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韩爌亲自出门来迎,孙承宗也不敢托大,他快步走上前去,对着韩爌先行拱手行礼说道:“有劳象云兄亲自出迎,弟实在是愧不敢当。”

    韩爌一把拉住孙承宗的手臂,不让他继续施礼,口中直截了当的说道:“此处非说话之所在,ampnbsp恺阳兄还是与我回府叙话。”孙承宗微微一愣,但也由得韩爌拉着他进入了府内。

    韩爌拉着孙承宗进入府内,为他详细解说京城中的形势时。一顶小桥,也在工部主事陆澄源府外的胡同口停了下来。

    小桥一停下,桥内人就出声问道:“可是陆主事府上到了?”一个站在小桥前方,管事打扮模样的人,弯下腰隔着桥帘对桥内人小心的回报道:“已经到了陆主事府外的胡同口了,大人。”

    “那还停下来干什么?”桥内人有些不悦的说道。

    管事更为恭敬的回答道:“只是陆主事府外的胡同都被车马堵住了,现下应该怎么办?”

    “嗯?”桥内人疑惑的答应了声,就主动掀开了桥前的布帘子。户部员外郎王守履看着眼前车水马龙,把整个胡同堵的严严实实的样子,不由晒笑道:“不想,陆主事府上也有今日之盛况。也罢我便在这里下了。小六,你拿着我的名帖先去叫门吧。”

    被王守履称作小六的管事,飞快的答应了一声,就快步向着胡同内走进去了。一身普通员外打扮的王守履走下了桥子,吩咐桥夫在边上等候之后,也慢悠悠的向着胡同内走了进去。

    王守履绕过人群,悄悄的走到了陆府的侧门,陆澄源此时已经接到了通报,正站在门内等候他。

    把王守履让进侧门之后,陆府的仆人立刻关上了侧门,把喧嚣和噪杂声关在了门外。

    不待王守履说话,陆澄源已经弯腰行礼说道:“倒是让允诚兄见笑了,昨日朝会中陛下委蕺山先生以重任,又兼清理科道之权,倒是让小弟府上热闹了一把。”

    王守履回了一礼,才起身笑着说道:“这大明的陋习岂是起于今天,汝玉兄倒是对这情形早有所料。他怕人多眼杂,就托我向端本兄问上一句,这蕺山先生可有对端本兄谈起,这整顿科道是个什么章程吗?”

    陆澄源叹了口气,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说道:“此处说话多有不便,允诚兄请和我一起入书房叙话。”

    看到陆澄源的表现,王守履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收敛了,口中回应道:“也好,那就叨扰端本兄了。”

    两人走进书房,屏退了下人之后,王守履才急急问道:“蕺山先生究竟是何主意?虽然陛下以李夔龙主持科道清理之事,但是蕺山先生和文太常两人也有决断之权。若是两位先生同心合力,则整理科道一事,非但不是坏事,还是一件好事啊。”

    陆澄源摇头叹气道:“要想两位先生同心合力恐怕是难了,昨日文太常之外甥前来拜会蕺山先生,想是要向蕺山先生示好。但是我听门子说,姚希孟的拜帖被蕺山先生弟子陈老莲所截,随后拜帖也被退还,姚希孟也负气而去了。”

    “这,这陈老莲好生不昧世道人情,那么蕺山先生又怎么说?”听到这里,王守履不由有些恼怒的说道。

    “吾岂是背后说人是非之人,这蕺山先生不过是借住于我府上,吾岂能借此而离间其师徒之情。”陆澄源有些不悦的说道。

    王守履马上起身道歉道:“是吾失言了,还望端本兄莫怪。”陆澄源摆手接受了王守履的道歉。

    但是两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颇有对坐无语的意思。良久之后,王守履才小心说道:“两位先生不和,这言路整顿之事,我等就插不上手。如今士林风气大坏,言官大都是趋炎附势之辈,之前我东林得势,所以这些言官才会小意讨好我等。现在李夔龙掌握言官去留之权,我恐怕今后科道会变成阉党的一言堂啊。蕺山先生难道就不能,为了大明退让一步吗?”

