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内,在一名小太监恭敬而殷勤的带领下来,王德化穿过了一条两侧树立着数人高红色高墙的悠长穿堂,出现在了一个小小的幽静庭院的面前。

    这里是某间宫室的后花园,现在则是宫内某位大铛的居室。沿着曲折的青石板道穿过了庭院,王德化便看到身穿大红蟒袍的涂文辅,正站在一处宫舍屋檐下的阴影中,正对着他微笑着拱手为礼。

    平日里在宫人们私下议论中,被认为难以接近的都知监首领太监王德化,此时却牵动着嘴角,露出了一个笑脸,亲热的拱手迎了上去。

    两人站在屋廊下,稍稍寒暄了几句,涂文辅就伸出右手在身前一摆,微笑着说道:“今日天气炎热,我们还是入房叙话吧。鄙处虽然简陋,不过粗茶还是有几杯的。”

    “也好,杂家走了这么远的路,正想要润润喉咙。”王德化也不客气,回了一句后,便大大咧咧的走入了,涂文辅身后的房间内。

    这间房间的门面不大,但是房间内的空间倒是不小,宽敞的房间被一座玉石屏风分成了两半,入门处是一个大厅,屏风之后则是一个更为私密的书房。

    刚刚绕过屏风,王德化抬头看了一眼书房内的环境,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他原本以为,今天的邀请只是他和涂文辅之间的单独会见。但是现在书房内就坐的,可不止一人。

    李朝钦、王承恩,还有李义和王成两名同魏忠贤一辈的老太监。看到这些人之后,王德化不由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涂公公今天很忙啊,我看咱们还是下次再会吧。”

    涂文辅注意到王德化虽然嚷着要离开,但是脚下却没有任何动作。他顿时做势拦住王德化说道:“王公公何必如此,这几位你又不是不认识。

    今天这个聚会,可是李公公和王公公拜托我,邀请你和王公公来我这里见个面。你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不给兄弟我这个面子吧。”

    在信王登基之前,王德化在宫内同他关系不错,还接受过他的几次帮助,所以涂文辅才能如此对王德化说话。

    对于王德化的举动,王承恩视若未睹,而其他三人则立即起身,上前来劝住了王德化,终于让他坐了下来。

    待到王德化坐下之后,涂文辅便找了一个下手的位置坐了下来,以此表明他并不是今天这场会议的主事者。

    看着涂文辅如此做派,李义不得不对着身边的李朝钦询问道:“李公公,要不还是你来说说吧。”

    李朝钦赶紧摆着手谦逊的说道:“既然是几位叔伯的主意,当然还是两位叔伯自己开口比较好,我口拙舌短的,就不献这个丑了。”

    李义和王成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向对方微微点了点头,头发花白的李义便对着王承恩、王德化说道:“两位王公公现在是宫内首领,我等微末之人本不够资格烦劳两位公公。

    不过宫内一些孩儿们,总是在我们这些老骨头面前鼓噪。我们这些老骨头既然享受了他们的供奉,也只好拉下脸来,请两位公公行个方便了。”

    李义说着便站了起来,向着两人深深作了一个揖,王承恩顿时忙不迭的起身搀扶道:“李叔何必如此客气,若是有事但请吩咐。只要能尽力的,杂家一定尽力就是了。”

    王德化显然对李义的话并不感冒,只是慢腾腾的起了起身,便又晃悠悠的坐了回去。

    看着一副对他们不感兴趣的样子的王德化,李义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才苦着脸说道:“今天我们豁出这张面皮,就是想要请两位放通州仓涉嫌贪污的小吏一马。”

    王承恩楞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回答,王德化已经激动的站起来回道:“这可不行,先不说通州仓一案并不是我都知监一家在查,就是以陛下对此案的重视,也不是我们说放手就放手的案子。”

    一向喜欢对王德化挑刺的王承恩,对此倒是难得的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坐在李义上首的王成,看着场面突然冷淡了下来,才慢吞吞的开口说道:“两位现在都是陛下面前的红人,为什么不给我们行个方便呢。

    我们的拜托可不是单单为了自己,正所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里好。

    两位现在看似风光限,但也需要考虑下日后的日子吧。如魏公公一般,就算权倾朝野,最终不也还是远窜中都了?

