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成泽虽然看不过去这种折磨人的手段,但他也不想为此把自己搭进去,作为一名工房的司吏,他可惹不起自己的上官。

    言成泽沉默了一会,才稍稍平静的说道:“就算是教训,也不用让人穿着单衣站在寒风里受冻吧,今天的风可不小啊。”

    小旗吕善河苦笑着说道:“这倒不是卑职心狠,实在是这李中琦家境困难,所以连冬衣都典当出去了,现在又没有钱赎回来,只能干受着。

    不过请司吏放心,都是一个伙里吃饭的兄弟,咱也没打算往死里整他。大壮,出去把那个倔头叫进来烤烤火吧。告诉他,看在言司吏的面上,咱就饶了他,让他下次别再这么口无遮拦了。”

    站在离火盆最远的一名士兵赶紧答应了一声,从言成泽身边的小门跑了出去。

    这小旗的做法,让言成泽感觉心里稍稍畅快了一些,他从袖袋里掏出了5钱银子,丢给吕善河说道:“这天寒地冻的,给兄弟们买上一口酒,暖暖身子吧。”

    吕善河接过银子,立刻紧紧的抓在了手心。他满面堆笑,拱手对着言成泽恭维到:“这前军都督府经历司六房中,也只有您言司吏,还能时不时的记挂着我们这些穷军汉了,什么时候您成了经历大人,我们这些穷军汉才能好过一些。你们这些混球,都愣在那里干嘛,赶紧对司吏大人道谢啊,忤在那里当木头杆子吗?”

    几名军士顿时弯腰行礼,用参差不起的声音,向言成泽道谢着。言成泽摆手说道:“好了,我也不碍你们烤火了,吕小旗你出来一会,我还有件事要你去做。”

    “武靖伯家昨夜被雪压塌了花圃中的半间暖房,今日伯府的管家令人通知我,让我找几人去把这花圃给清理出来,顺便把暖房修缮好。你找上5、6人,明日一早去武靖伯家,把这事给我办好了,明白了吗?”言成泽站在耳房门外小声的吩咐道。

    在他身边低头弯腰的小旗吕善河,不停的点着头应道:“言司吏请放心,一会我回去就安排人手,明天一早我亲自带人去伯府上修理这暖房去…”

    “小旗大人,小旗大人,不好了…”刚刚跑出去的大壮,跌跌撞撞的跑进了门,对着吕善河小声的喊道,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看到言成泽脸上微微不快的表情,吕善河大声的训斥道:“什么不好了,连话都不会说,到底出了什么事了?难道李中琦晕倒了不成?”

    “不是,是陛下到门口了。”大壮被吕善河呵斥了一句后,顿时耷拉着脑袋站在门口,小声的说了一句。

    “陛下?”吕善河站在那里,还没有反应过来,重复了一句。言成泽的反应就迅速多了,他一把拨开了挡住了耳门的大壮,几步就冲了出去。

    吕善河顿时也醒悟了过来,他赶紧跟上,经过大壮身边时,还不忘记吩咐道:“混蛋别站在那里发愣了,去把房内的人都叫出来。”

    吕善河几步跨出了高高的门槛,他顿时看到言成泽站在门外的台阶上,似乎有些发愣。

    朱由检带着人出长安右门时,守门的锦衣卫千户王世德,立刻带着一队随从跟在了崇祯身后。

    出了长安右门,顺着红墙往南走,就是五军都督府的官舍,五军都督府就是一排面对着红墙的大宅院。

    当朱由检走到五军都督府之前时,却发觉他以为戒备森严的大明军部,居然就是一排紧闭着大门的宅院。门口连积雪都没有清理过,只有行人踩出来的一行行脚印。

    只有在第二间大宅的石狮子边上,站着一个穿着单薄衣物瑟瑟发抖的卫兵。

    这名士兵大约全身心的在和寒冷抗衡,直到朱由检等人走到面前,他才认出了是皇帝驾临了。

    李中琦正想着跪下行礼时,朱由检快走了几步扶住了他,没有让他跪在雪地上去。

    看着眼前脸色冻的发青的士兵,朱由检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如果大明的士兵就是这个待遇的话,谁还会用生命来保卫这个王朝呢?

