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内的十多位武官一时鸦雀无声,众人推搡了一名百户出来,同张体乾对话。

    “张百户,这实在不是我等故意闹事。陛下对我等将士加恩远超往昔,我们又非草木,焉能毫无所觉。

    就算没有这个退役金,我等也不应该对两位大人有所抱怨。实在是我等众人大部分已经在此地成家,现在要拖家带口的返回故里,总是需要一些路费…”

    孙云鹤顿时不耐烦的打断了这位百户的话说道:“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只要你们抵达通州就能兑换了,这纸币也能缴纳驿站的使用费用…”

    张体乾突然打断了同伴的话,对着刚刚的百户说道:“那么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站在人群里的总旗张思顺有些愤愤的说道:“要是到了通州又不能兑换,难不成我们还要再回来吗?”

    被众人推选出来的高百户顿时对他训斥道:“你给我闭嘴。两位大人,我等要求也不高,只要能够折半发放就成,难道两位大人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听着这位高百户话中语带威胁的意思,张体乾眉头不由微微一挑,他制止了孙云鹤无谓的发怒,微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各位总要给我们两人一点时间商议吧。”

    高百户看了看左右同僚的脸色,终于点着头说:“既然张百户如此说,那么我等明日再来拜访。”

    目送这群军官出了院子后,孙云鹤有些气急败坏的对着张体乾说道:“你是不是喝多了?不过是一群泼汉撒泼,难不成他们还真敢闹事?不怕朝廷砍了他们的脑袋…”

    虽然从前孙云鹤地位比自己高的多,但是现在张体乾自觉两人在崇祯面前都是平等的,要不是整军一事需要通力合作,他才懒得理这位性格暴躁的同僚。

    他有些没好气的对着孙云鹤说道:“难道你就不怕陛下砍了我们的脑袋?”

    “陛下为何要砍我们的脑袋,我们对陛下忠心耿耿,难道也是错误?”孙云鹤一愣之后,顿时大怒的说道。

    张体乾撇了同僚一眼后说道:“陛下让我们来这里,是协助几位大人整编辽东军的。要是激起了兵变,中断了整军的行动,你觉得陛下会饶过我们吗?”

    孙云鹤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好半天才小声的问道:“你说陛下发纸币,不发银两,是不是真像他们说道,就是为了先把人哄出关外,然后在拖延不认账呢?”

    对于孙云鹤的这个问题,张体乾也难以回答,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清楚。但是按照以往老朱家的脾性,拿纸钞换真金白银是有的,但是要拿真金白银出来换纸钞,这可真是有些难说。

    看着张体乾沉思不答,孙云鹤又皱着眉头抱怨了起来,“就算我们认可这些人说的,拿纸币折半,我们也拿不出这许多银子啊。明天他们要真来了,我们该怎么应付啊?”

    张体乾说道:“都说万事开头难,只要我们能把把这第一批人先弄回乡下去,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孙云鹤有些茫然的问道:“怎么弄?看他们的意思是,要是不给他们兑换成银子,他们可是要闹事的感觉。要不然跟满桂大人说一声,把他们都抓起来吗?”

    张体乾回过头看着孙云鹤有些诧异的说道:“这里可是边塞,杀完人往野外一藏,谁能找的到?

    再说了,真把他们逼急了,煽动起营中兵变,拿着我们的脑袋去投奔后金怎么办?你觉得就我们这几个人,能挡的住乱兵?”

    孙云鹤顿时感觉脑后有些凉意,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说道:“那我们只有送信给陛下,让他运点银子到宁远来了?”

    张体乾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才说道:“咱们这些魏公公提拔的旧人,陛下没有加以严惩,原本就应该修心养性回乡下去种地去。

    现在陛下派我们两人出来办事,然后我们再把问题推给陛下,你觉得陛下会怎么看待我们两人?难道会因此称赞我们两人做的好吗?”

    孙云鹤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好一会才颓然说道:“那该怎么办?都怪这该死的银子,这些贼囚都被钱迷了心窍了。没有银子我们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啊。”

    张体乾突然剁了剁脚,下了决心说道:“我倒是有个应急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干。”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卖什么关子,我们两人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蛤蟆,谁离得开谁啊。你有计划就说出来,赶快。”

    张体乾走到他身边咬了一阵耳朵,孙云鹤脸色变了变去,好一会才迟疑的问道:“这么做,真的可以吗?要是他们闹起来咋办?”

    张体乾像是说服孙云鹤,又像是说服自己,斩钉截铁的说道:“这纸币换银两的方法,可是陛下的命令。要是换不了银两,他们闹起来,陛下难道还会不给我们撑腰吗?最起码这些商人总比这些穷军汉好对付。”

    孙云鹤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能在宁远开铺子的商人,身后总是有些背景的。我在京中也有所耳闻,据说能上关外进行贸易的,不是勋贵家就是关外将领家的亲族。我们这么做,不是得罪了他们?”

