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张彝宪得知几位西洋番僧还带来了几千部书籍,一时无法动身的时候。这位干练的内侍,只是回头小声吩咐了身边的锦衣卫几句。

    不多时,一队从码头前往京城的商队就被拦了下来。在锦衣卫的命令下,这只商队的商人们不得不把自己的货物搬下了马车,先让锦衣卫们征用了商队的马车搬运书籍和行李去了。

    在边上看着锦衣卫行事的王徵,终于还是没忍住,他上前几步对着正和金尼阁攀谈的张彝宪说道:“我等虽然受皇命上京,然而公公令锦衣卫如此行事,岂不是扰民过甚了?我劝公公还是令人收手吧,我等之随从已经去附近寻找马车和挑夫了,公公不必如此行事,有碍陛下之圣明。”

    “这位是?”张彝宪看着这位品阶低微的官员,有些满不在乎的问道。

    “这位是扬州府推官王徵,也是陛下亲自下诏进京修订历书之人。”徐光启不紧不慢的说道,轻轻点明了王徵的身份。

    果然听说了这位王徵是崇祯点名进京之人,张彝宪立刻收起了脸上的轻慢之色。他语气有些和缓的说道:“这些商人不过是逐利之徒,纵然是慢上了一天半天,也没什么大碍。陛下亲自命我来迎接尔等,难不成阁下为了几名商人,就要让陛下在京中久候不成?”

    张彝宪的语气虽然和缓了,但是话语中却没有和缓的意思,他给王徵挖了个坑,等着这位敢指责自己的七品小官口出怨言,他回去就在崇祯面前给王徵下眼药。

    王徵还没说什么,一边的徐光启和李之藻立刻开口岔开了话题,帮友人解了围。王徵张了张嘴,终于还是说不出让陛下等一等也无妨的话来。

    有了锦衣卫的协助,码头上其他船只卸货都停了下来,优先让徐光启等人雇佣的苦力搬运行李了。徐光启虽然没有对这些锦衣卫的行动说什么,但他还是吩咐了自己的仆人,给足了这些被强拉来卸货的苦力工钱。

    半个多时辰之后,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张彝宪,终于看到徐光启等人的行李都打包上了马车。他对着徐光启客气了几句,就自顾自上了自己的马车。

    对张彝宪来说,徐光启虽然有可能成为崇祯的老师,但是他们这种士大夫绝对不会和他有什么交情,所以他表面上的恭敬做完了也就算了,再让他浪费时间去和徐光启等人交好,他可没这个兴趣。

    从通州码头到北京城大约有40多里地,虽然有了锦衣卫强拉来的车队,但是徐光启等一行人到了晚上9点多的时候才赶到了北京城外的高碑店。

    当晚进北京城已经是不可能了,车队停在了高碑店的驿站门口,张彝宪让赵春华叫开驿站的大门,然后让驿丞叫人腾出上房来。

    北京城乃是商旅繁茂之地,这高碑店又是北京城外通衢要道,这驿站从来都是住的满满的。虽说这时代能住进驿站的,不是官员就是有背景的商人或是官眷,但是遇到了太监和锦衣卫要求腾房子,只要不是一品大员,也没有那个人会留下自找麻烦。

    张彝宪对于京城风土人情熟悉的很,他知道真正的一、二品大员不会赶到高碑店来投宿,他们往往直接就在通州城内的大驿站舒服的过上一晚,第二日才会慢悠悠的赶来北京城。

    因此在高碑店投宿的,大多是小官吏或是一些商人罢了。对于这些人,张彝宪自认耍耍内臣的威风,还真不需要顾忌什么,不过今天他却遇到了一个奇葩。

    “什么?居然有人敢不腾房子,要杂家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还敢让杂家进去说理。北京城这么大,还真有不知死活的东西。呵呵,就让杂家进去听听,想要和杂家讲理的,到底是哪路的神仙。赵春华,把这院子给我围住了,你带着人跟杂家进去,看看这院子里住的是什么牛鬼蛇神?”张彝宪今日来回奔波了一天,身疲力竭,只想早些上炕歇息。却不料在这驿站遇到了一个敢和厂卫讲规矩的愣头青,这不禁让他怒极而笑了。

    刚刚下了马车的徐光启,也是被颠簸的腰酸背痛,他听到张彝宪训斥驿丞的话,顿知不好。虽然不知道这不肯腾出院子的人是谁,但是以这些厂卫的作风,今日这院子内的人必然讨不了好。

    徐光启赶紧快走了几步,在张彝宪身后喊道:“张公公请留步,我等一行人未必要用这么多房间,何必跟一妄人置气呢?”

