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士恒出了家门之后就漫无目的的走着,出了马市桥街,顺着鸣玉坊和河槽西坊之间的河槽街,向南缓缓而行。

    此时约莫末时和申时之间,城外进城贩卖菜蔬、柴火等生活物资的乡民,此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城回家了。

    而在各府上当值的军士们,现在也开始陆续下值回营或是回自己家中去了。

    街道上的走动的行人倒是兴盛了起来,不过河槽街相邻的两坊以商民居多,因此河槽街上的军士并不多,但是看上去也是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

    当然在姚士恒眼中,北京城除了街道更宽敞一些之外,街市上的繁华景象可要比南京和苏州差远了。

    且北方秋季风大,一旦起风,这北京城就像被灰色的风沙吞噬了一般,风沙过后,城内的一切都变得灰扑扑的了。遇到这种天气,他的鼻子能够难受上一整天。

    站着高高的坊墙之下,看着街上往来匆匆的路人,姚士恒在这一刻,倒是真的分外怀念起,江南青山碧水的景色起来了。

    “也许夫人说的也不错,还不如趁早归去,悠游于林下泉边,读上几本好书,做一个不问宦海风云的富家翁,足矣。”

    姚士恒心中正蕴生退隐的念头时,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有点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子毅兄,何故在街上发呆?我刚刚叫了子毅兄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啊,难不成在思念某位佳人?”

    当姚士恒转过头去,却发现是云南道御史毛羽健叫醒了自己。而一辆马车正停在路边,兵部主事钱元悫正站在马车边,看到姚士恒转头看到了他,钱元悫微笑着对姚士恒拱手行礼致意。

    姚士恒赶紧对着钱元悫回了一礼,然后对着毛羽健说道:“年兄,说笑了。吾不过是偶然起了思乡之念,不想这小儿女姿态却落入了年兄眼中,惭愧,惭愧。”

    毛羽健不以为意的说道:“吾辈大好男儿,又有圣主在朝,现在正是大有为之时。子毅兄岂可做思乡之念,没的堕了志气。想不到今日能和子毅兄道左相逢,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子毅兄且和我一起去喝上一杯。”

    姚士恒和毛羽健都是天启二年的同进士,两人有同年之谊。但是平日里姚士恒并不觉得自己和毛羽健有多么深厚的交情,而和毛羽健同乘一车的钱元悫,是天启五年的同进士,也是最先上疏攻击魏忠贤党羽的几人之一。

    要是以往,谨小慎微的姚士恒一定会拒绝,他可不愿意卷入残酷的党争之中去。

    但是今天心情有些抑郁的姚士恒的确是想喝上一杯,且又想着自己反正不久后大约就要归乡去了,和东林党人喝上一杯酒,还能喝出什么祸端来吗?

    姚士恒对着毛羽健拱了拱手后说道:“那么愚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姚士恒的爽快,倒是让毛羽健楞了下,他还想着要怎么说服这位一向谨慎的同年,和钱元悫一起坐下喝酒呢。想不到这位同年,今天倒是转了性子了。

    毛羽健反应迅速的抓住了姚士恒的手臂,拉着他向马车走去,口中还高兴的说道:“正好西山居进了一批佳酿,正要和子毅兄一起去鉴赏一二,今日我等不醉无归。”

    西山居在咸宜坊内,靠近广济寺,在西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酒家。三人随即登车而去,过了不久马车就在一条胡同口前停了下来。

    西山居传闻是一位勋贵的产业,是一座5进跨院带花园的四合院建筑群,门前整条胡同都是西山居的地方。

    三人刚下马车,就有酒楼的知客迎了上来,看来钱元悫倒是这里的常客,那位知客大老远就认出了这位钱大人。

    知客也不询问三人,就这么直接带着他们走过前院,穿过了花园来到了一间僻静的跨院内。

    姚士恒也来过西山居几次,但也是第一次知道,这西山居内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所在。

    此院的装饰完全不同于外院那些,富丽堂皇以气派取胜的北方建筑风格,到有几分移步换景的苏州园林味道。

    看着姚士恒目不转睛的看着这里的装饰,钱元悫微笑着说道:“此处乃是主人家自用的院子,常人难得一进。某和此处主人家有旧,所以才能偶尔借用,以慰思乡之情。姚前辈下次若是有意,可用某的名号自来便是。”

    姚士恒微微有些惶恐,他赶紧说道:“不敢,不敢。此处用度应当不菲,愚不过一清苦之官,岂敢常来问津。”

    看到姚士恒拒绝自己的好意,钱元悫微微一笑,并不着恼。他转过头去,对着迎上来招呼自己三人的跨院管事吩咐道:“今日某等前来,主要是为了尝尝进来的新酒,你可有什么介绍吗?”

