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泉和王显文、王显声兄弟两人枯坐在房间内,三人谁都没有说话的意愿,只是对着一桌酒菜默默的发呆。

    过了许久,沉不住气的王显声终于忍不住出声说道:“明天就是闭幕大会了,我们应该这么办?会议开完之后,那些人可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王显文泪如雨下,哽咽的埋怨道:“我都说了要早点收手,我们大不了就是亏些小钱,都是你们两人贪心不足,非要再去借钱搏一搏。

    现在倒好,欠下了这么多债务,还被一群打手盯上了。家中如何肯出这么许多钱财来赎我们两人…”

    王显声顿时有些不满的反驳道:“一万多两可不是什么小钱,再说了,当时兄长不也是看好了股票会反弹的吗?如今怎么能把责任都推给我们两人…”

    看着两兄弟又要争吵了起来,一直黑着脸喝闷酒的张近泉重重的放下了酒杯,对着两兄弟烦躁的喝道:“你们吵什么,吵得我头都大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么互相埋怨,大家还是想想应该怎么脱身吧。”

    张近泉不说话还好,他这一说话,顿时把两兄弟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他身上。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介绍的那位开典当行的老乡如此坑人,把我们抵押的股票提前卖了出去,我们现在如何会欠下3万多两的债务?”

    两兄弟的埋怨,顿时让酒意有些上头的张近泉愤怒了,他霍的站了起来,对着两兄弟大声说道。

    “老子亏的可比你们两人加起来还多,当初是谁一个劲的跟我说,这股票还有上升的机会,让我想办法去借些本钱来,赚上一笔小财的?”

    王显文两兄弟顿时哑然了,张近泉踹开了身后的座椅,就向着房门走去了。

    “你这是要去那?”坐在那里的两兄弟异口同声的问道。

    张近泉带着酒意,回头对着两人恶狠狠的说道:“总不能在这里等死,我现在就去同那些人说清楚。把我们拘在京城,他们是拿不回银子的,放我们回扬州去,才能给他们筹集银两。”

    “你疯了,现在躲他们还来不及,你还自动送上门去?”王显文下意识的说道。

    “我们现在还是陛下召集上京开会的商人代表,那些打手还不敢对我等如何。但是明天大会结束了,你们以为他们还会有所顾忌吗?

    再说了,我也不是一个人去,我去找徐公公出面去。徐公公代表陛下坐镇会同馆,照应我们这些商人代表,难道还不能出面替我们从中说和吗?”张近泉趁着酒意不管不顾的说道。

    王显文两兄弟互相对视了一眼,就起身对着跨出了门槛的张近泉喊道:“近泉兄等等,我等同去…”

    会同馆内一间幽静的小院正厅内,坐在上首的都知监监丞徐凤,听完了张近泉等三名扬州盐商的哭诉后,顿时皱起了眉头说道。

    “欠债还钱是天公地道的事,你们和那个典当行之间的债务,既算不上逼迫也算不上欺诈,杂家没有插手的理由啊。”

    原本还满腹委屈的三人顿时没了声音,虽然他们三人都觉得很冤枉。但是在外人看来,他们欠典当行的债务都是清楚明白,并没有什么下作的陷阱。

    看着徐公公就要端起茶碗送客,张近泉急中生智的说道:“小人不敢要求公公说服典当行不收取欠债,只求公公做个中人,让小人等回乡筹集银两还债。”

    徐凤放下了送到嘴边的茶碗,思索了一会才说道:“这倒是个正理,你们在北京都是外乡人,不回家乡去,如何能筹集银两还债。也罢,杂家便给你们做个中人说和说和。”

    徐凤说完,就叫过了门外侍候的侍卫,让他跟着张近泉去把典当行的主人找过来。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张近泉和一名中年人在侍卫的带领下,返回了小厅。

    中年人对着徐凤恭敬的行礼之后,便站在那里听取了张近泉三人的请求。

    听完之后,中年人微笑着说道:“既然有徐公公说情,那么鄙行总是要卖给情面的。只要这三人重新写下一份字据,小人就替鄙东家做个主,不再阻扰三人离京返乡。”

    徐凤顿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如此甚好,俗语说:和气方能生财。大家坐下来把账目说清楚,也就不用闹什么事端出来了。你们三人,也不会有意见吧?”

    张近泉三人自然不会反驳徐凤的主张,不过当他们拿到中年人给出的新字据后,却面如土色无法签下自己的名字。

    跪在地上的王显文兄弟两,抬起头哀鸣的向徐凤恳求道:“公公,这新字据也太过苛刻了,要求我们拿王家的盐引作为抵押,我们兄弟两人如何能做这个主…

    且王家的盐引价值十数万两,我兄弟欠债不过才3万余两,可否请公公再分说一二。”

    张近泉也铁青着脸说道:“这样的条件不等于是在明抢吗?你们同强盗有什么区别?”