    张彝宪脚下没有停留,口中冷笑着说道:“天子脚下,居然敢藐视厂卫,我要是不去见见这位兄台,岂不是堕了皇爷的威风。”

    徐光启毕竟是60多岁的老人了,在没有避震设施的双轮马车上坐了这么久,腿脚便有些麻木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彝宪带着几名锦衣卫,气势汹汹的冲进了这院子内。

    徐光启急切之下差点摔倒,却刚好有人冲到他身边扶住了他。徐光启抬头看了一眼,马上说道:“良甫你来的正好,你且扶我去这院子内,不要让这位张公公闹出事端来。”

    李之藻此时也赶了上来,他和王徵两人顿时扶着徐光启向着院内走去。然而他们还没走到院子内,刚刚冲进院子内大呼小叫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很快几名锦衣卫用比刚刚冲进去还快的速度退了出来。

    徐光启只是一愣,但他还是继续往前走着。不过刚刚陪着张彝宪冲进去的那位锦衣卫赵百户,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拦住了徐光启三人,口中慌乱的说道:“几位大人请留步,这院子内暂时还不能进去。”

    在徐光启右侧的李之藻奇道:“这院子内的究竟是何人,怎么尔等退出来的如此慌张?”

    赵春华紧紧闭着嘴,不肯再说一句,但是他们几位退出来的锦衣卫,却牢牢的拦住了院门口不让人进去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章 骄横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章 骄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章 骄横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章 骄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3章 骄横】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爱是人间留不住最新章节

        我为了报复攀上了陆戎,他居然嫌弃我……众所周知,我是陆潮生捧在手心的人。陆潮生欠债两亿跳楼自杀,我和他一起入了地狱。为了守住陆潮生的名声,我不择手段靠上了他的债主陆戎。那晚,他狠狠给我耳光,“陆潮生的人,花多少钱做了修复手术?”我妖娆一笑:“两万。”自此,我都难逃陆戎的血腥暴力。那一天,我看着他挽着他的未婚妻夏??走入婚姻殿堂。再恨再爱,我们终究是分道扬镳。

  • 叱奴珠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尘封于世间的故事,传承千年,它的故事至今只在今天的陕西南部和关中地区流传,且知道这个故事的人都是讳莫如深。她是秦亡后,大秦传世嬴氏遗宗的主公,她掌握着千年来大秦的秘密,她和他与他演绎了一段爱情与王权,背叛与忠诚的故事,拉开了一段唯美悲戚的传世之说。铜雀台阙起风云,青玉案上绕指柔。玉碎翠珠鸣璎笛,悲情热血演春秋。击荡碧空上九天,一身化作千万里。若知来往尘埃事,对景捧读秦秘书。

  • 撞上恶魔赶快逃最新章节

        杨熙朵这阵子霉运高照,先是误闯男厕遇见暗恋已久的王子,形象大毁差点被当成变态偷窥狂。之后又误撞上学校第一恶魔,还好没被全校花痴女谋杀,最后的最后……恶魔也太欺人太甚了吧,竟然将她掳走,让他在男宿舍里当女佣!!!

