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走出武英殿院门的孙承宗停下了步伐,他还没有转身说话时,跟在他身后的鹿善继就已经对着袁崇焕不满的反驳道:“自如这是怎么说话的,刚刚那种情形下,学士如何能够出声反对的?”

    袁崇焕顿时不忿的说道:“这如何不能出声了?老师是先帝之师,即便说的话有些不称陛下之意,陛下难道还会恼羞成怒不成…”

    鹿善继毫不客气的截断他的话说道:“陛下如何做,老夫是不知道。不过就算是先帝同学士师生之情笃厚,当初魏阉在先帝面前绕床而哭,言学士要带兵进京清君侧,先帝不还是一样相信了?

    学士自入京以来,就被陛下委以重任,主持大明军制改革。天下军镇尽付于学士之手,但是朝廷诸公难道真就对此甘心情愿吗?

    宫内大铛、内阁诸公,对我等那个不是警惕提防?王在晋坐镇山海关久不回京,说是要监督整顿蓟、辽两镇,但焉知不是他害怕同军制改革牵连太深,今后会被朝堂诸公攻击在军中培植羽翼?

    昔日新建伯平宁王之乱而不以为功劳,今日学士整顿军制同样也不能归功于己啊。国之大事,唯祀与戎。人臣岂能代之?”

    孙承宗不由点了点头说道:“伯顺所言,正合吾意。我等要阻止的,是陛下拿战争当做儿戏,不是反对陛下过问军政之事…”

    朱由检从会议厅往自己的办公房走去的时候,对着身后的王承恩吩咐了几句。

    当他走入房间之后,王承恩也带着吴怀走了进来。朱由检站在办公桌前对着吴怀说道:“朕上次命令军校的教官收集后金的作战方式,和历次辽东战场上我军失败的原因,现在已经整理的怎么样了?”

    吴怀恭敬的行礼后说道:“资料已经整理的七七八八了,大部分从辽东召回来的老兵,都已经把自己经历过的战争口述出来了。接下来,就是把所有记录汇总起来,然后进行讨论、研究、总结了。”

    朱由检在办公桌前来回走动了几次后,才停下来对着吴怀继续说道:“这样,你抽调一部分军校的学员,还有那些辽东回来的老兵,以他们为骨干,再从三千营中抽调精干的骑兵,组建一支模拟部队。”

    “模拟部队?”吴怀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模拟后金作战的模式,朕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去训练。三个月之后,你带着这只部队和京营新军进行一场演习,朕会亲自主持这场演习。”朱由检看着他说道。

    吴怀接受了崇祯的命令,然后在王承恩的带领下退出了房间。当朱由检坐回了座位后,王承恩带着蒋德璟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朱由检招呼他坐下之后,便对着他问道:“朕已经看过了周卿的上疏,也觉得你的想法很不错。对你的新任命,你自己有什么看法?”

    蒋德璟胸有成竹的说道:“陛下所提出的:蓄泄兼筹,以达根治水害之策。臣以为正是兴办水利,治害兴利的上佳之策。

    臣以为,想要治理海河,一是扩大下游的泄洪能力,二是在上游和支流进行蓄水。

    而现在应当先着重整修加固海河水系各河流的堤防,并扩大下游的部分入海道。

    此外臣以为要根治海河,最重要的是先整治无定河。无定河是海河支流中最大的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据说发源于山西,经过北京转向东面,在天津汇入海河。

    无定河上游大小支流数百条,因此河流的水流受上游降水的影响很大。无定河流域范围内坡度较陡,河道坡降大,所以水流湍急。

    因为其上游流经黄土地区,河水含沙量较多,出门头沟后在平原地区的河道不断发生淤积,因此迁徙不定,故也有洋河、小黄河之称。

    如果不把这条河流限制在河道内,一旦每年7至8月汛期遇到上游暴雨,京畿一带就会变成泽国,非但京畿附近的地区要受灾,就是京城也会受到威胁。”

    朱由检听的非常的认真,随即问道:“那么你认为,应当如何治理这条无定河呢?”

    蒋德璟心中一宽,他是天启二年的进士,入仕之后就进入了翰林院,但是因为不愿意阿附魏忠贤,但也不想介入党争,于是便埋头研究九边阨塞,河漕、屯盐、水利、历律、刑法等资料,并留心于河北一带的农业。

    蒋德璟在翰林院这几年,正是辽东数次兵败的时间,这迫使他的目光从民生转到了边事上。

    在他看来,想要平息辽东的建奴,首先要稳固大明的根本,特别是恢复北方的农业。兴修水利、开垦荒地,并以此作为县官的考绩。

    只有先让北方百姓能够吃饱饭,大明才有余力去平息辽东的叛乱。

    且出兵平叛之前,要先整顿军队,清理虚冒,操练军士,修缮兵甲。

    蒋德璟的想法中正平和,事实上也是大明最好的应对方式。凭借大明的体量,只要内部能够缓和过来,不发生民变。即便是拼消耗,建奴那点可怜的人口也要被耗干净。

    但是这种想法注定是得不到大多数人的支持的,建奴不过是东北边境的一个小部族,当年还被边帅李成梁当做奴仆驱使。

    现在一个边帅的奴仆居然接二连三的击败了朝廷的大军,占据了大半个东北地区。朝堂上的衮衮诸公都觉得一件奇耻大辱,这种羞辱怎么能等待以后去报呢?

