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看着地图思考了许久后,才斟酌的说道:“遵化城的位置太过于靠近边境,离开煤矿产地也太远,不适宜作为冶铁厂的选址。

    不过工部官员说的不错,这里的官营铁厂虽然废除了,但是打铁为生的人并不少,恢复生产是最快的地方。

    在新的冶铁厂没有建立完成之前,可以在这里设置一个小厂,提供各种挖掘运河的工具,还有挖掘铁矿所需的各种铁料。

    蓟州镇和开平中屯卫虽然都靠近河流,但是他们之间并没有连通的水道,往来不便。

    所以首先要把蓟州镇边上的滦河,同过开平中屯卫附近的河流用运河连接起来,为了保证运河的航运蓄水,还要对这一地区的河流进行整治梳理,并修建水库。

    朕要修建的不是一座冶铁厂,而是围绕着冶铁业的一座新城。既然是一座城市,就需要考虑粮食和生活燃料的获取问题,因此这座城市应当尽量靠近天津。”

    朱由检目光寻找了许久,终于伸出手指着开平中屯卫西南方的河流拐弯处说道:“让工部和勘察队去这个地区调查一下,是不是可以在这里修建一座新的冶铁城市,如果可以的话就把冶铁厂的基地放在这里,这座新城就叫做唐山好了。”

    王承恩立刻记录了下来,然后小心的询问道:“那么宫内派谁去主持这座城市的修建呢?”

    朱由检沉吟了一会,便说道:“又要修建运河,又要修建一座城市,这其中动员的人力不是一个小数目,需要同当地的士绅和官府进行配合。

    让宫内的人出面主持,说不好会适得其反。宫中派出的人员只负责审核资金的使用状况,至于主事者…”

    朱由检想了几个人的名字,又很快的被他自己否决掉了。最后他终于开口说道:“这次会试的主考官范景文,做事缜密周到。本次会试改革较为仓促,但是参加考试的士子并没有多少怨言,可见他安排会试的还是不错的。

    就让他去主持挖掘运河,整治滦河水系,并修建唐山新城的计划好了。这两天安排个时间,让他来见朕一面。至于宫内的人选,你和王德化商议一下,举荐个人出来就是了。”

    虽然不能让宫内完全获得对唐山铁厂的主导权力,但是王承恩也知道,他身边的人的确没有能力主持这么大的项目,强行揽过来只是自找苦吃而已。

    王承恩正记录着皇帝的命令时,朱由检突然想起了一事,再次回头同他说道:“景德镇的督陶太监不是已经回京了吗?明日朕在武英殿召见他,听取他的汇报,到时让宋应星、宋应升兄弟也一起参与旁听…”

    在京城以东,通州以北的温榆河的一段治理河道的工地上,数百名囚徒站在一个围堰中,挥舞着工具吃力的挖掘着河里的淤泥。

    黑色而又韧性十足的淤泥,就像是一块块湿面团一样粘性十足,每铲出一块都费了齐祖光老大的劲头。

    费力气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太阳一晒,这些淤泥散发出的臭味,能把人熏死。

    10多块淤泥就能装满一个竹筐,在等着人手搬运这些淤泥时,齐祖光才能直起身子喘口气。距离他10来米距离的岸上,7、8名穿着黑衣的巡警正警惕着监视着他们干活。

    他们这些刑部囚徒,还有那些被抓来劳教的游民,分布在这条河道的各个地方,干着清理淤泥、修筑河堤的活计,罪行重的干重活,罪行轻的则干些轻活。

    每天将近10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让这些囚徒们连逃亡的力气都失去了。

    而治理河道的食堂内提供的食物,虽然只有粗粮、陈米和一些加了重盐的菜叶汤,但是比起监狱中腐烂发霉的食物,和用未知生物的肉做成的汤,还是强上了不少的。

    因此大部分囚徒和游民,都咬着牙齿忍受了下来。近一个月时间的劳动,大约只有少数人寻找机会逃亡了,但是成功逃亡的人却没有几个。

    大部分人都在3天之内被抓了回来,在众人面前抽了一顿鞭子,就戴上了镣铐丢在车上运走了,据说这些人会被带去环境更为恶劣的矿洞,采集煤矿或是铁矿。

    原本还跃跃欲试想要逃亡的囚徒们,顿时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在不见天日的矿洞里采矿,据说大部分囚徒都未必能见到明年的春天。

