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尔耕正在诏狱内审讯一位官员,逼迫他承认和逆臣门陈新有勾结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的守卫前来报告,说皇帝驾临了锦衣卫,并直接向着诏狱走来了。

    田尔耕正想着整理衣冠,出去迎接崇祯时,朱由检已经走进了这座用厚重的青砖砌成的审讯室。

    打量了一眼审讯室内血迹斑斑的各式刑具,又看了一眼已经被拷打的晕过去的官员,朱由检皱着眉头问道:“这是谁啊?”

    田尔耕保持着恭敬的弯腰行礼状态,目不斜视的回答道:“这是御史周廉,是门陈新的好友,臣怀疑都察院内有一个以门陈新为首的集团…”

    朱由检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用说了,先把人带下去,请太医过来给受伤的官员治疗一下。从现在起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对这些官员动刑。”

    田尔耕有些诧异,但还是飞快的对着手下做了个手势,两名锦衣侍卫顿时把这名晕过去的官员给拖出了房间。

    “户科给事中瞿式耜是你派人去抓的?”朱由检看着田尔耕冷冷的说道。

    听着崇祯的语气有些不善,田尔耕顿时为自己辩解道:“瞿式耜和为闻香教逆匪吴、王、徐三家担保的,十三名官员中的多位有来往,臣不过是请他回来问话而已。”

    朱由检看着田尔耕更为冷漠的说道:“田百户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以为朕掀起这场变故,是让你或是锦衣卫凌驾于朝廷之上的吗?”

    听到崇祯杀机弥漫的语气,田尔耕顿时不敢再试图抗辩下去,他扑通一下跪到在崇祯面前,急忙为自己辩白道。

    “臣并无意借此揽权,臣只是一心想要替陛下扫除朝中那些不识实务的大臣而已。万望陛下明鉴。”

    在朱由检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连善祥和两名侍卫已经把手按在了腰间的秀春刀上,一副跃跃欲试只待皇帝发令就要拿下田尔耕的架势。

    朱由检沉默着看着田尔耕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发出抓人的号令,他把目光移到了房间一侧的桌案上,就信步走了过去。

    朱由检抓起桌上的一叠口供看了起来,起初他一两张他看的还比较仔细,后面就一目十行,一览而过了。

    朱由检扬了扬手中的口供,嘲讽的对田尔耕问道:“这就是你这几天审讯下来的结果?”

    跪在地上的田尔耕转了个方向,面对着崇祯心惊肉跳的回答道:“臣已经让他们在上面盖了手印,这些犯官也已经承认确有其事…”

    田尔耕话没有说完,朱由检已经拿着口供走到了,燃烧的正旺盛的炭盆边上。

    他把手上的口供一张张的丢进了炭盆内,安静的看着它们变成灰烬,田尔耕看着几日不眠不休的辛苦审讯被崇祯化为乌有,不由有些心慌意乱,不明白皇帝是什么意思。

    烧完了口供之后,崇祯才转身再次走到田尔耕面前,“这也叫口供?没有时间、地点、也没有旁证,更没有物证,仅仅是某人承认和某人密谋反抗朝廷,你这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这是一起厂卫肆意构陷朝廷官员的案子吗?

    朕还以为有左光斗、杨涟、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等人在前,高攀龙、周顺昌、周起元、缪昌期、李应升、周宗建、黄尊素几人在后,你们总能得到些教训。看来朕还真是看错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田尔耕瞠目结舌无言以对,他实在是不明白崇祯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火,不管是锦衣卫还是东厂办案,不是一向如此吗。就算是三法司办案,也只是刑具和刑罚的花样少一些,本质上都是不招就打的办案思路。

    朱由检看着虽然唯唯诺诺,但是还是一脸迷茫的田尔耕,终于明白想要让这些人明白自己的想法,光靠暗示是没用的。

    朱由检抬头对着房间门口喊道:“外面有谁在那里?”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顿时出现在门口回答道:“臣骆养性在此,请陛下吩咐。”

    “去把今日逮捕的官员,都给朕放回去,有伤的给送去太医院治伤。”朱由检直接命令道。

    对于清查闻香教逆党一案居然自己无法插足,早就让这位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对田尔耕有所不满了。

    但是作为锦衣卫前首领,田尔耕也并非是毫无根基的幸进之辈,骆养性再有所不满,也无法阻扰奉旨查案的田尔耕。

    因此骆养性也只能坐观,田尔耕在锦衣卫内重新招风唤雨了起来。自锦衣卫设立以来,还从未出现过,从锦衣卫指挥使退下后又能重新获得皇帝信任的例子。

    然而田尔耕似乎正在打破这个惯例,这让原本就年轻的骆养性,有些心浮气躁了起来。

    看到崇祯今日亲自出手打压田尔耕,顿时让骆养性心怀侥幸了起来。

    朱由检看着还呆在门口没有离去的骆养性,不由奇怪的问道:“你莫非还有什么事要向朕汇报吗?”

