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锦衣卫中不乏幸进之辈,但是这些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在这个蔓延了数百年的组织中扎下根来。

    如田尔耕、许显纯、崔应元之辈,就如锦衣卫这棵大树上的枝叶,每一任大明皇帝登基的时候,大树的枝叶就会换上一批,但是没有那个皇帝会把这棵大树连根拔起。

    田尔耕之流手持陛下旨意的时候,锦衣卫自然是俯首听命,但是到了这种朝代更迭的时候,锦衣卫首要保证的却是自身的生存问题。

    和田尔耕这种亲贵出身的锦衣卫都指挥使不同,崔应元乃是从一个街头混混,一步步爬到了锦衣卫镇抚使的位置,他自然知道锦衣卫运行的真正规则。

    对锦衣卫来说,凶残暴虐贪污违法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和权臣勾结对抗皇权,却是不可逾越的底线。因为这相当于否定了锦衣卫存在的价值,在这个成立了数百年以维护皇权而存在的组织中,大部分中下阶层的锦衣卫成员,还是对自己身负的这种使命很有信仰的。

    崔应元的带头下,房间内的几名锦衣卫军官纷纷表示,不愿意在这个时刻,冒着生命危险去蹚魏公公和东厂这汪浑水。

    田尔耕看着崔应元、许显纯两人的表现,简直气愤的说不出话来。这两人加上他还有东厂的两位千户,都被时人称之为魏公公麾下的党羽“五彪”。

    “两人现在居然如此目光短浅,以为现在远离魏公公,就能洗掉自己身上的魏字印记了吗?”田尔耕冷冷的注视着这两人,心中恨恨的想着。

    面对田尔耕愤怒的眼神,往常早就跪伏倒地请罪的两人,今天却一个转头看着墙角,一个专心致致的看着脚下,完全避开了田尔耕的目光。

    往日权倾朝野,在锦衣卫一呼百应,被人称作魏忠贤大儿子的左都督田尔耕,今天在这间房内,却连一个支持自己的人都找不到了。

    田尔耕并非是想着和魏忠贤一条道走到黑,但是现在天启陛下去的实在是太突然,而他进入锦衣卫以来,为了讨好魏公公上位,对付东林党人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可以预料的是,如果魏公公倒下,他这个执掌锦衣卫的左都督必定是下一个替罪羔羊。对于能否逃过这一劫,靠着政治倾轧上台的田尔耕其实已经知道希望渺茫了。

    不过田尔耕终究还是怀抱着一线希望,如果锦衣卫上下能团结一致的支持魏公公,信王登基之后也会因此而忌惮,不会彻底清理魏公公为首的所谓阉党,那么他还有可能争取一个流放戍边的结局。

    可是没想到,信王还没表明自己的态度,锦衣卫这些靠着奉迎魏公公上位的党羽已经四分五裂了。

    田尔耕叹息了一声,站起来环顾了房内的众人一眼后,自暴自弃的骂道:“你们以为今天什么都不做,来日就能得到新皇的信任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人日后是什么下场。”

    田尔耕说完之后,就拂袖离开了房间。许久之后,锦衣千户乔可用才冷笑着说道:“这大儿田尔耕一向唯厂公是命,倒是真把咱们这锦衣亲军当成东厂的走狗了。我倒要看看,他这么巴结九千岁,倒能落下个什么好下场。”

    乔可用说完就气冲冲的离开了,房内的众人心思各异,不过都已经心知肚明,看似气势蓬勃压制朝野的魏公**,已经是日末穷途了,现在大家都盘算着怎么在沉船之前,逃离魏公公这条破船而已。

    “这几天天气闷热,看来是要下雷阵雨了。我们这些人还是各自谨守门户,不要被大雨冲垮了自家的院子。大家不如就此散去,好好整理整理自己的门户吧,免得被有心人利用了。”沉默寡言的许显纯,意气消沉的说道。

    “佥事大人说的不错,这种时候还是先守住自己的院子好,至于其他就看天意吧。”指挥刘应袭立刻附和了一句。

    除了崔应元之外,房内的四、五位官员应酬了几句,就此告辞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许显纯,看着依旧坐在椅子上发呆的崔应元,不由停下脚步回头问道:“崔镇抚使你不走吗?难道你手中就没有要整理掉的案卷资料?”

