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看着下方的军士开口说道:“老实说,看了诸君的表现,朕很失望。诸君乃是国之干城,也是神京之最后屏障。

    然而诸君尚未遇敌,就已经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神京之安危,朕之性命,交于诸君,可乎?”

    从崇祯走入军士之中,查看武器甲胄之后,站在台上的这些各营内臣、武官就已经心头发慌了。现在听到崇祯质问的话语,更是感觉想要就此昏过去。

    不过台下这些军士们,对于崇祯的话语,反应却大不相同。那些被崇祯亲自巡视过的军士,还有另外一部分年轻的军士低下了头去,为崇祯的话感到羞愧。

    而有一多半军士则对此毫无感觉,这些人不是在京营中打滚了十多年的老油条,就是被拉来充人数的所谓市井勇士。对于他们来说,除了银子是真的,这种皇帝的奚落话语,不过是耳边风罢了。

    还有一部分士兵则是不服气,他们明明是骑兵,但是崇祯却不许他们骑马,而让他们和步兵一起跑路,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将台下的军士的几种情绪看在眼中,朱由检转而好言宽抚了几句,除了对跑在前面的一些士兵进行奖赏之后,对于落后者并没有加以处罚。

    虽然这让一大早就在此等候崇祯巡阅的士兵们有些失落,但是他们也意识到,自己没得到赏赐是因为没有达到标准之后,怨气倒是并不重。

    崇祯结束时说道,隔10日之后,他还会再次来巡阅三大营,希望大家做好准备云云。

    离开校场前,朱由检叫过了俞咨皋说道:“这戎政府操练,卫所管理人员的方式必须改变,从人员管理到操练必须全部控制在戎政府,今后卫所只负责征兵或是退伍事宜。

    除了今天刚刚新成立的营头之外,余下的各营开始着手准备撤除编制吧。朕没功夫和他们玩什么清查空额的把戏,有可用的人就调入新营,无用的人就不必理会,每隔10天撤除一个比赛中落后的营。”

    俞咨皋有些不安的问道:“陛下准备成立的新营,满打满算也就4075人,这还不到原来京营名额的五十分之一呢?”

    朱由检回身看了看后面的校场后说道:“要是有4000令行禁止的精锐,这样的士兵就算满员25万人,也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随后朱由检突然把视线转向了京营监军太监孙云芳,脸色突然变得阴沉了下来。

    “孙云芳,你知罪吗?”

    崇祯的问话让早就惶恐不安的孙云芳顿时拜倒在地,浑身颤抖的回道:“臣有罪,臣知罪。请陛下开恩。”

    朱由检这下倒有些奇怪了,于是问道:“你知罪?好,那你说说,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臣监军无方,致使三大营将士疏于操练,军纪废弛,这就是臣之罪过。”孙云芳飞快的回答道。

    “就这?还有呢?”朱由检明显不满意孙云芳避重就轻的回答。

    孙云芳顿时期期艾艾的回答不出来了,只会一味的叩头。朱由检等了好一会,才说道:“以往的事朕也不想穷追到底,给你们10天的时间,你们这些在三大营的监军内臣,拿出装备一个卫的武器、甲胄、马匹的银两,朕也就到此为止了,否则就别怪朕不念旧情了。”

    朱由检对身后的连善祥吩咐道:“这几天,派几个人伺候这位孙公公,不要让他太过劳累了。”

    “遵命,陛下。”连善祥接令之后,小退了几步,对着身边的锦衣卫吩咐了几句,顿时就两人跑到了孙云芳身后,把他架起来带走了。

    朱由检再次对着俞咨皋说道:“朕今天把京营的监军内臣都撤了,俞卿且放手去做,有什么问题就直接向朕汇报。有不听话的武臣,该撤就撤,该赶走就赶走,不必有所顾虑。元旦之前,朕希望这京营之内,只有一个声音。”

    虽然崇祯给了他诸多权力,但是俞咨皋依然还是犹豫不决的说道:“可是陛下,臣听说内阁或许会下令京营出京平叛,这个时候对京营大动干戈的改组,会不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事?”

