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内的十多位武官一时鸦雀无声,众人推搡了一名百户出来,同张体乾对话。

    “张百户,这实在不是我等故意闹事。陛下对我等将士加恩远超往昔,我们又非草木,焉能毫无所觉。

    就算没有这个退役金,我等也不应该对两位大人有所抱怨。实在是我等众人大部分已经在此地成家,现在要拖家带口的返回故里,总是需要一些路费…”

    孙云鹤顿时不耐烦的打断了这位百户的话说道:“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只要你们抵达通州就能兑换了,这纸币也能缴纳驿站的使用费用…”

    张体乾突然打断了同伴的话,对着刚刚的百户说道:“那么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站在人群里的总旗张思顺有些愤愤的说道:“要是到了通州又不能兑换,难不成我们还要再回来吗?”

    被众人推选出来的高百户顿时对他训斥道:“你给我闭嘴。两位大人,我等要求也不高,只要能够折半发放就成,难道两位大人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听着这位高百户话中语带威胁的意思,张体乾眉头不由微微一挑,他制止了孙云鹤无谓的发怒,微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各位总要给我们两人一点时间商议吧。”

    高百户看了看左右同僚的脸色,终于点着头说:“既然张百户如此说,那么我等明日再来拜访。”

    目送这群军官出了院子后,孙云鹤有些气急败坏的对着张体乾说道:“你是不是喝多了?不过是一群泼汉撒泼,难不成他们还真敢闹事?不怕朝廷砍了他们的脑袋…”

    虽然从前孙云鹤地位比自己高的多,但是现在张体乾自觉两人在崇祯面前都是平等的,要不是整军一事需要通力合作,他才懒得理这位性格暴躁的同僚。

    他有些没好气的对着孙云鹤说道:“难道你就不怕陛下砍了我们的脑袋?”

    “陛下为何要砍我们的脑袋,我们对陛下忠心耿耿,难道也是错误?”孙云鹤一愣之后,顿时大怒的说道。

    张体乾撇了同僚一眼后说道:“陛下让我们来这里,是协助几位大人整编辽东军的。要是激起了兵变,中断了整军的行动,你觉得陛下会饶过我们吗?”

    孙云鹤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好半天才小声的问道:“你说陛下发纸币,不发银两,是不是真像他们说道,就是为了先把人哄出关外,然后在拖延不认账呢?”

    对于孙云鹤的这个问题,张体乾也难以回答,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清楚。但是按照以往老朱家的脾性,拿纸钞换真金白银是有的,但是要拿真金白银出来换纸钞,这可真是有些难说。

    看着张体乾沉思不答,孙云鹤又皱着眉头抱怨了起来,“就算我们认可这些人说的,拿纸币折半,我们也拿不出这许多银子啊。明天他们要真来了,我们该怎么应付啊?”

    张体乾说道:“都说万事开头难,只要我们能把把这第一批人先弄回乡下去,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孙云鹤有些茫然的问道:“怎么弄?看他们的意思是,要是不给他们兑换成银子,他们可是要闹事的感觉。要不然跟满桂大人说一声,把他们都抓起来吗?”

    张体乾回过头看着孙云鹤有些诧异的说道:“这里可是边塞,杀完人往野外一藏,谁能找的到?

    再说了,真把他们逼急了,煽动起营中兵变,拿着我们的脑袋去投奔后金怎么办?你觉得就我们这几个人,能挡的住乱兵?”

    孙云鹤顿时感觉脑后有些凉意,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说道:“那我们只有送信给陛下,让他运点银子到宁远来了?”

    张体乾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才说道:“咱们这些魏公公提拔的旧人,陛下没有加以严惩,原本就应该修心养性回乡下去种地去。

    现在陛下派我们两人出来办事,然后我们再把问题推给陛下,你觉得陛下会怎么看待我们两人?难道会因此称赞我们两人做的好吗?”

    孙云鹤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好一会才颓然说道:“那该怎么办?都怪这该死的银子,这些贼囚都被钱迷了心窍了。没有银子我们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啊。”

    张体乾突然剁了剁脚,下了决心说道:“我倒是有个应急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干。”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卖什么关子,我们两人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蛤蟆,谁离得开谁啊。你有计划就说出来,赶快。”

    张体乾走到他身边咬了一阵耳朵,孙云鹤脸色变了变去,好一会才迟疑的问道:“这么做,真的可以吗?要是他们闹起来咋办?”

    张体乾像是说服孙云鹤,又像是说服自己,斩钉截铁的说道:“这纸币换银两的方法,可是陛下的命令。要是换不了银两,他们闹起来,陛下难道还会不给我们撑腰吗?最起码这些商人总比这些穷军汉好对付。”

    孙云鹤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能在宁远开铺子的商人,身后总是有些背景的。我在京中也有所耳闻,据说能上关外进行贸易的,不是勋贵家就是关外将领家的亲族。我们这么做,不是得罪了他们?”

