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驿站的上房,就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院子入口就是一个小小的庭院,除了一些苗木花草之外,庭院中间竖着一张石桌和几张石凳。

    此刻石凳上正坐着两人在下棋,而一名管家打扮的人站在边上侍候着。虽然夜深,但是石桌上两只蜡烛发出的光线幽幽照亮了这个小院。

    刚刚气势汹汹冲进院子内找人问罪的张彝宪,此刻却跪在石桌前的地面上,连头都不敢抬起。

    下棋之人是一位面多麻子的中年人,和一位剑眉朗目的少年人。两人所下的不是士大夫爱下的围棋,而是此时市井中人喜爱的象戏。

    中年人看着跪在一边,大气不敢出的张彝宪,又看看对面似乎毫不在意的少年人,心思不免有些走神。两人的棋力相差不大,他这一走神,就被少年人一招沉底炮给将死了。

    中年人看了看棋局,双手对着少年人拱了拱说道:“陛下棋力端的老辣,敬亭不如也。”

    朱由检只是微微一笑,就伸手拂乱了棋局,然后开口说道:“非也,若不是今日有这俗物打搅,这最后一局应该还是我输,柳先生这是在让我呢。”

    柳敬亭微笑不语,只是用手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张彝宪,朱由检这才转头看向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的张彝宪。

    朱由检脸上虽然依旧挂着微笑,但眼中却毫无笑意。他和气的对着张彝宪说道:“朕不过是让你出京替我接几个人罢了,你就是这么在外面代表朕的?”

    “微臣有罪,臣罪该万死,请陛下责罚。”张彝宪此刻什么腰酸背痛都感觉不到了,他惊恐之下连内衣都被汗水浸湿了。

    “你既然知道自己有罪,那么就说说你犯了什么罪吧?”朱由检嘲讽的说道。

    张彝宪此刻那里还敢再接话,他只能拼命的以头叩地,他所跪的地方刚好是青条石所铺设的地面,这几下用力的叩头顿时让他额头冒出了血迹。

    “够了,让你说自己犯什么罪,你就给我装可怜吗?张公公,你刚刚冲进院子内的气势去那里了?”朱由检终于还是不忍心看下去了,出声呵斥了张彝宪。

    看着崇祯终于提高了声音出声呵斥自己,张彝宪心中终于放下了心,以这些日子来他对崇祯的观察,一旦这位少年天子肯出声责骂你,代表着他的怒火也差不多到头了。

    果然斥骂了几句之后,崇祯就对着身边的王承恩说道:“回去之后,让他去大光明殿伺奉几日三清,去去这股子邪气。”

    王承恩自然是低声应允着,张彝宪心中更是暗暗叫苦,他蹉跎了半辈子,当初被发配到信王府的时候还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是没想到信王居然转身就登基成了皇帝。

    凭借着在信王面前的恭顺态度,他好不容易才冒出了头,没想到仅仅是一时得意忘形,就被打回了原形。不过他现在不敢有任何表示,只能安心的等待崇祯的发落。

    吩咐完王承恩之后,朱由检才对着张彝宪说道:“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去把徐先生请进来,朕要好好和他谈一谈。”

    张彝宪连额头上的血迹都不敢擦拭,就这么起身出了院子。看着张彝宪离去之后,柳敬亭才收回目光,对着崇祯谨慎的说道:“陛下今日白龙鱼服出京,至夜而不归,已经有违祖制。此刻再召见外臣,草民恐来日朝野间会非议陛下的所为啊。”

    “柳先生何其迂也,不许皇帝出宫、出京,到底是哪门子的祖制?我太祖皇帝难道也是不许出宫的?上位者不接触民情,何以知道民间疾苦?有些人阻扰朕接触百姓,无非就是想着蒙上朕的双眼双耳,让朕在御门上当个泥塑神像供起来而已。”朱由检毫不犹豫的批评着,文官隔绝皇帝和民间百姓交流的动机。

