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承恩看了看左右,再次确定四周无人之后,才压低声音说道:“刚刚在书房中,听到你说钱法一事的,只有陛下、你、我和吕琦四人而已。”

    与其等日后陛下整顿宫内钱法发难,让宫内众人知道是你向陛下说出了钱法的内情,倒不如先下手为强,你先主动散布消息,说是吕琦向陛下汇报了钱法的内幕。

    王承恩出的主意,让徐应元迟疑了片刻,他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个,这个会不会太过分了些,要是吕琦矢口否认,反而把我给交代了出去,那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王承恩微微一笑,“你和我加起来两张嘴,吕琦只有一张嘴。你说宫内众人到底是会相信我们两人,还是相信一个混堂司出身的仆役?当然如果你想当一个正人君子,不屑把事情推给吕琦的话,那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徐应元脸上一红,赶紧分辨道:“王公公休要说笑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我要是正人君子的话,王公公你就是圣人了。我只是担心,虽然王公公你站在我这边,但是陛下难道也会帮我撒谎吗?”

    “陛下倒是不会撒谎,但是宫内又有那个内宦敢去找陛下求证的?”王承恩看到徐应元因为事情涉及到他自己,心神不宁之下,连基本的事实都看不清了,不由出声点醒了他。

    徐应元这才发觉他似乎有些多虑了,他对着王承恩深深行了一礼之后,才满怀感激的说道:“王公公的恩情,杂家会记住的。今后王公公有什么吩咐,杂家必有回报。”

    徐应元告辞离去之后,王承恩看着他的背影,感觉自己终于出了一口郁气。接着今天的事,他拉拢了徐应元,又敲打了吕琦,可谓一举两得了。

    原本他就想着要怎么巩固自己的地位,现在倒是想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了。

    徐应元心思重重的走出了乾清宫,虽然王承恩说的建议不错,但是徐应元同样知道,他这样做等于是让王承恩抓住了他的小辫子,虽然王承恩在宫中的风评一向不错,但是能想出这么阴损的主意,这好人也好的有限了。

    想到这里,徐应元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部位,一本小册子正好好的躺在他的怀中。

    这一刻,徐应元想起了在凤阳和魏忠贤告别时的最后一次会面。

    …

    在凤阳镇守太监府的后花园内,一座小小的茅草房突兀的竖立在了花圃内。原本种植了奇花异草的花圃,被人粗暴的铲平了。在茅草屋的四周还能见到一两株没有清理干净的花草,徐应元在府内仆役的带领下,前来和魏忠贤道别了。

    原本徐应元并不想这么快离开,他还想着多呆上几天,安慰下自己的老赌友。毕竟从一个权倾天下的权阉,变成在中都凤阳被圈养起来的镇守太监,这种陡然的人生落差,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但是想要安慰魏忠贤的徐应元发觉,自从进了镇守太监府之后,魏忠贤就把自己关在了镇守太监府内,连徐应元也等闲见不到了。

    凤阳虽然号称中都,但不过是一座皇权意志体现下的产物。这座城市内真正的平民很少,主要人口大多是守卫皇陵的军人和营建皇陵工匠的后代。

    因此凤阳城内并没有江南地区繁华的人文景观,倒像是一座画地为牢的大监狱。徐应元在这里呆了几天,就开始怀念京城的生活了。

    徐应元在凤阳无所事事的呆了几天之后,发觉魏忠贤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的安慰,就打算向魏忠贤告辞,返回京城覆命去了。而魏忠贤到了凤阳之后,对他似乎也没有什么表示,也让徐应元心中有些不快。

    因此被仆役带进茅草屋的时候,徐应元不由出声嘲讽了魏忠贤几句。“我还以为,魏公公你真是打算清心礼佛,为先帝守灵,从此不问世事了呢。想不到这茅草房外面看起来不怎么样,这里面倒是别有洞天,这地板遮莫不是粤北铁力木所制,魏公公出了京城还是一样这么讲究啊。”

    茅草屋不算大,为了隔绝地气,整个地面被上好的铁力木制成的地板架空了。一具小小的屏风把房间分成寝室、客厅两个部分。

    因为时间赶不及,房间内的器具还没来得及制作。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外,整个房间看上去空空荡荡的,这倒是让茅草屋看起来宽敞了一些。

    当徐应元进来的时候,魏忠贤正跪坐在客厅中间的一张炕桌前。客厅的角落上,一个10来岁的小童,正守着一只红泥小火炉为他烹茶。

    对于徐应元的讥讽,魏忠贤似乎毫不在意。他伸手指着对面的位子说道:“徐公公请坐,听说你要回京,我得了些上好的黄山云雾茶,想请你尝尝鲜,也算是为你饯别了。”

