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尔耕正在诏狱内审讯一位官员,逼迫他承认和逆臣门陈新有勾结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的守卫前来报告,说皇帝驾临了锦衣卫,并直接向着诏狱走来了。

    田尔耕正想着整理衣冠,出去迎接崇祯时,朱由检已经走进了这座用厚重的青砖砌成的审讯室。

    打量了一眼审讯室内血迹斑斑的各式刑具,又看了一眼已经被拷打的晕过去的官员,朱由检皱着眉头问道:“这是谁啊?”

    田尔耕保持着恭敬的弯腰行礼状态,目不斜视的回答道:“这是御史周廉,是门陈新的好友,臣怀疑都察院内有一个以门陈新为首的集团…”

    朱由检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用说了,先把人带下去,请太医过来给受伤的官员治疗一下。从现在起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对这些官员动刑。”

    田尔耕有些诧异,但还是飞快的对着手下做了个手势,两名锦衣侍卫顿时把这名晕过去的官员给拖出了房间。

    “户科给事中瞿式耜是你派人去抓的?”朱由检看着田尔耕冷冷的说道。

    听着崇祯的语气有些不善,田尔耕顿时为自己辩解道:“瞿式耜和为闻香教逆匪吴、王、徐三家担保的,十三名官员中的多位有来往,臣不过是请他回来问话而已。”

    朱由检看着田尔耕更为冷漠的说道:“田百户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以为朕掀起这场变故,是让你或是锦衣卫凌驾于朝廷之上的吗?”

    听到崇祯杀机弥漫的语气,田尔耕顿时不敢再试图抗辩下去,他扑通一下跪到在崇祯面前,急忙为自己辩白道。

    “臣并无意借此揽权,臣只是一心想要替陛下扫除朝中那些不识实务的大臣而已。万望陛下明鉴。”

    在朱由检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连善祥和两名侍卫已经把手按在了腰间的秀春刀上,一副跃跃欲试只待皇帝发令就要拿下田尔耕的架势。

    朱由检沉默着看着田尔耕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发出抓人的号令,他把目光移到了房间一侧的桌案上,就信步走了过去。

    朱由检抓起桌上的一叠口供看了起来,起初他一两张他看的还比较仔细,后面就一目十行,一览而过了。

    朱由检扬了扬手中的口供,嘲讽的对田尔耕问道:“这就是你这几天审讯下来的结果?”

    跪在地上的田尔耕转了个方向,面对着崇祯心惊肉跳的回答道:“臣已经让他们在上面盖了手印,这些犯官也已经承认确有其事…”

    田尔耕话没有说完,朱由检已经拿着口供走到了,燃烧的正旺盛的炭盆边上。

    他把手上的口供一张张的丢进了炭盆内,安静的看着它们变成灰烬,田尔耕看着几日不眠不休的辛苦审讯被崇祯化为乌有,不由有些心慌意乱,不明白皇帝是什么意思。

    烧完了口供之后,崇祯才转身再次走到田尔耕面前,“这也叫口供?没有时间、地点、也没有旁证,更没有物证,仅仅是某人承认和某人密谋反抗朝廷,你这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这是一起厂卫肆意构陷朝廷官员的案子吗?

    朕还以为有左光斗、杨涟、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等人在前,高攀龙、周顺昌、周起元、缪昌期、李应升、周宗建、黄尊素几人在后,你们总能得到些教训。看来朕还真是看错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田尔耕瞠目结舌无言以对,他实在是不明白崇祯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火,不管是锦衣卫还是东厂办案,不是一向如此吗。就算是三法司办案,也只是刑具和刑罚的花样少一些,本质上都是不招就打的办案思路。

    朱由检看着虽然唯唯诺诺,但是还是一脸迷茫的田尔耕,终于明白想要让这些人明白自己的想法,光靠暗示是没用的。

    朱由检抬头对着房间门口喊道:“外面有谁在那里?”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顿时出现在门口回答道:“臣骆养性在此,请陛下吩咐。”

    “去把今日逮捕的官员,都给朕放回去,有伤的给送去太医院治伤。”朱由检直接命令道。

    对于清查闻香教逆党一案居然自己无法插足,早就让这位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对田尔耕有所不满了。

    但是作为锦衣卫前首领,田尔耕也并非是毫无根基的幸进之辈,骆养性再有所不满,也无法阻扰奉旨查案的田尔耕。

    因此骆养性也只能坐观,田尔耕在锦衣卫内重新招风唤雨了起来。自锦衣卫设立以来,还从未出现过,从锦衣卫指挥使退下后又能重新获得皇帝信任的例子。

    然而田尔耕似乎正在打破这个惯例,这让原本就年轻的骆养性,有些心浮气躁了起来。

    看到崇祯今日亲自出手打压田尔耕,顿时让骆养性心怀侥幸了起来。

    朱由检看着还呆在门口没有离去的骆养性,不由奇怪的问道:“你莫非还有什么事要向朕汇报吗?”

