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尔耕正在诏狱内审讯一位官员,逼迫他承认和逆臣门陈新有勾结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的守卫前来报告,说皇帝驾临了锦衣卫,并直接向着诏狱走来了。

    田尔耕正想着整理衣冠,出去迎接崇祯时,朱由检已经走进了这座用厚重的青砖砌成的审讯室。

    打量了一眼审讯室内血迹斑斑的各式刑具,又看了一眼已经被拷打的晕过去的官员,朱由检皱着眉头问道:“这是谁啊?”

    田尔耕保持着恭敬的弯腰行礼状态,目不斜视的回答道:“这是御史周廉,是门陈新的好友,臣怀疑都察院内有一个以门陈新为首的集团…”

    朱由检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用说了,先把人带下去,请太医过来给受伤的官员治疗一下。从现在起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对这些官员动刑。”

    田尔耕有些诧异,但还是飞快的对着手下做了个手势,两名锦衣侍卫顿时把这名晕过去的官员给拖出了房间。

    “户科给事中瞿式耜是你派人去抓的?”朱由检看着田尔耕冷冷的说道。

    听着崇祯的语气有些不善,田尔耕顿时为自己辩解道:“瞿式耜和为闻香教逆匪吴、王、徐三家担保的,十三名官员中的多位有来往,臣不过是请他回来问话而已。”

    朱由检看着田尔耕更为冷漠的说道:“田百户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以为朕掀起这场变故,是让你或是锦衣卫凌驾于朝廷之上的吗?”

    听到崇祯杀机弥漫的语气,田尔耕顿时不敢再试图抗辩下去,他扑通一下跪到在崇祯面前,急忙为自己辩白道。

    “臣并无意借此揽权,臣只是一心想要替陛下扫除朝中那些不识实务的大臣而已。万望陛下明鉴。”

    在朱由检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连善祥和两名侍卫已经把手按在了腰间的秀春刀上,一副跃跃欲试只待皇帝发令就要拿下田尔耕的架势。

    朱由检沉默着看着田尔耕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发出抓人的号令,他把目光移到了房间一侧的桌案上,就信步走了过去。

    朱由检抓起桌上的一叠口供看了起来,起初他一两张他看的还比较仔细,后面就一目十行,一览而过了。

    朱由检扬了扬手中的口供,嘲讽的对田尔耕问道:“这就是你这几天审讯下来的结果?”

    跪在地上的田尔耕转了个方向,面对着崇祯心惊肉跳的回答道:“臣已经让他们在上面盖了手印,这些犯官也已经承认确有其事…”

    田尔耕话没有说完,朱由检已经拿着口供走到了,燃烧的正旺盛的炭盆边上。

    他把手上的口供一张张的丢进了炭盆内,安静的看着它们变成灰烬,田尔耕看着几日不眠不休的辛苦审讯被崇祯化为乌有,不由有些心慌意乱,不明白皇帝是什么意思。

    烧完了口供之后,崇祯才转身再次走到田尔耕面前,“这也叫口供?没有时间、地点、也没有旁证,更没有物证,仅仅是某人承认和某人密谋反抗朝廷,你这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这是一起厂卫肆意构陷朝廷官员的案子吗?

    朕还以为有左光斗、杨涟、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等人在前,高攀龙、周顺昌、周起元、缪昌期、李应升、周宗建、黄尊素几人在后,你们总能得到些教训。看来朕还真是看错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田尔耕瞠目结舌无言以对,他实在是不明白崇祯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火,不管是锦衣卫还是东厂办案,不是一向如此吗。就算是三法司办案,也只是刑具和刑罚的花样少一些,本质上都是不招就打的办案思路。

    朱由检看着虽然唯唯诺诺,但是还是一脸迷茫的田尔耕,终于明白想要让这些人明白自己的想法,光靠暗示是没用的。

    朱由检抬头对着房间门口喊道:“外面有谁在那里?”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顿时出现在门口回答道:“臣骆养性在此,请陛下吩咐。”

    “去把今日逮捕的官员,都给朕放回去,有伤的给送去太医院治伤。”朱由检直接命令道。

    对于清查闻香教逆党一案居然自己无法插足,早就让这位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对田尔耕有所不满了。

    但是作为锦衣卫前首领,田尔耕也并非是毫无根基的幸进之辈,骆养性再有所不满,也无法阻扰奉旨查案的田尔耕。

    因此骆养性也只能坐观,田尔耕在锦衣卫内重新招风唤雨了起来。自锦衣卫设立以来,还从未出现过,从锦衣卫指挥使退下后又能重新获得皇帝信任的例子。

    然而田尔耕似乎正在打破这个惯例,这让原本就年轻的骆养性,有些心浮气躁了起来。

    看到崇祯今日亲自出手打压田尔耕,顿时让骆养性心怀侥幸了起来。

    朱由检看着还呆在门口没有离去的骆养性,不由奇怪的问道:“你莫非还有什么事要向朕汇报吗?”