    徐应元大大咧咧的在魏忠贤对面坐下了,他看着童子为自己端上来的云雾茶,不由有些苦着脸说道:“魏公公你什么时候开始玩上这些风雅玩意了,让我喝这云雾茶,还不如来上二两小酒,再来上一碟酱黄豆呢。”

    魏忠贤看着徐应元,不由呵呵笑了起来,他不由说道,“想不到,你还记得十多年前的旧事。当年光宗皇帝虽然被立为太子,但是福王迟迟不肯出京就藩,光庙这太子之位可谓做的心惊胆战。

    当时连光庙自己都岌岌可危,不知道这太子之位还能坐多久。郑贵妃在宫内仗着神庙的宠爱,更是权势滔天。先帝天启虽然贵为皇太孙,但是宫内众人却顾忌郑贵妃和福王的看法,不敢有所亲近。

    当年你我二人虽然各在先帝和今上身边侍候,但也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小内侍罢了。

    那时朝中大臣和神庙都围绕着国本争执不下,宫内朝中,关注的不是福王就是光庙。先帝和今上,也就成了无人过问的孩童。而你我二人当日最大的享受,不过是弄上几两劣酒,再搞上一碟酱黄豆解乏罢了。”

    听到魏忠贤动情的回忆当年,徐应元的一点不平之气也很快消散了。他取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后,才淡淡说道:“当年的事记得这么清楚干嘛?我听宫中老人说过,他说一旦人开始靠回忆过日子,那么这个人也就快成废物了。陛下虽然把魏公公你发配到了中都,但是却也没有对你赶尽杀绝,我看你也不必太过悲观,也许还有起复的时候。”

    “徐公公说笑了,我比你年长10岁,现在已经59了。等到陛下再想起我,恐怕我的坟头都要长草了。更何况,这些年杂家也得罪了不少人,当年有先帝在,杂家也不惧什么。杂家干的事也许对不起别人,但是起码对得起朱皇帝。

    今上虽然仁厚,但是毕竟和杂家亲疏有别。若是陛下想不起杂家,杂家还能在此安度晚年。若是陛下想起杂家,估计就是杂家去见先帝之时了。”魏忠贤略带激动的说道。

    徐应元对此也有些无言以对,因为他知道,魏忠贤说的正是确确实实的大实话。当年张居正得罪了天下缙绅,那些文官不同样没放过他吗。张居正还是文官中的一份子,比魏忠贤这种天生政治不正确的太监,地位要高的多。

    陛下要是忘记了魏忠贤,大约朝中文官们也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如果陛下再想用他,恐怕就要朝野群起而攻之,必除之而后快了。

    徐应元举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杯,对着魏忠贤正色说道:“既然此处无酒,我便以茶代酒,向你作别了。我这次返回京城后,也不知今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你,你我20年的交情,今天就做个告别吧。”

    魏忠贤没有举杯回应,而是对着烹茶的童子,和一边侍候的亲信太监高云说道:“你们两人先出去吧,高云你守在门口,不要让人打搅我们,我和徐公公有几句体己话要说。”

    童子和高云答应了一声,迅速起身离去了。徐应元却有些急眼了,他虽然顾念旧情,但是一路上也格外小心,不敢和魏忠贤两人独处。虽然陛下对魏忠贤网开一面,只是发配凤阳守陵,但是并不代表崇祯对魏忠贤有多少好感。

    他可以在崇祯面前维护魏忠贤一二,但那是因为他和魏忠贤有十几二十年的交情,要是他不为魏忠贤说上几句好话,才真会让人看不起。

    但是和魏忠贤私下独处,那就是两回事了。传出去,别说文官不会放过他,就算是崇祯大约也要怀疑他到底是何居心了。

    “你们不必离开,我和魏公公无事不可对人言…”徐应元放下茶杯,正想拦住烹茶童子和高云两人,但是魏忠贤突然伸出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徐应元虽然年轻,但是他好酒好赌,这身子骨还不及魏忠贤结实,魏忠贤一按之下,他居然动弹不得。

    而烹茶童子和太监高云似乎对两人之间的举动丝毫没有察觉,就这么低头垂目的倒退着出了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3章 告别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3章 告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3章 告别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23章 告别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23章 告别】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美人记最新章节

        别人一穿,非富即贵。rn她一穿,非富非贵。。。rn别人一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rn她一穿,赔钱货一个。。。rn别人一穿,王霸之气附体,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rn她一穿,脑门只恨不能贴俩字??神童,以示与众不同,可惜世人都是瞎子,她娘只当她神经。。。rnrn何子衿觉着,她被命运深深的愚弄了。rnrnPS同属东穆江山系列,七月每日晚七点更新~~~~~rnrnrnrn石头完结文:rnBG东穆江山系列:rnBL同人:rnBL大凤王朝系列:rnBL修仙系列:rnrn石头的新开在填文:rnBG言情:rn同人:rnrn石头的专栏:rnrnrnrn公告:617入V,九点半三更??2015615rnPS看了大家的留