    中年人坐在一边品着茶水,口中随意的说道:“这位朋友的话说的就不对了,我们同强盗还是有区别的,起码我们做的事都是合乎朝廷律法的。”

    徐凤听着这位中年人狂傲的口气,顿时有些不满了起来,他让人拿过三名商人手上的字据粗粗看了一遍,顿时不满的说道:“杂家做中人,让你们坐下来好好商议事体,你们典当行就是这么给杂家面子的?”

    看到徐凤似乎处于发怒的边缘,中年人顿时收敛了一些,他起身对着徐凤躬身行礼说道:“小人想请公公借一步说话。”

    徐凤看着这名中年人有恃无恐的模样,心里的怒火顿时被压了下去,他迟疑了一会,便召这名中年人入后堂说话。

    两人在后堂内谈话的时间很短,但是当徐凤走出来的时候,脸色却非常的难看,中年人出了后堂便笑着对徐凤作揖告别说道:“看在公公的面上,我便饶他们一天的时间,等到后天再来问他们的决定。小人这便告辞了。”

    徐凤铁青着脸,从牙齿里蹦出了两字:“不送。”

    看着中年人扬长而去,张近泉等三人才觉得大事不妙,赶紧向着徐凤哀求道:“还请公公救救我等…”

    徐凤立刻打断了三人的哀求说道:“三位还是回去考虑要不要签字吧,杂家能力有限,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看着徐凤想要转身离去,张近泉心一横,扑上去抱住了徐凤的腿说道:“还请公公救命,这典当行究竟是何来头,他们不是要收债,是想要小人的身家性命啊…”

    王家兄弟也豁然反应了过来,上前抱住了徐凤的另一条腿,不住的赌咒发誓道,要是能躲过这一劫,日后情愿为徐凤做牛做马。

    徐凤抽了几回,没有抽动腿,不由叹了口气说道:“杂家倒是有个主意,不过也是饮鸩止渴,你们日后说不得还是要埋怨杂家的。”

    张近泉死死抱住徐凤的腿,咬牙切齿的说道:“请公公指条明路,左右是死,好歹小人也要搏一搏。若是侥幸逃脱此难,必不敢忘记公公大德。”

    徐凤沉默了一阵,拍了拍张近泉三人的肩膀说道:“你们先放手,杂家这便同你们说…”

    好容易劝说了三人放手之后,徐凤才开口说道:“杂家这个主意倒也简单,这典当行背后的东家势力惊人,就算是杂家也得罪不起。

    但是这京城中不惧他家的并非没有,杂家就认识一个,如果你们愿意托庇于他,想来就不用担忧被人追债了。”

    王显文兄弟顿时急迫的问道:“敢问公公,究竟是哪一家?我等应当如何…”

    这日晚间,在浴汤内洗去一天疲惫的朱由检,回到了上书房内。

    他刚刚做到椅子上,王承恩就拿着一份文件向他汇报道:“回陛下,社会调查所已经收服了三名扬州盐商作为眼线。”

    朱由检托着下巴说道:“嗯,是心甘情愿的吗?朕可不希望今后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

    王承恩顿时堆满了笑容说道:“请陛下放心,是他们主动要求加入东厂,为陛下效力的,绝无逼迫之事。”

    朱由检放下手,靠着椅背有些漫不经心的回道:“那就最好,让他们学习下如何收集情报,然后就让他们回扬州去。

    让社会调查所派几个精干一些的人,同他们一起回去。把扬州盐商们和两淮盐场、两淮盐务官员之间的关系,全部给朕弄清楚。

    必要时,可以帮助他们弄一个总商的身份。总之,到明年准备盐改的时候,朕希望对于两淮盐业中的一切问题,都要了如指掌。”

    王承恩赶紧连声答应着皇帝的命令,朱由检转头对着吕琦问道:“关于让宫中派驻景德镇的督陶官员回京汇报的事情,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

    吕琦低着头翻看了手上的记录本之后,才说道:“回陛下,督陶太监梁峰已经回信,他将会在下个月中抵达京城,并按照陛下的命令,携带几名陶瓷商人和工匠一起入京…”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98章 自愿的选择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98章 自愿的选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98章 自愿的选择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98章 自愿的选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98章 自愿的选择】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霸汉蛮侠最新章节

