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听了骆养性的处置方案,眉头却皱了起来,听完之后他不满的说道:“糊涂,今日朝中对魏忠贤的弹劾方才平息。你把这案子昭告天下,这是想要在朝中再次掀起党争吗?”

    骆养性心头顿时一紧,马上回答道:“臣绝无此意。”而跪在地上的崔应元、许显纯两人,则是心中一喜。

    朱由检沉默了许久,才叹息着说道:“吴养春一家的遭遇值得同情,召令有司好生收敛遗骸归乡收葬。此案中人统统给予平反罪名,吴用誉、吴逢元、吴邦宰三人即刻放出由其归家。至于没收之财产、木场都一一发还遗属吧。田尔耕罚银万两,免去后军都督府都督,贬为锦衣百户,吴孔嘉、崔应元、许显纯各罚银两千两,至于吴荣抄没家产,交有司定罪。一切行事不可大肆宣扬,明白了吗?”

    随着骆养性接受了命令,朱由检就跳过了这个话题,他扫视着房内的众人后问道:“锦衣卫的诏狱是谁在管理?”

    许显纯马上小心的回答道:“是微臣在管理。”

    朱由检看了看他之后,就对着其他人说道:“其他人都下去吧,我要和他谈谈。”

    在朱由检的命令之下,几名锦衣卫军官们都退出了值房,只剩下王承恩陪着朱由检、许显纯两人。

    退出房间的崔应元明显心情大好,骆养性看着崔应元得意的样子,不由心情感觉有些糟糕。指挥刘应袭在他身边有些迷惑的说道:“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把魏忠贤一党一网打尽的,事到临头却又轻轻放过了。这么一来,贤侄你这暂任两字,恐怕就没这么容易去掉了。”

    原本心情就有些郁郁的骆养性,顿时被刘应袭的话给煽起了莫名的火气。不过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马上清醒了过来,他不满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应袭,淡淡的说道:“陛下英明天纵,岂是我辈可以测度的,刘指挥还是谨慎一些吧,别只顾嘴上痛快,惹出祸端来。”

    被骆养性刺了一句,刘应袭顿时唯唯诺诺了起来。不过他心中可不以为然。刘应袭注视着骆养性年轻的背影,有些嫉恨的想着,“若不是你投了个好胎,今日何以能在我面前如此嚣张。”

    在房间外走道的另一边,崔应元正和孙云鹤小声交谈着,看着两人的模样,似乎是在庆祝自己逃过了一劫。

    过了没多久许显纯就带着朱由检走出了房间,几位锦衣卫军官正想上前行礼时,朱由检只是摆了摆手制止他们上前行礼,就跟着许显纯离开了。

    “那是去诏狱的地方,许显纯带陛下去那干嘛?”刘应袭忍不住说道。孙云鹤反应迅速的想要跟上去,但是被王承恩拦住了,王承恩面无表情的说道:“孙千户你就守在这里吧,不许任何人接近诏狱。”

    孙云鹤点头恭顺的答应着,当他抬头看着王承恩转身离去的背影时,不由心中有些失落。这时崔应元走到他身边小声的说道:“孙千户,虽然魏公公倒下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继续活下去的。在外人眼中,我们可都是阉党余孽,不联起手来,恐怕想要我们命的人可不少啊。”

    孙云鹤转身对着崔应元说道:“虽然这么说不错,但是今上可不比先帝。今上虽然看似宽厚,但是从三大殿案到黄山案,却只问利益,不问人情。陛下虽然从轻处置了魏公公,田都督,但是陛下只是不欲朝中再起党争。这种时候,我们结党自保,这不是在向陛下挑衅吗?更何况,魏公公在时,我等都不曾有党。难道魏公公去了,我等就能结成党人了?我看到时必定是一团散沙,互相揭短的场面。”

    孙云鹤的话让崔应元有些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一下,他默默的对着孙云鹤拱手道了个谢。