    齐祖光虽然没有被吓到,但是他也不得不暂时放弃了,之前并不完善的逃亡计划,想要准备的更为周详一些。

    他拄着铁锹刚喘了几口气,一个满是泥痕的空竹筐就甩在了他面前,齐祖光默默的用手背擦去了溅落在脸上的泥迹,重新开始了铲泥巴的机械动作。

    齐祖光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挥铲的动作,当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也开始麻木起来的时候,一阵敲击铁块的清脆声音从岸上传了下来。

    齐祖光身边的囚徒们都松了口气,他们丢下了手中的工具,匆匆向着岸上涌去。和齐祖光同组的囚徒也招呼了他一声,让他一起上岸吃饭去。

    齐祖光答应了一声,把手上的铁锹插入了淤泥中,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岸上走去了。

    食堂就在河道工地边上的堤坝后面,是一个竹木搭建的半敞开的棚屋,棚顶上覆盖着厚厚的茅草。

    在棚子外面是一个长条状的石槽,从河道上来的囚徒们在石槽内洗净了手,就走入了食堂内准备开饭。

    齐祖光刚刚在石槽内洗净手,还没等他直起身子,就听到食堂内突然传出了一阵噪杂的声音,很快一个不明物体向他飞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推开,但是很快他就把推开的动作变成了接住的动作。

    一个娇小的女子被齐祖光结结实实的抱在了怀里,这名女子长的只能算是平常,但是一双眼睛却甚为生动。

    看着女子脸色惨白的发不出声音,胸腹间的衣服上又印下了一个黑乎乎的脚印,显然是被人一脚踢出来的。

    不待齐祖光放下她,一个身材中等的汉子捂着自己的耳朵,口中骂骂咧咧的走出了棚子。

    “…不要脸的小娼妇,敢在你爷爷头上动土。你也不去外城打听打听,你家苟爷是好惹的吗…”

    “你个杀千刀的,我妹妹在那?你今天要是不说出来,我就跟你拼命。”齐祖光怀中的女子似乎缓过了气来,挣扎着站到了地上,继续向着仇人冲了上去。

    在这两人的对骂声中,齐祖光似乎听明白了。这怀中女子还有个妹妹,她们的父亲是个漕军,两人一年多前跟随父亲上京办差运漕粮。

    却不料在通州时,两姐妹被这苟三的给拐了去。姿色较为平常的姐姐,被苟三卖到了京城外城的土窑子里去了,而年纪幼小且容貌出众的妹妹则不知被拐卖到何处去了。

    皇帝陛下清理外城妓户,把这些土窑里的娼妓都释放为平民,大部分人都安排进了新开设的棉纺织工厂和其他作坊。

    而这位叫做郭秀英的女子想要找回自己的妹妹,就求告差人做了一个替囚徒做饭的厨娘,在治河的各个工地轮换着,想要找到拐卖自己姐妹的人。

    而今天刚刚换到这个工地的她,终于认出了苟三,不顾一切的上前质问苟三,才发生了这场争执。

    郭秀英姐妹的遭遇,并没有获得边上囚徒们的同情。在他们眼中,拐卖女子作为娼妓,并不算什么罪过。他们反倒是觉得,两人之间的扭打,让他们可以看上一场好戏。

    看着被苟三打倒在地,身子缩成一团,还是抱着苟三的腿不放的郭秀英。一直不想引人注目的齐祖光,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和齐祖光相比,身材显得颇为矮小的苟三显然不是对手,三两下之间就被打的口鼻喷血了。

    不过作为京城的地头蛇,苟三并不是一个人干着贩卖人口的勾当。在这个工地上,他也有4、5名同伙。

    看到苟三被殴打后,在他同伙的呼喊下,十多名被劳教的犯人,立刻拿着板凳和桌腿当做武器冲了出来,准备给齐祖光一个教训。

    齐祖光正觉得不妙时,得到囚徒们斗殴消息的巡警们,已经全副武装的赶来了。

    看着拿着刀枪气势汹汹压过来的巡警们,原本还在高声呼喝围观的囚徒们,顿时老实的蹲下了身体。

    被打搅了吃饭的三队巡警,显然是被这些囚徒所激怒了。苟三和他的同伙还有齐祖光几人,当众被抽了10鞭子后,就被关进了棚子边上的站笼。

    带队而来的巡警队长刘荣,怒气冲冲的对着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的囚徒喊道:“既然你们不愿意吃饭,那就别吃了。都给我滚回去干活,今天日落之前,每个人完成50筐淤泥的工作量,要是完不成连晚饭也免了。

