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可以看见,同样数量的火药,如果放在空旷的地方,它能够很快的燃烧,但是却不能推动铅弹前进哪怕一个毫米,这是为什么?”朱由检并没有让身边的人猜测,而是开诚布公的说出了自己的用意。

    “可是陛下,那是因为火药没有放在密闭的铁管之内啊。”一名官员忍不住说道。

    “同样数量的火药和铅弹,为什么放在铁管内就能推动铅弹击破甲胄,放置在外面就成了烟火了?”朱由检反问道。

    “推动铅弹的不是火药本身,而应该是火药燃烧之后的气体。在铁管内这些气体无处可逃,所以只能推动铅弹前进。而在火药在空旷场所燃烧,气体可以向四面逃逸出去,所以不会推动铅弹前进。”孙元化思考了一会,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朱由检有些惊奇的看了他一眼,才继续说道:“朕的想法同孙总监的一样,朕以为在空旷的场所点燃火药叫做燃烧,但是在密闭空间内点燃火药,应该称之为爆炸。

    各位制作火铳时都会用一个闭气螺栓封闭铳管的后部,不就是防止火药爆炸后的气体泄漏吗?既然我们知道了火铳射击的原理,那么就很清楚的可以明白两件事。

    首先火药的用量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当铅弹离开枪口的那一刻,火药刚好燃烧完毕为最好。因为当铅弹离开枪口之后,哪怕火药还有剩余,这时候也不能再对铅弹增加推力了。

    其次,铳管的作用就是抵御火药爆炸后的威力,把爆炸后产生的气体约束住,往一个方向进行推动。

    那么我们就很清楚的知道,制作铳管内膛一定要光滑,子弹和内膛之间最好没有缝隙,铳管的材质一定要均匀且足够坚固。”

    孙元化顿时楞在了那里,他感觉自己脑子里有些东西正呼之欲出,似乎只要想通了这点,他就能突破自己现在的认知一般。

    一名制作火铳的大匠,不由有些迷糊的说道:“既然是气体推动了铅弹前进,我们加长枪管不就能多装火药了吗?”

    “但是那样不是容易引起炸膛吗?你想用多粗的铁管作为铳管呢?”另一名官员很快就否决了他的想法。

    顿时这些火器制作所的技术官员们,同身边的大匠吵成了一团,直到孙元化醒悟过来后,训斥了他们几句,才重新安静了下来。

    看到这些工匠和官员们安静下来之后,朱由检这才说道:“接下来各位就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研究了,一个是如何提高制作铳管的材质,另一个是计算出在30米之内击穿三重甲需要多少火药及多重的铅弹…”

    走出火器制作所之后,朱由检才想起什么似的,对着身边的孙元化继续问道:“军械工厂内的扫盲班和小学班建立起来吗?”

    孙元化楞了楞,立刻说道:“扫盲班和小学班倒是建立起来了,不过很多工匠对于花费时间去上扫盲课并不感兴趣。兵工厂成立之后,改成按照工作时间和工作量计算工资。

    他们更乐意多上二个小时的班,多赚点钱。也不愿意抽出二个小时去上扫盲班。他们认为自己是靠手艺吃饭的手艺人,用不着认识字。

    还有,扫盲班同小学班放在一起,和自己的子侄辈一起上课,他们也觉得不好意思。”

    朱由检对此有些无语,他想了想说道:“那就这样,愿意去上扫盲班的,只要能通过毕业考试,那么就给予一部分补贴。在技工等级考试时,增加文字考试的内容,可以作为加分项。”

    孙元化踌躇了下,才回答道:“陛下,这些工匠年纪都已经超过了开蒙最好的时间,哪怕他们现在开始学习,也未必会有所成就。

    陛下为何要在他们身上花费这么多精力,以臣看来,不如把资源多放到小学校中去,这些工匠的子弟中,倒是有一些天资不错的人才。”

    朱由检停了下来,他转身看着孙元化认真的说道:“孙总监认为我们在书本上学习的知识,是从何而来的?”

    孙元化反应敏捷的说道:“圣人出自天授,而常人则于思虑中有所得。”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朕不认为如此,当年王阳明格竹三日,不仅没有悟出道理,反而大病一场。而其被贬龙场驿之后,方才有所成就。

    因此朕以为,知识来源于实践,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圣人见微而知著,就是指圣人从实践生活中认识到了真理,并把这个真理形成了理论,这就是知识。

    而我们学习了知识之后,利用学到的真理去指导我们的行动,能够切实的改变这个世界,从而验证了圣人的理论是正确的。在这一反一复之间,我们才能接近圣人所说的大道。

    从实践中总结出理论,再用理论指导实践,在这不断的重复之中,我们才能真正的认识这个世界。

    这些工匠们有着足够的实践活动,但是却无法提炼出一个高于实践的理论出来,就是因为他们缺乏文化知识。

    朕要做的,不过是让这些工匠们少走些,前人已经证明错误的道路,从而提高他们认识这个世界的能力。他们所总结出来的经验,到最后都会成为大明可贵的知识…”

