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作小张公公的小太监,对于这位和自己同姓的中年太监的马屁,显然很是受用,不由开心的格格笑出了声音。

    在公告板下记录报名人士的卢九德,正为无人来报名感到不快,听到这边围观的低级太监的哄笑声。顿时有些发怒了,他站了起来,对着起哄的人群一角呵斥道:“什么人,敢在陛下的招募公告前起哄,这是藐视陛下的威严吗?”

    卢九德的呵斥,顿时让围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人群外围的低级太监开始悄悄溜走了,这让卢九德更郁闷了。

    那位机灵刻薄的小张太监,可没胆子背上藐视陛下的罪名,他赶紧和身边的同伙使了个眼色,就把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中年太监推出了人群。

    “是这位直殿监的张掌印要报名,我等并不是要藐视陛下啊。”张掌印踉跄了几步,刚刚站定在场中,就听到了身后小张太监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是,我不是…”张掌印顿时脸色发白的摆着双手,想要解释道。

    “什么不是,你是不是想报名?还是不是藐视陛下?”卢九德不客气的打断了张掌印的话语。

    看着卢九德气势汹汹的问话,张掌印顿时改口说道:“我是想报名,是想报名。”

    “报名吗?嗯,报名是好事啊。来,把你的名字、籍贯、入宫时间、在宫内都干过些什么工作都说一遍。”卢九德立刻换上了如沐春风的笑脸,招呼张掌印坐到报名的桌子边上,填写报名表去了,生怕吓走了第一个顾客。

    看着卢九德问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并没有把张掌印怎么样,原先散开的人群,又开始聚拢了起来。

    张省声浑浑噩噩的答了一堆问题,然后接过了一张写着自己名字的号码单,就被告知他的报名结束了。

    卢九德特意叮嘱道:“三日后早上,辰时末,巳时初,在都知监内进行考试。如果迟到两刻钟或是不到,均算你自动放弃了。且到了没带上这张号码单,就会被扣10分。你可记住了吗?”

    张省声忽然清醒了过来,犹豫的问道:“这扣10分是什么意思?”

    卢九德一时语塞,朱由检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他又不敢让朱由检给他解释,就这么死记硬背下来了,现在张省声一问,到把他给问倒了。

    “你问这么多干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报完名就快走开,没看见有人在后面等你让位置吗?”卢九德马上搪塞道。

    虽然卢九德不知道什么叫做羊群效应,但是自从张省声给他开了一个头之后,围观的人群中就有人畏畏缩缩的想要靠近报名了。

    卢九德带来的两位小内侍,立刻吆喝着这些人排队,防止他们挤做一团。看到有人开始排队,原本还在犹豫观望的内官们,纷纷开始争先抢后的抢位置了。

    在后面排队内官的推搡下,张省声再度身不由己的被挤出了人群。他小心的护着自己手中的号码纸,生怕被人群挤掉了。这时那位推他出来的小张太监,悄悄走到他身边,小声的问道:“那位公公叫你去做什么啊?这个进都知监还用考试写字算数做什么?”

    张省声不动声色的把手中的号码纸塞进了袖子内,然后堆满笑容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刚刚被推出去,什么都没敢想,连这位公公对我说什么,都没记住。要不小张公公你也排个队,听听那位公公到底说了什么,然后也让我听听好不好。”

    “切,你个废物。不就是推了你一把么,至于吓成这样,难怪干爹不待见你。我要是认识字,早就去内学堂了,还用得着来问你吗?”小张太监看问不出什么,就骂骂咧咧的走了。

    张省声有些无语的看了看远处的人群,又抬头看了看头上的蓝天,“万里无云啊,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够热的。”张省声抬头看着天空,原本一直佝偻着身子的他,站直了身体的时候,便有了一丝难言的气质。

