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士恒出了家门之后就漫无目的的走着,出了马市桥街,顺着鸣玉坊和河槽西坊之间的河槽街,向南缓缓而行。

    此时约莫末时和申时之间,城外进城贩卖菜蔬、柴火等生活物资的乡民,此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城回家了。

    而在各府上当值的军士们,现在也开始陆续下值回营或是回自己家中去了。

    街道上的走动的行人倒是兴盛了起来,不过河槽街相邻的两坊以商民居多,因此河槽街上的军士并不多,但是看上去也是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

    当然在姚士恒眼中,北京城除了街道更宽敞一些之外,街市上的繁华景象可要比南京和苏州差远了。

    且北方秋季风大,一旦起风,这北京城就像被灰色的风沙吞噬了一般,风沙过后,城内的一切都变得灰扑扑的了。遇到这种天气,他的鼻子能够难受上一整天。

    站着高高的坊墙之下,看着街上往来匆匆的路人,姚士恒在这一刻,倒是真的分外怀念起,江南青山碧水的景色起来了。

    “也许夫人说的也不错,还不如趁早归去,悠游于林下泉边,读上几本好书,做一个不问宦海风云的富家翁,足矣。”

    姚士恒心中正蕴生退隐的念头时,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有点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子毅兄,何故在街上发呆?我刚刚叫了子毅兄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啊,难不成在思念某位佳人?”

    当姚士恒转过头去,却发现是云南道御史毛羽健叫醒了自己。而一辆马车正停在路边,兵部主事钱元悫正站在马车边,看到姚士恒转头看到了他,钱元悫微笑着对姚士恒拱手行礼致意。

    姚士恒赶紧对着钱元悫回了一礼,然后对着毛羽健说道:“年兄,说笑了。吾不过是偶然起了思乡之念,不想这小儿女姿态却落入了年兄眼中,惭愧,惭愧。”

    毛羽健不以为意的说道:“吾辈大好男儿,又有圣主在朝,现在正是大有为之时。子毅兄岂可做思乡之念,没的堕了志气。想不到今日能和子毅兄道左相逢,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子毅兄且和我一起去喝上一杯。”

    姚士恒和毛羽健都是天启二年的同进士,两人有同年之谊。但是平日里姚士恒并不觉得自己和毛羽健有多么深厚的交情,而和毛羽健同乘一车的钱元悫,是天启五年的同进士,也是最先上疏攻击魏忠贤党羽的几人之一。

    要是以往,谨小慎微的姚士恒一定会拒绝,他可不愿意卷入残酷的党争之中去。

    但是今天心情有些抑郁的姚士恒的确是想喝上一杯,且又想着自己反正不久后大约就要归乡去了,和东林党人喝上一杯酒,还能喝出什么祸端来吗?

    姚士恒对着毛羽健拱了拱手后说道:“那么愚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姚士恒的爽快,倒是让毛羽健楞了下,他还想着要怎么说服这位一向谨慎的同年,和钱元悫一起坐下喝酒呢。想不到这位同年,今天倒是转了性子了。

    毛羽健反应迅速的抓住了姚士恒的手臂,拉着他向马车走去,口中还高兴的说道:“正好西山居进了一批佳酿,正要和子毅兄一起去鉴赏一二,今日我等不醉无归。”

    西山居在咸宜坊内,靠近广济寺,在西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酒家。三人随即登车而去,过了不久马车就在一条胡同口前停了下来。

    西山居传闻是一位勋贵的产业,是一座5进跨院带花园的四合院建筑群,门前整条胡同都是西山居的地方。

    三人刚下马车,就有酒楼的知客迎了上来,看来钱元悫倒是这里的常客,那位知客大老远就认出了这位钱大人。

    知客也不询问三人,就这么直接带着他们走过前院,穿过了花园来到了一间僻静的跨院内。

    姚士恒也来过西山居几次,但也是第一次知道,这西山居内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所在。

    此院的装饰完全不同于外院那些,富丽堂皇以气派取胜的北方建筑风格,到有几分移步换景的苏州园林味道。

    看着姚士恒目不转睛的看着这里的装饰,钱元悫微笑着说道:“此处乃是主人家自用的院子,常人难得一进。某和此处主人家有旧,所以才能偶尔借用,以慰思乡之情。姚前辈下次若是有意,可用某的名号自来便是。”

    姚士恒微微有些惶恐,他赶紧说道:“不敢,不敢。此处用度应当不菲,愚不过一清苦之官,岂敢常来问津。”

    看到姚士恒拒绝自己的好意,钱元悫微微一笑,并不着恼。他转过头去,对着迎上来招呼自己三人的跨院管事吩咐道:“今日某等前来,主要是为了尝尝进来的新酒,你可有什么介绍吗?”