    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两位若是能放这些小吏一马,我等所有人,都愿意为两位公公效劳。”

    对于王成的要挟,不管是王承恩还是王德化都没有什么反应。若是在崇祯登基之初,两人也许还会对这些,代表着宫内传统势力的宦官屈服。

    不过现在么,对宫内二十四衙门整顿了十多次,裁撤了近一半以上的人员,再加上对都知监和东厂的改组,这些当年在宫内呼风唤雨的传统势力,已经对他们两人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不管是王德化还是王承恩,他们手上的力量都是一个全新的组织。在他们控制的新组织里,他们都不需要一个自成体系的小团体,来分散他们对于新组织的控制权。

    让宫内的旧势力继续边缘化,继续没落下去,才是符合他们两人的利益的。再说了,魏忠贤掌权的时候也没少向这些人让利,但是当魏忠贤失势的时候,他们何曾做过什么。

    这些人口中所谓的今后的回报,说到底不过就是一句空话罢了。像他们这样的人,除了依靠皇帝的包容之外,没人可以在他们失去皇帝的宠幸后帮助他们。

    不过王承恩、王德化也清楚一件事,这些人虽然未必能帮他们一把,但是他们仗着对百多年来宫内传统的熟悉,给他们坏坏事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因此,两人干脆就保持了沉默,完全不回应王成的请求。沉默了半天之后,李义不由叹着气说道:“入宫之后,我等就成了残缺之人。

    虽说我等今后再无子孙之缘,但是这入宫之前的缘分却也是难以割舍的。这通州仓小吏上千,其中三成以上都同我宫内颇有渊源,两位何以如此绝情?

    再说了,陛下富有四海,我等侍奉陛下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小吏在通州仓捞取些油水,哪朝哪代不是如此?把他们赶走,换上一批人难道就不会有人贪污了吗?

    要我说,既然换个人也避免不了贪污,还不如让我等的亲族得些好处,起码我们还是忠诚于陛下的。”

    王德化冷笑了一声,忍不住说道:“你们的忠诚还真是…”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面无表情的王承恩,赶紧转口变道:“都知监不过是配合廉政公署行事,若是你们能说动廉政公署,杂家绝无异议。”

    廉政公署直属于皇帝,而能代表皇帝同公署打交道的,只有王承恩一人。王德化这么说,不过是想趁机给王承恩挖坑而已。

    王承恩虽然做事有些犹豫不决,但是他政治觉悟倒也不差,立刻便听出了王德化的用心。

    他迟疑了一会,便对着热切的看着他的李义、王成两人敷衍道:“不是杂家不愿意,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我只能替廉政公署转呈密折,并无权检查密折的内容。

    而且陛下的心意已定,这通州仓的案子绝无可能出现变化。不过念在大家从前的情分,杂家倒是可以为各位说说情面,只要罪行不是很严重,杂家可以给各位20个名额,免去他们受此案的牵连。”

    李义和王成纠缠了半天,也不过就是逼着王承恩把这个名额提高了一半而已。当两人拉长了脸,怏怏不快的离去后,王承恩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王承恩正想就此告辞时,涂文辅却挽留了他说道:“王公公请留步,其实我们请两位王公公过来,可不是仅仅为了通州仓这点烂事。”

    王承恩和王德化都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才重新坐了下来。看着两人就坐之后,涂文辅才非常直爽的说道:“陛下登基以来,便励精图治,欲图自强。

    不管是内廷还是外朝,现在都在大刀阔斧的进行变革。我就想请教两位公公,你们对于陛下的变革究竟有什么看法?”

    王德化只是看了一眼王承恩,便说道:“过去十多年来,不管是内廷还是外朝,纠结于三大案而不能自拔,导致国事荒废,朝政混乱。杂家以为,这变革的确是一件好事。”

    王承恩思考了一会,才回道:“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如何治理天下,是陛下的事。我等不过是侍奉陛下起居的内臣,有什么权力去置评陛下的治国之道呢?涂公公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呢?”

    涂文辅沉默了一会才说道:“陛下虽然有变法图强之心,但是行事却过于激进了。宫内二十四衙门整顿到今天,这人员几乎砍去了一半。

    如今我们内廷除了些许财权和监察之权外,实际上已经大不如前了。且司礼监批红制度一改,内廷倒更像是成了内阁的附属机构了。

    我和李公公几人商议了下,就是想要同两位说说,如果我们内廷再这么削弱下去,恐怕今后也就没有什么内廷一说了。”

    王德化、王承恩脸色都变了变,过了一会王承恩才脸色凝重的说道:“当不至于此。再说了,陛下行事一向坚定不移,莫非涂公公想要劝谏陛下吗?”

    涂文辅赶紧摆手说道:“我绝无此意,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同舟共济,免得日后对上外朝吃亏而已。”

    王德化打量了在场的人员之后,突然发问道:“不知道刚刚那两位,在不在涂公公的船上呢?”

