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脚下的木城内,站在帐篷前的许心素、郭庆,见到了几名士兵护送着两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位是之前见过的西洋和尚,另一位则是一名身材高大,约莫有40来岁的白人。

    这位中年白人长着一个硕大的鹰钩鼻,看起来容貌甚是丑陋,但是一双淡褐色的眼睛倒是颇为有神。

    那位作为通译的传教士向两人介绍了,身边这位同伴就是圣萨尔瓦多城的最高军事长官瓦德斯后,许心素有些好奇的问道:“所以他是来投降的么?”

    这位叫做瓦德斯的男子听了通译转诉的话后,右手不自觉的向腰部扶去,口中不卑不亢的说道:“您说的这话不对,明国并没有向西班牙王国宣战,又何来投降一说。

    这不过是双方之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误会,为了维护西班牙王国同明国之间的友谊,我们愿意主动放弃这片土地,以消弭这个令人不快的误会罢了。”

    瓦德斯右手扶了空,这才想起自己的佩剑已经被对方解除了的事实。他故作不经意的放下了右手,毫无愧色的说完了这一段胡言乱语。

    作为一名贵族,瓦德斯深谙一切讲废话的艺术,在他看来,即便是战场上输掉了战争,也绝不能在谈判时失掉气势。

    否则在这种状况下,不管是城内还是港内船上的人,都会成为对方的鱼肉对象。

    当然,瓦德斯的行为也是建立在,现在同他作战的是一个有理性的国家,而不是什么食人部落,否则就不会有谈判这回事。

    许心素对于瓦德斯的死鸭子嘴硬非常不爽,他毫不客气的指责道:“你们侵犯了我大明的领土,居然也敢说两国之间素无冲突,难道你不清楚,这台湾岛是我大明国土吗?”

    瓦德斯无辜的摇着头说道:“这座岛屿我们一向叫它福尔摩萨,我并没有听说过台湾这个名字,而且当我们登岛的时候,也没有看到明国统治这里的痕迹,所以我认为这应该只是一个误会。

    既然贵国认为这里是自己治下的台湾,那么我愿意尊重贵国的意见,把这块地方交还给各位。

    不过我希望各位能够看在,我国对于马尼拉居住的数千明人的宽容,让我们可以安全的离开。我可以向各位保证,除了自己的随身财物,我们绝不带走属于这里的一草一木。”

    许心素还在心里想着要怎么反驳他时,郭庆已经嘲讽的说道:“何必同他废话,那边的番和尚,你且告诉这个番人,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如果他觉得不服气,就继续回去守城好了。我们站在这里,不是来听他解释,他为什么在这里的理由,而是来接受侵犯我大明国土之人的投降的。

    至于马尼拉的大明人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自然会同你们另行交涉。不过我们既然能够同荷兰人攻下这里,难道再去趟马尼拉,有这么困难么?”

    当传教士把郭庆的话语翻译给瓦德斯听了之后,瓦德斯在心里咀嚼了下其中一句话的意思后,便意识到他面前这些明国人,似乎同他所了解的那些明人,有很大的区别。

    看起来,这些明人在行事上倒同他们差不多,这倒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如果明人一向如此行事的话,那么东南亚还有他们这些外来者什么事呢。

    压下了心中对于明人突然冒出来的,对于海外事务的兴趣的疑惑。瓦德斯知道自己手中完全没有筹码,同这些明国人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相比起这些明国人,他更不愿意落在那些荷兰人手中。毕竟他们现在同荷兰人还在战争中,以那些荷兰人在安汶岛对英国人的残暴手段,他也不清楚他们这些人会落得什么下场。

    倒是这些明国人,他们手上并没有沾染过明人的血,起码在这里没沾染过,那么这些明人也没有什么理由对投降的他们做多余的事。

    想清楚了自己同城内部下面临的困境之后,瓦德斯终于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向着两名明国军官低头行礼后,以严谨的语气说道。

