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維垣没有立刻回答刑部尚书薛贞的问题,作为曾经魏忠贤的心腹,在魏忠贤下台之后,他虽然立即撇开了自己同魏忠贤的关系,但是并没有积极的向崇祯靠拢。

    因为他并不觉得刚刚登基的崇祯能独立掌控朝政,因此想先看看朝廷的风向再说,他这一犹豫便错过了机会,只能看着李夔龙成为了新皇的新贵了。

    3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让楊維垣看清朝廷的风向了,也稍稍了解了这位少年天子治国的方式。

    虽然看起来崇祯推行的内阁改制,损害了皇帝自己手中的权力,但是却也让皇帝从文官集团的斗争目标中解脱出去了。

    但皇帝把权力交出来一部分之后,朝廷中官员们就开始蠢蠢欲动,想要成为皇帝让渡出来的这部分权力的掌控者。

    如此一来,居于权力争夺圈之外的皇帝,反而成为了地位超然的权力分配者。在楊維垣看来,事实上崇祯给出去的权力又重新回到了他手上。

    他相信,朝中有不少人并非看不清这个事实,只不过没有谁能拒绝权力的诱惑而已。

    协助皇帝治理国家,帮助主君成为圣君;和从皇帝手中获得权力,实现自己的施政理想,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大多数士大夫接受的教育是为了前者,而有理想的士大夫们心里想着的却往往是后者。

    而对于崇祯用人的喜好,楊維垣觉得他也已经足够了解了,就是皇帝所看重的,不是文名高著的词臣,也不是什么声望卓著的名士,而是真正能做事的人。

    在这种状况下,楊維垣知道,要想进入皇帝的视野,首先就必须要证明他是一个有用的人。

    这件案子无疑是一个机会,正因为如此,楊維垣显得格外的慎重。

    他从没考虑过这件案子按照律法应该怎么判,而是一直在想崇祯究竟希望这件案子怎么判。

    对于薛贞的提问,他只是稍稍沉默了会,便开口对着身边的姚士恒问道:“姚御史你怎么看?”

    姚士恒有些发愣,他一直在想,为什么皇帝会让他参与三法司的会审。毕竟按照规则,他还不够资格参与三法司会审这么隆重的政治活动。

    这件案子的详情昨天就送到了他手中,但是姚士恒却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

    作为御史的弹劾工作,同参与三法司的断案工作完全是两回事。前者并不需要担负什么责任,因此姚士恒心里不会有什么负担。

    但是对于后者,他的心里就感觉有了几许负担。虽然他知道,以他的品阶,就算是参与了三法司会审,也只是一个泥塑菩萨,应该没人把他的意见当一回事。

    不过姚士恒却依然以为,自己如果参加了会审,就负担起了对案卷中这些人的责任。

    听到楊維垣的询问,姚士恒猛然清醒了过来,他正想着自己是否也应该符合大理寺卿的意见。

    不过当他的视线掠过跪在下方的董卫贤身上时,又对这个人的遭遇起了几分同情之心。

    短短一年之内连续失去了儿子和妻子,家业、女儿也被人夺走了,如果换成是自己恐怕早就悬梁自尽了吧。

    现在按照潘士良的意见,不仅要把女儿重新送回翠红楼,而董卫贤本人也要被处死,这还真是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而在这案子里,事实上董卫贤并没有犯下任何罪过,他只是为了救自己的孩子,借了一点钱而已。

    “下官以为…”姚士恒看着低头跪在苇席上的董卫贤,口中始终发不出附和潘士良的话语。

    姚士恒平日最大的消遣就是看一些话本,他平生最为敬佩人物,一个是北宋的包文正,另一个是本朝的海刚峰。

    往日里,他常常在夫人沈蓉面前推崇这两人,不过熟悉他绵软性子的沈蓉,却讥笑他。

    “君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鲜衣,好美食,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君与两位贤令平日行事可谓南辕北辙,观君之慕二贤,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

    往日姚士恒对夫人这尖酸刻薄的评价简直是深恶痛绝,但是现在这段话却莫名的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

    姚士恒顿时大感羞愧,原来夫人对他的评价还真不是讥讽,就如同现在,明明他打心眼里认为这董卫贤罪不至死,但是他却缺乏勇气为此而同阳武侯进行抗争。

    今日的天气虽然无风,但是阳武侯薛濂却感觉自己的脸都快冻僵了,他现在的心中依旧充满了怨气。

    再他看来,这不过是家奴和几名穷军汉之间的纠葛,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要坐在这里陪审。

