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正说着的时候,突然惊讶的说道:“那间房子怎么在冒烟,难道是着火了吗?”

    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的张省声,顺着崇祯的目光望去,终于放下了心说道:“奥,是那里啊。陛下可能误解了,那里可不是火灾,是新砌的一个烟道。”

    “烟道?”朱由检有些纳闷的看向了他。

    张省声赶紧说道:“蜂窝煤虽然好用,但是必须要通风,否则就会头昏眼花喘不过气来,严重的还会死亡。

    那间屋子正在试验陛下所说的,温度和湿度对于纺纱织布的影响,所以臣在屋子边上砌筑了一个灶头和烟道,用来调节室内的温度和湿度。”

    “是吗?那朕倒要过去瞧瞧了。”朱由检顿时信步向着冒烟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进了一个院子之后,朱由检就看到搭在西厢房外的灶台了。他顺着张省声的指点,走进了西厢房内。

    这是三间房间被打通了的一个长方形的房间,一半的地面被挖下去了半人多深,另一半则是如常,但是一条铜管从窗户穿了进来,靠着墙边绕了大半个房间,铜管末尾开了口,水蒸气不断的冒了出来。

    “这样做真的有效吗?”朱由检好奇的问道。

    在这里主事的工匠头,顿时向崇祯结结巴巴的说道:“陛下,确实有效,不过就是怕这些水汽会熏坏房子。”

    张省声看了看,便说道:“不怕到时候给它加个罩子,不让这些水汽直接喷到柱子上去就是了。”

    朱由检看着身边平地上的三锭棉纺车,再看看另一边半地下室内的同样纺车,不由开口问道:“这两台纺车纺的纱,谁的质量更好一些?”

    工匠恭敬的回答道:“下面那台更稳定一些,这一台的质量不怎么稳定,好的时候要超过下面许多,不好的时候就不如下方许多,不过和以前相比,那就真是天壤之别了。”

    朱由检想了想说道:“那你们就继续试验下去,看看怎么掌握这个最佳温度和湿度。张省声你可以找一片空地,挖开修建这种半地下的房间,准备进行纺纱了。不过,这一部纺车,一天能纺多少纱?”

    张省声答应了一声,才说道:“熟练的工匠一天大概能纺十三、四两纱,不熟练的也就十两左右。”

    朱由检顿时楞了楞,这个数量实在少的太让人吃惊了。“这么说来,这6270担皮棉,岂不是需要62万7千工日之上?”

    张省声和身边的工匠只能沉默的点点头,朱由检顿时吃惊的嚷嚷道:“这可不行,这么点棉花,就需要大半个京城的人干上一整天,这不是成了笑话了么。这纺车就不能改进一下吗?”

    看着双眼紧紧盯着纺车不放的崇祯,张省声也有些无奈。虽然崇祯的想法是好的,但是这近300年来都没人能改动的纺车,岂能是皇帝想想,就能让人改动的了的。

    他不由上前小声的劝说道:“这一斤皮棉纺成一斤不到的棉花线,基本上不赚钱,刚好够给工人的本钱罢了。倒是1718两棉花线织成一匹标准粗布,市场价格在23钱之间,每匹能赚上5分到1钱5分银子。”

    “为什么不能把这纱锭竖起来?用一个纺轮带动,这样就可以多增加几个纱锭,不就能增加纺纱的效率了吗?”朱由检终于想起了,后世纺纱机同面前这个三锭棉纺车之间的区别来了。

    张省声固然对崇祯的说法感到不知所措,毕竟他可不是研究机械的专家。就是边上的大工匠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皇帝说的是什么意思。

    倒是站在纺车边上观察纺纱的一名年轻人,听了崇祯的话语之后,顿时大叫了起来:“我明白了,只要把这些纺锭竖起来,就能让他们按照同一个速度和方向进行转动。这样只要动力足够大,纺锭就能不断的增加下去…”

