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在军士和下属面前耀武扬威,眼睛长在额头上的章礼忠,在崇祯的面前却温顺的犹如一只羊羔。

    从皇帝走下座位查看这些军士身上穿的衣服开始,章礼忠两条腿就开始不停的抖动了,如果不是阳武侯的视线死死的盯着他,恐怕他更希望能就此晕过去,不用面对下面皇帝的问话。

    当崇祯问出这个问题时,章礼忠第一反应就是矢口否认,他张嘴就回道:“回陛下,卑职没有…”

    章礼忠的话还没说完,眼睛的余光就看到了正注视着他的上司,薛濂眼中恶狠狠的目光。他下意识的就把舌头转了回来,“…没有克扣多少。臣有罪,臣该死,请陛下宽恕。”

    章礼忠认罪的时候,腿脚忽然一软,他顺势就这么对着崇祯拜了下去。

    朱由检本打算拿这名前军都督府经历,做一只儆猴的鸡,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名经历的胆子会这么小,自己顺口一问他就承认了。

    不过朱由检的很快就狐疑的转头看向了,前军都督府左都督阳武侯的方向。

    似乎察觉到了朱由检目光的移动,薛濂迅速低下了脑袋。朱由检心中顿时有了计较,“这是想要丢车保帅啊。”

    朱由检想明白了之后,看着跪之自己脚下,把屁股撅的高高的章礼忠,冷冷的说道:“能对朕说实话,证明你还不算无可救药。朕也就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给前军都督府管辖下的在京各卫军士,补足近三个月的粮饷缺额。

    如果今年各卫军士有一人因为饥寒而亡故的,朕就和你新账旧账一起算,你可有意见吗?”

    听到崇祯给出的条件,原本以为已经没有活命希望的章礼忠,顿时忙不迭的满口答应着,根本没去思考,替在京各卫补足三个月的军饷要花多少钱。

    朱由检这才笑了笑说道:“朕拭目以待,希望你别让朕失望。还有,刚刚朕和那个工房的司吏谈了一会,朕觉得这人办事还算不错,就让他担任都事协助你发放粮饷吧,丰城侯记下了吗?”

    丰城侯李承祚顿时上前答应了一声,随后朱由检便下令遣散了堂上的人,让他们各自回去办公去了。

    很快王世德便进来汇报,“连千户带着福建总兵俞咨皋在堂外等候着,准备向本军都督府当值都督报道。”

    朱由检看了一眼还陪侍在一旁的丰城侯和阳武侯,随口说道:“那就让他们上来吧,朕也想见见福建总兵是个什么样的人,听说俞大猷可是和戚继光齐名的抗倭名将,朕也想见见英雄之后是什么人。”

    连善祥、俞咨皋、许心素三人一起走进了大堂,按照官职许心素是没有资格晋见本军都督府的都督的。

    但是有连善祥在边上,都督府内的军士也不敢上前阻挡,就这么看着三人走进了都督府内的大堂。

    阳武侯随意的和俞咨皋谈论了几句,就算完成了俞咨皋入京报道的手续。接下来他便很知趣的退下,让崇祯和俞咨皋谈话了。

    朱由检看着面前这个书卷气息浓厚的中年人,感觉自己面前的不像是一位军中猛将,倒像是学堂内的一位教书先生。

    而那位漳州海商,现在的水师把总许心素,一脸的大胡子,看起来倒是很有猛将的味道。

    朱由检询问了俞咨皋关于乃父的几个问题之后,就随意的说道:“这都督府有没有温暖一些的房子,朕想和俞总兵喝杯热茶慢慢聊一会。”

    阳武侯马上把自己在后院的值房让了出来,让崇祯和俞咨皋几人可以坐下慢慢商谈。

    随即前军都督府的后院就被锦衣卫王世德封锁了,阳武侯和丰城侯两人也被赶出了后院。

    “我们这么让陛下和外兵单独相对,是不是不合规矩?要是让言官知道了,会不会弹劾我等?”阳武侯薛濂有些心境不安的对着身边的丰城侯说道。

    丰城侯李承祚一直保持恭敬的低着头退出后院,这才撇了一眼身边还在搞不清状况的阳武侯。

    “这俞总兵是入京向本军都督府报道,这才偶然遇到的陛下。陛下也不过是见猎心喜,想要找他询问关于故总兵俞大猷的往事罢了,言官有什么可弹劾的?