    “对付这些穷军汉我们没辙,但是对付这些勋贵、将领,难道我们锦衣卫是吃素的吗?我们身后站的可是陛下。”张体乾意味深长的说道。

    孙云鹤终于咬着牙说道:“也罢,所谓富贵险中求,了不起就是回京坐冷板凳去,总要先过了这一关才行…”

    宁远城南大街上,有一家城内最大的典当铺,叫做聚源当铺。这家当铺的股东是宁远大族祖氏及祖氏的女婿吴襄。

    这家当铺背后有祖家作为后盾,自然在宁远城内无人敢惹。不过祖大寿同样也顾及自家的名声,这聚源当铺倒也不怎么坑本地人,当然对于外地人也就难说了。

    不过今天经过南大街的市民却有些惊奇的发现,一年中除了元宵一日不开的聚源当铺,今天居然关门了。

    当铺二堂内,坐在右手椅子上的张体乾、孙云鹤两人,正好整以暇的喝着茶,两名锦衣亲卫正捉刀站在他们身后护卫着。

    聚源当铺的大掌柜满头大汗的捧着一个托盘,站在两名锦衣百户面前,卑躬屈膝的说道:“两位大人,本当铺本小利薄,实在是当不起两位大人的宝物。

    还请两位大人收回宝物,小人愿意送上一些脚力钱,算是补偿两位大人白跑一趟。”

    孙云鹤看了一眼大掌柜手上的托盘,盘内放着的两块锦衣卫牙牌,及两锭50两的银锭。

    他顿时拉下脸说道:“难不成缪掌柜是把我们当成,上门敲诈的街头无赖了吗?你可知羞辱锦衣卫,就是羞辱陛下吗?”

    “小、小人绝无此意,还请大人明察。”一向在宁远城不招摇的缪掌柜,顿时吓得跪在了地上。

    这位缪掌柜如此惧怕两名锦衣百户,说实话应当感谢东林党人对厂卫的描述。

    在东林党人的描述中,东厂、锦衣卫已经成了大明第一反派,他们仗着皇帝的宠幸,肆意迫害文臣武将。

    特别是东厂的各种刑罚,士子们为了表达被抓入东厂的忠臣们是多么的忠贞不屈,为东厂发明了各种残酷的刑具。

    比如拿开水烫大腿肉,然后用铁刷子一层层把皮肉刷下来什么的。还有那一块大铁盘烧热之后,把人放在上面活活煎熟,等等之类的酷刑。

    这宁远城靠近前线,因此平时没有什么娱乐,这位缪掌柜最大的消遣就是读些闲书。

    偏生他的胆子还不大,今日看到两名活的锦衣卫找上门来,顿时有些魂飞魄散的感觉。

    看着这当铺的大掌柜吓到了这种程度,张体乾不得不出来缓和下气氛了,他们的目的可不是来砸当铺结仇的。

    张体乾看了看二堂柱子上的对联,不由转头对着掌柜微笑着说道:“你们当铺不是号称,要典尽三山五岳,当来五湖四海的吗?不过是区区两块牙牌,如何都当不起了?”

    缪掌柜面带苦涩的说道:“不过是东家的游戏之作,当不得真,还请两位大人放本铺一马,小人这就命人取下来。三德子,在那呢?你带…”

    “不必了,我倒是觉得这对联挺好。既然你拿不了主意,何不请当铺的东家过来说说,难不成我们两人还不够资格见见你的东家吗?”

    “够,够资格,两位大人如何不够资格。不过我家东家现在不在宁远,不如请两位大人先回去,待小人通报了东家之后,亲自向两位赔个不是?”缪掌柜吞吞吐吐的说道。

    张体乾顿时不说话了,他拿起边上茶几上的茶碗慢慢的喝起了茶水。

    孙云鹤顿时大怒的说道:“你个贼囚好生不晓事理,东家不在,那就去找个能做主的人过来谈话。难道就想这么三言两语打发了本官不成?你当我们锦衣亲军是窑子里的姑娘吗?挥之则去,招之则来。”

    “噗。咳、咳。”张体乾刚喝进嘴的茶水顿时喷了出来,他实在是想不通,当初魏公公居然会欣赏这个粗鄙无礼的混蛋,并死死的压住了自己一头,真是没天理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章 聚…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章 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章 聚…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章 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卷 拂晓之晨 第3章 聚…】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天降风水师最新章节

        一个25岁的IT宅男刚经过失恋,又被选为天机师传承者,带着迷茫,亢奋,得意探寻茫茫的路途。
        是要遍访群美,收入房中。收服顶尖人才,敛夺财富。
        还是独自一人遨游宇宙,探寻古神灵留下的遗迹,保护天地规则,大战三界乱道者,寻找天道之谜,超脱之路。
        欢迎大家一起来和主人公在未知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奋勇直前。
        加油吧,少年!
        《天降风水师》读者群 203031401

  • 都市皇途最新章节

        有那么一类人天生就是王侯将相的命,他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受着翻云覆雨的快感,殊不知,在他们头顶,还有一顶帽子将他们死死扣着,这顶帽子上面就只有一个字:皇。
        红尘俗世,纸醉金迷,当一位潜心修道的少年踏入其中时,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奇缘?踏着尸骨累累的道路走来,完成成为皇者的征途。他,注定是成为皇的男人!
        求订阅!求票!