    “对付这些穷军汉我们没辙,但是对付这些勋贵、将领,难道我们锦衣卫是吃素的吗?我们身后站的可是陛下。”张体乾意味深长的说道。

    孙云鹤终于咬着牙说道:“也罢,所谓富贵险中求,了不起就是回京坐冷板凳去,总要先过了这一关才行…”

    宁远城南大街上,有一家城内最大的典当铺,叫做聚源当铺。这家当铺的股东是宁远大族祖氏及祖氏的女婿吴襄。

    这家当铺背后有祖家作为后盾,自然在宁远城内无人敢惹。不过祖大寿同样也顾及自家的名声,这聚源当铺倒也不怎么坑本地人,当然对于外地人也就难说了。

    不过今天经过南大街的市民却有些惊奇的发现,一年中除了元宵一日不开的聚源当铺,今天居然关门了。

    当铺二堂内,坐在右手椅子上的张体乾、孙云鹤两人,正好整以暇的喝着茶,两名锦衣亲卫正捉刀站在他们身后护卫着。

    聚源当铺的大掌柜满头大汗的捧着一个托盘,站在两名锦衣百户面前,卑躬屈膝的说道:“两位大人,本当铺本小利薄,实在是当不起两位大人的宝物。

    还请两位大人收回宝物,小人愿意送上一些脚力钱,算是补偿两位大人白跑一趟。”

    孙云鹤看了一眼大掌柜手上的托盘,盘内放着的两块锦衣卫牙牌,及两锭50两的银锭。

    他顿时拉下脸说道:“难不成缪掌柜是把我们当成,上门敲诈的街头无赖了吗?你可知羞辱锦衣卫,就是羞辱陛下吗?”

    “小、小人绝无此意,还请大人明察。”一向在宁远城不招摇的缪掌柜,顿时吓得跪在了地上。

    这位缪掌柜如此惧怕两名锦衣百户,说实话应当感谢东林党人对厂卫的描述。

    在东林党人的描述中,东厂、锦衣卫已经成了大明第一反派,他们仗着皇帝的宠幸,肆意迫害文臣武将。

    特别是东厂的各种刑罚,士子们为了表达被抓入东厂的忠臣们是多么的忠贞不屈,为东厂发明了各种残酷的刑具。

    比如拿开水烫大腿肉,然后用铁刷子一层层把皮肉刷下来什么的。还有那一块大铁盘烧热之后,把人放在上面活活煎熟,等等之类的酷刑。

    这宁远城靠近前线,因此平时没有什么娱乐,这位缪掌柜最大的消遣就是读些闲书。

    偏生他的胆子还不大,今日看到两名活的锦衣卫找上门来,顿时有些魂飞魄散的感觉。

    看着这当铺的大掌柜吓到了这种程度,张体乾不得不出来缓和下气氛了,他们的目的可不是来砸当铺结仇的。

    张体乾看了看二堂柱子上的对联,不由转头对着掌柜微笑着说道:“你们当铺不是号称,要典尽三山五岳,当来的吗?不过是区区两块牙牌,如何都当不起了?”

    缪掌柜面带苦涩的说道:“不过是东家的游戏之作,当不得真,还请两位大人放本铺一马,小人这就命人取下来。三德子,在那呢?你带…”

    “不必了,我倒是觉得这对联挺好。既然你拿不了主意,何不请当铺的东家过来说说,难不成我们两人还不够资格见见你的东家吗?”

    “够,够资格,两位大人如何不够资格。不过我家东家现在不在宁远,不如请两位大人先回去,待小人通报了东家之后,亲自向两位赔个不是?”缪掌柜吞吞吐吐的说道。

    张体乾顿时不说话了,他拿起边上茶几上的茶碗慢慢的喝起了茶水。

    孙云鹤顿时大怒的说道:“你个贼囚好生不晓事理,东家不在,那就去找个能做主的人过来谈话。难道就想这么三言两语打发了本官不成?你当我们锦衣亲军是窑子里的姑娘吗?挥之则去,招之则来。”

    “噗。咳、咳。”张体乾刚喝进嘴的茶水顿时喷了出来,他实在是想不通,当初魏公公居然会欣赏这个粗鄙无礼的混蛋,并死死的压住了自己一头,真是没天理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章 聚源当铺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章 聚源当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章 聚源当铺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章 聚源当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章 聚源当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花都狂医最新章节

        天才医生意外被神菌感染获控菌异能!不管是女星梦游吃生肉,还是校花发烧爱脱衣,抑或寡妇胸口疼…都能治!