    “陛、陛下,小人刚刚没能及时认出陛下驾临,实在罪该万死。”李中琦打着寒颤说道,他心里有些惊吓,不知道皇帝是否会因为自己没有及时认出他,而问罪于他。

    朱由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解开了身上的斗篷,以明黄色丝绸作为面料,内衬皮毛的斗篷,围在身上即柔软温暖又穿戴轻便。

    朱由检解下斗篷时,刚好挂过了一阵寒风,让他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包括王承恩在内的一干随从人等,都不明白皇帝想要做什么。

    朱由检没有迟疑的,把斗篷往眼前冻得反应都有些迟钝的士兵裹了起来。

    李中琦顿时大惊,他不敢推开崇祯,也不敢躲避崇祯的行动,只能口中不停的请罪。

    朱由检没有理会,只是一边给他系上领带,一边对他温和的说道:“这天寒地冻的,让你在门外站岗,并非是要折磨你。这里是五军都督府,是我大明军队的心脏,如果军队的心脏都没有人保护,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

    不过让你穿着这么单薄,守卫我大明军队的心脏,那便是朕的过错。所以你不必认罪,你什么罪都没有。你在这里站岗,是你的责任,让你站岗时不受寒风侵袭,这是朕的职责。”

    李中琦看着这个比自己弟弟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眼睛有些湿润,喉咙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他握着枪杆子的手却捏的更紧了。

    朱由检堪堪帮面前的士兵系好斗篷之后,看着他回复了几丝血色的脸庞,顿时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称赞了一句:“真是一个好兵。”

    王承恩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他赶紧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斗篷,送到崇祯面前说道:“请陛下穿上微臣的斗篷吧,今天寒风刺骨,陛下当保重龙体啊。”

    王承恩身后的几名太监也纷纷上前一起劝说了起来,朱由检推开了王承恩递送上来的斗篷。

    朱由检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言成泽终于从眼前的场景中反应过来,他赶紧跨了几步下了台阶,对着崇祯跪下行礼问好。

    朱由检仔细看了看跪在雪地上,一名穿着绿色盘领衫吏员服饰的官吏,和一名前卫中的小旗。

    这次他并没有伸出手去扶,而是任由两人跪在冰寒刺骨的雪地里。

    “你是前军都督府经历司的小吏?你是前卫里的小旗?”朱由检重复确认了一遍后,才挥手让他们起来说话。

    “这就带朕进去吧,前军都督府,今日当值的什么人啊?”朱由检一边向着大门走去,一边随口问道。

    几名看守大门的士兵,在吕善河的指挥下,打开了紧闭的中门,迎接皇帝入都督府巡视。

    在前军都督府门前的动静,早就惊动了相邻的其他都督府的注意,当朱由检走入前军都督府后,其他四军都督府一边赶紧派人去通知,自家的堂上官。另一边,几位留守都督府最高官职的官员,纷纷穿好朝服,跑到了前军都督府前院等候着,皇帝可能的召见。

    这五军都督府,不算挂衔的官职,每个都督府内都还设置着,左、右都督两位,都督同知若干﹑都督佥事若干﹐其属有经历司经历一人﹑都事若干等。

    但是昨夜大雪,今日早上大风,因此大多数官员都偷懒没上班,这前军都督府内,今日官职最高的不过是一位收发文件的都事,具体办事的人员却只剩下了工房的一名司吏为最高官职。

    朱由检原本倒是想要发怒,但是看着大堂中间公案上薄薄的一层灰尘,他也顿时失去了发火的动力了。

    一个本身就被削减了权力,用来养老的地方,要求这些勋贵每天积极的上班,来做什么呢?跑到都督府来发呆么。

    朱由检无可奈何的,下令王世德对其他几个都督府也调查一番,结果发觉前军都督府还不算最差的一个,中军都督府除了几名典吏,连一个司吏都没在。

    朱由检随后一一召见问话,发现大多数人别说不清楚五军都督府有什么权限,就是连自己的职责都是一问三不知,他们都跪在地上为自己辩解,说从来都是奉上命行事,若无上命则按前例做事,绝不敢有半点行差踏错。

    倒是前军都督府那个工房司吏还算有些见识,对于工程建设上还能谈上几句。

    这也是因为此时五军都督府管辖下的京营军士,大都成了皇宫、勋贵、大臣们的免费使唤的小工了。不管是修三大殿,修山陵,勋贵、大臣们修府邸,勋戚们修缮先人的阴宅,北京城墙、街道的修缮维护,都是抽调的五军都督府名下的京营军士们。

    久而久之,这五军都督府虽然忘记了如何指挥作战,倒是养出了一群泥瓦匠来。

    阳武侯薛濂、丰城侯李承祚等几位领都督府的勋贵,闻讯之后,匆匆赶了过来。

    朱由检此时却已经失去了和这些勋贵们谈话的兴趣,他只是坐在堂上,面无表情的对着这些勋贵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五军都督府门前必须要有卫兵站岗,五个都督府的卫兵单独设立一个编制,不再分开执勤,并接受长安西门驻守锦衣卫的管理。

