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浚却毫不在意的说道:“徐参政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本官可没说这道旨意只是发给了我们锦衣卫,徐参政想要陛下的旨意,应当去询问你的上官,而不是询问本官。

    我们锦衣卫忠诚于王事,得了陛下的旨意就出京了。至于行人司的传旨使者,恐怕还在挑选中吧。

    我锦衣卫现在做的,不过是对教乱遗留事宜进行处理,算什么干涉地方政事?”

    “没有经过内阁票拟的旨意,难道不是中旨吗?难道你想用中旨胁迫地方官员服从吗?”徐从治不为所动的说道。

    张道浚扫视了一眼,站在徐从治身后的几名官员,看到这些人都在试图躲避着他的目光,不由微微哂笑着说道。

    “不久之前,陛下曾经说过,官员的职责是为大明百姓服务,顺义、平谷三河等县,在教乱之前没有察觉奸民谋乱,教乱平息之后还要意图阻扰陛下的安民之策的话。那么说不得,本官也只好请各位上京走一趟了。”

    顺义知县上官荩同两名同僚对视了一眼,便顾不上参政徐从治还在身边,异口同声的说道:“我等都是百姓父母官也,这耕者有其田正是安民之策,焉敢进行阻扰。”

    顺天巡抚王应豸昨天被张道浚驱走,已经让上官荩等人有些打退堂鼓了。

    三县的士绅势力本身就被民变和锦衣卫清除的差不多了,之所以能让三名县令出头,不过是看在往日的关系,及这些士绅的姻亲的面子上。

    昨日顺天巡抚这一走,顿时让三名知县失去了和锦衣卫对抗下去的勇气,毕竟民变之时三名知县或多或少都犯了过错的。

    特别是顺义知县,曾经被变民军赶出了县衙。按照大明律,知县是守土之官,丢失了城池就是重罪。

    他们到现在都没有被追究,不过是崇祯有意让锦衣卫纵容,不代表他们就平安无事了。

    徐从治脸色难看的紧,这张道浚不过是虚言恐吓,他身后这三名县官已经屈服投降了,这实在让他觉得有些丢脸。

    但是要处置这些知县,只有顺天府或是顺天巡抚才有这个权力。他这个参政并没有人事处置的权力。

    他无法让这三位县官听从自己的命令,继续和锦衣卫对抗下去,只好再次使出了拖延战术。

    “既然陛下的御命还没传达到地方,那么张佥事又何必着急开展这清理地方田地清丈的事。不如且待本官回遵化领了旨意,大家再来讨论这个事。”

    许显纯有些诧异的说道:“徐参政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之前几天不就是徐参政逼着我们尽快把田地厘清,尽快吧庄园田宅退还给本地百姓的吗?

    现在有了陛下的旨意,何以又要让我等暂停?徐参政行事未免太过于随心所欲了吧?”

    徐从治顿时发觉,几名地方官员向锦衣卫屈服之后,他顿时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这样和锦衣卫对峙下去,无疑是阻止不了,他们想要瓜分那些地方士绅手中土地的计划的。

    徐从治不得已对着张道浚拱了拱手,小声说道:“张佥事,我们何不借一步说话。”

    看着徐从治居然对自己放低了身段,张道浚心中倒是有了些莫名的快意。不过他很快就散去了这种情绪,严肃的对着徐从治说道。

    “徐参政你和我说再多也没有用,刚刚我说的都是真话,陛下亲自点名了叶柒作为分田地的主事者,我一样插不了手。”

    徐从治有些恼怒的盯着张道浚的眼睛说道:“张佥事,这残害地方名士是好玩的吗?今日你夺走这些地方大族的田地,今后在这顺义县,你打算让谁去征发徭役,收取田赋,平息乡里的争斗诉讼?

    ‘耕者有其田’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本朝惯例皇权不下县,乡里治安全是依靠地方宗族在管理。铲除了这些地方宗族,地方上能安定下来吗?要是再出了乱子,谁来担负这个责任?”

