀最新章节

        商界精英陈明宇在企业陷入巨大危机的时候梦回九二,获得了重写人生的机会。作为一个达尔文主义的忠实信徒,他信奉的是活在当下、生存第一、成功至上!这一次,他百无禁忌,决定立足于官场,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中书写自己的传奇之路。群号:497616017

  • 逮个总裁做鬼仆最新章节

        她不过是给鬼发个福利,不料惹来成群鬼胎来找爸?怎么办?鬼胎没解决,总裁男鬼还惹上身?可……这个总裁帅是帅,却是个废柴?!救命……总裁智商欠费要怎么破?

  • 极道天帝最新章节

        十万年前,极道天帝以魂补天。十万年后,帝魂苏醒,世间早已沧海桑田。当年的爱人没了音讯?昔日的手下已经另起山头?曾经祸乱万族的灵族贼心不死?一念起,再临万界。

  • 血战刀尊最新章节

        那是一个身穿白裙,满头三千青丝环绕,目若流光,眉若轻灵,无需任何粉饰便已是倾国倾城的女子。是玄霄大陆的第一强者,号称绝情女帝。她就是这片大陆的神,用绝对的实力将众生踩在脚下。

  • 深渊卡牌最新章节

        魔鬼与恶魔之间的一次血战结束后,  南明重生而来,带着深渊卡牌系统,从血战的战场中复活,  幸运地是,他开局就捡到了一张来自地狱魔鬼死后掉落的粉卡。  群号(252060133)

  •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最新章节

        【火热新书,百万追读!】他是一个孤儿,被昔日威震华夏武林的三大绝世高人收养为徒!来到都市,前往南宫世家退婚,却为了正(chao)义(piao)做了舒家大小姐的贴身保镖!“虽然我是一个英俊潇洒的美男子,但我不想靠脸吃饭,所以你不准对我有非分之想!”PS:不玄幻,不修仙,不太监,不烂尾!

  • 我家后院有个修仙界最新章节

        你家地里种庄田,我家地里种神仙!瞧不起我小农民,专门打你脸。美女前来帮种田,武林高手一旁站。人生如此多娇,爽!

    本章内容提要:
    ...    达木丁正想向后退上几步,背靠矮墙对抗这些明军时,突然他耳中听到了身后土地上的震动声,这让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达木丁所在的第一排骑兵虽然差不多伤亡殆尽,但是也成功的破坏了,明军壕沟加上矮墙的防线。     特别是第一道壕沟,因为死伤的骑士直接冲进了壕沟内,导致明军的长矛手失去了自己的阵地,纷纷逃回了矮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