    陆澄源晒笑道:“本党中人意气用事,又岂是自两位先生开始的。当初赵南星、杨涟诸公,在朝堂上一味清除非东林出身的官员,非要把大明朝堂变成本党的一言堂,这才导致秦、晋、楚、齐、浙诸党和魏忠贤联手,对本党发难。昔日尚是如此,今日又会有何不同。”

    王守履思前想后了许久,终于还是顿了顿足说道:“我终不能坐视大好局面毁于一旦,我去求见蕺山先生,以大义相劝,终不信蕺山先生这慎独二字,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看着王守履发狠,就要去见刘宗周,陆澄源赶紧拉住他说道:“允诚兄不可意气用事,这蕺山先生向来以贤人自诩,当初魏忠贤在朝中势力大涨,天启陛下要委以先生重任,但是先生却以朝中群小在位,而贤人遗于野之名,上疏拒征。

    当日朝中形势如此危急,先生都不曾忍过,何以今日会忍让?

    我怕允诚兄此去和先生一言不合,再恶了先生。这东林之内,从此就更多事矣。”

    “难不成,我等就此束手无策,让朝中阉党看上一出好戏吗?”王守履有些郁闷的抱怨道。

    “蕺山先生终究也是凡夫俗子,也要顾及人情往来。世人都说先生清介耿直,但我观先生对于弟子亲友还是相当维护的。为今之计,当从先生弟子之中着手,我等虽然和先生同为党人,但是和他的弟子比起来,终究还是亲疏有别。且待缓上几日,待我找机会说通先生门下,终不能让阉党余孽们看了笑话去。”陆澄源紧紧抓住王守履不放,口中则不停的劝解道。

    王守履终于不再挣扎,颓然坐回了一张黄花梨做成的圈椅之上,“既然如此,那么我且先观望几天,如果两位先生依旧势如水火,我等今后该如何选择呢?”

    陆澄源放开了手,也返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听了王守履的问题,他只是略一思考,就回答道:“若论决断之能,则我等三人中,自然是以倪汝玉为首。总之不管如何选择,最重要的就是我等三人都当共同进退才是。”

    王守履点了点头,赞同道:“这却是正理,本党虽然号称同气连枝,但却也并非是铁板一块。我等官小而位薄,若是再各出其言,恐怕就要泯然于众人矣。”

    看到王守履接纳了自己的意见,陆澄源才稍稍安心的继续说道:“允诚兄既然来了,我正有一事想要与你相商。”随即他便把韩爌派人过府邀请刘宗周,替孙承宗接风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王守履听完后,顿时大惊:“这韩象云何时同孙恺阳勾结起来了?这孙恺阳虽然也是本党人士,但是其在党内自成一派,做事往往同本党的意见相左,向来不受本党众君子的待见,韩象云一向处事圆滑,怎么敢冒如此风险?且孙恺阳一向厌恶党争,昔日便是不愿涉入党争才上疏求去的,今日为何要主动返京?”

    陆澄源脸色不变,轻轻说了几个词。王守履听到之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站起来在书房中不停的走动思考着,口中说道:“这孙恺阳念念不忘,放不下的也只有辽事了。陛下召回王在晋,有可能会重启山海关重城的计划,则孙先生苦心筹划建立的宁锦防线,十之八九就会因此而废弃。这孙先生为了不让自己半生的功业付之流水,自然是要同韩象云结盟了。有了孙党的支持,韩象云自然声势大涨。不过这么一来,我等岂不就成了路边的闲人了?”

    陆澄源口中也应和道:“我正是为此而不安,韩象云虽是本党前辈,但是其任首辅之时毫无作为,放任魏忠贤打压本党。今日本党局势大好,其又借势而起。若是韩象云再度入阁,则蕺山先生势必被挡在内阁之外。吾等眼看任期将满,除汝玉兄之外,你我两人还能留京否?”

    王守履哑然失色,无法作答。随后两人对坐无言,王守履终于告辞离去,出书房之前,王守履突然转身说道:“王在晋的弃辽之策,未必就是错的。”言罢不顾而去。

    王守履无头无尾的一句话,让陆澄源呆立着寻思了好半天才醒悟了过来。他抬头看了看天,才泱泱不快的对自己说道:“吾辈终究也是名利中人啊。”

    从国子监返回了宫内,再走进乾清宫之前,朱由检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着身边的王承恩和颜悦色的说道:“刚刚在国子监内,朕火气有些上头,倒是让王伴伴受委屈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王承恩刚刚被崇祯训斥时还有些委屈,但是很快就把这事给忘却了。作为一名太监,被上位者训斥乃是很寻常的事,只不过到了王承恩这个级别,这种事已经很少发生了而已。

    朱由检突如其来的安慰,顿时把王承恩吓了一跳。是的,是被吓到了,而不是被感动了。在皇帝身边服侍,自然是要明白,什么叫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的道理。