    “闭嘴,陛下面前也是你能喧哗的?”年约50的大工匠顿时出声对着年轻人训斥道。

    朱由检伸出手,对着大工匠摇了摇说道:“没什么,让他说说看,怎么才能把这纺锭改成竖立着的,朕很有兴趣。”

    大工匠不得不答应了声,然后转身对着年轻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才说道:“好好回话,别出言无状,惊扰了陛下。”

    年轻人对着自己的伯父吐了吐舌头,走到崇祯面前指着边上的纺车,提出了他设想的改动方案,及如何用一个纺轮带动所有竖立纺锭的方式。

    虽然对于纺织机械的原理不怎么精通,但是对于机器朱由检并不陌生,动力部分,传动部分,工作部分,任何机器基本上都是由这三部分构成的。

    只是稍稍询问了几个传动部分的问题之后,朱由检就认为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他温和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如果给你材料和助手,你需要多久才能完成?”

    “回陛下,小民张进和,只要能给一部纺车让小民修改,3天之内小民就能完成。”张进和完全不顾及伯父张满的眼色,大包大揽的说道。

    “好,朕答应你。文思院的大使在么?”朱由检回头叫了一声。

    大使赵德川立刻上前向崇祯行礼,躬身等候着皇帝的命令。“给他需要的材料和人手,让他去试验,朕3日后再来看看能不能做成新的纺车。”朱由检毫不迟疑的说到。

    视察完文思院,准备离去时,站在文思院门口的朱由检对着张省声说道:“把1万9千担棉花做成棉布出售,就能赚取5万银两以上的利润,看起来利润不少。

    但是,在一个月之内完成,六个月之内完成,还是更久的时间内完成,这个区别就很大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因此,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任何推动节约人力及时间的技术,都要重视起来。

    衣食住行是人最基本的需要,而这个穿衣还排在首位。大明边军以北方为人数最多,但是偏偏北方能种植棉花却不能纺纱织布,导致每年都要从南方调运上千万匹棉布北上。

    如果我们能够解决在北方织布的问题,不仅运河的船运可以减轻压力,而且北方百姓的穿衣问题也能够解决。

    更重要的是,如今漕运混乱不堪,朕却只能睁一眼闭一眼,无非就是京师及辽东诸军的粮饷及寒衣,都需要依靠漕运解决。

    古人云:投鼠忌器,正是目前漕运问题的最好写照。唯有解决了,穿衣吃饭问题不再依靠这条运河,朕才有这个底气去动漕运这个难题…”

    听到崇祯对自己如此推心置腹,张省声顿时恭敬的回道:“请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好好整顿文思院,把这个纺织业在京城建立起来的。

    还有一事,臣请陛下恩准。这内城所居住的大多数都是官宦、商人居多。如果要开设这个纺织厂,势必要招募居住在外城的普通百姓,如此一来他们每日进出城门甚为不便。

    所以臣希望,这个纺织厂能够开办在崇文门外,外城地方空旷又能方便百姓上工。”

    “行,就照你说的去做。那些遣散出宫又无处可去的宫女,你要优先照顾她们进厂…”

    返回宫内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黯淡下来了。连续奔波了两天,也没怎么好好休息,朱由检正想用完了晚膳,今天就早点休息的时候,吕琦捧着一堆折子走了进来。

    王承恩看着已经在连连打着哈欠的皇帝,不由下意识的说道:“陛下龙体欠安,今天不如早点歇息,这些奏章还是明日再看吧。”

    朱由检强忍着疲惫感,对着吕琦问道:“都是些什么奏章,有什么比较重要的吗?”