    等待着崇祯把审案的权力交给自己的骆养性,这才发觉他似乎高兴的太早了一些。

    皇帝似乎并无意把田尔耕一撸到底,他不由讪讪的说道:“臣是想问,陛下是以什么名义释放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放了他们?”

    朱由检思考了一会后说道:“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好,你释放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释放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嫌疑,而是朝廷打算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从明天开始,他们暂时停去本职,去台基厂那边新设置的中央官校找刘先生报道,让他们好好学习,认清错误,向朝廷切实的坦白,否则再进入锦衣卫时,就不是这么容易出去了。”

    骆养性带着一脸的疑问离去了,他实在不明白这学习和认错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看着骆养性离开之后,朱由检对着连善祥吩咐道:“你们去门外守着,朕要和田百户谈些事。”

    厚重的木门被关上之后,房间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朱由检拉过椅子在炭盆前坐了下来。

    朱由检双手靠近温暖的炭火,背对着田尔耕说道:“田百户,你以为朕让你清查闻香教逆党案,是为了什么?”

    田尔耕忍住了脱口而出的话语,在脑子里细细想了一遍,才小心的说道:“是为了打击那些在朝堂中阻扰陛下推行新政的官员们。”

    “看来你很清楚朕的目的,但是你觉得把反对新政的人抓起来,就没人反对新政了吗?”朱由检看着火光幽幽说道。

    田尔耕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当年魏公公临朝,号称9千9百岁,权势炙手可热。但是和东林党人的斗争,却始终还是失败了。

    虽然在朝中魏公公大获全胜,东林党大臣不是被逮就是被赶回老家,但是抓了这么多东林党人的结局,就是东林党人倒是成为了天下士人称颂的典范,而厂卫的势力反而退缩回了京城附近。

    被通缉的东林党人在地方上可以自由行走,地方官员缙绅纷纷包庇,而厂卫不仅无可奈何,一旦去了地方缉捕,反成了地方上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田尔耕实在想不出如何解开面前纠结的局面,他在锦衣卫这么多年,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多和暴力有关,所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当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这位前锦衣卫指挥使顿时就变得无计可施了。

    “臣实在无能,请陛下明示。”田尔耕硬着头皮对着崇祯请罪道。

    “朕要你办案,不是让你把这些人塑造成反抗厂卫的英雄,也不是让你在朝中大肆株连。你把朝堂上的官员抓光了,还有人替朕办事吗?

    再说了,你这种简单粗暴的抓捕方式,除了让朝中人人自危,群起反对之外,还能得到什么?你觉得,朕会为了你一人去和朕的文武官员们对抗到底吗?”

    朱由检的语气并不激烈,但是田尔耕却觉得自己背上有着汗水淋漓的感觉,他不得不再次向着崇祯谢罪。

    朱由检转过了身来,看着趴在地上的田尔耕说道:“朕现在给你制定两条规矩,一,不许对抓捕的官员用刑,起码不许用肉刑;二没有朕的同意,不许调查六部尚书及内阁成员,还有皇家科学院的成员。”

    对于后一条规定,田尔耕还能理解,但是对于第一条,他就有些踌躇了。这好比是让锦衣卫自废武功,那里还能获得一些成果。

    他不由小声辩解道:“陛下,若是不能用刑,这些官员要是抵死不招,到时候他们在朝中交好的官员一上疏,这案子不就无疾而终了吗?”

    朱由检不由晒笑道:“如果招了就是死罪,有那个笨蛋会认罪的?这些官员十年寒窗苦读,方能中举当官。又要小心翼翼的熬资历,最后才能充任六部堂官和内阁大臣。

    现在你让他们过去奋斗的一切都化为乌有,他们自然是要誓死抵抗的了。

    告诉他们,他们现在老实坦白,说清楚自己的问题,朝廷还能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宽宥他们。只要有立功表现的,官复原职也未必不行。

    但是试图顽抗到底的,或是胡说八道攀扯一通的,就是意图对抗朝廷,那就是自寻死路…”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1章 面授机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女施主请留步最新章节