    至于这几个打架斗殴的,不许给他们食物和水,关到明天早上,送他们去西山砸石头去。”

    苟三几人顿时大声求饶了起来,齐祖光也感到很懊恼,西山石灰厂砸石头,那可是比清理河道更为痛苦的地方。

    苟三等人的求饶声,很快就被笼外的巡警用棍子打消失了。从锦衣卫中退役转任巡警的刘荣,显然对于这些囚徒毫无怜悯之心。

    看着手下的巡警,把不甘愿的囚徒们赶回河道里。他正准备返回继续自己的午餐时,一个身影突然扑倒在了他脚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2章 河道里的囚徒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2章 河道里的囚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2章 河道里的囚徒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2章 河道里的囚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22章 河道里的囚徒】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重生之锦绣缘最新章节

        &#;&#;苏锦绣穿越了,
        &#;&#;她从一个现代著名刺绣家变成了十一岁的农家女,
        &#;&#;乖乖,整个苏家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别说饭了,连口热粥都喝不上,这个身体竟是活生生的饿死的啊!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填饱肚子!
        &#;&#;苏锦绣看着病弱的小弟,瘦成皮包骨的老娘,面黄肌瘦的姐姐,
        &#;&#;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家变得富裕起来,
        &#;&#;种地养鸡什么的她真是不会,
        &#;&#;不过对于刺绣家的她来说,赚钱真的不是难事。
        &#;&#;帮绣楼掌柜设计秀样,卖绣品、卖绣线,闷声发大财!
        &#;&#;刺绣品,发明新菜式,设计新式衣服,苏家的小日子慢慢的变得红火起来!
        &#;&#;此时的苏锦绣已经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绣女!
        &#;&#;

  • 盛宠小医妃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人利用,遭人陷害,刽子手的大刀一落,身首异处。rn这一世白莲花化身腹黑女,复仇,雪耻。高墙深院里,她步步为营。面对幕后真凶,她毫不心慈手软。rn她一心快意复仇,纵然万劫不复。只是前世那个炮灰皇子,为何要死皮赖脸的护她周全,炮灰之间是没有结果的!"

  • 废材剩女要逆天最新章节

        一枚貔貅铜币的出现,开启了梦境寻踪的奇遇,本以为只是平淡生活的调节剂,却没想到揭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惊天身世。左拥一国之君,背靠大将军,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既能经历沙场生死,亦能指点江山,那是什么样的经历?暗结珠胎,照样玩转后宫,那是什么样的心机?破诡计,护疆土,那又需要什么样的胆略?

  • 校园绝品狂徒最新章节

        在学校受够欺辱的西门宇,在一次偶然机遇下获得异能修炼,在那几个奇怪的老头师傅各种折磨下终究修炼成功,下山归来,热血爆,面对那些家族,他必定要报复,看看我们的男猪脚会怎样吧。

  • 僵尸校草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外表萌乖胆小,内心果敢的猎灵师;他,第一隐世家族继承人,校草第一男神。却独对她一触上瘾,再见钟情!安梓晨挑眉轻笑:“男神,他们都说你人冷心冷全身冷,这是僵尸的传承吗?”某个正在做早餐的大神,伸手将人勾在怀里,上下齐手,抱着软软的人儿答:“冷不冷你现在知道了吗?”安梓晨:谁说僵尸巨丑无心没感情的,眼前这只帅到没朋友宠她上瘾的家伙是哪家的?求带走!容轩:你家的!乖,走太累,一起翻滚吧……

  • 溺爱合伙人:总裁宠我三万天最新章节

        十年前一场蓄谋车祸,让她面目全非,失去全部。十年后,她披甲而归,本是绝代佳人,却搅得满城风雨。她是心机叵测的女总裁,是回来索命报仇的厉鬼。也是他心里藏了十年的那道清影。他认出她,守着她,爱恋着她。他要将她捧在手心里,不让任何人再伤害她。一辈子不过三万天,我想和你过好每一天……

  • 夫君别和我暧昧最新章节

        “你,你怎么在我床上?”某女惊恐万分的抱衣遮胸,直指对面未着片缕的某男。某男眸里精光一闪,笑得万分无辜:“夫人,这是为夫的床!”“啊?那、那、那我的衣服……”某女羞窘惊骇的忘记问重点。“我只知为夫的衣服现在在夫人你的怀里!”——从燕国到北域,从北域逃到西唐,再从西唐辗转南丰……他说:四国天下,既然天下不要我们,那么我便为你开辟另一方疆土,一世让你无忧。

  • 天姿娇女最新章节

        简介:她本是天之娇女,却凄惨死去,重生成侯府千金,她誓要寻找前世身死的真相。踏进侯府的大门,迎上众人恶意的目光,陆菲儿撇撇嘴笑了。js330

  • 神级阅读系统最新章节

        读书成神,.....一切尽在读书中。  一本《一代赌神传奇》学习了赌术,一本《龙蛇演义》学习国术明悟本心,一本《三国演义》......