  • 美女的透视兵王最新章节

        绝代兵王现身都市,透视神眼观遍群芳。护花美女总裁,情动校花小姨子,千金大小姐情有独钟,极品警花誓死追随。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看一代兵王林海携美护娇玩转都市。

  • 迷鹿爱情最新章节

        天使停了好久都没在写文
        为什麽呐?
        因为天使感冒了>"

  • 鬼衣夜行最新章节

        李老四寿衣店在石门某大型医院后门楼下正对面,面积不足10平米,故事的主人公李小狗今年32岁,寡言,长发,满脸伤痕,据说是尸体抓伤。本书是我帮他写的自传,他说,寿衣行业就是个江湖,这个江湖里极度暴利,极度暴力,死亡的阴影如影随形,需要面对的不止有尸体,冤魂,还有……人。

  • 小白兔诱拐计划最新章节

        入学第一天,安晚晚就被顾千尘学长盯住了,一心打算拆之入腹。只因她误入“狼”穴,走错了宿舍。学长几次刻意安排相遇,但很显然估错了小白兔的智商。诱拐计划失败。学长当着小白兔面收下情书,小白兔无所谓的看着,“学长,忙完我先走了。”吃醋计划失败。千般万般计划之后,学长终于准备拿出杀手锏——小白兔酒后乱性,学长被“强吻”,“唔,学长,我会负责的。”学长偷笑,美人计成功。于是,小白兔被大灰狼拆入腹中,事后才知,学长才是真腹黑!某学长温柔无辜的笑笑,“晚晚,为夫不是故意的。”于是大三的某天傍晚……“啊——”学校外一排公寓的某一处传出女人的叫声。某男小心翼翼的上前,抱住小娇妻,轻声道:“晚晚,怎么了?”“中,中了……”某女看着手中的一物,颤巍巍的回答。某男接过小娇妻

  • 总裁盛宠宝贝妻最新章节

        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男人,只因为一句话,就千般算计,羞辱她。夺了她的身不算,还要夺她的心。当真相一点点揭开,她却已失心……每个午夜,她都会出现在他的床上,只为了报复他的夺身之耻。每个凌晨,他都会独自醒来,她就像毒药,让他沉沦……“宝贝,告诉我,你是谁?”他在她胸前喘息,一晚又一晚,他无法看清她的脸。“我是你的宝贝呀……”她反身将他压在身下,纤细的指尖刮过他的胸膛……

  • 吾家邻居有仙男最新章节

        A中有一个传奇的人物,肤白,貌美,虽毕业多年,却仍是A中学生为之倾倒的大神所在。人称程学长,名为程清远。李世曼是A中一名高二学生。性格恬静,人前纯良如兔,背里实则为虎。有一天,损友谭云贼笑笑地凑近李世曼,打着商量道:“你去把邻居程学长拿下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另一损友姚如虽冷着脸,却也淡淡点头表示附和。李世曼一脸懵逼看着她俩,一本正经答道:“我和他不熟。”不熟?李世曼身后的程清远,脸上淡然清冷,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从此以后,一段孽缘开始。

  • 征途最新章节

        上古,一场横扫诸界的旷世之战爆发,三界尽毁,天国坠落,参战各族传承断绝,损失惨重,史称浩劫之战。    战后人族虽迅速壮大,但因人皇陨落,致人族长期兴而不旺,分化十国百派,更有万族掺和,数千年来征战不休。    千年之后,浩劫之战的端倪再现,灭世之火重新点燃。    且看身负妖皇血脉的穿越者天佑,如何隐于仙门之内,以现代眼光造战车、铸傀儡,收妖王于帐下,揽美人在身侧?    如何克服入道过晚的困难,从零开始,打破阴阳、解析术法,铸一身混元道体,搏一次五行同修?    “来吧,诸位战士、法师、道士、医仙……加入我的征途,终结战的时代!”js330

  • 巫师的回家之路最新章节

        奇异的多元世界,神秘的世界交汇之所,一个平凡的灵魂如何保持本心找到回家的路。js330

  •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最新章节

        白子涵嫁入豪门当天,老公就死了。婆家不许她改嫁,还逼她给家里当总裁的大哥打工当秘书。等等,这个总裁怎么有点面熟,好像是那天跟她意外之下有了夫妻之实的男人?贺长麟误以为白子涵是风尘女子,没事就羞辱一下,有事就教训一番。她不想干了,不能改嫁,能跑路不?某人把她抓了回来,关起家门狠狠教训:你生是贺家的人,死是贺家的鬼!别想逃!

