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翻译几何原本里的知识,朱由检觉得自己自己应该比这时代的大明人更有优势,毕竟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填鸭式教育出来的工程狗。

    重要的是对徐光启需要绞尽脑汁,才能找到合适的中文表达的几何名词,对朱由检来说只要从脑子里检索出来就可以了。

    徐光启虽然觉得,这位少年天子似乎有些浮夸。以为看了六卷几何原本就能对整个西方数学有了基本概念,把翻译几何原本看作了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崇祯这种对于知识的好学之心,还是让他觉得大明的前途露出了些许曙光。

    刚刚听了这么宏大的变革计划,饶是年老沉稳的徐光启,也找回了一些少年轻狂的感觉。心情兴奋之余,徐光启也热切的和崇祯交谈了起来。他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的和几位西洋传教士商议一下,如何把这后九卷翻译出来,让崇祯能看到完整的几何原本。

    两人对坐闲谈了一会,喝下一杯热茶之后,朱由检看着徐光启虽然谈兴不减,但是在长途舟车劳顿的旅行之后,徐光启已经不断的在打哈欠了。

    他识趣的结束了谈话,让王承恩把一块蓝布包裹的东西拿了过来。朱由检把包裹推到了徐光启面前说道:“这里面是我拟定的改革计划书,请先生回去后,抽空看看吧。我刚刚说的改革事宜,全部细节还有一些预案全部写在里面了。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先生也该好好休息了。从南方长途跋涉来到京城,先生一路可是辛苦了,好好保重身体,你我入京再见吧。”

    徐光启稍稍推辞了几句,也就接受了崇祯的好意,然后在王承恩的带领下,离开了崇祯住的地方,返回了他住宿的院子内。

    徐光启返回自己住宿的院子内时,王徵、李之藻因为担忧他,还在院门口一边叙话,一边等待着他。

    “子先兄,你总算回来了。你没什么事吧?那院子内的究竟是谁啊,连陛下身边的近侍也要退避不及?此人请子先兄进去,可是对子先兄有所为难吗?”眼尖的李之藻听到了院门打开的声音,回头正好看到徐光启走进来,马上打着招呼担心的询问道。

    徐光启不动声色的把拿在手中的一个小包裹,塞进了右手的袖袋内,然后对着院子内的两位友人还了礼后,笑呵呵的说道:“两位怎么还不休息,都去休息吧。我什么事都没有,不过是京中一位少年贵人,因为一时贪玩,错过了时间无法进城了。他听说,我是几何原本的译者,向我请教几个问题而已。更深露重,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日我们还要赶着入京呢。”

    李之藻对于能让骄横跋扈的内侍退让的少年贵人,还是挺感兴趣的,正想问问是谁家的少年,一旁的王徵打断了李之藻的追问,手中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然后对着徐光启拱手说道:“子先兄说的不错,这些日子旅途劳顿,我也有些腰酸腿疼,大家还是早点歇息了吧,有什么话明日再说也不迟。”

    三人互相告别之后,徐光启就跟着闻声匆匆出来迎接的贴身老仆,去了自己下榻的房间了。

    “良甫刚刚为何阻止我?难道你知道院子内的人是谁吗?”李之藻看着徐光启离去后,有些好奇的对身边的好友问道。

    王徵笑了笑说道:“振之兄多虑了,刚刚我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吗?我怎知院中人是谁。我不过是看子先兄疲惫不堪,有些支持不住了,所以想让他早些休息罢了。你我也进去歇息去吧,这多日来舟车往来的,我这把骨头都快被颠碎了。振之兄若是实在好奇,且待明早再去打听一番不就好了?”

    看着王徵说完后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李之藻总感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不过这念头在他脑子里也只是闪现了一下,也就过去了。

    这一晚上过得风平浪静,再无出现其他意外。到了早上日头高照的时候,驿站内才重新开始热闹起来。

    早上起来洗漱过后,王徵走到院外看了看四周环境,然后对庭院内正在扫地的驿卒招了招手,这名老驿赶紧跑了过来,,恭敬的向王徵行礼说道:“这位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王徵用手指了指对面的院子,随口问道:“这甲一院子内的客人起来了吗?你知道这院子内的客人来自哪里吗?”

    老驿眨了眨眼睛,一脸诚恳的说道:“回禀大人,那院子内住的是前往江南的武官,今日5更时分驿站大门一打开,他们就已经离去了。”

    “武官?什么地方的武官?”