    跨院的管事是个30多岁的伶俐人,他口齿清晰的替三人介绍了,西山居日前进来的三种新酒。

    听完介绍之后,钱元悫对着毛羽健拱手说道:“毛前辈是酒中圣贤,这选酒一事,还是毛前辈来定夺吧。”

    毛羽健微微点了点头,当仁不让的对着管事说道:“这酒水就上玉液白,这菜式吗便以苏茶为主,另外加上两道煮鲜肫肝和玉丝肚肺…”

    三人论了序齿,毛羽健坐在上首,姚士恒居中,钱元悫坐于下首。三人闲聊了几句后,管事便带了一坛五斤装的玉液白回来,请三人过目后,方启了酒封。

    这酒封刚一打开,一股酒香就扑到了姚士恒的鼻前。“果然是好酒。”姚士恒不由自主的赞叹道,这一刻他肚子里的酒虫完全被勾起来了。

    “子毅兄都说是好酒,那我一定要多饮上几杯了。”毛羽健呵呵大笑的说道。

    姚士恒被毛羽健说的有些脸红,席间一时欢笑一片。随着冷热熟食的上来之后,三位16、7岁的美貌小婢站在三人身边,为他们斟酒布菜。

    开席不久,又有一位穿着绿衣的小娘子提着一把提琴走了进来,请三人点唱。

    三人之间互相推辞了几句之后,推脱不过的姚士恒便对着小娘子说道:“那便来上一套‘半万贼兵’吧。”

    这绿衣小娘容貌只是平常,但是弹琴的技艺和歌喉却是一等一的好,以姚士恒看来,几乎有吴中名家的水准了。

    有美婢在侧,美食当前,美酒在口,美乐在耳,姚士恒恍惚之间似乎已经回到了,在家乡和友人聚会的场景。

    在这一刻,酒酣耳热之后,他对于钱元悫、毛羽健两人的最后一丝戒心也放下了。

    三人谈论诗词、字画、古董,一时之间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姚士恒自觉自入京以来,就数今日最为快活。

    心境一开,这三人的酒量也是大涨,5斤装的玉液白旋即被三人喝的只剩下了小半坛。

    姚士恒、毛羽健饮的最多,他们两人往往是酒到就杯干,而钱元悫却每每只是略一沾唇就放下了。

    看到姚士恒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之后,钱元悫借口要谈些私事,遣走了屋内的外人。

    当房间内的婢女和仆役都出去之后,钱元悫不由对着姚士恒询问道:“不知子毅兄对这朝廷清理科道言路怎么看?”

    姚士恒酒意上头,那里还会去深思自己身在何处,他哐当一下就放下了酒杯,口中含糊不清的抱怨道:“祖宗法制,这科道官乃是为朝廷澄清吏治而设,也是陛下耳目之所寄。如今陛下**人蒙蔽,堵塞言路,自去耳目,如此治国,可乎?”

    钱元悫和毛羽健相视而笑,觉得此人可用。这毛羽健酒量颇豪,和姚士恒所饮酒水相去不远,但是依旧神智清明。

    毛羽健此时不由开口试探着说道:“子毅兄既然知道,此次清理言路,乃是奸党作祟,何不奋起上疏?让陛下幡然醒悟,驱逐奸党,则兄之大名将震动天下。”

    姚士恒眼神迷离,两颊绯红,他摇着头说道:“吾为臣子,陛下为君父,臣子怎么能直斥君父的过错呢?吾当远离庙堂,效仿和靖居士,泛舟于江湖,洁身自好矣。”

