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东南方的一条巷子里,叮叮当当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家铁匠铺里,来了一位客人。

    “老规矩,一把铁镐,一把铁铲。”

    说话之人相貌普通,身材中等,缺了一只右耳,一双眸子,透着一种死寂的冷静,这种死寂的冷静,有点类似这里死人透露出来的麻木空洞,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一点区别。

    “你的铁镐和铁铲。”

    铁匠铺伙计把铁镐和铁铲递给缺耳中年。

    离开铁匠铺,缺耳中年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此人的确够可怕。”

    以灵魂之力观察的李浮尘暗自心惊,他隐隐感觉,这缺耳中年,比黑君都要可怕的多,甚至未必比苦崖圣主逊色。

    当然,这有可能是他的错觉。

    不过李浮尘不认为自己的灵魂之力会出错。

    缺耳中年的住处是一个看上去有点破旧的院子,李浮尘没有冒然进去,而是以灵魂之力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幸亏他有着灵魂之力,不然的话,他还真无法监视对方。

    别说是在九幻秘境,就算在外界,像缺耳中年这种存在,根本没有办法去监视,估计还没等你监视,就被对方发现了。

    也只有李浮尘的紫色灵魂之力,才能够肆无忌惮的监视对方。

    “咦!”

    破旧院子内部的一间房间里,李浮尘遇到了一丝阻碍。

    虽然这丝阻碍,对灵魂之力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也让李浮尘一惊。

    他能感觉到,这丝阻碍,是缺耳中年布置的禁制。

    缺耳中年,居然可以在九幻秘境布置禁制,发挥出一部分超凡能力。

    李浮尘猜测,对方应该是防范苦崖圣主,毕竟苦崖圣主掌控了前四层九幻秘境,只要他愿意,可以知道整个小镇的一举一动,这禁制,就是用来掩盖里面真相的,散发出一个假象给苦崖圣主,如果不是李浮尘有着紫色灵魂之力,估计也会被迷惑。

    灵魂之力突破禁制,李浮尘看到了一个地下室入口,进入地下室,一个密洞呈现眼前。

    这密洞,显然是缺耳中年挖掘出来的。

    顺着密洞,李浮尘在极深处,发现了正在挖掘的缺耳中年。

    对方一铁镐下去,一大块坚硬土石崩落下来,被其手一挥,收进了纳物袋中。

    “这密洞难道是通往镇子外?可是镇子外,全都是迷雾,就算挖出去了,又有什么意义!”

    李浮尘不懂缺耳中年想干什么。

    “不对,对方既然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目的,或许,这密洞,不是通往镇子外,而是通往第三层九幻秘境。”

    李浮尘的悟性堪称逆天,思维能力自然也堪称逆天,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最大可能。

    “应该就是通往第三层九幻秘境的。”

    李浮尘越想越觉得靠谱。

    第一,缺耳中年不会做无用功。

    第二,缺耳中年的手段太逆天了,居然可以在九幻秘境布置禁制。

    第三,对方挖掘密洞的工具,是从铁匠铺购买的铁镐和铁铲,而铁匠铺,实则是九幻秘境规则的部分体现,其铁镐和铁铲,无疑蕴含一丝九幻秘境规则。

    崩!

    一夜过去,缺耳中年手中的铁镐和铁铲,纷纷断裂。

    第二天白天,缺耳中年又去买了新的铁镐和铁铲。

    李浮尘没有打草惊蛇的意思,一直默默观察着。

    酒楼里,苦崖圣主也在观察着李浮尘。

    “如此多天,都没有丧失神智,看来身上携带着保持神智的宝物或者丹药,倒是小看了他,也罢,就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苦崖圣主无法把李浮尘拖入第五层九幻秘境,他的权限,只有前四层而已。

    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缺耳中年,终于把密洞挖掘到了镇子外。

    透过密洞,李浮尘已经能够看到镇子外的迷雾。

    “就是这个时候。”

    见缺耳中年消失在迷雾中,李浮尘径直奔向破旧小院,进入地下室,钻入密洞。

    很快,李浮尘来到了密洞外。

    望着迷蒙的雾气,李浮尘暗道:希望我的猜测是对的。

    心中如此想,李浮尘进入了迷雾。

    再次出现时,李浮尘又回到了小镇,回到了缺耳中年的破旧小院地下室。

    缺耳中年并不在,李浮尘决定验证自己的想法,往最近的西大门奔去。

    “不好。”

    酒楼里,苦崖圣主脸色相当难看,身形骤然消散。

    “苦崖圣主,你要去哪里。”

    虚空中,一道身影拦住了对方。

    “黑君,你敢。”

    苦崖圣主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这次,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恢复了部分神智的黑君没想到,李浮尘居然能回到第三层九幻秘境,虽然他不知道李浮尘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阻止苦崖圣主。

    望着西大门外一片光明的景象,李浮尘知道,他回到了第三层九幻秘境。

    “你很不错,居然跟着我回到了第三层。”

    李浮尘身后,缺耳中年冒了出来。

    李浮尘监视他,他并不知道,但李浮尘出现在他的小院里,他立刻就知道了。

    “前辈,是李浮尘鲁莽了。”

    李浮尘抱拳告罪。

    当然,他心中并不忐忑,也许在外界,他远远不是缺耳中年对手,但是在九幻秘境,除了苦崖圣主,他还真不畏惧谁。

    “无妨,反正我也不损失什么。”目光扫了一眼镇子,缺耳中年淡淡道:“这九幻秘境除了第九层,其余我都见识过了,九幻天君不愧是九幻天君,我不如他,耗费十年时间,是时候离开了。”

    说着,缺耳中年走出了西大门。

    “什么,对方是从第八层九幻秘境走出来的?”

