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还不到3个月的顺天府尹毕自严,骑着一头健骡在外城的街道上巡视着。这是最近半个月来,他最繁忙的日常工作了。

    毕自严是山东淄川人,万历二十年进士,他步入仕途时干的最久一份工作是松江推官。

    在松江推官的任上,他开始接触和学习江南地方的经济活动,并出色的完成了几次复杂的地方经济事务。

    他在泰昌元年时,就已经升任了太仆寺卿,位列九卿之一。按照道理,他是致仕归里,起复时应当以原官或是升一级使用。担任顺天府尹,他是完全可以拒绝的。

    不过,毕自严显然没有把官位看的太过重要,既然同僚和皇帝要求他出来做事,他也就毫无怨言的返回了官场。

    作为顺天府尹,毕自严上任后原本想要抓两件事,一件是京畿地区的治安问题;另一件则是京畿地区的粮食生产问题。

    不过上任之后,他很快就发觉,京畿地区的治安问题已经不需要他多费精力了。

    巡警局和县法官,已经把90以上的案件自行处理掉了,只有涉及到人命及京城权贵的案件,才会转交到他手中。如此一来,毕自严的工作顿时就变得轻松了起来。

    而顺天府的粮食生产问题,春耕还没有开始,他也无从关心。为此,他决定巡视京城,看看这些巡警们究竟是如何工作的。不过上街后的他,很快就被别的事务吸引住了视线。

    天气刚刚转暖,从京营军队转业为建设公司的建筑工人们,立刻开始忙碌了起来。

    他们拆除了内外城部分坊墙,和许多荒废的破屋子,并开始平整空置的土地,在街道两侧挖掘排水沟渠,填平一些死水潭和臭水沟。

    数以万计的工人分布在京城各处的工地上,尤其是外城差不多都变成了一个硕大的建筑工地。

    但奇怪的是,毕自严在这些工人身上看不到麻木和愤怒的情绪,反倒是觉得这些工人在干活的时候,充满了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这让他颇为不解,在他经历过的那些政府主导修建的工程里,哪怕是维修和百姓息息相关的治河工程,那些被征发河工的百姓,干起活来都一样毫无生气。

    为了弄清这些缘由,他开始养成了一个每天上街巡视,也许应该说是闲逛的毛病。

    毕自严今天实在有些忍不住好奇,干脆让随从拦下了从边上经过的,一名挑着砖块的工人,随后从骡子上下来的他便问道:“这修的好好的大路,为什么要在两边高起来一块啊?”

    这名工人抬头看到穿着官服的毕自严,顿时放下了担子,恭敬的回答道:“据俺们总旗…奥,班长说,这中间的是大路,给车马行驶,两侧高起来的是人行道,给行人步行。今后车马来去,都要靠右边行驶,这样大路就不容易堵上了。”

    毕自严看着这个尚未成型的道路,只是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顿时就明白了这么设计的好处。

    他微微颔首之后,便又指着近处路边正在修建的房子问道:“你们现在修建的房子是做什么用途的?怎么里面如此奇怪,又这么狭窄,且差不多一里地就修建了一座。”

    “奥,这就是厕所啊。这设计是挺怪,不过听说是宫中发下来的样式,俺们哪敢多嘴。”

    毕自严继续问了几句,才意犹未尽的放了这位工人离去。他端详了这里的工地许久,才招呼着随从离去。

    当毕自严返回内城的衙署时,门子赶紧上前替他拉住了骡子,服侍他下来之后,才恭敬的对他汇报道:“大老爷,倪翰林和陆员外郎来了。”

    毕自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口问道:“来了很久了吗?”

    “也不算很久,大约一刻钟左右,袁师爷正在二堂接待两位大人。”

    毕自严点了点头,便向着二堂走去了。倪元璐和刚被调任礼部员外郎的陆澄源,正同毕自严身边的幕僚袁本昌谈论着几首小令,三人看到毕自严走进来后,顿时中断了谈话,起身对他施礼问好。

    毕自严回礼后,就招呼三人坐下说话。袁本昌则借着还有公事要处理的名目,识趣的离开了,给三人留下了谈话的空间。

    毕自严刚刚坐下,陆澄源就迫不及待的对他说道:“老前辈,您上任已经快满三个月了,不知你打算如何着手纠正陛下的错失呢?”

    毕自严端着茶盏,有些意外的看着他回道:“陛下的错失?恕老夫愚钝,端本此话何解?”

