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郭秀英为齐祖光的辩解,刘荣并不在意,他有些不耐烦的训斥道:“你这女子真是好不晓事,这里干活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罪囚,你以为他帮了你一次就是好人了…”

    郭秀英抬起头看着刘荣再次恳求道:“就算他是罪囚,也是为了帮民妇才出的手,还请大人高抬贵手,否则民妇心中实在有愧…”

    刘荣顿时有些想要发火了,如果不是这些被解救的娼妓,皇帝还专门安排了宫女进行照顾,他才不会搭理面前的这名女子。

    他瞪起眼睛正想让她滚蛋时,却正好从郭秀英被撕开的领口看了下去,想不到面貌平常的郭秀英却有着一副极为出色的身材。

    刘荣顿时感觉一股燥热从小腹升了上来,忘记了自己该说什么了,毕竟看押这些囚犯清理河道,他也快20多天没有回城了。

    刘荣口干舌燥的小声说道:“我的房间需要有人去清理下,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去,我会考虑放过那个罪囚。”

    齐祖光努力的站直了身体,站笼的上端是枷,一个只能让人把头露在外面的刑具。他的脚下垫着一块砖,如果不小心掉下去,就会让他卡在枷上,活活吊死。

    在他的边上,苟三等人也同样如此,不过他们脚下比他多了一块砖。原本剑拔弩张的众人,再没有什么精神对骂了,都在为自己的生命挣扎着。

    齐祖光维持着身体平衡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撇到郭秀英在巡警的头目面前跪着恳求些什么。

    两人交谈了一会,便向着远处丘陵上的木屋一前一后的走去了,女子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齐祖光心里顿时大骂着自己,果然是没事找事,帮了一个无情无义的女子。

    然而半个时辰之后,被春天的阳光晒的昏昏欲睡的齐祖光,感觉自己面前突然多了一个盛满水的竹筒。

    他费劲的把头向前凑去,想要喝上一口清水,结果竹筒居然向他嘴边靠近了。当甘甜的清水从他嘴角处滑落,他才发觉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慢慢一竹筒水灌下去之后,齐祖光才清醒了过来,他撇着眼看去,发觉换了一身衣服的郭秀英正拿着竹筒的把手,费劲的给他喂水。

    “多谢姑娘了。”齐祖光喝完了一竹筒水后,才意犹未尽的对着女子感谢道。

    “小娘子,发发善心,给我们也来上一点水喝,我们都快渴死了…”苟三的同伙看到女子的举动后,顿时开口向她哀求道。

    郭秀英从身边的瓦罐里舀了一筒水,并没有理会众人,而是拿着竹筒走到了苟三的站笼面前,抬着头咬牙切齿的问道:“苟三你告诉我,我妹妹到底在那,我就给你水喝。”

    被齐祖光教训了一顿,又挨了十鞭子,站笼里的苟三已经摇摇欲坠,快要昏厥过去了。

    听了女子的问话之后,他终于哭丧着脸,喉咙嘶哑着说道:“先给我水,我再告诉你…”

    此时工地东面的道路上,一小队骑兵正往这里过来。领土的骑士正是董卫贤,他身后跟着5名骑兵。

    听到了卫兵传来的消息,刘荣忙不迭的穿上了衣服,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董卫贤身后的小旗吴化奎下马后,递给了刘荣一份公文后说道:“我们是四海营的,本营奉命要前往南方驻扎,但是缺少了一些搬运物资的夫子,总参谋部让我们自己来工地上挑选一些囚徒,你这里可有问题吗?”

    刘荣看了一眼总参谋部和京畿巡警局的大印,顿时满脸堆笑着说道:“当然没问题,不知道上官需要多少人手?卑职这就给你去挑选。”

    董卫贤对着向他征求意见的吴化奎点了点头,吴化奎便对着刘荣说道:“之前我们已经在其他工地抽调了不少人手,你这里只需要一、二十名就可以了。”

    刘荣顿时笑着说道:“刚好之前工地上有几人闹事,被卑职给关进站笼里去了。上官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把他们带走吧,省的卑职明天还要把他们送到西山去。”

    董卫贤对着下面棚子处的站笼看了一眼,才面无表情的说道:“要是扛不动东西,我可不要。”

    刘荣马上回道:“上官可以先去看看,这么重的活都没消耗完他们的精力,还有力气打架,可见身体都是个顶个的棒。”

    喝完水的苟三告诉了郭秀英,他只记得去年七月半的时候,把她妹妹卖给了一位姓周的南下调任官员,具体是什么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了。

