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九德虽然不是什么专业的品酒师,但是作为一名想要努力向上的爬的小太监,酒色气财这些享受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要不然那天皇帝来了兴致,他却对此一无所知,那怎么能讨的皇帝的欢心呢。

    品酒归根结底就是色、香、味三字,卢九德先轻轻摇晃酒杯看着酒液的颜色,然后又嗅了嗅,最后才小心的抿了一口。

    卢九德闭上眼睛慢慢品味着,室内众人都屏息注视着他。其实室内的众人,包括比尔在内,对品酒一道毫无所知。就算是比尔自己,也是和郑芝虎差不多的水准。在这个时代,品酒那是闲得无聊的贵族才有空闲研究的事。

    作为一个在海浪中挣扎赚钱的海军军官,比尔大约也就是能分辨出红酒和朗姆酒这种程度。卢九德这种经过大明皇宫培训出来的专业品酒手法,充满了优雅的贵族风范。

    就算是见过欧洲贵族品酒方式的比尔,也私下认为这位大明官员的品酒手法,比欧洲的贵族还要有贵族范。室内的其他人,都注目着卢九德的表现,不约而同的想要记住卢九德表现出来的手法。他们想着,今后他们就是大明的官员了,万不可在别人面前露了土包子的底,趁着现在还不偷学一二。

    半响之后,卢九德睁开眼,惋惜的看着面前的杯子说道:“可惜了。”

    比尔大吃一惊,他喘喘不安的说道:“怎么了?难道是长途运输之后,这桶葡萄酒变味了吗?”

    “不,我是说用这种木杯子盛葡萄酒,实在是太可惜了。下次你要做木杯子,也应该用和这桶材质相同的木头才对。如今这木杯子的木头味道,破坏了这葡萄酒本身的酒味,真是可惜了这好酒。”卢九德叹息的说道。

    听说酒没有坏后,比尔松了一大半的心,他耸耸肩解释道:“像我们这些经常要出海的船员,在船上需要的餐具需要不容易破碎的,因此木头是最好的材质,至于味道什么的也只能放在第二位了。”

    卢九德看着褐色污垢粘结的杯子表面,终于还是放下了酒杯。作为一名在宫廷内培养出来的太监,清洁已经成为了他根深蒂固的一个习惯了,毕竟没有那个皇帝会亲近一名蓬头垢面的内侍。

    这种轻微的洁癖,让他实在是无法和其他人一样,毫无顾忌的饮用着这美酒。

    为了掩饰自己的举动,卢九德微笑着转移话题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赠送你一套大明出产的瓷器,只有最好的白瓷才能配的上这美酒。葡萄美酒夜光杯,玉碗盛来琥珀光。用这木头杯子喝这葡萄美酒,简直是暴敛天物啊。”

    得到了卢九德的夸奖后,比尔喜不自胜的感谢道:“贵人对美酒的赞赏,就是对我最好的礼物。可惜大明的瓷器样式,完全不符合我们欧洲人的使用习惯,否则我一定天天使用您所赠送的礼物。”

    看着比尔开心的样子,卢九德的心情也不由愉快了起来。他望桌子上的木杯顺口就说道:“想要符合你们欧洲人生活方式的瓷器还不简单,你可以拿一套木头做的餐具交给我,我可以让人按照木头餐具的款式,烧制一套瓷器送给你。”

    比尔对着卢九德,夸张的行了一个西方式样的礼仪,满面笑容的说道:“我马丁凡比尔将会是贵人您最忠诚的朋友,不知道贵人您所说的允许贸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看到终于谈到了正事,卢九德端正了姿态说道:“陛下准备大力开展大明的对外贸易,只要是对大明持友善姿态的藩国,都可以获得和大明贸易的机会。但是在贸易过程中,必须遵守大明的法律。你们荷兰人几次攻击我大明沿海,还掠夺我大明人口,原本应当在禁止贸易之列…”

    比尔顿时辩解了起来:“这个以前的攻击大明的事件,完全是当时的舰队指挥官自作主张而已,现在公司已经把他调回了国内,只要大明允许我们东印度公司参加对大明的贸易,那么我可以像您保证,公司一定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

    卢九德等待比尔辩解完毕之后,才继续说道:“陛下也认为,以前的事件也许只是荷兰和大明之间互不了解,才出现了这种可怕的错误。所以陛下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归还当初掠走的大明人口,并保证今后不再劫掠大明人,陛下就允许你们派遣代表前往京城,商谈各项贸易事宜。”

    “派出代表前往京城吗?”比尔并没有显得格外兴奋,反倒是有些迟疑了。作为荷兰东印度公司派驻台湾地区的职员,比尔可是非常清楚公司和大明打交道的历史,大明的官员可是曾经把雷耶斯佐恩舰队指挥官以谈贸易为名,骗上了岸然后当做俘虏送到北京给斩首了。

    除了这点之外,比尔只是一名暂时任命的大员执政官。从法理上来说,他并无权代表荷兰东印度公司前往北京商谈贸易,除非他能得到巴达维亚荷兰总督的授权,或是等待彼得纳茨返回后亲自前往北京。但是如此一来,促成明荷贸易的功劳还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看到比尔犹豫不决的样子,卢九德感到有些奇怪。而他身边的郑彩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悄悄的凑到了卢九德身边说了几句。