    “这个小人就不清楚了,要不我替大人把驿丞大人找来,您问问他可好?”

    “那到不用,算了,你忙自己的事去吧。”王徵挥手让老驿离开了,不过他可不认为院子内的那位是什么武官,张彝宪怎么可能会害怕一名小小的武官,除非是英国公府上的几位公子才有可能,不过英国公一向谨小慎微,是不可能纵容自己的亲眷无故去得罪一位阉宦的。再者说了,昨日张彝宪表现出来的态度也太恭敬了些。”

    作为扬州府的推官,常年和案子打交道的王徵,下意识的就进入了案件推理的思考。他对徐光启昨晚的话本身就起了几分怀疑,现在他更加确定院子内的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王徵正思考的时候,李之藻也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出来了,他到底还是没有忘记昨晚的疑惑,他抬头看到王徵后,一边舒展着筋骨,一边开口询问道:“昨晚那院子内的究竟是什么人,良甫兄可有问到?”

    王徵甩了甩头,把刚刚的思绪全部抛到了脑后。他对着李之藻什么都没说,只是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李之藻的心思很快就被转移到了天文计算的公式上去了。

    当徐光启、金尼阁等人也出门之后,大家匆匆在驿站吃了早饭,就重新套上马车出发了。路途上,王徵注意到,今日的张彝宪和几名锦衣卫显得格外的低调和安静。张彝宪今天没有坐进马车,而是骑在了一头高大健壮的骡子上,连头上的帽子都压的特别低,都快要盖住他的眼睛了。

    看到张彝宪一副倒了霉的样子,王徵对自己早上的猜测,有了8成的把握。一个热爱几何原本的天子吗?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吧,他在马车中默默的如此想着。

    徐光启等一行人入京只过了一晚,第二日就是朝会之日,徐光启、王徵、李之藻等人就被崇祯宣召陛见了。

    朝中大臣们都知道,召集徐光启还有西洋传教士的目的,是为了修订历法。但是徐光启在陛见中,开口没有谈如何修订历法,反而石破天惊的提出了改国子监为大学,实施三年义务教育法的上疏。

    这让毫无准备的内阁和六部官员们措手不及,到了这个时代,人人都认为大明需要一场改革,但是却又人人反对大明有所变革。

    认为大明需要改革的原因,这是因为大明已经出现了王朝末年的气象,大家都认为不改革大明就没有出路。但是反对大明有任何变革理由,一是大明现在就是一个纸糊的烂房子,只要稍稍有些外力也许就四分五裂了,因此文官们宁愿用纸勉强糊上几层,凑活着过下去,也不愿意搞什么改革,最终把整个房子给弄塌了。

    二是只要进行改革,就会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到了今天,大明的改革所要触动的,必然是官员、缙绅、勋贵等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没有那个既得利益者会愿意轻易的放弃自己的利益。

    内阁和六部尚书对于徐光启突如其来的上疏有些无所适从,他们不是不想反对,而是在不知道崇祯的心意之前,没人愿意表现出自己的政治倾向。

    这几位内阁大学士和六部尚书,还是天启朝的老臣,除了崔呈秀丁忧之外,其他人还没有什么变化。能在魏忠贤擅权的时候成为内阁和六部尚书的,或多或少都和阉党有些关联。

    然而崇祯上台之后,虽然放逐了魏忠贤,把崔呈秀赶回了家,但是在政治上一直没有对阉党和东林之间的党争做出政治表态。可是崇祯虽然没有清算阉党,但是却也召回了被魏忠贤贬斥出京的几位东林党大臣。

    朝中开始出现了一种微妙的政治平衡,不管是东林党还是黄立极等和阉党有关联的大臣们,都不愿意在崇祯表明态度之前打破这种平衡。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平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假象,东林党和阉党残余都在集聚着力量,等待着彻底把对方掀翻。然而在这之前,他们都需要先获得崇祯的支持。

    因为明朝的权力架构,就是皇权独断一切。当文官分裂成两个对立的团体的时候,皇权就变的至高无上了。但是当文官中只出现一种声音的时候,皇权就成为了精美的摆设。因为掌握了执行权力的文官,可以对皇帝听而不从。