  •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人(前传-珍爱版)最新章节

        我在公用留言版上留下了这几行字,希望在这个有许多喜爱创作的网站作者中,能有人能看到它,甚至回信告诉我,愿意帮我写下这个故事,让我可以珍藏那份属於我的爱情馀悸┅┅

  • 武极神王最新章节

        白手起家,身家百亿,因救人而身死,魂穿异界废材之身,觉醒逆天神秘武脉,从此一路逆袭!天下所有武脉,皆是他之养料!世间一切天才,皆被他踩踏在地!上古老怪、远古大魔、太古诸神,皆顺生逆亡!这是一个武道为尊的世界,这里有一个永不低头永不屈服只拼命向前九死不悔的少年——天不服,毁之!地不服,灭之!命运不服,改之!武道境界:炼体境,真脉境,灵台境,青云境,龙门境,观星境,武劫境,道尊境,神极境

  • 名门旧爱最新章节

        一场轰动全城的官司,他站在被告席上,冷眼相待,而她成了最卑劣无耻的女人。满身伤痕,狼狈出国,她消失了五年。再次相见时,她气势不自觉便弱了三分,“你侄子让我学生怀孕了。”他表情冰冷,却勾唇一笑,“你着急什么,他搞大的是你学生的肚子,又不是你的。”彼时,她已经结婚五年,孩子成双,可是从未得到丈夫的正视。他身边美眷如花,在源城只手遮天呼风唤雨,唯独面对她时,像头失控的野兽。他因爱成魔,手段用尽,时远时近吊着她。当她承认她爱上他的那一刻,他翩然转身,将别的女人投入怀抱。他看着她发狂,轻扯唇角,冷魅漠然,“乖,好好记住这种感觉。”对于慕子深,米芊芊是他旧爱,也是新欢,他爱的人从来只有一个。

  • 冷血总裁契约妻最新章节

        一夜缠绵后,他丢下一摞钞票,她默然转身,从此天涯路远,各不相干。再相逢,他是叱咤商界的风云人物,她是酒店不起眼的小经理。一纸契约,她被迫成为了他的全职管家,负责他的私人生活……“苏管家,总裁失眠了,你去陪陪他吧。”“苏管家,总裁心情不好,需要你缓解心情。”“苏管家……”终于,苏默静怒了:“我是个管家,不是保姆,更不是三陪!”

  • 婚从天降:总裁,借个吻!最新章节

        喜欢男人的宫家二少突然来家里提亲了,没等她答应,就硬生生把她给娶了。新婚不久,她立马知趣地去夜店绑了个小鲜肉送到他的床上,却不想明明喜欢男人的宫二少把小鲜肉丢了出去,把她丢到了床上!“我是女的!我没JJ!我不是处,我第一次给谁都不知道!!”睡不下去了吧!“第一次给谁都不知道,嗯?”他把她花式壁咚在墙上,各种高难度动作,“嗯?想起来了?”她睁大眼睛,手指着面前的男人,气若游丝:“你你你!”从此以后,尹家三小姐多了个身份:宫家少夫人!还得了种病:看见床就腿软!

  • 攻妻不备:总裁大人乖一点最新章节

        谁年少轻狂还没爱上几个人渣,但这个人渣,她宠了十年,十年的宠爱,还是替别人宠的,这口气,她咽不下,什么?那个被人渣家人压迫许久的哥哥要跟她联手?好啊,他劈腿,她转身以他嫂子身份出现,再好不过,她的一句:“请叫我嫂嫂。”绝杀,他哥哥的一句“你的女人从此换我宠了。”绝杀,腹黑夫妻,复仇吧

  • 火影之武库系统最新章节

        日向桐人作为日向一族却没有白眼,然而在隐藏在废物背后的,却有着一个逆天的武库系统!