    别看今日的张省声不过是直殿监一名默默无闻的掌印,但是他当年可是宫内炙手可热的大太监王安的义子,如王体乾、李永贞等大太监都是他在内学堂的同学。

    魏忠贤上位之后,失势的王安派系中的党羽纷纷投靠了魏忠贤,但是张省声却不愿意阿附过去。他认为没有上过内学堂的魏忠贤,做事过于激进,用人也良莠不分,纵然一时权倾朝野,那也只是昙花一现罢了。

    而且见惯了宫内权阉的残酷斗争倾轧之后,张省声认为凭借自己的能力,是无法扭转宫内这种,‘只问派系,不问是非’的恶劣风气的。

    既然改变不了什么,那还不如眼不见为净,远离权力争斗,保全自己好了。

    但是没想到,今日阴差阳错,被一个小太监给推到了众人面前。虽然张省声不知道新皇帝为什么要以这种形式,招募都知监的新成员。但老于事故的他,已经嗅出了,都知监不再会是从前为皇帝行前扫地的一个冷衙门了。

    而在宫女居住的区域内,林香儿正点了一排宫女的名字出来,然后说道:“你们几个都是能读会写的,都给我去报名参加都知监,别躲躲闪闪的,说你那王素娘,你躲什么啊?”

    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孩,躲在女孩们的后面,不服气的说道:“林香儿,你不过是在信王府待了几天,有什么资格回来就指挥我们。再说了,谁不知道都知监是扫地的衙门,我才不要天天早起去扫地,陛下才不会关心是谁给他清扫道路的宫婢呢?”

    王素娘的说法倒是惹起了不少宫女的附和,这时宫女中一位年纪略大的女孩,拦住了身后宫女们的七嘴八舌的抗议,对着气急败坏的林香儿说道:“香儿妹妹,你就算想让大家报名,也起码要告诉我们,我们去都知监能做什么吧?还有这考试又是怎么回事体吧?”

    这位语音娇柔的女孩,显然在这群宫女中很有声望,她一开口,原本噪杂的声音就顿时不见了。

    朱由检自己都没想到,他小小的一个决定,已经掀起了一潭死水的宫廷风波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十一章 报名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十一章 报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十一章 报名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二十一章 报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一章 报名】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烽火男儿行最新章节

        历时三个月的淞沪抗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30万冤魂让整个南京城披上血色,徐州会战、武汉保卫战也是英魂遍地尸骨累累。年轻的懵懂学生唐城和国军连长的一次偶遇从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为了心中的信义,唐城踏上了漫漫征程,从一个战场新兵逐渐成为一个被老兵们称呼为长命鬼的百战老兵。
        杀 勇似猛虎胆似铁
        战 不破敌阵誓不还
        谨以此书缅怀献身家国的英灵们
        英魂永在 国魂长存

  • 九星传说之星启最新章节

        横扫六合却不能驭一心,剑荡九州却不能护一人!
        谋安天下,终算不得天意难违!
        武破九州,终破不了星辰桎梏!

  • 仙尘泪最新章节

        玉清山顶,那年桃花雨铺满了整个观云台,师父和那云海花雨是留佛眼中最绝色的风景。
        这世上有一人,越是重情重义,就越显得薄情寡义,这个人,就是师父。
        身份成谜,半仙半佛,佛光轻罩,眉目温秀,这个人是菩光。
        三千年前,西天净土,因他一声啼哭,佛界菩提满树芳华,佛光大盛三日不绝。
        漾漾碧水美人眸,雪落软榻惹轻愁。他是漾雪上仙,天界的宠儿。
        那年茅屋下,他笑得春风荡漾:姑娘,若是下次有缘再见,可允许我叫你一声阿佛?

