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部大院内三法司会审完毕后,围观会审的军士、百姓在刑部属员的指挥下,从仪门东面的小门鱼贯而出。

    一位年轻人扶着一位须发花白的老年人,慢悠悠的跟在人流后面走出了刑部。刑部门外,一位正想上马的30余岁的青年,看到这位老人,顿时重新下了马。

    他把缰绳丢给一边的家仆,匆匆走到老年人身前深深揖手说道:“学生蒋德璟拜见老师。”随即起身后再次揖手行礼。

    袁可立仔细打量了一眼面前的青年,才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申葆啊,真是老了,居然一时都没有认出你来。”

    袁可立随即对着身边年轻人说道:“伯应,去和你师兄见礼,这位是晋江蒋德璟,字申葆,是天启二年的进士。”

    听了父亲的吩咐,袁枢不敢怠慢,走上前向蒋德璟恭敬的行礼问候了。

    同师弟见完礼之后,蒋德璟便好奇的询问道:“老师如何会来刑部?学生听黄石斋、倪汝玉两位年兄说过,老师不日即抵京城,倒是未曾想过会在此相遇。”

    袁可立笑着说道:“我本来在家呆的好好的,孙恺阳就是不想让我在家过上几天安稳日子。石斋、汝玉两人又数次写信与我,我这一把老骨头,也只好出来走动走动了。

    这里也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我现在住在会同馆内,你去同石斋、汝玉说一声,今晚且上我那里见见面吧。”

    三言两语打发走了蒋德璟后,袁可立便在儿子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当马车走了一段路之后,闭目养神的袁可立突然开口说道:“你对刚刚的判案怎么看?”

    醉心于书画的袁枢对于这种俗务一向不关心,对于刚刚的案子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听到父亲的问题后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答案的袁可立,顿时张开了眼睛。看着低头说不出门道来的儿子,他有些不满的责怪道:“你这次上京就会被授官出仕,不是科举正途出身,你的仕途已经不可能走的太远,如果还不关心实务,你岂不就成了尸餐素位的泥菩萨了?”

    袁枢面红耳赤,对父亲的责备无言以对。他张了张嘴,终于勉强挤出了一句,“孩儿看刚刚围观的百姓和军士都有赞颂之声,想必薛尚书断的这个案子应该还是不错的。”

    “薛元良的一篇判词还是可圈可点的,不过他的眼界看的还是浅了些,又或许是少了些担当…”袁可立沉吟了一会,便为儿子指点这案子的得失起来了。

    “…陛下隆重其事的把此案交给三法司公开审理,非是要审案,而是要以此案安抚军心,打击勋臣在军中的贪腐行为。

    现在这个结局,军心未必能安,而勋臣也一样没有受到足够的教训。薛元良实在是浪费了,陛下所给的大好机会。我看这件案子不会就此完结的…”

    当袁可立对儿子谆谆善诱的时候,朱由检也接到了关于这件案子的汇报。

    出乎王承恩和连善祥的意料,崇祯并没有因为这个结局而大发雷霆。他们都很清楚,皇帝为了安排出这个三法司会审的局面,花费了多少精力,但是获得的却是这么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

    朱由检目光注视着王承恩,面无表情的问道:“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使张世杰,这些日子以来都干了些什么?”

    王承恩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仔细回想了一遍才说道:“自陛下停止召见他之后,张世杰除了每日按时在南镇抚司办公、值勤之外,就是深居英国公府不出,并无有和外人交往的记录。”

    朱由检不置可否,转而对着连善祥问道:“英国公最近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英国公的病情似乎还是老样子,英国公府也以国公的病情为由,拒绝了阳武侯等勋贵的探望。英国公还委派世子主动向丰城侯表示,愿意听从陛下的命令,上缴逾制的田地。”连善祥谨慎的回答道。

    朱由检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他嘴角稍稍上扬,用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话语说道:“是愿意听从朕的命令吗?如果真是这样,就应该主动把田地交出来,而不是等着朕下令吧。”