    张道浚对着徐从治还了一礼之后,便不客气的说道:“我出京城之前,陛下曾经派人告诉我一句话,不要怕出乱子,大乱之后方有大治。徐参政,本官就不和你再浪费时间,作这个口舌之争了。

    今天,本官就是来讨论怎么进行分田事宜的,如果参政和各位知县还是继续搪塞拖延的话,那么说不得,我们锦衣卫就只好单干了。”

    徐从治最终还是没有能同锦衣卫们翻脸,一方面是他不愿意让锦衣卫完全取得对田地分配的主导权力;

    另一方面也在于,朝堂上的文官领袖们,现在根本没心思过问几个地方小县的事务,他们正忙着争夺两个空缺的入阁名额。

    在叶柒的强势主张下,顺义全县的土地先以村为单位划出边界线,然而在按照村为单位丈量土地和计算人口。

    一些土地参杂不清的小村,则被强制合并为一个行政村。土地按村为界进行分割,去掉那些自有小片土地的自耕农之后,按照村内人口进行剩余土地的调配。

    这一部分倒是同皇庄改制的内容差不多,徐从治同几位县官并没有太多的异议。

    但是接下来,叶柒主张把村内的土地平均分配给无地农民或是以前的佃户,每年上缴收获的5成,3成作为地价,剩下的2成扣除国税之后,按照县3村7分配掉。

    县内得到的这部分额外粮食,主要用于贴补胥吏的工食银,地方赈灾、修建道路、水利、兴办教育的经费。

    而村内的截留的部分,则主要用于村民的教育及扶助村内孤寡老人,还有新建村内道路,农田水利设施的费用。

    三河知县第一个跳出来反对道:“开什么玩笑,本县又要赈灾又要修建道路,水利,兴办教育,结果只得三成?这倒过来还差不多。”

    三河知县的话顿时引起了平谷县的附和,顺义知县上官荩也情不自禁的想要点头同意。

    徐从治撇了一眼下手的几位不争气的下属,冷冷的向着叶柒发问道:“闻香教叛逆的田地也就算了,这村里那些人的土地要收,那些人的土地不收,你究竟是个什么章程?而且这个地价银,你又打算上缴几年呢?”

    叶柒毫不迟疑的回道:“以田设限,每户超出50亩以上的土地就必须交出来,每年的地价银由官府直接给付,和村民不发生关系。卑职以为,缴纳10年已经足够了。”

    徐从治顿时被激怒了,他一拍扶手站了起来,对着叶柒愤怒的指责道:“这北方的田地就算是粟麦轮作,上田一年也不过2-3石而已,再脱去外壳不过余下1石左右,十年地价也就是3石粟米上下。

    这岂不是只有2两银子不到?这等上田往日最少也要5、6两,尔等不觉得盘剥小民过于酷烈了吗?”

    上官荩几人一脸的纠结,并没有上前附和义正言辞的上官,张道浚、许显纯则是一脸懵懂,感觉这徐从治说的似乎挺有道理的。

    叶柒看着徐从治略带惶恐的回道:“参政大人大概是误解了,这顺义的田地虽然比左近的几个县肥沃,但是本县位于京城到密云之间,是要负担密云军粮的输送徭役的。

    本县田赋虽然不重,但是徭役极重,是以常有人抛荒流亡外地,这田地价格一向就在1、2两之间。而就在去年,顺义旱灾,县内大户给出的田地收购价,就是一亩田一石粟,甚至于还有七斗折一亩的。”

    许显纯低头算了算,不由晒笑道:“原来我们倒是付出了三倍的田价,这岂不是太过公道了。”

    徐从治听了之后,顿时气势大消。作为一位能吏,他当然知道,这些大户人家趁着荒年压低价格收田,无疑是绝了这些小民的生路。

    这么说起来,刚刚平息掉的闻香教之乱,也未必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些士绅豪族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徐从治只是暗暗想了想,就忘记了这个念头。

    虽然对这些乘人之危的顺义大户并无好感,但是作为一名官员,他更为看重的却是维持大明的这个旧秩序。

    如果让锦衣卫就这么把这些没有罪过的士绅地主的土地强制征收了,那么今后天下的士绅还有活路吗?

    徐从治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对着叶柒说道:“即便是如此,但是这田地毕竟是人家的,岂能强制人家进行买卖,而且还不是一次性付清。如果这样,田主又何必买卖,他自己收租的话,岂不是一样可以拿到这些田租,还不会失去田地?

    这些田主,不是书香门第就是官宦之家,家族之中未必不会出现本朝的栋梁之材,而今你等锦衣卫如此行事,岂不让人寒心?若是让这些地方名士失去对朝廷的效忠之心,尔等担当的起这个责任吗?”

