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楼二层,此处因为面临黄河风景秀丽,时常有文人墨客上来观赏风景,因此倒是摆上了不少桌椅。

    亲自把庞天寿迎上楼后,洪承畴便带着庞天寿往西北角的一张方桌走了过去。这个角落被两扇屏风所截断,因此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独立空间。

    庞天寿走到方桌前,也不谦让,便在北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着他如此做派,洪承畴只是眼皮跳了跳,便依然面带微笑的在东面的座位就坐了下来。

    方桌上早就有人安排了干果、蜜饯等拼盘,两人坐下之后,便有洪承畴的亲随,提着一个小炭炉和一个注满了热水的红铜小水壶走了进来。

    替两人冲开了茶水之后,这名亲随便把铜壶放回了小炭炉上继续保温。在这期间,两人都一直保持着沉默。

    当洪承畴看到亲随泡完了茶,想要退到边上伺候时,他突然开口说道:“好了你也不用在此伺候了,去楼梯口守着,我要同公公谈些事情,任何人都不许上楼来打搅我们谈话。”

    洪承畴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盯着站在庞天寿身后的一名锦衣卫,似乎希望这位锦衣卫能够知趣的,自动跟着他的亲随离开这里。

    庞天寿顺着洪承畴的目光向后望了一眼,方才回过头来对着他说道:“这位是锦衣百户林运荣,兹事体大,今日之事必须要有个见证,林百户会参与我们的谈话,当然你完全可以放心,他一定会保守这次谈话内容的。”

    洪承畴于是便把目光转回了庞天寿身上,他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单刀直入的说道:“本抚冒昧邀请公公见面,乃是因为公公受命整肃整个陕西境内的军队事宜。

    想必公公也清楚,今年陕西旱情尚未爆发之前,朝廷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赈灾了。不过今年陕西的旱情实在是太过严重,且连续两年大旱,百姓家中已经毫无积蓄。

    即便是朝廷今年赈灾行动比往年更为积极,但是依然有大批的陕西百姓无法受到赈济。

    所以从七月开始,府谷县王嘉胤,安塞县王自用,清涧县王左桂,汉中王大梁,阶州周大旺等相继煽动民变。而之前在白水县杀官造反的王二,也蠢蠢欲动,试图出山为乱。

    所幸公公到任之后,便开始巡视边镇,补发边镇的欠饷,因此固原、延绥二镇未曾生乱。

    但是现在这些民变军散布于陕西各地,扰乱地方裹挟民众,若是让他们不小心冲进了关中平原,把那些已经安置下来的灾民也煽动起来,则整个陕西的民变就不可遏制了。”

    庞天寿有些警惕的看向了洪承畴,口中说道:“陕西之事自然有杨、蔡两位巡抚操劳,何劳贵抚忧思。”

    “吾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耳。陕西乱事若是不能尽快稳定下来,待到明春陕西地方还有多少百姓可以安心耕种?

    若是春天不得耕种,岂不是明年即便没有灾害,也要荒上一年。连续三年无收,不要说陕西百姓要乱,那些边镇还能再支撑下去吗?