    一群士子游览京城风物,经过鼓楼外的大街时,看到一群人正围在鼓楼前。

    “此处究竟发生何事,我等何不一起进去看看?”一名好奇心较重的年轻士人,不由对着同伴们询问道。

    几位士人顿时都看向了他们中,一位20出头,穿着月白长袍的年轻人。显然在这群人当中,这位年轻的读书人才是首领。

    欧阳斌元对着左右的同伴笑了笑说道:“也好,我等就陪着子聪进去瞧个热闹,看看着京城的鼓楼究竟有多稀奇。”

    围在鼓楼外面伸长了脖子的平头百姓,自然不敢拦着这群读书人。欧阳斌元等人兴冲冲的挤到了人群前面,才发现有一道红布挂着的绳索拦在了人群前面。

    “这位差役,这道绳索拦在这里是何用意啊。”提议要看热闹的年轻人子聪,看到绳索后不由对站在绳索内侧的一名皂隶嚷嚷道。

    这名皂隶看到挤到前头的几名读书人,立刻意识到这几位大约是来考恩科的举人,他马上堆满笑容的说道:“几位老爷请看看这块牌子,就一切都明白了,这是陛下御赐之牌。”

    欧阳斌元抬头看向皂隶指着的方向,果然有一块写满了红漆字的牌子。

    “长青摆,见证大地转动的神秘力量,一文钱一人。真有趣,陛下还真是一个妙人。也好,就让我等瞧瞧这大地是怎么转动的。”

    欧阳斌元对着同伴笑着说道,并从怀中摸出了一串钱丢给了皂隶,这位皂隶接过钱后赶紧解下了绳索,请这几位读书人入内观看长青摆去了。

    走进鼓楼后,欧阳斌元才发觉,虽然鼓楼外面站着人数不少,但是在里面围观的人也就10来人。

    当他们走进鼓楼的时候,就看到有三、四人正脸色惨白的往外跑去,好似见了鬼似的。而地面上更有两人对着中间的圆桌跪拜着叩头,好似进庙宇里拜佛一样。

    当欧阳斌元对着鼓楼中间的圆桌看去,顿时被这个巨大的钟摆给震撼了。

    他情不自禁的想要走近一点,好看的更清楚一些。但是身边的同伴紧紧的抓住了他,他感到莫名其妙的回头望去。

    原本看热闹最为积极的子聪,紧紧抓着他的右胳膊,眼睛有些发直的说道:“宪万兄,这钟摆上莫不是附着鬼神,要不然怎么能在下面的沙盘上画出如此精妙的图案?”

    “休得胡说,这朗朗青天之下,又是在神京之内,焉能有鬼神的存在。”欧阳斌元拍了拍同伴的手,出言安慰道。

    “这可说不好,说不定这大摆就是用来镇压鬼神的,你等千万别靠的太近,小心恶鬼附身。就像那个水浒传第一章,洪太尉放走天罡地煞星什么的。”

    一个年轻人略带嘲讽的声音传入了欧阳斌元等人的耳中,欧阳斌元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少年把身体趴在围栏上,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几人。

    他正想出声教训下这个莽撞的少年,他身后的几名同伴已经纷纷说道:“宪万兄我等还是先出去吧,此地似乎不宜久留。”

    还没等欧阳斌元回答,几名同伴已经争先恐后的挤出了鼓楼,比他们进来时要快的多。

    欧阳斌元顿时楞了片刻,但是他终于还是没有离去,反而走到了圆桌外的围栏前,仔细的观察起这个大摆起来了。

    看着欧阳斌元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那名少年不由好奇的对着他问道:“这位仁兄,可是看出了点门道了吗?”

    欧阳斌元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询问道:“愚倒是没有什么收获,难道阁下对此有什么理解吗?”

    少年顿时有些失望的收回了视线,口中简单的解释道:“吾师言,此摆的运动能告诉我们大地运转的奥秘,但是我就是想不通,大地为何自西向东而转。”

    “因为我们脚下的大地是在围着太阳在转动。”一个声音幽幽的在两人耳边响了起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4章 …】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圣祖最新章节

        【阿里文学原创】这是一个全新升级的封神世界。rn这里有纣王,姜子牙,苏妲己,杨戬都将是全新的定位,rn这里有皇者,火云洞三皇;rn这里有圣人,道门三清;rn这里也有上古神魔,蚩尤,刑天;rn这里将有一个名为罗烈的少年,开启一个“我非英雄,却也盖世无双”的新封神时代!