    陆澄源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倪元璐,看着他低眉垂目一副不为所闻的样子,终于横下心对着毕自严说道。

    “我大明这些年来,内外兵灾民变不断,各地又水旱连年,国库之内早就已经三空四尽了。

    先帝修三大殿,更是耗费金钱无数,国库都已经开始寅支卯粮了。现在又要为先帝修建大工,又要治理海河,可以说到处都有花费银子的地方。

    然而陛下为了自己出行方便,居然对京城道路大肆翻修,内外城的坊墙都拆除了不少。陛下刚登基就如此滥用民力,同隋炀帝有何区别?

    还望老前辈体恤百姓困苦,停了京城这些大工,节约国库资金,为我大明保存几分元气。”

    毕自严喝下一口茶后,放下了茶盏。这才慢吞吞的对着陆澄源说道:“京城道路建设及兴建的各种工坊,据老夫所知,国库没有出过一分银子。”

    陆澄源愣了愣,他下意识的否定道:“老前辈是不是被蒙蔽了,这户部郭尚书最喜欢迎合圣意,陛下要修建京城道路,他怎么可能不出钱。”

    毕自严摇了摇头说道:“京城各处道路修建一期工程,共分成了129个项目,统一由市政厅登记备案,并负责审查工程质量和工程验收后拨款的事务。

    根据市政厅对于项目资金的筹集说明,大兴、宛平两县筹资三分之一,顺天府筹资三分之一,陛下内库拨款三分之一,暂定工程资金为15万两白银。”

    陆澄源脑子有些乱,他正想着怎么反驳的时候,倪元璐抬头注视着毕自严,认真的问道:“大兴、宛平两县如何筹资?难道是在小民身上摊派吗?顺天府又上哪去筹资?”

    “大兴、宛平两县,将会以本县的工商税作为筹资来源。顺天府的资金份额,已经由陛下代为垫上了。作为交换,新开设的北京棉纺一厂将会获得五年的免税期。”毕自严神情有些奇怪的说道。

    “大兴、宛平两县的工商税,说到底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吗?这还不是在盘剥小民?”陆澄源似乎听出了破绽,顿时义愤填膺的嚷嚷道。

    毕自严顿时不乐意了,作为一名经济工作经验丰富的官员,他可不认为收取工商税就等于盘剥小民。

    “端本这话就说的无礼了,士、农、工、商,除了士人获得优待免税之外,其他三个阶层缴纳税赋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怎么能叫盘剥小民?

    商人如果可以不缴税,那么农人和工人要不要缴税?如果天下没有人缴税,朝廷拿什么发放官员的俸禄,和供给边关将士粮饷?”

    陆澄源被噎住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为自己辩白道:“我不是说收取商税不好,而是商税规定收取一分,底层小吏就能收到十分,难道这还不算盘剥小民吗?

    如果大兴、宛平两县要收取5万两税金,那么这些小吏很有可能就会收取50万两。如此一来,缴不出税金的商人就会破产,外地的商人们就不敢入京行商。

    京城的吃穿用度皆来自于外地,要是商人不入京,货物运不来京城,则市面上必然百物腾贵。皆时,身为顺天府的大人你要如何自处?”

    毕自严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陆澄源说的话固然有些偏激,但是根据他的官场生涯来看,这倒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倪元璐观察了下毕自严的神情,不由开口询问道:“大人为何不愿意停下,这修建京城道路的工程?在晚辈看来,这修建道路一事,挪到日后国库宽裕的时候动工,也没问题啊?”

    毕自严看了两人一眼,叹了口气解释道:“你们有所不知,修建京城道路的劳工,都是从京营精简下来的人员,约有三万五千余人。

    他们每天干八个小时,日工资8分钱。加班两个小时,加班费3分钱。大多数人都能干满10个小时,这就是一角一分钱,这刚好是四海商行一斗米的价格。

    如果停下了这些工程,这些劳工就会失去工作。而京营已经不会再发月粮给他们了,3万5千人加上他们的家属,最少也有7、8万人。你们以为,7、8万没饭吃的人,呆在京城会是一件好事吗?”

    倪元璐顿时沉默下去了,陆澄源还是有些不甘心,他嘟囔着说道:“难道就不能,让京营再把他们召回去吗?”

    毕自严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陆澄源一眼,没有理会他。倪元璐想了许久,才试探的问道:“既然陛下都掏了顺天府的份额,难道就不能让陛下连大兴、宛平的份额也给填上吗?”