    倒是阳武侯你,陛下让你回府闭门思过,你不赶紧交接了事务,然后去执行陛下的命令吗?”

    薛濂脸色变幻了一会,才拱了拱手,呵呵笑着说道:“正是,正是,我这便去交接了手上的事务,回府思过去。丰城侯,我们这就别过了。”

    薛濂离开了后院,随即拐到了中庭边上的一间厢房内,不久他身边的家丁就把经历章礼忠带了进来。

    章礼忠一进门就扑到了薛濂的脚下,悲天跄地的呼号道:“侯爷救我…”

    薛濂冷着脸,直接朝着章礼忠胸口踹了一脚,口中喝骂道:“给我小声一些,你是想把整个都督府的人都招来吗?”

    被踢翻的章礼忠,打个滚又翻身爬到了薛濂面前,这次他学的聪明了一些,死死抱住了薛濂的脚,防止在被踹开。

    章礼忠声音果然变小了,他小声的哀求道:“侯爷救命啊,一卫官兵5600人,按每月1石计算就是5600石,三卫就是16万8千石,三个月就是50万4千石。

    补足三个月的粮饷就是折半25万2千石,下官实在是弄不到这么多粮饷啊。若是侯爷不肯援手,恐怕下官身家性命难保啊。”

    薛濂顿时大怒,他想抽出脚踹章礼忠,但是没抽动,于是直接抽过了边上的一根棍子,没头没脑的抽打着章礼忠,口中还训斥道:“你这混球,难道连我都想坑吗?京中三卫什么时候发过全饷了,军中三卫编制有那一个是完全的,少的2千人不到,多得也就3千出头,你这混球敢跟我报全额?

    再说了,这军中粮饷是我一个人得的吗?都督府内各官那个没有分润,你居然想找让我出钱,莫非你是觉得侯爷我,要不了你的身家性命不成。”

    薛濂不过是个勋贵子弟,不习拳棒,又兼沉迷于酒色,因此手中根本没有多大的力气。而章礼忠今天又穿的比较多,所以虽然挨了几下,但是并不痛苦。

    等待薛濂打累了,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的时候,章礼忠才为自己辩解道:“侯爷,不是下官要欺瞒于您,实在是有锦衣卫在旁监察,如果下官不把粮食数额补足,那么陛下必然会知道我等吃空饷的事,那可就不是补足三个月粮饷的事了啊?

    都督府内其他各官虽然应当出钱,但是现在有锦衣卫在边上监测,下官实在是不敢四处攀扯,把事情弄大啊。”

    薛濂虽然心疼,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皱了皱眉头说道:“25万石折色也就7、8万两银子,本侯出两万,让右都督几人凑三万出来,其他的就由你自己解决,一会我自会同右都督交代。”

    章礼忠虽然知道,薛濂还没算上冬衣的费用,但是他也知道再想着让这些勋贵们掏钱出来,已经是不太可能了。有了这5万两银子,他再想办法变卖一些田地凑出5万两,应该可以勉强度过这个难关了。

    薛濂这才对着章礼忠开口,说出了喊他过来的真正用意,“银子我也给你凑了,你可记得要管好自己的那张嘴。要是我在外头听到这粮饷、空额的事和我的名字扯在一起,在大明,可不是只有陛下能要你身家性命的…”

    在都督府后院的小客厅内,朱由检和俞咨皋谈了一会之后,发觉这位福建总兵,虽然对于海战说的头头是道,但是一旦询问其遇到郑芝龙为什么屡战屡败,他就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看来这位,还真的只适合在学校里教书,而不是领兵作战。或者让他在后方管理些事务性工作,也许也合适。”朱由检如此想着。

    朱由检抚着自己的额头,过了半响才对着俞咨皋说道:“朕有意把你调离福建,俞总兵可有什么想法吗?”