    等待着崇祯把审案的权力交给自己的骆养性,这才发觉他似乎高兴的太早了一些。

    皇帝似乎并无意把田尔耕一撸到底,他不由讪讪的说道:“臣是想问,陛下是以什么名义释放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放了他们?”

    朱由检思考了一会后说道:“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好,你释放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释放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嫌疑,而是朝廷打算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从明天开始,他们暂时停去本职,去台基厂那边新设置的中央官校找刘先生报道,让他们好好学习,认清错误,向朝廷切实的坦白,否则再进入锦衣卫时,就不是这么容易出去了。”

    骆养性带着一脸的疑问离去了,他实在不明白这学习和认错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看着骆养性离开之后,朱由检对着连善祥吩咐道:“你们去门外守着,朕要和田百户谈些事。”

    厚重的木门被关上之后,房间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朱由检拉过椅子在炭盆前坐了下来。

    朱由检双手靠近温暖的炭火,背对着田尔耕说道:“田百户,你以为朕让你清查闻香教逆党案,是为了什么?”

    田尔耕忍住了脱口而出的话语,在脑子里细细想了一遍,才小心的说道:“是为了打击那些在朝堂中阻扰陛下推行新政的官员们。”

    “看来你很清楚朕的目的,但是你觉得把反对新政的人抓起来,就没人反对新政了吗?”朱由检看着火光幽幽说道。

    田尔耕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当年魏公公临朝,号称9千9百岁,权势炙手可热。但是和东林党人的斗争,却始终还是失败了。

    虽然在朝中魏公公大获全胜,东林党大臣不是被逮就是被赶回老家,但是抓了这么多东林党人的结局,就是东林党人倒是成为了天下士人称颂的典范,而厂卫的势力反而退缩回了京城附近。

    被通缉的东林党人在地方上可以自由行走,地方官员缙绅纷纷包庇,而厂卫不仅无可奈何,一旦去了地方缉捕,反成了地方上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田尔耕实在想不出如何解开面前纠结的局面,他在锦衣卫这么多年,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多和暴力有关,所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当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这位前锦衣卫指挥使顿时就变得无计可施了。

    “臣实在无能,请陛下明示。”田尔耕硬着头皮对着崇祯请罪道。

    “朕要你办案,不是让你把这些人塑造成反抗厂卫的英雄,也不是让你在朝中大肆株连。你把朝堂上的官员抓光了,还有人替朕办事吗?

    再说了,你这种简单粗暴的抓捕方式,除了让朝中人人自危,群起反对之外,还能得到什么?你觉得,朕会为了你一人去和朕的文武官员们对抗到底吗?”

    朱由检的语气并不激烈,但是田尔耕却觉得自己背上有着汗水淋漓的感觉,他不得不再次向着崇祯谢罪。

    朱由检转过了身来,看着趴在地上的田尔耕说道:“朕现在给你制定两条规矩,一,不许对抓捕的官员用刑,起码不许用肉刑;二没有朕的同意,不许调查六部尚书及内阁成员,还有皇家科学院的成员。”

    对于后一条规定,田尔耕还能理解,但是对于第一条,他就有些踌躇了。这好比是让锦衣卫自废武功,那里还能获得一些成果。

    他不由小声辩解道:“陛下,若是不能用刑,这些官员要是抵死不招,到时候他们在朝中交好的官员一上疏,这案子不就无疾而终了吗?”

    朱由检不由晒笑道:“如果招了就是死罪,有那个笨蛋会认罪的?这些官员十年寒窗苦读,方能中举当官。又要小心翼翼的熬资历,最后才能充任六部堂官和内阁大臣。

    现在你让他们过去奋斗的一切都化为乌有,他们自然是要誓死抵抗的了。

    告诉他们,他们现在老实坦白,说清楚自己的问题,朝廷还能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宽宥他们。只要有立功表现的,官复原职也未必不行。

    但是试图顽抗到底的,或是胡说八道攀扯一通的,就是意图对抗朝廷,那就是自寻死路…”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1章 面授机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1章 面授机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末日之尸缝求生最新章节

        你们这些自称人类的家伙,是地球的病毒,整个世界的癌症。而我正是治疗你们这种病毒的特效药,所以拯救地球的不是你们的什么英雄,而是我的族群。
        跟你的特效药见鬼去吧,我要回家,谁挡我谁就死。

  • 阴棺手札最新章节

        我的爷爷是个木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留下这样一具奇怪的棺材。后来我竟然因为它撞了鬼,让我的人生也变得不寻常起来。这事,还得从解放前我爷爷的经历说起……

  • 贴身透视高手最新章节

        陈晨原本是一位普通的少年,偶遇一位瞎道士,获得了九阳通天瞳逆天绝学,从此,他以一双神奇的透视眼,走上了一条逆天之路。赌石鉴宝探矿,财富唾手可得;脚踩恶少,拳打权贵,一路风生水起;窥视美女,摸骨治病,贴身护花,艳遇纷至沓来……陈晨说:我只想过平淡的生活,但高潮迭起,根本停不下上来!