    柳敬亭虽然自认胆气豪壮,但是遇到这种话题,也只能三缄其口了。在大明朝,得罪了皇帝未必有事,但是得罪了文官集团,可是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徐光启等三人在院子门口等了许久,听着院子内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本打算就此离去休息了,毕竟舟车劳顿了几日,几人也都有些年纪了,和那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是没法比较的。

    原本他们担心张彝宪带人冲进院子内,会对院子内的住客不利。虽然不知是谁住在里面,但是能住进驿站上房的必定是官员。徐光启等人生怕里面是个自己认识的故旧,那么他们自然是要从旁援手一二的。

    不过看着冲进去的锦衣卫,退出的速度比冲进去还快,现在又牢牢守住院子,一副不让人打搅的模样。可见这院子内的住客身份非同小可,连厂卫都能驱使。

    觉得院子内的人应该无恙之后,徐光启就揉了揉腰,对着身边的两名好友说道:“人老了,这身子骨也不利落了,看这风平浪静的模样,看来里面的人应该和张公公相熟。我们还是不要打搅他们叙话,这就回去歇息去吧。”

    王徵、李之藻互相对视一眼后,就扶着徐光启想要离开了。这时原本紧闭的院门又打开了,之前趾高气昂冲进去的张彝宪,现在却一身狼狈的小跑了出来。

    王徵看着张彝宪袍服前端一片深色,似乎有跪在泥地上的痕迹,而徐光启却看到了张彝宪额头上有些微小血痕,三人正发愣之际。

    张彝宪就着院前挂着的灯笼发出的光,看到了站在一侧的三人。他定了定神,然后走到徐光启面前弯腰作揖道:“徐大人请随我入院一行,院中有贵客请见大人。”

    王徵皱了皱眉头回答道:“院中之人若是想见子先先生,为何不亲自出门相请?子先先生的好歹也是海内大儒,难道还当不起此人亲自来请吗?更何况子先先生乃是陛下亲自征召入京者,这院子内到底是何人,敢如此轻慢先生?”

    徐光启虽然年纪比王徵大了许多,但是脑子转动的速度却依旧灵活。他从张彝宪进出院子后,马上变得前倨后恭,一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心中隐隐想到了院子内住客的身份。

    虽然徐光启觉得院子内真要是如他想的那人,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但是如果不是那人,谁又能驱使厂卫如同驱使自己家中的下人一般呢。

    徐光启自然知道,如果院子内真是他想的那个人,那么张彝宪还真不能开口解释。否则一旦被言官得知,今日陪同那人出现在此地的内臣、厂卫,甚至包括他们这几人都会被朝野上下口诛笔伐。

    想通了这个关键,徐光启顿时制止了还在声讨院中人的王徵,他手抓着王徵的胳膊,用力捏了捏。然后对着张彝宪笑着说道:“这一日奔波,倒也令老夫口干舌燥,既然有人相邀,那么老夫就做个不速之客了。良甫且和振之回去歇息,我打搅一杯茶水之后再回。”

    收到了徐光启的暗示,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王徵还是住口了。一边的李之藻对着徐光启交谈了几句,就拉着王徵向驿丞安排好的院子走去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章 院内贵客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章 院内贵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章 院内贵客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章 院内贵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4章 院内贵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乱唐最新章节

        天宝十四载,安禄山起兵作乱,盛世大唐骤然危如累卵,帝国都城屡遭蕃胡铁蹄践踏,昔日天可汗跌下神坛,这个让后人无比神往的时代就此终结。然而,艰危乱世中一个年轻人突然出现,他能够以一己之力逆天改命吗?大唐将会重新振作,还是继续跌入无尽的深渊……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乱唐》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枕边甜妻:恶魔总裁硬上弓最新章节

        一份遗嘱,一场婚姻,将两个原本命运毫无关联的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从开始的两看两相厌,到最后的相知相恋,两人经历过误会,手足的背叛,身边亲人的离去,一次次的分离,却也都是最后圆满的铺垫……江曼――我们的相遇可能是命运的注定……傅瑾――在遇到她之前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个女人住进我的心里。