    朱由检看着俞咨皋,心中实在是有些恨铁不成钢,他费尽心机调开了勋贵对京营的操控,又借着清理闻香教逆匪的名义接管了整个京城的武装力量,现在又撤掉了京营监军太监。

    而这位福建总兵居然还在前怕狼后怕虎的迟疑不动,难怪他会被郑芝龙打的灰头土脸的,真是连乃父一成本事都不及,朱由检心中如此想着。

    不过他面上却一无所动的安抚着俞咨皋,“不必太过担心,俞都督只管放手去干,清剿闻香教逆匪的事你不必放在心上。不过你倒是可以用剿匪这个名头,让那些奸滑之徒自愿退役,也省去了朝廷一笔退役金。”

    听说剿灭教匪一事不必动用京营之后,俞咨皋总算是安心了些,他这次北上只带了5名家丁,原本许心素等部下还有10多人,但是许心素等人去开那个什么海商会议之后,俞咨皋只能硬着头皮,赤手空拳的来整顿京营了。

    像他这样的的外地武官,在京营这些勋贵、内侍甚至是各营的将领眼中,都不算是个人物。

    自然他颁发的将令,不是被勋贵、内臣挡了回来,就是被下面的营将阳奉阴违,不得实施。

    甚至于有勋贵派人传话,要求他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暗示他不要拿崇祯的鸡毛令箭来吓唬人。

    要不是崇祯下令把这些勋贵赶回了府内闭门思过,俞咨皋是真心想要上疏求去了。

    朱由检看着俞咨皋还是有些畏缩,于是干脆再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这样吧,连善祥你些日子暂时监管京营的军纪,有敢抗命者或是阴奉阳者,以军法处置,不管其身居何职。”

    有了崇祯的保证,俞咨皋眉头终于松弛了下来,他对着崇祯恢复了一些信心说道:“臣一定勉力完成陛下的任务。”

    朱由检对着他再抚慰了几句,就带着侍从准备返回京城了。然而一行人刚刚走到德胜门外,就遇到了正准备去北郊大营找他的一群文官。

    朱由检坐在坐骑上数了数,大约有3、40名官员拦在了他的马前,除了孙承宗、刘宗周、韩爌等人之外,居然还有徐光启和张瑞图两人。

    朱由检心中不由一沉,光是东林党人找他抗议,他到并不怎么在乎,但是徐光启和张瑞图也牵扯了进来,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朱由检勒住马,然后在连善祥的帮助下下了马。就这么施施然的走了过去,对着向他行礼的各位官员做了一个免礼的手势之后,便问道:“诸卿,这是有什么急事要找朕吗?”

    韩爌抢先上前走了一步,然后对着崇祯说道:“昔日宪宗皇帝时,商君参汪直,有士大夫不安其职,商贾不安于途,庶民不安于业诸语。

    臣今日以此语参锦衣卫理刑百户田尔耕,枉顾圣意,借清查闻香教邪徒之由,肆意构陷大臣,滥捕朝廷命官。臣请陛下逐去田尔耕,以安京城内外士民之心。”

    韩爌话音方落,孙承宗、刘宗周、钱谦益及身后诸多官员都纷纷附议,要求崇祯惩戒田尔耕,释放被其诬陷的官员。

    徐光启和张瑞图两人则在一旁踌躇不已,看起来也是赞同这些官员的。

    朱由检看着两人不由询问道:“朕今日都在大校场阅军,徐卿和张卿不如给朕说说,这田尔耕都干了什么事,让众卿如此懊恼?”

    张瑞图和徐光启看了一眼之后,便开口解释道:“田尔耕接受了陛下之命追查闻香教逆徒,前两日倒也安静。但是今日却一连抓了右佥都御史冯师孔等十几人,说他们俱是和闻香教勾结的朝中逆臣。

    臣等质问他,却又只有几位被抓御史的口供,并无其他实证。臣以为,田百户此举太过乖谬。闻香教邪徒迷乱几个逆臣是有可能的,但是焉能迷乱如此多朝臣。这要是传扬出去,岂不是为天下人所笑?”

    “这个蠢货。”朱由检心中顿时暗暗骂了一句田尔耕。不过他脸色不变的转向徐光启,以眼神试探的询问道。

    徐光启面带苦笑着说道:“户科给事中瞿式耜也在逆党名额之内,艾儒略神父刚好在其家,也同时被抓。金尼阁神父等人希望陛下能释放艾儒略神父,他们可以打包票保证,艾儒略神父和闻香教并无任何关系。”

    朱由检总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大概,于是他一边招呼连善祥把马牵来,一边对着众人说道:“诸卿所奏之事,朕知道了。朕这就去锦衣卫看看,这田尔耕到底在搞什么鬼,你们且先回去候着吧。”

    朱由检怒气冲冲的上了马,就这么带着侍卫们从他们面前冲进了德胜门。

    崇祯的行动太过迅速,让这些带着满腔怒火的官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看着皇帝从他们面前溜走了。

    站在官员之中的袁崇焕、倪元璐不由面面相窥,他们两人召集这些官员来堵截皇帝,可不是为了简单的让皇帝过问逆党的事,而是要借此机会逼迫崇祯处置田尔耕这个罪魁祸首。

    但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崇祯今日居然是骑马而不是坐车,因此当皇帝上马溜走的时候,站在孙承宗、刘宗周等人后面的两人,都来不及做出任何阻拦的动作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210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医世荣华最新章节

        即便是外室之女,李荣华也一步步走到不可思议的高度,唯一后悔的是为了向上爬,做了太多错事,害了太多人。
        回想起来,都是这一切让她最终没有一个亲切之人,才会放弃活命的机会。
        谁想这般竟重回八岁,只是即便知道她手段厉害,也不要这样明摆着调整人生难度好不好,八岁的娃还要带个一岁的奶娃在阴暗的大宅院中生活,这是不是有点太强人所难了?
        只是,这样高难度的人生,她为什么还隐隐开心期待,觉得幸福?

