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翻译几何原本里的知识,朱由检觉得自己自己应该比这时代的大明人更有优势,毕竟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填鸭式教育出来的工程狗。

    重要的是对徐光启需要绞尽脑汁,才能找到合适的中文表达的几何名词,对朱由检来说只要从脑子里检索出来就可以了。

    徐光启虽然觉得,这位少年天子似乎有些浮夸。以为看了六卷几何原本就能对整个西方数学有了基本概念,把翻译几何原本看作了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崇祯这种对于知识的好学之心,还是让他觉得大明的前途露出了些许曙光。

    刚刚听了这么宏大的变革计划,饶是年老沉稳的徐光启,也找回了一些少年轻狂的感觉。心情兴奋之余,徐光启也热切的和崇祯交谈了起来。他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的和几位西洋传教士商议一下,如何把这后九卷翻译出来,让崇祯能看到完整的几何原本。

    两人对坐闲谈了一会,喝下一杯热茶之后,朱由检看着徐光启虽然谈兴不减,但是在长途舟车劳顿的旅行之后,徐光启已经不断的在打哈欠了。

    他识趣的结束了谈话,让王承恩把一块蓝布包裹的东西拿了过来。朱由检把包裹推到了徐光启面前说道:“这里面是我拟定的改革计划书,请先生回去后,抽空看看吧。我刚刚说的改革事宜,全部细节还有一些预案全部写在里面了。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先生也该好好休息了。从南方长途跋涉来到京城,先生一路可是辛苦了,好好保重身体,你我入京再见吧。”

    徐光启稍稍推辞了几句,也就接受了崇祯的好意,然后在王承恩的带领下,离开了崇祯住的地方,返回了他住宿的院子内。

    徐光启返回自己住宿的院子内时,王徵、李之藻因为担忧他,还在院门口一边叙话,一边等待着他。

    “子先兄,你总算回来了。你没什么事吧?那院子内的究竟是谁啊,连陛下身边的近侍也要退避不及?此人请子先兄进去,可是对子先兄有所为难吗?”眼尖的李之藻听到了院门打开的声音,回头正好看到徐光启走进来,马上打着招呼担心的询问道。

    徐光启不动声色的把拿在手中的一个小包裹,塞进了右手的袖袋内,然后对着院子内的两位友人还了礼后,笑呵呵的说道:“两位怎么还不休息,都去休息吧。我什么事都没有,不过是京中一位少年贵人,因为一时贪玩,错过了时间无法进城了。他听说,我是几何原本的译者,向我请教几个问题而已。更深露重,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日我们还要赶着入京呢。”

    李之藻对于能让骄横跋扈的内侍退让的少年贵人,还是挺感兴趣的,正想问问是谁家的少年,一旁的王徵打断了李之藻的追问,手中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然后对着徐光启拱手说道:“子先兄说的不错,这些日子旅途劳顿,我也有些腰酸腿疼,大家还是早点歇息了吧,有什么话明日再说也不迟。”

    三人互相告别之后,徐光启就跟着闻声匆匆出来迎接的贴身老仆,去了自己下榻的房间了。

    “良甫刚刚为何阻止我?难道你知道院子内的人是谁吗?”李之藻看着徐光启离去后,有些好奇的对身边的好友问道。

    王徵笑了笑说道:“振之兄多虑了,刚刚我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吗?我怎知院中人是谁。我不过是看子先兄疲惫不堪,有些支持不住了,所以想让他早些休息罢了。你我也进去歇息去吧,这多日来舟车往来的,我这把骨头都快被颠碎了。振之兄若是实在好奇,且待明早再去打听一番不就好了?”

    看着王徵说完后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李之藻总感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不过这念头在他脑子里也只是闪现了一下,也就过去了。

    这一晚上过得风平浪静,再无出现其他意外。到了早上日头高照的时候,驿站内才重新开始热闹起来。

    早上起来洗漱过后,王徵走到院外看了看四周环境,然后对庭院内正在扫地的驿卒招了招手,这名老驿赶紧跑了过来,,恭敬的向王徵行礼说道:“这位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王徵用手指了指对面的院子,随口问道:“这甲一院子内的客人起来了吗?你知道这院子内的客人来自哪里吗?”

    老驿眨了眨眼睛,一脸诚恳的说道:“回禀大人,那院子内住的是前往江南的武官,今日5更时分驿站大门一打开,他们就已经离去了。”

    “武官?什么地方的武官?”

    “这个小人就不清楚了,要不我替大人把驿丞大人找来,您问问他可好?”