  • 重生之凤临天下最新章节

        "她是大楚最尊贵的女人。才艳双绝,无一不精。rn她能指点江山、平定四方;也能心思诡谲,威震天下。rn她算天地,算人心,却独独算不出自己的结局。rn??rn“萱萱,你不要怪朕,要怪就怪你自己。”rn在她毫无防备时,锋利的匕首狠狠插入了她的心口。rn??rn再睁眼,她化身侯府的病弱小姐。rn她小心翼翼,测算无疑,只为让该死之人得偿报应。rnrn风雪中,她倒在墓前,哭得撕心裂肺。rn男人撑着伞,搂她入怀。“一切有我在。”

  • 大罗仙图最新章节

        道言:天地若遭劫,吾辈当得缘。诸天万界,重重浩劫,万族相争,皆求一线生机。建木托起天庭,仙人逍遥高歌,太古的至尊归来,仙界谁主沉浮?少年少女们应运聚首,掀开这场浩劫,试图换个苍天?

  • 听海潮在歌唱最新章节

        闭起眼
        海就在身边

  • 萌妻袭婚,爵少你被套牢了!最新章节

        怎样最快速度的卖掉安全套?rn  别人靠不服输的销售精神,顾沐惜靠不要脸的PS男神!rn  费爵斯运动健身P上它,rn  费爵斯优雅品酒P上它,rn费爵斯商业谈判P上它!rn毫无节操脑洞大,勤劳致富把财发!rnrn费爵斯第一财团商业传奇,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神话,rn从不知道自己还敬心敬业,充当顾沐惜套套大业的旺财神器。rn直到有一天,顾沐惜告别城中村,开发CBD,一头撞上他!rn女人,不如你亲手给本少亲自带上它?rn

  • 不灭狂尊最新章节

        何为王道?对手不乖,便从他的身上碾过去!何为霸道?就算乖的,也碾过去!何为天道?任何时候想碾谁就碾谁!绝世天才逍遥圣人破碎虚空进入圣域却因意外身殒,重生在青云大陆一个名叫李逸晨的少年身上,挟圣域功诀、持前世经验,王道、霸道、天道皆为我道……

  • 我家有个神仙大人最新章节

        一只美犬从天降,砸中小作家一枚,从此开始了斗渣女踩渣官的历程,这是要当破案小神探的节奏,这样的日子太累,她只想过有夫有子不缺银子花的米虫日子,简介无能,大家看文文吧。本文原创,曾在汤圆用玉小寒的笔名发过几章,不是抄袭,再有雷同是他抄我的,欢迎举报,本人不撕逼,撕逼请绕道!

  • 盘神帝尊最新章节

        天门魔人突现,征伐天下!身为一州霸主岳家也惨遭毒手,家主身死,家族败亡!大少爷岳云天身陷贼手,没想到被丘山妖修所救。为报父仇,拜在玄龟玄青圣尊门下,修炼五行诀、天地人三书,阵法炼丹炼器无所不能。本以为大仇可报,谁知道天门展现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 高门重生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

        前世,尹韶墨就是一头蠢死的驴。心盲——错信闺蜜。眼瞎——误嫁渣男。闺蜜一句话:将军乃粗人,与韶墨你不相配,她就嫁给了穷酸秀才。她助穷酸秀才金榜题名,穷酸秀才还他冷血无情,废她正妻之位。她助闺蜜嫁得如意郎君,闺蜜还她人间炼狱,助人毁她容颜,夺她孩儿,取她性命!重活一世,尹韶墨对天发誓,前世的仇,今世来报。欺骗她尹韶墨者,她尹韶墨必撕她美人皮,揭她伪善脸,让她的丑恶一面在阳光底下发酵。伤害她尹韶墨者,她尹韶墨必一刀一剑狠狠还回去,加倍的奉还。她尹韶墨前世所受的痛,所遭受的罪,她要让这些人一点一点地尝试一遍。什么,白莲花闺蜜还想将穷酸秀才配给她……抱歉,她被狗咬了一次,难道还要让狗咬第二次,闺蜜不是想将她与穷酸秀才配一对吗?正好,她反过来给他们牵红线,搭鹊桥。渣男

