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正在讨论之时,金石铿的关门弟子翁中游突然匆匆走了进来,他先对吴有性致歉,然后对着师傅拱手禀告道:“师傅,药铺前堂送来了一位病人,弟子无能,不能下药,烦请师傅出去一观。”

    金石铿看着弟子似乎还有意犹未尽的意思,不由沉下脸说道:“有什么就直说,何必吞吞吐吐。”

    “那位病人看起来是个流民,但是送他来的两人穿的却是官靴,弟子怀疑其中有诈。”翁中游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金石铿沉默了一阵之后,对着弟子吩咐道:“不妨事,你且和我一起出去看看。”

    金石铿接着对吴有性端茶说道:“今日恐怕不便再留又可深谈,不如改日再会。”

    吴有性拱手说道:“世叔何必见外,不如让小子一起见见世面,也好学习一二。”

    金石铿倒也没再拒绝,而是有些忧心的说道:“也好,又可家学渊博,也许能助我化解此厄。”

    朱由检和在药铺伙计的指点下,走到了前堂边上的一间厢房。朱由检正准备推开房门时却停下了,厢房内却传出了对话的声音。

    站在昏睡少年乞丐身边的王杰,看着躺在榻上毫无知觉的少年,不由对同伴抱怨道:“也不知道陛…公子是怎么想的,每天早上从宣武门拉出去的这种尸体,起码也要十几二十具,要是冬天更是翻上几番。连这都要同情,同情的过来吗?”

    赵雄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同伴的话语,“你就少说两句吧,公子他们马上就会回来的,你也不怕被公子听见?”

    王杰有些不服气的回答道:“哪会有这么巧,说上两句,就被公子听了去。”

    赵雄看着王杰虽然还是嘴硬,但是声音却低落了下来,知道这位心中还是有些忌讳的。他笑了笑,没有再接话,厢房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也听见了两位部下的谈话,他脸色有些发白,顿时想要推门进去,好好教训两位背后非议君父的部下。

    朱由检抓住了的肩膀,待他回头时,才摇头说道:“这种私下抱怨的话,有什么好追究的。难道你还要因此而责罚他们吗?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有些发愣,他们这些锦衣卫的存在,不就是为皇帝陛下刺探民间消息存在的吗。

    还没有反应过来,朱由检突然咳嗽了几声,大声说道:“刚刚送进来的少年,就在这间房子里吗?”

    随着朱由检的出声,两名锦衣卫顿时打开了房门,出来迎接朱由检等几人了。

    在朱由检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被他左手牵着的小女孩,正恨恨的看着,两名诅咒自己哥哥死亡的锦衣卫。

    金石铿带着徒弟和吴有性走进厢房时,发觉这并不是他所怀疑的,一个设计敲诈药铺的局,这几人看起来倒像是一位勋贵公子出游,看到这乞儿少年落难后出手相助罢了,他们把人抬来来药铺确实是打算救治病人的。

    不过这乞儿少年已经高烧不止,金石铿并没有把握治愈他。他和吴有性谈论了几句之后,就对着几人中地位最高的朱由检说道:“这位少年恐怕已经不行了…”

    朱由检也有些黯然,不过这位少年的状况本身就不是很好,他之前也有所预料,现在不过是从这位大夫口中再次确认而已,所以他到并没有什么动作。

    不过一直紧紧拉着他的手的张幺娘,却突然大声的反对金石铿的话:“我哥哥不会死,他不会丢下我的,我不要他死,大哥哥帮帮我…”

    带着哭音的女童声音在房间内回响着,看着泪水涟涟,猛然跪到在朱由检面前,抱着他的脚不放的张幺娘,朱由检颇有些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么小的女童解释,让她接受自己最后一个亲人就要死亡的现实。

    金石铿虽然见惯了病人和家属之间的生离死别,但是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唏嘘不已。

    吴有性游历大江南北,见惯了世情冷暖。看到了朱由检等人和乞丐兄妹之间的情景,大致猜到了这位少年大约是某位富贵人家的子弟,涉世不深,所以才能对这对兄妹施以援手。

    但是这些世家子弟行事全凭个人好恶,上一刻也许恻隐之心发作,对人犹如春日暖阳。但是下一刻也许就因为一言不和恼怒了他,变得冷冽如寒冬。

    吴有性显然并不愿意看到,这张幺娘因此触怒了这位世家少年,反倒把一件好事弄成了坏事。

    他走到张幺娘身边,扶着她起了身,低声劝解了几句,想让这女童接受现实,不要因此而让这位援手施救的少年起了厌烦之心。

    朱由检愣愣的注视着躺在那里紧闭双眼,脸色潮红的少年。听着张幺娘的哭声,他觉的自己要是不做上些什么,对这小女孩太而言似乎过于残忍了。

    他决定让人做些事情,而不是大家站在这里发呆,眼睁睁的看着少年死去,起码这能让小女孩感觉到,这个世界并不是这么冷酷。

    朱由检对着金石铿拱了拱手后说道:“这位老先生,麻烦你安排一个仆役,烧上一些热水,然后兑上些冷水,温度以温热为适宜,然后给他擦擦全身吧,我们总要做点什么吧。”