    涂文辅低头想了想,便笑了笑说道:“他们这些人不识大势,到了现在还想恢复过去的老规矩,我看这条船他们是不会上的。”

    王承恩考虑了许久,觉得涂文辅的话说的还是不错的。他同王德化两人,现在谁也压不住谁。而王德化身边的徐省声,和他身边的吕琦,现在也越来越得到崇祯的信任。

    对他来说,也许是时候同王德化妥协了。毕竟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宫内的太监们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宫内的太监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宫内的太监们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宫内的太监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1章 宫内的太监们】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三曲异世最新章节

        前世爱恨交加,今生无声守护,异世血雨腥风,三世只为佳人!与人斗,与妖鬼斗,与天下神魔斗,只为谱写三世绝唱!神之使者的强大,不世名将的功勋,万族俯首的荣耀这一切都是这异世强加于身的宿命,凡事种种都是幻影,只为了……

  • 凰谋:情妃得已最新章节

        东之大陆,燕之国首,悠之宁女。阴谋之下的幸存者,却不曾因杀戮换回记忆。此世间,她本无意争天下,却不曾想仍旧陷入这场阴谋之中。为了复仇而活着,为了天下而活着,她要开启一场凰之权谋。

  • 墓虎(第二部)最新章节

        墓虎是流传山西陕西内蒙一带的民间传说,传说女人在怀孕期间死亡,怨气凝结不散,会在坟墓中产下孩子,与孩子一起化身墓虎,夜间行走出没于人间。……

  • 有匪如妃最新章节

        父亲战死,她沦为难民,在逃难的过程中不仅差点被暴民当了粮食,还捡了个娃娃一起逃。寻到父亲旧部,招兵买马,落草为寇,为的就是抢回父亲守卫多年的地方……只是这个狐狸男是怎么回事儿?明明厚着脸皮受了人家的长辈之礼,为何还要允了与她之间的婚约?!

  • 阔少的不乖前妻最新章节

        三年前,一纸婚书,她被顾家收购,三年后,她怀有身孕,因他流产,被弃出门,他曾以为,此生,他只爱与林染相似的女人,却不小心,陷入了苏沫步步为营的桃色陷阱。他曾以为,他一步一步的折磨她逼疯她玩弄她,能发泄心中的恨意,却不知到底是谁玩弄了谁。怀孕,流产,离婚……一切的一切,他以为他的报复成功了,殊不知,她的计划,也成功了。当他知晓一切,当他要以为自己狠狠折磨了她,却不知,自己早已深陷其中。他和林染的爱本身就是一场罪过,如果不能相爱,为何要相遇。他和苏沫的恨同样无法解脱,如果此生注定为恨而来,为何要结发。一场豪门盛宴,一个旷世阴谋。顾墨沉,你以为你赢了,却不知你早已一败涂地。

  • 一纸妻约:总裁大人咬定你最新章节

        一场居心叵测的阴谋,让她死于意外事故,重生一世,她发誓要敌人血债血偿。只是没想到,碰到了一个难缠的男人,步步沦陷。一纸契约,他宠她入骨。契约结束,她仓皇出逃。三年后,她被他堵在机场,手里领着一个小包子。“麻麻,这位叔叔是谁?”“被我睡过的男人。”男人危险步步紧逼:“乔太太,我们要不要再回忆下?”

  • 奇案缉凶最新章节

        十二年前的一个微笑人脸石膏面具让奇案组组长江笑枫重新燃起了破案的欲望。在一个个最短时间跨度都为五年的案件中,他和他的团队得依靠思维宫殿和情景演绎法再现当年的犯罪经过,从而找出种种蛛丝马迹,追寻真凶!而案件中的某些细节,将刺痛江笑枫内心深处的禁忌,这些禁忌将会揭示他曾经经历过,将来要接触的事情。这一个个奇案等待他去找出诡幕后面的操控者。
        本书和《诡案追凶》发生在同一世界观当中,《诡案追凶》徐俊亮等人物会联动串场!《诡案追凶》已经卖出影视版权,所以这本书大家可以继续期待更精彩的故事!
        作者微博:X慢亮摸底牌

  • 战天龙帝最新章节

        【火爆新书】    少年萧羿,得吞天龙帝血脉,却被人认为是最低等的血脉,受尽奚落嘲笑!    却没有人知道,龙帝血脉是最高等血脉,可压制龙族,吞噬万物,令人类闻风丧胆的龙族,从此成为他不断进化变强的养料。    我为龙帝,当主宰天地万物,万古不朽。js330

  • 乱穿诸天最新章节

        秦守,一个失落的年轻人,在得到了一枚外星神秘戒指后,竟然走上了一条穿越诸天的道路。但穿越了几个位面以后,他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早有计划的阴谋当中。不但如此,他还得知在地球上另外还有两枚这种戒指。这两枚戒指的主人是敌是友?这场外星文明的阴谋到底是什么?自己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亮剑》《天下第一》《金刚狼三》《鬼吹灯》《流星蝴蝶剑》《水月洞天》《盘龙》……行诸天之路,习万界之法,修大成之道,夺异世之宝。书友群:五八,四六四,八五八零(ps:求推荐票!求收藏!新书适当加更,其他上架还债!)