  • 我的上司是女王最新章节

        醉酒后的我走错房间,居然睡了未来的上司,一对欢喜冤家展开了一段啼笑皆非的爱情故事……

  • 低品少爷极品仙最新章节

        想写出一部经典的修真小说

  • 狂爱顽妻最新章节

        他叶梓奕乃是呼风唤雨的商业巨头,却早在二十年前被人下了血咒,唯有她,能解。这独一无二的秘密成了他折磨她的理由!原以为毁容能够助她逃脱他的魔掌,可当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时,肚子里的孩子,却被当做复活游戏的筹码!她要怎样才能避免悲剧的发生呢?

  • 超时空服务最新章节

        时空服务公司集中了各位面的精英人才,无论任何困难,本公司都能帮您完美解决。    解救人质?没有问题。想要挑战高手?同样没有问题。期望时空旅行?更加不是问题。js330

  • 农女当嫁:相公,别装傻!最新章节

        明明只是想做个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却不想“飞”到了不知名的山沟沟,好吧,来了就来了吧,为了伟大的梦想,从此踏上了努力种田,努力挣钱,还要努力宠夫之路。

  • 爱的双面埋伏最新章节

        一个稚嫩的小女生,在对的时间遇到了那个似乎自己觉得那个对的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貌似什么都能放弃……可是好景不长……不辞而别又遭遇了车祸的他在几年后的出现给她带来爱人和好朋友的背叛……正因为这些才让她变得更强大!

  • 史上最强大师兄最新章节

        携带一个图书馆,穿越到异界,成为一个落魄门派的大师兄。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本以为是废物的两个师弟师妹,在开启图书馆后,发现他们竟然身负血脉。随后,开始了无敌大师兄之旅。

  • 大阴探最新章节

        【火爆新书】花翎问上邪:“确定启动诱杀计划?”上邪答:“确定!”花翎犹豫片刻,再问:“您确定不怕他袖中那柄绣阴刀?”

  • 舌尖上的西游最新章节

        一代厨神穿越到西游世界,成了西天取经的一员,他立志,要把唐僧养得白白胖胖的,打造舌尖上的西游。火焰山铁板肥牛,乌鸡国灵犀野味烧烤全宴,五庄观人参果沙拉,天竺国黄焖兔肉……不一样的西游,不一样的美食。不久后,从大唐到西天的一路上,所有妖精们突然间都明白了:“唐僧肉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如厨神做的一碗蛋炒饭!”

  • 道事传奇最新章节

        民国,玄门江湖的末法年代,被历史长河淹没的往事。

  • 九阳天君最新章节

        三百年前,楚阳在渡劫之际遭挚爱与兄弟暗算,身死陨灭;三百年后,楚阳携火神印转世重生!修至阳之力,掌至阳之火,从此妖孽天才,尽皆臣服;妖女圣女,争拥入怀;昔日仇人,皆焚于吾之掌下!这一世,我要成为自己的主宰!这一世,我要踏上九重天,成为那万人敬仰的九阳天君!

  • 官路撩人最新章节

        毫无背景的乡村教师,一次意外的酒醉中,结识了单身美女领导,获得美女领导的赏识,自此,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凭着个人机智与手段,仕途节节攀升……

  • 虫群法则最新章节

        西斯特姆,音译自system,翻译成中文为系统。  忘记了名字的他,醒来之后成了一只名叫西斯特姆的小蚂蚱,一蹦能蹦好几米远的那种蚂蚱。  十几天过后,就在他适应了蚂蚱的生活,蹦跶的欢快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天空中落下了一片枯黄的树叶  ——秋天来了。  ……  这是一只秋后蚂蚱带着一窝蚂蚁种田的故事,故事始于利尔特森林的一个十分平常的夏末初秋时节……

  • 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最新章节

        贾二妹今天来大姨妈,不想洗衣做饭不想翻进猪圈铲猪屎,她偷了个懒,掏出一支英雄牌钢笔给丈夫写诉苦信:自打嫁入你们向家,我就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是糊糊,干的是牛活;你爸妈、嫂子欺负我,姐姐妹妹挤兑我,还有一对儿女吃牢了我。如果我不是穿越过来的,早就上吊跳井喝农药了。你家媳妇真难做啊!贾二妹暗搓搓地把笔一甩,麻蛋,有这抱怨的闲功夫,老娘干脆上部队找他一哭二闹三上吊去!

  • 神级帝皇最新章节

        重生异世,得系统相助,做最强帝皇。

    本章内容提要:
    ...    田尔耕正在诏狱内审讯一位官员,逼迫他承认和逆臣门陈新有勾结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的守卫前来报告,说皇帝驾临了锦衣卫,并直接向着诏狱走来了。     田尔耕正想着整理衣冠,出去迎接崇祯时,朱由检已经走进了这座用厚重的青砖砌成的审讯室。     打量了一眼审讯室内血迹斑斑的各式刑具,又看了一眼已经被拷打的晕过去的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