  • 冷血总裁宠妻如宝最新章节

        因为母亲的医疗费,被人介绍去一个大金主的家里当佣人。可谁来告诉她,所谓的大金主竟然就是那日在小巷子里对她动手动脚的大流氓!刻意为难她!刻意给她出难题!刻意想看到她出糗的模样!为什么他会有这么低级的恶趣味啊!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她忍了。可为何看到别的男人对自己表白之后,他却莫名其妙的横插一脚对自己逼婚!喂喂!以前不是喜欢为难自己吗?现在把自己当宝贝来宠是什么节奏?她消受不起啊!

  • 绝品高手混花都最新章节

        高手回归都市,竟接下如此万恶的任务……“老头你让我去帮你找屁股?”“你说那是你孙女啊……竟然,还是个校花”“这任务不给钱我也接了”聂政发现自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路上,纯情校花,泼辣大小姐,性感女总裁,魅惑御姐缤纷而至……

  • 妖主降临之夫人请小心最新章节

        叶曦看着不远处顶着一副好皮囊到处招蜂引蝶的某人,很无语的朝天翻了个大白眼。自从解开那个自称为妖主的男人的封印之后,不知为何,各路妖魔鬼怪都开始缠上了她,身边灵异诡异的事接连不断的发生,千年血藤,梦中梦的无限循环,暗婴,古墓里千年不老不死的女人,还有突然冒出来的自称为天师的胡小花…简直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本以为只是恶鬼缠身,但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镇魂石是什么?法则又是什么?那些东西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找上她?还有那个所谓的妖主竟然是传说中的神兽麒麟?!那既然这么厉害,当初为什么还会被封印呢?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大,叶曦惊恐的发现,

  • 《狂侃西游》最新章节

        敬告读者:喜欢周星驰电影的同志们请入,不喜欢的请立即离开,以免出现不良生理反应!:)

  • 毒后攻略最新章节

        她是石氏之女,门阀之后,时逢乱世,下嫁草莽。    他郁郁不得志,她带孩子种田,奉养老人,没半句怨言;他落草为寇,她被抓进监狱,要自保还要护住他的父母;他起义谋反,她陪他颠沛流离,上阵杀敌,甚至动用举族之力,助他成功。    他说,这天下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然……这一切全是谎言。    兵败之时,他仓皇而逃,把她当做诱饵,引开敌军。她被俘虏两年零四个月,他日日美人在怀,却从未想过救她。她被架在鼎上,以煮成人羹为威胁,他笑着说:“分我一杯羹!”    她坚强,隐忍的活着,只为夺回一切!    【看了太多重生文,忽然就想,女主被害得那么惨,为什么必须重生才能复仇?女主为什么不能是经历了背叛,自己就能坚强起来,复仇和夺回...js330

  • 为夫逗要你最新章节

        刚参加完婚宴回宫的颜无圣迫不及待地冲进花木棉的寝宫。不顾女子的反对,贴着她的后背,双手紧紧地拥住了她。
        “棉儿,今晚可否让朕留下?”
        怀中的女子胡乱地扭动着,明显不受这好听的磁性男声所收买。
        在酒精的驱使下,颜无圣眼神迷离地一低头狠狠地吻住了思念已久的嘴唇,就像久失甘霖的花儿一样,急需水的滋润。
        气鼓鼓的花木棉毫不客气地用她那娇小的脚掌踩了此刻有点流氓的皇帝,伸手一把推开他低声地埋怨。
        “颜无圣,你无耻,本姑娘可还没原谅你呢。”
        不是说女子都喜欢霸道的男人嘛,怎么到皇后这里就行不通了?他郁闷地揉揉脑门,眼睛一闪,既然霸道不行就…
        他气场瞬间一软,拽住花木棉的胳膊生硬地摇了起来,还带着那种…讨好的笑?
        花木棉铮铮地看着他的变化,似乎联想到了一个词,顿时满脸的黑线,他这是在撒娇?

  • 创世传说最新章节

        这是纷乱扰攘的混乱年代,这是荡气回肠的人族战歌,这是凄美动人的创世传说!混沌蒙冥,宇宙洪荒,万族并立,三界动荡,战火连连,我们该何去何从,我们的命运在何方?看现代特种兵,穿越回太古,如何战天斗地,如何横扫宇宙八荒!扫灭各方敌人,成就人族辉煌!