  • 夜撩甜妻:秘爱豪门小太太最新章节

        姐姐婚前死亡,她作为代嫁新娘被送到了姐夫的床上。他是权倾天下、身家千亿的冷情帝少,她却只是从小被贱养的桑家私生女。传闻,不近女色的帝少被下降头,破例迎娶“毁容”丑妻,外界都等着看她下堂妻的凄惨下场,却不想他把曾经欺凌过他小妻子的人全都收拾个遍。人人都说她丑人有傻福,却不想整个帝少家的下人都是她的“颜粉”:“小太太是S市最好看的女人。”??自从娶了这没常识的呆萌小可爱,他才明白什么叫“智障美”。“不好了!小太太批发了一箱杜蕾斯回家!”“胡闹!”“天杀的售货员让小太太拿来吹气球!”……“桑?!是不是你说的我跟你结婚这么久,从来没跟你做过?”“没错呀!”“那我们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在做什么?”“你不是说那是运动吗?睡前运动!”“呵,今晚别睡了,乖,坚持运动身体好。”

  • 权门毒妻最新章节

        那一夜痴缠,沈念深身心沦陷,成为顾奕的助理,陪他豪门夺权。那一天,顾奕的世纪婚礼上,沈念深大着肚子,明眸含笑,“你大嫂配不上你。”她赶走新娘,取而代之。沈念深生产之际,落入黑帝手里,等顾奕来救,他却在电话里说:“大嫂回来了,我们离婚。”五年后,顾奕将她抓回,“沈念深,你爱了我十年,也得让我爱你十年,这样对我才公平,如果你再逃,就永远别想走出这间卧室。”小正太一脸叹息,“老爸,女人不是这么追的。”

  • 望门医香最新章节

        绿茶婊耍心机?比比谁更心机!白莲花装可怜?那就叫你真可怜!什么?奇葩要全体出动?这可有点头疼,哪知凑过来一个冷面王爷,装病装痛,日日死缠烂打,夜夜不“眠”不休!苏芷樱终于忍无可忍,银针在手:“王爷,哪疼,我给你扎!”某王爷笑的闷骚腹黑,指了指自己的金大腿:“不疼,只是本王的腿上似乎缺个挂件……”苏芷樱仔细一想,奇葩那么多,有个王爷当靠山也不差,于是勉为其难的瞅着他:“那我……把自己挂上去?”没成想这一挂把自己挂成了后宫之主……

  • 你从未知道花开之前的故事最新章节

        这个时代已经鲜少有傻白甜的灰姑娘,如果有,那就是装的。苏晓从小便明白自己的处境,而与众多公子小姐的纠葛之深却让她始料未及,明亮与灰暗在成长的路上大行其道,她没有信心去爱她爱的人,又不忍辜负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可再多的疼痛与苦难,那朵名为苏晓的花,终于绽放。

  • 探灵秘录最新章节

        我生下不知为何体质特殊,父母是行内人,从小把我送到有名道观。师承含三笑,他是一个邪道,简单来说是道门的旁门左道。师父的江湖秘计是探灵指,探灵指可探前世今生,可让鬼魂妖魔现行,属于道法中窥探天机的邪术。但练探灵指的人必须命格相生相克,断奶后用极冷极热的水炮制,且要保持童子之身。

  • 斩仙者最新章节

        方浩本是天云宗一名普通弟子,却在一次意外偷看到掌门千金洗澡,遭到全宗弟子追杀身处乱世,不争当陨,手持三尺青峰,问鼎天下之巅,于万世之修士:敢战否?新书较慢,老铁们可以先看看已经完本的老书。

  • 强势宠婚,总裁夜深别乱来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她被吃干抹尽,醒来后身旁躺着一个极口大帅哥。“你想干嘛?”“在想换什么姿势睡你!”“滚!本小姐不伺候!”她拼命想逃,他嗜血冷笑,为查清楚那件事,他强制将她绑在身边,却将她宠上天,步步诱婚……

  • 带着系统穿历史最新章节

        公元1639年,崇祯十二年。  这一年,张献忠在谷城再次反叛明廷。  这一年,李自成从商洛山中率数千人马杀出。  这一年,皇太极在关外磨刀,意图席卷中原。  这一年,大明王朝在风雨飘摇当中,一步一步的走向末日。  而这一年,何玄穿越于此世。  带着情绪系统,一步一步变得更强。  一拳灭千万清兵,一剑天下无敌。