    考虑到这个因素,不管是黄立极等内阁成员,还是王守履、陆澄源等东林党科道官领袖,都没有站出来反对徐光启的上疏,而是沉默的等待着崇祯的反应。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9章 徐光启的上疏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9章 徐光启的上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9章 徐光启的上疏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9章 徐光启的上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9章 徐光启的上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超级女房客最新章节

        在冷清的某个夜晚我邂逅了穿着情趣被赶出家门的柳如月,忐忑收留,竟无故落入隔壁男人设计自己老婆的圈套里……

  • 三界神皇最新章节

        剑皇重生蛮荒,发现自己无法修炼,自废修为,重修剑道,直达巅峰。

  • 异梦渡灵妖皮最新章节

        一只修行了千年的狐妖坠入魔道残害生灵,天界为惩罚这只作恶多端的狐妖,用雷罚将狐妖击毙,留下一张不但能变化莫测而且能起死回生的妖皮,这件妖皮后来落入一道士手中,妖皮被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 愿你长生心不古最新章节

        因为好友误闯私人豪宅,没料被个叫古羲的男人设局去为他修复青铜刻画。他是一个对古董极其有研究的人,涉猎的领域非我能及。几度想要逃离,但都被抓了回去。当刻画越来越清晰时不成想竟然与我曾收到的一封笔友信件有着牵连,于是我们一同走上了寻找真相的路。貌似平凡普通的布林镇,底下却藏了一座幽暗诡异的地下围城,究竟谁是我的笔友羽?又究竟谁是这一切的幕后策划者呢?

  • 穿越小花魁最新章节

        一粒白加黑,也能穿越?这也太狗血了!穿越也就穿越吧,更狗血的是她竟然穿越成了青楼的花魁,啧啧,这个花苏玉香可不想当,一个字就是“逃”!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一逃,恰好为某人的棋子养成计划创造了机会,而她却丝毫不知自己已是别人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对,是棋子!赫连澈,身兼复国使命,生性凉薄是他的表面,内心却也不为人知的柔情,而这柔情却很少显露。因为苏玉香是太子迷恋的对象,所以他想借助她完成他的复国大业,只是不想在这一步步计划中,她竟然成了他的意料之外。爱上本该是棋子的她,是他的幸还是不幸呢?

  • 坟头老公捡回家最新章节

        我撞鬼了!!!虽然是个帅鬼,但比较难缠。那个鬼先生你听我说,我胆子小,我就想安安静静的活着,并不想嫁个你!!!鬼先生,纵然你长得帅,但你也……不能色诱啊沉迷美色,气哭。

  • 脑袋有个计算机最新章节

        即将步入高三生活的童扬,原本都要被淘汰了,但是一次意外,他得到了“扫地僧”门卫大爷的帮助,一切都变得与以前不再一样了。js330

  • 翻滚吧,总裁大人最新章节

        顾小夭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多了个老公。而且这个老公器大活好,有钱又有权,对自己更是实力宠宠宠,实力宠到没脸见人。双十一。“这些是什么?”顾小夭黑着脸,看着被某人付完款的淘宝车,里面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空姐装、学生装、女仆装……竟然还有情趣内衣,各种让人脸红耳赤的东东。霍修一脸人畜无害:“老婆,双十一打折,我们刚好每一种都试试。”隔天,顾小夭卷包袱跑路。丫的!那可是几十万的订单,要是全都试一遍,还不得被榨成人干?

  • 步步骄最新章节

        前世,被未婚夫逼嫁为妾,她一把火烧了所有。今生,她先一步退婚断情,让命运偏离原先轨迹,却不想一次顺势救人,竟被就此赖上。一句话:乱世枭雄vs重生贵女的强娶之路!js330

  • 杨树叶子最新章节

        黄昏的小巷,看到你的出现,是我一生的夙愿。你静静的走来,不需要表白。擦身而过的瞬间,只想看你的笑颜。默默的看你走开,渐渐远去了未来,原地俳徊,却无法唤你回来。你带走了我的思念,把他隐藏在何方。却留给我多少惆怅和无尽的期望,还把你的容颜遗忘在我的梦乡。匆匆而过的岁月,带不走我的情怀。花花世界的繁华,遮不住我的悲哀。苍茫人海,何处有你的尘埃;今生无奈,邂逅在梦里的爱。

  • 首席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三年前,她在新婚之夜离开他。
        三年后,她悄然出现在他面前,身边还带着两个萌宝。
        “妈咪,你不是说我是被狗叼走的吗?”
        “妈咪,你不是说爹地的坟头草有我高了吗?”
        苏晴捂脸,没法回答两个萌物的问题,与此同时,她眼前一黑,一道霸道身影欺上来。
        “苏晴,你不觉得改解释解释?”