    郭秀英还想再追问下去的时候,刘荣已经带着董卫贤等人到来了。她不得不退到了一边,骑在马上的董卫贤,扫视了一眼站笼内的人员情况后,便对着刘荣说道:“打开笼门,出来还能走动的,我就都带走了。”

    虽然不知道,这位突然冒出了的军官要带着他们上那里去,但是这些囚徒们都很清楚,一定不会比砸石头更坏。走出站笼之后,他们都努力让自己站在了地面上。

    董卫贤下了马逐一检查了囚徒们的身体,觉得都不过是些皮外伤,只要将养几天就恢复了,于是就没有再挑拣,而是全部都接收了。

    齐光祖已经认出了董卫贤,就是他在刑部大牢中的狱友。他听到过皇帝给董卫贤的书信,因此觉得自己要去的地方也许并不坏。

    看着工地上最大的官员刘荣对着这位军官都毕恭毕敬的,郭秀英知道她是无法阻止苟三离去了,但是她实在不甘心就这么让找到妹妹的希望再度熄灭,她还有许多问题想要询问苟三。

    因此郭秀英突然拦在了董卫贤马前,她跪在马前对着董卫贤恳求道:“…民妇本是扬州人,因为家中变故而流落在京城,听闻将军要带人前往南方,不知可否带上民妇返乡?”

    董卫贤身边的吴化奎马上训斥道:“本军虽然只是移驻南方,但也是军队行军,怎么可能携带妇人上路,还不快快退去,莫要自误…”

    董卫贤看着趴在地上不肯起身的女子,不由叹了口气,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皮制钱囊,然后丢在了郭秀英面前的地上说道:“我们这次是从海上走,不会带着女子上船的,你且拿着这些银两慢慢回乡去吧。”

    董卫贤说完就让刘荣让人把郭秀英拉走,带着一干囚徒扬长而去了。

    齐祖光被带到了通州码头,然后坐到了天津卫。接着开始把漕船上的一些军需物资,搬到了等候在天津卫码头上的海船。

    在装货的时候,齐光祖终于了解了,这只据说是换防到南京的四海营,是原来京营中整编下来的刺头。因为拒绝退役,才被调往南京去的。

    而不管是一头雾水的齐祖光,还是兴高采烈准备去江南生活的老兵油子。他们都不清楚,这支舰队的目的地并不是南京,而台湾岛。

    他们将会是四海商行拓殖台湾的先锋队,郑彩派来的经验丰富的领航员,将会带着登莱、天津水师一半船只组成的舰队,进行从天津到台湾的首次航行。

    一方面是让这只整编后的水师,熟悉下沿途的水文地理资料,而另一方面则是让水师官兵开始熟悉远途航行的生活。

    齐祖光等人在天津卫搬卸货物时,朱由检正忙着在武英殿内接见宋应星兄弟等人。

    这日早上,他抵达武英殿后,首先召见了范景文。对于刚刚被皇帝任命为工部侍郎,并主持唐山钢铁厂等重任,范景文的外表看起来颇有些宠辱不惊。

    崇祯简单的同范景文聊了几句之后,便直接了当的对着范景文说道:“自从万历年间遵化铁厂关闭之后,北直隶官营铁厂的产铁数量就一落千丈,还不及民营铁厂产量的一半。

    朕让工部统计过,去年北直隶官营铁厂产铁不过160多万斤,而民营则超过了300万斤。而广东一省按照铁课计算就超过了600万斤。

    如果按照新的度量衡计算,去岁北直隶官营铁厂产铁不过才800吨有余,而钢的产量可以忽略不计。

    北直隶即是辽东军队的后勤基地,自己本身也和蒙古各部相接,可以说是九边之重心也不为过。

    一年800多吨铁,朕实在不知道该用它做什么了。而民用生铁质量参差不齐,如果把它们用在军械上面,朕如何对得起保卫国家的边疆军士们?

    想要保卫国家,就首先要保证军队有足够的军械和粮饷。而筹集唐山钢铁厂的目的,正是为了解决钢铁短缺的问题。

    所以朕希望你去主持唐山钢铁厂的修建,能够尽快让唐山钢铁厂炼出第一炉钢铁出来。”

    范景文拱手对着崇祯行礼后,平和的回答道:“陛下重托,臣不敢或忘,臣一定会努力督促钢铁厂的施工,尽快完成钢铁厂的修建工作。”

    看到范景文理解了自己对于钢铁厂建成的重视,朱由检才稍稍有些放心的继续说道:“唐山钢铁厂事实上有三个部分,一个负责煤铁矿开发的开平矿务局;一个是唐山钢铁厂及其配套厂家;最后一个就是沟通航运的运河。