    吕琦低着头回道:“其他到没什么,不过有两份奏章也许陛下应该先看看。一份是锦衣卫对兵变的调查报告,还有一份是吴芳元的报告。”

    朱由检揉了揉眼睛,对着王承恩说道:“替朕泡一壶浓茶来,要红茶。报告朕就不看了,吕琦你读给朕听听吧,先读吴芳元的报告。”

    吴芳元的报告很简单,兵变时外出劫掠财物的京营士兵,虽然对被强迫交出这些财物不满。但是因为煽动兵变的军官们已经逃亡,而另一半没有进城的京营士兵及辽东军,虎视眈眈的在边上监视着,这些士兵们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交出了劫掠来的财物。

    当然交出的财物不可能是全部,一些可以藏匿的细软还是被他们隐匿下来了。

    而之后,按照皇帝的命令对京营士兵预发两个月的粮饷,这些士兵的怨气也就大部分消失了。

    不过吴芳元指出,虽然京营士兵的怨气基本散去了,但是各个营头对于裁减京营军士数额不满的刺头,并没有就此接受现实。

    这些人都是各营将主从街头招募来的所谓勇士,或是在京营内混久了的兵痞。

    他们以往都是各营将主用来控制底层士兵的助手,也是被这些将主们认为可以拿出来充当门面的各营骨干军士。这些人除了粮饷不会被克扣外,还不时的会得到一些小赏赐,因此生活上比一般军士好的多。

    他们这些军中的兵痞们,没有侍弄田地的手艺,也不肯老老实实的做什么建筑工人,真要让他们上辽东去和建奴作战估计也是要跑的。

    不过就此把他们除去军籍,放回地方去,估计地方也是要遭殃的。因此吴芳元建议把这些人另起一营,然后让他们远离京城,既能消灭京营内闹事的隐患,也能保护地方上的安宁。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4章 纺纱的瓶颈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4章 纺纱的瓶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4章 纺纱的瓶颈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54章 纺纱的瓶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54章 纺纱的瓶颈】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至尊人皇最新章节

        人皇之道,在集众,在香火,在精神,在大愿……以众生愿力为己力,一剑动众生皆动,剑之所向,举世无敌。我是谢晨,是至尊人皇!

  • 总裁的叛逆逃妻最新章节

        天哪噜,一场酒醉,她醒来,莫名其妙的发现身边之人居然是她的前任——陆一鸣。陆一鸣是谁?他是强势的CEO,多金的太子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是她学生时代的霸道男友。一场意外,父债子还,她被迫与他交易,成为他的秘密女人。此后,他化身凶残野兽,对她百般囚禁与掠夺。“放过我吧,我们真的不合适!”她低声下气的说道,一步步往后退。“这世界上,从来只有我不想要的,没有我得不到的!”他勾起她的下颚,脸上狂野又邪魅。可她不依,拼命挣扎,终于逃脱牢笼。三年后,她带着双胞胎宝宝归来,又再次掉进陆一鸣的天罗地网。“你烦不烦啊,连我宝宝都要抢!”她抬眸,瞪着她,一脸傲娇。他圈住她的腰,笑得邪逆又放肆,“不只要宝宝,还要你!女人,你是我的!”

  • 捉个野鬼做夫婿最新章节

        周公解梦上说梦见和陌生人做爱会发财,可赤云染梦见和陌生人做爱后却招来个鬼夫,怀了个鬼胎。流产,绝食,肚子里这团肉都待的稳稳的,更要命的是它出生那日,就是她命绝之时。赤云染哪能死?她要扒了这个骗了她的鬼夫的皮。可一朝遁入道门,她才知道鬼没皮,那就把他抓回来做鬼宠!

  • 大神,求别闹最新章节

        叮!系统通知:对方已接受了您的告白信!每一段爱情都是从一个成功的告白开始的,鉴于目前您是第一个向同性告白的玩家,系统君决定赠送您一本《求偶36计》,请在您的注册邮箱中查收!加油,系统君顶你哦!O看到通知,陈佳颖的脑子一片空白,手忙脚乱的退出了房间并关了游戏,又关了电脑。她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 山有木兮心悦君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她从受人爱戴的亲王沦为通国叛贼。眼见生母被活活逼死,弟弟被发配蛮荒之地。
        本是深居内宫的皇七公主,御赐泌阳二字。天赋异禀,不喜女工,善修兵法。14岁献计平定了合阳之乱,15岁带兵平南疆,大荆景帝亲封泌亲王。手握兵权,一步步走向了位高权重。
        青煜阁乃是万世万代制药宝地,阁中多以女子为主,非江湖非朝廷,少阁主青絮乃一代奇女子。最喜似青似白天浓淡,欲堕还飞絮往来的海棠。
        大荆九皇子楚忆卿流落北疆四年,再回都城黎阳,早已是满目疮痍。年少时的真相,亦真亦假,兄长楚忆茗更是成了他怀疑对象。
        子悠说:惊鸿照影,吾以汝归之。
        锦书说:奈何心字成灰烬,生涯从此再无春。