    对于姚士恒的反应,钱元悫和毛羽健有些傻眼,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两人面面相窥之后,不由开始从旁劝说,希望姚士恒放弃这个消极的想法,而是起来和奸党抗争。

    然而一个酒醉的人是无法被说服的,钱元悫和毛羽健的劝说反倒激发了姚士恒求取的心理。

    他大呼小叫的让管事拿来纸笔,他要写一封辞官疏。此时钱元悫和毛羽健终于确定,姚士恒这是真的喝多了。

    “此人的酒品可真不怎么样。”钱元悫心中有些愤懑的想到。为了安抚姚士恒,不让他继续吵闹下去,钱元悫无奈的叫人拿来了纸笔。

    姚士恒文不加点,旬刻之间就写了一篇千余言的上疏,然后就伏在案上呼呼睡去了。

    钱元悫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无奈的说道:“今日还是就此作罢,来日再说。先找人把子毅兄送回去吧。”

    毛羽健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墨迹未干的上疏,脸上挂着奇异的微笑回应道:“非也,非也,吾等大事已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14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14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14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14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140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皇室囚宠:帝少的绝版逃妻最新章节

        她被抓去顶包,惹上皇权霸帝。世界都是他的!rn“魔兽!我不是你的!”rn霸帝狂野暧昧的勾唇:“我知道,我是你的!”rn“少爷,她跑了”rn女人!你TM敢找人结婚?他大手一挥,100台战斗机从空中闪过。rn两个选择。rnA躺在我身边,B躺在棺材里!rn几年后rn萌宝告状:“爹地,妈咪又跑了!”rnShit!准备坦克!“儿子,老子借你当大炮!”

  • 护美狂医最新章节

        小子唐天,懂抓鬼,能治病,道术通神,医术逆天,是美女就泡,是情敌就扁,大家最好别惹我,发飙起来捅破天。

  • 无盐王妃太腹黑最新章节

        本是飒爽英姿女特工,却意外穿越成又丑又傻的相府嫡女!还嫁了个又病又瘸的王爷!什么?都是被人下毒弄的?下你奶奶个腿儿!敢动她的人!比动了叶良辰的人可怕多了!躲懒躲够了,傻女要翻身,翻身之余打打怪兽,逗逗王爷,生活优哉游哉。

  • 艳尸最新章节

        被千年女鬼盯上了,本以为这辈子都要完蛋了,可谁知道她竟然说是我的宠物,这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从这以后更有源源不断的女鬼找上我,不说艳福齐天,但这日子实在是太精彩了。

  • 闲巫在都市最新章节

        闲并不是终日无所事事,而是一种心态。    “质真而素朴,闲静而不躁”    在末法时代,一个继承了巫祖传承的现代宅男,隐世闲裕、从容的生活着、杀戮着……js330

  • 东施不效颦最新章节

        她穿越了,穿越进了一本小说里。不是倾国倾城的主角西施,而是稗官野史中的那位效颦东施。小说的剧情时时更新,四周虎狼环绕,一路斗权谋,比手段,越陷越深。她必须与时间赛跑,改变所有人的命运!——那一日,范蠡问她,是否想站在最高处俯瞰脚下的风光。她没有回答。其实,她只想要一家人,安稳一生。

  • 全能神医最新章节

        陈坚,字回春,十六年炼狱般的磨练,注定让他成为站在巅峰的男人!什么?你们竟然想悔婚,还想让我给她治病?要治病可以,先圆房!这这是我的初吻!你赔我!再拖下去,这十八个学生就没命了,滚开,我给他们治疗,出了任何问题我负责!你这是洁癖,心理毛病,而且,我看你还有点恐惧男人,俗称恐男症!哥就是无所不能的全能神医,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 超级表情包系统最新章节

        什么!跟我装逼——金馆长板砖呼死你,还惹我,我小白人咒诅不死你,嘿,前面哪位,金馆长说你的屌飞了,陈岳飞泪流满面的看着表情包!老子只想要美女表情包啊。

  • 修仙高手在异世最新章节

        剑士,魔法师,我随手拈来,请叫我全职业大师

  • 地狱轮回站最新章节

        进入这地铁列车的那一刻,你的命运便已被注定,你只能被动的去选择挣扎的活着,亦或是凄惨的死亡方式,在这个诅咒中,你能靠的只有你自己,你将被迫去执行一次次的恐怖灵异任务,失败只有死亡,进入到这里的人,只会存在一个想法,那就是活下去!!!