  • 猎僵师最新章节

        目睹过僵尸为祸人间,立志成为一名猎僵师,从此踏入了不为人知的世界。作为仅存不多的猎僵师,维护正常秩序还是掀起腥风血雨

  • 假爱噬心:陌少的双面娇妻最新章节

        季瑾之爱陌少川,却永远都不能告诉他,她的身份。她活着,却活在阴影里。她痛苦,却只能默默承受他给的伤害。陌少川娶了季瑾之,只因为她的脸,和他爱的女人一模一样!他贪恋她的脸,同时,也恨透了她那张脸。“陌少川,你有没有爱过我?”她满含期盼,哪怕,他说的是假话也好她得到的,只有陌少川冷冷的回答,“我死都不会爱上你!”他笑得残忍,“如果可以,我只恨不得,亲眼看着你去死!”她爱他,犹如飞蛾扑火,哪怕他给她的,只有短暂的温情,哪怕烧的,是她的心……一次又一次的心伤,她断了翅膀,也断了情。当阴谋揭开,当真相浮出水面……

  • 无情荒地有情天最新章节

        我曾以为,我会无比地怨念人世的洗礼,以这样的方式开启我的童年。
        在那些我们以为的幸福里,却从一开始,嗷嗷待哺间,就感受了失落。
        那些被爱包裹的跌跌撞撞,那些牙牙学语时的轻言细语,在我盼望的朝夕之间,落寞而红眼。
        那些由岁月砌成的年轮,那些趟过人生的溪流,慢慢浸润我的眼眶,为我修复,也让我慢慢学会,如何宽容与爱。
        黑夜白天的颠沛流离,跌跌撞撞间,我好似沙漠里一株风餐露宿的树。
        没有多少人从我身边走过,我不过是自己开花,自己结果,独自眺望远方的孤独……

  • 财运通天最新章节

        高中生方大雷,意外获得财神传承。当别人还在努力挣钱时,方大雷却在愁怎么花钱。先生,恭喜您中了一百万彩票。什么,才一百万?没空领!先生,这条地段是本市最好的地段,请问您要买哪套房吗?这条街,我包了!先生,您要为贫困地区捐款吗?这是一千亿!……饶是如此,方大雷依旧仰天长叹,泪流满面:天呐,钱怎么一直花不完!

  • 美人谋,凰妃太嚣张最新章节

        她贵为一国公主,被设计沦为他后宫三千妃嫔之一,本想与世无争,却偏卷入国仇家恨漩涡,爱他入骨;他身为一国君主,为她不惜举兵南下,只为那句娶她为妻的誓言!“看上了你,江山为聘必要娶你为妻!”

  • 千亿婚宠:萌妻好调皮最新章节

        某天晚上,白心悦将一个男人睡了,醒来后却发现那个被自己睡的男人居然是总裁大人!天啊,她怎么会把总裁给睡了?她翻脸不认人,赶紧逃之夭夭。“呜呜呜,总裁,你,你可以别靠这么近吗?我们可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啊!”白心悦欲哭无泪。高贵如神祗的男人薄唇一勾,缓缓靠近眼前的小女人,“那我现在就身体力行地告诉你我们的关系!”哼,这个小女人,把他吃干抹净过后就溜之大吉,翻脸不认帐,她可是自己的未婚妻!他怎么可能让她逃掉?

  • 卿卿折江山最新章节

        “朝堂,男人的地界,可是我姜晞偏要插一脚,为这天底下,被你们男人欺压了数百年的女子插一脚,你们可看好了。”那一年,白衣少年,太液池边的十里莲湖月色里,他说的那般干脆:“姜晞,你可瞧清楚你脚下的路,你在往前一步,你我此生再无可能。”一朝沉浮,命运早已一往无回。身处高位,却原来难负情深。

  • 西游路上有妖魔最新章节

        唐僧:西游路上妖魔多。    悟空:没有他们好寂寞。    八戒:个个都有身后事。    沙僧:靠,你说。    唐僧:俺头脑灵活心眼多。    悟空:俺会变化更不错。    八戒:俺有妮有小有老婆。    沙僧:去,瞎扯。    师徒四人齐说:我们虽一路搞笑,打打闹闹,但我们取经是真的。没有这大大小小的妖魔,我们如何成佛?阿弥陀佛!

    本章内容提要:
    ...    王承恩看了看左右,再次确定四周无人之后,才压低声音说道:“刚刚在书房中,听到你说钱法一事的,只有陛下、你、我和吕琦四人而已。”     与其等日后陛下整顿宫内钱法发难,让宫内众人知道是你向陛下说出了钱法的内情,倒不如先下手为强,你先主动散布消息,说是吕琦向陛下汇报了钱法的内幕。     王承恩出的主意,让徐应......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