    等待着崇祯把审案的权力交给自己的骆养性,这才发觉他似乎高兴的太早了一些。

    皇帝似乎并无意把田尔耕一撸到底,他不由讪讪的说道:“臣是想问,陛下是以什么名义释放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放了他们?”

    朱由检思考了一会后说道:“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好,你释放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释放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嫌疑,而是朝廷打算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从明天开始,他们暂时停去本职,去台基厂那边新设置的中央官校找刘先生报道,让他们好好学习,认清错误,向朝廷切实的坦白,否则再进入锦衣卫时,就不是这么容易出去了。”

    骆养性带着一脸的疑问离去了,他实在不明白这学习和认错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看着骆养性离开之后,朱由检对着连善祥吩咐道:“你们去门外守着,朕要和田百户谈些事。”

    厚重的木门被关上之后,房间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朱由检拉过椅子在炭盆前坐了下来。

    朱由检双手靠近温暖的炭火,背对着田尔耕说道:“田百户,你以为朕让你清查闻香教逆党案,是为了什么?”

    田尔耕忍住了脱口而出的话语,在脑子里细细想了一遍,才小心的说道:“是为了打击那些在朝堂中阻扰陛下推行新政的官员们。”

    “看来你很清楚朕的目的,但是你觉得把反对新政的人抓起来,就没人反对新政了吗?”朱由检看着火光幽幽说道。

    田尔耕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当年魏公公临朝,号称9千9百岁,权势炙手可热。但是和东林党人的斗争,却始终还是失败了。

    虽然在朝中魏公公大获全胜,东林党大臣不是被逮就是被赶回老家,但是抓了这么多东林党人的结局,就是东林党人倒是成为了天下士人称颂的典范,而厂卫的势力反而退缩回了京城附近。

    被通缉的东林党人在地方上可以自由行走,地方官员缙绅纷纷包庇,而厂卫不仅无可奈何,一旦去了地方缉捕,反成了地方上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田尔耕实在想不出如何解开面前纠结的局面,他在锦衣卫这么多年,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多和暴力有关,所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当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这位前锦衣卫指挥使顿时就变得无计可施了。

    “臣实在无能,请陛下明示。”田尔耕硬着头皮对着崇祯请罪道。

    “朕要你办案,不是让你把这些人塑造成反抗厂卫的英雄,也不是让你在朝中大肆株连。你把朝堂上的官员抓光了,还有人替朕办事吗?

    再说了,你这种简单粗暴的抓捕方式,除了让朝中人人自危,群起反对之外,还能得到什么?你觉得,朕会为了你一人去和朕的文武官员们对抗到底吗?”

    朱由检的语气并不激烈,但是田尔耕却觉得自己背上有着汗水淋漓的感觉,他不得不再次向着崇祯谢罪。

    朱由检转过了身来,看着趴在地上的田尔耕说道:“朕现在给你制定两条规矩,一,不许对抓捕的官员用刑,起码不许用肉刑;二没有朕的同意,不许调查六部尚书及内阁成员,还有皇家科学院的成员。”

    对于后一条规定,田尔耕还能理解,但是对于第一条,他就有些踌躇了。这好比是让锦衣卫自废武功,那里还能获得一些成果。

    他不由小声辩解道:“陛下,若是不能用刑,这些官员要是抵死不招,到时候他们在朝中交好的官员一上疏,这案子不就无疾而终了吗?”