    跨院的管事是个30多岁的伶俐人,他口齿清晰的替三人介绍了,西山居日前进来的三种新酒。

    听完介绍之后,钱元悫对着毛羽健拱手说道:“毛前辈是酒中圣贤,这选酒一事,还是毛前辈来定夺吧。”

    毛羽健微微点了点头,当仁不让的对着管事说道:“这酒水就上玉液白,这菜式吗便以苏茶为主,另外加上两道煮鲜肫肝和玉丝肚肺…”

    三人论了序齿,毛羽健坐在上首,姚士恒居中,钱元悫坐于下首。三人闲聊了几句后,管事便带了一坛五斤装的玉液白回来,请三人过目后,方启了酒封。

    这酒封刚一打开,一股酒香就扑到了姚士恒的鼻前。“果然是好酒。”姚士恒不由自主的赞叹道,这一刻他肚子里的酒虫完全被勾起来了。

    “子毅兄都说是好酒,那我一定要多饮上几杯了。”毛羽健呵呵大笑的说道。

    姚士恒被毛羽健说的有些脸红,席间一时欢笑一片。随着冷热熟食的上来之后,三位16、7岁的美貌小婢站在三人身边,为他们斟酒布菜。

    开席不久,又有一位穿着绿衣的小娘子提着一把提琴走了进来,请三人点唱。

    三人之间互相推辞了几句之后,推脱不过的姚士恒便对着小娘子说道:“那便来上一套‘半万贼兵’吧。”

    这绿衣小娘容貌只是平常,但是弹琴的技艺和歌喉却是一等一的好,以姚士恒看来,几乎有吴中名家的水准了。

    有美婢在侧,美食当前,美酒在口,美乐在耳,姚士恒恍惚之间似乎已经回到了,在家乡和友人聚会的场景。

    在这一刻,酒酣耳热之后,他对于钱元悫、毛羽健两人的最后一丝戒心也放下了。

    三人谈论诗词、字画、古董,一时之间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姚士恒自觉自入京以来,就数今日最为快活。

    心境一开,这三人的酒量也是大涨,5斤装的玉液白旋即被三人喝的只剩下了小半坛。

    姚士恒、毛羽健饮的最多,他们两人往往是酒到就杯干,而钱元悫却每每只是略一沾唇就放下了。

    看到姚士恒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之后,钱元悫借口要谈些私事,遣走了屋内的外人。

    当房间内的婢女和仆役都出去之后,钱元悫不由对着姚士恒询问道:“不知子毅兄对这朝廷清理科道言路怎么看?”

    姚士恒酒意上头,那里还会去深思自己身在何处,他哐当一下就放下了酒杯,口中含糊不清的抱怨道:“祖宗法制,这科道官乃是为朝廷澄清吏治而设,也是陛下耳目之所寄。如今陛下被奸人蒙蔽,堵塞言路,自去耳目,如此治国,可乎?”

    钱元悫和毛羽健相视而笑,觉得此人可用。这毛羽健酒量颇豪,和姚士恒所饮酒水相去不远,但是依旧神智清明。

    毛羽健此时不由开口试探着说道:“子毅兄既然知道,此次清理言路,乃是奸党作祟,何不奋起上疏?让陛下幡然醒悟,驱逐奸党,则兄之大名将震动天下。”

    姚士恒眼神迷离,两颊绯红,他摇着头说道:“吾为臣子,陛下为君父,臣子怎么能直斥君父的过错呢?吾当远离庙堂,效仿和靖居士,泛舟于江湖,洁身自好矣。”

    对于姚士恒的反应,钱元悫和毛羽健有些傻眼,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两人面面相窥之后,不由开始从旁劝说,希望姚士恒放弃这个消极的想法,而是起来和奸党抗争。

    然而一个酒醉的人是无法被说服的,钱元悫和毛羽健的劝说反倒激发了姚士恒求取的心理。

    他大呼小叫的让管事拿来纸笔,他要写一封辞官疏。此时钱元悫和毛羽健终于确定,姚士恒这是真的喝多了。

    “此人的酒品可真不怎么样。”钱元悫心中有些愤懑的想到。为了安抚姚士恒,不让他继续吵闹下去,钱元悫无奈的叫人拿来了纸笔。

    姚士恒文不加点,旬刻之间就写了一篇千余言的上疏,然后就伏在案上呼呼睡去了。

    钱元悫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无奈的说道:“今日还是就此作罢,来日再说。先找人把子毅兄送回去吧。”