    叶柒顿时有些卡壳了,对于这种政治性十足的话题,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许显纯却抢先一步说道:“徐参政多虑了,我出京之前,陛下就对我说过。今日之大明不是忠臣太多,而是貌忠实奸的官员太多。

    这些人口口声声要效忠大明,报效陛下。但是为了大明,为了陛下,却连一文钱都不想出。国家有危难的时候,这些人不是想着同心协力一起共体时艰,而是打着算盘想要换个主子,继续享受他鱼肉百姓的生活。

    像这种寡廉鲜耻的无耻之徒,早点揭开他们的真面目,倒是一件好事。如果这些无耻之徒因此而对陛下有怨恨之心,吾等锦衣卫不正是为此而设的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6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6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6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6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63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飞刀问道最新章节

        佛法,道法,剑法,符咒
        任这世间多少修真法,我自飞刀入道,战破苍穹,破万法。
        一位世俗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一心想要成仙修道。
        从他踏入仙门的那一刻起,从此便注定了不平凡。
        爱人,情人,朋友,仇人,恩怨情仇,婆娑修真路。
        读者群:(如是读者欢迎加入)
        (此书一开始节奏慢,适合夜半钟声敲响时看,热血之时,备好美酒带上猎刀观看,味道更佳)

  • 腹黑前夫,不好惹最新章节

        她是民政局替人办离婚证的迷糊女邹璃;他是慕容集团的总裁慕容城,M市名媛淑女争相追逐的钻石王老五,但外界都不知他已婚;“邹小姐,我离婚的消息希望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若是传到那些八卦娱记的耳朵里,那么后果自负!”她怎么也没想到替他办完离婚证的那一刻,亦是她和他缘分的开始只是一场蓄意的大火,将她和他从此分离再相遇是在她的订婚典礼上,她的订婚戒指滑落到了地上被他捡起,她抬起头笑盈盈的看向他,绝美的脸上满是柔美的笑意,“谢谢你,先生。”她眼中的生疏和陌生好似一把刀刺割着他的心,他俊逸的脸上忽的扬起一抹坏笑,“邹璃,你想顺利的结婚还得问我答不答应!”“对不起,我我们认识?”“你又想忽悠我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未婚夫今天有没有这个本事把你顺利的娶进门!”rn

  • 阴阳神相最新章节

        大凡观人之相貌,先观骨格,次看五行;量三停之长短,察面部之盈亏,观眉目之清秀,看神气之荣枯,取手足之厚薄,观须发之疏浊;量身材之长短,取五官之有成,看六府之有就,取五岳之归朝。。。。。。。。

  • 黑化男主好可怕最新章节

        颜笙的同居室友是个大boss。但boss不是人。他在高兴的时候是360°无死角的【手机】,不高兴的时候就送她去古代攻略曾经的他自己。颜笙就在《霸道手机爱上我》和《病娇boss养成记》的副本中来回切换。有一天,颜笙被古代的那位小病娇压倒了。现代的大boss好气哦:你居然背着我做这种事,恒压倒之。颜笙:装呀,继续装。

  • 鬼王家的小毒妻最新章节

        误打误撞的捡到一颗看似普通无奇的珠子彻底改变了赵水心的命运,被一只鬼恶整,陪他出生入死,寻找杀死他家族的仇人!一路被人追杀陷害,险些丢了赵水心的小命!凭什么!这和她有何关系!拍拍屁股走就好啦!最后的最后才发现,原来朝夕相处,她已经放不下这只鬼了!那陪他一生一世也不错!谁让他长的那么好看呢

  • 异人录最新章节

        你看尽了朝花夕拾、潮起潮落,看透了悲欢离合、俗世种种,你披了人皮,以为自己终究成了人,却依旧看不懂人情凉薄,人心险恶。世有异人,多离群索居,却因为一场离奇的死亡,纷纷卷入其中。是一场意外还是安排的阴谋?今天,轮到谁亡命天涯…一朝缘起缘难休,寒暑消尽不知秋。不见奈何旧时客,唯有残雪赋白头。忍顾青山山如旧,扯断绿水水还流。常问君心心未改,等却妾骨骨成丘。

  • 农女种田忙:夫君要亲亲最新章节

        一觉睡到古代,家徒四壁,一穷二白,附送的金手指居然是农业科技书籍。某女心想:我能怎么办,我只好种田呀?然后上天嚯嚯甩给她一个美男,暗示:你还可以撩汉……

  • 异界之武步天下最新章节

        昔日的相遇,便注定命运中谁的覆灭。
        溅血的灯笼,已是圈揽恩怨情仇的星盘。
        少年持剑,挥指天涯。
        只为那灯下红尘中相思痴情的伊人,恩怨情仇事。
        衣锦夜行,踏破万山。
        只为那万丈苍天下无人驾驭的乱世,苍茫云海间。
        化鳞成龙,可吞服天地。
        御剑成圣,可俯视众生。
        剑气纵横九千万里,一剑光寒威震八方。
        欢迎加入《异界之武步天下》群,群号码:

  • 婚色入骨最新章节

        怀孕七个月,何禾才发现老公出轨,和小三连儿子都生了,她的孩子在这一天夭折,她决心为孩子复仇。她陷在仇恨的婚城中无法自拔,万幸她遇到了他,爱她入骨,予她新生,此生不离不弃,相爱相随。

  • 鬼差小姐闯人间最新章节

        她是鬼差小姐,出生之时,异象横生,黄泉水沸腾似血,彼岸花茎断根死,地府万鬼齐哀,怨气冲天。一把铁锁将才落地的她,锁入了混沌塔,虽有父亲,却从来不能亲近,她在地府比最低贱的恶鬼更卑微。他是白骨书生,天赋异禀,一画能通鬼神,却遭小人嫉妒,诬陷他是祸国妖孽,为救满门,他以画通灵,卑微祈求阎王救他家人性命,一抹生魂生生涤荡过黄泉水,满身浴血走下十八层地狱,却换来冥王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 充个会员当武神最新章节

        林浩获得充钱系统,你说你炼丹术无敌?你说你炼器无双?你说你铭文天下无人能及?统统给我闪开!我有充钱系统,只要充钱,就能变强!什么我都会!

  • 宫斗之妃本纯良最新章节

        前世死的有多惨,今生复仇的心情就有多浓烈。曾经我也是一个纯良的嫔妃。可是现实却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我终于明白,在这个无情的深宫,想要活下去,我只能一步步变得血冷心硬。

  • 我要掘掉你的坟墓最新章节

        枪口对准了刘克明的太阳穴,手铐将他的双手禁锢,此时的刘克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被自己的同事用枪口对着,他成为了罪犯,现在一切都已经被假象所掩盖,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了。自己就这样永远的成为一个坏人呢?还是奋力一搏?

  • 墓王爷最新章节

        “大道是谁?拦我者,死!哪怕你是天道,只要敢干涉我的事物,没关系,不要让我发怒,因为……我会拼命!
        大不了一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还是那句话,别怂,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精神病的,因为,我这个精神病杀了你白杀!”

  • 修仙归来当奶爸最新章节

        一千年前,莫寻被空间裂缝意外吞噬,进入修仙界。一千年后,他历经磨难归来,却发现地球只过去了七年!当年的挚爱不但未走,还为他生下了孩子!他一回来便荣升为了一位奶爸!好吧,老婆漂亮,孩子可爱,也能接受。本想平平淡淡守着一家人过小日子,却不料家徒四壁,负债累累。内有大哥霸家产,外有恶棍家族压迫!莫寻叹了口气,无奈之下只得为妻女打下了一片独属于她们的快乐国度……

  • 顶级特工穿成肥妞后最新章节

        云以烛本是二十一世纪顶级特工,却穿成了一个三百斤大肥妞。又肥又丑脾气还不好,却有一个好看得人神共愤的未婚夫。未婚夫还是当今睿王,有权有势,温柔体贴,完美无缺。但是拖着一身肥肉的云以烛觉得无福消受,她得解除婚约。因为她心里那个人不是睿王,而是临宵楼楼主。她费尽心机蹬掉完美王爷后,发现他们竟是一个人!心里有句“去你大爷”不知当讲不当讲?

  • 酆都鬼域最新章节

        最可怖的鬼怪不在鬼域,也不在阎罗殿,而在复杂难测、狡猾多变的人心里。赶尸派、道貌岸然的道士、阴险狡诈的鬼族人、地府神灵、卫道盟、通天教……你方唱罢我登场,鬼怪和人,究竟谁在利用谁?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若天不报,替天行道!

  • 大明遗将最新章节

        明末乱世天灾人祸,官府匪帮轮流搜刮。名将之后投身军旅,累积战功却无端获罪,黄钟毁弃瓦缶争鸣。李自成农民起义、清军入关接踵而来,他应时谋划,成一方霸主。

    本章内容提要:
    ...    张道浚却毫不在意的说道:“徐参政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本官可没说这道旨意只是发给了我们锦衣卫,徐参政想要陛下的旨意,应当去询问你的上官,而不是询问本官。     我们锦衣卫忠诚于王事,得了陛下的旨意就出京了。至于行人司的传旨使者,恐怕还在挑选中吧。     我锦衣卫现在做的,不过是对教乱遗留事宜进行处理,算什么干......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