    崇祯对于英国公的猜忌,让王承恩、连善祥都噤若寒蝉,不敢接口。

    不过让两人庆幸的是,朱由检并无对英国公下手的意思,很快他就转移了这个令人紧张的话题说道:“王承恩,明日派遣太医问疾于英国公,并赏赐三两龙涎香。

    从明日起,每三日安排太医上门替英国公检查一次病情,关于英国公身体的情况报告,朕要在第一时间看到。

    让内阁拟诏:英国公世代忠良,特别是本代英国公三匡于帝室,又是四朝元老,乃是我大明不可或失的元勋重臣,朕以为当对英国公重重嘉奖。

    如何嘉奖,让内阁议个条陈出来。至于英国公府名下田庄之限额,以英国公自报田地为定额,贵族院不必进行检查。”

    朱由检说到了这里,迟疑了一会,才接下去说道:“令张世杰接任锦衣卫都指挥使,对涉及闻香教案、京营兵变的武官勋臣进行审讯,先从阳武侯等人查起。

    为了迎接新年的到来,保护京城百姓的安居乐业,命令田尔耕督促京城巡警局对京城治安进行为期5天的严打行动。

    严打的目标是:扰乱治安的无业者,各类诈骗犯…重点是对京城所有的青楼赌坊进行清查,所有的赌坊都要取缔,解救那些并非出于本人意愿进入青楼的女子…

    让田尔耕立刻开始行动,就从翠红楼开始。让董双喜和他父亲团聚,发还董家的产业,以朕的名义赦免董、吴等七人的戍边之罪。”

    连善祥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是神色之间却有些踌躇。朱由检注意到了他的情绪,不由追问了一句,“怎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陛下,这么多人抓起来,就算是顺天府和两县的监狱都利用起来,也一样住不下啊。而且这些人要关押多久,这这些人的口粮又要从何处拨付?”连善祥直言不讳的说道。

    朱由检并没有露出为难的表情,而是立刻说道:“从锦衣卫和巡警局抽调一部分人出来,组建一个新部门叫惩戒署,负责管理这些够不上判刑,但又危害社会治安的无业者、赌徒和轻微罪行者。

    对他们这些人一律进行劳动改造,比如现在工部清理河道需要人手,西山挖煤同样需要人手,修建德陵也是如此。当然对这些人的刑期尽量控制在2年之内,也要提供基本的食物和生活、劳动用具…”

    刑部大牢之中,董卫贤躺在一堆干草上,双目无神的注视着屋顶。

    吴家兄弟也靠着墙不出声,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刑部大牢7、8人一间,均以砖墙间隔,

    刑部大牢有外监、内监、女监之分,董、吴等七人虽然是重犯,但是他们的案子进入了皇帝的视线,又是三法司会审,因此刑部狱吏并不敢拿出往日的做派。

    七人虽然被分开囚监,但却是安排在条件稍好的外监之内,通监的狱霸也知道三人不好惹,并没有拿出对付新入监囚犯的手段。

    田尔耕在狱吏的陪同下,通过了五道门的甬道之后,便走进了外监的通道。

    在田尔耕的允许下,狱吏打开了第三间牢房,对里面喊道:“董卫贤、吴化良、吴化奎出来…”

    在这名狱吏的喊声中,董卫贤等7人都走出了牢房,两人一排跪在了通道上。

    田尔耕没有理会几人狐疑的目光,只是打开一卷圣旨念了对几人的赦免令。

    董卫贤愣愣的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吴化奎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是真的吗?陛下不仅放了我们,还要把双喜也释放出来吗?”

    刚刚提拔回锦衣百户的杨寰顿时不悦的喝道:“尔等得到陛下恩典,不谢恩吗?”

    董卫贤、吴化良顿时清醒了过来,赶紧带头说道:“小人等叩谢陛下天恩。”

    田尔耕这才慢悠悠的说道:“陛下既然有旨意,自然是不会错的。王狱吏你楞在那干嘛,还不把董双喜带出来,交还其父领回。”

    狱吏脸色有些难看的回答道:“之前阳武侯已经派人接走了董双喜,小人实在交不出人来啊。”

    杨寰顿时质问道:“这案子尚需要陛下御准,你们怎么敢提前把人交出去?”

    狱吏不由为自己辩解道:“小人也是没有办法,这董双喜的身契尚在阳武侯手中,案子并没有涉及到董双喜的身份归属不明上。

    这董双喜并非是逃跑而是被劫持,因此我刑部大牢也无理由继续关押一名不是犯人的女子啊。现在主家要接人,我等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田尔耕制止了杨寰继续追责,而是仔细的询问道:“你刚刚是说,是阳武侯派人接走了董双喜,而不是翠红楼?”