    毛羽健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墨迹未干的上疏,脸上挂着奇异的微笑回应道:“非也,非也,吾等大事已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40章 街头偶遇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40章 街头偶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40章 街头偶遇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40章 街头偶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40章 街头偶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冒牌天王最新章节

        KTV捉奸,我被女朋友给甩了,甩我的理由很奇葩,就因为我叫谢霆,而不叫谢霆锋,说是给不了她要的那种生活,为此,我在KTV大闹了一场,随即,KTV漂亮老板娘出现,她说要我陪她玩个游戏,否则就打断我第三条腿

  • 暗夜帝王念你情深似海最新章节

        他来了,如同神抵般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命运的齿轮缓缓开启。他带来魔鬼般的气息,让她苍茫后退。却不曾知道一切都是已计划好的。一次绑架的背后,他重新强势归来。现实跟回忆在折磨着她。当她无情的坠入深渊而他只在居高临下的望着的时候,她才明白他为何会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到底谁才是主谋者,一切又该如何说起,迷雾正在一点点散开……她掩埋在内心深处的温情,究竟是谁能唤醒?哎呀!文案有点矫情了!说白了,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啦!

  • 龙血记最新章节

        一个少年,只因不凡血脉而注定人生坎坷。惨遭灭门,被迫修道,创立绝学,上昆仑,战妖王…为爱人冲冠一怒,为朋友两肋插刀,为亲人不惜生命…当最终站在世界之巅时,在他身旁的会是谁呢?这是一个热血,却又舒缓的故事…

  • 渡魂师最新章节

        天生就拥有阴瞳(可以看见阴魂)的叶韩因天赋异禀被天极道长收为弟子,学会渡魂术,为留在阳间未转世投生的阴魂渡魂。因与阅云师兄多年前一战败北,发誓从此不再接触阴事。多年后因好友养的小鬼莫名失踪,便决定重拾渡魂人的身份。集结温尔雅、苏忠宇、温华等人调查鬼王之事,一路上遇到各种障碍及奇怪的事情。最终击败鬼王,并且与温尔雅相爱。他们发现这是一个神秘组织的阴谋,但神秘人的身份无人知晓。

  • 进击的废材最新章节

        顾灵之是在充满仇恨和绝望中闭上眼睛的。
        受尽嘲讽的废材体质,被人设计嫁给人渣到绝望赴死。她有太多太多的不甘。
        没想到再次睁开眼,却回到了命运转折的那一天。
        脑中突然出现的空间传承,是她安身立命的保障。
        余毒尽除,逆天资质再也无法掩藏,五行灵力信手拈来。
        一步步,以耀眼的姿态将上一世亏欠她的账一一讨回。
        斗嫡母,坑嫡妹,撩汉子,斩白莲……
        等等,三皇子,你的人设是不是崩了?

  • 重生之雷神崛起最新章节

        异界准雷神突破失败,穿越至海兰大陆,却意外的附身在先天五行残脉的风流邪少身上,特异功法助其修炼升级,一路杀戮成神,创立闻名大陆的“雷门”,专制各种不服,调教美女医师、培养绝色丹神、成就阵图大师,最后雄霸天下。

  • 恶魔丫头,别闹!最新章节

        他在A市花天酒地,坐抱西施右抱貂蝉,上天下地无人敢欺,凭什么她一来到就对他吆喝,连初吻都被她夺走了,这女人,竟无法无天到他的头上
        “慕卿歌,你别闹了。”他霸气的凝视着她的眸,想在她的眸里探索出一丝她的惧意
        “我没闹,子殇哥哥,我可是真心喜欢你的。”她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气场而退缩,反而更坦白
        “可我不喜欢你。”他心痛的从嘴里挤出这就话,以为这样她就会退缩
        “是吗?那我证实证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的唇瓣已经紧紧的贴着他的唇,如她所料他没有反抗
        ……明明是喜欢我的

  • 重生79年,boss有点野最新章节

        海归外科医生带着医院空间重生到七零末十三岁农村女身上,父亲老实,母亲泼妇,奶奶极品,还有堂姐一旁虎视眈眈;好在她还有善良的姐姐,懂事的弟弟,她势要在这贫穷的吃不饱饭年代,靠着一身外科医术闯出一片天。只是,第一次救得这位少将将军,你不觉着你最近往我这儿跑的太勤了么!