    卢九德微微撇了撇嘴,不过他还是勉强的对比尔说道:“你可以安心,这是大明皇帝亲自下的命令,就算谈判过程中有什么不愉快,你们的代表也可以安全返回的。”

    看着这位大明贵人把话说透了,比尔终于咬着牙下决心了。作为一名退役的荷兰海军军官,比尔为了谋取一个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职位,已经花光了半生的积蓄。

    但是比尔并没有如愿的调进流淌着黄金之河的香料群岛,反而被发配到了落后荒芜的台湾岛。虽然海峡对面就是一片富饶的土地,但是那片土地上可不是没有反抗能力的野人部落。而且荷兰人几次武装攻击大明的行动,导致了这个东方帝国的厌恶之心,甚至断绝了和荷兰人的贸易活动。

    在这个时代,荷兰东印度公司职员的薪水,取决于他所在的殖民地和商馆的盈利状况。而对于这些公司职员来说,每年收益最大的一块,并不是公司发的薪水,而是走私贸易活动。

    比如在香料群岛的公司职员,往往会把自己的薪水换成当地的香料,然后带回欧洲去。这种走私活动虽然极大的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但是却激发了东印度公司职员们的工作热情。就算是公司的几位董事,他们同样通过公司的船只装载着自己的私货,因为公司是属于全体股东的,但是私货贸易的利润却是属于董事个人的。

    如果可以打开中国贸易的大门,那么光光是走私生丝的贸易,就能让比尔在几年之内赚取一笔巨款,从而可以返回国内过上富庶的地主生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0章 邀请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0章 邀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0章 邀请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0章 邀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0章 邀请】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凰兮皇兮最新章节

        男主:明明我们才是青梅竹马,应该携手共白头,你竟然嫁给他!
        女主:第一,我爱吃梅花饼,桃花酥,梨花卷,你会?(吃货)
        男主:......
        女主:第二,他比我小哦,(小鲜肉)你呢?第三,他连我生了你的孩子都不在意(大度)
        男主:......
        男二:娘子,回家吃饭了
        你以为这是江山为聘换红颜的故事吗,不不不,这里只有权谋和算计,只有说不尽的阴谋阳谋,温情暗藏杀机
        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表里如一?不,她被称为红衣阎罗,年幼之时落入地狱,她从那里回来
        你以为那个如圭如璧,如琢如磨的贵公子会是她的良人?不,他们都想要天下,是仇人
        那个不良于行,擅长下棋的人,真的倾尽一切?不,他下的一手好棋,连自己都算计
        那个少年,从遇到她以后,就没有改变过?这个,请入坑
        天下为局,所有人都是棋子,到底,谁是执棋之人?

  • 那年海棠花开最新章节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他和她,少年相识,青年相遇,她对他一见倾心,他却成为她的老师。她为保全他远走他乡,他发现真相后追悔莫及。数年后,他们再度重逢……
        她认识他时,他不认识她,她喜欢他时,他认识她,她爱上他时,他喜欢她,她离开他时,他爱上她。人生总是这样,恰当的时间遇到的那个人往往会成为你的终生伴侣,无论对错。因此,世间才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同床异梦,你我才会对爱情存一份期待,一份敬畏,一份感伤。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幸福,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悲哀,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无奈。
        《那年海棠花开》,故事情节虽是虚构的,但故事中的情感却是真实的。情窦初开的悸动,有缘无分的无奈,痴心暗恋的悲哀,现实梦碎的痛楚,失而复得的欣喜,佳偶天成的幸福,你我都曾经或者正在经历着。

  • 冷妃要休夫最新章节

        他恨她。
        娶她只是为了报复和折磨。
        ******
        情深时,他为她修建了铜雀宫。
        情浅时,她放火烧毁了铜雀宫。
        铜雀宫烧了三次。
        铜雀宫修了三次。
        他说,铜雀宫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他说,本王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 秘境诡影最新章节

        一直精锐的特种部队在执行任务时,误入了一个奇特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无法用科学解释

  • 死神秘密最新章节

        为了寻找万年前失踪的冥王,死神降临人间……买卖灵魂,掌管生死!不想一招坠入爱河,一发不可收拾……阴阳相隔?冥界条款?哼!我是死神!谁敢说不,杀了再说。

  • 临界传说最新章节

        少年出自凤鸣域,为寻其生世而出大陆,败刑殿四大将、称九界灵榜第一、杀悬赏榜前三、获元辰古族传承……骑鲲鹏,握问天。从此三界六道,九州八荒,万物皆尘,他独行,睥睨天下。黄泉碧落,才知其并非常人,身怀耀月传承,又有被封灵脉,他的生世到底如何……

  • 狂龙战狼最新章节

        主线任务:保护冰山美女未婚妻!第一支线:帮助未婚妻重整公司风气,俘获美女总裁芳心!暗线任务:正在开中……【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不谋而合!】    ...js330