    朱由检跟着许显纯走进了锦衣卫最内层的院子,这座青砖条石砌筑的建筑,就是让文官闻风丧胆的诏狱了。院子内没有任何花木,只有黄土垫起来的一个操练场,前院的东西两侧是两排耳房,耳房内各驻扎着一队锦衣卫和管理诏狱的狱吏。

    看着许显纯带人进来,立刻就有一名小旗上来盘问,不过看到他身后的崇祯后,顿时跪了下去。

    看着许显纯挥手让锦衣卫退去,朱由检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管理的还不错。”

    穿过前院走进了诏狱之中后,朱由检才发现原来这所监狱在地下还有一层。沿着条石砌成的台阶深入下去,朱由检感觉自己身上居然有些微微发抖了。

    相比起上面的数百个囚室,下方的囚室大约也就2、30个左右,不过面积却比上面大了近一倍。下面的囚室内还配备了一张矮几,还有书籍、油灯、纸、笔什么的。

    听了许显纯介绍,这里的囚室只关从二品以上的官员,二品以下的官员只能在上面和别人挤在一起。因为从二品之上的官员都是记在皇帝心里的,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官复原职了,所以他们的囚室都是派人定时清理,且生活上有什么要求,锦衣卫也得尽量满足。否则这些文官出去后也许是对付不了锦衣卫,但是对付几个狱卒还是没问题的。

    在一间囚室的门口许显纯停了下来,他示意陪同的狱卒打开了囚室的门,然后说道:“陛下,这就是罪人杨镐的囚室。”

    王承恩抢先一步走了进去,在囚室内四处查看了一番,才退出囚室说道:“陛下里面尚算干净,请陛下入内。”

    朱由检不在意的吩咐几人在外等候,就跨进了囚室中去了。他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清瘦老头正从床上起身,向要对他跪下行礼。

    “杨经略请勿多礼,请坐下吧。”朱由检赶紧快步上前扶住了杨镐,他可不习惯接受这么大年纪的人对他进行跪拜行礼。

    杨镐就势起身坐了下去,他睁着有些混浊的眼睛看着朱由检说道:“罪臣惶恐,不知陛下来此,所谓何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0章 死囚杨镐】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倾世泪劫最新章节

        结局完美,一对一,双洁……
        顾繁伊身负血海深仇不知如何去报,却要亲身为天下渡一场劫。
        爱他又恨他,在他坟前刻下: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她说:宁可天下人负我,君不可负我!
        可他做了什么?她又换来什么?她死而复生,涅?化凤,想要再问一问他为什么!
        君上连漾骗人骗己不知道自己真心,君三还是君上?魔君还是仙君?
        他想要的拿到手,却发现最爱的失去了。
        他说: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他爱她深入骨髓,溶于血液,却不自知。眼睁睁看着她化为灰烬,再去后悔已迟。
        PS:男主精分,喜欢角色扮演,骗了女主一次又一次。
        女主被骗的都神经病了,后来变态了!
        本文还有一个穿越女,这是个双女主的戏份,两人命运的交叉,就是一串串火花……
        ……再加一句:双女主亲和向!不是百合……?!
        本文又叫做《我的夫君不是人,是渣男!》、《女主总觉着身边有穿越人士出没》、《四个二货道士总抢戏》或者《女主的成神之路》

  • 最强杀神系统最新章节

        杀一人为罪,杀百人为雄,屠得百万方为雄中雄!转世重生,杀神附身,美人辅助,功德镇魔,我为杀神,傲视天下!

