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一日争辩之后,化名陈中纪的柳敬亭对信亲王反而越来越好奇了。他一改往日从信亲王府讲课之后就去见王守履,汇报信亲王上课时的反应和对下次课程备案讨论的习惯。

    这几日从王府回来之后,柳敬亭就在自己租赁的宅子里闭门不出,不停的思考着信亲王对他提的一个问题。“国家税赋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而自那日之后,柳敬亭再去王府的时候,也不在信亲王面前攻击阉党和赞赏东林党人了。不用整天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反倒让柳敬亭有空闲反思自己的人生经历了。

    15岁开始在江南各地流浪,柳敬亭也算是经历过世间的人生百态了。但是当他接受了张溥的委托,北上京城之后。他才发觉,对比起江南百姓所谓的苦难,黄河以北的大明百姓才真的是在水深火热之中。

    借着北上的漕船,柳敬亭在大运河上航行了近2个多月,抵达了大明北方的京城。在柳敬亭的想象中,作为首善之区的北京城,应当是和南方陪都南京一样繁华的地方。

    但是从运河尽头通州到京城崇文门一天的日程中,他所见到的却是,比南方官吏更为骄横不法的,宫内采办货物的太监、京城勋贵名下的商队、及为达官贵人开道的家奴。

    那些守卫通州钞关、崇文门税关的税吏、大使们,对着这些权贵的车队唯唯诺诺,别说上前查问了,就连慢了一步让开道路都要被挨打受骂。

    但是同样是这些在权贵面前卑躬屈膝的小吏们,对上了小商贩和平民百姓,却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像头恶狼,如果没有收到满意的贿赂,不是打碎了车队中的坛坛罐罐,就是个人携带的行李被胡乱的打开丢在烂泥地中。

    每每看到这些丑恶的现象,同情于底层百姓遭遇的柳敬亭就觉得,自己北上所负担的任务是神圣而伟大的。富者欺凌贫者,官员践踏小民,这都是因为朝廷中让魏忠贤这样的权阉当道的缘故。只有把魏忠贤这样的权阉赶下台,让朝廷启用都是正人君子的东林党人,大明才能激浊扬清,海清河晏。

    正是抱着这样坚定的信仰,柳敬亭才能毫不畏惧的假借着陈中纪的名头进了信亲王府,他才能在信亲王面前大义炳然的斥责魏忠贤一干阉党。

    然而柳敬亭半年多坚持的信仰,却在一周内被信亲王击破的粉碎。朱由检根本没有和柳敬亭争论,孔孟经书中所谓的道德大义是什么。

    他只是把农民种田的成本,获得的利益,和维持一家人生存的最低消耗;和商人的成本,获得的收益做了一个简单的比较。让柳敬亭明白为什么国家要对商人收取重税,和国家如何通过税收的调节,来控制商人贩卖货物的种类,以达到保护和鼓励农民的生产活动。

    这种把社会经济活动用数字量化出来的表现方式,让柳敬亭很着迷。这些数字大部分都是他在生活中接触到的,原本他根本不会在意,也想不出这些数字后面代表着什么。

    但是在朱由检的解释之下,神宗时江南白米为08两银子,而天启七年江南白米为13两银子。而同一时期,江南的布匹、生丝的产量却在大涨。这便说明了,原本作为大明粮仓的苏松一带,地主们为了获取更高的收益,正把自己的粮田大规模的改成桑田和棉田。

    面对这种江南农业的变化趋势,如果国家不采取有效措施,则江南遇到灾害,国家拿什么去赈济灾民呢?今天大明的九边军镇,完全依赖于江南的粮饷,如果江南受灾就等于是整个大明都受到了灾害。

    “…所谓丰年积谷,荒年防饥。就是国家税赋的意义之一…”朱由检如此评价道。

    柳敬亭停下了脚步,他不知不觉遐想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信亲王府的门口。

    柳敬亭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向侧门进入府邸,他背着手抬头仰望这信亲王府的牌匾,思考着一些事情。

    他这10来日没去见王守履,终于让王守履忍耐不住,亲自找上了门来。一是为了探听信亲王的心思如何,毕竟天启皇帝病重的事已经传开了。王守履想知道的就是,信亲王登基的话,会不会对魏忠贤等人下手;

    二是王守履想要柳敬亭尽快脱身离开京城,毕竟当信亲王还是一个藩王的时候,朝中百官没人会注意他在做什么。但如果天启真的病重不治,信亲王登基为帝的话,朝廷众人必定会注意到信亲王身边的人。如果柳敬亭冒名进入王府结交信亲王,而他还和东林党人有瓜葛的话,那么东林党人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虽然东林党人身后是整个江南缙绅和士林的支持,但是已经被魏忠贤摧残过一遍的东林党人,明面上的力量已经大不如以往了。

    而浙党、楚党、齐党组成的阉党在晋商的支持下,正是此消彼长的势头。东林党人既然打算要趁着帝位更迭的时候,对阉党进行反击,自然不会给政敌留下一个攻击的把柄。

    然而出乎王守履意料之外的是,柳敬亭一反此前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对他的提议完全没有回应。王守履虽然恼怒异常,但也不得不耐下心来,对柳敬亭晓以利害关系,最终勉强得了一个考虑几天的回答。