    想要让钢铁厂尽快形成生产能力,就必须要让这三部分的建设速度都相差不大,而这必然是要得到当地士绅的支持。

    没有这些士绅的支持,你就得不到劳动力,也得不到物资补充。所以朕希望你上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见见蓟州士绅的领袖崔呈秀,然后获得他的协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12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12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12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12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123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罚罪手记最新章节

        会扒皮的女人、死因离奇的案件,死神无时无刻不在身边的恐惧。石鼓村冥婚之谜:带你探索未知的恐惧;惊魂度假村:离奇的死亡,没有看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塑体:把尸体一块块的拼接,血肉模糊的场面,你还有胆再继续吗?黑猫:诡异神秘的“凶手”,动物不单只会讨好人类,它们很可能是杀死你家隔壁邻居的“凶手”,来自地狱的惩罚。。。。。谁是那个最后的凶手?

  • 宦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她本为现代化先被继母和姐妹们欺凌致死,穿越成不受宠的相府嫡出大小姐,运用前世的制香技能,斗姨娘斗庶妹斗它个天翻地覆!本想靠双手在这异界挣个锦绣前程,谁知道被九千岁看上,还逼婚???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厂督,人称九千岁。妖异邪肆,心狠手辣。偏偏被她的桀骜不驯吸引,一心收为己用。却不料嗜宠上瘾,发誓得到她的身和心!

  • 祭爱(BL)最新章节

        不要跟我说永远的承诺!
        因为我们是没有明天的┅┅

  • 天岚咒语Ⅱ最新章节

        陈文杰,1980年出生,江苏省东台人。毕业于扬大师院。在大学期间创作完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之後,初尝写作的欢乐与悲伤,至如今再不愿割舍。
        虽然由武侠创作开始其职业作者的漫漫生涯,但同时视超时空和魔法师的玄幻与魔法小说为阅读创作最钟爱。文浅情深,愿与读者朋友共体会美妙神奇的另类空间世界。

  • 金牌小侍女最新章节

        父亲惨遭诬陷,一朝家破,独留她苟活于世。从千金小姐化身为人人可欺的官奴,受尽白眼,最终卖入平王府为奴,没想到却成为平王最入眼的独宠侍女。她以为他待她与众不同,便一心要留在他身边哪想真相暴露,眼前挚爱之人竟是自己的灭家仇人悲愤下逃出囚牢,远离天涯却不想他竟不放过她,难道真要致她于死地?不想竟遇到他,化险为夷一片痴心,搅动她沉寂的心河自此盛宠如天,情意绵延他说:顾兰卿,你就算死也要死在我身边他说:兰卿,这苍茫大漠,任你驰骋,可好?

  • 快穿之炮灰凶猛最新章节

        瑾瑜逆走轮回失败丢了记忆,进入一个特殊体系,为怨气冲天的炮灰复仇,从而积累功德值,用于修复受损的灵魂。随着任务越做越多,她的记忆便越来越多,女主知道自己是一个被天道坑死了的妹子,为了讨回公道,她在任务里为各种炮灰征服各路男神。

  • 泥菩萨最新章节

        大道四九,左道八百,旁门三千,古今来奇人无数,有歌曰:玄门证道长生术,地师起手撼昆仑。湘西自有起灵法,一苇坐船渡人西。衡阳陷手催更走,出马家仙阎王敌上下千年,奇人异事又哪是一首歌唱的完的,诡异的奇门世家、不予外人接触的石家村、鲁班书、祝由术、二郎巡山图,还有那神秘的泥菩萨,本书,将一一揭开他们的神秘面纱。

  • 丹心碧血最新章节

        一部陈旧的电话,不仅突破了地域,同时突破了时空。  现在与过去接通,一对阴阳相隔的警察父子,再一次对话交流。  逍遥法外的罪犯,不要认为抺去罪证,就已经万事无忧。  因为案发的现场,还有一双眼睛盯着你,看着你的一举一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对警察父子,共同谱写了一部正义,热血的英雄赞歌……郑重申明: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湮花语柒最新章节

        一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赌局,一种从慎独到博爱到禅心的处世态度,一章变与不变的人生哲学,一次荒诞不羁、落魄成形的惊世之谈。本来为了一件事情而倾注一切到头来发现原来这是别人的一场赌局,而自己倾注一切做的居然是为了去完成另一个完全不知的使命,是逃避或是前进?人生责难如此,恻隐之心又怎能够?看主角如何在这局中局的局中成就思想的转变,成就完整的一生。