    俞咨皋瞠目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让他从自己的老巢离开,他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是皇帝原本就不必征求他的意见,只要直接下命令就行了,现在肯问他一声,不过是给他一个面子而已,他自然不敢做出断然拒绝的姿态。

    俞咨皋略带不甘心的说道:“陛下若是有所命令,臣自然不敢不遵从。但是臣还是希望,陛下能给下臣一个机会,重新整练福建水师。

    这郑芝龙等人都是在海上无恶不作的海盗匪首,虽然蒙陛下天恩招抚之,但是这些海上盗贼一向狼子野心,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度背叛朝廷。臣以为,陛下不可不防啊。”

    朱由检反问道,“难道俞总兵以为,自己还能在福建训练水师不成?郑芝龙好不容易打垮了福建水师,难道会放任你重新组建新水师吗?

    朕听说郑芝龙和福建水师交战的时候,福建沿海渔民都乐于替郑芝龙通风报信,反倒是对水师官兵畏之如虎。在那些渔民眼中,倒是郑芝龙的海盗团伙更像是朝廷的官军,是有这回事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5章 自保的阳武侯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5章 自保的阳武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5章 自保的阳武侯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5章 自保的阳武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75章 自保的阳武侯】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墓园崛起最新章节

        一个带着神奇墓园穿越到异界大陆的平凡小子,
        起于微末却绝不平庸,
        在那里,
        有战火连天的克莱恩大陆,有阴森诡谲的地底世界,
        更有群魔乱舞的无底深渊,
        炼骷髅,玩僵尸,
        带着鬼魂妹妹打天下,
        泡公主,斗群魔,
        隐身幕后笑看风云变幻……
        书友如有想讨论的内容,请加我群号码:373472587 微信号:mikelwf

  • 超级微信红包最新章节

        恶魔萝莉,妩媚御姐,清纯校花,火辣警花,绝色明星一个个的都争着抢着约齐扬,可是齐扬却是头也没抬,只是玩着自己的手机!为什么?因为他的手机可以撩拨嫦娥,可以调戏四仙女,可以勾引九尾妲己!也可以指挥哮天犬去咬二郎神,哪吒大战李天王,太白金星撩拨王母娘娘!因为齐扬,天庭有了lol联赛,因为齐扬,天庭有了选美比赛,因为齐扬,天庭有了丝袜大长腿,流行了内衣比基尼!这还不是最毒的,更毒的是,在天庭,内衣刚刚流行的时候,是外穿的!为什么?因为齐扬!

  • 儒道崛起最新章节

        “天下儒生,九流之末,万世当为猪狗!”三百年前,武帝废除儒道,以武为尊。三百年后,儒生方浩偶得天命符诏,觉醒儒道武魂,从此踏上了一条逆天改命之路。且看他如何以三寸笔锋,战出七尺立身之地!

  • 苍穹仙主最新章节

        命运多舛的少年,从小流落异乡,没有家族的庇护,没有家人的守护,在修真界独自艰难的前行,不管遇到怎样的险阻,他都不曾放弃!他誓要登临仙道绝巅,找到回家的路,报那血海之仇!js330

  • 宅厨师最新章节

        白夜穿越到了一个很奇葩的以食为天的异世界成为了一个厨师,本以为依旧是平凡的过完一生,但他慢慢的现这个世界怎么老是有些奇怪的东西乱入啊。    美食细胞是什么鬼?    远月学院又是怎么回事?    传说中的厨具到底是真是假?    就连刀剑神域美食猎人版都出来了你到底想要闹哪样……    算是综漫乱入吧,但以厨艺为主,可能后宫,慎入js330