    身为大明勋贵的一员,薛濂认为自己对皇帝忠心耿耿,从没有过不敬的念头,这难道还不足够吗。

    而这几名穷军汉借钱还不了,还胆大包天,敢在京城之内劫人,这种行为简直是耸人听闻的罪过。像这样的案子,就应该判七人斩立决,以威慑那些试图在京城内犯罪的不法之徒。

    牵扯在这样一桩案子里,自觉颜面无光的阳武侯,自然是想要尽快了解此案,结束被人围观的尴尬场面。

    潘士良只处死首恶的提议,虽然还达不到他心里的预期,但是能让他尽快离开的话,他也打算就此息事宁人了。

    但是姚士恒犹豫不决的神态,终于让他把不满稍稍宣泄了一些出来。

    虽说大明中期之后,勋贵就矮了文官一截,但那是文官集团不允许勋贵插手国家政事,并非是把勋贵如同武官一样视为奴仆。

    大明的勋贵们虽然失去了对国家政事的干涉权力,但是在地位上依然还是高于文官集团的。

    依靠儒家的礼仪道德规范治理大明的文官们,在某种程度上是默认了勋贵的特权地位的,就如同他们也同样承认了皇族在地方上的特权。

    正因为如此,不是中枢重臣或是文官集团中的后起之秀,当陷入了同勋贵的私人恩怨之中时,是不会得到整个文官集团的支援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文官集团向皇帝表白,自己并没有强大到危害皇权的程度上。

    而大明的皇帝,一向都有意无意的纵容这些勋贵,有些时候单纯是想要恶心文官们。但更多的时候,则是皇帝不想让勋贵彻底的成为文官官僚体系的附属。

    薛濂虽然不能向刑部尚书薛贞发泄不满,但是对于姚士恒他的顾虑就没这么大了,好歹他总算还记得姚士恒有一个御史的身份,因此并没有破口大骂。

    “姚御史,如此清楚明白的案子有什么难断的,为何如此迟迟不决。都像你这样耽误时间,这案子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难不成姚御史一心想要同本侯为难不成?”

    薛濂语带威胁的话语,并没有让姚士恒软弱下去,相反看着跪在下方若无其事的赵鸿升,他感到了满心的厌恶,突然想要放纵自己一次。

    “侯爷的话有些过了吧,如果不是侯爷纵奴为恶在先,又怎么会弄出今天这样的事来。

    下官以为,董卫贤的行为国法难容,但是其情可悯。既然董双喜并未逃走,董卫贤等人应当依律照减一等,流放戍边也就差不多了。”

    “姚士恒,你…”阳武侯顿时脸色通红的站了起来,指着姚士恒便想要破口大骂。

    “阳武侯注意你的举止,这里是公堂之上,你想被本官弹劾吗?”刑部尚书薛贞顿时沉下脸呵斥道。

    薛濂憋着一肚子火,终于还是不敢无视薛贞的话,缓缓的坐了回去。

    右副都御史楊維垣看着阳武侯的神情,不由微微一笑的说道:“姚御史的意见,也就是本官的想法。”

    薛濂一脸诧异的看着楊維垣,他同楊維垣之间虽然不算是什么朋友,但是两人之间也算是相熟的关系。

    他可从来没听说这位副都御史,是一个喜欢主持正义的正直之辈。别说现在这案子的证据有利于自己,就是不利于自己,这位副都御史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卖自己一个人情。

    他现在居然为了区区几名微不足道的穷军汉,同自己为难,这可不是为官之道。

    薛贞只是意外的看了一眼楊維垣,他心里思量着,“难不成,陛下令内阁讨论的军属、烈属保护法令的事,他也收到风声了,看来内阁议事也并不是那么保密啊。”

    薛贞清了清喉咙,便下了决定说道:“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董犯7人虽然罪行确凿,但是毕竟没有犯下大恶。

    姚御史说的还是不错的,本官以为,不如把主犯三人发往云南,其余从犯发往九边…”

    对于三法司的这个判决,阳武侯自然是大为不满。董卫贤及吴家兄弟脸色木然,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们身后的几名军士脸上则是喜怒参半。

    围观的军士和百姓们,则为董卫贤等人没有判处死刑而欢呼一片。也许在他们心中,和一位侯爷对上,这个判决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特别是赶来旁听的京城百姓,原本他们对于兵变的军士们痛恨异常,但是听了董卫贤的故事之后,他们也为之心中恻然,站到了同情军士的一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76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76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76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76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76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不灭天帝最新章节

        神若挡我,杀之;魔若欺我,亦杀之!问三千大世界,谁主沉浮?唯我不灭天帝!绝代天骄陨落重生,修无上神功,强势回归,踏上巅峰!

  • 强欢成爱:甜妻,要不要最新章节

        亲眼目睹渣男老公在办公室里偷吃的她,去夜总会买醉,却意外认识了俊美的他,她以为自己会再次遇到爱情,却没想到这是一个圈套!从前低三下四的她开始一步步强大,让渣男老公后悔莫及,让小三跪地求饶!