    “那到不用,算了,你忙自己的事去吧。”王徵挥手让老驿离开了,不过他可不认为院子内的那位是什么武官,张彝宪怎么可能会害怕一名小小的武官,除非是英国公府上的几位公子才有可能,不过英国公一向谨小慎微,是不可能纵容自己的亲眷无故去得罪一位阉宦的。再者说了,昨日张彝宪表现出来的态度也太恭敬了些。”

    作为扬州府的推官,常年和案子打交道的王徵,下意识的就进入了案件推理的思考。他对徐光启昨晚的话本身就起了几分怀疑,现在他更加确定院子内的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王徵正思考的时候,李之藻也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出来了,他到底还是没有忘记昨晚的疑惑,他抬头看到王徵后,一边舒展着筋骨,一边开口询问道:“昨晚那院子内的究竟是什么人,良甫兄可有问到?”

    王徵甩了甩头,把刚刚的思绪全部抛到了脑后。他对着李之藻什么都没说,只是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李之藻的心思很快就被转移到了天文计算的公式上去了。

    当徐光启、金尼阁等人也出门之后,大家匆匆在驿站吃了早饭,就重新套上马车出发了。路途上,王徵注意到,今日的张彝宪和几名锦衣卫显得格外的低调和安静。张彝宪今天没有坐进马车,而是骑在了一头高大健壮的骡子上,连头上的帽子都压的特别低,都快要盖住他的眼睛了。

    看到张彝宪一副倒了霉的样子,王徵对自己早上的猜测,有了8成的把握。一个热爱几何原本的天子吗?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吧,他在马车中默默的如此想着。

    徐光启等一行人入京只过了一晚,第二日就是朝会之日,徐光启、王徵、李之藻等人就被崇祯宣召陛见了。

    朝中大臣们都知道,召集徐光启还有西洋传教士的目的,是为了修订历法。但是徐光启在陛见中,开口没有谈如何修订历法,反而石破天惊的提出了改国子监为大学,实施三年义务教育法的上疏。

    这让毫无准备的内阁和六部官员们措手不及,到了这个时代,人人都认为大明需要一场改革,但是却又人人反对大明有所变革。

    认为大明需要改革的原因,这是因为大明已经出现了王朝末年的气象,大家都认为不改革大明就没有出路。但是反对大明有任何变革理由,一是大明现在就是一个纸糊的烂房子,只要稍稍有些外力也许就四分五裂了,因此文官们宁愿用纸勉强糊上几层,凑活着过下去,也不愿意搞什么改革,最终把整个房子给弄塌了。

    二是只要进行改革,就会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到了今天,大明的改革所要触动的,必然是官员、缙绅、勋贵等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没有那个既得利益者会愿意轻易的放弃自己的利益。

    内阁和六部尚书对于徐光启突如其来的上疏有些无所适从,他们不是不想反对,而是在不知道崇祯的心意之前,没人愿意表现出自己的政治倾向。

    这几位内阁大学士和六部尚书,还是天启朝的老臣,除了崔呈秀丁忧之外,其他人还没有什么变化。能在魏忠贤擅权的时候成为内阁和六部尚书的,或多或少都和阉党有些关联。

    然而崇祯上台之后,虽然放逐了魏忠贤,把崔呈秀赶回了家,但是在政治上一直没有对阉党和东林之间的党争做出政治表态。可是崇祯虽然没有清算阉党,但是却也召回了被魏忠贤贬斥出京的几位东林党大臣。

    朝中开始出现了一种微妙的政治平衡,不管是东林党还是黄立极等和阉党有关联的大臣们,都不愿意在崇祯表明态度之前打破这种平衡。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平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假象,东林党和阉党残余都在集聚着力量,等待着彻底把对方掀翻。然而在这之前,他们都需要先获得崇祯的支持。

    因为明朝的权力架构,就是皇权独断一切。当文官分裂成两个对立的团体的时候,皇权就变的至高无上了。但是当文官中只出现一种声音的时候,皇权就成为了精美的摆设。因为掌握了执行权力的文官,可以对皇帝听而不从。

    考虑到这个因素,不管是黄立极等内阁成员,还是王守履、陆澄源等东林党科道官领袖,都没有站出来反对徐光启的上疏,而是沉默的等待着崇祯的反应。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69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69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69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69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69章 …】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竹书谣最新章节

        (真实历史改编,非架空)
        春秋末年,天下将倾,群雄争霸;
        玉笄红颜,运筹花间,暗动棋局。
        四岁前,她是贱民,是山鬼,是预言里月下碧眸的亡晋女;
        十年后,她是巫士,是国士,是祭坛上君臣俯拜的晋国神子。
        拜师阴阳家,讨教孔夫子,与春秋末年最卓绝的男子共赴一场倾世之恋。
        两千年,竹简斑驳,不留只字片语;
        二十年,不求闻达,却书浓墨重彩。
        一卷青竹,一支刀笔,素手调漆,谱一曲竹书谣,唱一段战火流年,听一世爱恨离愁。
        QQ群号:169990299 (入群密码:请填写书中狼娃的名字,两个字,书里的一个角色。)
        微博账号:文简子

  • 绝世丹狂最新章节

        比炼丹,我有太虚神炉,比天赋,我有兽神之力,比背景,俺娘是个神,我脾气很好,但千万别惹我……你惹不起!

