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听了骆养性的处置方案,眉头却皱了起来,听完之后他不满的说道:“糊涂,今日朝中对魏忠贤的弹劾方才平息。你把这案子昭告天下,这是想要在朝中再次掀起党争吗?”

    骆养性心头顿时一紧,马上回答道:“臣绝无此意。”而跪在地上的崔应元、许显纯两人,则是心中一喜。

    朱由检沉默了许久,才叹息着说道:“吴养春一家的遭遇值得同情,召令有司好生收敛遗骸归乡收葬。此案中人统统给予平反罪名,吴用誉、吴逢元、吴邦宰三人即刻放出由其归家。至于没收之财产、木场都一一发还遗属吧。田尔耕罚银万两,免去后军都督府都督,贬为锦衣百户,吴孔嘉、崔应元、许显纯各罚银两千两,至于吴荣抄没家产,交有司定罪。一切行事不可大肆宣扬,明白了吗?”

    随着骆养性接受了命令,朱由检就跳过了这个话题,他扫视着房内的众人后问道:“锦衣卫的诏狱是谁在管理?”

    许显纯马上小心的回答道:“是微臣在管理。”

    朱由检看了看他之后,就对着其他人说道:“其他人都下去吧,我要和他谈谈。”

    在朱由检的命令之下,几名锦衣卫军官们都退出了值房,只剩下王承恩陪着朱由检、许显纯两人。

    退出房间的崔应元明显心情大好,骆养性看着崔应元得意的样子,不由心情感觉有些糟糕。指挥刘应袭在他身边有些迷惑的说道:“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把魏忠贤一党一网打尽的,事到临头却又轻轻放过了。这么一来,贤侄你这暂任两字,恐怕就没这么容易去掉了。”

    原本心情就有些郁郁的骆养性,顿时被刘应袭的话给煽起了莫名的火气。不过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马上清醒了过来,他不满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应袭,淡淡的说道:“陛下英明天纵,岂是我辈可以测度的,刘指挥还是谨慎一些吧,别只顾嘴上痛快,惹出祸端来。”

    被骆养性刺了一句,刘应袭顿时唯唯诺诺了起来。不过他心中可不以为然。刘应袭注视着骆养性年轻的背影,有些嫉恨的想着,“若不是你投了个好胎,今日何以能在我面前如此嚣张。”

    在房间外走道的另一边,崔应元正和孙云鹤小声交谈着,看着两人的模样,似乎是在庆祝自己逃过了一劫。

    过了没多久许显纯就带着朱由检走出了房间,几位锦衣卫军官正想上前行礼时,朱由检只是摆了摆手制止他们上前行礼,就跟着许显纯离开了。

    “那是去诏狱的地方,许显纯带陛下去那干嘛?”刘应袭忍不住说道。孙云鹤反应迅速的想要跟上去,但是被王承恩拦住了,王承恩面无表情的说道:“孙千户你就守在这里吧,不许任何人接近诏狱。”

    孙云鹤点头恭顺的答应着,当他抬头看着王承恩转身离去的背影时,不由心中有些失落。这时崔应元走到他身边小声的说道:“孙千户,虽然魏公公倒下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继续活下去的。在外人眼中,我们可都是阉党余孽,不联起手来,恐怕想要我们命的人可不少啊。”

    孙云鹤转身对着崔应元说道:“虽然这么说不错,但是今上可不比先帝。今上虽然看似宽厚,但是从三大殿案到黄山案,却只问利益,不问人情。陛下虽然从轻处置了魏公公,田都督,但是陛下只是不欲朝中再起党争。这种时候,我们结党自保,这不是在向陛下挑衅吗?更何况,魏公公在时,我等都不曾有党。难道魏公公去了,我等就能结成党人了?我看到时必定是一团散沙,互相揭短的场面。”

    孙云鹤的话让崔应元有些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一下,他默默的对着孙云鹤拱手道了个谢。

    朱由检跟着许显纯走进了锦衣卫最内层的院子,这座青砖条石砌筑的建筑,就是让文官闻风丧胆的诏狱了。院子内没有任何花木,只有黄土垫起来的一个操练场,前院的东西两侧是两排耳房,耳房内各驻扎着一队锦衣卫和管理诏狱的狱吏。

    看着许显纯带人进来,立刻就有一名小旗上来盘问,不过看到他身后的崇祯后,顿时跪了下去。

    看着许显纯挥手让锦衣卫退去,朱由检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管理的还不错。”