    陕西若是大乱,同陕西一河之隔的山西岂不是首当其冲?吾为山西巡抚,不得不未雨绸缪罢了。”洪承畴语气平和的答复道。

    庞天寿思虑许久,倒也觉得洪承畴这番话颇有道理,他来陕西主要的任务还是安抚边军,但是随着他巡视了陕西边镇之后,就发觉这个任务实在是过于艰难了。

    陕西边军拖欠的粮饷实在是太多了些,即便是他极力筹措,也不过是补发了一小部分而已。他在固原镇巡查的时候,还遭遇过一群士兵哗变,向他申诉参将克扣粮饷等不法事实。

    虽然这个事件最后还是和平的解决了,但是他已经感觉到普通边军士兵心里想的,同那些边镇武官们想的可不是一回事。

    离开京城之前,崇祯给他的命令就是,保证陕西的大局不乱,这个大局就是边军不能乱。

    但是边军之所以称为边军,乃是说明这些军队驻扎的地方,都是大明边疆之地。这些部队所在之地,基本上都不是适于耕种的土地。

    边镇的粮饷大部分都需要从后方运输过来,虽说现在军队和地方的粮食运输已经分开,边镇军粮的运输也有所提高。

    但是通往边镇的道路上,现在却受到了盗匪和民变军的威胁。若是以往,这些刚刚放下锄头不久的乱民盗匪,是绝对不敢打有官军押送的粮队的。

    但是像现在这种时候,这些乱民倒是宁可被刀剑杀死,也不愿活活饿死在家中了。

    庞天寿同样很担忧,如果运粮通道被这些乱民截断,原本就怨气不小的边军们,会不会变成乱兵。要是真的出现了这种状况,他可不知如何向崇祯交代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庞天寿终于心平气和的向洪承畴请教道:“如此,贵抚要求同杂家见面,究竟是为了什么?陕西之军政、民政,可不是杂家能说了算的。”

    洪承畴沉声静气的回道:“吾尚未调任山西时,已经向陕西杨巡抚建议,当趁着火尚未燃起之时,先扑灭了火苗,方才是救火之道。可惜杨巡抚不愿意听吾之言。

    而今陛下采用的是釜底抽薪之策,把受灾百姓分散到尚未受灾的地区。如此一来,即便是陕西各地有些盗匪为乱,也不会震动天下。

    不过这些受灾百姓之中,并不都是良民。其中也有盗匪、乱民混杂其中。若是各地太平,物资不匮乏,尚能平稳一时。

    但若是有个风吹草动,说不好就是一夫倡乱,万夫景从的局面。这也是我山西地方,不敢放开接受陕西灾民的缘由。

    公公虽然不能主政陕西,但是却有调动边军,保障边军粮食供应的权力。所以,吾想请公公帮忙,肃清这些灾民之中的不安定分子,好让吾接收这些滞留在黄河边上的灾民们。”

    看着庞天寿皱着眉头,犹豫不决的样子,洪承畴再次补充了一句:“如果这十多万灾民可以进入山西,那么他们节省下来的粮食,公公不是正好拿去给边军助饷。而且吾愿意在三个月内,再拨付10万石粟米,交给公公调剂。”

    庞天寿终于心动了,现在在陕西,粮食可比金银更金贵。他眼神闪烁着问道:“贵抚想要杂家如何配合?”

    洪承畴也不客气,直言说道:“七日后,从龙门渡到蒲津渡的40多座灾民安置营地。我山西地方会进行一次清理,此后,这些灾民将会被安置于山西各地。

    吾希望,公公能够在黄河对面的灾民营地同时动手。对象么,就是逃亡的军士、混入灾民的盗匪、还有一些不安分的灾民。这些人大多单身,自负勇力,且身边总是围着一些伴当。”

    “7天?这么短时间内,如何能够找出这许多人来。山西地面上不过才3、4万灾民,我陕西靠近黄河想要渡河的灾民,可是近20万人啊。林百户,你说说看,有没有这个可能?”庞天寿突然向身边的锦衣百户林运荣问道。

    林运荣思考了一会,才谨慎的回道:“如果是在营地之内,这些人大多已经被我们记录下来了,但是还有3成灾民是在营地外,自己搭建的窝棚里生活,那些我们就无法掌握了。

    且这么大的行动,想要调动的官兵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到时候会不会引起两位巡抚大人的怀疑?”

    林运荣委婉的劝谏,果然让庞天寿犹豫了,洪承畴突然呵呵笑道:“庞公公莫非打算在陕西终老了么?若是什么事都要看地方官员的脸色,陛下又怎么会记得,公公在陕西做了些什么呢?”