    毕自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顺天府的份额是拿棉纺厂的税收抵消的,陛下替大兴、宛平出钱,想必一定会要求拿两县的工商税作为抵押。你确定让宫中的太监收税,会比胥吏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9章 毕自严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9章 毕自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9章 毕自严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9章 毕自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9章 毕自严】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替身影后最新章节

        乔蔓凭着当大牌明星贝奕宣的替身入行,之后又在现实里当起了已经去世的贝奕佳的替身和齐修远在一起。乔蔓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是一直生活在贝家两姐妹的阴影下。她不愿妥协,输的一无所有后终于如愿离开了齐修远。可这一次这个男人却阴魂不散起来,一直默默陪着她走完了影后之路。rn才得知乔蔓婚讯的粉丝表示拒绝:我们家蔓哥儿没男人配得上!rn得知齐修远身份后:TMD,惊得我手上的瓜都掉地上了!!!

  • 纨绔修真少爷最新章节

        隐世赵门最有天赋的修炼者赵德柱在家族中无人能敌,也无人敢管,宗主无奈之下将其送往俗世历练;初入都市的赵门未来之主,猎杀泰国兵王,收获第一笔生活费用,然后在第一天上学的过程中,以其渊博的学识震撼全班同学,并斩获铁杆粉丝一名……

  • 深宫洛妃传最新章节

        一入宫门深似海,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阴谋从未间断。
        曾以为的姐妹亲情原来可以瞬间崩塌,曾以为的美好爱情也不过是他对自己的怜悯和对他人的思念。
        即便登上高位又如何,她说得对她们都输给了那个人。
        再不安愤怒,也无可奈何……
        她终于学会了虚与委蛇,殊不知他早已倾心于她。
        【因为之前一直没有固定的更新时间,也为各位读者造成了小小的不便,现在每天17点准时更新,欢迎入坑】

  • 相思交错最新章节

        这是一部打算结合爱情与武侠的作品

  • 如果爱情会说话最新章节

        她爱了多年的男人成了她姐夫,爱她多年的男人把她变成寡妇。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季向晚说,三人行必有奸情。只是爱情它就像不会说话的花,有的终会盛开,有的注定深埋。

  • 9号杀手最新章节

        &#;&#;小九,如果哪一天我失踪了,你不要去找我,好吗?
        &#;&#;不,雯雯姐,我一定会找到你。如果有人阻挡我,我会杀了他;如果有组织阻挡我,我会瓦解他;如果有国家阻挡我,我会颠覆他;我一定会找到你,和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 不朽圣皇最新章节

        宇宙浩渺,星海广袤,有诸天万界横亘宙海,还有不为人知的不死之地跨越时空长河。无尽星海之中有一座大苍界,这里有一个少年,他机缘巧合下得到一部绝世经典【炼神法】他仰望苍穹大喊:“肉身,修为,神魂,法宝,灵药,世间一切皆可炼。既然让我炼,我就炼他个不朽圣皇!”

  • 特工缠身:师父,要吗?最新章节

        何事要紧,堂堂生死殿殿主竟闯进她的闺房。她从水中款步而出,玲珑身段尽落入他眼底。“师傅,可还合意?”话落,挂在一旁的外衫被他撩起,裹上她的腰身,隔着单薄的衣料,他指尖的滚烫拂过姣好的面容,语气是一贯的清冷。“手感不错。”……论厚颜无耻,败。外出任务,美人师傅竟身无分文,她哄他卖身筹了盘缠,暗中悄悄出钱买下他的一夜春宵。不食人间烟火如他,收了钱便转身离开。入夜,换她闯入他的“闺房”。“徒儿何事?”她压他于身下,纤纤玉指勾下他半边衣衫:“师傅既已卖身与我,可别赖账。”不过转瞬,某人已居高临下:“是吗?”她邪笑着从袖中取出一本春宫图,放到他眼前。“或许,你要先学学?”……论老奸巨猾,胜。

  • 名门婚宠:腹黑权少宠上天最新章节

        十八岁生日那晚,失恋醉酒的简艾爬上陌生男人的床,还大方地扒开衣服,乐呵呵地显摆:“好女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恭喜你捡到宝,我是哈比人兼飞机场。”那又怎样?她果断强吻眼前的极品男神,扑倒再说!酒醒之后,她逃之夭夭,以为这只是春梦一场了无痕。谁知,命运总是对她不按常理,她做梦也没想到,某日,一部天价跑车在她身边刹住,那宛如希腊天神般的俊美男子步下车来,对她暧昧一笑,问:“嘿,你睡了我,不想负责?”她想要走,楚天阔却一把抓回她,猛地扣住她的下颌,热吻她的红唇,畅享她的甘甜。n简艾无可救药地迷恋上楚天阔,飞蛾扑火,奋不顾身。他带她脱离淫邪继父的魔爪,踏入纸醉金迷的富豪之家。他宠她如珠如宝,令她从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谁知秘密揭晓,楚天阔需要的,难道只是用她那珍贵的熊猫血型挽救他的亲妹妹?“喂,我爱你,你爱我吗?”