    狱吏好好想了想,就说道:“是的,是阳武侯的家丁来接的人,不是翠红楼的人。”

    田尔耕不由大笑了起来,“这阳武侯居然敢欺君,他不是一口咬定这翠红楼同他无关的吗?很好,杨寰你带人去搜查翠红楼,本官亲自带人去见见阳武侯…”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77章 严打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77章 严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77章 严打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77章 严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77章 严打】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权少霸爱:腹黑萌宝天价妻最新章节

        毕业宴上,她成了黑暗里交易的羊羔,却殊不知阴差阳错下,借了某个大人物的一条小蝌蚪。未婚带球,她冠上了伤风败俗的头冠,成为上流圈里的笑柄,后母继妹纷纷下手赶她出门。四年后,她携子女归来,只想凭自己守住这一方净土,却不料,仇家相继登场,连带着的还有那个喜当爹的男人……

  • 酒精发酵期(465)最新章节

        好友465的中长篇小说,里面也有盼的文字喔...
        如果你是盼的忠实读者就知道了...

  • 珍惜??最新章节

        失去之後才知道珍惜...我想是人类永远会犯的错吧!!

  • 怦然婚动:惹上腹黑总裁最新章节

        “秦漠深,你放我……”宋翊妍的“出去”还没说出口,冷漠霸道的秦大总裁就已经步步逼了过来,唇舌火热地堵住了她。rn他邪笑:“想走?好啊,再给我生个娃,我就考虑放了你……”rn这个男人不是讨厌她讨厌到骨子里了吗?rn这样百般纠缠为哪般?rn难道,她真的是他那个念念不忘的前女友吗?

  • 神级训练家最新章节

        带着顶级饲育家、协调家、训练家的知识,带着常磐之力、重力来到神奇宝贝世界。    神从小开始,直至踏上巅峰。js330

  • 庶女种田最新章节

        爹不疼娘不爱的李淑玉无意间开启了仙人留下的玉佩空间,原本以为时来运转了,结果天降横祸,被一辆卡车带走了生命。当李淑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的日子比她从前还苦逼,一个不被重视的大家族庶女,一场风寒带走了这个小女孩的生命,被同样身死的李淑玉占了便宜。李淑玉现在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还是一个死了亲娘的庶女,该如何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大家族中好好的活下去呢?js330

  • 剑巫纪最新章节

        巫师以精神力为载点,近一步认知这个世界,使自身逐渐脱离平凡。骑士激活自身生命力而提升层次,不如巫师前程远大。携带智能芯片,偶然间来到了一个巫师世界,却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剑巫’之路。离奇诡秘的幻梦世界,壮观波澜的妖精世界,鬼怪横生的迷雾世界............一个个诡秘神奇的世界,渐渐解开了属于它们的面纱。剑巫群号:575167641js330

  • 妻心有毒:总裁立正跟我走最新章节

        她是一朵在暗夜中摇曳的罂粟,虽然带着剧毒,却让他无法割舍,他费尽心机将她留在身边,可两人之间始终隔着重重的阴谋与误会,当万水千山走过,千帆过尽的前路,他们,是否能携手共度余生?

  • 医师大人宠妻玩命最新章节

        自从幸漫清救过双飞的前男友之后......从此被坑到底。
        差点免职、进警察局不说,还被薄璟予内外吃死。
        对此,幸漫清只想说一句:“说好的隐婚呢?隐婚呢?隐婚呢?”
        ......
        三年前,幸漫清给一院之长薄璟予下药被识破后,从此冠上已婚名头。
        某天,她穿着一身性感点的小裙子;
        薄院长道:“穿什么情趣内衣,自己就是医生,倒不如来个制服诱惑!”
        某天,她被迫医院换衣,却不想......
        薄院长道:“难道你希望别的男人来吗?”
        之后......
        某天,他穿着一身魅力无限的休闲套装到医院;
        幸漫清道:“穿什么定制?倒不如白大褂来得顺眼。”
        某天,他亲自送花给她;
        幸漫清道:“什么时候院长大人改行做送花小弟了?”
        ——
        这是狼爱上羊,羊反扑狼的故事。
        对幸漫清来说,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对薄璟予来说,幸漫清、幸漫清、幸漫清......重要的名字念三遍。

  • 巫师亚伯最新章节

        穿越了,怎么还带着赫拉迪克方块。  骑士很帅,法师拉风。  你说我是做骑士还是做法师呢?