    “如果两位阁下能够保证,我们交出武器之后的人身安全,并同意我们可以通知马尼拉赎回自己的自由,那么我们愿意向明国军队交出所有的武器,并在马尼拉赎回我们之前接受你们的管理。”

    虽然瓦德斯依然不愿意从自己嘴里直接说出投降两字,但是在场的人都已经听明白了,这不过是他顾及自己脸面的说法罢了。

    许心素让开了通往帐篷的道路,邀请了传教士和瓦德斯进去,进行详细的商谈。

    当帐篷里的几人正一项项的确定了,关于城内西班牙人出城投降的细节时,一名军官匆忙跑进了帐篷,走到郭庆身边低头汇报了些什么。

    郭庆对着进来的军官点了点头,脸色不变的贴近了许心素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许心素顿时勃然大怒的站起来对着瓦德斯训斥道:“你这是想要耍弄我们吗?以为这样就能在我们同荷兰人之间,挑起矛盾了?告诉你,这是妄想。”

    听了许心素的话语后,一头雾水的瓦德斯有些茫然的说道:“阁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今天可是真心实意的前来谈和的。否则的话,我也不用自己亲自上门了,不是么?”

    许心素站在那里半信半疑的看着瓦德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郭庆想了想便插口问道:“海港内的那艘帆船派人向荷兰人投降,真的不是你们商议过的计谋么?”

    听明白了郭庆的问话后,瓦德斯终于失去了平静,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萨尔加多这个蠢货,他是打算把船上的人都葬送了么。”

    片刻之后,瓦德斯便反应了过来,对着许心素请求道:“阁下,希望你容我先行返回,我需要派人去制止船上的人。至于刚刚说的,让贵方接收圣萨尔瓦多城的方式,我对此毫无异议。

    半个钟点后,圣萨尔瓦多城就会打开大门,所有人都会走出城堡。不过我希望,是贵国的正式军队前来接收,而不是那些土著人…”

    虽然许心素等人顺利的接收了圣萨尔瓦多城,但是对于“圣胡安号”的处置,却成了明军和荷兰人之间的心结。

    对荷兰东印度公司来说,把西班牙人驱逐出台湾岛,造成中国同西班牙人之间的不合,就是此次出征的主要目的。

    但是对于那些东印度公司的职员来说,获得战利品才是他们作战的最大动力。一艘马尼拉帆船在欧洲造价近30万盾,在亚洲制造也不会少于12万盾。

    但是即便是一艘旧船,也能卖出8、9万盾的价格。这艘马尼拉帆船,已经相当于参加这场战争的所有荷兰东印度公司职员,一年的薪水了。

    即便是想要同明国保持良好关系的彼得,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过于倾向于许心素。

    在一番激烈的争论后,双方终于达成了一个协议,即这艘大帆船作价7万5千盾卖给许心素,而船上的人员双方各自拥有一半。

    同时彼得代替三艘东印度公司的船员们保证,他们不再对岛上的其他战利品提出要求。

    事实上,彼得等人已经从“圣胡安号”的船长口中得知,西班牙人在岛上修建的圣萨尔瓦多城,到现在为止还是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地,甚至于连大部分粮食都需要从马尼拉运送过来。