    崔应元如梦初醒般醒悟了过来,口中答非所问的回答道,“这么快,人都走光了啊。”

    “崔镇抚使你既然如此不安,刚刚为何不支持田都督,锦衣卫和东厂联手,难道还保不住魏公公吗?那些东林余孽虽然骨头硬,但是也未必所有人都有杨涟这么硬的骨头的。”许显纯背着手幽幽说道。

    听了许显纯的话,崔应元反而大笑了起来,许久之后才说道:“联手?你可知道今天亲军司千户董琨去那了吗?”

    许显纯摇摇头,诚恳的回答道:“不知。”

    崔应元眼睛通红的说道:“锦衣卫中真正能上阵搏杀的,也就亲军司这些人了,其他人不过就是上街抓抓盗贼的货色。今日一早,我在亲军司的一名故交就告诉我,董琨今日亲自带队去了皇城内东厂,在信王登基之前,接管皇城守卫。这是半个月前陛下亲自给南镇抚司指挥骆养性的手令,魏公公天天在陛下身边却对此一无所知。我们现在要是老实待着,还有一线生机,若是还不知死活和魏公公私下接触,恐怕想要留个全尸都难了。”

    许显纯沉默许久之后,才木然的吐出一句:“原来如此。”

    看着这个整天待着诏狱之内,不喜与人交往的许佥事,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崔应元不由一阵烦躁,出口讥讽道:“难道许佥事真的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吗?”

    崔应元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位许佥事一向不通人情世故,虽然是出身高贵,在锦衣卫中开始也不怎么得意。后来魏忠贤治东林党人,看中了他不讲情面,又肯听命行事,这才在短短2年之内做到了指挥佥事一职。自己找他抱怨,不是自找没趣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十五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十五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十五章 …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十五章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卷 惨淡经营 第十五章 …】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美女总裁的全能助理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肖云飞救下被绑架的美女总裁,成为美女环绕的名品国际一员
        他——
        温香软玉抱满怀,醉卧美人膝畔
        为情义再战江湖,兵锋纵横世界

  • 男神的花式撩法最新章节

        有一种人,冷漠、疏离、倨傲,尤其有点小心眼。也有一种人,慵懒、温柔、体贴,甚至还会花式撩妹。当男神从前者到后者完成360度惊天大转变,唐夏第一反应是……这个世界玄幻了吗?“有多喜欢我?”“想娶你。”“如果我不嫁呢?”“那就娶一个和你一样姓唐的。”“……然后?”“生个女儿,随母姓,叫唐夏。”“……我每天喊你爸?”“不是,我每天喊你宝贝。”

  • 天堂游戏最新章节

        这是献我和我在天堂所有朋友的故事,这里本承著岚岚一惯的恶搞风格,笑声一路┅┅
        感谢每位在故事中出场的朋友们,你们无怨言的交给岚岚书写,呵呵┅┅
        绝对的轻喜剧和快乐,我想,想了解天堂的其他人们可以通过这个故事,知道这个天堂中大家的性格和交往的感触┅┅
        让我们一起进入这幻想的天空!