  • 帝妃绣江山最新章节

        初次见面,她柳眉一撇。不屑地瞧着床前那将全身包的严实的男人。“奸夫,你主子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赶紧滚!”男人顿时气结,一把扣住她的皓腕。“女人么,我就喜欢带刺的……”现代医学天才少女魂穿异世,被陷害,被抛弃被继母妹妹刁蛮公主混合双打,阴谋诡计接踵而来。她布衣荆钗,斗武台上风华一笑,废材又怎么样?废材也有春天!……最彻骨的故事,与你分享。有一种爱,只愿永远珍藏心底,有一种情,历经千年永不忘。她是神医济世悬壶,他是战王驰骋疆场。是命运的撮合,他与她相遇,是命运的蹉跎,她与他相离。半世深情,一世等待,浮屠花开,有情人,能否终成眷属?

  • 弃妇再嫁最新章节

        穿越为以“窃盗”之名被休的弃妇,幸亏有娘家疼爱。父慈母爱,兄友嫂善。苏秀姑表示,人生可以重新开始。再嫁鳏夫,博一个悠闲平淡。家长里短,温馨甜文。纯种田,很平淡,小富即安,不会成为大地主、大官,没有大富大贵,没有王公贵族。七出之条中的窃盗,就是指妻子拥有个人财产,也就是私房钱。

  • 望古神话之蜀山异闻录最新章节

        蜀山、血魔,传说中的剑仙游侠世界,却与现实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青年张羽在朋友消失之后,知道世界之外,还有许多平行世界,因果牵连,导致主世界遭到反噬。为了拯救朋友,张羽毅然进入蜀山界,开始了自己的修行之路。

  • 巡狩东瀛最新章节

        初冬的傍晚,刚过晚饭的时间,被群山环绕加之没有路灯,四野昏暗,迟沐宇乘坐的墨绿色军用越野车打开大灯,急速行驶在燕京北部的山间公路上,漫天繁星闪烁,月亮却被山峦遮挡仍不见踪迹。应该是战备公路,虽然一路上没有见到什么村镇,但路况保养得非常不错,往来车辆稀少,偶尔会有同样挂着白色军牌的车辆擦肩而过,让迟沐宇心安不少,只不过绕来绕去的山路让迟沐宇有点找不到北。js330

  • 贵女无疆最新章节

        作为大历朝身份最为高贵的拖油瓶贵女,萧乐妤表示,前世自己真是蠢到家了才会相信原配嫡出的长姐才会相信对方会真心呵护自己这个毫无血缘抢了父爱的“妹妹”,所以落得全家俱亡屈辱惨死的下场也实在是怨不得人!不过,今生,好姐姐,我回来了!咱们走着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js330

  • 农门毒娘子最新章节

        本是二十一世纪调香世家,最聪慧的调香师继承人,却毒死了自己。一朝穿越,成为村里人都嫌弃的,寡妇的女儿,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拖着俩病号,她要重新拾起作为调香师的尊严,然而,创业之路不好走,家里穷叮当的时候,她还顺手捡了一个泡发的男人……咦,等等,这人之前有这么帅吗?有这么粘人吗!

  • 凡人回炉最新章节

        34岁的IT程序员别长安,一夜醉酒之后,又重新回到了自己高考前夕的课堂上。  一介凡人,两世人生,他就像是一个流水线上不合格的工业零件,在回炉重造之后,终于大放光彩,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有了先知先觉的中年大叔,自2001年创业开始,曾先后问鼎,互联网IT,娱乐传媒,房地产投资,科技环保等一系列产业,在成为商业巨子的同时,他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是一个凡人回炉的故事。  同时,也是一个小人物奋起拼搏,书写时代不朽篇章的人生传奇!  ----------------------------------------------------------------  本故事纯属虚...