    这样一个贫瘠的殖民地要塞,自然让他们失去了兴趣。相比起来,倒是让这些明国人让出对大帆船的所有权,对他们更为有利一些。

    而且明人答应他们,会以明国的货物折价支付船价,而不是直接支付白银。这样一来,等于出售的船价翻了一倍以上,这显然更让荷兰人心动了。

    许心素挑选属于自己一半的船员时,对这些船员们许诺,只要他们愿意为自己服务三年,那么就无需支付所谓的赎身银。

    这艘帆船上有近三分之一人并不是西班牙人,他们是一些混血儿、东南亚土著甚至还有日本人。

    也许马尼拉会赎回那些白人水手,但是肯定不会赎回他们。落在荷兰人手中,说不定就被卖给奴隶贩子了。

    因此这些非欧洲人种的水手,很快就选择了明人这边,甚至一些不放心荷兰人做派的西班牙水手,也选择了愿意为明人服务。

    彼得原本还头疼于,应当如何完成对于明国皇帝的承诺,租借一艘西式帆船给予大明。他本人对此并无意见,但是巴达维亚的总督却否决了这条。

    总督昆愿意为中国皇帝在海上运输货物,甚至可以给予一定的优惠。但是他不能同意,租借一条公司的船只,交给明国人管理,为明国培养远洋航行的人才。

    彼得私下悄悄告诉许心素,他虽然无法为大明皇帝租借一条西洋帆船,但是可以替他招募一些失业的航海人才。明军同荷兰东印度公司之间的矛盾,终于暂时平息了。

    在攻下了鸡笼港后的几天,处理完淡水城事务的董卫贤终于赶了回来。

    于此同时,20多家村社长老组成的联盟会议,要求明军兑现自己的承诺,把社竂岛(包括岛上的建筑物)交还给他们。

    郭庆显然是反对交还的,他向许心素、董卫贤建议,干脆解除岛上原住民的武装,然后进行甄别。

    让愿意归顺大明的原住民士兵,干掉那些服从于村社长老的士兵,趁着鸡笼地区大部分村社长老都在鸡笼港的便利条件,直接清洗掉这些敢向大明索取土地的东番首领。

    郭庆的提议自然遭到了许心素和董卫贤的反对,董卫贤是出于不忍,认为这样做大大的损坏大明了名声,即便是得到了眼下的好处,但是对于今后想要开拓台湾内陆的台湾垦殖公司不利。

    而许心素只是觉得不值得,对于郭庆认为难以解决的问题,在他看来却简直不值一提。

    许心素表示这件事他会亲自处理,让两人暂时保持安定。也许在战场上,许心素的表现远不如郭庆。

    但是对于如何分化这些原住民村社长老,10个郭庆也不及他一个人。他花了三天时间,分别接见了联盟会议中各村社的代表后,便放出了一个风声,说明国有意以10万匹棉布的价格购买整个社竂岛。

    而与此同时,在联盟会议和出战的原住民士兵中,开流传了这么一个流言。原本同鸡笼港毫无瓜葛的明国,为了赶跑西班牙人,都向每个原住民战士支付了酒和布匹。

    得回了社竂岛的金包里社、大鸡笼社,居然对他们这些参战的村社毫无表示,这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很快原本看似铁板一块的村社联盟会议,随着一名村社代表提出,要求金包里社、大鸡笼社拿出3000匹棉布,1000瓶酒,作为他们参与这场战争的报酬后,联盟会议就变得四分五裂了。

    虽然金包里社、大鸡笼社是鸡笼地区最强大的几个村社之一,但是他们也是这场战争中青壮死伤最多的村社。

    实力大损的他们,自然引起了原本同他们有仇怨的村社的窥视。而原本同他们交好的村社,因为两社出卖岛屿的流言,不同自己通气,也开始有了些其他想法。

    村社联盟的分裂,给了许心素拉拢分化的机会。在内外交困之下,金包里社、大鸡笼社的长老终于听从了许心素的劝说,愿意把村社的土地奉献给大明皇帝。

    而许心素也承诺,会向皇帝请旨,册封几位长老作为当地的土司。20多家村社,最终有17家村社选择了同金包里社、大鸡笼社相同的道路,以向大明皇帝献土的方式,获取明国的正式册封。

    而原住民组成的军队,最后还留下900多人没有散去,他们觉得为大明作战,比替村社作战划算多了。起码明国将军给予的赏赐,不会被村社长老所贪污。

    这只原住民军队,被纳入了四海营,成为了董卫贤的部下。圣萨尔瓦多城及西班牙修建的港口设施,全部成为了台湾垦殖公司的财产。

    淡水、鸡笼两地的陆防归属于四海营,淡水海防移交给郑芝龙,而鸡笼港的海防则属于许心素管理。

    10月11日,彼得.纳茨率领三只帆船返回南部的大员。而许心素则带着舰队和挑选出来的西班牙俘虏,启程北向天津去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37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37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37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37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237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魔女玩转异能学院最新章节