  • 重生之大丫鬟最新章节

        "我勒个去,穿越了?!rn什么,不是公主皇妃,而是丫头?rn尼玛,丫头就算了,还是个随时可能被人谋害的丫头!这不是得了个丫头的身子操着公主皇妃的心么?rn我去,杨总督是她亲爹?都熬到头了才告诉她,原来她是堂堂总督大人的千金……"

  • 星妈萌宝要自强,总裁一边去最新章节

        被腹黑总裁狠心地扫地出门,许雁芙转身变辣妈。天才儿子许大白,一门心思帮她招揽美男夫婿。演戏事业堪比直升机,简直不要太快。妖艳贱货如期而至,看她如何携萌宝灭了她们。咦?前夫态度怎么360度大转变?许雁芙看了一眼前夫:“怎么想追我?去排队去!”王巍奕将她抵在墙壁上:“看在以前交情的份上,插个队?”许雁芙嘟着小嘴:“那你用什么贿赂我?”王巍奕缓缓撩开浴巾……美男计?许雁芙半眯着眼睛,手贴在顺着他的肩膀下滑……那就先睡了吧!谁说睡了就一定要负责?rn

  • 冷帝宠妻:毒后太妖孽最新章节

        她是大秦后宫中最剧毒的花儿,他却用尽心思浇灌她。  花前月下,他许一人一心。  朝夕相对,她陷一片情深。  乱世后宫,风起云涌。  是快意恩仇,还是执手进退,披荆斩棘。  或许,从她入宫那一刻,她这一生注定要与秦宫纠缠。  她是大秦历史上,唯一一个沦为阶下囚,走上断头台的皇贵妃。“婍姮无双耀君心,百里风云定中原”她是毒,无形之中渗透入他的骨血心肺。

  • 风流鬼事最新章节

        (数万人追捧,2o16年度最精彩的灵异神剧!)深夜地铁,下晚班的我趁着人少忍不住摸了一个美女的胸,结果引了一系列恐怖事件……    女寝的滴血上吊绳?凶宅的惊悚碎尸案?镜子中恐怖的鬼脸?    一个个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各色美女竟都主动贴了上来,更诡异的是x光居然照不出我的五脏六腑了?js330

  • 狂暴领主最新章节

        魔都黑帮双花红棍牛大力穿越了,呃~~穿越成了一个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号称万年无一的英俊侏儒.于是星空下仿佛弱不禁风的英俊侏儒脚踩着半死的魔龙,抬头望天,怀念着曾经浓密的胸毛,满脸的大胡子,忧郁的仿佛是17岁的少年,身后妩媚的狐族少妇、清纯的如同天使般的天鹅族少女、兔女郎……双眼光的盯着他,嘴里喃喃的述说:死鬼又在耍帅了……js330

  • 变身双子萝莉最新章节

        某人一早起来,却发现自己突然变身成了萝莉,变身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一魂双体的双胞胎萝莉。  迫于生活压力,雪月不得不振作精神,在这个与前世大不相同的世界里浮游。  音乐、小说、声优、直播,甚至是……只要能传播“爱”的地方就有她的身影,她就是新一代的网络教主!  我来我见我征服!  三年血赚,死刑不亏,那是什么鬼?  “砰——”  “喂,在吹牛前能不能先把房租交了,要不然我就把你们捆绑收监了!”某小姐姐狠狠的敲打少女们的脑袋。  【WuWuWu,全新的、洁白无瑕的小火车要发车了,作者菌刚领的驾照,请乘客们自觉收藏投票上车!】js330

  • 重生之我的宦官相公最新章节

        在牧含春登基那天,上官篱被扣上宦官弄权,意图谋反的罪名,当众处死。沈青青记得他在刑场时望着自己的一双眸子,有一股道不明的情绪氲氤围绕在她心头,他希望我好好活着?可惜……她到底没有如他的意,自杀身亡。再度重生,她回到嫁给上官篱的第二年,依旧是桃花绽放的季节,眼前的人仍然是一成不变的装扮,精致的五官涂满粉黛,眼角上挑,面带阴挚,却掩饰不住他眼底隐藏的心思…前世君为我而死,今世还君一片痴心。