  • 键盘皇最新章节

        键盘算啥金手指?砸人吗?当然不是!    修士修炼能穿墙入地,但我按下enter键(进入),貌似也行?    修士不懂的可以问师父,但我按下F1(帮助),貌似也行?    修士有秘法隐藏修为,但我按下F2(重命名),貌似也行?    修士有神识洞察天地,但我按下F3(搜索),貌似也行?    修士有储物袋空间戒指,但我按下F12(另存为),貌似也行?    修士打不过了可以跑,但我按下home直接回家,貌似更不错?    修士还能干什么?我键盘上的键位、组合键还多呢,别怂来战!    最主要的是,修士没有地球文明!造就一个玄幻现代文明,貌似也行?    (温馨提示:部分键位的作用并非只是在indos下,还有其他程序,切勿较真!)js330

  • 强吻99次:前夫,别靠近最新章节

        她不肯离婚时,这人日日夜夜逼她离婚。她肯离婚时,这人却又日日夜夜逼她不离婚。他不为爱,只为,习若华你,不配拥有新的生活。当初既惹了我,如今,便要留下来偿还。用你一生,偿还欠我那几字的债!一纸离婚书,最终被她执意放在两人中间时,他可否知道,她已经经历过什么?率先签上自己的名字,绝然而去,御行,我不再纠缠你了,你也放过我,我们从此,两不相见。

  • 情深未晚,总裁宠妻上瘾最新章节

        在那段懵懂美好的时光之中,林未晚的回忆,全部属于一个叫做付屿深的男人。她是林家大小姐,却有一段丢了的记忆,有一个忘了的深爱的人。与他酒店相遇,他眸色阴鸷,说:“林小姐,别来无恙。”当她进了他的公司,一向沉稳淡定、喜怒不形于色的付总也有气急败坏的那一天!“没想到付总还有骚扰女员工的癖好!”她被他堵在墙角,眼底带笑。有些人遇见是缘,而她和他,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孽缘。他是被她忘了的那个人,恨她,却也爱她;想远离,却又控制不住自己要靠近。对她次次欺压,步步紧逼,是绝情,还是深情?有人说,她能够博得他多看一眼,不过是长得像他的初恋而已。“付屿深,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么?”她被他摁在床上,眼睛通红。“像我初恋的女人!”nn有一点,他忘了说,她就是他的初恋。

  • 萌妃在上:腹黑王爷请宠我最新章节

        刚重生时,林纨以为只要卖卖萌就可以幸福长大……等她真的长大后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啊!!去陪皇上围猎,却遇狼群!!已经定亲,却被逼着和亲!!千里寻哥,却遇到了天大的阴谋,好不容易脱身,却只能去敌国躲避!!多年后又遇到死对头,哼哼,我知道这人是个戏精,且看我将他拆穿!啊咧咧,谁能告诉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王爷是怎么回事,林纨:“别亲,和你不熟。”,某男一吃再吃,美其名曰:“一回生,二回熟!”

  • 走开,我是神经病最新章节

        一个是散养长大的蛮横小学妹,一个是专业驯养的霸道大少爷,自年少无知时的杳无音讯,到年芳十八后的再次相遇,是命运的玩笑?还是刻意的安排?让这俩人的生活注定捆绑式,买一送一?

  • 绝品战魂最新章节

        纵横天地磨利剑,亿万枯骨铸龙魂。被人视为废物的叶辰,觉醒剑龙双魂,以无敌之姿,横空出世。斩妖魔,灭奸邪,斗云霄,破苍穹,震慑万古,睥睨天下!

  • 汉血丹心最新章节

        元召意外来到大汉王朝最鼎盛的时期,这个精彩时代金戈铁马壮怀激烈,朝堂权谋波诡云谲,宫廷隐杀凶险莫测。在这个由盛转衰的大历史节点,他的到来会有怎样的改变呢?“给我一个支点,我会推动整个轮回的方向”。一切会就此不同吧!