        魏小宝,一个身怀神秘残剑,出自大山深处的世界顶级杀手。在爷爷的刻意安排下,来到了大都市成为了一个极品校花的贴身保镖,年纪不大,却艳遇连连,清纯动人的校花、神秘美艳的老师、性感泼辣的警花、杀人如麻的美女杀手纷纷接踵而至。
        本书战力等级:外家高手:黄字辈高手 玄字辈高手 地字辈高手 天字辈高手
        内家高手 : 黄字辈高手 玄字辈高手 地字辈高手 天字辈高手 大成境界……
        (或许是这本书的执念太深,以至于我还是放不下。)

  • 万域主宰最新章节

        三皇盟约被毁,人皇皇朝倾覆。诸神成为三界万域主宰,以众生为趋狗肆意欺辱。一个身怀人皇血脉的少年,自北荒没落小部落死里逃生。修己身,塑人伦,打破诸神统治的时代,引领人族打破诸神欺压。天地不仁,诸神不义便打上那天地,屠尽那天地诸神。人族将成为万物之灵长,吾将踏碎三界桎梏,成为三界万域的唯一主宰。

  • 冷少逼婚:绝宠老婆哪里逃最新章节

        婚礼上,她被通知新郎被调查关押,随后为了自救被未婚夫卖给了那个男人,从此,她飞不出他的手掌心,跑不下他的床……

  • 异眸暗帝,请接嫁最新章节

        她,是源池国几千年才得的公主,却命中带煞传言说:“傅女出,天下乱”,站在舆论的巅峰,她远赴川崎国为后。他,拥有一双暗紫色的眼眸,明面上是闲散的夜殇王,暗地里却是与皇上斗智斗勇的川崎暗帝,自娘胎中便身中毒蛊,一旦毒发,生不如死,直到……遇到她。他对她说:“你只记着,我会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无论何时,你只要一转身……我都会在。一生一世不是一双人……便是一个人。”却原来他也似其他人那般带着目的的接近她,“你的目的是什么?是傅氏?是源池?还是这乱世天下?”“都不是,我接近你的目的只是因为我体内的毒蛊……”

  • 国民男神:捕捉笨蛋助理最新章节

        她是专业狗仔,他是国民男神。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居然为了一次头条成为了互相信任的人。成为他女朋友之前:“曲小小你怎么那么笨啊,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成为他女朋友之后:“曲小小,接吻的时候是要闭眼睛的。”请看元气女主如何拿下国民男神,一对一身心干净,欢迎跳坑!

  • 九域天尊最新章节

        十万年前,大千位面爆发百族混战,人族也未能幸免,惨烈的战斗致使大千位面秩序崩溃,天道坍塌,致使十万年来无人能够成神证道。十万年后,元阳大陆风云人物莫星云进入震界神碑之境寻求证道,却意外陨落,于百年后重生,再度开启一场精彩绝伦的逆天之旅。

  • 凤自锦堂来最新章节

        锦堂有凤,弃麟而来;游戏龙间,只待涅槃……“世上暂无云倾歌,有的只是云清,清淡无痕的清”“现在的我是云倾歌,权倾天下的毒歌”

  • 军婚燃情:竹马男神别撩我最新章节

        竹马老公颜好,大长腿,八块腹肌,会撩妹,一言不合就玩亲亲。但最让她心塞的是他体力太好——尤其在床上!新婚之夜她被折腾的瘫倒在床上,竹马老公却邪恶的凑近坏笑。“你体力太差,让我忍不住考虑把你好好拉出去操……练。”傅颖仰天咆哮,说好被她从小欺负的竹马呢,根本就是一披着羊皮的狼

  • 捡个上仙做夫君最新章节

        为了逃避门派为自己安排的婚事,巫小鱼嫁给了自己在凡人界捡来的男人,谁料,这个男人竟然是水映寒:重生归来,这一世,他要把他的娘子护的好好的,不让任何人欺负她,还要对她宠宠宠,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 圣迹最新章节

        雨夜,白影,身死魂灭!魂破万千界,身陷修罗道,纵是艰难重重,纵是万人阻我,前方的路,我亦踏破!泪流下,血洒落,这一路,虽死无悔!我要这世间,无人再能阻我所做的一切!

  • 弑仙录最新章节

        浩瀚宇宙,世间三界,尽演天地棋局。一个百战不死之人,一个背负天大秘密之人,逆天伐仙!他身怀绝世练体术,夺得少年至尊位。在巫域之中险象环生,最终活着归来,却又踏进了另一条不归路,域子之路,一路征战进去神秘世界。下界九域为牢;中界六城为棋;上界三门为盘,是谁在幕后操纵一切?世间一切皆蝼蚁,尔等皆为棋。他,一生孤独征战,只为寻找心中挚爱之人;他,一生被情所伤,只为寻找心中的一缕慰藉;他,一生踏遍天下,只为寻找那所谓的真相。到头来,才明白,一切为空,唯有自己为主宰!