  • 师父别坑我最新章节

        师父,咱别这样,行不?
        师父:乖徒儿,你师母又生气了!我得哄哄去,一切你自己看着办就好!!!!刘烟:有点小迷糊,咱不谈美说善!其实修仙很好玩的!
        齐山:冷酷?不,其实我也想温柔的!!!!!!
        蓝泽:妖孽?啧啧啧,我更喜欢妖媚这个词!我只是一个从小被玩坏了的!许清清:魔女!咳,我只想得到幸福!小豆子:卖萌,不,像我这么聪明可爱的家伙完全不需要的!
        ………………
        对刘烟说的一句话………………
        师父:“遥想当初…”“打住!”
        齐山:“你的那些个迷糊事,糗事,荒唐事我一一记着呢!你别想逃出我的掌握!”
        蓝泽:“除了一双清亮的眼睛,你一无是处!”
        小豆子:“姐姐,我要保护你一辈子!”
        许清清:“齐山是我的,你是我父王的!别想逃脱!”
        点点:“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主人,我有很多话说,求翻译!)

  • 天泣最新章节

        宽广无际的天荒大陆,修炼者是天荒世界的主人,一个强者立林的世界,一个弱者踹残的世界。少年俯视虚空,望着世人所追寻的永生之路,那是亿万神魔的坠落之地……

  • 婚婚欲动,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

        一场婚礼的闹剧,自此,她和他争锋相对。他的刁难,他的挑衅,都被她一一化解。她以为他们是宿命的敌人,可是,当爱慕他的白莲花屡次陷害她的时候,他却率先挡在她的面前,紧紧护着她。她以为又是他的一场阴谋,本想疏远他,岂料,他却转身一变,成为24孝老公,天天喊着——“老婆,求暖床。”

  • 恋上仙之永生泪最新章节

        世间多少人相信一见倾心,赵依却是不信。
        她信的是日久生情的爱情,相识,相知,若他的缺点她都接受,她才会爱上这个人,爱上了就是一辈子不变的真心,跟他撒娇,跟他闹脾气。
        正如她所说“我若是对你一见钟情,爱你爱不到这个时候”
        ……
        叶涛并非无情,只是不会说出口,陪伴她守护她是他唯一能做的,剔骨也好,逐出师门也罢,她平安就好!
        寒冰来临的儋州,他的生命将归混沌,赵依方得醒悟,大雪深处,如何能找到那个白色轻扬的少年郎?

  • 破戒群狼最新章节

        由于一次失误,特种兵班长夜阳健与下属被强制退伍。不谙世事,饱尝生活的辛酸和不公……最后凭着自己的拳头与智慧立足,金钱美女源源不断。而当祖国召唤之时,又毅然拿起枪,去完成一个个神秘艰险的任务……

  • 宠妻成瘾:陆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苏韵失身失恋又失业,遭到了经纪人和未婚夫的毁灭性背叛。走投无路下,她找到他,那个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一场交易,她成了他的妻。婚后,她努力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终于,她重回事业巅峰。也终于,他对她说:“陆太太,戏该杀青了。”但他不知,她入戏太深,难以自拔。她留下交易时许诺为他生的孩子,独自一人离开。再归来时,她已无需再仰望他。而他却步步紧逼,不愿放手

  • 恶婴最新章节

        一天晚上,喜欢出入娱乐场所的禾献本和该往常一样驱车回家,然而马路上一个诡异的婴儿导致禾献因车祸住进了医院。而一次莫名出现在医院停尸房的遭遇,让他不由地对自己和女友还有王胖子的命运感到了不安。当他以为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时,一个红衣女子突然也找上了他

  • 鬼剑传奇最新章节

        天分八域:盛域、天域、黑域、冰域、阴域、炎域、兽域、森域。墨泉身世成谜,生长在阴森之地——阴域。环境虽然幽森,但并未让其迷失方向,走出阴域,顿悟非同一般之修炼途,为鬼剑之谜、身世之奇,开始他的人生……

  • 捡到一个异界最新章节

        时值灵气复苏五年。    慕长安的杂货铺里出现了一条通往异界的路,那里灵气枯竭,那些曾经被他们视为珍宝的灵器、灵草、丹药、功法武技一夜之间变为垃圾。    你捡到一把残刀。    你捡到一柄锈剑。    你捡到一株枯萎的灵草。    你捡到一本残缺的阵法卷轴。    你捡到一个打不开的储物袋。    你捡到一名不知名门派并且丧失修为的圣女。    你捡到一位听说很厉害但却已经灭亡的宗门宗主。    慕长安大手一挥:通通捡回去卖掉!

    本章内容提要:
    ...    “诸位可以看见,同样数量的火药,如果放在空旷的地方,它能够很快的燃烧,但是却不能推动铅弹前进哪怕一个毫米,这是为什么?”朱由检并没有让身边的人猜测,而是开诚布公的说出了自己的用意。     “可是陛下,那是因为火药没有放在密闭的铁管之内啊。”一名官员忍不住说道。     “同样数量的火药和铅弹,为什么放在铁管......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