    朱由检不由晒笑道:“如果招了就是死罪,有那个笨蛋会认罪的?这些官员十年寒窗苦读,方能中举当官。又要小心翼翼的熬资历,最后才能充任六部堂官和内阁大臣。

    现在你让他们过去奋斗的一切都化为乌有,他们自然是要誓死抵抗的了。

    告诉他们,他们现在老实坦白,说清楚自己的问题,朝廷还能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宽宥他们。只要有立功表现的,官复原职也未必不行。

    但是试图顽抗到底的,或是胡说八道攀扯一通的,就是意图对抗朝廷,那就是自寻死路…”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1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1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1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1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1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曾经深爱成灰烬最新章节

        十年前,莫汉成失恋,周景瑜终于能找到机会与他一起,趁他喝醉向他求婚。两人结婚。一个月后,莫汉成要求离婚,理由简单直接,他不爱她。周景瑜做不到分手还能做朋友,她动用自己是周氏千金以及势力,疯狂毁了莫汉成在乎的一切:梦想、律师、事业、自尊,周景瑜全部踩碎,让莫汉成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只能狼狈逃往国外。十年后,莫汉成回国,用当年周景瑜对付他的手段还给她,对她全面剿杀,置她于死地,让她从千金和企业家成为阶下囚,一定要把她送进监狱,看着她走向深渊……莫汉成:我爱你,但我绝不允许自己爱上一个我恨的女人!周景瑜:亲爱的,我们没有爱,只剩灰烬!爱是浩劫,我们谁也没有逃得过,让我们一起被爱烧成灰烬,粉身碎骨……

  •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之重生的六花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中二病的故事

  • 穿越之结婚不是耍流氓最新章节

        与男子一夜风流之后,苏小小穿越到欧洲古堡。苏小小在欧洲开始创业,并失忆嫁给了古堡主人。在寻找凶手时,发现了真相……“来吧,小姐。”我哈哈笑着把手挽在他手臂上。“你不要被我勾引了哈。”

  • 臣恭迎陛下和吾王最新章节

        我家里住着一群历史中的皇帝和王者,只不过她们都是妹子秦始皇:赵高,给朕准备御膳!吉尔伽美什:世间的一切都是本王的!你这个人也是!所以快点过来!别给我管她!纣王:美男子呢!美女呢!都在哪里啊!尼禄:余跟汝们比起来简直是完美!征服王:让我们一起从这里开始征服世界吧!曹操:孤的头又疼起来了,需要亲亲才能好起来总生活觉得越来越不正常起来了

  • 娇妻养成守则最新章节

        男主宠女主,宠成小公主
        秦家那颗小白菜,除了秦淮谁都不能拱!那不是他妹妹,那是他的命!---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丰逸先生
        真的,谁拱跟谁急!---来自前排强势围观的程熙先生
        余生死了……
        死前匆忙的梳妆打扮了一番,仓促的饭都没顾得上吃
        心满意足又急不可耐的去死
        像怀春少女急着去会小情人一样
        然后回到了他正风华正茂
        温柔清朗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
        ---余生
        ---嗯,很好听的名字
        ---姓余的女人生的,余生,多余的余
        ---不是多余,是余生请多指教
        你会喜欢我吗,不会啊,那我教你好了。
        心动的一塌糊涂
        从小拐个媳妇回家养,好不容易养大能下手了,然后媳妇重生了,只能捧在手心再养一遍。
        ---良心排雷-使用指南---
        1.青梅竹马童养媳,重生
        2.女主不小白,双商在线
        3宠文,妻控,从小宠到大
        4.坑品有保障,有事会请假。

  • 唐朝最佳闲王最新章节

        睁开双眼已是武德九年,成了最牛逼的二代,却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活着!钱财那么多,我必须要败家,谁知败着败着就成了大唐首富。国家那么强,我必须要纨绔,谁知纨着纨着就成了盛世之巅。哎!心好累……

  • 女生宿舍之冥眼鬼事最新章节

        刚出门就遇恶鬼杀人,叶雪晴有心无力只能选择视若无睹,然有些事情你逃不掉,刚进大学却又被分配到了传闻中的闹鬼宿舍,古怪的事情一次次发生,恐怖的场景不断的袭来,神秘的鬼手带来无尽的诅咒,这一切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而自己却只能冷眼旁观……!

  • 我的总裁老婆最新章节

        超武少年入都市,机缘巧合下成了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兼贴身助理,从而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花都热血生活;“哥要征服的,是整个天下!”——凌飞语录!