    再说了,平叛动用的钱粮是一个天文数字,而所有支援辽西的钱粮兵甲,都必须从天津运出。这可是京城各部官吏,难得的捞油水的好机会,其他地方的战争,他们的手可伸不了这么长。

    不管是为了朝廷的面子,还是为了各位官员的里子,出兵辽东平叛的事都是越快越好。当然这些官员都没有料到,辽东数次大战,会一次败得比一次惨。

    这么多钱粮花下去,却丢了大半个辽东,这时候也就更没人敢改变对付建奴的政策了,否则岂不是要背下今后辽东变乱的黑锅了吗。

    蒋德璟正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天启染病去世,而登基的崇祯却毫不犹豫的给自己戴上了这口黑锅,似乎毫不在乎自己的身后名了。

    这让朝堂上的官员们都悄悄的松了口气,毕竟大多数官员都精明的很,他们同样认为大明同建奴的战争已经打不下去了,只不过这些精明的官僚没人愿意站出来扛这个承认辽东平叛失败的责任而已。

    崇祯登基后发出要同建奴谈和的声音,自然让蒋德璟看到了希望,而皇帝接着就下令要大修水利的决定,更是让他喜出望外。是以,他亲自去走访了海河的干流,及这条无定河支流。

    蒋德璟重新理了理脑子里的治河方案,才清了清喉咙说道:“无定河在隋代称桑干河、在金代称卢沟,其进入京畿平原之后,百年来数次改道,但是还是有三条较大的故道比较明显。

    第一条古故道由衙门口东流,沿八宝山北侧转向东北,经海淀,循清河向东与温榆河相汇。

    第二条西汉前故道自衙门口东流,经田村、紫竹院,由德胜门附近入城内西海,转向东南,经正阳门、鲜鱼口、红桥、龙潭湖流出城外。

    第三条三国至辽代故道,自卢沟桥一带,经看丹村、南苑到马驹桥。

    这第一、二条故道若是遇到上游水灾,都会漫淹京城。只有这第三条故道绕过了京城,即便是发了大水,也能向南分洪。

    因此臣以为,要想让无定河固定下来,莫如拓宽第三条故道,修筑堤坝,疏浚河道。

    并在卢沟桥一带设立拦河水闸和蓄洪水库,枯水时蓄水,丰水时,可以分洪。”

    听完了蒋德璟治理无定河的设想之后,朱由检摸着下巴思考了许久之后便说道:“你可以调拨一只地形勘探队,对无定河在京畿地区的故道进行勘察,此外还要沿着无定河向上游进行勘察。

    除了在下游进行固定河道的工作之外,对于无定河上游的支流也要进行截留建造水库。如果能够把各支流的水量控制住,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水库调节水流量,把大水变中水,把中水变成小水…”

    蒋德璟离开崇祯的办公房时,脸上挂满了笑意,走路甚是神采飞扬。

    王承恩看着蒋德璟离去之后,才对着崇祯问道:“陛下,这便召见冯阁老吗?”

    朱由检右手手指下意识的轮换敲击着桌子,他沉默了一会才停下说道:“许显纯回来了吗?”

    “回陛下,他已经在殿外候着了。”

    “那就让他先进来跟朕汇报下,然后朕再见冯铨。”

    王承恩顿时接了崇祯的命令出门了,许显纯被带进门后,同皇帝聊了小半个钟头,崇祯这才让王承恩带冯铨来见自己。

    看着坐在眼前的冯铨,朱由检怎么也不能把他同美貌若女子的传闻联系起来。

    冯铨面貌堂堂,留着短短的山羊胡子,看上去还是蛮有男子气概的。不过眉目间却常不自觉的流露出柔媚之意,让崇祯终于感受到了传闻中的一丝痕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91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91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91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91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91章 …】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圣尊最新章节

        不死不灭的内身,毁天灭地的修为,远古长存的神器,万年不变的旋律,是逆天改命,还是与天争命,是世间蝼蚁,还是万古圣尊。

  • 相思总在寂寞时最新章节

        思念的心情
        暗恋的心情
        烦恼的心情
        恋爱的心情
        我的心情...