  • 我的世纪末最新章节

        这里放的  是青涩的小小双所写的
        时间是1999年  我所经历过的世纪末
        那时的我有所渴望 却说不出口  我写的只给自己看  也只有自己看
        後来我认识了一个人  有了宣 的出口  有了谈心的对象
        ~我放上来了喔  一直没跟你说  谢谢你听到了我的声音  给了我回应
        给了我前进的动力  我会继续努力的
        要当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喔

  • 锦堂归燕最新章节

        身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换到市井苦苦求生。
        好容易认主归宗,却陷入绵绵不绝的内宅争斗中。
        她想和睦姊妹,孝顺长辈,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极品们一个个都不想让她如愿!
        所以她认清现实!
        想要过得好,宅斗谋划少不了!
        斗白莲,虐绿茶,一手烂牌也能玩逆天。
        只是——
        那个奸臣,别以为收买了我的胃,我就会承包你!
        厉害了我的王爷,您这么打的过番邦,害的了忠良,还下得了厨房,家里人知道吗?
        ————————
        ★更新时间:上午9点。已有完结作品《娇医》,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锦堂归燕》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我的绝色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

        名誉地下界的王者,因为兄弟的遗愿,带着一枚让世人菩提子回到华夏完成兄弟的遗愿。但是老天爷会甘心让他如此平凡的度过一生吗?薛凝一脸冰霜的望着陈锋:“你居然敢泡妞,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美女警察花妩媚一笑:“他可是本小姐预定的男人。”杨婷儿双眼带着泪花望着陈锋:“陈锋哥哥,你不要婷儿了吗?”陈锋风骚的一笑:“我佛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指染成婚:霍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初识,她被他扒光了衣服占尽便宜,事后,她嚣张留下字条,让他多看点小片,好好学习,因为床上技术实在太烂!他是只手遮天的商业大亨,倒贴他的女人能够排到银河系,却偏偏被一个女流氓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居然还被虐上了瘾!“睡了我就要负责,我要每天睡你千百遍!”

  • 我在阳光深处等你最新章节

        她从童话里的公主变成了灰姑娘,那年,她十三岁。    她本对生活已无希望,是生命中一个又一个人点亮了她。    那些人来过她的世界,却又悄然离开。    每个人都说不怪她,可又何尝不是怪她?    都说阳光的深处住着天使,你会在阳光深处等着我吗?js330

  • 无敌战歌系统最新章节

        在这片大陆,武者为尊,而弦乐战歌是武者们无敌的神通威能。br刀剑拳脚不过是小道,唯有修炼战歌,可衍生战歌法相,诞生种种威能,通往强者之路。br随身带着数千首精品战歌穿越异界的叶如歌,再加上脑海里多出莫名其妙的无敌战歌系统,可兑换各种神器,丹药,功法!从此踏上一条不一样的武道征程!br“叮,获得战歌《天龙八音》,可召唤八部天龙,灭仙绝神!”br“叮,获得战歌《亡灵序曲》,从此掌控亡灵大军,开辟疆土!”br“叮,获得战歌《冰与火之歌主题曲MainTitles》,战歌一动,龙女出世!会暖床,会撒娇,更会挥剑杀人!”br

  • 隐婚密爱:总裁,你好坏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被人吃干抹净,一夜纠缠。初见:“混蛋!你想干什么么?”“你。”相知:“变态!你太欺负人!”“老婆,今天换你欺负我。”相爱:“无耻!我要离婚!”“亲爱的,还有更无耻的……”坊间传闻,京城夏三少禁欲、冷漠,三米之内飞不近半只母蚊子;某女眼里,一只禽兽衣冠楚楚,邪恶、危险、臭不要脸……他说她:这只兔子牙尖、嘴利、极品美味!她说他:那个变态腹黑、狡诈、凶猛无耻!

  • 跑出我人生最新章节

        重回少年时代的苏祖,得到了一个系统,走上了曾经梦想追逐的体育竞技之路。

  • 狂妃逆天最新章节

        太子退婚,殿前受辱,这一切,仅仅因为她的废材命格,可谁又知,她能逆天命,召百兽,令风云变色!寒风猎猎,她十指交错,眸光潋滟生辉:“欺我者,还之,害我者,除之!就算天命辱我,我也要逆天改命!”

  • 重返十五岁之小娇妻最新章节

        他把结婚报告放在她面前,“签字!”陶沐懵逼,“聂寒!你是军人,怎么能强抢民女呢!”“你说过要报答救命之恩!”聂寒冷厉的眸子难得温柔。“我还未成年呢!”“所以报告日期写的是你十八岁生日那天。”围观群众:老流氓,竟然这么早就盯上人家小姑娘了。婚后,面对聂寒身为兵王的体能。“给你两个选择,随军还是不随军?”随军就是天天苦不堪言!不随军就是连续几天死去活来。怎么感觉选哪个都是要死的节奏?