  • 住口,无耻老贼最新章节

        传言下诸城君上性子阴冷诡谲,爱洁喜静,一言不合取人狗命,但是近些日子下诸城来了位整日惹事生非聒噪玩闹的美人,闹腾得众人不得安宁。下诸城众人:“君上!他把您最爱的琉璃珠帘给全部拗下来打水漂玩儿了!”下诸城君上:再弄来几套珠子让他玩。下诸城众人:“君上,他每天天不亮就在外面鬼哭狼嚎,惹您清净!”君上:什么?每天都在嚎?快去准备蜜茶给他润润嗓子。众人:……其实外面传言君上爱洁喜静都是虚的吧……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就是一个武力值爆棚天底下我最厉害的话唠受和面瘫冷漠双标攻的狗血玛丽苏爱情故事。

  • 权倾天下:废后重生最新章节

        前世,他许她后位,苏家氏族助他一步登天。皇后之位朝立夕废,她被打入冷宫,眼睁睁看着他与庶妹苟且;眼睁睁看着腹中已成形的胎儿被那明晃晃的削骨刀取出;眼睁睁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孩儿被那刽子手剁成肉酱喂了那苏云夏的猎犬!眼睁睁看着自己身子被肢解,血肉模糊,最后,一朝皇后曝尸荒野!今世得以重生,她是从地狱苏醒的魔鬼带着仇恨卷土重来。这一世,她与虎谋皮,运筹帷幄;篡改天命,另立新皇。“你杀我孩儿,我夺你江山!”只是,为何那毫不起眼懦弱无能的皇子,却在登基之时强娶她为后?一直受她掌控的男人,实则才是最凶悍腹黑会算计的狼!

  • 送阴人最新章节

        我是一名走阴人,在我手中,送走了不计其数的亡魂……

  •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最新章节

        顾念活过的前八世,世世都带着记忆而回,还都下场凄惨这一世,她握紧拳头一定要肆意人生平安到老!可没想到,一睁开眼睛还没踏上康庄大道,就惹上个杀人狂。老天啊,怎么求一个抱大金腿过傻白甜日子的机会就这么难!

  • 皇权最新章节

        一言可决天下事,这就是皇权!无父无子无亲人,这就是皇权!白骨如山,血海滔滔,这就是皇权!少年热血有壮志,挥剑杀尽人鬼神;奋力冲上青云殿,泼墨山河画人间。

  • 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最新章节

        当年,迫不得已,去给别人当了代孕妈妈,怀胎十月直到孩子出生至抱走,从未见过她一面,多年后,她们在医院相遇了……

  • 仙世寂最新章节

        浮沉岁月妖魔呼啸而来,天地动荡,仙法末落,纪元寂灭,一切因果……冥冥中浮现在少年身上,大道轮回,牵引之线,一切的一切,如岁月浩荡布下的杀局,一盘大棋,掀开序幕。

  • 我的夫君有点坏最新章节

        >dd<    【小白小萌,轻松幽默里讲述江湖厮杀和朝堂纷争】    她九岁那年,在京城青楼最大的花房里遇见了他。    他正准备干不可言说之事,她躲在衣柜里偷看。    后来,她不但忘了他,也忘了以前的所有。    很多年后,她和他私奔了。    她说:“江湖路远,我们就此别过。”    他说:“一男一女才叫私奔,分开走,只能叫离家。”    黑暗中,他说:“我陪你私奔,毁了名声,你是不是要补偿我?”    她说:“别动,否则我杀了你。”    他说:“你要有杀了我的能力才行。”    她在心里骂了一百遍,他究竟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

    本章内容提要:
    ...    姚士恒出了家门之后就漫无目的的走着,出了马市桥街,顺着鸣玉坊和河槽西坊之间的河槽街,向南缓缓而行。     此时约莫末时和申时之间,城外进城贩卖菜蔬、柴火等生活物资的乡民,此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城回家了。     而在各府上当值的军士们,现在也开始陆续下值回营或是回自己家中去了。     街道上的走动的行人倒......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