  • 都市狂暴修仙最新章节

        我有个师傅叫齐天大圣孙悟空,有个二师叔叫天蓬元帅猪八戒,有个三师叔叫卷帘大将沙悟净,有个师傅的师傅叫唐三藏,听说吃上一口肉,长生不老。我就是陆浩,一个平凡的现代人,自封斗天大圣的伟男子。如来佛祖,观音菩萨选中我当救世主,我认为这是一个阴谋。

  • 江湖处处打副本最新章节

        粗暴版大侠,等我从副本出来咱们再打。rn文青版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rn白话版小白脸弟子依靠副本系统,制霸江湖。

  • 情意绵绵,男神太高冷最新章节

        她,是在婚礼之日被未婚夫当众抛弃的私生女姜南希。他,是尊贵优雅的大人物霍辰勋。原本以为她和他的人生永远不会有任何的交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纤瘦玲珑的女人指着报纸头条上大版面的霍辰勋向神秘女子求婚的消息,环住男人精装的腰肢,“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从见到你第一面开始。”姜南希皱眉,“那次婚礼?”n谁知道男人摇着头狡黠一笑,铺天盖地的便吻了下来,“比那还早。”

  • 至法无上最新章节

        以一法融万法,以我心代天心,使命在肩,少年自踏血而行。

  • 逆天小农民最新章节

        山村小农民段飞无意中获得了神秘传承,从此他一夜翻身,由默默无闻到名扬天下,无数权贵惊叹,无数美女倾慕,无尽财富累积,无上力量加身!从此这天下,任其纵横!

  • 我可能修了个假仙最新章节

        小仙女的基本配置是什么?天资卓绝?高贵冷艳?仙裙飘飘?萌宠伴身?还有最重要的绝色男修围绕?不好意思,这些九香都没有,没资质吃老本啊,没仙气她可以卖萌嘛,咱裙子安静美少女姿态时好歹还是白色的,自制机关傀儡偶尔也会装可爱呢,至于男修……九香瞥了一眼身边注视(监视)自己的男人,他微微一笑:“怎么,你想要和师兄,师父,大恶人甚至是仙帝谈恋爱?我都可以胜任啊。”

  • 元明狂刀最新章节

        元末,各门派之间早有仇恨,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亲人成为敌人,人们为了贪欲互相残杀,各个世家遭到灭门,变成了充满杀戮的时代。
        在这恐怖的时代,一个天才武功少年横空出世。
        少年手持地字玄刃,被称为“玄天鬼斩”,以“一字玄”秘籍成名。
        少年四处寻找天字玄剑,追查当年的灭门之仇。
        地字玄刀已经杀生开封,如果天字玄剑也开封……普天之下将会迎来无法想象的灾难。
        血流成河,尸骨成山,都不足以用来形容恐怖的场景。
        战场上,他从骷髅堆里爬出来。
        饿了,进食尸体。
        杀人会滋生仇恨!
        仇恨会驱使人去杀人!
        无论刀剑锻造的如何美丽,它也只不过是杀人的工具!
        使用它们的人就是凶手!
        可是,在这个恃强凌弱,强者当道的世界里,没有道义可言,所有人都一样,只有两个选择:
        1:杀死敌人。
        2:被敌人杀死。

  • 总裁大人,轻一点最新章节

        抓奸走错房,第二天一早,正牌老公带着一群记者涌进来反抓奸,狼狈不堪的她跳窗逃离。再见面,他是执行总裁,她是天才设计师,他开始向她张开天罗地网。面对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他食髓知味,步步引诱算计,只为把她收入囊中。却不想,低估了她的智商,爱情局中局,还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