  • 太上遥最新章节

        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是我辈。

  • 禁爱痴缠:总裁的乖乖妻最新章节

        他是斯文尔雅,腹黑神秘的公司幕后总裁。而她则是被人嫌弃,无人疼爱的落魄千金,被挑剔的未来婆婆嫌弃,被渣男小三劈腿,正当她绝望之际,一场偶然的醉酒,两条本不相交的平行线开始交绕。那夜肆虐的情爱,日后千丝万缕的纠缠,她知道中了一种叫做韩奕琛的毒。然而,当他幼时记忆深处的恋人浮出水面,她被伤得体无完肤,想离开他的身边的时候,他却邪魅一笑,霸道地在她耳边轻吻:“这辈子,别想逃走。”

  • 仙路望空最新章节

        一个近道似仙的孩童,进入仙门修行。一个普通的凡体,却有最高傲的内心。何为凡?是天定人路,还是自断其路。

  • 锦少误入坑最新章节

        人生不知何时你便成为了别人眼中那道独特的风景线。
        晚夏就是这样无意中因为自己美得逆天的侧颜被喜欢的男神发现了。
        从此,她平静安稳的生活被彻底打碎,感情一路就跟开了挂似的。
        各路美男争相涌现,有如诗如画的、有邪恶俊美的、有阳光明朗的……在她面前轮番上演宫斗戏码,直叫她应接不暇。
        这下子女配们不服了,她不过是顶着一张很普通的脸,凭什么呀!然而这也是晚夏一直搞不明白的地方。

  • 总裁大人,轻一点最新章节

        抓奸走错房,第二天一早,正牌老公带着一群记者涌进来反抓奸,狼狈不堪的她跳窗逃离。再见面,他是执行总裁,她是天才设计师,他开始向她张开天罗地网。面对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他食髓知味,步步引诱算计,只为把她收入囊中。却不想,低估了她的智商,爱情局中局,还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

  • 重叠人生最新章节

        一段人生,三个人过,就连刘越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年轻的律师许澜,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帮助刘越辰洗冤。随着对刘越辰了解的深入,许澜发现案情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最后的结局也变成了他无法控制的。

  • 财迷皇后:皇上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

        她是孤儿院出身的现代小美女,爱钱如命。本以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却发现自己被人设计背了黑锅。与高利贷理论之下,失手被推下十五层高楼。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意外穿越。架空朝代,神秘组织,身份扑朔迷离,唯一让她感兴趣的是,这身体拥有数之不尽她毕生所求的——钱。美男侍卫是武林盟主,管账先生是寒月国首富,虽有朝廷虎视眈眈,她仍觉得人生到达了巅峰。谁知,大招还在后头。且看现代小美女如何施展敛财手段,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最新章节

        她是黑道鬼医的唯一传人,意外穿越到将军府受气包嫡小姐身上,每天踩渣姐,收拾父亲的小妾,教训其他看不顺眼的千金贵女,日子过得挺逍遥的。可什么时候,那个传言中冷如冰,成天板着一张死人脸的王爷大人盯上了她,竟然犹如忠犬般对她讨好献媚?滚开,你这个臭男人,当心本姑娘一针扎死你!娘子,你怎么这么凶?为夫好怕怕……男人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

  • 蜜汁影后:总裁欺上身最新章节

        “云姐,总裁出轨了……”
        “云姐,总裁又有花边新闻了……”
        “云姐……”
        女人终于不再忍耐。
        “欧阳隽,我们还是离婚吧。”
        男人欺身而上。
        从此……
        “总裁,夫人去了夜店……”
        “总裁,夫人跟导演去吃饭……”
        “总裁,夫人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了……”
        男人暴跳,看来昨晚努力的还不够!

  • 少帅,你老婆又卷钱跑了最新章节

        她是泼血石棺中被活活闷死又重新活来的新嫁娘。他是闻名遐迩戏精起来自己都害怕的国民少帅。月黑风高的夜晚,少帅推开泼血石棺……

  • 总裁缠婚,恋妻成瘾最新章节

        ——你的目标是什么?郁盛:“三年内为景衍生一个儿子。”景衍:“摆脱郁盛的纠缠。”…郁盛以为凭借自己的姿色,拿下一个三十岁的老处男,易如反掌。可事实——第一次,他将她剥了个精光,却什么都没做。第二次,她将他剥了个精光,却什么也没做成。第三次……景衍说:“郁盛,你贱得让人恶心。”郁盛笑,“你渣,我贱,渣男贱女,绝配。”闺蜜死后,她与其未婚夫滚了床单,用实际行动证明活着才是最后的胜利。

    本章内容提要:
    ...    卢九德虽然不是什么专业的品酒师,但是作为一名想要努力向上的爬的小太监,酒色气财这些享受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要不然那天皇帝来了兴致,他却对此一无所知,那怎么能讨的皇帝的欢心呢。     品酒归根结底就是色、香、味三字,卢九德先轻轻摇晃酒杯看着酒液的颜色,然后又嗅了嗅,最后才小心的抿了一口。     卢九德闭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