  • 绝色护卫祸水妃最新章节

        &#;&#;女扮男装的御前护卫,腹黑霸道的信王,痴情俊美的康王,清纯可爱的七王子,她们将演绎什么样的爱情纠缠呢?
        &#;&#;场景一:再看她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样子,赵祉怒不可遏,怒孔道:“你到底勾搭了多少男人?”
        &#;&#;“我…我没勾搭他,是他非礼我”呃,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奇怪?上官若额头冒了三条黑线。
        &#;&#;场景二:她说道:“你也不必害羞,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不如我去跟你师傅说说,让你还俗,然后我们双宿双飞,做一对人人艳羡的鸳鸯,如何?”
        &#;&#;“不知羞耻!”冷寒鄙夷道。
        &#;&#;场景三:“你是何人?”夜凌君一脸戒备。
        &#;&#;上官若添了添干裂的嘴唇,望着眼前秀色可餐的男子咽了咽口水,说道:“我会对你负责的。”说完便直接扑了过去。

  • 血族手札最新章节

        &#;&#;文明最巅峰某天,神的审判不期而至。山洪海啸,狂风巨浪掀起了末日狂澜曲,这是自然的宣言。
        &#;&#;在那段苟延残喘的黑暗岁月里,无数人已死去,无数人想死去。自然以摧枯拉朽之势击碎了人类引以为豪的科技。
        &#;&#;几百年中,地貌巨变,气候异常,生物畸变。幸存的人们建立起安全区,以不可思议的适应能力小心翼翼地存活着。联邦政府的科学家们则将重心完全转移至武器研制,人体潜能开发和神秘的河外星系。
        &#;&#;正当人类重拾那份破碎的自信朝着宇宙进军时,蛮荒妖族觉醒了。

  • 老婆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去医院治PP,主治医师竟是那夜的男神!对此许痒痒淡定表示——敌动我不动,敌方我不方!不过,哎哎你手往哪里摸呢?别这样咱俩不熟好吗……被吃干抹净的裴医生怒从心底起,阴测测的盯着某个装傻充愣的小女人:“吃完就跑还抢钱?当本少是死的吗!”

  • 农门小医妃最新章节

        实习医生李曦穿越成贫穷小农女,拜师学中医,一不小心治好了活不过十三岁的小王爷,莫名其妙的被封为医妃。等等,那个谁家的大小姐,本医妃穿越之处斗极品未婚夫和亲戚,从来都不曾手软过,你确定要和本医妃争夫君吗?“娘子,为夫和你一样退婚过,咱们俩就是绝配。你想要行医,为夫替你扛药箱,你想要赚银子,为夫替你扫平前路,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好早点洞房花烛啊?”帅气的小王爷羞答答的问着,被某女一脚踹出闺房。

  • 权婚霸爱:老公宠妻别太狂最新章节

        三年前,她还差临门一脚被他给上了他说:“我现在赶时间,用你解决下问题就行了。”三年后,她守了三年活寡。要不是那张结婚证,她都怀疑自己找了个假老公。俞歆月每每被撩拨得毫无反抗之力时,总想大喊:“谁说这是假老公,明明真得不得了”枭御琰问她:“我有什么优点?”俞歆月笑眯眯的答:“器大活好算优点吗?”他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腰“算!”有人说俞歆月是狐狸精,对于枭御琰来说,俞歆月却是他的命

  • 我的极品校花老婆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意外得到了一枚可以召唤各种鬼族的戒指,从此他的生活告别了平凡进入了另一条轨道。原本梦中都难以奢求的班花校花却一个个开始倒追,其他人拼了命都很难做到的事情却只需要召唤几只小鬼就能解决……

  • 扑倒总裁大人:但愿沉醉不复醒最新章节

        被闺蜜和未婚夫联手设计,她失身于他。又突然得知,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他——沈城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翻手为天,覆手为雨!他深情的看着她说:我沈少的女人,怎可留宿街头。跟我走!她自嘲的笑道:我身上有一千万的债务!他寒气逼人:你欠下的一千万,我帮你还!她笑的妩媚妖娆:你是做什么行业的这么有钱?医疗?房地产?他嘴角轻轻勾起帅气的弧度:恐怕要让夫人失望了,你夫君是卖保险的!她大跌眼镜!