    穿过前院走进了诏狱之中后,朱由检才发现原来这所监狱在地下还有一层。沿着条石砌成的台阶深入下去,朱由检感觉自己身上居然有些微微发抖了。

    相比起上面的数百个囚室,下方的囚室大约也就2、30个左右,不过面积却比上面大了近一倍。下面的囚室内还配备了一张矮几,还有书籍、油灯、纸、笔什么的。

    听了许显纯介绍,这里的囚室只关从二品以上的官员,二品以下的官员只能在上面和别人挤在一起。因为从二品之上的官员都是记在皇帝心里的,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官复原职了,所以他们的囚室都是派人定时清理,且生活上有什么要求,锦衣卫也得尽量满足。否则这些文官出去后也许是对付不了锦衣卫,但是对付几个狱卒还是没问题的。

    在一间囚室的门口许显纯停了下来,他示意陪同的狱卒打开了囚室的门,然后说道:“陛下,这就是罪人杨镐的囚室。”

    王承恩抢先一步走了进去,在囚室内四处查看了一番,才退出囚室说道:“陛下里面尚算干净,请陛下入内。”

    朱由检不在意的吩咐几人在外等候,就跨进了囚室中去了。他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清瘦老头正从床上起身,向要对他跪下行礼。

    “杨经略请勿多礼,请坐下吧。”朱由检赶紧快步上前扶住了杨镐,他可不习惯接受这么大年纪的人对他进行跪拜行礼。

    杨镐就势起身坐了下去,他睁着有些混浊的眼睛看着朱由检说道:“罪臣惶恐,不知陛下来此,所谓何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章 死囚杨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0章 死囚杨镐】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权道同谋最新章节

        一句话,不多说。中国的《纸牌屋》(HOUSE OF CARDS)。   自己进去看吧,不敢说是中国最好的官场小说,但一定是你看得最过瘾的官场爽文。

  • 飞天魔影俏佳人最新章节

        本文讲诉?丝阿舒成长、逆袭的故事。善良的阿舒救了一个横穿马路的怀孕女孩,从此就开始了噩梦一般的生活,人渣也是他的代名词对别人来说,有多个女孩在身边那叫桃花运,但是阿舒遇到了俏’,‘佳’,‘人’三个女孩,让他苦并痛着!本书的特点写实,值得观看的,也深刻剖析了人性:贪官天生不是贪官,坏人天生不是坏人,他们每一步的沉沦,都是有原因,有的是迫不得已,有的是心态的变化,走上了不归路,不是给他们解脱罪行,生活就是这样,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只是看他在关键的时候如何选择

  • 修真废少闯都市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居然在太平间,奇怪的是,太平间里居然有个大胆的美女闯进来,这下还了得?看我不把你吓成我老婆rn

  • 劫后余爱最新章节

        &#;&#;她出身卑贱,却情种深种,为救因学生运动被捕的未婚夫,被迫嫁与裂土封疆的大军阀为妾;
        &#;&#; 勾心斗角的姨太太,残暴多疑的军阀,她一次次坠入险境;
        &#;&#; 他一届小小副官,凭着一副好皮囊,风流倜傥,竟引得交际名媛、新式女子、电影明星飞蛾扑火一般投怀送抱;
        &#;&#;他与她相逢于龙潭虎穴,她始终看不透他,拥有孩子般温暖笑容的他,内心究竟藏了多少计谋与秘密。
        &#;&#;

  • 永恒天域最新章节

        一只神秘的左眼,一双灵巧的手,缔造出一个少年踏上巅峰的传奇。永恒的一百零八天域,战火不断,阴谋交织,谁又能在乱世之中,主宰沉浮!

  • 陛下来护航:本宫要闯娱乐圈最新章节

        她和他五岁相识,自初识她就清楚的知晓,他喜欢的从来都不是她,他接近她不过因为她是一国公主,是掌上明珠,是能帮他在通往皇权的垫脚石。但即便如此,她也心甘情愿,为他付诸一切,哪怕成为一代祸水。他登基的次日,她得到的是一尺白绫一壶毒酒,而他得到的却是江山美人。毒酒入喉,意识散去,再度醒来的她发现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踏入演艺圈,穿越时空之门,她该何去何从?

  • 《远古大帝》最新章节

        小小乡村,走出一个平凡的少年,遇到一个神秘的老头,踏上修炼的道路,慢慢的觉醒自己的血脉,才知自己是上古五帝金帝的后裔。揭开一段上古的恩怨,最终走向至强之路,成为一代绝世强者。独自开辟一方世界,遨游于宇宙之间。在这其中经历了可歌可泣的爱情,生死与共的兄弟情,血脉相连的亲情

  • 娇妻当道:挖个夫君有点冷最新章节

        谁能想到地底下还能挖出个帅哥来?又冷又酷,但似乎对女人不感兴趣,真是暴殄天物!可随之而来的各种危险也让慕心妍苦不堪言,所以这位武功又高,人又帅的大帅哥羽恒顺理成章当起了护花使者。但接下来的发现让她傻了眼:遭遇的这些危险跟羽恒丢失的《长生诀》有关,这也牵涉着被他遗忘的秘密。可事情并没这么简单,居然还涉及自己的前世今生以及千年前和仇人的恩怨。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局?敬请往下看。