    被皇帝责罚,而心怀怨恨,这可是大罪。因此朱由检的话,不仅没有安慰到王承恩,反而把王承恩吓的赶紧跪下请罪了。朱由检顿时明白,自己似乎又干了件蠢事。

    在这个时代,皇帝是不会错的。有错误的都是别人,或是他身边的人的错误。朱由检不由苦笑着,接受了王承恩的再次谢罪,平息掉自己刚刚道歉引起的风波。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9章 名利中人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9章 名利中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9章 名利中人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9章 名利中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19章 名利中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最新章节

        他是商业帝国说一不二的霸道总裁,却不得左右自己的婚姻!她是集万千宠爱的王国七公主,穿越而来竟成腹黑总裁妻,而且一朝穿越竟被休?“女人,签下你的名字。”“大胆?区区一个刁民,敢休本公主,本公主偏不如你意。”休书撕碎,众人汗颜。

  • 最强农民工最新章节

        偷偷跑路不如天天挨揍,维修工李青,本是一小人物,为了逃避一个女人,隐藏在花酒红灯绿的都市中,确没有想到,姿色各异的女人蜂拥而至…

  • 茉莉巷秘闻最新章节

        一个是拥有窥梦造梦之力却不曾有过梦境的心理咨询师周梦蝶,一个是名为“茉莉巷”却无一朵茉莉的神秘的房屋,他们的相遇注定不平凡。租住于茉莉巷的周梦蝶利用自己独特的天赋治愈了许多患者的心病,并意外发现了茉莉巷中隐藏的秘密,由此开启了一场惊心动魄又不乏温情的探险之旅,寻回了属于自己的梦境。

  • 极品小农民最新章节

        偷看村花洗澡的秦乐意外得到了传说之中的山之心,从此他的生活不一样了,养养鱼,治治病,看不顺眼的恶霸出手教训下,各类美女纷至沓来,让他在村子里的生活再也不一般。

  •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骑士只能靠马?没了马匹的骑士是废物?在被自己父亲这种思想和现实困扰着的修斯看来,只有骑士之道才是王道!!js330

  • 总裁大人,慢慢来最新章节

        误惹总裁,假戏变成了真做,宣小小包袱款款地跑路,再见面已是五年后。那个明明冷血的男人引诱道:“跟我回家,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宣小小抱着自己的宝宝:“我已经结婚了,看!”某男挑眉接过孩子:“正好,宫家需要继承人,买一送一,不亏。”

  • 十七王爷哪里逃最新章节

        &#;&#;锣鼓喧天中,闻府大小姐出嫁。却不知她在无人之处,割了长发,落了红花,和过去做了永别。
        &#;&#;戴着面具,一直默默守护的李二;
        &#;&#;武功卓绝,对她态度暧昧不明的十七王爷;
        &#;&#;从小便日日送花给她的神秘男子……
        &#;&#;一枚“追魂令”牵扯出枉闻王朝多年前的辛秘。
        &#;&#;爱恨情仇、真真假假,交缠在一起。是是非非、分分合合中,一段故事即将展开。
        &#;&#;不管到什么时候,欠你的,总要还。
        &#;&#;注:此文中诗词全部为作者原创,请勿转载、修改。

  • 倾城玉碎之宠妃最新章节

        &#;&#;那一年,梨花初白,梧桐憩雨,一场风波而起,而你陌然浅笑。
        &#;&#;初见,你青眉如许,柳丝轻飞,时间的匆然,钩不起冰山,于是所有人便窥得一角。纸上尚未留驻时间,却忆你一抹微笑。
        &#;&#;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纵然笑靥已故纵然繁华落幕,我亦许你金风玉露,此生不负。

  • 太平宝鉴最新章节

        “得此宝鉴者,当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异心,必获恶报。”  纪察的指尖划过镜子后面那似楷书而非,古拙端正,质朴方圆的阳文,心中哀叹:在这个妖魔鬼蜮已成灾的世界里,我连自己都救不了,谈什么普救世人!