    在洪承畴的劝说下,庞天寿终于下定了决心。蒲津渡是黄河上最重要的渡口,也是山西粮食入陕的最主要通道。

    但是自从陕西灾民听说,朝廷打算在山西修建什么大工程,会大量招募人手施工之后,聚集在黄河边上的灾民也就越来越多了。

    同杨、蔡两位巡抚,一心想着要安抚灾民不同,庞天寿始终把皇帝的命令放在了第一位,即保证军粮的供应为首要地位。

    但是当灾民在同州城下越聚越多时,必然的会有一部分军粮会划拨给灾民赈济之用,以防止这些灾民在此地生乱。

    不管是保证军粮供应,还是把身边这些灾民疏散到其他地区去,都非常符合庞天寿的需要。

    因此,他最终还是被洪承畴说通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陕西、山西靠近黄河中段的地区,一队队官兵都封锁了主要路口,暂时阻拦了行人往来。

    在蒲州西门城楼上的谈话过了三日后,蒲州县丞及一批县衙小吏被知州许任成抓捕了起来。相隔了一日,同张维文交好的几家粮商也被查封了。

    随后,许任成发布公告,宣称自己查办张维文,乃是此人伙同小吏贪污赈灾粮物,并同这些粮食勾结,以次充好,更换了赈灾粮食。

    许任成对此案办理迅速,又先行公布了出去,这让蒲州张家措手不及。看到这案子激起了百姓的愤怒,张家也不得不出面澄清,张维文一案乃是自己贪欲过甚,同本家无关。

    这件案子,虽然让许任成的官声大涨,但是却也让他被蒲州的大户深深嫉恨上了,许任成不得不更加紧紧的抱着洪承畴的大腿,以求自救了。

    正在蒲州巡视的洪承畴听说了这件案子后,顿时勃然大怒。下令整顿所有在黄河东岸的灾民营地,要严惩那些克扣赈灾粮食的官吏。

    那些灾民们拍手称快之余,很快就感觉有些奇怪,说是要抓拿管理营地的官吏,但是这些官兵们进入营地之后,不仅抓拿了这些小吏,连营地中颇有名望的一些青壮也拿了去。

    虽然他们感觉有些疑惑,但是在补发的粮食到了之后,这点疑惑也就消失不见了。大荒之年,连自己家人都未必能照顾的过来,谁还会关心别人家的事呢。

    洪承畴运筹帷幄,山西这边的灾民营地基本没有引起什么变乱,便抓捕了近1000余人。随即这1000余人便消失在了记录之中,谁也不知去了何处,知道此事的人员对此事始终保持着沉默。

    但是陕西这边就没有这么轻松了,派来抓捕的官兵,同灾民营地里不少头领都是乡党。因此还没有开始行动,消息就泄露了出去。

    原本潜藏在营地里,想要混过黄河去的一些逃兵、盗匪,或是裹挟身边的灾民起事,或是抛弃家小转身投奔各地的民变军去了。

    因此灾民人数比山西这边多上数倍,但是陕西官兵最后抓捕的人员也只有区区1000人而已。这些人大多在灾民面前论罪处死了,还有一小部分则是被听到消息的杨鹤派人救了下来。

    庞天寿的行为,激起了文官们的忌惮,弹劾他的奏章如雪片一样飞往了京城。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52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52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52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52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52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异界之梦回西游最新章节

        萧雨身怀梦幻西游的游戏系统穿越到异界,帮派系统让他拥有了近乎无敌的召唤兽卫队,兑换系统让他坐拥无尽的资源,商城系统让他富可敌国!
        在那里萧雨披荆斩棘打出了属于自己的天下,本以为可以安度余生的萧雨,却不料卷入了异界一场又一场的纷争。
        朝歌城、应天府、福昌阁...一个又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映入萧雨的眼帘。剑侠客、骨精灵、逍遥生...原本游戏内的虚拟人物却成为了萧雨的生死兄弟!
        是异界、还是游戏的世界?萧雨无从得知!他只知道,有他在这方世界将无太平。有他在,这方世界永无宁日!
        战蚩尤、诛雷怒,跟随萧雨的步伐,让我们一起梦回西游!