  • 琥珀之星最新章节

        以文会友
        娱人娱己

  • 修佛传记最新章节

        修佛传记是Alex郑写的仙侠修真类小说....    迷茫什么时候是个头,佛修——不一样的修行不一样的人物不一样的剧情新的开始。我愿御风撕云霄,淡淡一笑万古消。恒仏的佛修之路充满曲折—是在沉默着爆发?还是在锦市内消亡?逆天的银盒。5灵根的佛修在修仙界能走多远?拭目以待……js330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就算穿越变身也无法阻止我的悠闲生活。”    爱因斯坦一如既往微笑看着身高不足一米五的主人间歇性抽风,然后回上句——    “一切都为了吾主。”    然后顺带提上句怂恿——    “本国的公主据说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    利维坦斜眼看着他。    “总觉得你比我更积极呢。”    “美少女间的恋情让人心醉,何况有吾主作为其中一方,这简直是美的嘉年华!!”    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利维坦继续斜眼看着变得亢奋的爱因斯坦。    “虽说是从我这继承的知识,但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还真是有想要报警冲动呐。”    这就是恶神利维坦的百合物语——?js330

  • 焚天武神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充斥着各种元素之力的世界,在是一个人、妖、灵三大种族共存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武者运用武魂之力移山分海,魔法师操控魔魂之力上天入地,还有传说中的众神之战,人终究逃不出命运的安排么?人为什么要无条件的遵循着神域?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而神又在哪里?

  • 恶灵斗师最新章节

        杨昊是一个小公司不起眼的员工,无意间得到一个老道士的亲传,学会处理一些灵异事件。

  • 天痕最新章节

        在血与恶中苏醒的神秘少年,为寻过往,一路覆四海,踏苍穹。拨开重重迷雾,解开惊天之局。  直到手握天地玄黄,脚踏日月星辰。从此翻手间天地动荡,覆手则山海倾覆。

  • 我的邻家同学老师最新章节

        嘴巴不老实,说了几句同学的坏话,结果引来了漂亮班主任的各种针对,更是因为这样在学校受到了百般欺辱

  • 第一豪门:先结婚再见面最新章节

        结婚证,红灿灿的就像洛凡的脸庞。自己这就嫁人了?这个陌生帅气的男人就是自己的老公?第一豪门的公子成了自己合法的丈夫了?比房子还大的衣柜。比一个小区还大的城堡。比珠宝店还多的首饰。比银行还多的现金。都是自己的?洛凡感觉一切都不真实了,这都从遇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刻说起。

  • 权谋有道最新章节

        看一步,谋三步,掌权不忘放权,铺路不忘后路,权谋有道,必能步步高升!

  • 浴血天都最新章节

        轻舟饮酒嗅腥风,血海摇扇望骨松。执剑浮生终叹惋,青衣墨发却成空。一介布衣带领破晓军逐鹿天都的故事

  • 重生商纣王最新章节

        重生商纣王,不一样的封神,穿越朱厚照、杨广····

  • 炼天魂帝最新章节

        天柱大陆,以武魂等级定强弱,强者财富无数,弱者倍受屈辱。天生万物,群魔乱舞,漫漫帝路,有多残酷,看我命运征途,如何昂首阔步?废材少年赵天山,经脉闭塞,无法修炼武魂,被人羞辱,万念俱灰下吞噬龙珠,觉醒武魂,异血依附,带着“移山倒海不必说,逆天改命皆由我”的信念,抵抗外辱,通天彻地,成就一段坐拥天下,百仙吓怕,强者称霸,非君不嫁的传奇。

  • 大玄师最新章节

        孙磊微微一笑,抬手破开阴阳路。“感动不?”魑魅魍魉,妖魔鬼怪:“不敢动,不敢动……”

  • 我成了王牌经纪人最新章节

        “钟哥,这部戏我不想拍了。”某位知名女明星一脸委屈。    “为什么?”尹晓钟翘着腿仰靠在沙发上。    “那个导演总占我便宜,根本不好好指导拍戏。”女明星低着头声音细微。    尹晓钟点点头,将手上的烟蒂狠狠按在烟灰缸里,“你先去休息吧,这事我来处理。”    次日    新闻头条:知名导演酒醉后在酒店阳台不慎跌落,导致头部撞击昏迷,双腿骨折,现已脱离危险......

  • 漫威里的德鲁伊最新章节

        暗黑2召唤系德鲁伊上身,穿越成为漫威世界一个普通的社区学校的校长    阿尔文凝视着乔治局长的眼睛,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我要把那些利用我的学生去干坏事的人渣从他们的老巢里挖出来。    我要把他们的心掏出来看看,让他们付出终生难忘的代价。    我要让他们知道!    这里是我的学校!这里是我的地盘!”

  • 海贼之成就系统最新章节

        意外来到海贼世界,被十四岁的娜美救下,获得成就系统,觉醒法神职业。成就:小有资财(持有1000万贝利)成就:克己自律(修行时间达到1000小时)成就:修炼狂魔(修行时间达到10000小时)……某处海上,望着那毁天灭地的巨大蘑菇云,娜美目光呆滞。“那就是罗恩你说的……五阶魔法?”“是的,它叫做——末日审判。”

    本章内容提要:
    ...    刚刚走出武英殿院门的孙承宗停下了步伐,他还没有转身说话时,跟在他身后的鹿善继就已经对着袁崇焕不满的反驳道:“自如这是怎么说话的,刚刚那种情形下,学士如何能够出声反对的?”     袁崇焕顿时不忿的说道:“这如何不能出声了?老师是先帝之师,即便说的话有些不称陛下之意,陛下难道还会恼羞成怒不成…”     鹿善继......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