  • 契约新娘:老婆大人有点甜最新章节

        传言南宫家的少爷不近女色,宁卿卿后来才知道,是除她以外的女色!
        宁卿卿夜夜饱受“迫害”,白天还要兼职挂名太太,最终怒了。
        “南宫炎,从今往后不准在卧室睡!”
        南宫炎勾唇一笑,“没想到你的兴致还挺独特,不喜欢在卧室,我们可以试试书房……”
        “我呸!”宁卿卿白眼一翻,怒道,“我是说你不准在卧室睡,不是我!”
        某男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欺身而来:“小宁儿,你须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

  • 太监武帝最新章节

        穿越玄幻版中国古代,成为阉党一小太监。  坐拥梦境系统逆天崛起,称霸阉党泡皇后。  名门正派的英雄大侠们,你们的末日到了!

  • 灵异凤眸猎老公最新章节

        校花陨落,宿舍闹鬼,怪异事件层出不穷,诱使仙魔妖鬼各显神通。背后究竟影藏着何种隐秘?柔弱少女斩情绝爱,空负逍遥少年一世倾情,却不知千年一现的‘凤眸’,注定宿世与‘剑眼’纠葛不清……

  • 近身医王最新章节

        林枫醒来的瞬间发现一个自称华佗的白胡子老头,然后被传授无双医道

  • 权少宠妻:呆萌逃妻火辣辣最新章节

        陆家二少是个神秘人物,很少出现在众人视野,传闻他是残疾还被毁了容。秦沁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和陆殷申那样的大人物纠缠在一起。更没想到,他对她近乎偏执的感情会像一团火,最终将她坚固的堡垒燃烧殆尽。她要告他,他说,“可惜了,你要去告我,也要先摸清对手的身份呀。”她拒绝他,他说,“你放心,我虽然腿脚不便可行房事还是能办到的。”她被欺负,他说,“秦沁,你对付我的能耐都哪去了?”

  • 魔法少女夏樱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的女学生,在自己家的地下室发现一部叫(水晶陵)的书,她无意将里面夹着一页有着七彩水晶的纸给弄丢了,随之一只叫紫晶的神兽腾空出现,非要她找回那一页纸,还给了她一条有着蓝紫色水晶的项链,从此以后,她的生活不再平凡…http://www.bqg3.com

  • 倾世医妃最新章节

        沦落到远古时空的半夏平生只有一点小小的追求:一手杀人,一手救人。一手赚钱,一手花钱。不过,那一朵朵冒出来的桃花是肿么回事?彼秋国新君南宫洵玉:“欠你的钱我不打算还了,肉偿吧。”敌国君主完颜陌:“小不点,到朕身边来吧,朕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美男个个都不差,似乎,养上一两个也不错。男人嘛,听话就留着他,摆愣不了就干死他!实在不行,还能给她当医学小白鼠练手。“你说什么?”某男声音清冷。呃,忘了,还有一个最难缠的,她的金主兼挂名夫君——宸王殿下。什么,娶她,对她好,都只是为了坐上那张龙椅,得到他心爱的女人?她将他按倒在榻:“王爷,你不喜欢我,这是病,得治!”

  • 阴婚难逃最新章节

        我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位老太太,给对方让座之后,她却把我拐到一个穷山沟里面,老太太有七个歪瓜劣枣的女儿,我以为我会成为那七个女儿的禁脔,但却没想到老太太给我配了冥婚,把我许配给了白骨夫人……

  • 邪王嗜宠:惊世弃妃太嚣张最新章节

        药毒无双的魔女穿越成朝月城人人可欺的第一痴傻女,废材变天才。从此搅得整个天下天翻地覆!拿本小姐饲养魔胎?揍得魔胎哭爹喊娘!欺本小姐痴傻废材?一招让你魂飞魄散!笑本小姐不会练药?身怀绝世药鼎,绝品丹药当零食!她想一袭红衣走天下,岂料腹黑王爷硬要凑成双!说好的残忍、杀伐摄政王呢?王爷,你崩人设了。某男妖孽一笑:“崩人设?昨晚本王还不够残忍吗?!“

    本章内容提要:
    ...    上任还不到3个月的顺天府尹毕自严,骑着一头健骡在外城的街道上巡视着。这是最近半个月来,他最繁忙的日常工作了。     毕自严是山东淄川人,万历二十年进士,他步入仕途时干的最久一份工作是松江推官。     在松江推官的任上,他开始接触和学习江南地方的经济活动,并出色的完成了几次复杂的地方经济事务。     他在泰昌元......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