  • 惊穹录最新章节

        他是三百年前,天界浩劫的叛乱之首,她是为开辟人界立下功劳的第一女。轮回在同一世,一个暴戾,一个倔强,偏偏,她无可自拔的爱上了他。他的恶灵,一次次让她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自身被关押,家族遭血洗,亲人的背叛……走投无路之际,她瞥得前世,得知他不爱她,她却因他而死。心如死灰,她毅然选择离开。他遭三界追杀,当她准备牺牲一切去救他时,他忽然带着千军万马现身天界,笑意从容的叫她:“小懒儿,我来接你回家……“

  • 高调冷婚,总裁追妻难上难最新章节

        "“我怀孕了,你老公的。”带着墨镜的年轻女子,从包里拿出一纸验孕单。  安雅垂眸,把玩手机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扫了年轻女子一眼,“呵……”好看的唇凉凉的吐出一个音。  “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家世殷实才能嫁给他,我告诉你,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在床上比你伺候的他舒服!”女子气的刷的起身,单手指着安雅的脸,尖声说道。  “但是,你没脑子。”"

  • 佚名史诗最新章节

        一部普通的奇幻小说,当中不会有一人力抵三十万人的景象,也不会有人能苹手胜天。也就是偏向写实一点的。
        作者野心很大,几乎想把所有国仇家恨,种族矛盾,宗教分歧都写出来。
        更想藉由故事写人生哲理,至於成功与否还请看官们见证。

  • 你的背后有僵尸最新章节

        害怕嗜血为生、啃骨噬肉的僵尸吗?怕的话,你背后就有一个。

  • 真理大帝最新章节

        公元2o55年,蓝星地球彻底毁灭,天诛以众生灵魂锻造贤者之石通过真理炼金术展开灭世炼金!莽荒大世界,天诛转世重生于百万蛮人部落中的天鹰部落。莽荒有虫,天地万物无不是由虫组成,万物皆有虫窍,虫窍养虫则为命虫,万物若开九幅虫窍则命虫进化为命蛊,当虫窍化为九天虫界则命蛊化为命兽,九天虫界合一,则为无上虫皇大帝无敌于诸天万界。天诛当以真理为根,融九天虫界纳诸天万虫为真理大帝……已经完本两本总共六百万字,从无一天断更记录,书荒的书友可以看一下《黑暗无限》和《末世重生之分身》js330

  • 万界淘宝商最新章节

        苏宁开了个可以连通小说电影位面的淘宝店!可以在其他位面倒卖货物,更可以把现世的东西卖给异位面的人物!
        于是乎,苏宁牛逼了!
        擂鼓山,苏宁真诚的把药膏递给无崖子,“何必把自己辛苦一辈子的功力给别人呢,报仇雪恨还是得自己来,给,正品黑玉断续膏,让你飞檐走壁不是梦!”
        李园,苏宁语重心长,“李兄,小红姑娘风华正茂,你这肺病……有没有感觉身体好像被掏空?来,二十一世纪特效药,让你治愈肺病,再振男人雄风!”
        绝情谷,苏易一脸沉重,“杨大侠,龙姑娘暂时离开,是不是指甲都不方便剪了?给,现代义肢,让你重新体验左右平衡的感觉……”
        什么?大恩大德如何报答?很简单……
        苏宁爽朗大笑,“你只需要给个五星好评就行了亲!”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万界淘宝商》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超品教师最新章节

        现实社会低调人,低调小伙最迷人!特战兵王许乐回归都市,妩媚校花、火辣女老师、美艳女总裁、高冷警花纷涌而至。“老子的学生不准其他人欺负,老子的女人更不容其他人染指!”老兵不死,仅仅隐退。这是一个属于男人的热血故事。js330

  • 绝武至尊最新章节

        手握天地乾坤,脚踏日月星辰,勾搭各色美女,镇压魔鬼邪神。众神之子纪麟重生在一个文弱书生身上,面对家族的凌辱,宗门的欺凌,铮铮傲骨,他怒目迎敌!为了保护挚爱,他愤然反抗,化身狂魔,与天对弈,与地斗法,走上一条毁天灭地的道路。纵起惊鸿,灭世八方。绝武至尊,逆斩万古!