  • 阙歌图最新章节

        她是被赶出家门的将军夫人,却身具一统七国的神秘宝藏;他是功高盖世,追寻自己身世的暴戾王爷;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一张江山阙歌图与各自谋划硬生生绑在一起。战乱纷争,情可假可真,义可虚可实,是谁先失了心,没了理智,不惜代价只为博得一方世外桃源,逍遥自在。“阿君,这世道真乱。”“我给你一个太平盛世。”

  • 首席一宠成欢最新章节

        男仆怀了自己的孩子荒唐可笑可是他却依稀记得那一夜的春宵真真切切蚀骨缠绵。作为金融大鳄他咬过的吞并了无数强悍的产业可是眼前这个总是笑得那么刺眼的家伙却让他下不去口。他明明很想吞吃入腹。

  • 盛宠令最新章节

        前世她背负克亲克夫克子的名声沦为名门弃女,她在绝境中逆袭,脚踏仇人累累蚀骨满足而逝。今生她是金盆洗手的女大王和穷书生的幺女,被亲人捧在手心里宠成娇女。  力大无穷炫富娘:“欺负珠珠的人不是被我用银子砸死就是一巴掌拍死!”  俊美无匹腹黑爹:“养不教父之过,欺负珠珠的人背后家族该倒了。”  坑货运气王大哥:“套麻袋拍板砖,我谁都不服。”  医毒双修二姐:“你们哪里来得勇气欺负我妹妹?”  男主:“嫁给我,珠珠可以横着走遍天下。”  女主:“我的大女主人设崩了,崩了!”  总结:从京城明猪到盛世明珠只需要友爱的一家人,盛宠无边,号令天下。  使用指南:轻松甜宠爽文,一切剧情都是为女主服务,...

  • 华鸾最新章节

        “宝华与你,上至碧落,下至黄泉,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宝华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悬崖,不由扭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那个男人。这二十多年的恩恩怨怨,也该做个了结了,宝华决绝的说完这些后,眼中再没有丝毫畏惧,毫不犹豫的纵身向前跳去。等到宝华再次睁开眼睛,她竟然回到了命运刚刚开始的时刻。这一世,她一定不会再任人摆布,她要自己掌控所有的一切。

  • 名门私宠:早安,厉先生!最新章节

        在江城人人忌惮,残暴冷血的爵爷败给了一个女孩,他把这辈子极端的情绪都给了她,恨了她13年,补给了她一个余生。怨她舍不得动她,爱她不自知且不承认,后来心意败露之后爵爷开始了漫漫追妻、哄妻、撩妻之路。“厉少,出来喝两杯,兄弟们都等你呢。”“不了,晚点要接老婆。”“北爵,来一根?”“等下要亲你嫂子,舍不得让她闻烟味。”

  • 剑荡八荒之情丝绕最新章节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每个少年都有一段江湖侠客梦,而他们真的走入江湖的时候,也许最为怀念的,确是当初在村子里唱着山歌的小妹子……

    本章内容提要:
    ...    往日在军士和下属面前耀武扬威,眼睛长在额头上的章礼忠,在崇祯的面前却温顺的犹如一只羊羔。     从皇帝走下座位查看这些军士身上穿的衣服开始,章礼忠两条腿就开始不停的抖动了,如果不是阳武侯的视线死死的盯着他,恐怕他更希望能就此晕过去,不用面对下面皇帝的问话。     当崇祯问出这个问题时,章礼忠第一反应就是矢......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