  • 本宫为你打江山最新章节

        本是红妆,却被扮成男子养在庙堂。身负继承帝位的重任,轩辕凌霜这一生只觉责任深重。原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想到却被这个江湖小子见到了真面目。是杀人灭口还是收为已用……这是个值得思考的人生问题。

  • 裁决最新章节

        一个外表天真纯朴,一脸迷糊的大头男孩,却是一个跟着暴躁矮人学了好脾气,跟着傲慢精灵学了谦虚,跟着爱撒谎的侏儒学会了诚实,跟着野蛮人学会了礼仪的小混蛋。    当这个无法修炼斗气的乡巴佬,从南方小城走上舞台的时候,他要成为最伟大的骑士。

  • 少年剑帝最新章节

        出生在古武世家身为家主之子的萧翎,因为天生异样被身为家主的父亲萧正楠认为只能一辈子当个平凡人。一场变故庞大的家族分崩瓦解,一晚之间古老家族只剩下残壁断瓦,满地残缺不全的尸身!少年麻木地寻找着自己的残肢断臂,没有双手,用头顶开尸块,用牙齿挑拣……他要复仇!遁入修真路的萧翎,面对神秘的龙龟,从未听闻的阎王殿,更加从未听说过的异界,黑暗法师、精灵、巨魔、变异的精怪以及未知的威胁一一只为登顶剑帝!

  • 吾本无害最新章节

        曲菱凤以色救母,但无人理解。远赴他乡打工,却处处碰壁。在广告界一举成名后,返乡寻母受挫,路遇好姐妹,怜悯其婚姻不幸,帮助落户在外地。后因行贿事情败露,锒铛入狱。出狱后,姐妹让出女儿。带女儿返回故土后,开公司搞投资,大获成功。谁成想,姐妹突然反悔追赶讨要,亲儿子又在远离背叛,且看她如何周旋保护孩子们不受牵连……

  • 只愿时光唯有你最新章节

        “我要离家出走。”淡定的安远看着炸毛的颜如玉,沉默良久。“请把我打包带走!”石化的颜如玉顿时僵立在原地。“下一次,我要先爱上你!红着脸的安远,霸气表白的某王……李城南哀伤的说“安离,再也不要离开我,好吗?”早已经哭成泪人的安离说“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先放手。”

  • 校园超凡大少最新章节

        陈龙典型都市的工薪阶层,父母是门当户对的城市环卫工人,除了没有钱,就是没有地位。他外貌酷似著名小鲜肉卢晓宇,天生热爱表演,自带演技加持。他从小就渴望成名,终于有一天被一位白富美抓包代替卢晓宇演出,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个人名言:我出身贫困?呵呵!只要我很帅就行!是的,人们往往看见的是他的帅气,忘了他骨子里的邪气,还有他的运气,那才是他的立身之本。

  • 逆天武帝最新章节

        绝代药祖殒落在天劫之下,百万载后重生于八荒大陆。rn从此,无敌传说,不死神话,诸天万界,唯我逆天!

  • 蚀骨心尖宠:总裁的撩火娇妻最新章节

        她处心积虑接近宁衍,一跃成为人人倾羡的宁太太。新婚不久,小三就挺着孕肚上门,一巴掌打到她倒地不起。宁衍望着她浅浅地笑:“蓝薇,你不是挺能耐的么?不可一世的宁太太,是打算躺在地上一辈子么。我宁衍不睡一身泥腥味儿的女人。”媒体说她残忍,宁少刚做完换心手术,就被迫娶她。有人酸她得到了宁少的人,却得不到宁少的心。可是谁都不知道,她才不要什么宁少的人,她图的只有他的一颗心。午夜梦回,她趴在宁衍的怀

  • 超凡圣医最新章节

        执针治百病,医术可称神。奉命下山寻药的叶凡,拥有一身超凡入圣的医术,身怀绝世武功,他的传奇人生就此展开。脚踩嚣张恶少,拳打各种不服,冰山总裁暗许芳心,美女小萝莉投怀送抱……叶凡发现,都市生活远比师门生活精彩!

  • 虚拟神权最新章节

        灵魂意识与电子信号结合,等于伪虚拟时代降临!

    本章内容提要:
    ...    朱由检听了骆养性的处置方案,眉头却皱了起来,听完之后他不满的说道:“糊涂,今日朝中对魏忠贤的弹劾方才平息。你把这案子昭告天下,这是想要在朝中再次掀起党争吗?”     骆养性心头顿时一紧,马上回答道:“臣绝无此意。”而跪在地上的崔应元、许显纯两人,则是心中一喜。     朱由检沉默了许久,才叹息着说道:“吴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