  • 权婚蜜爱,教官么么哒最新章节

        “今晚你陪我。”“啥?”“要是不,我就叫二十个兄弟陪你。”“啊?!”“记得穿上这件衣服。”这是什么裁缝哪!这么节省!“要是不穿,以后你都不会有衣服穿了。”摔!“少将!您就是这么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我这不都在以身相许了吗,你还想怎样?”一篇小萝莉被少将哥哥缠上,甩也甩不脱的血泪史……

  • 抓鬼奇人最新章节

        艳鬼,怨鬼,厉鬼,众多的孤魂野鬼,在乡野都市间游荡,心术不正的降头师,利用他们无恶不作,此时,道法高深的美女郎子萱出现,带领开山大弟子郎硕阳与众鬼怪抗衡,救人于水火之中!

  • 我的喵星女友最新章节

        唐九辰,天府大学的普通学生,因捡到一个小猫玩具而改变人生,这个小猫玩具里面藏着一个天猫灵女,原来天猫灵女私自离开天猫门,被天猫结界封住,落入唐九辰手中,得到天猫灵女的帮助后,唐九辰在学校混得顺风顺水,边修仙边泡妞,看看唐九辰是怎么玩转都市的吧。

  • 末世之召唤悍妞最新章节

        异界侵蚀,末日降临,遍地活尸,世界剧变,动植物超凡进化。更有黑暗之门开启,异界生物源源来袭……灾变之前,王铮喜获金大腿,能召唤小说、游戏、动漫、电影里的猛女悍妞!越女剑、街霸春丽、荣耀花木兰、超电磁炮、冰雪女王……

  • 重生异世当盟主最新章节

        苏东方异世重生,本想脚踏实地修炼求长生,却无意被卷入修仙界的风云之中,知晓了修仙界的残酷真相!是该同流合污,还是该为苍生立命?……既然不知该如何抉择,便成为规则制定者!让这苍生为我所制,让这仙佛为我歌颂!

  • 神探洛秋:邪手最新章节

        连环谋杀,是堕落的天使再现人间,还是阴谋的恐怖向邪恶复仇?命案的背后,又是怎样不为人知的幕后?邪恶的大手,秘密操控着所有的一切,深邃的黑眸,暗暗的注视着这里的一切,睁大眼睛,我们看到的东西,是真的吗?

  • 仙魔妖道最新章节

        地球少年被雷劈中,穿越异世重生为凡俗皇朝少主。炼体术、踏仙门、登仙路,斩荆棘,灭天宫,除群魔。仙、魔、妖修何为正道?一个群修争锋,光怪陆离,浩瀚无比的仙侠世界,一场妖魔鬼怪引起的浩劫。哪处才是登天之路?证道者,不归路!

  • 古代养虾日常最新章节

        别人穿越,苏含玉也穿越,只是人家带着空间、灵泉、淘宝、系统,她带着一只……半死不活的小龙虾。看看分到的破茅屋和低洼田,再看看这一家子:爹娘没了,哥哥瘫了,弟妹一瞎一傻,未婚夫和堂妹搅和到一块,还被无赖缠上,人家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件的事儿,搁她这儿,全摊上了。她能怎么办?当然是发展养虾大业挣钱阿。没想到大业未成,大爷倒是招来了一个,赖在她家死活不肯挪窝。“想赶爷走?行,赶紧收拾收拾,跟爷回京拜堂!”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被姐姐挖墙脚,被好友设计上了墨城第一权贵的床。从此,她成了梁墨城闪婚的小娇妻。本以为无爱婚姻平淡如水,他却帮她报仇,铺平明星路,给她想要的一切。外人都说顾思思被梁墨城宠的无法无天,就在她也这么以为,深陷这段感情当中的时候……宠婚的假象终于被戳破,顾思思心如死灰,留下一纸离婚合约狼狈落逃。五年后,顾思思带着小包子回国,却直接被梁墨城拦下,她笑得灿烂而温婉:“前夫,我们已经离婚,请自重。”梁墨城拿出离婚合约直接撕碎,把她抵在墙角:“自重?我儿子都五岁了,是时候该要个妹妹了。”

    本章内容提要:
    ...    对于郭秀英为齐祖光的辩解,刘荣并不在意,他有些不耐烦的训斥道:“你这女子真是好不晓事,这里干活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罪囚,你以为他帮了你一次就是好人了…”     郭秀英抬起头看着刘荣再次恳求道:“就算他是罪囚,也是为了帮民妇才出的手,还请大人高抬贵手,否则民妇心中实在有愧…”     刘荣顿时有些想要发火了,如......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