  • 初恋最新章节

        呵呵~~
        这是真人真事啊~~!
        但不是我亲身经历
        是我身边的某一个人~
        嘻嘻.......
        真人真事比较有说服力~

  • 终极侍卫最新章节

        昔日神秘高手,不料功力散尽;重回都市,再征强者之路,誓要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他本低调,奈何美女老板娘,傲娇总裁,火辣警花,清纯校花……一一闯进了他的生命中。

  • 主宰苍穹最新章节

        少年夏尘在获得噬魂血之后也意外获得了噬魂血的传承,从此之后,夏尘的天赋也在噬魂血的作用之下不断的被改造。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时代,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做最强的那一个!

  • 强势入寝:总裁索爱成瘾最新章节

        言蹊只是发善心带一个被人欺负的傻子回家,不料吃个饭变成了留个宿,留宿又变成了长住。朝夕相处中有些感情不受控制的滋长,他是孩子,也是男人,她沉沦且挣扎。就在她开始接受这份不平常的感情时,大年夜,喧嚣的街上他突然走失。再见时,他已经MT总裁。“多谢你几个月的照顾!”男人递过支票,神情清贵冷淡。言蹊轻笑,“不客气。”她以为从此陌路,纠葛却已经开始,不死不休。

  • 盛嫁嫡女多娇宠最新章节

        她前世是英语系的研究生,却在代考六级的时候穿越,莫名其妙成了相府嫡小姐,更莫名其妙与三王爷订了婚。只是那便宜捡来的未婚夫,真的是自己的良人吗?————分割线————“你看隔壁那个国家,都没有因为我会中文来调查我!”“好好好,是本王的不对,本王给爱妃赔不是……”“哼,就罚你今晚睡书房!”是夜。“凌天珩你这个混蛋!”“怎么?”“我叫乔安歌,不叫书房!”

  • 妹控即是正义最新章节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花了二百五买的充气娃娃,而里面的东西竟然是个真人!妹纸,你会说话吗?妹纸,你有记忆吗?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在她能够说话跟恢复记忆之前,我被迫只能和她渡过一段没羞没躁的生活

  • 我的大小姐老婆最新章节

        我只是个屌丝,那天晚上我捡了一个绝色白富美,而且,她非要做我老婆!————————————————————————————————已完本3oo多万字精品都市小说《最强高手》,等更新的朋友必看。《最强高手》电脑版链接:.heiyan/book/527手机链接:n.heiyan/book/527js330

  • 那首对不起我爱你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一个文静的女生遇到一个乐观活宝的男生,她变成了脾气暴躁的女汉子一枚..从初中到高中中间经历太多坎坷,她的性格也因他一变再变...直到现在她还记得他说的那句:“对不起,我爱你!”...

  • 爱妻入骨最新章节

        她是天命师口中的妖女,她是小和尚的新娘,她也是舅舅后宫里的皇后,她又是将门宠女,她还是国师的心上人,重重身份危机重重,在情爱之路上披襟斩棘,到最后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谁才能与她相携

  • 迎屏记最新章节

        迎屏记是由白狐传说、美人面、冰封幻界,岸上歌等几个故事组成,故事的女主是白牡丹,据说是迎屏山上一朵牡丹花修炼千年终幻化成人,男主元尧乃皇之后裔,貌似八竿子打不到的人偏偏走到了一起,历经坎坷终修得正果......

  • 绝色校花的贴身保镖最新章节

        陈峰奉旨下山泡妞,为了完成师傅交代给他的使命。使命:一个小目标,不要一个亿,只要带几个老婆回家。

  • 满朝文武都爱我最新章节

        嘉月一朝穿越,身份女帝,女帝是个收集控。表哥,戏子,太监,青梅竹马;丞相,王爷,侍郎,大将军一个不少。今夜翻谁的牌子?

  • 鹏程仕途最新章节

        一个草根公务员的奋斗历程,告诉你小人物的为官之道,在权利,情欲,金钱的旋涡中,步步为营,处处陷阱,错一步万丈深渊……

  • 农女当家最新章节

        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现代娇女到古代,迫不得已凶残变身的故事。

  • 官术最新章节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术之者,玄之极。且看一个穷小子意外开了天眼,在官场上左右逢源,平步青云。

  • 重生狂少归来最新章节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叶飞扬得道成仙,飞升万界,纵横天地,称霸宇宙;偶得混沌之灵,与之大战,却遭背叛,悲愤欲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自爆与叛徒同归于尽,却意外重生回归地球少年之时。当年他为弃少,招人抛弃,被人暗算,成为废物,连累亲友。今日,他睥睨天下,傲视苍穹,何人不服,吾皆一剑斩之。

    本章内容提要:
    ...    楊維垣没有立刻回答刑部尚书薛贞的问题,作为曾经魏忠贤的心腹,在魏忠贤下台之后,他虽然立即撇开了自己同魏忠贤的关系,但是并没有积极的向崇祯靠拢。     因为他并不觉得刚刚登基的崇祯能独立掌控朝政,因此想先看看朝廷的风向再说,他这一犹豫便错过了机会,只能看着李夔龙成为了新皇的新贵了。     3个月的时间,已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