  • 武侠之超级奴隶主最新章节

        什么?张无忌在新婚之夜弃你而去,找赵敏去了?不要紧,我可以帮你报仇!只要你周芷若喝了这这滴魔王之血,你就能去找赵敏报仇了!慕容复一心只想着复国,不顾你的感受?没事,我可以让他不再想着复国!只要你王语嫣喝了这滴魔王之血,你就能控制你表哥了!世人皆言你是杀人如麻的女魔头?你想见陆展元?OK,我可以让你见到陆展元!只要你李莫愁喝了这滴魔王之血,你就能拥有无可匹敌的能力!当然,这些都是我骗你们的,一旦你们喝下了魔王之血,嘿嘿嘿……我是魔王,我为自己代言,奴役越多,我的实力越强!

  • 至尊农女要翻身最新章节

        她是桃园村一个小小的农女,娘亲懦弱,爹爹愚孝,幼弟稚嫩。偏偏有着一个阴狠毒辣的奶奶,暗地阴人的四婶,爱贪便宜的大伯娘,还有各色奇葩亲戚邻居相继来报道。殊不知她是来自现代的一抹孤魂,身负空间,性格坚韧。且看她如何斗奇葩,赚钱发家,再捡个国师做相公,一朝至尊倾天下!

  • 宠冠娱乐圈之绝对占有最新章节

        遇见他的那一年,赵屿希十七岁,如今她已经二十七岁。三岁的时候她想要洋娃娃,九岁才拥有,十三岁的时候她想要百褶裙,十七岁才得到,可那还有什么意义?纪承衍,二十四岁的赵屿希是真的倾其所有的想要回到你和她从前的模样,她等了三年,恨了三年,终于她选择放弃,你是爱情本身,失了你,不过是没有了爱情。如果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就让我在这场命中注定的浩劫里妄自沉沦。

  • 太玄归真最新章节

        一名走着既定人生之路的秀才,一次偶然的际遇,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一段热血而孤独的修行之路。天上白玉京,五城十二楼。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天地赌一掷,未能忘战争。试涉霸王略,将期轩冕荣。时命乃大谬,弃之海上行。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

  • 漫步动漫世界最新章节

        一个穿越者在动漫世界搞事的故事……在名侦探柯南世界,成立扑克牌组织,代表月亮惩罚罪犯!在斗破苍穹世界,伪装老爷爷,调教与主角作对的少女!在成龙历险记世界,收集十二符咒,掌控九张面具,吊打八大恶魔!在斗罗大陆世界,传播武道,创立门派,成为武道之祖!在洛洛历险记世界,自建高达,吊打小学生!……

  • 孤城依然在最新章节

        从前的古修界,如今的江湖客。从店小二到特异灵根轮回之城。他的一路走得很慢,但有滋有味。

  • 九阳武帝最新章节

        神域浩瀚,武者林立,蛮兽撕天!!  炎阳之主,江辰,遭人暗算,重生三百年后,昔日敌人,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九天至尊。  江辰发誓,定杀回神域,以无敌神威,踏碎星辰,杀他个尸山血海,诸天崩灭,以滔天战火,燃遍九天星河!!!

  • 捞尸先生最新章节

        十九岁那年,我走投无路,生活所逼,我拜一老头为师,成为捞尸先生。捞尸先生在不少人的眼中是个很赚钱的行当。但事实上,很多捞尸先生背负的是沉重的精神压力。由于这个职业与死尸接触太多,职业捞尸捞尸先生被一些人认为“有邪气”,“不干净”;有人说他们赚死人的钱,太不道德。师父告诉我,宁可捞死人,也不能去救活人,因为……

    本章内容提要:
    ...    这间驿站的上房,就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院子入口就是一个小小的庭院,除了一些苗木花草之外,庭院中间竖着一张石桌和几张石凳。     此刻石凳上正坐着两人在下棋,而一名管家打扮的人站在边上侍候着。虽然夜深,但是石桌上两只蜡烛发出的光线幽幽照亮了这个小院。     刚刚气势汹汹冲进院子内找人问罪的张彝宪,此刻却跪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