    李浮尘动容。

    自己从第四层九幻秘境出来,都千难万难,认真算起来,是依靠缺耳中年才出来的,而对方独立从第八层九幻秘境来到第三层,这份实力,简直堪称恐怖。

    “不好。”

    随着缺耳中年离开,李浮尘发现,西大门外,再次涌出了一丝薄雾。

    速度飞快,李浮尘冲出了西大门,绕过那一丝薄雾后,穿过了一层无形的壁障。

    “离开了吗?”

    正和苦崖圣主纠缠的黑君,眼中神智逐渐消失,不过与此同时,他的实力也大涨,立刻压制住了苦崖圣主。

    再次出现时,李浮尘看到了一座山,一座黑色的山。

    山顶,一株大树矗立,枝桠上,长着十数颗如同漩涡一般的果实。

    “黑涡果!”

    李浮尘脱口而出。

    想不到九幻秘境,直接把他传送到了黑涡果附近,这实在太意外了。

    在黑山附近,不止李浮尘一个,还有缺耳中年以及好几位圣君和妖圣,其中一位刀道圣君,实力极为强大,当然,再强大,也无法和缺耳中年比。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永恒至尊》之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可怕的缺耳中年是作者剑游太墟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永恒至尊》之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可怕的缺耳中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永恒至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剑游太墟写的《永恒至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永恒至尊》之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可怕的缺耳中年是作者剑游太墟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永恒至尊》之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可怕的缺耳中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永恒至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剑游太墟写的《永恒至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永恒至尊最新章节- 永恒至尊全文阅读- 永恒至尊txt下载- 永恒至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可怕的缺耳中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永恒至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永恒至尊》书迷评论

  • 我的背后是地球最新章节

        "什么?你竟敢鄙视我神兵第一阁?我神兵第一阁兵器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你居然说你的纯铁大剑凌厉无比,比我的更厉害?我都被你吓傻了!rn韩旭挥了挥手里剔牙的牙签,说道:“知道我这是什么吗?”rn这是一根大约八十厘米的针,被韩旭用来剔牙,对着他的纯铁大剑一桶……rn“噗!”rn一捅就是一个洞,韩旭微笑着说道:“这叫钢,钢针,巨人国度出品,童叟无欺,我有几百根,你要买不?”

  • 媚倾天下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青春无敌美少女姚乐怡一朝穿越成为大齐朝相国的嫡女柏路筝,在皇后的帮助下求得了赐婚圣旨,然而在大婚前夕,宁君尧却被人下药与洛城令的小女儿出了对不起她的事,一气之下在大婚当日柏路筝和表哥苏倾衍私奔……

  • 爱到岁月可白头最新章节

        一个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一个是刚刚留学归来的富二代。她单纯多情,他温厚痴情。命运有巧合,人生有偶遇。一个小小的交通事故,她与他的相逢,注定了一生的不离不弃。鲜花与荆棘相伴,泪水与笑声并存。他对她说:“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了你,今生不分离。”她对他说:“既然让我爱上了你,就别想离开我,今生和来生。”

  • 女总裁的王牌特工最新章节

        伏羲观河图创出了八卦,始皇观龙图得到了天下;乡野小道士神风,前往顺天给龙图加持封阵,却得知从小被定下了七桩娃娃亲,身为道门弟子,神风生活的很有压力。

  • 江山为陵,君在上最新章节

        一张血迹斑斑的机关残图,牵出一场埋葬已久的旷世之恋。她是守陵世家最后的王陵守护者,手握机关残图,引得天下争夺。乱世之中,纷争四起,她终是遇见了他,然后动了心,伤了情,终究守尽了自己的一生。若是花开成海,爱情是否会峰回路转,若是江山为陵,思念能否还泛滥成灾……

  • 醉枕山河最新章节

        官居一品非我本意,随便当当而已。武道宗师水到渠成,天下少有敌手。一个当闲王教皇帝的故事!js330

  • 邪魅王妃呆萌夫君最新章节

        &#;&#;千年的追随,换来的却是一夕身陨。
        &#;&#;她因意外重生于四国,却不知这早已是命中注定。
        &#;&#;重生后的她,一身绯衣艳绝天下,那如瀑的发丝终是缠住了谁的心。
        &#;&#;他曾言“我若为你入魔,你呢,可借我成了那佛?”
        &#;&#;在那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中,他错失了他的心。
        &#;&#;从此,万劫不复。
        &#;&#;当那重重迷雾被拨散,重温当年往事。她才知道,原来有个词,叫命中缺你。
        &#;&#;