        萌萌哒的外表,冷酷少话的性格,
        身下却藏着一颗腹黑的心??
        自幼无父又无母的萝莉少女裴依可,在中考轻松结束之后,毫无压力的坐在家里吃薯片看小说外加耳边塞着muise(音乐)时,边等着无良的通知书。(某女为什么会嫩么滴轻松呢?是因为某女认为她不能考个一流中学什么哒,也能考个二流中学什么哒!)
        可是,一张突如其来的通知书让某女问号满头!
        什么学院?竟然是异能者培养学院!!!
        那就算了,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件?
        僵王大叔赖上来?
        血族帅哥问房间?
        天界公主求交友?
        妖人帅哥当保镖……
        遇到这些事某女只想淡定的大笑三声:哈哈哈,这种感觉太赞了!

  • 亿万豪娶少夫人最新章节

        好姐妹结婚,新郎是她交往三年多的男朋友,居然还邀请她来当伴娘。
        麒小麟花600块钱聘请高冷帅哥来充当男友,亮瞎你们的眼睛。
        办完事,帝爵斯居高临下打量着她:“一千万,我们再做个交易。”

  • 女皇的兼职相师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华夏大地天降陨石,天机老人从废墟中抱出一个婴孩。rn二十年后,天机阁传人独闯都市,机缘巧合成为成为了美女总裁的契约老公,又会掀起怎样的风雨。"

  • 掌灯人最新章节

        在通往幽冥的通道处,由十八根蜡烛照亮了整个通道。一旦有其中一根熄灭,那么整个幽冥与人间,便会接连发生惨案。王城,一个普通专科毕业的青年,迫于生活无奈,选择了一件维护路灯的工作。而在他上班的第一天,同福路深处便点亮了十八盏路灯……

  • 海贼王之大文豪最新章节

        罗弘来到了海贼王世界!现自己居然成为了香波地群岛上一家快要破产的报社老板的儿子!    初始身份可不能白费!先写小说!    战国:罗弘是海军最忠诚的朋友,他的安全,由大将负责!    白胡子:总写海军干什么!不写海贼小心我踏平香波地!    罗宾:我是您最忠实的粉丝。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js330

  • 超级修炼系统最新章节

        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地球人叶一鸣,在带着一款级修炼系统穿越后,从此他的人生就彪悍起来了!    叶一鸣语录:千万不要跟哥比!因为哥怕你伤不起!    比炼丹?你不知道我炼制神级丹药时,都是一整炉一整炉的炼?    比炼器?你不知道我家的烧火棍都是神器级别的吗?    比宠物?哈,别逗了!我家大黑都被我整成神兽了!你咋比?    嘘!我再悄悄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灵根全无的废材!!!js330

  • 科技传播系统最新章节

        “系统扫描中,程序加载中,现未知能量体系,现先进人体改造技术,正在深度扫描,系统分析中......”    “现宿主人体基因缺陷,未知原因导致宿主五星失衡,宿主脑域开过低,是否增大脑域开度,是否补全五行?”js330

  • 山海无限镜花缘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凡人在山海镜花世界中经过命运的洗礼最终成为大唐帝国复兴的守护神的故事。    这是一个光怪6离的世界,更是一个热血沸腾的经历。    当历史变成了传说,传说颠覆了神话。    他的故事便成了永恒——    《山海无限镜花缘》的官方Q群已开:457o29482,欢迎大家加入~~~js330

  • 一品神探最新章节

        运奇谋,智惩凶顽;设巧计,抽丝剥茧。    作恶的,罪孽清算;受屈的,昭雪深冤。    脚踏是是非非地,头顶青青白白天。    法网恢恢疏不漏,明镜高悬放过谁?js330

  • 万恶魔王最新章节

        【2014星创奖第五季参赛作品】仙妖联盟灭魔道,魔尊重生东山起。醉卧沙场美人膝,夜夜笙箫升仙时。...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万恶魔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js330