  • 黑色交易,总裁只婚不爱最新章节

        那一晚醉酒,他将她压在身下,却呼喊着另一个女孩儿的名字。在他眼中,她不过只是一个替身!他是在绝望之时替她解围的人,也是她崇拜敬畏的学长。一纸婚姻,她成了他的妻子,他给了她一切,却惟独没有爱!等到契约到期她微笑祝福,转身那一刻,她忍不住泪如雨下。也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其实她爱了他那么多年……

  • 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最新章节

        蓝亦诗酒后乱拔萝卜,毁了海市战狼大队队长夜修的“清白”之身,还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留下了她的专属爪印!待她刚刚睁开眼,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蓝亦诗,你欠我一个儿子!”“小叔……”“都这么坦诚相见了,再喊我小叔,你不觉得别扭?”她睡了闺蜜的叔叔!蓝亦诗捂着脸落荒而逃!待她逃回学校后才发现,她这一碎竟然还碎出了个天大的阴谋!世态炎凉、人性的丑陋一一呈现在她的眼前。小丫头一气之下去了边境当起了军医,原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开那些她不想见到的人。谁知,夜修那头狼追到了边境,见了面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扑倒,“为了公平起见,这次换我碎你!”……有一种情,叫一见钟情。夜修对蓝亦诗,便是如此。有一种情,叫日...

  • 青春恋曲之柔情似水最新章节

        青春有很多无处释放的激情,青春有很多对爱情的美好憧憬,青春有很多柔情似水的美好往事,有一起牵手的温柔,有一起看夕阳的浪漫,有曾经天荒地老的约定,青春的那一段情,也许,就是你心底的最柔软的温柔……rn

  • 霸道帝少宠妻上天最新章节

        前世惨死,一朝重生,本以为能摆脱噩梦,却不想惹上了权势滔天的帝国总裁!说好的清冷孤傲,说好的桀骜无情,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这个缠着她求负责求宠爱的无耻男人是谁?靳凉城的爱好,就是宠她,疼她,娶她。苏七月的日常,就是躲他,躲他,躲他!99次求婚被拒后,他忍无可忍,一把将人抗走,“回家生个小包子!”就不信她还能不嫁!

  • 我的神车通三界最新章节

        作为一名神车五菱宏光的车主,王小东的座右铭是:“跟我比赛车,看到我的车尾灯算我输!”一次意外,让王小东成为了天庭的幸运儿,车子可以自由的穿梭三界。“小东哥,等等我们嘛。”妹子们幽怨的喊道。“快点上车,没时间解释了!”王小东脑袋和手从车窗伸出来,招手喊道。

  • 先砍一刀最新章节

        第四次天地大劫开启,南瞻部洲的战场上,一个逃出地狱的恶鬼遇到了一个百战将死的勇士。伤痕累累的勇士冥目,恶鬼继承了他的身体,继承了他的武艺,同样也继承了他的执念。依托着这具身体,以鬼哭之名,恶鬼横刀行走于这妖魔横行的乱世。解除执念,斩杀罪恶,获得功德,摆脱地狱,然后痛痛快快的活,轰轰烈烈的事,不留遗憾的消散于天地。这,就是他所期盼的。注:①本文整体武力值不高,主角这辈子都别想推山填海。②所谓的天地大劫,其实就是席卷全球的自然灾害。

  • 大道古今相最新章节

        一代守护者财仙王,为了保护诸天万界的子民,布局无上,耗费巨大的代价将自己的对手困住,以求永久的和平。
        跨越了时空的限制,他顺着一次恶魔召唤来到了一片曾经布局的大陆,但是沧海桑田,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了逆转时空的力量,只能逐步下棋,找回当年的后手。
        且看一代仙王,能否再回巅峰,时空流转,大道反复,能否重现当年光辉?

  • 药女医香最新章节

        现代中医林紫芙一穿越就被配冥婚,成了小寡妇。心狠的婆婆直接把她扔到了偏远的庄子上自生自灭。发家致富奔小康,种药治病两不误。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作为一个水灵灵的黄花姑娘,门前的是非更是格外的多。可恨的是,偶然救回家的男子,居然是早已死去的夫君。周明齐:“村东头的何云虎给你挑水了?镇上的夜大夫送你回家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的林紫芙怒视周明齐:“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媳妇!”

  • 望族闲妻最新章节

        一睁眼,她从为弟远嫁和亲的大公主,变成为兄流落在外的侯府二小姐    一纸如期而至的婚约让她重回风光无限的侯府    重活一世,她必定活出精彩。。。。。。

    本章内容提要:
    ...    看到韩爌亲自出门来迎,孙承宗也不敢托大,他快步走上前去,对着韩爌先行拱手行礼说道:“有劳象云兄亲自出迎,弟实在是愧不敢当。”     韩爌一把拉住孙承宗的手臂,不让他继续施礼,口中直截了当的说道:“此处非说话之所在,ampnbsp恺阳兄还是与我回府叙话。”孙承宗微微一愣,但也由得韩爌拉着他进入了府内。     韩爌......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