    朱由检最后一句话终于堵住了金石铿想说的话,这种擦身降温的方式,为古方所不记载,也和他所坚持的伤寒致病机理不符合。若是往日,金石铿早就把这几人给轰出药铺了,这不是摆明了来捣乱的吗。

    不过金石铿眼角扫过三人脚下的官靴,口中终于还是发出了应和的声音。“且由得这位少年折腾去,能驱使三名锦衣卫如奴仆的贵人,不是他这等医者能招惹的。”金石铿吩咐弟子时,心中如此想着。

    朱由检并没有就此罢休,他看了看少年不停冒汗的额头,心中盘算着:“按照女童所说,这少年快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又流了这么多汗,估计已经出现脱水的症状了,现在又没有点滴可挂…要不然给他补充点糖盐水试试。”

    本身就把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朱由检,毫不犹豫的让药铺中的人再弄些热水和糖、盐来。

    金石铿已经闭上了眼睛,随朱由检怎么高兴就怎么弄了,而吴有性却对朱由检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很感兴趣,他一边观察着朱由检配置糖盐水,一边询问着从朱由检口中不停蹦出的各种新名词。

    在工地上,夏天为了防备工人中暑,都会配置一些糖盐水,苏长青自然知道怎么配置。但是要给一名明时的大夫讲解什么叫电解质,和发热是人体免疫系统消灭细菌炎症的自我保护手段,这就未免太过艰难了。

    对于年纪比自己大的多的吴有性,一脸郑重的向他这个半吊子请教细菌学,朱由检也有些脸红起来了。

    看着药铺的仆役抬着温水,开始给少年擦拭身体,而另一位仆役则正在给他灌糖盐水。朱由检便借口厢房狭小,太多人挤在房间内对病人不好,带头退出了厢房,而张幺娘不愿离开哥哥,朱由检就由得她留在了厢房之内。

    吴有性第一次听到了,以往医书典籍之中从未记载的医学原理,而这些用词不但闻所未闻,而且非常的精简,和以往医书之中的含糊比喻完全不同。

    这让他似乎看到了,他一直想要探索的新世界,似乎终于给他打开了一个小窗口。因此他并没有因为朱由检退出了厢房就罢手,而是紧紧的跟着朱由检走了出来。

    这种医学狂热爱好者专注的神情,大约也只有后世的某某粉可以勉强比喻一下了。

    现代医学和中医学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现代医学借助着各种先进的科学仪器,从而确实而精准的描绘出了,一个宏大而完整的医学世界,在现代医学使用的名词里,他们描述的对象都是人们观察到的直观形象。

    而中医学虽然从华夏上古时期就开始出现,但是中医学描绘的世界,更多的是借助一些虚拟的形象和理论构筑的世界。这个世界存在于创造者的思维之中,在每一个中医大师的脑海中,他们所构筑的医学世界都是各有不同的。

    如果拿小说来比喻,西医是现实主义体裁的小说,而中医则是玄幻小说。

    从扁鹊开始,中医学者们就在寻找,一种可以完整的解释中医世界构成的理论,从唐时的伤寒论到明代兴起的温补论,正是中医学自我发展更新的体现。

    吴有性显然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他并没有被这两种医学理论所束缚,想要寻找一种更为直观而精确的描述这个世界的方法。而朱由检口中的医学名词,似乎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朱由检摆了摆手,示意等人放吴有性过来。他对着这位医者无奈的说道:“吴大夫,我对医学的了解并不多,但是我以为,医学的发展是建立在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基础之上的,神农尝百草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但是经过了数千年的发展,如果我们还依旧用尝这种方式来认识这个世界,你不觉得这种方式太不合时宜了么?