  • 不死魂帝最新章节

        天地无垠,百族林立,一个失忆的少年却为了心中执念,入魔宫,下九幽。记忆觉醒,七帝再现,巅峰之战,一触即发。谁敢称无敌,哪个敢言不败,看我君临天下。

  •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最新章节

        现代绝色顶尖杀手,一转眼,成了异世大陆正在被追杀的废柴七少爷?  她是男人?假的!  寄人篱下?不能觉醒灵师?性格懦弱?废柴?这说的是她吗!  “你很有趣!”还在无意中抱了某人大腿......

  • 如此情深难以启齿最新章节

        她为母亲还债,迫不得已选择将自己卖给其他人。没想到进了房间才发现,买她的人是前夫的叔叔。本以为只是一场露水情缘,却哪里知道情根深种。在同一个屋檐下住着,唐素问走的胆战心惊。生怕这个小叔会突然间出现。将她和他曾经的一切尽数揭开。所以她避着他,尽量不去招惹他,却还是惹来这个冷寒男人的不断追逐。唐素问:沈惟仁,你、你是我叔叔啊!!沈惟仁:你不是说,和他已经离婚了?唐素问:那、那也不行……你快放开我。沈惟仁在她耳边轻喃,如盛开罂粟:但是我已经上瘾了……问问小姐。如果你想说你是我的侄媳妇,没用,那天我们做了什么,你一清二楚——逃不开的纠缠,也不想放弃的追逐。发现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个,宁可抱憾终身,也不愿再将就下去。—

  • 盛宠医妃:极品驸马是木兰最新章节

        她,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21世纪天才女军医。他,是皇室出身的武陵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朝穿越,唐小七成为女扮男装的废柴驸马。摇身一变,废柴逆袭,她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朝堂之上!唐小七盯着自己日渐丰满的胸围,满脸忧愁!武陵王也盯着她日渐丰满的胸围,满脸欢喜!女人小声嘀咕:“束胸布都快撑破了,怎么办?”男人凑近过来:“小七莫烦,本王甚是喜爱!”

  • 夺天武帝最新章节

        待到天崩地裂时,以我只手撑天穹!一代至强者夺天武帝,逆阴阳,转轮回,向天夺命!一代王者,携太古第一禁忌神术《夺天造化诀》,强势归来!弹指灭星辰,一念遮苍穹!拔剑倾天地,拳动诛神魔!这一世!天若逆我!便夺了那天!神若逆我!便屠了那神!魔若逆我!便灭了那魔!轮回不公!我便重建轮回!做那轮回之主!

  • 再见钟情:总裁坏坏哒最新章节

        顾诗诗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和他再次见面,而且还是在自己如此狼狈的时候。大雨里,刚刚生产完却被夺去了儿子的她再次遇到了依旧英俊帅气的男人,一把大伞再次为她遮挡起了风雨。他为她夺回儿子,为她查明真相,一路的为她披荆斩棘,保驾护航。“诗诗,这一次我再不会放开你的手。”“阿宸,这一次我将一直衷于我心。”

  • 无上修仙系统最新章节

        一夜之间,众叛亲离,全家灭绝,陈飞扬崛起于微末之间,只因为“神“的一次俯视,旦夕间所有财富,心血,兄弟,化无乌有。他不甘,一次重生偶然获得逆天的修仙系统,从此永生堕落魔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 乡村神农医圣最新章节

        咱走过南,闯过北,寡妇屋里喝过水。咱打过仗,拌过嘴,还帮嫂子压过腿。咱上过山,下过河,还跟经理生意合……苏浩在山中偶然获得了异能后,日子蒸蒸日上,群芳接踵而至,香艳生活从此开始

  • 毒妃祸国不殃民最新章节

        偶买噶,穿越成了恶毒女配?还作天作地作得人神共愤犯在了超级渣男手上!好吧,既然担了恶毒的名头,她苏陌涵就让那些渣渣好好看看,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管她什么白莲,圣母还是绿茶,她苏陌涵没二话,就是一个字,干!至于渣男嘛!嘿嘿,还是只有一个字,干!红绡帐暖,春意无边,某男躺在床上,一脸贱笑,“娘子,床已暖好,来干啊!”

    本章内容提要:
    ...    院子内的十多位武官一时鸦雀无声,众人推搡了一名百户出来,同张体乾对话。     “张百户,这实在不是我等故意闹事。陛下对我等将士加恩远超往昔,我们又非草木,焉能毫无所觉。     就算没有这个退役金,我等也不应该对两位大人有所抱怨。实在是我等众人大部分已经在此地成家,现在要拖家带口的返回故里,总是需要一些路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