  • 万灵至尊神最新章节

        世间万物有灵,抽灵力可融于自身。rn初融灵,超乎常人,力可千斤。rn十灵者,运灵之力,可施神通。rn百灵者,下通九幽,上至九天。rn千灵者,呼风唤雨,移山倒海。rn万灵者,传说。rn这是人和灵的世界,人融灵于自身,获得齐天之力,而灵,也借着人体,逐渐变强。

  • 弃妇重生:嫡女斗宅门最新章节

        慈祥和蔼的外婆,竟藏着蛇蝎般的心肠;举案齐眉的夫君,竟会怀疑她的忠贞;情如姐妹的侧室,竟会步步将她逼入死路。她怀抱着稚子,冻死在街头。历劫重生,她开始步步算计,即使是曾经恩爱缠绵的夫君,即使是曾经情如姐妹的异世孤魂,她也不会有半点姑息。且看重生女如何智斗穿越女,弱女子如何进化成为一个腹黑女!

  • 盘古是我师兄最新章节

        身具创世功的盘古,在顿感乱世将来之际,辗转无数个纪元,以造化神器破天刀为引,终于是觅得满意的师弟。且看,机缘之下被认可的莫问,是如何一步步的纵横宇内乾坤欺我兄弟者,四海八荒,虽远必诛!

  • 超级手机系统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脑袋中多了一个手机,拥有各种各样的功能,学习,游戏,联系,强化自身等等各种金手指。且看屌丝范左怎样逆袭各色美女!

  • 指腹为婚最新章节

        从小家里为我指腹为婚,二十二年后,没想到女人竟然是……我从一个农村走出的乡下单身小子,慢慢的学会在大城市立足,最后真正和未婚妻生活在一起……

  • 古穿今之嫡凤熙媛最新章节

        穿越至今的大齐嫡长公主终于卸下前世勾心斗角的宫廷生活成为一位小康之家的平凡少女。一直想要过着平静安定的生活却偏偏遇上身为顶级红色家族的他。只因他霸气得对她说:“我要你爱我!”

  • 无上道尊混都市最新章节

        地球青年林扬。修仙八百年后,因为一场意外,重生回到了青年时代的地球之上。既是重生归来,自然逍遥快活。没事喝点小酒,欺负一下小流氓,贴身保护一下校花,再去地球古老秘境逛逛。重生路,虽睥睨世间,恣意而行,却也心怀坦荡,秉承内心。且看林扬。如何一步步,在这风云激荡的世界,拥揽众美,笑傲世间!

  • 史上最强淘宝系统最新章节

        意外的穿越获得了淘宝系统,这全新的金手指带领叶晨来到了一个全新的未知领域。操控物价?小菜一碟。我还能卖化妆品赚钱呢!天地异象,一个小菜刀灵气巨变后竟成了绝品神剑。只要你有足够的淘宝值,应有尽有的珍宝随你挑选,想看妹子?可以,买个透视随你看,竟然有仇人?你信不信我想养宠物咬死你!反正我淘宝值高,还能把小木头换成雷神之剑呢!

  • 焉知公子非良缘最新章节

        国公府沉迷女色的小公子逛了次花楼,怀抱美人之时却被秦王逮了个正着,逃跑后本还庆幸自己没暴露身份,岂料第二日就被秦王当众求了圣旨,一夕之间风流公子变成了新嫁娘。于是皇都之中曾被“他”抢了众美人的世家子们沉默不语;被“她”抢去了心上人的世家女们嘤嘤垂泪。然而为了让自己日后不被霸道夫君支配的沈焉知,自此走向了造谣的不归路。“你问为何他看上了我?那自然是因为他本就心向断袖。”“你问为何他让我带美人嫁入王府?那自然是因为他花心薄情。”“你问为何咱们成亲几年也没个子嗣?那自然是因为他不行了……”

  •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设计,她被未婚夫陷害失身,成为笑话,一夕之间,家族破产,她走投无路,只好转身求他——傅战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让她摇身一变成为未婚夫的小婶婶!“傅少,外面有传言说您的太太是破鞋。”“你的意思是,我傅战霆是捡破鞋的人?”他不仅对她百般宠溺,更是不惜为了她力挽狂澜、助她各种虐渣渣!

  • 闪婚厚爱:总裁大人宠甜妻最新章节

        男友与好友联合背叛,她大闹婚礼现场,撕开渣男渣女真面目。为了报复,接受男友哥哥提议,与他契约结婚。事情结束原本想两不相欠的离开,却被这便宜老公给缠住了:“我冷皓轩的种不能流落在外,你是孩子的妈,所以你也不能离开”她生了孩子还要给他带孩子,顺便伺候他?她可以重新来过吗?她再也不要与虎谋皮……

    本章内容提要:
    ...    小镇东南方的一条巷子里,叮叮当当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家铁匠铺里,来了一位客人。     “老规矩,一把铁镐,一把铁铲。”     说话之人相貌普通,身材中等,缺了一只右耳,一双眸子,透着一种死寂的冷静,这种死寂的冷静,有点类似这里死人透露出来的麻木空洞,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一点区别。     “你的铁镐和铁铲。......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