        西汉末年,玄幻巨兽肆意吞没生灵,少年骆惊风和少女楚天梅合力将其制服,救万民于水火中。
        地黄超绝的真传,成就了一番常人难以想象的霸业。
        在助推刘秀征战疆场的大背景下,历经艰辛万苦,面对众多黑恶玄幻势力,克服无数困难,在南征北战中,九死一生,用生命演绎着惊心动魄、揪心撕肺的亲历。
        爱情缠绵悱恻,恋爱交错复杂,过程欢喜忧伤;
        战争惨然激烈,人心怪异叵测,情感荡气回肠;
        武学玄妙诡异,功夫博大浑厚,对抗惊魂动魄。
        小说重点在搏斗中成长,在奇绝中战斗,在青春萌动中虐心,在爱恨情仇中徘徊;
        幸福的时候让你羡慕,悲惨的时候会让你落泪,那些熟悉的场景让你怦然心动。

  • 乱唐最新章节

        天宝十四载,安禄山起兵作乱,盛世大唐骤然危如累卵,帝国都城屡遭蕃胡铁蹄践踏,昔日天可汗跌下神坛,这个让后人无比神往的时代就此终结。然而,艰危乱世中一个年轻人突然出现,他能够以一己之力逆天改命吗?大唐将会重新振作,还是继续跌入无尽的深渊……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乱唐》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论神殿的建立最新章节

        顾晗晗是一名地球保护区的无良少女,像所有处在叛逆期的同类们一样,祸害宇宙祸害得理直气壮。逃学、打架、逛夜店,无耻地仗着地球户口欺负外星佬……十八岁生日当晚,无良少女顾晗晗只是召了一名牛郎而已,身为光荣地球原住民的美好人生就全他妈的不见了!黑暗的宇宙摇着尾巴在前方向她招手。rn

  • 名门顾少的深度蜜恋最新章节

        一段莫名其妙的香艳视频,让她失去了现男友,并迅速卷入了豪门婚姻!她挣扎:“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他邪笑:“可是你的表情却像是在邀请啊。”被冷酷恶魔缠上,她想逃!可是他的天罗地网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你再逃试试看。”

  • 一婚经年,谦少领证吧最新章节

        喜欢自家老板是个什么心情,姜晓晨表示,我很淡定!喜欢自家员工是个什么心情,方谦表示,我也很淡定!一直追寻他的脚步,从来都没有停止,跟在后面慢悠悠的小姑娘,忽然抬头,看到了一抹笑容,便大概会觉得这是自己生命中的一抹光。他是方家继承人,她是被家人抛弃,改头换面的孤女,如果上辈子我们一直都在错过,那这一世我就绝对不想放手。“大老板!我喜欢你!”“嗯,我知道了,走,咱们去民政局!”“是!老板!”姜晓晨一本正经的应道,却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傻傻的看着方谦问道:“什么?”那人却一脸宠溺的摸着姜晓晨的头,说:“傻瓜。”

  • 天残异游记最新章节

        写写东西只是个人的兴趣。这篇小说之前写了一部份就因为工作的关系中断了。最近比较有空所以又继续写棉!不管写的好不好,都希望各位朋友能给予指教棉。=^_^=2003-2-27
        觉得章节这样设怪怪,所以改了一下=^_^=2003-3-5
        各位最近可能会觉得内容缩水了!实在是没办法,因为小弟最近加盟开了一下休闲小站。时间突然又变不够用了。但有空我还是会继续写,不过内容会少了点棉。呵呵,还是希望各位给点鼓励棉。=^_^=2003-3-7

  • 邻家竹马猎为夫最新章节

        谢琰从未想过,明歌竟然有一天说要和他结婚
        虽说是他宠着惯着明歌,可这也太荒唐了
        谢琰,你不肯是吧!
        是……谢琰心中复杂,却断然拒绝。
        他只当明歌开玩笑,可当他看到明歌与另一个男人打得火热,谢琰不淡定了
        明歌,结婚吧!
        好啊,不过要等我分手后再说!
        ……谢琰懊恼,只怪当初他错失良机。
        却不知,谢琰正一步步走进明歌为他设的局,将他整个身心套牢……

  • 重生之妖妃媚骨最新章节

        前世,一代宠妃,倾城倾国,只为成就他的帝王江山,却不想自己只是一颗棋子,家破人亡,招致惨死!重生之后,定当杀死这对渣男贱女,剥其骨,拔其筋,断其手脚,她步步为营,踩着敌人的尸骨,报仇雪恨!