  • 特种狂兵闯花都最新章节

        有一种使命,要用血与火来铸就,要用生死来考验,这是军人的使命!特种兵肖远,一次任务让他进入花都,任务、美女、阴谋接踵而至,接二连三的挑战让他蜕变成王!用鲜血铸就忠诚,用生命捍卫荣耀,这是他一声的追求!

  • 何少霸宠小娇妻最新章节

        巫亚君恨死这个男人了,嚣张霸道,安排人绑架了她,莫名其妙提出要她做他的女人。拜托,她没残疾有手有脚可以自食其力,凭什么“委身”于他。

  • 破道修真最新章节

        失忆的穿越者杜子腾遭遇干不完的活受不完的磋磨,且一无靠山二无天赋三无粗壮金手指,看起来全无翻身可能。rn天下修士皆修道,可如果这修真界根本无道给你修、无路给你走,又该如何?杜子腾选择拿起符笔,破道!破尽天下之道亦是唯一可走之道!(翻译:既然你不给路走,那我只能走自己的路,让你们都无路可走喽。)rn借着一支符笔与现代人的智慧,杜子腾踩恶人(宅斗),入门派(争派系),立基业(符箓创业),平天魔(世界战争),树伟功(缔造游戏规则),交基友(搞基?),破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无上大道!萧辰:通篇没有一句介绍我的话,呵呵。作者:ohno萧大爷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把你的功劳都安在他身上的!啊!救命啊!!!

  • 重生00年代女强人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幸福暖心,勇斗渣男,最后收获幸福的故事。文风轻松活泼,有职场的斗智斗勇,也有爱情的拼死捍卫。当然,遇到爱情的女主总有出人预料的表现,且看耕烟重生2006年后,如何演绎她幸福而励志的一生。

  • 最强透视狂医最新章节

        陈潇奉师命入世修行,踏入这璀璨都市。本该去寻找未婚妻的他,却因为一场意外,成为了秦城女子高中的校医!“什么?怎么治疗青春痘?简单,下课之后来医务室!”“啥?你脚扭了?也简单,下课之后来医务室!”“卧槽!美女,只是简单的按摩而已,用不着脱衣服吧······”rn  从此之后,陈潇的生活之中,便是充斥着各色美女的身影!rn  会修仙,会透视,会治病,桃运袭身,抵挡不住!

  • 恐怖学生群最新章节

        有一天,班长把我们拉进了一个学生群里面,他发了一个200块钱的红包,可我们却不知道,这是噩梦的开始,那是熟人发的红包,还是陌生人发的红包,最好不要乱抢……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最新章节

        >dd<    (双宠—双强—双污)    宇文玠所想的妻子是这样的:品性端良,德才兼备;秉性柔嘉,持恭淑慎。    而白牡嵘完美的避过了以上每一条,对着镜子,这外形便是十足的妖艳贱货,白扯!    穿越至此,便是新婚之夜,白牡嵘暴躁的将那个娇柔易推倒的小白脸儿一顿揍。敢脱她衣服?打不死这个战五渣!    不过之后她就见识到了,他还真不是战五渣,就是个披着完美人皮的狼!    宇文玠—杀人诛心的邪魔。    白牡嵘—上兵伐谋的恶鬼。    二人为敌,天下大乱;二人为伍,天下更乱!    他说:如此泼妇,不贤不良;当以休弃,不负祖宗。    他又说:为人妻者,以夫为上。嗯、、、你在上也行。    她冷笑一声:不知羞耻。    他坦然:你我夫妻,坦诚相待。上还是下,可以再议!    逃不过真香定律的‘病’王爷,‘吃了吐’的腹黑片警。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听风坑品有保证,欢迎亲们跳坑~~~

    本章内容提要:
    ...    田尔耕正在诏狱内审讯一位官员,逼迫他承认和逆臣门陈新有勾结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的守卫前来报告,说皇帝驾临了锦衣卫,并直接向着诏狱走来了。     田尔耕正想着整理衣冠,出去迎接崇祯时,朱由检已经走进了这座用厚重的青砖砌成的审讯室。     打量了一眼审讯室内血迹斑斑的各式刑具,又看了一眼已经被拷打的晕过去的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