  • 极武天魔最新章节

        唯有强者,才能称魔。………………  本文主角不圣母,杀伐果断,改了三次简介了...还是感觉好渣。  书友群607498533,欢迎大家来水群一起讨论剧情。

  • 阴阳雕刻师最新章节

        江水大涨,冲上来一口朱红棺材,里面有个老娘们儿说自己是满清王妃。还有个喜欢骂人王八犊子的钱迷师父救了全村人。我的人生一下子就改变了……野王爷坟、鬼骨庙、老娘们皇妃、锁龙大井、萨满秘术……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其妙的事儿。

  • 花式撩妻:这只绵羊我包了最新章节

        腹黑如顾逸尘,高智商高情商的高富帅一枚,白甜如夏绵阳,人家一点也不傻,偷摸的藏着惊天秘密。顾公子遇到夏绵阳后,成天就惦记着把她打包带回家。有天顾公子不开心了,因为发现这只绵羊有着大秘密!各种不愉快事儿的接踵而来。顾大公子顿时压力山大了,默默的感慨:包养这只绵羊还挺不容易的嘛!

  • 荒古武神最新章节

        茫茫大世,有日,月,星三界。万千宗门,等级森严,曰万兵,众将,环侯,尊王。武动,一位靠着荒古之诀走上修炼新途的少年,追着妹妹的脚步,破兵,杀将,吞侯,踩王,在这片玄妙的世界闯荡出属于他的天空。

  • 第二次失踪最新章节

        从十五岁开始李楚淮就计划着这一次的失踪,可丁凛成了她计划中最大的变数。“我帮你。”他看着她一步步向深渊走去,舍不得却只能成全她的复仇。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丁凛,这一次我如果还能逃出来,你就抱抱我好不好。”他是她孑然一身的人生里,最大的欲望。她是他毫无生气的生活中,唯一的期盼。

  • 天才师兄,请绕道!最新章节

        6岁那年,她遭人绑架,却果断的从绑匪手中逃脱,小小的身子二话不说冲进了他的车子里……“要我帮你,如何回报我?”第一次见面,他说。“莫不是想要我以身相许啊?”她眼睛里有明亮的笑意。“沈欣若,你是不是女孩子?!”某人嘴角抽了抽。尼玛不是第一次见面吗?!搞了半天他居然认识她?居然认识她就算了,还对她见死不救?!“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既然如此,那我便检查一下好了。”靠!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 打鬼鞭最新章节

        这世界上有鬼吗?我只能说见过就有,没见过就没有。自从十五岁那年偶遇鬼打墙之后,怪事接二连三发生,究竟是偶然还是早有预谋?直到我手执打鬼鞭,推开那扇门之后……世界上不光有鬼,还有神,散落各地的水晶神骨,上古流传下来的太极图,历来只有帝王才能观看的帝王密本,一切的一切,究竟掩埋了什么秘密,打鬼鞭,满足你一切好奇……此书有毒,点开需做好心里准备。已经有很多人茶饭不思,开始上瘾。秦梦说:"打鬼鞭出,八方云动。打鬼鞭动,万鬼莫出。"

  • 极品法医最新章节

        法医信条:只有尊重尸体,才能得到真相。秦风,他是法医界的神秘王者,更是暗黑圈的一代传奇,风云回归,没等他来得及享受生活。什么,要我回大学读书,还是法医系?有美女,咳咳,你不早说。这个法医不太冷!

  • 美漫之无限通灵最新章节

        “叮,恭喜宿主通灵地狱三头犬,获得【地狱之火】”    “叮,恭喜宿主通灵哥斯拉,获得【怪兽体质】”    “叮,恭喜宿主通灵时崎狂三,获得【刻刻帝】”    漫威宇宙。    复仇者之战,苏墨青站在哥斯拉的头顶,看着飞射而来的核弹,露出一丝微笑:“待我先充个能,再打死在场诸位。”    欢迎加群:582016038

  • 我的分身是孙悟空最新章节

        得到孙悟空的点化,融合成了新一代的神明。    玉皇老儿请我饮酒,西天如来请我颂经。    南海菩萨为我师姐,东海龙王为我义兄。    在白天,他经营着一家火爆餐厅!问鼎江湖!    在夜晚,他散养着一群猛鬼妖王!震惊三界!    “在曾经,他是棒打凌霄殿的齐天大圣!”    “在现在,他是傲视九霄天的混世魔王!”    生死之交的背叛,致使权如风从悬崖掉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怕,我的分身是,孙悟空!

    本章内容提要:
    ...    姚士恒出了家门之后就漫无目的的走着,出了马市桥街,顺着鸣玉坊和河槽西坊之间的河槽街,向南缓缓而行。     此时约莫末时和申时之间,城外进城贩卖菜蔬、柴火等生活物资的乡民,此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城回家了。     而在各府上当值的军士们,现在也开始陆续下值回营或是回自己家中去了。     街道上的走动的行人倒......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