    王守履虽然不知道这10来天在柳敬亭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柳敬亭这种迟疑不决的态度,让他又惊又惧。东林党人已经禁不起再来一次清洗了,可是如今在京城,被阉党监控的死死的东林党人,却无法对柳敬亭出手,他也只能郁郁离开了柳敬亭居住的地方。

    柳敬亭之所以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想要留在京城,是因为这几日和信亲王的交谈中,他突然发现,原本以为想要改变大明贪官污吏横行,势族豪门竞相奢靡,而平民百姓苦不堪言的现实,就是要支持东林党人这样的正人君子们秉持朝政。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所能做的,就是为东林党人摇旗呐喊。但是在信亲王的描述中,想要改变大明的这场变革中,未必没有他这样的平头百姓的位子。

    柳敬亭虽然年少时就因为犯罪而到处流浪,最后机缘巧合下成了一名说书人。但是他始终没有忘却,少年时对扫平江南倭寇的戚将军的崇拜,能像戚将军一样匡扶天下,保护黎民百姓这是他未曾放弃的梦想。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九章 柳敬亭的梦想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九章 柳敬亭的梦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九章 柳敬亭的梦想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九章 柳敬亭的梦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章 柳敬亭的梦想】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震动最新章节

        信念和理想,铸就着忠诚与坚定,官场需要正能量,需要为国为民热血奉献的智慧的新生代官员,看齐天翔和他的同事们,如何诠释执政为民的崇高理念,如何实现自己热血铸华章的理想。

  • 不败剑神最新章节

        寒门少年,炼神兵,布神阵。剑神不败,一剑逆九天!

  • 重生之贵女谋最新章节

        五年感情抵不过他人一朝介入,弱水三千也不过是一场空谈。云妨死在一场没有萧容的雨夜里,却没想到重生在了自己十四岁的时候,这一世,她只想安稳地度过,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然而事与愿违,那个最想避开的人,却总是屡屡出现在她的周围……

  • 天下为聘邪王宠妻太难撩最新章节

        “爱妃,以后你负责‘爱’我负责‘做’。”他把写着“做爱做的事情”四个字的长寿饼切成几块,把“爱”给了她,把“做”留给了自己。“滚!”她,21世纪混的风声水起,却倒霉的变成倒霉女主;他,扮猪吃老虎的腹黑皇子,面具下的脸总在装无辜,会不会太无耻了点?在床边的装病美男子啊,求放过啊,求不要死缠烂打,求你做个安静的精神病人!

  • 强占鲜妻:顾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三年前,她费尽千辛万苦,将他送进监狱,原以为恶梦已经结束。却不想,三年后,他强势归来,破坏她的婚礼,将她据为己有,从此夜夜掠夺。人前,他是商业帝王,乖张,狠戾,不近女色。人后,他化身为狼,索取无度。都说男人是衣冠禽兽,齐念觉得说顾少是衣冠禽兽,那是抬举他了。

  • 都市小神医最新章节

        前女友陷害,吴明被学校开除,只能回家种地,人生背到极点。    可不曾想,意外偶得《医圣诀》,竟能吸收天地灵气,炼制神药。    从此命格翻转,赚大把的钞票,泡最美的女人……js330

  • 魔术大明星最新章节

        金字塔悬浮,穿越巴黎铁塔,消失自由女神,千里瞬间移动,万人大催眠,级读心术,海底大逃生!在全世界观众面前,见证一个个不可思议的奇迹,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js330

  • 仙河之巅最新章节

        ﹌﹌﹌﹌﹌加入书架﹌﹌﹌﹌﹌﹌﹌
        看书之前,加入书架,各位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大家。大家可以下载17k的客户端,看书更加方便,有兴趣可以来,我是群主,会在群里经常冒泡,和大家一起讨论小说走向,想要龙套的,也可以加入,我会尽量安排的,谢谢大家支持。
        小帅谢过了
        ﹌﹌﹌﹌﹌﹌﹌﹌﹌﹌﹌﹌﹌﹌﹌﹌﹌﹌﹌﹌﹌﹌﹌
        前世的自己,矫情,温文尔雅,今生,呵呵,我要做一个流氓!
        待老子从下界一步步走来,谁敢不服?不服就是干!老子就是流氓出生,地痞就是我的称号,我要下界都是我的后花园,所有的宝贝,女人,都是我的盘中菜,尔等有没有意见?没有吧。
        且看我如何笑战天下,单挑群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仙河,也要臣服于我的脚下!
        总究有一天……
        我会真正的站在仙河之巅,和你一起共度余生……

  • 不死狂人最新章节

        所谓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好意思,我刚好是这最后一种,因为,我根本死不了!不仅死不了,我还能在一次次作死的途中不断强大。有病?不是绝症别找我,那点痛苦值哥还不屑于帮你吸取,抓贼?我一人就够了,反正他们弄不死我。鉴宝赌石?我能透视。装逼打脸?我的强项。各种美女?好吧,这我真没辙,谁让哥这么优秀!