  • 再世倾城,毒后戏邪皇最新章节

        “若有来生,我必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大烟王朝骆将军家嫡女骆初七,被心爱之人背叛,害的家族家破人亡,腹中孩子无法出生,满心怨恨,血溅家门前。却不想,上天垂怜,一朝重生,回到了那个改变她命运的一天。自此,恶灵重生,只为守护身边亲人,向那些害了她的恶人,讨回公道。

  • 凤临天下:谋妃来袭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了刚进宫不久,恃宠而骄的沈答应。原主被皇后怒打五十板子一命呜呼,醒来时她牛逼的开启逆袭之路。偶遇时她娇美之姿入了他的眼,一场邂逅让女主开启了开挂人生。美男在怀,无限恩宠,人生啊真是惬意又欢喜!

  • 嫡女求生指南最新章节

        凤宁兮穿越啦!西北候家的女儿,爹娘尚在,祖母疼爱,关键:她嫡出!不是庶女逆袭,没有生母早逝,低调开启嫡女外挂种田模式的凤宁兮表示:她简直苏的一逼!但……好日子没过两个月,凤宁兮突然发现:亲爹纨绔,行动洁宝不怀疑,祖母疼爱,拿当她傻瓜对待,亲娘不得宠,商人出身合府鄙视……西北候府三,四百人,全靠亲娘的嫁妆养活!这就算了,好歹面子上还能看,可……面对亲娘的情人——凤宁兮几乎崩溃:娘,咱有点技术含量好不好?找情人你找个太监是什么意思啊!宠妾宠的灭妻灭女的亲爹,愤而和离改嫁太监的亲娘,凤宁兮表示: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不能过就都别过了,亲爹,你敢灭女!我就,我就……——我就随娘改嫁!

  • 寻龙笔记最新章节

        搬山派起源古老的西域部落,因受某种诅咒年龄一般不超过60岁,以盗墓为业,擅长生克制化之术,行踪隐秘难寻,许多年来很少与外人相通,但他们所做只为求取“雮尘珠”不为财物。传闻“雮尘珠”是地母所化的凤凰,自商周时代起,就被认为可以通过这件神器,修炼成仙,有脱胎换骨之效,但是需要在特殊的地点,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在一个搬山派传人的带领下,一群盗墓贼游走幅员辽阔的华夏大地,开启了一座座被尘封的皇陵巨冢,在古老的陵墓当中,斗鬼斗怪斗人心,寻找着生死轮回的奥秘。

  • 草根宠妃最新章节

        舒小菲的生命里出现了两个男子,一个皎皎如月,与她终身所约永结为好,她却终是为他做出牺牲,负了自己也负了他;一个灿灿似星,为她起兵攻城,只愿今生与她再续段缘。

  • 番薯,独家专属最新章节

        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他们成为一对横眉冷对的冤家。她把他看作仇人的同时,也当他是竞争对手。他总是表现出漠不关心她的态度,她却是他最重要的人。当她撞向另一面墙,他再无法按耐。三个人的故事,两个人的结局,没有心跳不代表不爱,谁许她一世心安?