    在你研究新的医学理论之前,我倒是认为你应该改进一下,医者认识这个世界的手段和方式,没有新的观察病人的手段,就算我把细菌这个名词解释的再详细,它也是我脑子里的细菌,而不是你的世界里的细菌。”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35章 好学的吴有性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35章 好学的吴有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35章 好学的吴有性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35章 好学的吴有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35章 好学的吴有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夜撩甜妻:秘爱豪门小太太最新章节

        姐姐婚前死亡,她作为代嫁新娘被送到了姐夫的床上。他是权倾天下、身家千亿的冷情帝少,她却只是从小被贱养的桑家私生女。传闻,不近女色的帝少被下降头,破例迎娶“毁容”丑妻,外界都等着看她下堂妻的凄惨下场,却不想他把曾经欺凌过他小妻子的人全都收拾个遍。人人都说她丑人有傻福,却不想整个帝少家的下人都是她的“颜粉”:“小太太是S市最好看的女人。”??自从娶了这没常识的呆萌小可爱,他才明白什么叫“智障美”。“不好了!小太太批发了一箱杜蕾斯回家!”“胡闹!”“天杀的售货员让小太太拿来吹气球!”……“桑?!是不是你说的我跟你结婚这么久,从来没跟你做过?”“没错呀!”“那我们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在做什么?”“你不是说那是运动吗?睡前运动!”“呵,今晚别睡了,乖,坚持运动身体好。”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最新章节

        潼市人人都说,聂相思是商界传奇战廷深最不可冒犯的禁区,碰之,死。--五岁,一场车祸,聂相思失去了双亲。“要不要跟我走?”警察局,男人身形秀颀,背光而立,声线玄寒。聂相思没有犹豫,握住男人微凉的手指。--十八岁以前,聂相思是战廷深的宝,在战家横行霸道,耀武扬威。十八岁生日,聂相思鼓起勇气将心仪的男生带到战廷深面前,羞涩的介绍,“三叔,他是陆兆年,我男朋友。”战廷深对聂相思笑,那笑却不达眼底。当晚,战廷深将满眼惶然害怕得叫都叫不出来的女孩儿困在身下,抽身剥茧,吃干抹净!事后,聂相思白着脸道,“战廷深,我要告你!”战廷深将两本结婚证扔到聂相思面前,眯眼冷哼,“我跟我自己的妻子在自家床上做的事,谁敢有异议?”聂相思瞪大眼看着床上那两只红本本,彻底懵了!“还不快叫老公”

  • 盛宠二婚,宋先生好幸孕最新章节

        情窦初开时,沈沉那样爱她,视若珍宝般,藏在手心里,谁也不能看不能碰。她就像是他专属的宝贝,人人艳羡。十年来,每天第一声早安,那个大男孩儿痞气的喊着“小媳妇儿。”梁锦橙以为那样纯真干净的沈沉就是她生命的全部。但婚后的剑拔弩张,仿若是一根刺,扎在心头,不拔便痛,拔了血流不止。只因为那一次代孕交易,“非处生子”,是男人心里不可挽回的痛。离开沈沉,一个小朋友闯入了她的生活。还有那个矜贵的男人。医药费,他给;离婚官司,他帮。她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答:我儿子看上你了。……宋小宝:“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宋轶贤:“依我儿子的意思,他希望你做他妈妈,我可以给你这个名分。”宋小宝瞪向自己的父亲:“爸爸,你搞错了,我是希望小橙做我老婆,不是做你老婆。”宋轶贤轻撇儿

  • 神医在上最新章节

        学医的时候,师傅问宋以真:“若有人觊觎你的医术,以你看光了他的身子,利用流言蜚语要强娶你咋办?”宋以真觉得只要医术好,没有留言推不倒。师傅又问:“贵圈很乱,遇到以怨报德的渣渣,咋办?”宋以真冷笑,在医术面前,渣渣们的装逼版本都太低。是人都会生老病死,没人敢和神医过不去!这是一个妹子在古代简单粗暴的行医生活。

  • 军婚缠绵:首长,求轻点最新章节

        容纤语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薄勋,薄勋这辈子最厌恶的人就是容纤语。明明是两个不会有过多交集的人,却被一纸婚姻死死地捆在了一起。薄勋,华夏帝国的神话,外貌,金钱,权势,地位样样卓越,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而容纤语,不过只是容家一个私生女。“容纤语,我绝对不允许你的肚子里,怀上我的孩子。这不是警告,这是命令。”然而谁能想到,三个月后——“容纤语,你想带着我儿子,逃到哪里去?

  • 仙妻多娇最新章节

        一代女魔头被害,重生变娇女。    前世为爱遁入魔道,今生她想修仙洗白自己。    谁料体内竟负有灭世魔子!    更糟的是,“负心汉”找上门,说要给儿子找回娘?!    好啊,那就放下身份,放下面子,倒追吧!    她能不能逃开,他能不能追上,各凭本事。    (ps:两部完本作品《仙路明珠》《医魅》,坑品保证!)js330

  • 我真是大将军最新章节

        人家主角获得个系统辅助神马的,都能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可我脑袋里是什么鬼?
        除了没事打击一下主角的智商!
        鬼知道它能干嘛?
        宿主智商不足,可以蹲墙角画圈圈自我反省!
        啊~~~!
        林大将军义愤填膺、恼羞成怒的消灭了眼前的~~~
        两百串烤肉!
        本文非系统文!