  • 腹黑帝王有点枭最新章节

        从一开始就是他有预谋的算计,步步为棋,精心设计只为让她入局。rnrn纵使入宫之路有违心意,却甘愿为他入局。rnrn当身份暴露,她是敌国之女,万人唾弃,他枉顾群臣,忤逆天下子民,只为让红颜无虑。rnrn进宫前,她以为有他的地方,即使是龙潭虎穴闯一闯又有何妨。rnrn殊不知这又是他精心布下的一步棋,君喜落子成局,妾又何必逆君意……

  • 瓷魂最新章节

        又名《活人祭祀》村里新建了一座桥,但是最后一根桥墩却怎么也立不起来,因此村长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他一进村子,便说我们村子是白虎乱抬头,要是想立起这个桥墩,必须得用活人的命来祭祀……相传陶匠最后一件陶品,用自己的血代水做陶,陶瓷的纹路如留声机盘的纹路,留下自己的声音,只有寻找到这件陶瓷,方可…

  • 放开那个原始人最新章节

        雪白的精盐和白糖,贴身舒适的棉布等众多商品,堆满了黑石部落的所有仓库;美丽精巧的义乌产小商品,亮瞎了所有前来贸易的部落首领的眼睛;萝卜大的人参,巨大的凶兽,被换成了一袋袋的食盐和白糖,还有不多小商品;对于这样的交易,双方都满意到了极点。
        牛旭老爷,懒洋洋的靠在铺着松软毛皮的大椅上,下首站着一大票粗壮的部落战士;他心中寻思着:美利坚和欧罗巴两国仗着他们的基因战士,最近又不老实了,是时候雇佣点图腾战士了。

  • 张苏静的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阜路项目部的男员工的基本特点就是猥琐。  而张苏静遇到的某糙汉子,就是其中的典型。  某糙汉子:挺漂亮的姑娘,难得有一个能瞎成你这样的看上我,我能轻易放过你?!  张苏静:好汉饶命!!  ***  PS:一如既往,还是甜文,宠文,种田文,现实向。

  •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最新章节

        师妹我来了……苏浩走进都市,却有一个漂亮总裁师妹在等着他照顾!

  • 带娃种田:猎户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本应享受来之不易的假期的乔柳柳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一名刚被买回去的农妇身上。莫名有了个猎户相公,还当上了便宜娘亲。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家里没田可以开垦,没钱可以慢慢赚。可这迫不及待把身无分文的儿子分家赶出来,又死皮赖脸缠上来的极品父母,还有那突然冒出来的死活要复合的前妻是要逼死人的前奏吗?罢了,既然避免不了,那就让你们瞧瞧我乔柳柳的嘤嘤嘤吧。

  • 农门医女:撩个侯爷来种田最新章节

        中药世家的大小姐,重生成为秦家二房的小闺女。不受家人待见没事,平时种种蔬菜养养鱼,采点草药治治病。不求坐拥良田千亩,小富且安便满足。

  • 才不要和雇主谈恋爱最新章节

        隐世千年,为的是避开俗世凡尘。一朝出世,为的是所爱之人。卷入双重世界的两道纷争,爱在其中逐渐迷茫。当双魂为一人,又该如何抉择。默默的守护又能持续多久。注定的悲剧是否迎来乾坤改命……“尘,你到底喜欢殷桀还是寒泠?”“唔……我喜欢你”

    本章内容提要:
    ...    刑部大院内三法司会审完毕后,围观会审的军士、百姓在刑部属员的指挥下,从仪门东面的小门鱼贯而出。     一位年轻人扶着一位须发花白的老年人,慢悠悠的跟在人流后面走出了刑部。刑部门外,一位正想上马的30余岁的青年,看到这位老人,顿时重新下了马。     他把缰绳丢给一边的家仆,匆匆走到老年人身前深深揖手说道:“学......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