  • 医见倾心:独宠男神契约妻最新章节

        不近女色的医院院长、脑外科主刀。两人的岁数整整差了一个轮,却意外地到哪都能相遇。在医院电梯初次相遇,拥抱;在医院走廊的二次相遇,亲吻;在院长办公室的第三次相遇,差点擦枪走火!“楚云来,我怀孕了,快对我负责”“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你有过亲密接触”“呸!想赖账!去问问你的第二人格!”

  • 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

        韩义在路上扫了个二维码,然后桌面上多了个应用。  这个应用很奇怪,它可以捕捉到现实里的一切物品,通过解析来重组物品。  【滴滴!!电路模块板-Dome-屏幕-前后盖-重组手机!】  【滴滴!!75%纯棉-25%亚麻-磁性油墨-重组美元】  【滴滴!!40千克碳水化合物-loli装-重组……】

  • 好婚晚成最新章节

        相许一生的恋人突然变为姐夫,还提出要她当情人,前度准姐夫突然缠上她…女律师苏凉,见多了劳燕纷飞的夫妻,父母早已形同陌路,姐姐姐夫同床异梦,而她,无爱的婚姻又当如何一步步走向盛宠?

  • 吻安,老公大人最新章节

        她需要钱,他需要一个孩子,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一次意外,她失去了肚子里七个月大的孩子,交易结束,再无交集。四年后,她华丽重生,带着千万合约与他洽谈,却发现他身边领着一个跟自己极其相似的小不点儿。苏安然摸着小不点儿的脑袋问:“你妈妈是谁呀?”小不点冷哼一声,“我爹地说,我妈咪是个智障,不提也罢。”“……”小不点小手一扬,往她手心里塞了一张房卡,“爹地说了,要谈合作,去房间里谈。”潜规则?苏安然狡黠一笑,摸爬滚打四年,她什么样的潜规则没应付过来,会怕他?只是……这男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身上的味道也莫名的熟悉……喂,住手,再乱摸我报警啦!

  • 不是神最新章节

        有着怨毒青眸的女人、诡异残破的尸骸、致人死地的液体、吞噬人肉的狂徒还有楼道里挤满的灵这一切突然闯进了孙聪灵的生活,改变了这个建筑动画师的人生轨迹。同时,一个跨越时间的阴谋,正一点点浮出水面,露出狰狞的脸,咀嚼着亿万人的生命!

  • 武踏星河最新章节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要强求!!!”新纪元初,人类万年未有之大变局。有人天生贵胄,有人贵为公子。桀骜少年自微末而起,咆哮星河,斩尽辉煌,他要将诸天星河踏落脚下!

  • 剑帝龙尊最新章节

        三百年前,真龙大陆至高无上的真龙突然消失,真龙之名成为神话传说,真龙大陆亦更名为圣天大陆。三百年后,真龙之魂苏醒……

  • 农门小厨娘,种田种相公最新章节

        当闻所未闻的食材跨越时空结满自家后花园,楚衣表示没有什么吃货是她征服不了的,偏偏某位蹭吃蹭喝的大少爷表示:先别嘚瑟,此物有待改进。

  • 快穿之女配很忙最新章节

        为了重新活过来,秦云云绑定了一个系统,进入各种玛丽苏世界,她必须完成系统交定的任务,不然随时都会被抹杀,可是她怎么不知道每个世界都是有剧本的。可是分开前先亲满一百下是什么鬼?于是,明明说分手的是她,缠着人要亲亲的也是她。所以这是口嫌体正直,真香定律?秦云云:人艰不拆。

    本章内容提要:
    ...    朱由检看着地图思考了许久后,才斟酌的说道:“遵化城的位置太过于靠近边境,离开煤矿产地也太远,不适宜作为冶铁厂的选址。     不过工部官员说的不错,这里的官营铁厂虽然废除了,但是打铁为生的人并不少,恢复生产是最快的地方。     在新的冶铁厂没有建立完成之前,可以在这里设置一个小厂,提供各种挖掘运河的工具,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