  • 阴生子最新章节

        未出生遭人算计,不足月被剖出母体,先天有缺,招厉鬼!

  • 拳神世界最新章节

        被压迫了便会爆发,在那蹉跎苦难的岁月中,命运的坎坷让我唯有在绝境中爆发,爆发,再爆发,霸绝天地,直到孤寂的那一刻,再回望过去的璀璨和辉煌,以及拳神世界中的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战斗,原来是如此的让人神往回味无穷

  • 总裁溺宠:一婚到底最新章节

        一夜更迭,她才发现睡在身边的是陪伴多年的挚友。“混蛋!无耻!下流!”想起远在异国的男友,她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面对,而他忍住内心涌动,握住她的手,装的尽是倜傥风流。“跟我在一起。”初见时,她已是他人的恋人,他只得隐忍,默默倾心爱慕,夜夜悄声守护她下班的夜路。醉酒的一夜,他再隐忍不住内心的情感。世人唾也好、骂也好。你恨也好、怒也好。朋友离也好、弃也好。想拥你在怀里,哪怕是禁忌,这辈子再不放开。

  • 重生之命运重谱最新章节

        人过30,无房无车无老婆,三无青年许亦在拯救被骗客户时,不慎坠楼。醒来发现重回2004,人生重来,掌握世界大势和市场走向,许亦不仅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还要追回那坠落的身影。他还用自己的双手重新谱写身边人的乐曲

  • 凌天剑尊最新章节

        铸剑大师凌天铸剑五万把,功成一刻魂穿异世,附身卑贱剑奴之身,凝成万剑之体,身怀绝世火种,觉醒最强武魂,强势崛起,一路逆袭,坐拥众美,傲视九天!会炼器,能炼丹,懂音律,会做菜。麻麻说,出来混,必须啥都会!

  • 盛宠甜妻:前任总裁赖上我最新章节

        父母的设计,让她离开了他,再相遇,她的未婚夫背叛了她。未婚夫和闺蜜的阴差阳错,造就了她的牢狱之灾,为了出狱,她冒认了他奶奶的“干孙女”行走在被发现的边缘……一切,只因为霸道的总裁赖上了她!

  • 复仇皇后·卿云传最新章节

        前世,傅卿云柔弱仁善,继母小林氏和妹妹傅冉云骗走她所有的嫁妆,丈夫安国公淳于湛被傅冉云的丈夫淳于沛害死,傅冉云又联手弟弟傅焕云害死儿子淳于蘅,淳于沛夺了爵位。傅卿云先受辱,后和女儿被傅冉云淹死,含恨重生回到十四岁。这一世,傅卿云誓死复仇,将上辈子所受的屈辱,千倍百倍地还回去。

  • 荒古暴君最新章节

        自大灾变后,仙界彻底崩塌,修炼体系重新建立。在无名荒岛上的少年,意外得到荒古时期最强传承,自此走向世界的舞台,将所有的规矩和秩序踩在脚下。世界在暴走,向左是黑暗的深渊,向右是吃人的地狱。他是救世的主宰,他也是灭世的暴君!

  • 陌少,高抬贵手最新章节

        暴风雪之夜,儿子刚出生便被活活冻死。灯火璀璨,事关她命运生死的的舞会上,男伴却执手沉凝:“我不会跳舞——”原来,纠缠她的噩运,从不曾远离。“我儿子看你,所以,你要以身相许——做他妈咪。”被她随手救过的帝国总裁,拉着自家小包子霸道宣布。她拉过某人:介绍下,我未婚夫小包子感叹:爹地,斩草要除根陌少淡然道:杀人,不若诛心尘埃落定之际,掀开的却是另一段不为人之的过往,她的儿子,根本没有死……未婚夫伪善面具被揭开,却以亲子性命威胁她搅动家族风云,一场血雨腥风再次拉开序幕。

  • 透视杀手在都市最新章节

        兵王泣血受到了部下紫猪的嘱托,回到了微安市保护其妹柳寒梦,在这个过程中,他与西方三帝展开了一个又一个惊天动地的斗争,将西方三帝的阴谋彻底粉碎!

  • 崛起吧!聊天群最新章节

        一不小心得到了一个聊天,还可以拉各种天道入。拥有与天道沟通的聊天,林天表示从此吊打一切,崛起的人生开启了!

    本章内容提要:
    ...    两人正在讨论之时,金石铿的关门弟子翁中游突然匆匆走了进来,他先对吴有性致歉,然后对着师傅拱手禀告道:“师傅,药铺前堂送来了一位病人,弟子无能,不能下药,烦请师傅出去一观。”     金石铿看着弟子似乎还有意犹未尽的意思,不由沉下脸说道:“有什么就直说,何必吞吞吐吐。”     “那位病人看起来是个流民,但是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