  • 寡人无敌最新章节

        爹不疼娘不爱的苏二姑娘被送进宫成为暴君的皇后,在大婚当天遇袭,她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已死的皇帝,然后皇帝还是伪男儿,身边不但有俊美侍从,年轻将军还是入幕之宾……

  • 玄极至尊最新章节

        天地洪荒,龙蛇并起。家族被灭,忍辱负重。为了复仇,他就此踏上一条与天地争锋的强者之路。

  • 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最新章节

        重生回到2004年,董方卓不是要证明他比别人了不起,而是要证明他失去的东西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前几章节奏飞快,前期铺垫,大家有点耐心看哈,要搞劳工证!)

  • 狂僧最新章节

        一僧心空,魔宫震动。执金钢锋,谁敢轻弄?若肯回光,狂心顿歇。禅圣驾临,诸佛消灭!佛门戒律?与小僧而言,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看一介狂僧,如何在乱世之中拨开重重迷雾,覆雨翻云,成为一代禅宗圣祖!

  • 我的绝色女老师最新章节

        他在农场养过猪。他在边境站过岗。他在西北的大荒漠上调戏过小姑娘。后来,他又变成了学生,被一个冷艳高傲的女老师送进了课堂……

  • 喜劫良缘:王爷你要乖最新章节

        传闻风流薄情可俊逸倜傥的冷王要娶妃了,京城里多少大家闺秀翘首以盼!可一纸婚约让众人的愿望都落了空,这桩美事儿砸到了楚梦逸的头上。据说,冷王对她视若珍宝,成婚后更是为了她拒纳侧妃,还将满王府的侍妾丢出了门。可事实上……他连看她的眼神中都带着嫌弃,指着胸说,“一马平川。”她扶着酸疼的腰怒吼:“嫌我小,别碰我!”某男脸不红心不跳,靠过来上下其手,“娘子乖,夫君现在努力,以后你才能汹涌澎湃。”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最新章节

        >dd<    宋风晚被交往一年的未婚夫绿了,某日醉酒,扬言要睡了前男友最怕的人——傅家三爷。    角落里,有人轻笑,“傅三,这丫头胆大包天,说要睡你?”    某人眸色沉沉,“眼光不错。”    后来    前男友搂着大肚子的小三和她耀武扬威。    某人信步而来,两人乖巧叫声,“三叔。”    傅沉看向身边的宋风晚,“叫三婶。”    【同居篇】    傅三爷是四九城里出了名的狠戾凉薄,不近女色,快三十,还一人独居。    然而长辈给他送来了一小姑娘。    美其名曰:寄住。    除了盯着她写作业,就是接她上下学。    小丫头有点嚣张。    遛着他的狗,睡着他的床,还敢笑他老。    而后的傅三爷,第一次被训斥,因为……    他把长辈托付给自己照顾的小姑娘,给照顾到床上去了。    【理想型篇】    某次采访    记者:“宋小姐择偶标准是什么?”    宋风晚:“多金帅气有魅力。”    某人吸了口烟,他都有。    记者:“有具体的标准么?”    宋风晚:“比我大三岁左右,个子不要太高,温暖,爱笑。”    某人弹着烟灰,他一样都不占,年纪身高不能改,那他多笑笑。    某公司众人凌乱,心惊肉跳。    “求三爷别笑,我们害怕!”    众人眼里的傅三爷:面慈心狠。    宋风晚眼里的他:很苏很撩的老男人。    众人:咱们认识的可能不是一个人。    本文又名《我和前任他叔的二三事》,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本章内容提要:
    ...    对于翻译几何原本里的知识,朱由检觉得自己自己应该比这时代的大明人更有优势,毕竟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填鸭式教育出来的工程狗。     重要的是对徐光启需要绞尽脑汁,才能找到合适的中文表达的几何名词,对朱由检来说只要从脑子里检索出来就可以了。     徐光启虽然觉得,这位少年天子似乎有些浮夸。以为看了六卷几何原本就能......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