  • 总裁有令,夫人非嫁不可最新章节

        送她上了别人的床,还被录了视频,一朝深情未婚夫变阴险大灰狼。  “我的老婆,我和她做这些事,难道不应该吗?”某男人揽过她的肩。上个床,都能上到H市商业龙头兼黑道太子爷,H市地下皇帝时辰,她是倒霉还是幸运?  看渣男阴晴圆缺,她顺水推舟,“你的特殊嗜好我可以理解,但你侵犯到了我和我老公的隐私权,等法院通知吧!”  她堂堂图家大小姐,怎会被人威胁,你想当家主,先问我同不同意!  等等,怎么她好不容易脱离单身却变成了时太太?唔……那她就把所有事扔给这个喜欢多管闲事的男人吧……

  • 江山谋:第一庶女最新章节

        重生庶女,踏血归来。斗遍恶人,手刃渣男。第一庶女,谋定江山!

  • 半凰天下最新章节

        南国的鸿王爷因为怕麻烦,便让王丞相家的二女儿王司繁做王妃,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不过后来却对她一见钟情深,很宠很宠她,因为他的宠爱,让王司繁引起别人的不满,当南子鸿不在身边时,就到处刁难她,就有人挑拨南子污和王司繁两个人的关系,以至于他们两个冷战了,这个时候王司繁无意中知道了她的身世,就带着月冬逃跑了……后来她强势归来,容貌已变,事是人非,只是南国的王爷,你跟我干甚?且看一介女流成为权势女子。

  • 花都小神棍最新章节

        仙帝重生,纵横都市!一路低调装比,高调打脸,引无数美女尽折腰!前世遗憾,一一弥补;今生重修,证道长生!

  • 剑道纯阳最新章节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我有一剑,可斩魔,诛仙!一款能够升级,融合技能的游戏外挂,让主角登上了剑道巅峰。

  • 七年之痒最新章节

        没了爱情,她可以有事业;可没了他,她便没了爱情。rn白美美和楚凡带着浓情蜜意进入婚姻,却背着一身伤痕彼此逃离;rn离婚过后,她果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rn谁说曾经的家庭主妇不可逆袭?rn她偏要做给世人看!rn可他楚凡一再挑战的她的极限,破坏着她的所有;rn到底要怎样?rn原来真相竟是rn“白美美,你可不许红杏出墙!否则我告你!”rn她大吼一声,“你特么都脱轨了!!我还不出墙?我跳墙!”

  • 经济大清最新章节

        这一年,美洲土着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    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    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    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    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    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 农门商女:财迷小娘子最新章节

        顾向阳重生到古代名为柒月,一个最没有女主光环的女主,看她在古代如何女扮男装、养家糊口、发财致富。无意救了魔教教主,被教主死乞白赖的要以身相许来报恩,柒月心中冷哼:可笑,发财致富尚未成功,儿女情长岂能扯后腿!拒绝,狠狠拒绝;没戏,绝对没戏。

  • 夫人持剑最新章节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韩烺,24岁才娶上了妻。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娶了个假妻!一个窃取情报的贼!    女贼没有节操,顺手牵羊,窃取了情报,还偷走了他情窦初开的老心!    韩烺:你给我回来!    裴真:你当我傻?    韩烺:好好好!你不回来,我跟你去!    裴真:???    韩烺不知道,他就此上了妖精的贼船……    PS:猜猜女主什么妖呀!    PS:叫人家韩烺ng3),不要喊娘!

    本章内容提要:
    ...    城门楼二层,此处因为面临黄河风景秀丽,时常有文人墨客上来观赏风景,因此倒是摆上了不少桌椅。     亲自把庞天寿迎上楼后,洪承畴便带着庞天寿往西北角的一张方桌走了过去。这个角落被两扇屏风所截断,因此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独立空间。     庞天寿走到方桌前,也不谦让,便在北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着他如此做派,洪承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