  • 八零军婚时代最新章节

        周程被闺蜜坑害了一辈子,一眨眼重生到了21岁那一年,还没有走向错误的那一步,父母好好的,孩子好好的。  就是,这前世明明打架斗殴、表里不一的某个人,好像哪儿不一样了。

  • 嫡女良缘最新章节

        襁褓之中的她,没了亲娘。视她若无的父亲,口蜜腹剑的继母,小小的她如何在宅门中生存。千辛万苦觅得良缘,却在风起云涌的朝廷斗争中,面临巨大的考验,且看琦玉这个没有穿越,没有重生的正宗古代小女子一枚,如何把握自己人生的幸福!

  • 蜜爱100分:医神娇妻有点甜最新章节

        安少禹双手插兜,斜倚门框:“你把老子摸硬了又拍软了,难道不应该负责?”苏皛气得直磨牙:“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流氓!”安少禹快如豹子,舌尖滑过苏皛柔软馨甜的唇瓣:“我只对你耍流氓!苏三白,你这辈子是别想跑了!”这是一个忠犬竹马,唤醒呆萌青梅的温暖故事。

  • 魔盗联盟最新章节

        “猎魔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专门猎杀天才魔术师与高级魔术师的组织。没有人知道,这个叫“猎魔者”的组织何时兴起,也没有人知道,何时出现,又何时会暗隐。魔术世家的各种信息显示,“猎魔者”每百年才会出现一次!有人说,“猎魔者”的出现,是因为有天煞孤星降落,只有带走天煞孤星,他们就会再次归隐。

  • 刀剑啸云歌最新章节

        三界分离的平静中隐藏着最后的衰落,江湖的动荡背后是三界混乱的因果,三教十门,八宗八派,龙庭的霸道后面是深深的畏惧和不安,背负着诅咒的乐天少年纵身跳入命运的涡流,一心远离纷争的天才道子却逃不开命运的羁绊,或许一切从开始就已然注定,或许我们生来便注定要被某个使命奉献,又或许只是一个个不经意的选择堆叠而成的必然,江湖,从来都不是轻松愉快的笑谈,它是一群人的梦幻,一群人的纠葛,一群人的执念,而少年,总是眯着眼,笑看!纵刀挥剑,醉揽江山,云中啸起,快意畅然!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最新章节

        来到异世界之后才开始开挂的都是弱鸡。像我这种天生的强者,去异世界之后,不仅没有挂可以开,甚至要先削一下才行。皇太一,20岁,专业的救世主。有个奇怪的女孩子自称是神,一脸想要加入队伍的模样望着这边。更可怕的是,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猪队友的气息。那个……没有挂可开也没什么,能不能把这个好像是女主角的家伙删掉?拜托了,我很少求人的。

  • 重生之美人为谋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痴心错付结局悲惨,重生归来,她本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生,却不想别人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于是她奋起反抗。惩治渣男贱女的同时,不动声色的抱上了王爷的大腿。欺负她没靠山?某王爷冷冷的站出来“本王便是她的靠山。”

  • 春风与你入罗帷最新章节

        撞见未婚夫跟最好的闺蜜纠缠在一起,让我恶心想吐。为了报复,我转身勾引了未婚夫最大的对手,唐天齐!本以为只是你情我愿的一场交易,他取得我的身体,帮我打败负心汉。可没想到,肚子里的一颗小小种子却与此时萌芽。而他却说:这个孩子,我要了。

  • 十绝山最新章节

        武侠的长河中也有璀璨的浪花,它不在史书中,它在每个人的心底。    翁锐,一个放牛娃,没落将门的后代,本来他可以安安稳稳度过一生,就因为在十岁的时候和另一个小孩打了一架,从此坠入江湖。    一入江湖深似海,勾心斗角,血雨腥风,躲是躲不过去的,不想沉沦,那就打出一番天地。

  • 网游之诸神陨落最新章节

        诸神降世,乱世纷争。
        风云傲啸,天地峥嵘。
        甲子灭世,万物弭踪。
        凌天一怒,再战苍穹。
        “屠神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目标是灭世天尊!”
        ——凌天

    本章内容提要:
    ...    田尔耕正在诏狱内审讯一位官员,逼迫他承认和逆臣门陈新有勾结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的守卫前来报告,说皇帝驾临了锦衣卫,并直接向着诏狱走来了。     田尔耕正想着整理衣冠,出去迎接崇祯时,朱由检已经走进了这座用厚重的青砖砌成的审讯室。     打量了一眼审讯室内血迹斑斑的各式刑具,又看了一眼已经被拷打的晕过去的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