  • 一世独宠:天才傲妃最新章节

        这是商门与王府的斗争,这是宅斗与仇恨的纠葛,这是尔虞我诈的西楚国,江湖是非,情仇恩怨,皇权博弈,殊死搏斗,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在仇与权之间,拉开一场场较量,算计,利用,阴谋,明争暗斗的故事。这一刻,他温柔而宠溺??不管是赌情还是赌命,只要赌我,便注定是你必赢的棋盘!这一刻,他势在必得,无人可挡??自古江山美人,欲得美人,先得天下,为了你,我誓将坐拥天下!这一刻,他阴冷邪魅,嗜血如魔??梦琪,别妄想躲开我,有些东西是上天注定的,就像这龙椅天生就需要血洗,你天生就适合我的身体!阴谋沦陷,棋局迷情,她仰天冷笑??我命由我,不由天,若天意非要弄人,我必逆天!

  • 冷日邪月最新章节

        一个拥有阳光之力的冷漠少年,
        一个拥有暗黑之力的无害少年,
        当两个个性截然不同的人的生命齿轮转到了同一处,
        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邪王独宠废柴妃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第一杀手,一朝身死,穿越为昊元帝国将军府懦弱无能的废物小姐,逆来顺受、任人欺辱,就连未婚夫也冷脸甩来一纸休书;强者重生,凤三小姐霸气逆袭,淡定的放大招秒掉所有不长眼惹到她的家伙;他,大陆上绝艳妖邪、不可一世的帝尊,挥手覆灭天下,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唯独对她天下为聘、逆天宠爱……某天,前未婚夫一脸后悔又深情的看着她,“若儿,本王后悔了,只有本王才配得上你,我们重新开始吧。”凤小姐听了很牙疼,她挽住身侧从天而降、脸色阴沉却美得逆天的男人,“不,你配不上我,看到了没有,配得上我的男人长这样,”

  • 雪鹰领主最新章节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步毁灭一座座城池……
        深渊恶魔想要侵入这座世界……
        而神灵降临,行走人间传播他的光辉……
        然而整个世界由夏族帝国‘龙山帝国’统治,这是人类的帝国,知识渊博的法师们埋首于法师塔中百年千年,骑士们巡守天空大地海洋……
        在帝国的安阳行省,有一个很小很不起眼的贵族领地,叫——雪鹰领!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继《莽荒纪》《吞噬星空》《九鼎记》《盘龙》《星辰变》《寸芒》《星峰传说》后,番茄的第八本小说!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

        自古修仙之途,无不被玄门世家所把持,非是凡民所能觊觎。
        来自末日世界的张衍,得到一块神秘残玉之助,却是要以凡民之身逆而争锋,誓要踏出一条属于自己长生大道!
        ……
        等阶划分:明气、玄光、化丹、元婴、象相、凡蜕、真阳、炼神、至人
        ……
        书友群:大道争锋【124680866】
        【217929481】(旧群)

  • 美女大小姐的贴身武王最新章节

        无名部队顶尖特种兵傅晋尧,离开部队暗中调查战友死亡的真正原因和幕后的主使者时,认识了整日醉酒的邢山,得知他也背负战友与爱人死亡的枷锁,巧合的是傅晋尧调查战友死亡的线索竟跟邢山当年战友死亡的事件有着惊人的相似度,于是两人携手揭开层层迷雾,走上复仇之路。

  • 玲珑骨最新章节

        他,他是明月出天山,清光满,原在山之巅。她,她是池中火红莲,波光闪,风露自缠绵。她,她是白梅雪中寒,容光冷,唯有暗香传。她与她,一个是明灯锦幄姗姗骨,一个是细马春山剪剪眸;一个是披发流泉的林下风,一个是高贵优雅的闺中秀;一个小妖女,一个真仙子;一个情多处热似火,一个心动时柔似水……——面对这样两个女子,他,又将为谁心动,为谁流连?正是:谁人露滴奇葩,谁人风动梅花;谁人灿如烟霞,谁人江水隔纱;谁人伤在天涯,谁人一生堪嗟!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她被迫替代姐姐嫁入轮椅中的他。白天他温软如玉宠她入骨,晚上他变成饿狼把她吃干抹净!“乔陌漓,你的两只腿不是残疾吗?原来你骗我!”“我从来没说过我的第三只腿是残疾!”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乔陌漓我只是个替代品,放了我吧。”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哑道,“乖我刚刚又研究了一个新姿势,今晚先试试!”