  • 重生修真变成龙最新章节

        我就算是修真,就是重生回到地球,也绝对不会装逼!哎呀卧槽,这个逼真爽,再来一次……这是一个来自修真界吊丝,重回地球做学生的故事。

  • 兽语者最新章节

        精神病人也有绝招,兽语说的屋里哇啦。坏蛋来了我也不害怕,狗在下面咬,猫在上面抓,麻雀头上尿,蛇儿脖里钻。比人多,更不怕。老鼠我搬来好几窝,后面还有好几亿。与飞禽为朋、与走兽为友,浪迹天涯到处为家。找到杀害父母的凶手,揭开了自己生世之迷误入歧途,却出淤泥而不染,面对邪恶,舍自己而济世救民,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在动物朋友的帮助下,完成了自我救赎。你

  • 豪门乱爱:总裁的暖身娇妻最新章节

        一场小车祸,让苏夏和秦一臣成了一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苏夏是他的“小姨”,秦一臣是她的“外甥”,两人的人生开始错乱、交缠,成了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分不清谁对不起谁。苏夏想逃。但秦一臣说:“现在,太迟了!”

  • 医圣都市纵横最新章节

        高中生周昊突然辍学,人间蒸发一般地消失了三年时间,再出现时已经是一位集玄学,医术,炼丹于一身的大师级人物,从此这个只有高中文化与社会脱节被人瞧不起的青年,暗暗崛起,纵横都市。

  • 突然无敌了最新章节

        道天钧(jūn)    一个平凡、名字中二的少年郎,一觉苏醒,发现自己来到了陌生的世界。    那天上的大鸟是啥,那比山还高的猴子是啥……    原来自己所在的星域叫北斗。    咦,等等,北斗,修炼等阶是轮海境、道宫秘境……这特么不是遮天世界吧。好像又不对,我咋听说还有十二仙体,莫非这是一代逼王的世界。不对,不对,我特么看到了什么,镇天海城,可是怎么没有逼帝呢,历史上没有阴鸦。    道天钧思绪有些凌乱。    某一天。    “对面的放牛娃哟,前面很危险,是个吞人的仙洞,别去”……道天钧友好的劝阻。    “谢谢,你人真好,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李七夜。”    “emmmmmmm”

  • 孤独为王最新章节

        早八点一更,晚五点一更,不定时三更!
        来自异界的灵魂,寄存在酒花村的思念,那一日,天昏地暗,鲜血弥散,酒花村湮灭于世,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孤独的灵魂只有疯狂复仇的执念,先天缺陷,出身低微,都不足以成为他复仇之路的绊脚石。
        被朋友误解又如何,被世人反目又如何,三千大道,道不同,直走独属其一人之路。
        世间独存一念,挽剑轻语拂面。看破虚假人脸,叹我心间苍天。
        孤行独唱攥拳,饮酒乱醉香烟。不揪他人诽言,佛魔自在心间。
        人生漫漫,孤独为伴。
        酒醉猖狂,孤独为王!

  • 无上荒迹最新章节

        仙?何为仙?
        诸天万界,鸿蒙星域之中。
        有着寥寥几人可成仙,耗费千万年的岁月时光,到最后还是尸骨无存。
        一道仙机遮蔽万界,一个能够成仙的人出现了。
        但!他的路却如同狭隘的山丘,颠簸不齐,危险困阻。
        爱人惨死,残魂一缕,为了寻求长生救妻,他踏上了成仙路,走上诸天万界,踏上神魔之途。
        但是他却发现,仙并不是尽头,万界也不是尽头,有一片无上荒迹,有着蒙蔽的仙机浮现,能够使人长生!
        他终究还是踏上了旅程,究竟是黑暗降临世间毁灭万物,还是寻到长生悟得无上仙法,一切的一切,始于无上荒迹,也将终于无上荒迹。
        诸天万界,日月星辰,天地终将变色,一场黑暗的战斗,缓缓的拉开序幕………
        粉丝群:

    本章内容提要:
    ...    朱由检正说着的时候,突然惊讶的说道:“那间房子怎么在冒烟,难道是着火了吗?”     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的张省声,顺着崇祯的目光望去,终于放下了心说道:“奥,是那里啊。陛下可能误解了,那里可不是火灾,是新砌的一个烟道。”     “烟道?”朱由检有些纳闷的看向了他。     张省声赶紧说道:“蜂窝煤虽然好用,但是必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