  • 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最新章节

        某爷挑眉说:“本王说一,你就不能答二。”“是。”那她答三便是了,也不麻烦。“本王要你向东,你不能向西。”“是。”她再温顺点头,不能向东和向西,那向南北也不错,问题不大。“本王不准你去找别的男人。”“是!”她更加肯定点头。从不找男人,一般只有找上门……js330

  • 洪荒战场最新章节

        富饶繁华的中原、恶水遍地的南方、凶险未知的蛮荒、残忍暴虐的外族。………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放弃最初的梦想,即便付出多么痛心的代价,我们也要勇往直前,一统洪荒世界。(何种形式的支持都万分感谢。)收藏、推荐、拍砖。js330

  • 甲子年的雪最新章节

        &#;&#;84年,甲子年,那年下的大雪,那年我们家换的大房子,妈妈在门市部里卖过太阳镜。郭伯伯智破零件失窃案,赵阿姨值班失火了烧掉了电视机,差点被厂里开除,小延能进厂工作是她叔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小史喜欢车间一个姑娘,有个老光棍说,把你妺介绍给我,我请你吃饭,他差点和人家打起来。
        &#;&#;70年代,你郭伯伯正追求一个医生,徐大妈闯了进来,后来有人给党委副书记写信,痛骂他们破坏她的幸福。
        &#;&#;”老妈,听说你当年也挺浪漫的呢?”
        &#;&#;90年代,企业困难时期,陈川涛到了民品所,谈业务时遇到了年青貌美的单身校友,那香水味一次又一次飘到他脸前,他当如何......
        &#;&#;老沈谢绝了一次调工作的机会,毅然选择内退,提起了玉石刻刀。
        &#;&#;90年代,大学里的几个70后,如何选择情感,陈原怎样面对大自己大三岁的学霸姐。老六被开除了,伤感地南下打工。

  • 洪荒不周山最新章节

        【仙侠版】;洪荒时代,天地支撑的不周山坍塌了,凌无邪作为一个穿越人士,苦逼的穿越成为了不周山神灵,没有其他穿越者的牛逼人生,只能苦逼的当一座大山,然而,这不周山也被撞倒了,还好,凌无邪再次穿越,这一次,穿越到五万年之后,看凌无邪风起云涌!  【玄幻版】;劳资终于有身体了,终于能够问鼎洪荒了,终于能够装逼了!  【装逼版】;功法?我有无数大能的看家功法。炼丹?我有无数大能的炼丹心得。炼器?我有无数大能的拿手本事。装逼?作为现代人,不会装逼还算穿越者吗?  【高冷版】;这是一个外表高冷,骨子里傲娇猪脚的故事!js330

  •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很多朋友都说进了事业单位工作很轻松,但我每天都累成狗,因为我是这所女子监狱里,唯一的男管教。(本故事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第九号当铺之全能任务员最新章节

        她被九号当铺选定为了实习生,为了自己下一世投个好胎,她开始做任务求功德;她的任务是带着掌拒放在她身上的聚魂器来摄取别人用不正当手段得来的精魂;这些精魂便是他们命好的利器,也是任何人想得到的东西;她历经痴恋和背叛,她变得脆弱又坚韧,她一步一步走向顶峰,也在等着她的真情

  • 天界打工皇帝最新章节

        李强本是个平凡的高中生,莫名其妙获得了天庭打工系统,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火眼金睛,神奇医术,仙家道法,无所不能!  曾经,他只是个靠打工赚钱的可怜学生,此后,他却是独一无二的,天庭打工皇帝!

  • 我的捉鬼生涯最新章节

        我,在那一年最后一天出生,第367天;我,出生时天降惊雷,异变重生;我,天生阴瞳,能看见鬼;我,上苍注定的命运七子,肩负大任而生,当还阳间一片光明;鬼怪、僵尸与妖精,悬疑、推理与剧情,还有人鬼情未了。我要的不是惊悚,而是真情。人鬼--亦当如此!

  • 阴坟邪咒最新章节

        张小海结婚那天,伴娘被人“欺负”了,谁知半夜里她却出现在我的床上……三天后,有人在古井里又发现了她的尸体……

  • 医女宫闱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从一代神医变成了十三岁孩童,一场瘟疫,她从厄运灾星变成了举世英雄!乱世沉浮,她被卷入无望的宫廷纷争,尔虞我诈,在爱情的漩涡中她能否站稳脚,矢志不渝!

    本章内容提要:
    ...    张近泉和王显文、王显声兄弟两人枯坐在房间内,三人谁都没有说话的意愿,只是对着一桌酒菜默默的发呆。     过了许久,沉不住气的王显声终于忍不住出声说道:“明天就是闭幕大会了,我们应该这么办?会议开完之后,那些人可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王显文泪如雨下,哽咽的埋怨道:“我都说了要早点收手,我们大不了就是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