  • 扶摇直上凤凰台最新章节

        她本是一农家小女,大婚之夜却被陷害冠上了谋杀亲夫的罪名,锒铛入狱。一名身份神秘地位高贵的女子冒险将其救出,她还未来得及感谢恩人,就被女子抛弃在了离家百里,贼寇颇多的边境。绝望之际却遇到了温润如玉,净如清光的少年郎。她渴望真情,不惜跨遍千山万水,他希望为家报仇,忍辱负重成为异国皇上的养子。当她被未来人告知会成为千古女帝,而他注定会成为乱臣贼子,还有多少爱恋可被高歌嘹唱。

  • 羊皮最新章节

        绝世屌丝张楚因被陷害入狱,在狱中无意中救得平凡老人,得到神秘羊皮,习得外家功夫风掌,内家拳法太极,神奇羊皮更让他拥有了穿越另类空间的本领,洗筋伐髓,让其脱胎换骨,自此张楚飞檐走壁,快意恩仇,天下无敌,闯荡江湖!

  • 万法武尊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百家争鸣,万族齐辉,拳头至上,强者出头的世界,一个力量可以粉碎星辰,精神可以超越轮回的不死传说。蛮,佛,易,三道并存;仙,佛,妖,魔,龙,巫,世间万法,究竟以谁为尊?手握神秘魂碑,身怀至高武经,强者路上,登天踏地,披荆斩棘,打开一个前所未有的江湖。

  • 奶爸会法术最新章节

        李玄修仙五千年,重回地球后,发现自己多了个女儿。奶爸会法术,谁也挡不住!

  • 重生神豪奶爸最新章节

        重生平行世界,叶玄成为了一名富可敌国的大神豪,可是家里竟然还有三个敲可爱的宝贝女儿,这可让叶玄伤透了脑筋。  茜茜:粑粑,长城好长,好壮观,好……长啊,我们把它买下来好不好。  小馨:爸比,我想买养只小脑腐,大呛,丹顶货当宠物,还有大怂猫。  柚子:哼,老爸,我讨厌你,你一点都不疼我,你说过要带我去月亮上面摘星星的。  叶玄要抓狂了,可是看着自己的呆萌女儿们,又怎么忍心去拒绝她们天真的要求呢?

  • 我曾匆匆爱过你最新章节

        丈夫在我怀孕期间结识了富家女,他出轨在先,却和婆婆一起害我流产,逼我离婚,让我的女儿胎死腹中。我发誓要让她们血债血偿,但却一再的走投无路。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前男友顾铎向我伸出手,他说只要我愿意回到他身边,他不介意做我复仇的工具。。。。。。

  • 快穿攻略:萌妻有点蠢最新章节

        暗恋十年,凌瑶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宗辉,而宗辉自始至终惦记的都是凌瑶身后的凌家财产,于是婚礼当日派人绑架了凌瑶,江延白与宗辉谈判,倾尽所有换得凌瑶的安全,救出的确是已经昏迷成植物人的凌瑶。rn凌瑶在在梦中与系统绑定,在不同的世界中穿越,每一个世界都有目标人物,完成他们的心愿,积攒任务进度,才能顺利返回。为了回家,凌瑶在不同世界中替别人达成心愿,每一次都阴差阳错地和江延白在一起

  • 仙帝归来当奶爸最新章节

        一代仙帝渡劫失败,兵解于莽荒中,醒来发现,回到了千年之前,一切最开始的时候。长生大道,不如你嫣然一笑。“这一世,我要挽回遗憾,我要以杀证道,我要踩六合踏八荒,我要……喂,谁家的小姑娘,怎么管我叫爸爸?媳妇,你听我解释……”一个呆萌的小龙女女儿,一个傻白甜村长媳妇……仙帝重生之后的生活,貌似跑偏了很多……

    本章内容提要:
    ...    朱由检看着下方的军士开口说道:“老实说,看了诸君的表现,朕很失望。诸君乃是国之干城,也是神京之最后屏障。     然而诸君尚未遇敌,就已经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神京之安危,朕之性命,交于诸君,可乎?”     从崇祯走入军士之中,查看武器甲胄之后,站在台上的这些各营内臣、武官就已经心头发慌了。现在听到崇祯质问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