    第二件,清查五军都督府及京营士兵的粮饷和冬衣发放情况,锦衣卫千户王世德代表他进行监察。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4章 整顿都督府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4章 整顿都督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4章 整顿都督府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4章 整顿都督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74章 整顿都督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通房丫头上位记最新章节

        重活一世,林香草只想平安地活下去。  原以为投靠的世子是一个身心皆残,易掌控的存在,然而,在某一天,她心软应了他做少儿不宜的事后,那位看似温驯的爷儿,怎就化身为狼,夜夜求服侍……  小小通房,想要得到专宠独爱,那就是痴人说梦。可林香草却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所有看不起她的人,卑微通房,也可以得到爷儿的独家溺爱……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

        穿越成女扮男装的太子,因非礼了护国将军而被杖责?摸一把剧痛的屁股,她跳起来愤怒奔走!奶奶个熊!美男子还没非礼到就被打了?那将军在哪呢?爷必摸一把以消心头之恨!爷,您摸错了!那是摄政王!好吧,老虎的PP被摸了,她就得该遭殃了!

  • 盛宠吃货萌妃最新章节

        据说,顾家有女,长相普通,身材似球,却有迷惑整个皇室手段。    据说,她偷吃了皇宫花园里面尽心饲养的鱼被卡主,皇帝大怒,填平了整个池塘。    据说,她和公主打架,因此掉了门牙,郁闷闭家不见客,皇后大怒,罚了公主禁足,提了她称号。    据说,她冲撞了怀有龙裔的妃子,太后大怒,认为妃子有孕恃宠而骄,罚去佛堂修身养性。    据说,她迷惑了堂堂世子,让其上山劈柴,下水捉鱼,让世子神魂颠倒,不知所谓。    某女怒目拍桌:他才不是我迷惑的,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某世子,默默递上自己的金腿,一脸诚恳:求抱……求你了……

  • 铲屎官的宠妻日常最新章节

        每个女孩都幻想自己变成一只乖巧的猫,让人捧在手心里疼。顾念念成功了,可是事情发展好像有点不按常理出牌啊,说好的捧在手心里疼呢,怎么老公一言不合就体罚她呢?“顾念念,你又偷吃小鱼干,给我罚墙站着。”顾念念泪流满面站墙,她一定是有史以来被第一个体罚的猫。变成猫之后的顾念念越来越会撒娇了。“亲爱的,你还没带我去度蜜月呢。”某人斜眼:“你觉得我会带着一只猫上飞机吗?”

  • 锁夺罗魂门记最新章节

        如果有写不好的地方,请多多指教^^"
        如果看完可以给点意见,让我多多改进。

  • 复刻回忆最新章节

        杨筱苏升入大学那年,遇见了她一辈子最好的友情和爱情。一个宿舍、三个损友,充足了她需要八卦的无聊时光;他是老师、她是学生,他们之间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但是杨筱苏却一次又一次的陷入他温柔的微笑里,有过挣扎、有过放弃,历经了种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杨筱苏,你不仅是我的学生,你还会成为我的妻子。”那个人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对她承诺。生命在时光中蹉跎,爱情也是。当杨筱苏四年大学毕业之后,回过头来看、友情依旧、爱情却只剩回忆……“慕介凡,为什么我永远都比你多努力一些,为什么我永远都比你痛苦。”

  • 剑巫纪最新章节

        巫师以精神力为载点,近一步认知这个世界,使自身逐渐脱离平凡。骑士激活自身生命力而提升层次,不如巫师前程远大。携带智能芯片,偶然间来到了一个巫师世界,却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剑巫’之路。离奇诡秘的幻梦世界,壮观波澜的妖精世界,鬼怪横生的迷雾世界............一个个诡秘神奇的世界,渐渐解开了属于它们的面纱。剑巫群号:575167641js330

  • 一夜成婚:总裁太缠人最新章节

        她,孤苦无依,不受疼爱的名门千金。他,运筹帷幄,嗜血无情的商界霸主。一场精心策划的计谋,将她错送到他的床上,引出多年前的血海深仇。“你……你想干嘛……”她被推入柔软的大床上,惊慌失措。邪魅强势的男人欺身而上,压着她邪魅出声:“干你!”