  • 超能天骄最新章节

        新书《都市称霸之王》已上传,更趋成熟,欢迎新老朋友移步支持。。。
        本书作者兼十八线歌手,艺名:王一,已发行首张专辑《一心一意》,主打歌曲《佛系少年》《人生就像一个球》《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你》,音乐、酷狗音乐、虾米音乐均可下载试听,记得评论分享转发一下,万分感谢。

  • 校草总是想撩我最新章节

        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农女,东方若草本着塑造绝佳勤奋好学小女人的人生格言,努力压制着自己女神经的本性,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腹黑自大的富二代会看上她,居然还住在她家楼上?当腹黑男神遇见二次元女神经,笑话闹大了!!女神经大笑,男神囧:“你在笑什么?”女神经仍然傻笑。男神更是郁闷:“你到底在笑什么?显摆你牙齿白?”女神彻底笑倒不起,男神终于无法容忍:“你就是个神经病!”恭喜你答对了!

  • 婚然心动:娇妻限时购最新章节

        她,没心没肺,神经大条。他,冷酷无情,步步为营。“上门推销来了?”冰山的声音魅惑无比。“放屁!”赵廉珞咬牙切齿,奈何抵挡不住来人的武装来袭。直到生死一线,她才知道,她早芳心暗许。直到听闻她的死讯,他才懂得,她已扎根心底。“赵廉珞,你是我的。”他抚摸着她脸,不允许再失去她第二次。“我回来了。”她抬起头,迎接她的目光,他,赵家,她的一切,她要拿回来了。

  • 魅倾天下:邪王专宠小冷妃最新章节

        她是刚刚进宫的妃子,被小皇帝呵护备至,他却在每个夜晚对她图谋不轨;幸好有这一身祖传的绝门武术,不然可就惨了后来,他意图谋反,想让她帮忙掩护,但她故意暴露行踪,让他难堪;幸好他聪明,不然可被这女人害惨了!再后来,他终于“不轨”成功,她也暴露出了她的本性本文半甜半宠半虐恋,喜欢的都来捧场哦

  • 吴谓之六界纵横最新章节

        天神道、人间道、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万物都在这六道之中不断轮回着。却有一个种族例外,那就是空族。为了毁灭世界,他们不择手段,弄得六道众生生灵涂炭。而一个平淡无奇的少年,却必须肩负起这么重的一个担子。爱人之死,兄弟反目,亲人离开,一个又一个的打击,生生的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上演。他能否战胜空族?他又能否战胜自己心中最邪恶的心魔呢?

  • 伏天神帝最新章节

        一代武神渡劫成功,却被他的武道分身所害,重生到仙道世界一个死去秦家少年身上。重生一世,秦天不但拥有武神的经验,还得到一具完美武体,注定要在这仙道世界,掀起惊涛海浪。逆乱仙帝要杀我?先抗住本座一拳再说!黑暗仙主赐我一死?吃我一枪,活下来算我输!颤抖吧,凡逆我武神者,终让你仙道崩塌!

  • 烈火圣主最新章节

        火!炼金之根本,造化之源力!人间九阳为圣火,魂间三阴为神火,两者神圣合一、火火相济,可成神圣造化之火!此火可炼天,可化地,可造化阴阳!!!搞笑而又蔫坏的主角‘牛奋斗’巧得战魂空间宝珠,又因心灵的愧疚,立志弥补自己的父亲与亲友,从而踏上了一条炼金圣主的不归之路!!!这是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一个恶棍进化成圣主的故事,一个有热血与真情、也有冒险的,集轻松搞笑与恶搞于一体的爽文故事!!!

  • 我真是匪二代最新章节

        总舵被挑,帮主垂危,天龙帮如同丧家之犬,人心涣散。    穿越成了帮主之子的柳听蝉临危受命,接过了天龙帮的帮主之位……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锦衣卫中不乏幸进之辈,但是这些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在这个蔓延了数百年的组织中扎下根来。     如田尔耕、许显纯、崔应元之辈,就如锦衣卫这棵大树上的枝叶,每一任大明皇帝登基的时候,大树的枝叶就会换上一批,但是没有那个皇帝会把这棵大树连根拔起。     田尔耕之流手持陛下旨意的时候,锦衣卫自然是俯首听命,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