  • 重生之妇贵君华最新章节

        前世亲爹懦弱无能,不仅逼死娘亲,还任由恶毒继姐将自己送与人做妾,最后意外葬身火海……既然老天爷让她重生,那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继母被自己逼得狗急跳墙,竟又将主意打到自己头上。罗元香挥一挥衣袖,仇已报,我还要去找娘亲,恕不奉陪了!却不想出师不利,在码头就遇到了人贩子,情急之下跳入河中,被好心少年救起,自此开启新的人生……

  • 青芜传最新章节

        四岁丧母,很快父亲再娶。继母不仁,父亲漠不关心,幸得还有祖母疼爱。可柳国公府并不太平,祖母更不能时时护他们周全。小青芜决定,秉承娘亲的期望,保护弟弟,好好的活下去。

  • 蠢萌娘子难调教最新章节

        阴阳颠倒,如何逆转阴阳?十八年前儿女灵魂互换,定下婚约;十八年后爆笑相亲,成亲在即,灵魂再次交换,谁嫁谁娶?谁攻谁受?各类人物浮出水面,试探、利用、陷害,谁才是幕后黑手?风波渐起,欢脱智障的日常生活背后又蕴藏着什么阴谋?朝堂争斗?乱世江湖?错综复杂的关系与他们何关?他们能否躲过?麻花花的欢脱小白文风讲阴谋悬疑武侠烧脑故事哈哈哈哈不要急,先甜后虐最后甜回来,一起烧脑吧

  • 闪婚豪门,诱拐小娇妻最新章节

        一场事故,失怙失忆,她成了没落千金。被迫相亲,遭遇亲人背叛,高不可攀的相亲对象却提出闪婚。原本以为是各取所需的合作联姻,没有想到是他为了捉她精心布局设下的陷阱。“想跑吗?忘了告诉你,我手上没有走脱的猎物。”男人眉眼深浓勾魂摄魄。她被困在那双长臂间,从此再逃不掉。

  • 天雷小掌门最新章节

        未成年版简介:在宗门生死存亡之际,雷无妄强势回归,收弟子,塑宗门,创基业,救众人于水火,更以万夫莫当之势横扫天下!成年人版简介:老司机养成攻略——不看后悔一辈子;看了一辈子不后悔!你懂的!

  • 乔先生的甜蜜新妻最新章节

        一次偶然,她救了他。
        “你可以转过来了。”氤氲水汽中,女孩面红耳赤地低声道。
        “谢谢你。”男人声音喑哑,带着隐忍的痛。
        再次相遇,她被送上他的床。
        “怎么会……这样?”顾以丹脑子里乱成一团。
        她在门外哭得惊天动地,他在房里睡得香甜惬意。
        “乔少,别再为我浪费时间,我…我是个不洁的女人。”顾乙丹不惜颜面,扔出重磅炸弹。
        “我没洁癖,你正合适!”
        乔三少吃了秤砣铁了心,追不到她不罢休……

  • 伏魔捉妖记最新章节

        恩爱情仇,法宝奇兽,妖魔鬼怪和烧脑的捉妖剧情,以及令人意外的伏魔剧情等等尽在此书中。我保证这是一本你值得一看的仙侠悬疑小说。

  • 我是诸天系统最新章节

        我是系统,掌控诸天万界。  星仔:“我想当老大!”“没问题,借你三千古惑仔,干死斧头帮!”  “崇祯,绑定系统,我送你三辆坦克。”  “纳兰嫣然,消炎已经得到了老爷爷,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信系统,得永生……”

  • 从捡到黑色手机开始最新章节

        自从捡到黑色手机,苏寒的生活就彻底大变样了。大都市中一些被遗弃的建筑墙体莫名发红,是被岁月侵蚀还是墙体在流血?深夜的镜子里那个身影,到底是你的投影还是什么东西?老榕树下总是感觉有一个人,到底是人是鬼?苏寒:“没什么是一个雷王型噪音炮竹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两个!”

    本章内容提要:
    ...    朱由检听了骆养性的处置方案,眉头却皱了起来,听完之后他不满的说道:“糊涂,今日朝中对魏忠贤的弹劾方才平息。你把这案子昭告天下,这是想要在朝中再次掀起党争吗?”     骆养性心头顿时一紧,马上回答道:“臣绝无此意。”而跪在地上的崔应元、许显纯两人,则是心中一喜。     朱由检沉默了许久,才叹息着说道:“吴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