  • 万古谜劫最新章节

        日月星辰在我心,生死轮回随我意。
        仙亡,人死,魔灭。
        九霄大世界成齑粉,亿万生灵变白骨。世俗的厮杀,仙魔的战场,浩瀚神域试炼。
        激情澎湃的战斗,波澜壮阔的画卷,恩怨情仇的感情交织……
        一个无名小辈机缘之下修得无敌神通,拨开那重重迷雾,终于得见真相……
        抉择?

  • 扬帆最新章节

        扬帆起航,女船体设计师的崛起之路。

  • 离婚向左,幸福向右最新章节

        丈夫与婆婆精心算计让我净身出户,带着腹中的孩子。在我卑微如尘的时候,他的出现,如同毒药让我上瘾。他说,我雷蒙的女人,必须要学会仗势欺人。我努力地活着,以为拥有了全世界,却被一张支票甩在了头上。她说,你的价值就是生孩子,离异女活该被甩。当找遍全世界,都找不到他的时候,我选择离开。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拥有幸福。他却再次出现,告诉全世界,林爱,我的女人。

  • 恶女传说最新章节

        十三岁赶跑居心叵测的大伯,从此背上恶女名声的芳娘,在二十三岁时被人从尼姑庵前拽回,从此她的命运将会如何?冬日的乡间是闲适而美丽的,地里的庄稼都收了上来,离明年下种时候还远,田间地头都是一片空荡荡。孩子们在田野间玩耍,平日早起晚睡的女人们此时也闲了很多,往往要到太阳都升了起来才揉着眼睛起床,做饭洗衣之后就再没别的事情,多有聚到外面闲磕牙的。劳累了一年的男人们不再去管女人们的闲磕牙,也聚在一起或喝酒或小赌一把,尽情享受着这一年里最难得的农闲日子。这样的闲适安静,让人只觉得慵懒舒适。但在村口的一户人家里面,此时突然传出的咆哮似乎连飞过上空的鸟都惊了一下,翅膀颤抖地往下看。发出咆哮的很明显是这家的主人,他双手捏在一个年轻妇人的肩膀上,平日温文尔雅的脸上此时写满了焦急和不相信:“你再说一遍,姐姐她真的不见了?”妇人嫁过来已有两年,这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己夫君这样焦急,眼里差点流下泪,但还是回答道:“是,今早我做好早饭去叫姐姐的时候,她就不见了,相公,这可怎么办?”一紧张妇人就开始绞起手来,看她也一脸紧张焦急的样子,男人放下握住她肩头的手:“姐姐她竟然要出家,算了,你在家看孩子,我去观音庵寻一下。”妇人那已出眼眶的泪又忍了回去:“可是相公,这都一早上了,姐姐她只怕已经剃度了。”

  • 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最新章节

        说她是庶女,没地位?瞎了你的眼,她明明是21世纪惊才艳艳的缉毒队长,一朝穿越,昔日懦弱的双眸开始闪耀着光芒,敢欺她之人,灭你全家!她说:“不管是谁,只要惹到她,势必百倍奉还!”

  • 冰山总裁的近身兵王最新章节

        背负任务“失败”的兵王叶风,成为了美女总裁的未婚夫。这个未婚夫不好当,打恶霸,踩小人,占总裁便宜,样样不简单……

  • 错爱总裁:天降孕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云景想跟顾北暮生个孩子,可是却误打误撞跟襄城太子爷顾南辰发生了关系。一月有余,云景如愿怀孕了,她一直以为孩子是顾北暮的,可却在冥冥之中入了顾南辰的公司,同孩子真正的父亲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可顾北暮是真得爱上她了,宁愿喜当爹也要跟她在一起。向来和睦的顾家兄弟同时争夺一个怀着不明身孕的女人,并为此闹得兄弟阋墙,成了襄城最令人震惊的新闻!云景逃,被顾南辰抓了回来,将她抵进墙角,男人吻下来,薄唇勾起的笑意清贵优雅:“怀着我顾家的种,你想逃去哪儿?”云景吓呆,他都知道了?!

    本章内容提要:
    ...    院子内的十多位武官一时鸦雀无声,众人推搡了一名百户出来,同张体乾对话。     “张百户,这实在不是我等故意闹事。陛下对我等将士加恩远超往昔,我们又非草木,焉能毫无所觉。     就算没有这个退役金,我等也不应该对两位大人有所抱怨。实在是我等众人大部分已经在此地成家,现在要拖家带口的返回故里,总是需要一些路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