  • 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路人甲:“听说了吗?大清亡了!”路人乙:“你是哪个原始部落穿越过来的?”路人甲:“嗯,听说了吗?外星人要跟咱们在一个服务器玩游戏了!”路人乙:“这特么全地球的人都知道了。”路人甲:“嗯,听说了吗?人类可以凭借肉身在宇宙中穿行了!”路人乙:“也许只有蚂蚁还不知道这事吧?”路人甲:“那你知道怎么做到吗?”路人乙:“达到C级评价就可以。”路人甲:“那你知道怎么达到C级评价吗?”路人乙:“……”路人甲终于得意的要开始放嘴炮,砰,然后被路过的路人丙一枪爆头。路人丙:“别听这货扯犊子,他要知道早就上天了!”

  • 跑出我人生最新章节

        重回少年时代的苏祖,得到了一个系统,走上了曾经梦想追逐的体育竞技之路。

  • 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最新章节

        “娶我!”她拿了一把刀,抵在他的胸口。男人邪魅一笑,伸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拿你的身体来换……”于是,缠绵悱恻……当真相揭开,她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得到她……步步诱婚!

  • 诸仙乱最新章节

        天涯大陆的诸修乱,神话大陆诸神乱,魔兽大陆诸魔乱,龙族,精灵族,天使族……在三大陆的空间夹层里,等待新一轮的命运潮流,混沌那是一个未知的地方,在那自己的命运,自己开拓,自己主宰……

  • 伏魔师之长生诀最新章节

        何为魔?我吗?齐空明望着四周之人,皆为传说中的人物,道祖!一百零八圣徒!还有那一个个书中的,人们口中的,英雄,老祖,传说。
        ……
        此方天地初开之时,外界魔族入侵,生灵涂炭,万族陷入水声火热之中,然天道有情,有一道祖横空出世,访万族,组万族军队,更收得人族七十二人,妖族三十六兽,为一百零八圣徒。
        后万族在道祖的带领之下,与魔族多次大战,最终道祖一人独战三大魔帝,封印两魔,一魔逃回魔族原本的世界,万族军队也与魔族军队一番血战,最终胜利。
        然道祖预言,万年之后,魔必再来!
        万年之后,道祖消逝,圣徒消失,魔帝封印松动,风云再起,然,终有英雄辈出。

  • 我的真实撞鬼经历最新章节

        老人都说看病看病,却从不去医院。在我们村上了年纪的老人说是看病,却都是找一些神神叨叨的人号一下脉就称之为‘看病’而我的故事就是从一次鬼打墙跟丢魂儿开始……

  • 江山为画醉红颜最新章节

        出生帝王世家,贵为公主,被迫化身舞姬远嫁他国联姻,以保天下太平,可身为君王妾侍,她又屡遭陷害,面对国家安危、江山社稷,君王忍痛再次将她送入强国虎口。一朝公主颠沛流离,可心怀天下的初心从未改变,当她站在他的面前时,才真正懂得,谁是这天下的君王。

  • 田赐良缘:弃妇娘子要暴富最新章节

        五十年代出生的堂堂知识女青年竟然穿越到了古代,还是个弃妇!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要嫁人?江南雨懵了:嫁什么人?命运之神思考了片刻说道:就嫁给一个同样是穿越而来的病秧子吧!一个花样美少爷,一个傲娇俏弃妇,两种南辕北辙的人生,此时只有一个共同目标:挣钱!!种庄稼,卖鸭脖,办酒楼,开窑厂,看我知识女青年如何在大顺大展拳脚,先解决恼人的继母、姨娘,再解决渣男前夫。你问我情敌怎么解决?先把我男人解决了再说!

  •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他的按摩令无数异性着迷,他的针灸治愈多年顽疾,风骚白领、业界精英、达官显贵、江湖大佬……无不为之倾倒,身怀绝技的草根中医谢东凭一双巧手、几根银针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传奇故事,血泪挣扎、生离死别,处处荡气回肠……

    本章内容提要:
    ...    紫禁城内,在一名小太监恭敬而殷勤的带领下来,王德化穿过了一条两侧树立着数人高红色高墙的悠长穿堂,出现在了一个小小的幽静庭院的面前。     这里是某间宫室的后花园,现在则是宫内某位大铛的居室。沿着曲折的青石板道穿过了庭院,王德化便看到身穿大红蟒袍的涂文辅,正站在一处宫舍屋檐下的阴影中,正对着他微笑着拱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