  • 女总裁的贴身校草最新章节

        这是一本有血,有泪,有爱,有情,有义的故事。为了爱人,斩尽天下人又如何;为了兄弟,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或是龙潭虎穴也要闯。此时,主角全身是血,伤口深可见骨,一双杀红了眼,渗出滴滴的血泪,手持着一把断剑,面对无数强者不惧不退,缓缓地回头对身边爱人和兄弟们笑笑地说:“亲爱,哥们,别怕,哪怕是黄泉路上,哥陪你们一起走,奈何桥上的孟婆汤,哥也陪你一起喝!”“大哥……”

  • 寸草芳蕙最新章节

        与你探讨在瞬息万变、浮华纷扰的现代社会,如何保持一颗宁静、澄澈的心。

  • 容你双世情刻骨最新章节

        朱砂,小时候是个地里刨食的小脏崽子,大了是个到处逢迎的小狐媚子,没根骨没天赋,除了嘴甜一无是处。云知月就不一样,云知月除了嘴巴刻薄可以说是完美无缺。朱砂从云知月不要的衣服,一直捡到云知月不要的男人,珍而重之。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将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 灾厄剑主最新章节

        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韩非,意外穿越,得到了一封从未谋过面的父亲的求救亲笔信,揣着各种疑惑来到了异界,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推动着,成为了衰落精灵族的亲王,和人族斗智,同魔兽交手,斩杀巨龙,猎艳美人……最后发现父亲居然是前秦帝国天王!此时,恰逢异族入侵,韩非率领精灵族奋起抵抗,在战争之中,渐渐踏上了父亲的脚步,前往死灵界,寻找父亲最后的足迹……而他不知道的是,等待着他的,却是一个延续了一万年的诡异诅咒!

  • 报告总裁:夫人又逃了最新章节

        披着张男人皮的时南春一路披荆斩棘,终于走上娱乐圈顶峰。  某个贱萌贱萌又贱萌的鬼系统却迟迟不肯解除绑定。  时南春:“理由?”  某系统:“宿主还没收赠品,所以统统不能走。”(?ω?)  时南春:“……”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  娱皇大厦顶层。  “报告总裁,夫人又逃了!”  “逃?这一次,她逃无可逃!”  男人细细摩挲手中的DNA检测报告,眉开眼笑。  赠品头衔太轻,不知孩儿她爹的名头如何?  #糙女汉子挂着张男人皮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走上娱乐圈顶峰的故事#  #宇宙超级护女狂魔一路打怪升级,养娃育娃外加给娃儿换爹的故事#

  • 钱忆柏的小草人生最新章节

        钱忆柏,女,今年三十有五了,她的父母结婚十年后,才艰难的生下她,为了生她,吃了不少苦头。
        钱爸负责教她武功和棋艺,还有泡茶,把她当成一个男孩子培养,用钱爸的话说:“这是为了迎合时代的发展,你有时候要把自己当成爷们看,你无论何时都要坚强,”
        钱忆柏只有迎天大叫:“老天爷,给我力量吧,”
        孙妈负责教她化妆和厨艺,还有打扮,把她当成一个淑女培养,用孙妈的话说:“女儿啊,人有爱美之心,你呢必须要每天漂亮的生活,这样才会有人爱,”
        这时钱忆柏托着下巴,眨着双眼说:“真是睁眼说瞎话,本女子生的本来就有特点了,还用每天化妆,恼火,”说完唉声叹气
        在这三十多年里,钱忆柏遇到的各种难题和各种美女帅哥,她每天都与她们斗智斗勇。

  • 仙迹天下最新章节

        萧洺曾是仙庠学院里一名百年不遇的天才学员,却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只考个位数的废物。就在面临退学困境之际,全国最强的杀手前来刺杀自己,一筹莫展之时,神秘高手突然出现,击退仙王。从此开启开挂人生,在没有丝毫仙气的情况下,击败全校第一,成功博取到公主芳心,也因此成为了全国所有男人的敌人。

  • 最强妖孽系统最新章节

        三千年前,仙帝重生。持夺宝系统,纵横天地,横扫六合八荒。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 幽冥之无敌鬼差最新章节

        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恶人自有人来灭,恶鬼自有鬼差诛。

  • 天道最强锦鲤最新章节

        普通学生林凡    幸运成为天道锦鲤,获得天道大礼包!    从此大发神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身边美女如云!

    本章内容提要:
    ...    言成泽虽然看不过去这种折磨人的手段,但他也不想为此把自己搭进去,作为一名工房的司吏,他可惹不起自己的上官。     言成泽沉默了一会,才稍稍平静的说道:“就算是教训,也不用让人穿着单衣站在寒风里受冻吧,今天的风可不小啊。”     小旗吕善河苦笑着说道:“这倒不是卑职心狠,实在是这李中琦家境困难,所以连冬衣都......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