  • 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重生后,该做些什么?自然是弥补遗憾,彻底地远离某个不可言说的人。从卑微走向强大,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碍她成神。可是,当发现不小心捡到一只神兽,随着神兽的成长化形,当看清楚神兽的人形模样,她心里瞬间被卧槽刷满屏。说好的神兽呢?为毛神兽变成了那个传说中不可言说的人?两世都栽在一只兽手上,楚灼表示真是日了狗了!楚灼:那只蛇精病的神兽每天都想和她生小神兽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某兽:(⊙ω⊙)喵PS:不是传统的玄幻文,而是一生放荡不羁的中二男主只想每天和女主秀恩爱的虐狗甜文!PSS:男主前期一直是只萌兽,后期才化形。

  • 重生热血渐冷最新章节

        重生之后,热血渐冷。
        重生者的酸、甜、苦、辣、咸。
        请细细品尝。

  • 绝色校花爱上我最新章节

        少爷我重生了,那就意味着可以拾缺补憾?曾经没有女友的自己就可以像小说主角中那样光环笼罩,美女如云?“儿子,你爸不是李刚,所以你要低调!”“老妈,可我爸比李刚还厉害……”“那你也要低调……”“不就给唐嫣写了一份情书嘛,这已经够低调了……”“那砸了人家的豪车,这是低调?”“这个……”不一样的都市,不一样的热血,重生在一个纨绔身上的我,面对美丽助理,清纯校花,性感女警,是从呢?还是从呢?

  • 超级大野怪最新章节

        “叮!恭喜玩家获得野怪模板!”他可是要称霸《大时代》的男人,以为给他匹配一个野怪模板就能阻止他统治《大时代》吗?天真!就算是野怪,他也是超级大野怪!……玩家:“快跑!野鸡王来了!”黄迪:“mmp,老子不是野鸡,是凤凰好吗!!”玩家:“完了,城池被野鸡王攻占了,不臣服就得死!”黄迪:“对,老子就是这么霸道,来打我啊我有医保!”玩家:“传说级装备?这个华夏区匿名玩家到底是谁?”黄迪:“请你不要再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书友群群号】712189560欢迎大家加入!

  • 海贼世界的屠龙者最新章节

        时值大海贼时代,穿越而来的雷特吃下了一颗浑身绿毛的奇异果实,从此开启了自己波澜壮阔的全新人生。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他是最正义的海军,也是最恶劣的海贼。  他是最黑暗,也是最光明!

  • 我真没开变声器最新章节

        当你再玩绝地求生时,如果你的队友是一位会模仿各种动漫,电影,游戏里面的所有人物声音的变声大佬,会是什么样的体验?苏笑,因为一次事故意外成为了一名配音演员。在这遍地都是变声器的吃鸡游戏中逐渐成为一名大主播。小哥哥,网恋吗?我萝莉音,嘤嘤嘤——一位厚颜无耻的某人说道。“你们看我干嘛,我真没开变声器!”

  • 嫡女重生:殿下,妾身不好撩最新章节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宋国高高在上、万民敬仰的太子殿下正在当众训妻。“爱妃,坑人要优雅,打架要精准。出门在外一定要带好护妻神犬牌儿相公。”“那么,相公你准备好了吗?”“汪!”“去吧!太子殿下!”“嗷呜……”一样的背景,不一样的剧情;一样的嫡女,带来不一样的套路。心怀鬼胎的帝妃,一心攀高枝的贵女,处心积虑的侠客婊,“还想用前世的招数阴我?抱歉!您的技能库早就该升级了……”

  • 亲亲我的王爷最新章节

        白娜风华正茂一现代无赖神偷,什么人墙看护,什么高级系统防患,什么药物擒拿,那对于相中某些宝贝的白娜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的障碍。白娜的座右铭是:只有我看不上的,没有我拿不走的。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次臭蛋的行动失败后她华丽丽的穿越了。穿越后白娜没有忘本她坚定的继续她的职业生涯,只是一次不巧的是她不但看中了宝物还看中了宝物滴主人儿。所以她果断滴偷了宝劫了色。从此白娜和王爷拉开了剪不断理还乱滴日子。

    本章内容提要:
    ...    当张彝宪得知几位西洋番僧还带来了几千部书籍,一时无法动身的时候。这位干练的内侍,只是回头小声吩咐了身边的锦衣卫几句。     不多时,一队从码头前往京城的商队就被拦了下来。在锦衣卫的命令下,这只商队的商人们不得不把自己的货物搬下了马车,先让锦衣卫们征用了商队的马车搬运书籍和行李去了。     在边上看着锦衣卫......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