  • 末世养娃手札最新章节

        末世来临,无逆天异能无空间无老公的宝妈安然,只有一只嗷嗷待哺的包子要养,还有一个只能催生花花草草的木系技能。人家抢物资杀丧尸,将末世玩儿的风生水起。她杀丧尸只为了抢奶粉,抢辅食,抢玩具,将好好儿一个末世,过成了前有丧尸堵路,后有前夫追赶的灰头土脸的带娃日子。前夫:“我们离婚7个月,这孩子足月出生,你还不承认这是我的种?”安然失控的大叫:“这我婚内出轨生的,不行啊?”前夫:“你那出轨对象,莫非是我孪生兄弟?不然这孩子鼻子眼睛嘴巴,怎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l0ns3v3

  • 星际最强小花娘最新章节

        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叫《星际最强花娘》——
        星际——时间地点;
        最强——女主武力值;
        花娘——女主职业;
        娘——女主性别。
        ——如此通俗易懂概括全的名字哪里找?!
        女主口号:——不想攻了金主的女人不是好花娘!
        本文有名:
        《传说中主脑背后的女人》
        《你所装的一切逼,都尽在我手》
        《那些年,被欺负哭的金主》
        《放下那把剑,我们还是好朋友!》
        《放开我家金主,饶你一条狗命!》
        《金主莫怕,我帮你弄死他!》
        ——《给本宫跪下叫爸爸!》
        塑金身女主的求包/养抱大腿之路。(然而她本身就是一根金大腿_(:зゝ∠)_)
        ps.女主武力值极高女主武力值极高女主武力值极高秒天秒地秒空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别问男主是谁,我们只要爽就够了!【反正女主面前,万攻皆受_(:зゝ∠)_】

  • 傲娇王爷翻身记之相公是只喵最新章节

        微胖界里大龄剩女陆满金,凭借自己胸挺屁股大成了景王续弦,新婚第二天就把没进洞房的夫君撞下湖。倒了大霉的景王好不容易醒过来,竟然发现自己变成了猫,成了肥王妃的禁脔,而自己的身体却被别人霸占。于是乎引发了一对逗比夫妻智斗穿越人士的身体保卫战!

  • 重生之一世枭雄最新章节

        人生如梦,时隔2000年,仙魔妖界的“大天魔”裴风又重回了地球的少年时代,变成了最初那个平凡孱弱的高中生。这一世,他誓要扭转乾坤,颠覆人生,不让曾经的悲剧和绝望重演。这一世,他重修魔神,美人在怀,睥睨天下,这一世,宁负天下不负卿!

  • 锦绣良缘种田忙最新章节

        进山挖到宝,卖钱买田地。白天种种田,养养花,折腾几个新品种,弄点新糕点,晚上快乐的数数钱,——顾洛数钱数到手抽筋,笑的嚣张,这日子才叫一个舒适惬意啊。嗯,为了她的幸福,为了她的银子,为了她的甜点,她要佛挡杀佛神挡诛神——爹不疼娘不爱?没关系,咱自己爱自己。叔伯婶娘是极品,要抢钱?没事——关门,放美人儿,给我咬。呃,是打!(女主云,咱是淑女,打打杀杀这事,嗯,是男人干滴。)——什么,嫁个男人还得附赠家斗?大伯嫂狠心,欲夺家产谋她性命。她眸眼微咪,玉手一挥,先把你家的都抢光光再说!

  • 九劫星尊最新章节

        伊人欢笑是相聚?是别离?兄弟生死是希望?是绝望?大道无情是人性?是规则?逆天而行是生门?是死路?九劫搅动风云舞,少年长啸逆命殊!玄星耀破九重霄,星图在手话巅峰!小镇少年,独自而行,背负着迷茫的使命,走出小镇,逆天修行,从而傲视苍穹,纵横乾坤。

  • 元气少女升职手册最新章节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一定有夏洛洛这样的人。不求人只求己,不为什么,只因为自己的尊严决不允许向这眼前的苟且低头。穿过时空的羁绊,跨越罪孽的深潭。在一路攀爬到了这职场的巅峰之后,最怀念的事还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 阴阳镜之摆渡人最新章节

        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原本只是七个平凡的人,因为兄弟的意外死亡,发现了一个惊天大阴谋,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为兄弟两肋插刀,让我们敬请期待。

  • 图腾古祭最新章节

        蛮荒少年,身负家族密辛。当突然有一天,从小相依为命的爷爷突然离开村子时,他又将何去何从?金鳞大比,阎门试炼,帝都风云……这个少年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本章内容提要:
    ...    自那一日争辩之后,化名陈中纪的柳敬亭对信亲王反而越来越好奇了。他一改往日从信亲王府讲课之后就去见王守履,汇报信亲王上课时的反应和对下次课程备案讨论的习惯。     这几日从王府回来之后,柳敬亭就在自己租赁的宅子里闭门不出,不停的思考着信亲王对他提的一个问题。“国家税赋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而自那日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