  • 农家小富婆最新章节

        穿越女一脸懵逼在棺材,遇收破烂的咸鱼王爷一枚,各种被坑,不是傻白只是初来乍到没搞懂状况,且看后头成长、经商加宅斗。“别烦我,我很忙,忙着赚钱!”“昂,我很粗俗,只会种田玩泥巴。”“昂,我很肤浅,有点贪财。”“反正你就是弄不死我,昂,我是古代小富婆……”

  • 小丑游戏最新章节

        我们班级群进来一个爱发大红包的小丑,大家都哄抢红包,谁知道抢了红包就必须完成小丑发布的任务,否则就要遭受“可怕的惩罚”……

  • 海洋告急最新章节

        日本为掠夺中国东海油气资源妄图侵占钓鱼岛。中国与日本斗智斗勇,渐渐占据上风,日本拉拢与中国存在领土纠纷的国家共同对抗中国,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发展也在背后撑腰。在美、日的支持下,菲律宾在南海挑起事端,其国内的亲日派借机夺权,与日本、越南结盟。一时间,中国周边风起云涌,面临着危机四伏的海洋,印度以保护“自由航行权”为由介入战争,中国发起反击,收复麦克马洪线以南领土,印度被迫请俄罗斯出面调停。随即中国联合韩、俄分别对日本发起登陆作战,此时美国因以色列空袭伊朗核设施而陷入第三次海湾战争,无暇援日。中国在日本本土登陆,琉球实现了独立。

  • 修真狂少最新章节

        叶谦,一个被家族遗弃的傻子,受尽同学欺凌,世间白眼。不想一朝觉醒,融合了前世九界第一仙人的记忆,从此,收仙界花主,踢人间二代,扶摇直上,龙腾九天。且看一个傻子,如何玩转校园,纵横都市,主宰浮沉!

  • 最后的驱魔行者最新章节

        它究竟是谁,它的阴谋又是什么。兴安岭中的凶坟,是谁建的?仇池山的千年古墓里葬的又是谁?昆仑山的万丈深渊下是什么地方,是魔窟,还是鬼蜮?它说的天地浩劫又是什么,究竟是何等浩劫。美女灵尸、魑魅魍魉、天地浩劫、千年古墓、游走阴阳,捉妖服鬼。走着走着,我也就到了今天。  火,永远都是不可控制的,不论到什么时候,它都是最危险的东西。(本书布局深,构架大,篇幅长但每一章都会认真对待,请放心收藏,养肥杀!)

  • 桃运相士最新章节

        看全身相,摸全身骨,铁口直断,一卦千金,快意恩仇某神棍传承的桃运相士,在都市行走时是相当吓人的……相士在此,恭候大驾光临。

  • 蚀骨婚情:前夫,请止步最新章节

        因为爱上陆绍延并且嫁给了他,洛云珊失去了一切。被诬赖谋杀亲姐,被轰出娘家,一夕间,她成为了千夫所指的贱女人。遭遇车祸流产的她选择净身出户,用离婚彻底结束与陆绍延的关系,可从这天起,她被迫跟他扯上更多的关系。“前夫,我要去跟当红影帝约会了,麻烦你让开!”某人色变:“你休想!”“前夫,我看你家小叔颇有几分姿色,麻烦你让开!”某人抓狂:“我不准!”“为什么缠着我?”有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你是我的,我不许任何人打你的主意!放开你,除非我死!”某女翻身上位:“前夫你清醒一点,你是我的,可我不一定是你的,想追我,排队啊!”某人冷笑:“都有我的孩子了,我看谁敢抢?”

    本章内容提要:
    ...    被称作小张公公的小太监,对于这位和自己同姓的中年太监的马屁,显然很是受用,不由开心的格格笑出了声音。     在公告板下记录报名人士的卢九德,正为无人来报名感到不快,听到这边围观的低级太监的哄笑声。顿时有些发怒了,他站了起来,对着起哄的人群一角呵斥道:“什么人,敢在陛下的招募公告前起哄,这是藐视陛下的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