  • 虚拟摄取最新章节

        因为被一块镜子划破手指,简星道拥有了一项异能——虚拟摄取。  饿了,打开电脑搜索美食照片,手穿过屏幕,直接从里面端出来一份和照片上一样的美食。  渴了,拿出手机搜索冰镇饮料图片,手穿过屏幕,直接拿出一瓶冒着冷气的冰镇饮料。  随着异能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东西开始可以摄取,小动物,贵金属,玉石,古董名画,神话中的人物,甚至还透过巨幅海报将老美缩小版的最新战机,航母拉到现实……然而,简星道最大的心愿还是想通过这项异能,让车祸中死去的父母回归现实~

  • 男主驾到:爱情不怕烦最新章节

        因为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她女神熬成了大龄剩女。屡次相亲失败,她似乎已经习惯成自然……邂逅混血男神,不想却比自己小六岁。从前的暗恋对象,公司的高冷帅,混血的小男生让她陷入感情和世俗的漩涡里。世俗的偏见,现实的残忍,她能逃得过吗?

  • 帝少追妻忙最新章节

        沐小染嫁给顾寒之后,每天忍受着他的花式折磨,她想要逃离,可顾寒又怎么会允许她逃出他的世界?“女人,你招惹了我这辈子就别想逃!”沐小染:“顾总,我哪一点吸引你了?你要对我死缠烂打!告诉我,我改。”顾寒:“你怎么改,都是我喜欢的样子。”顾寒的生活日常,就是把沐小染无条件,无原则的宠上天。她喜欢吃某连锁店的抹茶千层蛋糕,他把整个全国连锁收购送给她。某一日,顾寒笑盈盈的对沐小染说:“老婆,其实抹茶千层蛋糕并没有那么美味。”沐小染:“那什么更美味?”顾寒轻挑剑眉,笑意愈发的邪肆:“我更美味。”

  • 魔魅校草惹不得最新章节

        喜欢的亲们可以加群:~,在洛锦熙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搬到新家的时候,却不想一个消息下来,就将她那属于女孩子的兴趣爱好统统给剥夺掉。
        告别了她那好不容易留到肩膀的秀发,告别了她那漂亮的花裙子,告别了她那花了好久才弄懂的化妆品……告别了这一切后,她背着小行囊,进入了那宛如异时空的校园……
        原本想要在这里低调生活的她,却因为进了篮球协会而变得无法低调,身后追着一群说着非她不嫁的女生,她连死的心都有了,可这些都比不过她那宛如天神下凡的男神舍友的毒舌更具有杀伤力……
        面对男神的一次又一次强有力的打击下,洛锦熙奋起反抗,却在无意间发现了对方的秘密,是帮助还是无视,这让她陷进了苦恼中……

  • 夜幕君王最新章节

        举头不见如来,闭眼即是黑天!无尽深渊侵染万界,三十三诸天高高在上!唯有妖魔鬼怪在人间!

  • 心魔最新章节

        “滴答,滴答!”这声音很有规律,如同鲜血从雪白的涮洗间墙壁上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慢慢泅成一个红色的血泊。马锐目光在黑暗的走廊上闪烁着芒光,他方才明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的,怎么突然就传来了这滴水的声音呢,难道里面真的有鬼?

  • 白先生最新章节

        俗话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婚丧嫁娶,各安天命。”我爷爷是一位白先生,做白事的手艺人。本来我也无缘传承这门手艺,可在我摇响了爷爷藏在煤油灯里面的铜铃铛之后爷爷不得不将手艺传给我。我依旧记得爷爷说过的话。“如果铜铃铛在另外的人手里响了起来,你只有两条路,一是带着铜铃铛跑。二就是将那个人杀掉......”

  • 农门小姨子:首辅姐夫求放过最新章节

        赵玉娇上辈子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她知道自己的堂姐夫将来要做大官,前途无量。所以她重生的第一件事,努力撮合堂姐和堂姐夫。第二件事,扫平堂姐和堂姐夫之间的一切障碍。第三件事,努力抱紧堂姐夫的大腿。直到某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就是堂姐和堂姐夫之间的最大障碍……纪少瑜:你既然这么想抱大腿,那就嫁给我,我让你抱个够。赵玉娇:……青梅不知郎心故,竹马折枝只为囚。(双重生、轻松、甜宠)

  • 诸天杀戮商城最新章节

        敌人这种东西当然越多越好了,    没有你们无私送命,我还怎么氪金?    手握杀戮商城app,穿梭无尽世界,于尸山血海中崛起为王!

    本章内容提要:
    ...    对于翻译几何原本里的知识,朱由检觉得自己自己应该比这时代的大明人更有优势,毕竟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填鸭式教育出来的工程狗。     重要的是对徐光启需要绞尽脑汁,才能找到合适的中文表达的几何名词,对朱由检来说只要从脑子里检索出来就可以了。     徐光启虽然觉得,这位少年天子似乎有些浮夸。以为看了六卷几何原本就能......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