  • 妖精的魔匣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人类和妖精共存的世界    这是一个秩序和契约主导的世界    这是一个工业革命前夕,拥有成熟科技树的世界    最后,这是一个骑士吊打法爷的世界js330

  • 一见忠情:沈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因为一幅画,沈寄安对郁言一见钟情,用尽手段接近,不料他越是努力,郁言离她越远,眼看着心爱之人和自己的误会越来越深,沈寄安感到无所适从。当命运的车轮开始轮转,新一轮的缘分也开始来临。二人之间的纠葛越来越深,命运缠在一起,经历各种风雨,当爱情降临之时,无尽的坎坷也随之而来。

  • 最后一个狩猎人最新章节

        你每天行走在穿梭如织的车流中,行走在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下面,行走在霓虹闪烁的午夜街头,行走在人潮涌动的地铁通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边可能会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可能是你的同事、你的朋友,也可能是毫不相干的早餐店老板、公交车司机,甚至是擦肩而过的路人。而这群特殊的“人”具有这座城市的所有罪恶:杀戮、嗜血、贪婪、淫邪。我的职责就是猎杀这群特殊的“人”,消灭这座城市的罪恶!

  • 霸道总裁不放手最新章节

        “阳哥哥,你说这结婚证上的照片以后还能换吗?”“何须换照片,直接换人不是更好?”一纸婚书,施柔如愿以偿的成为傅明阳的妻子。为爱痴狂的她以为只要先得到他的身,迟早会俘获他的心。强求的爱情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她心灰意冷选择离婚,他却迟迟不肯放手,“睡了我,还想逃?”傅明阳邪恶的将她困于床底之间,霸道宣誓:“你生是我的女人,死也是我的女鬼。”

  • 御用神徒最新章节

        女酒鬼原来叫蓝月光,没想到换上了琉璃的衣服之后还蛮有一番风味。只不过她也太能吃能喝了,第一天便将齐斐·银牙旅行社的伙食扫荡个干净!上京内忽然出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案件,犯罪者竟然都是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这些家伙原来都是从阴司跑出来的「灵体」!究竟他们是怎么改变了鬼魂的体质?齐斐他们决定再去一次地狱,去问问阎王陛下……

  • 我家小攻是神兽最新章节

        天之骄子凌霄一夕之间失去所有,却被一只“神兽”救下。在他努力复仇的时候,忽然有一天,这个神兽就变成人了;忽然有一天,这只神兽就深情款款地看着他:咱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 最强掌门系统最新章节

        我是掌门我怕谁?系统在手我怕谁?炼丹?炼器?控兽?阵法?制符?小意思,通通升到满级!都说修真艰难无比,叶纹却不这么认为,打小怪,刷BOSS,做做任务装装逼,升级就像坐火箭!

  • 巨恶最新章节

        当夜降临,东边的天空呼啸起灭世神雷,山脉般的巨兽奔走,澎湃妖光中荒灵嘶嚎。    高岚破碎,山峦倾毁,江海枯竭,天空中倒映下一片伟岸的阴影。    小娃娃扶着门框,盯着门外蓬头垢发的女人……    “今日起,汝名李斗!”    女人回头望了一眼稚子,眼中混乱无情。    一挥手将小娃娃震回房屋,房门嘭一声关闭。    随即她迈开步伐,踏向满天雷霆!    “娘!!!”    房门中小儿踉跄冲出,哭喊声与风搅碎……

    本章内容提要:
    ...    在山脚下的木城内,站在帐篷前的许心素、郭庆,见到了几名士兵护送着两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位是之前见过的西洋和尚,另一位则是一名身材高大,约莫有40来岁的白人。     这位中年白人长着一个硕大的鹰钩鼻,看起来容貌甚是丑陋,但是一双淡褐色的眼睛倒是颇为有神。     那位作为通译的传教士向两人介绍了,身边这位同伴就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